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夏群芳谱】(18)

  • 【虞夏群芳谱】(18)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好色真人
2020年12月4日首发于sis001,混沌心海
字数:10336

  前注:启这次方法很危险,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我不想写得他多聪明,可以
在短时间内想出一个毫无危险的办法。

  不过启并不担心大章两人不来,他从始至终就是一个旁观者,巫明也会伤他。

  至于护卫杀不杀巫明,都无关紧要,这件事启明面上是为了舒窈仙子,其实
是为了大禹成功闭关。巫明就算不死,肯定在这里也待不下去了。他一离开,舒
窈仙子自然不会让大禹出来。

  当然启是没有想到的,巫咸既然可以让死人说话,这才是他失算的地方。他
原本打算就是,等到舒窈仙子慢慢派人通知之后,等巫咸来了,他和大禹早就跑
了,这件事就算问出来了,自己在千里之外也可以随便抵赖了。

  巫咸这么快的到来,也增添了他的变数,不过搜魂术已经不灵验了,他也没
有多少可以担心的。

  当然这件事没有完,后面还有后续。巫咸知道是舒窈做的,但绝不会是舒窈
嫁祸,肯定有联手之人。

  巫咸听到这话,看着那个上卿,那个上卿再次身体一晃,摔倒在地上。

  巫咸看着四周的百卿说:「我的儿子我难道还不知道吗?他说没有杀就是没
有杀,何须你们这些外人来多舌,若是你们有什么不满,尽管说出来。」

  百卿都沉默不出声,而这时候,外面传来一个年轻人豪迈声音:「大巫师,
且慢,在下想问大巫师几句话。」

  在场的众人都看着外面,只见一个人风度翩翩地走了进来,对着巫咸行礼说:
「在下伯益,见过大巫师。」

  巫咸看着伯益,神情不悦的说:「原来你就是伯益,老夫这些日子倒是听说
了不少你的事情。你到这里有什么话要说呢?」

  「在下也听闻了令公子的事情,这件事还请大巫师节哀顺变。」

  大巫师听到这话,眼神稍微柔和一点,继续看着伯益。

  伯益看到灵堂上的棺木,对着大巫师说:「我想大巫师也不是什么不讲理的
人,这件事大家还是冷静一点,仔细想想,看一下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比较好。」

  大巫师说了一声是,然后冷冰冰地说:「若是城主大人真的是我儿子杀的,
那么他被你们所杀害,老夫也不追究什么,若不是,那么凡是攻击我孩儿的,统
统就要用命来偿还。」

  伯益没有说话,询问四周说:「我想知道,有谁看见了是巫明大人杀了都令
吗?」

  在场的众人一时间没有回话,过了一会儿,一个铜甲卫士开口说:「有一个
仆人看到了。」

  铜甲卫士说完,立马让人去传唤这个仆人来,那个仆人走上来,颤颤抖抖的
说着:「小的,小的见过大巫师。」

  巫咸也没有多话,让这个仆人抬起头,望着这个仆人眼睛,过了一会儿才说:
「这人没有看到我儿子杀了城主,他进去的时候,只看到我儿子拿着匕首,城主
倒在榻上了。」

  仆人磕头如同捣蒜一样说着是是,然后就被人带下去了。

  这时候巫咸看了看四周,看着启说:「我也看到你进入到城主那房间里面了,
我到是很好奇,你说是要进去偷听,不知道你想偷听什么?」

  在场众人都看着启,启看着巫咸,恭敬地行礼说:「大巫师真的要我说出来
吗?」

  巫咸冷哼一声说:「是的,你最好老实说出来,就算你不老实说出来,那么
我也有办法治你。」

  「因为小的曾经听到一些传闻,都令和巫明大人在商量若是三苗国作乱的话,
鹑尾国会怎么办?这件事不止小的有听闻,在场的众人都有听说。」

  启说完,巫咸脸色一变,让他抬起头,启看着巫咸的双眼,只觉得心神一晃,
但是启很快就收敛心神,眼神再次恢复了死鱼眼的样子。

  巫咸看了一下,冷笑一声说:「真是有趣,你的心神竟然如此凝练,就算老
夫也无法窥测你的内心。」

  「小的不敢,只是小的从不撒谎,在场的众人都是知道的。」启恭敬的说着。

  巫咸也不再追究这件事,而是继续问:「那么你可有亲眼看到我儿子杀了都
令?」

  「没有,说来惭愧,小的藏身没有多久,就感觉到内急,等到解决回来之后,
城主已经回来了,小的无奈,只有先回去了。」

  巫咸听到这话,冷笑地说:「这么说来,你们都没有谁看到我儿杀了都令了,
你们怎么言之凿凿说是我儿杀了都令。」

  在场的众人都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一个上卿说:「既然仆人说看到了令
公子手中拿着匕首,只要比对一下都令伤痕,是不是那匕首所伤,这不就可以真
相大白了吗?」

