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依旧枕寒流】(50)

  • 【山形依旧枕寒流】(50)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山形依旧枕寒流】(50)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刘伶醉
2021/05/03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代发
字数:5,621

              第五十章:尽欢

吃过晚饭,唐曼青带着女儿思思去洗澡,李思平回书房玩电脑。

本应算是客人的凌白冰却全无客人的自觉,她把饺子从盘子里拣出来晾上,
将碗筷收拾好,和其他要洗的东西一起放到水池里泡上,开始收拾起来。

虽然因为外表的靓丽让她看起来好似不食人间烟火,但事实上她对这些驾轻
就熟,动作麻利,洗的也干净。

很多男人都选择性的忽略了,他们心目中的女人,不管多么有钱多么颐指气
使多么高高在上,就算她不需要做家务、不需要收拾屋子,那么也是要吃饭要排
泄的,除了一副美丽的皮囊外,她和其他丑陋的女人并没什么两样。

就像唐曼青,每次出门,她的打扮都成熟性感妩媚动人,却又给人一种拒人
于千里之外的疏离感,路人看着她都会想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冷艳,殊不知她在继
子的床上是多么的柔顺妩媚、娇美可人。

那么到底哪一面才是她真实的一面呢?

都是。

人不止一面,女人更是千变万化,但最真的一面,永远是她们面对镜子的那
一面。

凌白冰把厨房收拾好的时候,唐曼青母女俩还在卫生间里没出来,她坐了一
小天的车,忙活到现在还没来得及歇息,中间还被李思平弄了一次,觉得有些疲
倦。

她感觉身上粘粘的,想着冲个澡,先休息一会儿,就到主卧去找自己那件真
丝睡袍。

她拉开衣柜,却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原本空空如也的衣柜里面装满了女人
的衣服,有睡衣,还有成套的内衣裤,甚至还有几双丝袜和情趣睡衣。

这些衣服都是崭新的,有的名牌都没有摘下,贴身的衣物都用清水泡过,而
且触感都很好,明显价格不菲。

凌白冰心中暗自感激,叹服唐曼青的心思缜密和细心体贴,这些衣服都是居
家穿的,只有两套运动服是出门穿的,无论款式颜色,都很符合她的穿衣风格,
更不要说尺寸都是合体的。

以唐曼青的身份和位置,还能这么对待自己,凌白冰真心觉得,自己以前还
把她当成对手,真是太可笑了。

不是因为她们不是对手,而是因为她根本不是唐曼青的对手,现在更是兴不
起跟她竞争的劲头了。

就算她是千年的寒冰,遇到唐曼青这样的春风,也要化成粘稠的春雨了吧?

她找出一件金色的吊带睡衣,去冲了个澡,到书房看李思平在玩游戏,跟他
说了一声自己去躺会儿,便回到主卧躺下,本想着闭上眼眯一会儿,没想到竟不
知不觉的睡着了……

李思平在书房看了会儿股市分析的文章,玩了局红警,又浏览了一遍赤裸羔
羊上更新的色文,听着继母和思思已经回了她们屋,这才从书房出来。

凌白冰冲澡出来的时候和他打了招呼,却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功夫她竟然睡着
了,李思平蹑手蹑脚的过去关了窗户,拿出一条薄被给她盖上,随后躺在她身后,
轻轻地把手搭在她的腰上,闻着她身上的香味儿,心里甜甜的,也合上了眼睛闭
目养神。

朦胧中,凌白冰感觉原本有些冷的身子暖和起来,似乎被人抱在了怀里,她
知道是李思平,也就没挣扎,只是向后靠了靠,继续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被身边悉悉邃邃的声音吵醒,凌白冰醒了过来,却没有睁
开眼睛,听着传入耳中的品咂声,她在想这时候自己醒过来是不是有些不合时宜。

她保持着姿势没有动,眯缝着眼睛看过去,只见唐曼青穿着件黑色的蕾丝睡
裙,正跪在李思平的腿间,温柔的舔舐那根带给自己许多快乐的粗大肉棒。

李思平看来已经醒了一会儿,他靠坐在床头,双腿大大的分开,脚掌撩开高
档的蕾丝面料,在唐曼青丰满的臀上挤压着,一只手放在自己继母的头上,摆弄
她的头发,偶尔向下压去,让她将整根肉棒含进去。

唐曼青的眼眶有些湿润,显然是因为间或的深喉弄得有些干呕所致,她的脸
上满是淫媚和讨好的神情,一边舔舐肉棒,一边眯着眼深情的注视着继子,真是
我见犹怜。

凌白冰看在眼里,竟也觉得唐曼青艳光四射,心里想着,如果自己是男人,
被她这样伺候,恐怕也会爱的死去活来吧?

  唐曼青的目光向自己这边扫了扫,凌白冰以为她发现自己醒了,赶忙闭上眼
睛,却听李思平用微不可察的声音说道:「一会儿自然就醒了,您先舔一会儿…
…」

「啪」的一声,应该是唐曼青轻拍了李思平一下,凌白冰再次眯着眼看过去,
唐曼青已将肉棒吐了出来,顺着棒身向下舔,含住两颗肉丸吸裹了几口,爽得李
思平直吸气,随即竟又缓缓向下舔去!

凌白冰心里惊讶,再向下岂不是舔到了他的肛门?

