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鼎记】 第十四章,第十五章

  • 【御鼎记】 第十四章,第十五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星河渐晓
2020年12月11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12950

  (大家好,这几章可能写的有点复杂,本来想写简单点,不过前面平淡许久,
还是写了点起伏,慢慢看吧)

             第十四章 十赌九输

  「嗯,那我们开始下一个环节,这次的游戏,叫做成语接龙,多了不说了,
懂得都懂。」

  风御说到这停顿了一下,随后环视起四周。

  既然风御没声音了,大殿很快也开始讨论了起来。

  「嗯,就这?」

  「这么简单?不对劲啊。」

  「风老估计还没说完,在卖关子呢。」

  其中一桌的人如此道。

  而大殿中的人也不相信这么简单,等着风御的后话。

  「嘿嘿,看来大家都很懂嘛,那我继续,此游戏如果像刚才说的那样,咋们
聚文宴可要被砸招牌了,所以我加了一些限制,限制嘛,等下我会选择一个成语,
然后根据这个的成语,形成一个藏头诗,一人说一句,不过这个藏头诗可和一般
的不一样,是按照顺序依次递增,也就是说,第四个人的诗句,最后一句的藏头
字应该在第四个字里面,整场游戏,共持续两轮,每一轮循环二次,一轮完毕给
大家一点时间休息。」

  「第一桌说完后,第二桌根据第一桌的最后的字组成新的成语,然后继续循
环,时间限制两个呼吸,如果最后一个字无法组成成语,那该句判定失败,从倒
数第二字开始。」

  「其实和刚才区别不是很大,不过嘛,这次要多动动脑子了,必须得是自己
作的诗词,不能借鉴已经写出来的,嘿嘿,我要求也不高,看得过去就行,不过
注意,在游戏的时候,不能出现我之前说的交头接耳,否则视为违规行为。」

  赵无意听完脑子瞬间转动起来,这个游戏有点东西啊,刚才的有现成,直接
捡就行,这次得自己做诗了,而且时间限制肯定很短,这就很考验在场各位的阅
历和经验加上脑子了,

  因为这个游戏的难点和春秋辞海接龙考验反应并不一样,毕竟成语,除了自
己旁边的三个奇葩,其余人都没问题,不过问题就是成语太多了,选择面极广,
无法预料你的上一个人会说什么,第三人和第四人还好,一桌说完两个基本固定
了,不过如何将之插入适当的位置还是一句看得下去的诗句,这个又是新的问题
了。

  而且两个呼吸的时间,绝对不能有任何迟疑,赵无意揉了揉太阳穴,真这么
玩的话自己这一组自己只能孤军奋战了,不过赵无意自嘲了一下,错了,应该是
无论怎么玩,自己这一组都是自己一个人的战斗。

  这次的玩法,和春秋词海最大的不同就是对每桌的协作要求很高,像江芷微
这桌,配置都挺不错的,一个李小兰也是大世家的闺女,所学肯定不弱,一个八
皇子,皇家的要求那不多说,相比李小兰只强不弱,最后就是看不透的杨浩和江
芷微。

  赵无意现在恨的牙痒痒,妈的,如果自己还在老位置,那绝对是炒鸡豪华的
银河战舰啊,见谁秒谁,可能也只有慕容浅月那一桌才能对抗了。

  「嘿嘿,既然是游戏,那就要有奖惩,刚才热身不算,从现在开始进行计分
制,现在每桌二分的基础分,回答正确加一分,没有回答或者回答错误扣除一分,
如果分值在零分或者以下,抱歉,那老朽只能请这一桌的人才出去了。」

  「曹尼玛。」

  赵无意心中暗骂,这样玩自己这桌妥妥的凉凉啊,就算是有两分基础分容错,
也顶不住三个傻帽啊,妥妥的第一轮就被刷下来,难道真的要卷铺盖滚蛋?

  「窝草你……」

  孙海虽然大条,不过也知道这样玩自己这桌有死无生,干脆直接出声大骂了
起来。

  而赵无意心中则是凉飕飕的,这孙海,哎,虽然自己逃不了滚蛋的命运,不
过想到可能要直接被一扰乱宴会的理由请出场,赵无意一阵不是滋味,出师未捷
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出了宴会后,什么都不管了,先哭他个天昏地暗,稀
里哗啦的再说。

  孙海这边,骂出声后孙海也想到想到什么,大殿的空气出奇的安静,孙海也
清醒了,想到之前那老头好像说闹事永久拒绝进入宴会?草,那样这样以后怎么
混进来看美女?不行,决不能这样。