  大家听到这话,都说好,巫咸冷笑一声,看了看都令的伤口,脸色一变。

  巫咸不可置信地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巫咸说着,突然看着舒窈仙
子说:「原来是你,你好歹毒。」

  巫咸说着,身形一变,大家只听到哐当一声,就看见伯益站在舒窈仙子面前,
手中的长剑挡住了巫咸的木棒。

  「大巫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哼,这的确是我儿匕首说杀,不过我儿绝不会傻到用自己匕首杀了都令,
一切都是这个贱婢在捣鬼。她不想嫁给我孩儿,就想办法要杀了我儿。」

  听到这话,伯益摇摇头说:「大巫师,这件事,在下认为还是让我父来裁断
吧。」

  听到伯益这话,巫咸冷笑地说:「不用了,老夫的事情,还不需要大业来帮
助。舒窈呀舒窈,你真是好手段,这件事我会亲自去找国主谈的,你记住了,就
算我儿子死了,你也要嫁给他,这是你的命,你永远无法逃避。」

  伯益看看舒窈仙子,再次开口说:「大巫师,你这又是何苦呢?既然这位姑
娘不愿意,何必要勉强呢?」

  「这件事没有你说话的份,伯益,你认为你是大业的儿子,就可以在老夫面
前放肆了吗?真是可笑,可笑。」巫咸说着,手中的木棒再次一挥说:「和老夫
一起离开这里,到九子山去,你应该知道老夫的脾气,现在回去,你还有活命的
机会。」

  舒窈仙子听到这话,脸色变了几变,怨恨地说:「我若是跟你回去,我这清
白之躯岂不是要毁在你的手中,巫咸,这些年你在三苗国干的事情,我难道真的
不知道吗?」

  「那又如何?你让老夫损失了一个儿子,自然要陪我一个,九黎将你送给老
夫当弟子的时候,你难道还不明白你的处境吗?」巫咸将话直接说明了,在场众
人看了看舒窈仙子,再次看了看巫咸,心中都是暗叹一声。有的羡慕巫咸还能有
摘取这样的鲜花,而有的却是惋惜舒窈仙子的不幸。

  舒窈仙子听到这里,脸色一变地说:「我已经有了丈夫,我的丈夫就是伯益,
你要娶我,就先问我丈夫吧。」

  巫咸听到这话,神情冰冷的说:「原来是你们两个合谋杀了我的孩儿,好好,
那么今天你们两个都别想活着离开。」

  巫咸说完,手中红光一闪,伯益快速闪躲,但也慢了一步,头上一大片头发
被气刃给削去。

  大家看到这情况,心中诧异不已,这巫咸不愧的是神位修士,出手他们都不
能看清楚。

  「伯益就算你有五德之体,但是那又如何,仙位和神位有着云壤之别。」巫
咸说着,然后看了看远方说:「今天杀了你们,实在太便宜你们,老夫自然会禀
明帝舜,让他做主。」

  巫咸说着,消失在众人的面前,看到这个情况,大家都疑惑地看着伯益,不
知道为什么巫咸会突然离开这里。

  伯益看着巫咸消失的方向,然后再次看了看启说:「阿牛,没有想到你会在
这里。」

  「你当然不知道了,他现在可是崇伯的亲信了。」舒窈仙子嘲讽的说着,启
没有理会,而是看着巫咸离去的方向发呆。

  伯益看到这个情况,询问说:「怎么了?阿牛?」

  听到伯益的喊声,启才回过神来,看着伯益说:「伯益,我在担心,你如今
惹上巫咸,以后就危险了。」

  伯益笑着说:「不会,大巫师如今没有出手,自然没有什么事情。」

  竖亥看到这个情况,询问说:「阿牛兄弟,你和伯益认识吗?」

  「是的,阿牛是我的好朋友,当初我们一起流浪半年呢?多亏有阿牛兄弟陪
着我。」伯益走到了启的身边,对着他说:「阿牛,没有想到在这里会见到你,
等治水成功之后,我也要举办婚礼了,但时候我希望你也能来参加。」

