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香】13(母子纯爱,万字更新,惠香丝袜足交,淑娟珠胎暗结)

  • 【惠香】13(母子纯爱,万字更新,惠香丝袜足交,淑娟珠胎暗结)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XCDX2020
2020年3月26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首发网站:第一会所
字数:11092

*********************************************************

首先感谢千忆同学专门写了评论文章,很惭愧,我写的这个小说,还能独占
一篇专门的评论。链接在此:
viewthread.php?tid=10671050
正如我给千忆的回复里面说的,写免费色情小说的作者都是锦衣夜行人。
读者的评论和点赞,就是黑夜中照亮彼此的火把,谢谢你们给的光亮!
合集在我的个人文集里面:space.php?13193430/myblogs

   「只亲嘴,不吃奶,这是要把我饿死吗?」
                                    —— 林亦军

*********************************************************
               第十三章

  海草姐妹团赞助的经管系「一二九」活动已经圆满结束,会宝在姐妹团的群
里面发了手机拍的照片和视频。健身跑的路线是绕着学校的几条主路大概跑3000
米的样子,最后在操场设置了终点。终点上拉着一个红色的横幅,上面写着2019
年「海草儿」杯一二九健身跑。

  会宝还发了一个他自己录的颁奖的视频,系里请来了副院长给男女组冠军各
自发了奖杯,班级的团体冠军也有奖杯。颁奖结束后,系主任的总结发言里面还
特别感谢了赞助公司,并祝「海草儿」品牌能在国内服装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惠香把这个视频看了好几遍,每次看到系主任一本正经的宣传「海草儿」品
牌的时候,就忍不住咯咯的笑。公司里的秘密还能用这种形式公开的宣传,真是
佩服淑娟的心思。

  淑娟说想看看奖杯是什么样的,会宝就发了一张特写过来。水晶材质的奖杯
由三条不同长短的S 形弯曲的海草组成,中间的那条略高,做的还真有点那种飘
在水中海草的感觉,底座上刻着「2019海草儿杯健身跑」。

  淑娟很喜欢这个奖杯,可惜奖杯只有三个,赞助商没份。会宝说这个是找学
生会美宣部的同学设计的,等他把原稿要来,可以给「海草儿姐妹团」当LOGO,
学生会还拍了正式的视频和照片,等后期处理好,辅导员会传给他。

  徐霞也很喜欢这个奖杯的海草造型,说以后去做慈善什么的,就弄个旗子,
就印着这个海草图案。

  小张在群里说,「公司的确可以弄个自己的品牌,我们现在都是从服装厂直
接进货,OEM 贴牌很容易,而且用自己的牌子,以后知名度上去了,利润也能提
高。」

  淑娟考虑了一下,决定等LOGO设计稿拿到之后,让惠香先把商标注册上,商
标的范围暂时先定位在服装和内衣。具体如何运作自营品牌,等来年跟晨星商服
再研究一下。

      *** *** *** *** *** *** *** *** ***

  淑娟这两周都在忙着搬家的事儿,虽然她自己暂时不会住到装修好的房子里
面,但是帮着惠香收拾整理旧房子的各种杂物,每天都要开车来回跑好几趟。好
多她觉得根本不需要搬过去的东西,惠香还是不舍得扔,虽然惠香的老房子面积
不大,最后收拾出来的东西倒是不少,好在大件家具都不用带过去,就用淑娟的
小车装运。还有装修之前暂放在另外一个房子里徐霞的一些生活用品和办公用品,
这些东西两个人又收拾了两天。公司这边惠香主要负责收拾整理生活区,淑娟就
在办公区忙里忙外。

  淑娟觉得最近特别容易疲累,白天搬家整理、归拢清扫,晚上吃完饭瑜伽都
不想练,瘫在沙发上看一会儿电视,不到十点早早就洗澡睡觉。第二天早上都要
睡到八点多,匆匆吃点儿东西就往公司赶。会宝嘱咐她每天测体温的任务也早抛
到九霄云外去了。会宝发微信催,淑娟没工夫理,气的会宝打了两次电话给她,
最后被她骂了一顿,终于老实了。

  搬家和整理花了好几天,等规整的要差不多了,小张打电话说供应商那边合
同月底到期,续签合同的优惠价格谈不拢,要陈总亲自去一趟。淑娟只好把剩下
事情的都交代给惠香,自己开车去义乌跑一趟。