  一想到美女,孙海脑子直接爆种,不复方才的卡顿,眼睛转了一圈,孙海没
有停止声音,继续叫喊。

  「窝草你,你他妈的好帅啊,风老头你真是帅爆了。」

  孙海话音一落,大殿瞬间有人憋不住了,就连前排的江芷微也是有点忍俊不
禁的模样,对边的慕容浅月直接微微弯腰,捂着小嘴偷笑起来。

  「咳咳。」

  风御干咳两声,老脸一红,刚刚正想叫侍卫把这孙海给抬下去,然后再把另
外三人遣散,没想到这孙海居然玩这一出,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么多人看
着,风御也不想失了风度,虽然知道孙海这厮肯定是要骂自己,不过既然没说出
来,反而借此恭维了一下,风御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

  「咳咳,好了,继续,刚才还没说完,如果其中一人回答失误,那该诗句累
计给下一人,如果还是失败,仍然继续,打个比方,如果第一人回答失败,那第
二人要一口气回答二句,如果两人回答失败,那就要回答三句,以此类推。」

  「当然,刚才说的仅仅是特殊情况,如果前三人都回答错误,这种情况最后
一人回答正确了,那加一分,错误的不扣分了,别问我全回答不对会怎么样,咋
们都是读书人,不会出现那种情况的,是吧,各位?」

  风御笑的很舒畅,很开心,那是发自内心的开心,俗话说,笑一笑,十年少,
风御此刻无比的舒爽,整个人看起来似乎都年轻了几岁。

  「确实,四个人一句都不会,那属实离谱。」

  「有可能的,刚才运气好过了,这次运气想眷顾都没法眷顾了。」

  说话的人有意无意的朝赵无意这边看来。

  另一边,赵无意这儿,虽然孙海没来由的爆种渡过了这次危机,不过终究不
是长久之计,赵无意本来还是无精打采的,不过听了风御这一席话,瞬间打了鸡
血,满血复活。

  直接无视那些看向自己的眼神,赵无意心中冷笑,以为老子是撞大运过关的?
呵呵,你们看到的,仅仅是老子想让你们看到的罢了。

  刚才风御说的这规矩,又稍微增加了难度,本来极短时间回答一句就有点吃
力了,现在还要帮别人作答,不过也不是毫无机会,对于回答不上,等风老头喊
出下一个的的时候,还有很少的一段时间准备,只是自己得提前预警,不然自己
想好了突然被打乱节奏还是很仓促的。

  所以赵无意一来就面临很高难度的挑战,反正不能先回答的,必须要在最后
一个,不过再困难,也比直接看不见希望好,相反,赵无意恢复满血,可以看出
对这个挑战志在必得。

  「嗯,那接下来,咋们休息休息,嘿嘿,大家好好准备一下,一个时辰后开
始,老朽准备了一点节目,各位好好的欣赏欣赏。」

  风御没马上开始游戏,赵无意倒是知道这老头的想法,要是马上开始,自己
四人回答不上,马上滚蛋可能觉得亏了,搞个活动消磨一下,要让自己一行人在
痛苦一会,你真的好毒啊,老头,我的老头。

  「别焉了吧唧的,装像点,等下老子好好的把这老头的脸给他打烂!」

  「行,不过无意,你确定你那么牛逼?我和孙海,刘基都是混的,你一个人
回答四个?」

  「没错,老子觉醒了,不服么,这老头和咋们杠上了,刚刚还阴阳怪气的,
等下老子回答出来,看看这逼什么反应。」

  「我曹,无意,牛逼起来了啊,我敲,难怪刚才你牛逼轰轰的,原来有点东
西啊。」

  孙海想到之前赵无意说这不是自己来的地方,原来是这样,不过此刻孙海还
是不怎么相信。

  「无意,真的假的,你什么人我会不知道?假的,都是假的。」

  孙海似乎有点不太正常。

  「别逼逼了,还是之前的顺序,看着老子表演吧,惊掉你们下巴,给我装的
难受点,不然这老头检查就麻烦了。」

  四人随后一阵吸冷气,似乎很是不支的样子,赵无意腿也抖动起来,戏要演,
那就好好演。

  就在四人商量的时候,一队衣着华贵的舞女来到空地,音乐声再起,很快翩
翩起舞。

  赵无意没心思看,自己的前方,敖定那逼一直和江芷微说话,明显江芷微都
没怎么理你,你还这样一直凑,烦不烦啊。

  「这风御,在整花招啊,不知道赵无意小友能不能坚持下来。」

  敖定摇摇头道。

  「怎么,八皇子很惋惜?」

  「是啊,我有一种很奇特感觉,感觉似乎此事不太简单。」

  「既然如此,那赌注互换如何?」

  江芷微扬起嘴角浅笑道。

  「啊,那算了,哈哈,当我没说。」

  敖定倒是没说谎,赵无意一来的一句话就让敖定有点兴趣,不过长年累月的
印象岂会是那么容易更改,敖定还是继续选择现在的答案。

  「嗷,不行,腿要断了。」

  孙海坐的蛋疼,继续嚎叫一声,再次引来侧目,风御之前还是奇怪,怎么四
人这么久还是稳稳当当的,那凳可是被加点料的,不过现在看孙海这句话,果不
其然,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呵呵,此等地方,岂会是尔等败类能染指的,我倒是想看看,你们还能坚
持多久。」