  启听到这话,眼中一酸,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他的心再次疼了起来,他
勉强笑着说:「我真的很高兴,没有想到伯益你还记得我这个小人物,也高兴你
已经有未婚妻了,恭喜你,恭喜你。」

  看启笑着流泪,伯益也忍不住的流下眼泪,对着启说:「我们之间就不用说
这些了,你能参加的话,我就很开心了。」

  启说自己一定会去,无论如何,伯益请了自己,自己也要去一趟。

  舒窈仙子这时候咳嗽一声,对着启说:「你们兄弟相逢,本来是一件好事,
但是现在这里还有丧事,你们要叙旧的话,还是另外找一个地方。」

  启点点头,恭敬的说是,然后说自己有一些累了,想要回去驿馆休息了。

  伯益也没有多心,启一个人摇摇晃晃的离开这里,脑中不是出现很多画面,
他只觉得自己心很乱。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驿馆,回到自己的房间,甚至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

  「真是有趣,本仙子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失态吧。」舒窈仙子不知道什么时
候进入到这里,冷笑的看着启。

  启这才回过神,收敛心神的说:「殿下,还请见谅,小的见到伯益这个老朋
友,有一些失态了。」

  「怕不是因为伯益,而是伯益的妻子吧,你若是真的因为伯益而失态,怎么
会不留一些时间,和他叙说离别之情。本仙子倒是听说帝舜的女儿是难见的美人,
看你这失魂落魄的样子,本仙子倒是好奇了,这个仙子到底又有多美丽。」

  启听到这话,看了看舒窈仙子,恭敬的说:「仙子,你说的小的不太清楚,
小的也是第一次听到伯益要结婚的消息,也没有见识过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是一
个大美人的话,那么小的真替他高兴。」

  舒窈仙子看着他,冷笑地说:「是吗?当我说我是伯益妻子的时候,你倒是
没有丝毫高兴,你认为我是配不上伯益了吗?」

  启连忙说不是,只是自己当时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哦,是吗?本仙子可是记得你说过,本仙子是你想要为之生死的人,那么
本仙子问你,我要嫁给伯益,你到底开心不?」

  启听到这话,行礼说:「仙子想要我怎么说都行。对于这件事,小的也不知
道说什么好。」

  舒窈仙子听到这话,冷笑一声说:「果然是男人的本性,说话都没有一句是
真的,在你心中,本仙子根本就无足轻重了吧。」

  启没有回答,这种时候,不回答总是好过回答,反正回答什么都是错误。

  舒窈仙子也没有追究,而是询问说:「你告诉我,今天你们水族出手相助是
因为何事?伯益不知道,但是我却听得很清楚,有人击打了夔鼓,巫咸就是被夔
鼓吓走的。而且你别说你不知情,你就是因为这个出神的。」

  启听到这话,看了看舒窈仙子说:「小的心想应该和崇伯有关吧,当初在被
鬼修包围的时候,也有传来夔鼓的声音,为崇伯解围。」

  「崇伯?看来我的预感是真的了,你果然是来监视崇伯的,这件事我若是告
诉崇伯的话,启,你觉得你还有活路吗?」

  启看着舒窈仙子,摇摇头说:「并不是,仙子你多心了,我这种修为,能有
多大的用呢?小的只是无处容身,才只能在崇伯手下栖身。」

  舒窈仙子看了看他,然后再次说:「那么你想不想再回到本仙子的身边呢?
若是你要回来的话,或许本仙子会考虑嫁给你哦。」

  启摇摇头,恭敬地说:「小的对仙子你从没有过非分之想。」

  「是本仙子不漂亮吗?」

  「不是,仙子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子,从来没有谁能比的上仙子你在我心中
的位置,只是小的终究是小的,就算像现在这样,小的也诚惶诚恐,有恐自己对
不住你。」