  因为办公区暂时还不着急启用,惠香想先把厨房和自己住的房间都先收拾利
索,家里的最后收拾出的一些东西,娟姐走之前开车都给拉过来了,下午惠香给
儿子发了微信,让他下课直接回公司这边,晚上以在新房里面过夜。

  亦军下了晚自习,骑车从学校去了公司新家。之前惠香就把公司里外的钥匙
都给儿子准备了一套,说是钥匙,其实现在大门和生活区的隔断门都换了刷卡的
电子门禁锁,淑娟还给惠香和霞姐的所住的两个房间大门配了指纹锁,只是亦军
上几次来都是帮着搬家,忙忙乎乎的也还没来得及录指纹。

  车子骑到公司大院外面,亦军从兜里面掏了个小遥控器,院子大门因为要进
车,装的伸缩门,白天都是敞开的,晚上下班后才关上。按了一下遥控器,伸缩
门吱吱呀呀的开了,只开了个缝,把车子骑进去,回手又用遥控器把大门关好。

  公司所在的这条小街两边基本都是类似的仓储式的商住两用的建筑,每个都
有院子,整条街到了晚上很安静。旁边新的板式结构仓库外面装了两盏灯,把院
子照里面照的很亮。

  停好车子,亦军刷卡进了公司,娟姐为了安全起见,除了院子的伸缩门,公
司的大门晚上也是锁起来的,旁边留了个刷卡的小门进出。进去后是一个前厅,
左手是办公区,现在也锁了。右手是生活区的隔断门。办公区和仓库都装了监控,
生活区在隔断门的门口也装了监控。

  进了生活区,装了弹簧的大门在身后自动关上。长长的走廊最靠近隔断门的
第一个屋子是惠香的,接着是半开放式的健身间,然后是霞姐和娟姐的屋子,尽
头是公用的厨房和储藏室。

  亦军看新房开着门,走进去转了一圈,妈妈却不在。把书包放在书房,刚出
屋想去看看妈妈是不是在健身,正好遇到惠香端着个盘子从厨房出来。

  「妈,我回来啦!你还没吃饭呢?」

  「吃过了,想着你要回来,就给你炸了几条小鱼儿。」

  「太好了,我最爱吃炸鱼!」说着亦军伸手就要去盘子里面捏一条。

  「洗手了吗?馋猫!」惠香把盘子藏到身侧,笑着说。

  推着儿子进了屋,进门是客厅,靠近入户门不远摆了个小餐桌。惠香把盘子
放在餐桌上,找了双筷子放在盘子边,伸手把围裙解了放在一边。

  亦军从卫生间洗完出来,看到妈妈的打扮都看呆住了,刚才光顾想着吃鱼,
也没仔细观察,现在妈妈把围裙解开,才看见原来穿的是一条深蓝色的方格多褶
裙,裙摆很短,在膝盖上面二十厘米的样子,上身是V 字领的菱形蓝格子的薄毛
衫,腿上穿的是夏季款的黑丝超薄高筒袜,袜子提在大腿中间的位置,长筒袜的
松紧口把大腿的肉稍稍勒了一条凹痕,袜口和裙子中间一截光滑的大腿在黑丝和
蓝裙的衬托下显得雪白耀眼,脚上没穿拖鞋,反倒是穿了黑色的细高跟,丝袜同
色的高跟鞋让两双美腿显得更修长。