  风御心中冷笑。

  歌舞又持续了一会,马上就要退场,赵无意估摸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通知
了三人,随后悄悄把全神凳恢复,赵无意当然不满足这样做,还对凳子做了几个
手脚。

  待舞女散场,风御终于察觉不对劲,也许是之前看轻四人的缘故,风御没多
想,毕竟几个废物,想了直接是烧脑细胞的,他配么,他不配!

  不过现在重新想想,风御猛然间发现一个不对劲的地方,这四人,虽然看起
来确实很累,一个个模样扭曲,不过有一个地方太诡异了,居然没出一滴汗!

  不对,肯定有人从中作梗!

  风御赶紧喊人来查看究竟怎么回事,妈的老子的地界,你想耍花样,没门。

  「来人,检查一下四位小友的凳子。」

  随后从门外来了两个侍卫。

  侍卫前来后想拿起凳子查看一番,不过手刚放上去,刚一用力,只听咔嚓一
声,居然直接塌了。

  侍卫直接傻了,手一时间忘了抽出来,整个人直接愣在那里。

  瞬间,场中的目光再次集中了过来。

  「侍卫,再看看另外几个。」

  风御很是淡定,继续指挥。

  不过接下来无一例外。都是一碰就碎,就像是个朽木座椅一样。

  「咳咳,看来这椅子有点问题啊,四位小友抱歉,下次我会注意的,来人,
给四位小友换个新的凳子,另外,游戏马上开始,大家准备一下。」

  风御直接拿游戏开始当挡箭牌,四人没说话,这件事再追究也只是扯皮罢了,
纯粹就是恶心一下风御。

  与此同时,赵无意的前桌。

  「八皇子,你又失望了,这次算下来,我可以去六天吧?」

  江芷微的声音很平淡,听不出什么喜乐,不过敖定总觉得江芷微在嘲笑自己,
心中极其不爽,敖定并不是可惜让江芷微去皇家藏书阁六天,而是一个明显可以
摆在自己手头的机会,自己却错过了!

  敖定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随后勉强笑道:「芷微姑娘真是厉害,
我愿赌服输。」

  后桌。

  重新坐在安稳的椅子上,赵无意梳理了一下,刚才的春秋辞海接龙,居然有
十桌全部正确,已经超过一半了,其他落败的也只是有点瑕疵,这聚文宴也算是
如其名了,就是不知道,接下来的游戏还有几桌会全部正确,拭目以待了。

  前桌,敖定此刻心中还很是不忿,接连的失败让这个八皇子心绪受到了不小
的波动,俗话说,在哪里跌倒,就在那里爬起,敖定就像是赌场里面的赌徒,两
连败让这个皇子有非常的不淡定了。

  「芷微姑娘,再赌一次如何?」

  江芷微听到这没来由的想笑,赵无意给自己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说实话,
刚才的赌约江芷微虽然接下,不过没认为赵无意会赢,只是敖定身为龙子,已经
很多次邀约自己,再而三的拒绝江芷微也比较为难,加上敖定的人品还是不错的,
权衡了一下江芷微还是同意了,毕竟这种交流,在龙行来说还是很是平常的。

  「八皇子还真是锲而不舍……」

  看到江芷微那略带调侃的表情和声音,敖定也非常无奈,不过这一次,敖定
不相信赵无意还能全身而退,也许赵无意确实有点东西,不过也仅限于此了,就
凭借那三个拖油瓶?打死敖定都不信。