  听到这话,舒窈仙子看了看启,叹息一声说:「明知道你说的都是假的,但
是本仙子心中还是很高兴。可惜你,始终不是一个君子,本仙子可以喜欢上只见
过一面的伯益,也不会喜欢上你这样的人。」

  「是,仙子说的是。」

  启听到叹息声,等他抬起头的时候,舒窈仙子已经离开这里了,启嘴角微微
上扬,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他有些厌烦和舒窈仙子说话的日子了,和舒窈仙子在一起,不过是浪费自己
的时间,甚至还会给自己带来危险,就如同今日一般。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击打夔鼓帮助崇伯,今天又出面吓走了巫咸,不过
这人暂时没有表现出什么恶意,自己也不用太过在乎。

  休息了一晚上,在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启望着高升的太阳,眼中露出了一丝
微笑。

  他找仆人询问了伯益的房间,到了伯益房间前面,他听到里面的谈话声,他
仔细听了一下,发现是舒窈仙子和伯益在谈话。

  舒窈仙子感谢伯益的救命之恩,还有就是巫咸的事情。

  伯益说自己只是举手之劳,不用道谢,遇到其他人也会出手相助的。

  「是吗?遇到你那朋友阿牛,他也会出手相助吗?」

  伯益一时语塞,然后开口说:「阿牛他修为不高,自然来不及出手,我心中
明白,他是一个好人,遇到这种事情,他一定会出手的。在我和他一起流浪的时
候,他宁肯将自己的食物分给那些需要的人,也不会小气地独吞。」

  「是吗?看来你那个兄弟还是一个烂好人了,也不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你
现在已经算是高高在上了,何必理会这些小人物呢?」

  「不,阿牛和我一样是一个可怜的人,他父母都已经死去了,若是我再不好
好照顾他的话,那么他就真的无依无靠了。」

  舒窈仙子沉默了一会,然后再次说:「你可知道,他昨天哭可不是因为见到
你,而是因为你要娶妻才哭。他不但认识帝女,甚至还很喜欢帝女。」

  伯益听到这话,笑着摇头说:「不可能的,他和帝女都没有见过面,怎么会
认识呢?帝女一直在中岳修炼,他又怎么会见到呢?」

  「你是真的不知道他的身份吗?他可是水族遗民。」

  「仙子!这件事伯益早就知道,不用仙子多言,他只不过是无意之中被人哄
骗,才进入水族之中。」

  「是吗?若是我说毁去老祝融棺木是他,你也不相信了?」

  启听到这话,心中顿时一紧张,呼吸不由重了几分。

  在里面的两人不由察觉,舒窈仙子劲力一吐,将门打开,把启摄了进来。

  看到启,舒窈仙子冷笑的说:「这下正主在这里,伯益,你若是不相信的话,
可以询问他。不过他肯定会说不是自己的干。」

  伯益看着启,温和地说:「阿牛,你不用担心,将实情说出来,我们不会怪
你的。」

  「阿大,不,伯益,这种事情,我又怎么能够说得清楚呢?反正当我加入了
他们之中,你们都已经不会相信我了,是或者不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启神
情严肃的看着伯益,伯益看了看启,点头说:「我相信,这件事不是你做的。你
的个性我最清楚,别说让你杀人了,就算让你去杀一个小动物,你就会害怕。」

  听到伯益这话,舒窈仙子气愤地说:「伯益,你认为本仙子会骗你吗?若不
是你昨天救了本仙子,本仙子也不会告诉你这件事了。真是好心没有好报,你看
着吧,你总有一天会栽在这个人手中。」

  伯益听到这话,询问舒窈仙子:「仙子,当日的事情,我一直有一个疑惑,
你被一个火族遗民给救走,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那人就是毁了老祝融棺木的人
吧,若那人真是阿牛,那么他对你有救命之恩,你不但不应该说出这件事,更加
严密保守这件秘密才是。」