  惠香刚把电视打开,看到儿子盯着自己的裙子看,就转了一圈,裙摆被带着
甩了起来,裙下没穿安全裤,裙摆飘起能看到一抹粉色,应该是小内内的颜色。

  「妈,你今天穿的好青春啊!感觉像个女大学生。」

  「前天整理东西的时候,翻出来夏天的一些库存和样品,娟姐帮我选了几件,
说你肯定喜欢。怎么样,喜欢吗?」

  「太喜欢了,青春靓丽。」

  「就是这个腰有点瘦,生完你我恢复的挺好的,二十岁的时候还是60的腰,
现在穿这个S 码的裙子都要往上提才行。」

  「可是现在穿薄丝袜不冷吗?马上你来例假,别凉着了。」

  「嗯,下午刚来的,忙乎的都忘告诉你了。」

  「小裙子等来完事儿再穿吧!别一会儿我鼻子都陪着你流血。」

  「就你嘴贫,快吃你的鱼~你没觉得屋里暖和了吗?你回来前我把地暖打开
了,穿丝袜也不冷。」

  亦军踢掉一只拖鞋,踩在地板上试了一下,果然没有南方冬天冰凉的感觉,
屋里也暖烘烘的,看来冬天再不用穿棉睡衣了。

  「新家果然是好,地暖有点像老家的火炕,娟姐想的可真周到。不过你这两
天还是要注意保暖,不然又要调理……」

  「我这还不是为了给你个惊喜嘛……哼!」惠香说着嘟起了嘴。

  惠香心情好,忍不住也在儿子面前撒个娇。亦军看妈妈佯装恼怒却嘴角含笑
的样子,心里痒痒的,过来就搂住惠香的身子。

  「别生气嘛……来亲一个!」亦军作势就要亲。

  惠香扭身从儿子怀里挣出来,闪到一旁,「你嘴油乎乎的,可别来亲我!」

  「那等我吃完去刷刷牙,一天都没见到我妹子了。」

  「你傻呀,你妹子这几天你都见不到。」

  「那上面那两个妹子,总能让我亲亲吧~说好哺乳期呢!」

  「你可饶了我吧……本来例假明天来的……早上让你把我弄得……结果下午
就来了。」

  亦军早上测温取样后,把妈妈上下三点都亲了个遍,算着明天要来例假,怕
之后几天不能亲热,所以下面还特意多亲了几口,吃了不少蜜汁,上学走的时候
妈妈还瘫软在被子里没起来。

  谁成想下午例假就提前来了,晚上看来是没戏唱,本来想着在新家第一天晚
上,还能好好亲热一下。可是宝贝妈妈生理期自然要保护好,以后再到「经前期」,
还是尽量别太挑逗妈妈了。

  「小军……以后咱们早上就只测温取样好吗?其他的,等晚上再弄吧……这
几天早上我都被弄得都……都不想上班……」

  「反正我们都搬过来了,出门对面就办公室。晚起来点儿怕什么嘛。」

  「哎呀,就是因为搬过来,让娟姐看见我在屋里躲着不出来,多难为情!」

  「那也行。反正以后中午还能回来吃饭,吃完饭再吃两口奶,怎么样?」

  「讨厌~」

  「那就是答应了哈!」

  「不理你了!吃完把盘子放厨房,我看会儿电视。」

  亦军吃完,收拾了一下,把盘子放到公共厨房的洗碗机里面,研究了一下也
不会用,索性就扔在里面等妈妈明天再洗。在水池洗了洗手,回到屋里,看到妈
妈在沙发上躺着看电视,身上盖了个毯子。现在房间多了,妈妈也终于能有自己
的空间和娱乐。

  亦军进卧室换了衣服,回到书房把门掩上,开始做今天的功课。人在专心的
时候,时间就过的特别快,亦军做完老师留的卷子,抽出语文书温了一遍课文,
又把当天学的英语单词默写了一遍,看看手机已是十点多。

  伸了个懒腰,把书本都收到书包里,关了台灯,开门走回客厅。妈妈把吸顶
灯已经关了,只留了个氛围灯。电视还亮着,但是没有声音,走过去一看,机顶
盒已经被静音,妈妈则蜷在毯子里面,已经睡着了。

  妈妈忙乎了一天,还来了例假,晚上还想着给自己炸鱼吃。而自己光顾着学
习,也没照顾好妈妈,亦军心里有些愧疚。悄悄去厨房用热水壶烧了壶水,在橱
柜里面翻出一盒之前买的老姜红糖冲剂,取出一条撕开,倒在玻璃杯中用热水冲
化,拿勺子慢慢搅动着。等水温稍凉,又亲口试了试温度,端着杯子回到房间。

  把杯子放到茶几上,亦军轻轻摇醒了妈妈,「妈,起来喝点水吧,躺在这儿
可别着凉。」

  惠香本没睡的很沉,睁开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本来还想看看电视,结果
看了一会儿就迷糊了。」

  「肯定是白天累到了,我给你泡了红糖水。」

  惠香接过儿子递来的水杯,小小呡了一口,糖水很甜,入口还有点生姜的辛
辣,上个月亦军就给她喝这个,说补血暖宫,只是味道有点奇怪,她不是很爱喝。
不过儿子盯着,只好慢慢喝了一杯。