  深吸一口气,敖定道:「还是之前的条件,赵无意小友没有离开在下认输,
也不加赌注了,哈哈,开心就好,不知道这次芷微姑娘赏不赏脸?」

  江芷微没立刻回话,最边上的杨浩则是冷笑一声,非常不屑敖定的这一番行
为。

  「芷微若是不答应,八皇子回去怕是几天睡不好觉了,那这次,再勉强应下
吧。」

  江芷微看着敖定,轻声道。

  「哈哈,多谢芷微姑娘了。」

  敖定松了一口大气,不然真的要赔了夫人又折兵,让江芷微去皇家藏书阁,
可是要动用敖定资源的,而且数目还不小,就算是以敖定皇子的资本都是有点难
顶。

  「嗯,看起来准备的都差不多了,嘿嘿,只要诗句不太离谱,我都会通过的,
在场的各位也可以做个见证,毕竟开心最重要嘛。」

  「好了,成语,青山绿水,现在开始!」

  慕容浅月这边,作为首当其冲的第一,自然是早有准备,加上这个成语也比
较简单,瞬间,一人一句直接连起。

  「青枫浦上不胜愁,」

  「阳山穷邑惟猿猴。」

  「经行绿叶望成盖,」

  「辟雍流水独自愁。」

  诗句整体虽然比较一般,不过四人回答的极其迅速,表情也是非常的淡然,
显然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四人没有动用全力。

  同时根据规则,从左上角往右下角斜着看,刚好是青山绿水四个成语,完美
通过。

  而这游戏虽然是以组来区分,不过其实是连贯的,第一桌完了马上轮到第二
桌,中间没有任何的间歇。

  「时看鸿雁天,」

  「茶过卯时煎。」

  「香花境外邀。」

  「何处得迁乔。」

  第二组也很流利,根据慕容浅月一桌诗句的最后一字「时」字,做出了时过
境迁四个成语,斜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通过,虽然整首诗还是一般,不过能过
去就好。

  看来这聚文宴的人有点东西啊,嘿嘿,不过肯定有人要出事的,那会是那一
个幸运儿呢。

  二桌完了随后就是三桌,也就是李正道一桌的位置,赵无意来了点兴趣,倒
是要看看,这个新人究竟如何。

  「飞云阁上春应至,」

  「夜短睡迟慵早起。」

  「空里流霜不觉飞,」

  「一官唯长故山唯。」

  而李正道在这桌中属于收尾,「一官唯长故山唯。」赵无意点点头,可以,
有点东西。

  「唯有岁寒知,」

  「尔命何处惜。」

  「早晚是归乘,」

  「扮,扮……」

  没想到刚到第四组就有人出问题了,可能是因为想太多的缘故,居然直接卡
在第一个字。

  「四号桌未回答完成,扣一分,下一组。」

  既然四号桌未回答完成,而且扮字没有后续,于是从倒数二字算起,就是乘
字。

  五号桌,也就是江芷微一桌,依然是李小兰打头阵。

  关注江芷微这里的的自然不仅仅是赵无意,其他桌的目光也是投向于此,想
看看此桌的水平,不过目前纸面实力最强的慕容浅月一桌都没尽全力,所以也没
多少人抱希望,反而是借此对江芷微一饱眼福。

  「乘兴轻舟无近远。」

  李小兰率先念出第一句,赵无意点点头,挺不错,虽然对这女人不感冒,不
过也还是有点墨水。

  「春风春雨一何频。」

  接下来就是杨浩,对于杨浩赵无意也不感冒,妈的,虽然自己的离开,那三
傻逼是罪魁祸首,不过这杨浩也不少什么好鸟。

  「双袖破来空百结,」

  敖定声音稍带懒散,看来没有动用全力啊,赵无意也能看出来,不少人都是
应付的,现在还不是开大招的时候。

  「随风逐浪年年别。」

  江芷微紧随其后,也是带着一丝清冷的说出了最后一句,乘风破浪,可以的,
不过我去,都在保存实力啊,赵无意心中衡量了一下,看来自己也混过去算了,
正戏似乎还没开场呢,最开始的热身,现在的甜点,后续的正菜再海喝一顿,没
必要在这个上面过早暴露。

              第十五章 一拖三

  随着江芷微回答完毕,转眼已经到了第六桌,第一排已经要接近尾声。

  不过怕什么来什么,也许又是紧张?第六桌第一人居然第一个字就说错了,
那没办法,只能第二个人接盘,不过第二个倒是有点实力,硬是扛过去了,最后
有惊无险,扣一分以三分通过,随后的七,八桌都全部正确,第一排,两桌被扣
一分,轮到第二排了。

