【弥留之国】(1)母子纯爱 灵异黄文

  • 【弥留之国】(1)母子纯爱 灵异黄文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摘要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母子 纯爱 无绿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弥留之国】(1)母子纯爱 灵异黄文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我想早点睡
2021/6/27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8001
              第一章诡异村落

  (母上后面几章才出场,纯爱无雷无绿)

  一切都开始在那个夏天,我们高考完的那个假期。

  由于疫情的缘故,很多同学没等到成绩出来就开始办升学宴了,所以高考结
束后的一段时间我去了很多地方。

  我的高中是在一个小县城读的,县城里的孩子很多都是生活在周边各个乡镇,
升学宴我们也都是坐着客车去参加的。

  我的时间不是在客车上就是在哪个乡下吃席,十多天下来,我感觉连晕车的
毛病都好了不少。

  我们班级有一个女生叫做甄妮,性格比较活泼,和男生女生的关系都很好。

  她的家在离我们县城很远的一个山村里,客车只能给我们送到她家附近,然
后她家长派车来接我们,并且当天是没有办法回来的。

  因为我们班级是文科班,女生特别多,男生才7 个,女生有53个人,这些天
我参加的升学宴很多,甄妮的家有点远,我有些不想去了。

  但是我和甄妮的关系是很好的,我曾经和她同桌过一段时间,所以被她邀请
去参加她的升学宴,她一半玩笑一半认真的和我说:「你不来就没人来了,他们
都嫌远。」

  甄妮楚楚可怜的样子拉着我的手,大眼睛水汪汪的望着我,面容白皙,一头
秀气的短发让她更显得英姿飒爽,让人拒绝不了。

  我对她没什么想法,但是我性子比较软,还是没能拒绝她。

  按甄妮说的,我们要提前去一天在那里住一晚,第二天下午再回去。

  当我和同学们坐上客车的时候我才知道只是男生没几个人去,女生还是有不
少的,大概有七八个人。

  在参加了十多天的升学宴后,还能去那么远的地方这些人已经算是不少了。

  男生加上我也就三个人,白白胖胖的张平和有些黑瘦的王一同,我和他俩的
关系都很好,但是客车并排只有两个座位,他俩坐一起我就没位置了。

  我还不喜欢和陌生人坐在一起,这趟车不是我们包下来的,是在客运站买的
车票。

  就在我不知道坐哪里的时候,我听见一道清脆的声音在喊着我的名字。

  「陈风笑,这边。」

  我扭头望去,一个女孩笑容灿烂,坐在靠窗的位置,精致的脸颊在夕阳的照
耀下有些晕红,一头乌黑的秀发被绑成了个马尾,女孩白嫩的小手挥了挥,示意
我坐在她的旁边。

  女孩胸部不大,但也颇有规模,在黑色半截袖的遮盖下也能看出两团圆润,
两条长腿白的发光,在蓝色牛仔短裤的包裹下更显得白皙,羊脂美玉,不过如此。

  女孩两只小脚搭在一起,小白鞋的边缘能看到白色短袜的上沿处那精致的踝
骨和隐约的血管。

  我走了过去,随意的坐在女孩的旁边,翘起了二郎腿。

  「你怎么也来了?」我有些好奇。

  女孩叫做刘若佳,是我高中的第一任同桌,曾经一段时间因为我俩总凑在一
起唠嗑被老师分开过,不过后来还是又坐到了一起,一直到毕业,关系是特别好
的那种。

  在我的印象里,刘若佳和甄妮的关系不能说坏,但是也没什么交集,我以为
她不会去呢。

  「哎呀,这不是看你去了嘛,人家也得跟着啊。

  万一被哪个狐狸精给你吸干了怎么办呀?「

  刘若佳明媚的眼睛瞅了我一眼,调笑到。

  「呵呵,少来了。」

  我有些无语,刘若佳完全不像是她外边展现出来的样子,女司机一个,没事
儿就喜欢调戏我。

  除了她父母,我可能是最了解她的人了。

  刚认识她的时候我还会因为她的话面红耳赤,但是这几年下来我已经免疫了。

  「长大了你,现在都敢这么和我说话了?」刘若佳笑眯眯的,小手搭在我的
腰上,轻轻的摩擦着。

  我下意识的绷紧了腰身,肌肉有些僵硬,我有些搞不懂,女生都喜欢掐人腰
上的肉吗?