  亦军接过杯子刚想拿去冲洗,惠香把他叫住了。

  「腿好像睡麻了……帮我按按。」说着把毯子拉开了一截,黑丝小腿从里面
伸了出来。

  亦军赶紧放下杯子坐回沙发,把惠香两条腿搭在自己大腿上,双手摸上了妈
妈丝滑细嫩的美腿,雪白的皮肤包裹在半透的黑丝下面,比经常穿的肉丝更性感。

  亦军先隔着丝袜捏了一会儿小腿肚,然后把妈妈的脚放在自己腿上支起来,
双手揉着大腿。丝袜是高筒的,蕾丝边勒在大腿中间部位,黑与白的对比别有一
番情趣。因为腿被支了起来,小裙子压在毯子里,能看到两腿间的粉色底裤,居
然还是草莓图案的少女系,看来妈妈真是用了心思。

  惠香刚才只是腿压的有点发麻,被儿子按了两下早就恢复了,只是双腿被抚
摸的感觉很舒服,闭着眼享受着儿子的爱抚。左脚就搭在儿子大腿根,不一会儿
就感到裤裆那里似乎顶了起来,儿子的东西硬硬蹭着她的脚踝。

  亦军看妈妈闭着眼睛,索性把裤子拉链悄悄地拉开,释放出已经充血发硬的
肉棒,龟头顶在妈妈小腿的丝袜上磨蹭,马眼上的前列腺液沾到了丝袜上一些,
在龟头和小腿间拉出一条丝。

  惠香觉得腿上好像被蹭湿了,睁眼看到儿子一只手揉捏着自己的腿,另外一
只手却抓着肉棒在她小腿上轻轻蹭。心里偷笑了一下,把腿从儿子怀里抽出,双
手撑着身体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亦军挺着勃起的肉棒有点尴尬,《礼仪》中的规定对母亲的经期是严格保护
的,为了避免过度刺激子宫,没有母亲的许可,月经期间的性接触基本都要禁止。
亦军自然是明白这些规定,只是今天是入住新家的第一天,本来昨天就是射精日,
他还主动跟妈妈商量说推迟,等搬到新家再弄。结果不巧就赶上了经期提前,自
己对着妈妈的丝袜腿一时没忍住,想着就悄悄蹭两下,结果还是被发现了。

  惠香看儿子愣着不动,知道他是想起了《礼仪》的规矩,不过现在新版的
《礼仪》给母亲的权力更大,基本上只要不跨越当前阶段的限制,母亲可以随心
所欲的安排。

  惠香上身半靠在沙发扶手上,伸手拉了拉毯子,把腹部和上身盖好。

  看亦军还是不动,只好说,「你坐过来点儿。」

  亦军回过神,想把肉棒塞回去,可是棒子丝毫没有变软的迹象,压着塞了一
下又弹了起来。

  惠香伸脚踢了儿子的腿一下,「别弄了,先坐过来。」

  亦军只好挺着棒子,屁股向前蹭了两下,面对妈妈坐好。惠香把黑丝小脚伸
到亦军的腿间,不过也没去碰那个勃起的东西。

  「下面一充血,脑袋瓜儿就缺血啦?你是不是忘了我来例假了呀?还敢乱来。」
惠香一边教训着,心里却想笑。

  「妈,对不起,下次不敢了。」

  「呐,以后我来事儿,就只能亲亲。」

  「亲哪?」亦军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想逗一逗妈妈。

  惠香伸脚踢了儿子肉棒一下,「明知故问,只能亲嘴儿。」

  与其说是踢,不如说是用丝袜小脚轻轻地蹭了一下,一点儿都不疼,丝滑的
触感反倒刺激的肉棒跟着跳动了一下。

  「啊!」亦军假装吃痛,「只亲嘴,不吃奶,这是要把我饿死吗?」

  「那要看你表现。我脚冷,给我捂捂。」

  亦军只好伸手捧起妈妈的两只三六码的小脚,入手的感觉纤细丝滑,偷偷用
手指在脚心划了一下,再把小脚放到自己小腹上,一只手托着脚踝位置,另一只
手在脚面上慢慢地摩擦。

  之前他还没太注意,现在捧在手上仔细欣赏,透过丝袜看去,发现妈妈脚趾
上涂着暗红色的指甲油,亮晶晶的,从丝袜中反着点点的光,搭配白皙小巧的脚
趾,显得特别好看。以前妈妈为了干活方便,手上都不涂指甲油,更别说脚趾了。