  「遥山丽如绮,」

  「恨不两相思。」

  「无泪可沾巾,」

  「举杯未及饮。」

  第二排第九桌开门红,第十桌也不甘示弱。

  「饮过三杯却惘然,」

  「寄泣须寄黄河泉。」

  「一粒吞之后天老,」

  「天上齐声举异霄。」

  十一桌,十二桌……

  此刻第二排关注度反而不怎么高了,其他人的兴趣更多反而集中在了赵无意
这边,想看看这龙极城有名的四个阔少能不能在这里站稳脚跟。

  「错了,扣两分,下一组。」

  「又错了,扣两分,下一组。」

  不过随即两桌连续出问题。

  前个环节就被惩罚的十四组又出篓子,这么频繁掉链子,赵无意不禁看去,
好家伙,两个奶油小生和两个文弱女子,很难不出问题啊。

  除了十四组外,十五组也出现问题,最后两人把位置弄混了,遗憾扣分,接
下来就到了十六组,空气中的气氛也开始凝重了起来。

  「翻疑梦里游,」

  「江天雨更愁。」

  「烟花覆青草,」

  「蝶飞秦地草。」

  十六组完美的一句诗将翻天覆地四个成语接下,现在轮到十七组,赵无意这
桌了,而接龙的成语,也由「草」字起始。

  孙海还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谱,继续脑抽。

  「草你大……」

  「下一个」

  孙海也不是傻子,经过这么多组的经历,本来还是一知半解的也明白了游戏
的大概规则,至少知道了前一桌的最后一个字要在第二桌的第一个字上,不过这
次是一个草字,孙海忍不住犯病,脱口而出的草你大爷,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
风御直接打断。

  古盛虽然知道孙海一向不按常理出牌,不过还是被雷到,但还没忘直接该干
嘛,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吐槽总会,直接说出三个字,「你妹的……」

  「下一个」

  风御的嘴角有点抽搐了,虽然知道这两人狗嘴吐不出象牙,不过没想到离谱
的这个地步。

  「忘了……」

  刘基本来记忆了一句别人说过的,让自己看起来稍微文雅那么一点点,不过
被孙海一通操作搞的直接没记住,干脆豁出去了,来个真情流露吧。

  「下一个。」

  风御准备好喊人吧这四人架出去了。

  其他组的人心中更是大呼离谱,属实人才,一个更比一个强啊,这件事要是
传出去以后聚文宴还办不办了?最后弄得牛鬼蛇神都来了,直接叫做聚鬼宴算了。

  赵无意可以感觉到,无数个目光看向自己,不过赵无意心中反而异常的冷静,
在三人都没回答上的时候,赵无意的脑子百转千回,早已经想好了自己答案,只
是再调整一下,让整首诗显得普通点,混过去就行。

  虽然这风御针对自己,不过赵无意倒是不怕被穿小鞋,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呢,
风御强行说自己不过关那这聚文宴就没法做下去了,连公平都做不到,那现在弄
的这些就没意义了,最多来吃吃喝喝。

  「草木犹须老,」

  第一句,将由孙海开启的烂摊子铺平。

  「川长白鸟高。」

  第二句,解决古盛的吐槽。

  「函谷莺声里,」

  第三句,帮助刘基恢复遗忘的记忆。

  「时见双飞起。」

  第四句,为自己收官。

  成语,草长莺飞,通过,整首诗只能说凑合,或者说能够算诗,不过毫无营
养和美感,只是很多人已经不在意这些了,心中均是带着震惊,没想到赵无意居
然能通过?他们都已经在想四人是被架出去还是自己走出去。

  其实赵无意的难度若是细论,在场的一部分人可以达到,毕竟前面三个人人
完全不会,喘息的时间更多,只要心中有点底的话脑子再快一点还是可以通过的,
这群人自然不会认为赵无意突然爆发了就对赵无意改观。

  而赵无意也很应景的擦了擦自己额额头,一副心累的样子,一部分人见此心
里也不屑起来,我上我也行,三个队友给你垫背,多出的时间很充足了。

  一部分人不屑,一部分的则是失落,这里的不少人很鄙视赵无意等人这种胡
作非为的少爷,对于赵无意的离去自然是喜闻乐见,不过赵无意居然回答了出来,
让他们很是失望。

  前桌的江芷微则是美眸稍启,其他再也看不出表情,对面的慕容浅月则是稍
稍歪头,重新审视起赵无意。

  「下一组……」

  风御也开始惊疑不定了,对于赵无意这组的四人,风御完全是看不起的存在,
本来只是想整一下,没想到这四人居然屡屡化险为夷,第一次过关勉强可以说是
运气,自己发难动用全神凳,现在风御回想起来,赵无意看上去是在挑选凳子,
估计就是那时候就做的手脚!