  「错了,错了……」我果断认怂。

  「哼哼,知道错了就好。」刘若佳一脸满意。

  「把腿放下来。」

  刘若佳穿着小白鞋裹着白袜的小脚踢了踢我的小腿肚子。

  我放了下来,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这时候刘若佳一伸腿,把两条穿着短裤,白白嫩嫩的大腿搭在了我的腿上。

  「让我睡一会,你别动,把我弄醒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刘若佳似乎对我一点也不设防,她向后推了推椅子,舒舒服服的眯了起来。

  而这时候我就有些煎熬了,由于是夏天,虽然我穿着长裤但是材质是很薄的
那种,隔着裤子,那柔软的触感让我起了些反应。

  还没等我调整一下坐姿把已经勃起的肉棒调整下角度,随着客车的启动,我
身子一晃,肉棒直接隔着薄薄的裤子直接怼在了刘若佳白嫩修长的左腿上。

  软软的,感觉龟头陷进了一个充满弹性的小坑里,虽然没有多少快感,但是
那种心理上的刺激让肉棒更加的硬了,把宽松的黑色运动裤顶起了个大包。

  我十分的心虚,悄悄的看了眼刘若佳,她似乎已经睡着了,看来这些天的舟
车劳顿让她也很疲惫。

  我松了口气,悄悄的把手放叠在一起,挡住裤裆上的高耸。

  我感受着大腿上软软弹弹的触感,还没等我胡思乱想,随着客车的一次刹车,
一股恶心的感觉传来,我有些晕车了。

  晕车的人都知道,视野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临近傍晚,车窗外看不太清,
只能看到客车行驶在一片密林之中,树木影影绰绰的,像是一个个张牙舞爪着的
晃动的人影。

  晕车的感觉实在是有些难受,就连肉棒都软了下去,我松开了手,想靠在椅
背上睡一会儿来缓解。

  由于刘若佳的腿搭在我的腿上,导致我的手没有地方放,睡姿很别扭。

  我的头晕乎乎的,随手就把手搭在刘若佳的大腿上,入手一片滑嫩,就像是
羊脂一般,软弹软弹的,我的手好像不用力就会滑下去一样。

  不过当时我也没那么多时间想到底是什么触感了,我靠着椅背迷迷糊糊的睡
了过去。

  恍惚间,我好像感觉身旁的刘若佳抽动了一下大腿,然后又归于沉静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惊叫一声,醒了过来,车里昏黄的灯光照在我清秀的脸
颊上,映入我的眼里。

  「呼……呼……呼……」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冷汗浸透了我半截袖的后背,黏黏的,十分不舒服。

  「做噩梦了?」

  刘若佳好像醒过来时间比我早,她放下手机,伸出小手一边拍着我的后背,
一边关切的问道。

  「没……没什么……」

  我确实是做噩梦了,但是那梦实在是太荒诞,太离奇了,我从小到大就没有
做过那么真实,那么恐怖的噩梦。

  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去说,潜意识里,我也不想和她说。

  「靠,那你在这叫什么叫。」

  刘若佳翻了个白眼,一副无语的样子。

  「我还以为你做什么噩梦了呢,能不能拿出点男人的气魄给我看看。」刘若
佳有些好笑的看着我。

  刘若佳有些女汉子的类型,对那些流量明星小鲜肉嗤之以鼻,虽然我不是那
种娘炮,但是我长的比较清秀,性格又比较平和,所以她没事儿就这么说我,当
然她也是调侃的成分居多。

  「你真要看?」

  我故作神秘的说道。

  「嗯?」

  刘若佳挑了挑眉,说道:「你有吗?」

  「车上人多,等没人我在给你看,我有点害羞。」

  我笑容莫名,一边说着,一边抖了抖半截袖。

  「哟,还是别了,我怕你自卑。」

  刘若佳隐晦的瞄了一眼我的下面,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她的脸红了一
下。

  「要不你自己摸摸看?」

  我开口调笑到,这几年在她潜移默化的影响下,我说话也变得有些奇怪了。

  「滚!」

  「哈哈哈哈哈……」

  虽然在笑着,但是内心深处还在回想着那个噩梦。

  在梦里,我们所有人都被困在一个村落里,然后一个又一个诡异地死去,没
有一个人跑出来。

  噩梦的最后,梦里的我以为跑回家了,但是在家里睡了一觉醒来还是出现在
那个诡异的村落里,我被吓醒了。

  我有种不安,噩梦是否预示着什么呢?