  「妈,你这小嫩脚丫涂上指甲油也太诱人了吧!我都想含着吃两口。」亦军
嘴里叨咕着,肉棒挺的更高了。

  被儿子夸好看,惠香心里当然高兴,「前几天娟姐帮选了几款,我在脚上先
试试。怎么样,好看吧!等明天给手也涂上。」

  「好看,这里面掺了银粉吧,还闪光。」亦军攥住一只小脚仔细摆弄着。

  惠香被弄得有点儿痒,挣扎了一下,脚被握着缩不回来。两条小腿间的缝隙
中,儿子的肉棒已经直挺挺地伸在里面。

  她缩脚的动作,带着小腿就蹭到了肉棒上。肉棒的热度超过了儿子手掌的温
度,贴在腿上隔着丝袜也能感觉到热乎乎的舒服。看着他可怜的样子,惠香把小
腿稍稍并拢,轻轻夹着那个硬东西,上下慢慢的磨,脚趾也故意在亦军手心里轻
巧地勾动。

  丝袜本身就丝滑,龟头的分泌液更让这种摩擦变的顺畅无比,亦军舒服的小
声哼哼着。

  「舒服吗?」惠香问。

  「舒服……丝袜好滑……」

  「今天搬新家,破例照顾你一次。裤子脱了吧。」

  亦军赶忙站起来把睡裤连着内裤一起扒下甩到沙发的一角,再重新坐回来,
叉开双腿躺在妈妈前面。

  惠香伸出一只小脚挑逗了几下睾丸,然后脚趾贴着棒子,从棒根慢慢蹭到龟
头。脚掌轻压着硬挺的阴茎,大脚趾在丝袜里勾了两下,用脚趾豆摩擦着马眼。

  挑逗完龟头,两片嫩脚丫在肉棒两边夹着,用脚腕的力量带动足弓上下撸动
包皮,两只脚的脚趾也不时合起夹一下龟头。

  亦军双手枕着头舒服的躺在沙发上,享受着丝袜足交,低头看着妈妈曲起的
美腿,两只纤细可人的黑丝小脚夹着自己粗硬的肉棒,认真的上下运动。这种感
受比起用手又不一样,可能妈妈以前没有给做过,脚掌的动作还不太熟练,但是
足交在心理上的愉悦超过肉体的刺激,不管是黑丝还是趾甲油,今晚应该都是特
意为他准备的。有母如此,做儿子的复有何求?

  惠香是第一次做足交,弄了一会儿,脚腕和小腿就有些发酸,只好一边动着,
双手一边揉着小腿和脚腕。

  「妈,是不是累了?」

  惠香瞪了儿子一眼,「还不是因为你~」

  「还是看着奶子更有感觉~」

  惠香也是觉得弄得有些累,把毛衣前襟掀了起来,胸罩扣子从后面解开也推
了上去。看到两只白鸽般的圆润乳房从毛衣下面探了出头,亦军不禁咽了咽口水。

  「你最好快点儿射,我要是感冒了可要找你~」

  亦军目不转睛的盯着最喜欢的那对儿奶子,妈妈稍微前倾的姿势以及伸出揉
腿的双臂,把奶子挤出了一道深深的乳沟,真想把头埋进去吸一下乳香……

  享受着妈妈的黑丝嫩足的温柔按摩以及白皙乳房的视觉诱惑,不一会儿亦军
就忍不住了,快射精的时候,翻身起身抓着自己的肉棒,对着惠香的腿快速撸着。

  惠香知道儿子是要射在她的腿上,赶紧把曲起的双腿紧紧并拢,一只手还稍
微挡了一下脸。上周有次亦军射到她胸前奶子上的时候,就喷到下巴上一点儿,
差点儿吃进嘴里。现在她都有点条件反射,每次总是想挡着点儿脸。

  亦军充血涨红的龟头中喷出来的白色液体,在空中划了几道弧线,一股一股
打在黑丝上,沿着小腿慢慢向下流。

  惠香见儿子射完,把小腿上的残留的精液用手指从上至下抹了抹,免得滴到
床上,流到脚面的精液则用指尖小心地揉开,再把长筒袜从腿上慢慢地卷着褪了
下来,又用袜子擦拭了一下亦军的下体。