  那现在也解释得通了,赵无意这崽子扮猪吃老虎,风御心中冷笑,吃老虎??
等着,老子等下送一只刺猬!看你还有没有那本事吃下,呵呵,想和我斗,找死。

  第一次循环完毕,随后的慕容浅月使用起死回生开始了新的周期。

  「起舞亭亭乱花影,」

  「生死来去转迷情。」

  「愁如回忆难消去,」

  「石上孤生叹风雪。」

  回答的很完美,第二桌也不甘示弱,一首五言再次将包袱甩给下一组,李正
道的组也是毫不拖泥带水,第四桌也没出现第一次循环的问题,稳住了随后就到
江芷微一组。

  「雪似梅花不堪折,」

  「衔泥燕子争归舍。」

  「不悲鸿雁暂随阳,」

  「纵横连爪一尺长。」

  江芷微一组实力自然是毋庸置疑,随后的六组和七组也顺利完成,不过到八
组后第三人突然掉链子,随后产生连锁反应,第四人虽然回答正确,不过要命的
是顺序相反,只能遗憾被扣两分。

  第一排完毕,除了八组外都全部正确,随后第二桌的九组十组也顺利完成,
不过十一桌出篓子了,二号位和四号位都出问题,痛失两分。

  随后就一路凯歌,势如破竹,直接干到十六组。

  「海屋银为栋,」

  「山阔海门空。」

  「献号天可汗,」

  「破影抱空峦。」

  「错误,扣一分,下一组。」

  没想到十六组大江大河都过了,在小地方翻船,这个「峦」无法组成新的成
语,风御也没说可以谐音,那只能失败了。

  众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赵无意这里,看看赵无意还能不能再次上演他们认为
的奇迹。

  这次孙海三人直接选择沉默。

  「……」

  「下一个。」

  风御连说三声,神色都不耐烦起来了,不过也到了赵无意的作答环节。

  「空谈霸王略,」

  「众口金可铄。」

  「圣明无一事,」

  「千溪一凭虚。」

  赵无意再次渡过这次考验,第一轮游戏,正式结束。

  到了场中休息时间,人群再次一轮起来。

  赵无意统计了一下,到现在还没失误过一次的还有七个组,形势开始明朗了
起来,经过了几番的筛选,配置豪华的组已经初现端倪。

  除了目前最强的慕容浅月一组,新人李正道三组,江芷微五组,还有七,九,
十二,十三四组。

  赵无意猜测,接下来的一轮可能还会再刷掉一些,风御那老头肯定不会轻而
易举的放过自己,那就只能拭目以待了,看看鹿死谁手。

  其他桌。

  「赵家这废物什么时候这么强了?」

  「呵呵,没看见他这么多时间准备吗,我上也可以,其他三个草包直接完全
不会的那种。」

  「你说游戏,规则还会改不?」

  「不确定,看风老的架势,似乎很不爽这四人的。」

  「……」

  「八皇子,你还有时间反悔,要不要把条件继续换,我可不敢又扫你兴了。」

  江芷微嘴角挂着一道淡笑。

  敖定没说话,心中不停的思索着,赵无意的表现已经让这个皇子大跌眼镜,
如果再看不起的话可能要吃亏,仔细的盘算利益得失,敖定最终决定,还是答应
算了。

  「咳咳,各位,一轮下来,感觉如何?」

  「不错,只是风老考不考虑加大点难度,似乎有人鱼目混珠,污染了宴会啊。」

  赵无意听到这眉头一皱,好家伙,果然有人要针对自己了,赵无意不禁看去,
原来是十二桌的一个胖子,虽然来这里的都是年轻人,不过这周赐却是一脸的油
腻,与在场的人格格不入,赵无意心中冷笑,这种人虽然没啥坏名声,不过阴着
来的小人私底下可是比谁都狠毒。

  「古盛,那人是谁?」

  刘基问道。

  不过这次摇摇头道:「我只知道是周家的,具体不太清楚。」

  「无意,这件事你得说道说道了,咋们兄弟一起混?凭什么你这么牛逼?有
什么秘密藏着我们三?你还是不是兄弟了?」

  在暂时的空闲时间,孙海直接发难起来。

  「人与人之间是不能一概而论的,我回家后一直私下苦学,人总得有点爱好
嘛,不过我平时也没表现出来,没什么卵用啊,现在不行了,咋们兄弟要被看不
起,被轰出去,你说,我们混世四人组什么时候这么窝囊了?不露一手不行了。」

  赵无意这个理由还行,孙海也没在多说什么了,其他两人对这些也没啥兴趣,
也没再追问。

  此刻风御则是一脸的舒畅,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正寻思怎么借助第二轮将
赵无意这四人给送出去,没想到就有人送温暖了,这还不盘他?

  「可以可以,这个提议很妙,很妙啊,年轻人就是要这样,有冲劲,我年轻
时候也和你们一样,哈哈哈哈,容我思量一下,不过此事还需表决一下,如果一
半人同意的话那就确定提高难度,好了,开始吧。」

  赵无意心中冷笑,这风御话中看上去是表决,不过前面的一段话就是暗示了,
不举手就是没冲劲,一帮年轻人还没我老头子厉害,不过赵无意倒是不怕,兵来
将挡,老子倒是要看看,你还能玩出什么滑头。

  「嘶。」

  突然不少人突然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赵无意这一桌的四人居然率先举手,那个提议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针对
赵无意这一桌的,没想到居然还是先举手,是不怕死,还是真有实力?