  两人打闹间,车也到了地方,停在了一处森林与路口的交叉路。

  「走啊。」

  白胖的张平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王一同先下去了,我也跟着张平走了下去。

  天已经完全黑了,只穿着短裤短袖的我们有些冷。

  我给甄妮打了个电话,她说走错路了,马上就到,让我们等等。

  我和张平几个人闲聊着,晚风吹的树林一阵哗哗作响,皎洁的月光照在了我
们一行人的脸上。

  本来十分美好的一幕,我却有些不舒服。

  月光把每个人的脸都照的惨白,尤其是那些化了妆的女生和皮肤偏白的人,
明晃晃的,就像是……一群死人。

  我吓了一跳,赶紧把这个荒唐的念头甩了出去。

  「咱班来了几个啊,我感觉不少。」王一同说道。

  「你,我,陈风笑,还有刘若佳,隋熙,刘梦琦,宋昱欣。」

  张平数了数。

  「这就七个了,再加上董诗涵,庄月,九个吧。」

  「不是说明天还有人来吗?」刘若佳在车上和我说明天她两个闺蜜也来,所
以她才来的。

  「是吧,大概能凑成一桌。」王一同一副笃定的样子。

  「用你说?」

  我和张平同时向他投去了鄙视的目光。

  三人说说笑笑,我的不安也褪去了不少。

  「滴……」

  从路口的转弯处开来了三辆轿车,我不认识车的牌子,也不知道叫什么。

  三辆车开到我们身前,打着车灯,刚一停下,甄妮就从打头的一辆车里打开
车门出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大家。」