  「你现在就喜欢射我身上,收拾起来好麻烦的。」惠香一边擦,还有点儿小
抱怨。

  亦军听妈妈跟她抱怨,就哄着她,「妈,文章里面说了,年轻男性的新鲜精
液有美容的作用,就当给你做皮肤保养了呗。」

  「你就骗我吧!我先去洗洗,一会儿你也洗洗准备睡觉。」

      *** *** *** *** *** *** *** *** ***

  淑娟在义乌足足住了十天处理跟供货商合同续签的事儿。马上要开始新的财
年,供应商因为原料和人工成本上涨,不同意按今年的优惠和返点续签明年的合
同,而且主要的两家供应商还联合起来,要求在续签的时候能争取有对他们更有
利的合约。其实淑娟的公司的销售量不是同行业最大的,甚至连中等水平都算不
上,她这样的小公司更难在谈判中占有优势。

  淑娟跟小张商量了一下,先联络了省内同样需要跟这两家供应商续签合同的
同行,几家都是面临供应商降低优惠和返点的处境。淑娟把几家的老板请到酒店
开了个包间,酒席间提出了个统一谈判的想法,供应商那边可以联合抬价,他们
也应该抱团争取自己的利益,而且如果今年让步的太多,不但影响来年的利润,
下次续签的时候怕是还是要让步。

  另外几家的老板也是明白人,小公司的话语权总是微弱,如果能做到的淘宝
服装销量前十,都是供应商过来求贴牌求定制。他们现在这点儿销量只有同行合
作才能共赢。

  达成共识之后,几家先开了两天会研究谈判策略和底线,然后重新联络了供
应商开始新一轮谈判。在考虑实际费用增长的情况下,做了一些价格折扣方面的
让步,终于顺利续签了2020年的供货合同。

  办完这件事,淑娟也终于松了口气,基本上今年的主要任务就完成了。连续
多天的紧张应对和艰苦的谈判,让她的神经始终紧绷着,这突然放松下来,感觉
整个人都要垮了,回到酒店倒头就睡,第二天早上感觉好像有点感冒,头昏昏沉
沉的,测了体温37.6. 勉强吃了点早饭,去药店买了点感冒药。微信里跟小张打
了招呼,关掉手机在酒店房间里捂着被子躺了一整天。

  淑娟还在迷迷糊糊的躺着,听到外面有人一直敲门,以为又是酒店来清扫房
间的,只好挣扎着爬起来去开门。打开门发现徐霞站在门外,手里拎着一袋水果
和一个保温饭盒。

  「我听小张说你感冒了,打电话你关机,就跑过来看看。」

  淑娟把霞姐让进屋,「我没事儿,可能最近太累了,加上有点感冒,休息两
天就没事了。」

  「估计你没吃饭,我熬了点小米粥,做了点儿小菜,你少吃点儿。」

  徐霞说着打开了保温桶,一个鸡蛋炒莴笋,一个小份家常豆腐,底下盒子装
着小米粥。

  淑娟中午没吃饭,看到有粥,就端起来喝了几口。小米粥适合病人吃,淑娟
也觉得有些饿,就着小菜不一会儿就吃完了。吃完饭,身上也恢复了点儿力气,
霞姐包里还带了几盒自家找出来的感冒药和消炎药,嘱咐她如果明天还是不退烧,
就发微信告诉她。让小张开车,她陪着去附近社区医院看看,不行挂两个吊瓶。
淑娟翻出个房卡交给霞姐,说明天早上帮她再带点粥,吃别的没胃口,到时候直
接用房卡刷进来,她估计早上又要晚起,怕听不见敲门。

  送走了霞姐,淑娟打开手机,会宝在微信里有六七条留言,问她为什么电话
关机,淑娟怕儿子担心,就回了说白天在开会,可能还要过几天才能回杭州,把
手机又关了机,去冲了个澡,吃了药躺下继续睡。

  第二天早上淑娟起来上厕所,感觉精神似乎好了些,看表才五点钟,躺下翻
来覆去却再也睡不着,估计是连着两天睡的太多了。索性爬起来洗漱,把灌肠剂
也翻出来,前些天累的没心思弄,就想着灌一灌或许能清醒一些。折腾完灌肠这
一套,回到桌旁把电脑打开,邮箱里一堆未读邮件。