  「本仙子是为了你好,没有想到你这人空有好皮囊,但却是没有长眼睛,连
好人和坏人都分不清。」

  「仙子,我也是为了你好,若是仙子执意要污蔑我兄弟的话,那么我就只要
连同这件事一起说出来,然后再洗清我兄弟的冤屈。」

  听到这话,舒窈仙子看着伯益,冷笑地说了几声好,然后离开这里。

  在舒窈仙子离开之后,伯益对着启说:「你要多加小心了,这个仙子心术不
正。」

  「多谢伯益你关心,我知道了。我昨天有些失态了,都忘记了伯益你来这里
是为了什么?」

  伯益一笑,对着启说:「帝舜要我来协助崇伯,崇伯本来是罪人之子,帝舜
担心他会因为这样受到诸侯的歧视,于是让我来协助,没有想到到了这里,竟然
会遇到这种事情。」

  启听到这话,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说:「原来是这样,那真是太好了,崇伯
要是有伯益你帮助,真是多了几双手。」

  「我倒是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帮助崇伯呢?」

  「唉,我只是找不到去处了,然后听到崇伯他要治水,于是我就不自量力的
投靠崇伯,幸好崇伯大人大量,对于我这种普通人也不嫌弃。」

  伯益点点头,握着启的手说:「那么我们以后就永远在一起了,我们若是能
够像以前一样,那么就好了。」

  「会的,伯益,以后就要你多多照顾我了,若是没有你,我都不知道应该怎
么办才好。」

  两人互相看了看对方,眼中都是喜悦之情。

  双方聊了很久,说到最后,伯益看着启说:「这么多年,你是否结婚生子了?」

  启苦笑的说:「没有的,你知道我这情况的,人又笨,又不会说话,长的又
不好看,又没有权势,哪里去娶妻。」

  「这些都不怕,若是你有看上的姑娘,我会为你去提亲。」

  启摇头说:「到时候再说吧,我对这个都已经不怎么在乎了,能够娶到最好,
不能娶到,自己一个人也好。伯益你倒是不一样,我听说很多仙子喜欢你,要和
你结婚是哪位仙子呢?」

  伯益准备说什么的时候,突然神情严肃的看着外面,启也好奇地看了看,很
快他就察觉到了,那人又在击打夔鼓了。

  「伯益,你怎么了?」

  启关心地询问着,伯益对着他做了一个禁声手势,过了一会儿,伯益才说:
「真是奇怪了,刚才那个鼓声,好像是夔鼓的声音,但是又有不同。」

  「什么夔鼓?怎么了?」

  看着启一脸茫然的样子,伯益摇摇头说:「没有什么,你先回去休息一下,
我去查探一番,我总是觉得不太对劲,有一些奇怪。」

  启点点头,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再次看到了舒窈仙子。

  舒窈仙子看着启,冷漠地说:「你真是厉害,伯益都被你骗得团团转。」

  「小的并没有骗过伯益什么,小的也没有毁过老祝融的棺木,这件事仙子你
是知道的。」启神情严肃的看着舒窈仙子,解释说着。

  舒窈仙子冷哼一声说:「是吗?你可真的会撒谎,这件事你真的不愿意承认
吗?」

  「做过就是做过,没有做过就是没有做过,小的不会撒谎,小的只知道举头
三尺有神明,神目难欺心难骗。」启严肃的说着,听到这话,舒窈仙子忍不住笑
了起来,看着启说:「真是好笑,你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本仙子总算是长见
识了。」

  舒窈仙子说到这里,再次看着他说:「其实我应该杀了你才是,毕竟你活着,
对于伯益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启听到这话,看着舒窈仙子,突然一笑的说:「没有想到仙子你会喜欢上伯
益,不过仙子,你就算杀了我也没有什么用,这样只会让伯益更加讨厌你。仙子
你若是真的喜欢伯益,那么就不用再想这些,当一个好人,以仙子的容貌和才华,
伯益会接受你的。」

  「本仙子喜欢上伯益也不奇怪吧,这世间男子多是薄情寡义,就如同你一样,
若是巫咸那一击,你能帮本仙子挡下,本仙子或许会真的嫁给你。」

  「仙子心中未必是想嫁给小的,也未必是想嫁给伯益,只是仙子你想要找个
借口,不让自己嫁给巫咸而已。」

  舒窈仙子看着启,突然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说:「你总算肯开口了,你明
明知道这一切,为什么还要在我面前装傻。」

  启也心中也吃惊,这些话自己的应该憋在心里才是,怎么会说出来,就连启
自己也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

  舒窈仙子继续望着启说:「你又在那里装傻了,的确如同你说的那样,我就
是想摆脱巫咸的控制。那么你是否有办法杀了巫咸,你要明白,若是本仙子真的
嫁给了巫咸,你也不能逃,到时候,你是否会活下来,那就难说了。」