  更多人选择了前者。

  没想到最废的一桌都举手了,其他桌的人还有什么理由怂?本来打算安静的
混日子的桌也只能举起手来,不然就要被当笑话了。

  「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老朽佩服!佩服!」

  「呵呵,既然你们这么痛快送死,老子就送你们尽快上路!」

  风御眼睛最深处中带着一抹阴冷。

  「大家稍歇片刻,容老朽再更改一下难度。」

  赵无意前桌。

  敖定没想到风御加大难度,本来准备和江芷微互换赌注条件的瞬间敖定有犹
豫了起来。

  「八皇子,如何了?」

  敖定眉头一皱,这风御难度的增加肯定不会太容易,刚才看赵无意回答已经
很吃力了,这次还真不一定挨得过去,纠结了一瞬,最后深吸一口气,敖定摇摇
头道:「罢了,覆水难收,男儿一诺,岂有收回之理,是成事败看天意了。」

  江芷微嘴角轻轻一笑,微微摇头,没再说话。

  「各位,老朽刚才想了一下,这样如何,整体规则自然是不变的,如果正常
回答还是老样子,不过流程和对错误的惩罚稍加改动,如果第一人出错,那立刻
停止,老朽不再提示,由下一人马上接上,如果第一人出错还未意识到继续作答,
那直接判定接下来的人全部失败。」

  众人听到这一惊,如果一人出错,原本还能有一点时间喘息,那现在直接没
了,所以第一人必须回答完美,而且就算是回答错了,也要立刻意识到,马上停
止作答,在此期间第二人必须要紧紧的听第一人,导致自己思考的时间也被极大
的压缩,当然,这个对前一轮没出错的桌来说问题不大,不过对前一轮错误一次
和两次的组来说就非常的紧张了。

  不过风御似乎还不甘心,继续补充着规则。

  「还有,如果第一人回答失败,那他的下一人回答时候,成语的位置往后移
动一位,在继承第一人回答的时候,成语整体往后移动一位,第二人再错的话,
继续移动,直到第四人。」

  「嘶。」

  风御这段话说完不少人直接吸了一口凉气,本来就突然没多少的时间,现在
还得思考对于失败后自己该怎么处理,思考的量又增大了不少,只要慢半拍就得
凉凉,时间太紧迫了。

  赵无意没想到是这个规则,心中不屑,这个规则确实难了不少,不过赵无意
还是自信可以解决,不过现在问题就是在三个猪队友身上,如果一人回答错误得
立刻停止,不过赵无意心中已经有了对策,随后和另外三人交代了一下接下来怎
么应对。

  「各位,老朽的这个想法,同不同意?」

  风御笑眯眯的环视场上,同时继续开口道:「嘿嘿,这个规则其实对于有实
力的组来说,问题不大,主要就是防止有人鱼目混珠,不过我相信,在坐的各位
都是有实力的人,是吧?」

  没想到这老头,居然还玩起了道德绑架这一招,如果不同意就是他口中没实
力的人,还真是毒啊,没想到为了恶心自己,居然都搞了这一出,自己是和他有
杀父之仇?

  「没问题,风老,我支持。」

  「我也支持。」

  「我也是。」

  很快一干人开始叽叽喳喳起来,风老随后咳嗽两声道:「还是之前那句话,
举手表决吧。」

  这次表决稍稍慢了一点,不过陆陆续续的还是所有桌都举满了,一些出错的
桌也有点不服气,想重新证明自己,肯定愿意,而不愿意的,看到大流举起,只
能跟着做了,虽然看上去难了不少,不过只要保证前两个对就行,两人对两人错
也只是不加分罢了,把最强的两人调到前面,而且还有基础分和第一轮的分数,
容错率拉满。

  不过赵无意这一桌却一人未举,这都是赵无意要求的,另外三人现在也随便
了,赵无意让做啥做啥就行。

  「小友,不同意么?是不是太难了?不过这么多人都同意了,老朽也只能照
办了啊。」

  风御此刻笑脸依然,反正大局已定,开始假惺惺起来。

  「因为不公平,凭什么同意!」

  说话的是孙海,此刻孙海一脸的少爷架势,在这种地方,孙海莫名的找到在
赌场的感觉。

  「哦,那说说哪里不公平了?」

  风御闻言不禁奇怪。

  「既然变难了,为什么得到和惩罚的积分不变,凭啥啊。」

  周围人一听忍不住震惊。

  「那小友的想法是什么?」

  风御也不禁微微皱眉。

  「简单,正确回答分数不变,不过错误回答直接扣四分,各位,敢不敢?」

  这次由赵无意说话,同时赵无意把敢不敢四个字咬的很重,不少人本来准备
看赵无意的笑话,没想到赵无意居然想做水鬼,看来赵无意是认定自己过不去了
啊,想拉其他人跟着下水。