  淑娟处理完了业务邮件,靠在床上看手机,看到会宝昨天晚上又发了几条微
信,问她什么到底时候能忙完,算日子例假应该早已经结束了,什么时候去杭州
看他。

  自从会宝负责记生理笔记,她对生理周期什么的就完全不操心。但是上次回
杭州,因为赶上例假导致儿子没尽兴,所以心里还是有点印象,连忙翻开了手机
的日历……

  徐霞带着早餐进来时,淑娟靠在床头闭着眼睛,看上去脸色发白,嘴唇也没
有什么血色。

  「今天感觉怎么样,还是不舒服吗?」

  淑娟微睁开眼睛,看见是霞姐,嘴唇张了张,却没说话。徐霞放下保温桶,
过来伸手摸了一下她额头,倒是不烧了。

  「好像不烧了,起来吃点儿东西,今天就别去公司了,中午饭我做点给你送
过来。」

  「霞姐……」淑娟声音有些虚弱。

  「怎么啦?到底哪里不舒服?要不我打电话让思伟过来送你去医院看看?」

  「我的……例假推迟了一周多了……」

  徐霞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她自己就在备孕,自然知道例假推迟一周多,怀孕
的可能性很大,可是淑娟毕竟上了环的,应该不会这么寸吧?

  「是前几天你太累了吧,导致推迟了?」

  「这半年一直很准的……而且以前我要是累的话,生理期一边都是提前……」

  「可别瞎想了。我让小张过来一趟。」

  「别……」淑娟赶紧拦着,「先别告诉别人。你帮我去买个验孕棒。」

  徐霞答应了转身出门。淑娟靠在床上,仔细回想自己这些天的感觉,疲乏嗜
睡,体温有点高,下面的分泌物也有些多,一直以为是劳累导致的抵抗力下降,
但是孕早期也都有点类似感冒的征兆,种种迹象都指着一个结果。自己带环这么
多年,根本没想过会有今天的这种情形,会不会上次跟会宝做的太激烈了?想起
连续三天的疯狂,事后的确觉得小腹有些许不适,还以为是捅的太深的原故。

  「也许是自己吓自己,说不定下午就来例假了。」淑娟心想,「带环的人多
了,怎么就我能中奖,都可以去买彩票了。」

  徐霞不一会儿从附近药店买了验孕棒回来,为了保险起见,买了两个不同的
牌子。这东西小张最近买了一堆,她隔两天早上都会验一下,一直都没动静。没
成想今天淑娟却要用上了,老天也真是爱开玩笑。

  进了屋,徐霞把验孕棒拆了包装交到淑娟手上。

  「两个?」淑娟有点疑惑。

  「不同牌子的,一起测,以防万一吧。」

  淑娟起身站到地上,本来早上感觉身体恢复了一些,已经有了些力气,现在
却觉得腿有些发软。霞姐想过来扶,淑娟摆了摆手,自己进了卫生间。

  过了一会儿,徐霞听到卫生间的冲水声,急忙在门口问,「怎么样?什么结
果?」

  淑娟洗了手拉开门出来,递给霞姐一个验孕棒,「还没出结果。」

  两个女人一人拿着一个验孕棒,坐在床沿盯着,谁都不出声。不一会儿,徐
霞手里捏着的验孕棒小窗上显示出一深一浅两道红杠,她心砰砰的跳,抬眼看见
淑娟死盯着手里的棒子,脸色更加惨白。

  「霞姐……」淑娟声音干涩,「你那边……是什么结果?」

  徐霞没吭声,默默把棒子递给她。淑娟接过看了一眼,手里的验孕棒都扔到
了地上,捂着脸靠在床头。

  徐霞起身走过来,搂着淑娟的头,用手抚着她的头发。这个从初中时候就认
识的邻家妹子,一直跟她关系很好,为人又热心,尤其是在她和小张的事儿上,
可以说尽心尽力,她也一直把她当亲妹子对待。可是现在徐霞不知道怎么来安慰
淑娟,跟自己一直积极备孕不一样,淑娟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本就不在计划之内。
徐霞了解淑娟的性格,很大可能不会留着,可是这毕竟是母子的亲骨肉,换做是
她自己,又怎么能忍心去打掉……