  「小的性命实在不足惜,就算巫咸大人现在要了小的小命,小的也没有什么
后悔的。」

  「是吗?你真的不怕死的话,怎么会帮我去杀巫明。」

  「小的并不知道巫明大人的事情。」启对舒窈仙子已经十分不信任了,无论
舒窈仙子现在说什么,他都一律否定。

  舒窈仙子看了看启,询问说:「你以为伯益在附近吗?我可以告诉你,现在
就我一个人在这里,可悲呀,你就算面对我一个人都不敢说真话。」舒窈仙子说
到最后,语气之中充满了深深的讽刺,启也没有理会,只是看着舒窈仙子说:
「不管是面对仙子一个人,还是面对多少人,无论是暗室,还是大厅,小的说的
话,就永远是真话。」

  舒窈仙子听到这话,拔出自己的剑,准备出手的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
「相公,你在里面吗?」

  舒窈仙子一笑,将剑收了进去,然后打开门,看着门外的白兰说:「姑娘,
你找谁呢?」

  「这位仙子,奴家是来找我相公阿牛的。」

  舒窈仙子看了看白兰,突然说道:「你不是龙国六侯爷的妻子吗?真是有趣,
有趣呀。」舒窈仙子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是语气十分冰冷。

  白兰也认出了舒窈仙子,对着舒窈仙子行礼说:「仙子,久见了。」

  舒窈仙子准备说什么,但是嘴巴蠕动了几下,还是将话给咽了下去。启看着
白兰,然后看了看舒窈仙子说:「仙子,你是否你能离开一下呢?小的和自己妻
子分别很久了,想要叙叙旧。」

  舒窈仙子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这里。

  白兰走了进来,对着启行礼之后,询问启说:「相公,你怎么和这个仙子扯
上关系了。」

  启摇摇头,指了指四周,然后恭敬的说:「舒窈仙子是代替三苗国国主前来
探望崇伯的,我作为崇伯的手下,按照礼节接待她而已。」

  白兰点点头,然后走到启的身边,在启的耳边说:「陶泽城的都令已经同意
了,让你管理陶泽城。」

  「我现在还不能离开这里,我要跟随崇伯治水,如今天下苍生饱受水灾之苦,
我实在不忍心看到他们受到这样的苦。」

  白兰有些奇怪地看着启,摇头说:「相公,这治水可不是一件小事,随时可
能有生命危险。」

  「若是死了我一个,能过治好这一场大洪水的话,那么我愿意现在就去死。」
启坚定的说着,白兰看着他,眼中带泪的说:「相公,你说的很好,是妾身我太
自私了。相公你有了这样的觉悟,妾身也不再多说什么。」

  启看着白兰,轻轻用手将白兰那有些乱的秀发理齐,对着白兰说:「真是对
不起了,你我结婚都快三年了,我都没有好好照顾你,给你过幸福的日子。」

  「相公,你不用这么说,能嫁给你,我已经很幸福了。只要有你,我就知足
了。」

  启听到白兰这话,心中十分感动,准备将白兰拥入怀中,但是最后,启还是
轻叹一口气,走到一边说:「你先休息吧,这些日子你也累坏了。」

  白兰点点头,对着启说:「这一次六侯爷也来了,要说治水的话,他们龙国
也算是行家了。」

  启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一动,然后询问白兰是否要吃点什么,自己可以立马
让人帮白兰安排。

  白兰说没事,然后躺在榻上,很快就进入到梦乡。

  启让仆人送来丝绸铺盖,盖在白兰的身上之后,走出这里,到了驿馆的客厅,
就看到了敖烈兄妹。

  敖烈看着启走过来,行礼说:「启兄弟,真是久见了。」

  启连忙行礼说:「不敢不敢,只是六侯爷不用叫我启,叫我阿牛就是,我已
经被国公剥去身份,再叫小的启,小的受之有愧。」

  敖烈说好,然后让启坐下,准备和启说什么的时候,舒窈仙子和伯益也一起
进来了,见到这个情况,敖轻云脸色不悦,询问说:「伯益,不知道这位仙子怎
么称呼呢?」

  伯益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舒窈仙子就笑着说:「我是伯益的妻子,你可以叫
我赢夫人。」