  甄妮一边道歉,一边拉着人上车。

  「我忘了我家那面修路了,要不然早到了……」

  我们算上甄妮一共十个人,最后刘若佳、随熙、宋昱欣一辆车,庄月、董诗
涵、刘梦琦一辆车,我们三个男生和甄妮一辆车。

  我们三个男生在后面,甄妮坐在前面,开车的是甄妮的父亲,一个老实的中
年汉子模样。

  「我跟你们说,我七点就从我家出来了,然后走错路了。」

  甄妮气的拍了了座椅,解释道:「然后我们又绕路,绕了一大圈,要不早都
到了。」

  「哈哈哈哈……」我们几个人附和的笑了起来。

  「你行不行啊,你不是还说要领我们去山上玩呢吗,你自己都认不清路。」

  我坐在中间,拉着甄妮的椅背儿笑道。

  「别到时候领我们去玩,我们回来了你丢了。」

  甄妮也笑了,拍着鼓鼓胀胀的胸脯:「那不能,你就放心吧,保证给你们领
回来。」

  「我家那边山上还有个狐仙洞,还有大河,比县里好玩多了。」

  我家是北方的县城,没多少河流,山倒是有不少,但是我还没怎么去过,不
由得产生了些期待。

  我们唠嗑的时候,甄父就只是听着,没参与进来我们的话题,有时候也跟着
我们笑,我感觉是他应该是很淳朴的一个人。

  这一路并不远,大概二十多分钟我就看见了一个村子。

  甄妮指着村子里一个占地很大,外观看着很新的瓦房说道:「那个就是我家,
我妈都弄好饭了,就等咱们了。」

  「嗯,我们早就饿了。」

  我笑了笑,但其实我是一点胃口也没有的,在晚上坐车对晕车的人实在是太
痛苦了。

  我以为我的晕车好了不少,没想到还是那个样子。

  到了地方,张平和王一同他俩跑的飞快,看来是饿坏了。

  我则站在原地没有动,深深地呼吸着冷空气。

  说来也怪,这个村子温度挺低的,很凉快,可能是三面环树,一面靠山的原
因吧。

  「怎么了?晕车啦?」

  甄妮看我没过去,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没事儿,就是有点闷,在外面喘口气。」

  我强笑道。

  「害,你可别逞强了,你等下哈,我帮你拿两瓶水来。」

  甄妮白嫩的小手拉着我的胳膊,暖暖的,肉肉的。

  「来,你先坐一会。」

  甄妮拿手拍了拍地上灰,让我坐在她家门口的台阶上。

  我点了点头,坐了下去。

  甄妮回屋里拿水,我则坐着吹风。

  甄妮家的院子坐落于村子的边缘,不远处就是一大片树林,环境很清幽,很
有山里小村的感觉。

  甄妮从屋里出来,拿了两瓶水递给我。

  「常温的和凉的,你喝哪个?」

  「凉的吧。」

  我接过凉的水狠狠地灌了一大口,感觉胃里都舒服了不少。

  甄妮挨着我一屁股坐了下来,拧开另一瓶,也喝了一口。

  「你不吃饭去吗?」

  甄妮穿着牛一条水洗白的牛仔裤,上身是一件白色的半截袖,我俩靠的很近,
我甚至都能看见她胳膊上细小的颗粒。

  「减肥啊,晚上不吃饭了。」

  甄姬蜷缩着两条丰腴的大腿,抱着膝盖,歪头看着我。

  「你还减肥?你也不算胖吧?」甄妮虽然不是廋成竹竿,但是也不胖。

  「还不胖啊?」

  甄妮把双腿伸出来,拍着腿说:「你看我这腿,我都快90斤了。」

  甄妮在北方女孩中算不上高的,但是165 的身高和45kg的体重实在是和胖不
沾边。

  不过甄妮的身材却十分丰腴,两条包裹在牛仔裤内的大腿浑圆修长,走起路
来那两瓣翘臀一扭一扭的,把牛仔裤撑的紧紧的。

  上身的规模足以让很多同龄的女孩自卑,白色半截袖内鼓涨涨的双峰饱满挺
拔,如果从脖子向下看,甚至可以看见那白色乳罩里深邃的乳沟。

  「也许……不是腿的问题。」

  我停顿了一下。

  「啊?」

  甄妮大眼睛望着我,红润的小嘴里发出一道疑惑的声音。

  我向着甄妮的胸部努了努嘴,说道:「你这……多少有点犯规了。」

  说完,我没忍住的哈哈笑了起来。

  「儿,你要死啊!」

  甄妮看着我的视线,很快就明白我说的是什么,羞红了脸,小手儿如雨点般
拍打在我的身上。

  「别……别打了……开玩笑……开玩笑的……啊疼!」

  甄妮打了半天看我还是嬉皮笑脸的,一下子掐住了我的大腿内侧的软肉,拧
了个半旋儿。

  「嘶……错了,我错了……疼疼疼……」

  我被掐的龇牙咧嘴的,更离谱的是,由于甄妮之前拍打我,她整个人都压在
了我的胳膊上,我的右手臂陷入了两团饱满的双峰之间,很难想象一个高中毕业
的女生有这么雄壮的规模。

  而甄妮那只掐住我大腿里侧的小手还不时的动弹着,隔着裤子,若有若无的
摩擦着我的肉棒。

  虽然我长的清秀,但是我下面的东西可一点也不清秀,我没量过,但是我看
片子的时候感觉也就比欧美的短了一小截,怎么也应该有个20厘米左右。

  就算没硬放在裤子里,长度也不比一般人硬起来短了,两个比鸡蛋稍小的睾
丸也是鼓涨涨的,在裤裆处堆成了一坨。

  甄妮虽然掐的是大腿里侧,但是天太黑,她还以为是我裤子的褶皱呢,对摩
擦毫无反应。

  但是她没反应不代表我没反应,没吃过肉的我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被胳膊
上和下面传来的感觉一刺激,肉棒顿时一柱擎天,直接顶在了甄妮的手腕上,给
她的手都抵退了一段距离。