  「这个验孕棒也不完全准的……」徐霞想了半天终于还是开了口,「就像节
育环也不总是好用一样。你先别急,我带你去医院测一下,先别吃早餐,我去给
思伟打个电话。」

  「霞姐……」

  「你放心,他要敢乱说,让他绝后。」

  徐霞马上给小张打了电话,让他开车火速来酒店,带陈总去医院一趟,还特
别嘱咐不要在群里头讲。小张以为娟姐感冒严重了,放下手里的活,大脚油门就
开车赶了过来。徐霞没让他上来,帮着淑娟换好了衣服,一起下楼。

  小张开过来的是厢货,淑娟把自己车钥匙给了他,车停在酒店后院,小张飞
奔着跑过去把车提了过来。

  两人坐上后座,徐霞告诉小张地址,「去妇幼医院。什么也别问,把嘴闭上!」

  小张很少见到妈妈这么严厉,看了一眼娟姐,脸色的确不好,心想这八成是
妇科炎症,也就不敢再问什么。妇幼保健医院他最近经常陪妈妈去,路熟的很,
开到之后,徐霞扶着淑娟下了车,嘱咐小张停好车就在车里面等着,检查完再叫
他。

  徐霞把淑娟安排到候诊大厅找了个椅子,她随身包里带着病历本,就用自己
的名字挂了号,排队去开了抽血单然后交费。今天医院人不多,很快就抽完了血。

  检测结果一个小时才会出来,淑娟觉得这一个小时真是漫长,万一要是真怀
上了,这孩子能留着么?儿子才刚刚上大一,这宝宝怎么养?事先根本就没做过
生育检测,自己最近还吃了感冒药,万一宝宝有问题怎么办?可是打掉的话,毕
竟是个生命,而且是儿子留下的种,要跟他说吗,又怎么跟他说?

  一直都雷厉风行有决断的淑娟,遇到这种事儿,也有些乱了方寸,只是期盼
着一切都是虚惊一场……

  淑娟和徐霞坐在椅子上沉默的等着,谁都没说话,心里却都不平静。终于徐
霞手机里医院的微信公众号推送了取检验单的通知,两人对望了一眼,霞姐站起
身向检验室走去。

  淑娟一直盯着走廊,看见霞姐拿着检测单又进了刚才的妇产科诊室,不一会
儿从诊室出来,脸上也看不出表情。

  「大夫怎么说?」等霞姐走到跟前,淑娟低声问。

  徐霞把单子递给淑娟,轻声说了两个字,「有了。」

      *** *** *** *** *** *** *** *** ***

  淑娟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酒店,头晕乎乎的感觉好像一切都不太真实。
徐霞送淑娟上楼之后,没有跟小张回公司,下来嘱咐了儿子说陈总要休息一段时
间,是妇科的问题,让他先别跟会宝说,到时候陈总会自己告诉。

  小张走了之后,徐霞估计自己带来的早点已经凉了,又去外面饭店买了几个
小菜和热乎的粥带了上来。

  淑娟完全没心思吃饭,「霞姐……我该怎么办?」

  「生下来,我帮你养。我养一个也是养,养两个也一样。我要是怀不上,这
个就算我的。」

  淑娟知道徐霞对生宝宝的执著,可是这根本不是解决的办法。她不可能看着
自己的宝贝就在身边却认不了妈妈,也不想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把孩子生出来,
可是老天就是这么捉弄人,想要宝宝的迟迟不来,不该要的却偏偏怀上了。

  「用不用跟儿子商量一下?」霞姐还是忍不住提醒。

  「唉,他自己都还没长大。我怎么跟他说……」

  「要不我们问问惠香?」

  「霞姐,明天让小张开车送我回去。我想回家。」

  「好,等我跟小张说。你还是别着急做决定,等回去听听惠香的意见。」

  「嗯,我听你的。等过两天我想去县医院再测一下,我还是不敢相信,都带
环十多年了,怎么就能有了。」

  「别多想了,先吃点儿东西,我今天就在这陪你。」

  徐霞知道淑娟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HCG 的检测已经远超了正常值,将近
3000,大夫说早孕四周左右,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如果淑娟真要留着这个孩
子,她真心是想要过来养,哪怕将来养大了再还给淑娟,也不想就这么把一个小
生命扼杀了。

  可是,这毕竟不是她能决定的事情,尤其淑娟这种性格,旁人也很难改变她
的决定,只是期盼着往后的日子她不要后悔便好……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