  风御也没想到赵无意居然玩这出,不过还没等风御说话,赵无意直接蹭的站
起来,环视了一下周围,不屑道:聚文宴就这?这点魄力都没有吗,我不是针对
谁,我只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此话一出出,语惊四座,狂妄!一个毛头小子,敢如此大放厥词,谁给他的
勇气?

  「赵无意!你什么意思,你自己过不去,还想拉别人下水,赵家人就这?」

  说话之人正是之前提出增加难度的十二桌,周家的家主的私生子,周赐!

  虽然周赐为人不咋滴,私下干了不少缺德事,不过现在这番话顿时得到许多
人的认可,甚至还有人鼓掌起来。

  「确实,你过不去别拉我们下水嘛。」

  「过了一轮就嘚瑟了?什么人啊。」

  听着不时传来的风言风语,赵无意冷笑一声,没去管,而是看向周赐道:
「呵呵,你怎么知道我过不去?而且,他们过不去也是自己实力不济,我只是筛
选出不适合宴会的人罢了,还是你们觉得自己都不行,还比不过我一个阔少?」

  「嘶。」

  疯了,这赵无意一定是疯了。

  前排的江芷微听到赵无意那句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的话,忍不住嘴角一扬,
心想回去是不是得修理一下了,几天没管本性又露出来了,江芷微心中也有点无
奈,不过赵无意的这个行为,江芷微并不排斥,江芷微也能看出风御一直在针对,
只是江芷微没有出声,想看赵无意怎么去应付。

  「好啊,四分太少了,我认为应该再翻倍,八分,大家认为如何?」

  周赐也和赵无意杠上了,干脆再加一把油火,至于其他组的死活,和自己有
半毛钱关系?

  「哈哈,各位的想法,很有参考性,只是先容老朽说两句话。」

  风御出声打起了圆场。

  「几位小友说的确实有道理,既然难度提升,惩罚也该重点,不过人非圣贤,
这样吧,惩罚分数为二分,如何?」

  「呵呵,好一个人非圣贤,说的真好听,这提高难度不就是巴不得我死吗,
不好意思,不能如你们所愿了,另外,说我鱼目混珠的那位,有种你和我换位置,
看看你在我这里还能不能混,敢不敢?」

  听到赵无意要求和自己互换位置,周赐细想了一下,感觉还是有点虚,随后
开始转移话题起来。

  「赵无意,你别太猖狂了,靠着规则余利过了几次,看把你横的。」

  「周公子,我看无意说的没问题,还请风老担待一下,一次循环后两人位置
换一下,高下立判。」

  没想到一直没说话的江芷微开口声援赵无意,很多人都惊讶了,不过想想倒
也是在情理之中,毕竟都是一个府里的,不可能坐视不管。

  「江芷微!你什么意思……」

  周赐肥硕的脸忍不住发黑,如果难度没提升的话还有把握,所在的十二桌无
一人出问题,周赐这人还是有点东西的,不过这难度提高了之后周赐也不敢十拿
九稳,要是突然掉链子可要被耻笑了,赵无意本来就是个废物,回答了几次就已
经出乎意料了,自己可和他不是一路人,出问题对自己名声影响很大。

  第一桌,慕容浅月那闪亮的眼睛里带着不少兴趣,对赵无意突然好奇了起来,
赵无意的大名慕容浅月听到了不少次,本来热身时候就该离开的人,随着游戏一
轮轮下来,却还是坐在这里,慕容浅月不禁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咳咳,各位,给老朽一个面子,此事作罢,是老朽没考虑周全,毕竟十七
桌的小友压力有点大,不过刚才大家都同意了,那规则还是不能变,积分就定为
失败扣两分,大家商量一下作答顺序,第二轮马上开始。」

  风御都这样说了,赵无意也就坐下,没再纠缠,刚刚只是敲打了一个老头,
自己可不是软柿子想捏就捏,不然下一轮不知道还会玩出什么滑头,自己可不能
再放任下去了。

  同时赵无意心中也是莫名的有点开心,没想到江芷微在关键为自己发声,这
让赵无意心中很是感动。

  「芷微姐,谢谢你。」

  赵无意在心中默念一句,同时打起一百个精神,再次交代了一下另外三人,
为接下来的挑战做好万全之策。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