  「你……你你……你怎么……」

  甄妮有些始料未及,就算天黑,但是手臂上那就算隔着裤子也能感受到的火
热傻子都知道是什么,更何况现在的女生说不定懂得比男生都多了。

  她有些呆住了,霞飞双颊,白嫩的耳垂甚至在黑暗下都能看出红晕了,手上
也没有劲儿了,捏着腿肉不知所措。

  我顿时也尴尬极了,面红耳赤,不知道说些什么。

  正当我打算随便说些什么来缓解尴尬的时候,我俩身后传来一个带着嘲讽的
声音。

  「哎呦呦~我说你俩跑哪里去了呢,这怎么还抱上了呢?」

  这声音很熟悉,是刘若佳。

  甄妮却被下了一跳,小手一抖,竟然直接握住了我的肉棒,她的手儿太小,
我的肉棒太长,她只能握住前端那一小截。

  「啊……」

  我忍不住叫了一声,甄妮那小手柔柔暖暖的,隔着裤子都能感受到那肌肤的
细腻柔软,从来没有过的刺激感受让我忍不住叫了一声。

  我反应很快,立马说道:「呃……我有点晕车,甄妮给我拿两瓶水。」

  我倒不是怕被刘若佳抓到或者怎么样的,主要是怕她看出我俩的异样。

  甄妮不知道是被吓傻了还是怎么,有些哆哆嗦嗦的,毕竟两人这个姿势,只
要她一动,刘若佳借着后面的灯光就能清晰的看见甄妮的一只手放在我的双腿之
间。

  孤男寡女,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我和甄妮是背着房子坐的,前面很黑,但是后背在房子灯光的照耀下却是一
片通亮。

  「我减肥……不……不怎么饿……正好出来转转……」

  甄姬赶紧扭过去了半个身子,但是身子靠的离我更近了一点,生怕刘若佳看
出我俩有哪点不对。

  只是她这一扭可苦了我了,握住我肉棒的小手随着身子的扭动前后套弄了一
下,把我的包皮都给剥了下来,硕大的龟头直接顶在内裤上,有些刺激性的难受。

  而肉棒整体却没有龟头那么不舒服,被甄妮柔软的小手握住一套弄,一股酥
酥麻麻的快感从肉棒上传来,并不剧烈但勾人心弦。

  「减什么肥啊,你这叫胖还让别人活不活了。」

  刘时雨好像没看出来什么,语气很正常。

  我可不敢在继续这个姿势了,在挤在一起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有问题了。

  我装作想要起身的样子,故意滑了一下,向前扑过去,而甄妮也没反应过来,
下意识的扶了我一下,小手从肉棒上滑下来抓住了我的腿。

  而本来就是装的自然不会摔倒,但是我高高挺起的肉棒让我没办法转过身去,
转过去就是「你看我吊吗?」的嚣张姿态了。

  甄妮也注意到了我的窘态,连忙站了起来,走过去拉着刘若佳。

  「哪儿有,我这不还挺胖的嘛,你看我这……」

  刘若佳一脸懵逼的被拉走了,留下我独自在外面吹风。

  我送了口气,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树林,想让自己冷静一下。

  蓦然,我发现树林里有一个白色的身影,似乎在树林的深处,但是我又能看
的很清楚。

  那人影是个女人,穿着白裙子,赤着脚,皮肤雪白雪白的,她走起路来似乎
有些僵硬,她慢慢走到一颗槐树前,我惊恐的发现,那棵槐树的一根粗壮的分枝
上竟然有一个绳套直直的垂落,那女人站在下面似乎想要自杀。

  我忍不住想要呼喊,让她冷静一下。

  没等我喊出来,我发现那个绳套很高,女人就算站着凳子也上不去。

  「呼……」

  我忍不住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刚一抬头……那女人竟然站在了我的面前,密
密麻麻的黑色头发挡住了女人惨白的脸颊,两颗只有眼白没有眼珠的瞳孔在黑发
的遮挡下盯着我看。

  女人手上还拿着个东西,有些腐烂的手臂向前递了过来,我定晴一看,不就
是那个挂在槐树下的绳套吗?

  女人拿着绳套就要往我的脖子上套过来,我吓得大叫。

  「啊!」

  同时响起了两个声音,我的耳朵被揪了起来。

  「你吓我一跳,我有那么吓人吗?」

  刘若佳一脸费解的看着我。

  「你今天怎么回事儿啊,一直魂不守舍的,思春了?都能平地摔了,咋不笨
死你得了呢。」

  我眨了眨眼睛,还没缓过神来,看着近在咫尺的刘若佳,我还是懵的。

  「听没听见我说话啊……」

  刘若佳又凑近了点,红润润的小嘴都快贴上我的脸颊了,两只白玉般的小手
各自捏住我的一只耳朵,拉扯着。

  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
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刘若佳那动人心魄的脸颊就在
我的面前,我咽了口唾沫,离体的魂儿逐渐进入了我的身体。