  听到这话,敖轻云脸色十分难看的说:「妻子,真是不要脸,天下人都知道,
伯益的妻子乃是帝女,本郡主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帝女,倒是像一个小国姑娘。」

  听到敖轻云的嘲讽,舒窈仙子脸色也顿时变得十分难看,舒窈仙子最自豪的
就是自己容貌,如今被敖轻云如此贬低,怎么会不生气。

  舒窈仙子手中长剑再次出鞘,敖轻云手中也出现了一根长鞭,看着双方这个
样子,伯益无奈的说:「两位且住手,不要伤了和气,我来引荐一下,这位是我
兄弟阿牛,这位是龙国六侯爷和六郡主。这位是三苗国的舒窈仙子。」

  舒窈仙子听到敖烈的身份,瞬间笑了出来,对着伯益说:「正好,我准备找
你告诉一件有趣的事情,没有想到这正主就在这里。」

  舒窈仙子也不等伯益回答,对着伯益说:「伯益,你这个好兄弟已经结婚了,
他的妻子还是这位六侯爷的妻子,六侯爷,是不是有这件事呢?」

  敖烈见舒窈仙子提及此事,瞬间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准备说的话都说不出口,
只能点点头,长叹一声,表示默认。

  伯益看着他们三人,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启说:「阿牛,真的吗?」

  「是的,只不过这之间,有些事情不方便说给六侯爷听。」

  「某人不是自诩自己从不撒谎吗?暗室也不说谎,大厅也不说谎吗?」

  舒窈仙子冷笑地看着启,启叹了一口气,对着六侯爷说:「这件事还请六侯
爷回避一下。」

  六侯爷点点头,启看着六侯爷走了之后,对着他们说:「其实,白兰姑娘只
是想考验六侯爷,毕竟她遭逢大变,在龙宫又遇到那个,难免有些生气。实际上,
小的和白兰姑娘从没有发生过什么,不信的话,六郡主可以进去看看,白兰姑娘
还是完璧之身。」

  六郡主听到这话,说了一声告辞,然后就离开这里,过了一会儿,六郡主再
次回来,对着他点点头说:「的确如你所说,只不过这快三年了,白兰姑娘还没
有原谅我哥哥吗?」

  「哼,完璧之身本仙子倒是不奇怪,本仙子听白兰称呼这人就知道,她是真
心喜欢的。」

  「为什么不奇怪,白兰乃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别说普通男子,就是石头做的
也会动心。」

  「他……」舒窈仙子准备将那天晚上的事情说出来,但是想到这件事情说出
来不雅,于是只好作罢,冷冰冰地说:「这人原比你们想的恐怖多了,你们现在
尽管信他,日后吃亏了,可不要怪我没有早些提醒你。」

  「呵呵,真是好笑,我们不信他,难道还信你这个三苗国的人。」

  后注:谈两个问题。一是本书设定,神话在我看来有几次设定,一是山海经,
诸子百家里面,这个是一设,也是这本书主要采取的。

  而道教神话就是二设,书里较少采用,至于明清神话小说便是三设,一般情
况下不采用。所以以后我不希望看到有人用西游记或者封神演义里面的记载来纠
正我的设定。

  而洪荒小说是四设,我这个虽然也可以称呼洪荒小说,但是和传统的不同。
大家设定不同,所以大家就不要张飞战秦琼了。

  第二个问题就是启,启不动白兰的原因就在这里,这还有一个龙宫六侯爷,
他需要六侯爷的相助,至少来说,不能得罪龙宫,敖烈大方,但是他手下和他妹
妹是一个大方的人。

  启真上了白兰,就如同我举例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利弊关系一样,他得到了
不过是片刻欢愉,但是得罪却是龙宫。白兰已经价格启了,这就是煮熟的鸭子,
心也不用急。

  至于蕙芷公主也是,上了一时间爽了,蕙芷公主有身孕了,第一个杀的就是
启,那一晚就是明证。蕙芷公主压根瞧不起启,启若是上了,上的次数越多,蕙
芷公主杀意越强。

  至于舒窈和素娥两个就不用说了,别说上了,真的让启占了一点便宜,那启
就只有死路一条。

  虽然有吐槽男人是下半身动物,但是真的用下半身来思考的话,那百分之百
的要倒霉。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