  「你想干嘛,嚯嚯完甄妮还对我有想法?」(嚯嚯是祸害的意思,方言)

  刘若佳一提我的耳朵,眼睛眯成了一条危险的细缝。

  「你……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嚯嚯她了。」

  我有些底气不足,心虚地说道。

  「还和我装是吧?」

  刘若佳突然又靠近了一点,一只白玉般的藕臂搂着我的脖子,另一只小手勾
着我的下巴,强制性让我看着她。

  「刚才……甄妮的手……放在哪儿了?」

  「嗯?」

  「你是不是以为我没看见啊,你俩贴的那么近,肯定有事情。」

  我干笑了两声,解释道:「我说这是误会,你信不?」

  「你觉得呢?」

  刘若佳一副看白痴的目光。

  「行啊,把甄妮都搞到手了。」

  「真没有,你听我解释……」

  「嘘……」

  刘若佳把修长纤细的手指竖在我的嘴唇中间。

  「我明白,我都明白。」

  我都不明白,你明白什么了???

  我郁闷极了,干脆恶狠狠地说:「你明白还打扰我,嗯?」

  我伸手搂住刘若佳的纤腰,向上一提,她那略有规模的乳峰直直地贴在我的
胸膛上。

  我一手按住她的后脖颈,脸贴着她那光滑细腻的脸颊。

  「你……不应该补偿一下我?」

  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刘若佳居然用小脸蹭了蹭我,双手环抱住我的腰,一双
眸子亮晶晶的。

  「呐……你要怎么补偿呢。」

  「要……亲亲嘛?」

  刘若佳主动撅起了小嘴,眉眼含笑。

  「木~木~」

  「哎,服了你了。」

  我败了,我不敢真的亲下去。

  「哈哈哈,你怎么怂了?」

  刘若佳一把推开我,小人得志的样子,神气扬扬的。

  「你确定我亲下去你不会给我埋了?」

  我一点也不怀疑刘若佳能做出这种事情来,我对她很了解,打打闹闹甚至是
拍拍她屁股都行,但是你要想干点别的是不可能的。

  我还记得第一次被她这样抱着,给我害羞坏了,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来一句
话。

  每次我反抗刘若佳大魔王的调戏,最后的结果都是以我失败告终,也不是我
怂,我潜意识里认为女生有的地方还是不能碰的。

  「你不亲下去怎么知道结果?」

  刘若佳一副说教的样子。

  「万一我还伸舌头给你呢?」

  刘若佳嫩红的香舌绕着嘴唇舔了一圈,小舌头上覆盖了一层香津,亮晶晶的,
眼波流转间竟然散发出一股惊人的媚意。

  「得了吧,你又不喜欢我,凭啥让我亲啊。」

  「是嘛?」

  刘若佳伸出小手轻轻地拉住我的小指头。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喜欢你呢。」

  女孩霞飞双颊,亮晶晶的眸子带着些许的情意看着我。

  「我……」

  话到了喉咙里卡住了,明明知道女孩是在开玩笑,我还是心跳加速。

  「行啦,不逗你了。」

  刘若佳松开我的手,转身向着屋子里走去。

  「你可不是姐姐喜欢的类型哦~」

  沉默不语,看着她的背影,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我应该是不喜欢她的,但是心里涩涩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

  刘若佳转身看向我,犹豫了一下。

  「你……最好离她远点,小心被吸干!」

  「我可不想到时候把你装在盒子里抱回去。」

  我不禁笑了出来:「我是那种好色的人吗,还吸干,我身体好着呢。」

  「哼哼,那谁知道了。」

  刘若佳哼哼唧唧的,神情鄙夷,小脚一踢我的屁股。

  「猥琐!」

  「靠,无语。」

  我看着刘若佳脚步轻快的转身离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她那晶莹玉
润的小耳朵有些泛红。

  想起白天刘若佳和我开的玩笑,在想想刚才的诡异事情和噩梦,我渐渐的确
定了,这个村子……有古怪!

  是走?还是留?

  (慢热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内群已推,喜欢的可以看我空间联系方式加群。)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母子 纯爱 无绿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