李思平爽得似乎止住了呼吸,他的手轻轻拍打着继母的脸旁,以微不可察的
声音说道:「好妈妈……舔得真舒服……」

像是得到了鼓励,唐曼青舔得更加卖力,似乎觉得舔起来有些不方便,她推
了推继子的大腿,示意他把腿抬起来。

李思平的双腿高高举起,方便美丽的继母用香软的唇舌舔弄他的肛门,尽管
已经不是第一次享受这样的服务了,李思平还是爽得不行,他强忍着叫出来的冲
动,嘶嘶的吸着气,脚掌隔着蕾丝睡衣,在继母丰硕的美乳上挤压,那根被唐曼
青攥在手中的肉棒变得更加坚硬了。

唐曼青一直注视着继子的表情,见状给他一个妩媚的微笑,爬起来凑到继子
耳边,轻声呢喃道:「好儿子……大鸡巴好硬……」

「呼……青姨,你太骚了!」李思平的鸡巴被继母握在手里,已经觉得很舒
服了,但他渴望得到更多的快感,握着那团丰乳的手用了用力,低声道:「快坐
上来!」

「不怕吵醒你的冰姐姐啊?」唐曼青低声笑着,一手扶住继子早已昂扬挺立
的大肉棒左膝跪在床上,右腿小腿蹬直了,用早已充血至极的龟头轻轻滑动两片
肉唇,稍微润滑一点后,缓缓插进蜜穴之中。

「唔……」唐曼青控制不住的呻吟起来,她跪坐在继子粗大的阳具上起伏套
弄,一对浑圆的硕乳被李思平解放出来,随着她的摇动荡起一波波的乳浪。

  「小妮子既然……都醒了就……别装睡了……啊……好深!」唐曼青眼角的
余光看到凌白冰的眼皮抖动了一下,以为她是被自己的呻吟声才弄醒了,便伸手
推了她一下,说道:「快来……呼……帮姐姐……榨干这个……啊……小坏蛋…
…」

凌白冰猝不及防被唐曼青揭破行藏,知道不能再假装睡着了,便有些不好意
思的睁开眼,娇嗔道:「也不让人消停一会儿,大晚上的,你们娘俩就不能小声
点儿啊?」

「小声……不了……太爽了……」唐曼青加大了起伏的幅度,还不忘跟凌白
冰贫嘴:「这么大……啊……的大鸡巴,插你……屄……里,你小……声一个我
……我看看……啊……你轻点……坏小子……」

李思平不满唐曼青因为说话不用心服侍自己,狠狠捏了一把上下摇荡的大奶
子,贼笑着说道:「干啥都不专心,将来能有什么出息?」

「臭小子……坏儿子……坏死了……」唐曼青呻吟着,加快了起伏的频率,
用心伺候继子的大肉棒,嘴上一边呻吟一边不忘娇嗔:「总拿……姨……管教你
的……话来……埋汰人……」

凌白冰听二人玩的不亦乐乎,却也不觉得自己尴尬,毕竟早就想开了,她正
犹豫着要怎么加入进来,却被李思平扯了一把,揽进了怀里。

她伏在少年情郎的胸前,乖巧的吐出香舌给他品咂,身子靠了过来,一双长
腿却被唐曼青挡住,扭着腰颇为别扭,她便撅起屁股,趴跪在那里,和情郎热吻。

却不知这个姿势正被唐曼青看到她裙下的春光,异常挺翘的臀尖若隐若现,
一双长腿真是我见犹怜。

「啪!」响声响起,凌白冰肉臀吃痛,回头一看,唐曼青一脸坏笑的用腾出
来的双手抓揉着自己的美臀,凌白冰作势就要往旁边躲,却被唐曼青一把按住,
只听她呻吟着道:「好妹子……喔……趴到思平……身上……嗯……来……」

凌白冰不知她想干嘛,却下意识的听从了她的话,也跨坐在李思平身上,这
样就变成了背对着唐曼青,两个人一前一后叠在了一起。

唐曼青双手环住凌白冰的细腰,在她耳边不停的舔吸,趁她不注意已经解开
了她的吊带睡裙,帮她除去了胸罩,弄得凌白冰也气喘吁吁了,这才在她耳边呻
吟着道:「好妹妹,以后在家别穿这些了,又没有外人……」

「嗯……」随着唐曼青的动作,凌白冰被她带的一晃一晃,感觉就像自己也
在伺候身下的情郎一般,被解放出来的双乳被李思平握住,娇嫩的乳头被少年的
手指夹住挤压揉弄,强烈的快感和异样的刺激传来,她也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唐曼青脱掉了自己的情趣睡衣,只留下两腿上的黑色丝袜来不及除去,腾出
手来后,一边套弄一边将凌白冰脱了个精光,她的双手随着继子的大手握住了那
双椒乳,叹息着赞道:「好妹妹,你这奶子比姐姐挺多了……」

李思平捏着她的乳头,唐曼青揉着她的乳肉,凌白冰被这母子俩一番夹攻,
早已面红耳赤、喘息呻吟不止。

「妹妹,你把屁股撅起来……」听到唐曼青的话,凌白冰来不及反映,便下
意识的将身子伏在了李思平的胸膛上,将屁股撅了起来。

凌白冰的下体毛发不浓,阴唇和蜜穴都是淡淡的粉红色,一丝亮白的淫液不
知何时流了出来,挂在疏落的阴毛上。

满腔的情欲冲淡了唐曼青的犹豫,她暗自咬了咬牙,伸出香舌,轻轻舔在那
绽放的玫瑰花上。

「呀!」敏感的蜜穴被袭,饶是唇舌被情郎占着,凌白冰还是惊叫出声,她
扭回头,看着正帮自己舔吸最敏感也是最淫秽部位的唐曼青,千种滋味万般感受
一起涌上心头,她欲言又止,眼神和唐曼青迷乱的眼神对上,瞬间明白了对方的
想法和感受,便微微顿首,转回头来继续和情郎亲密接吻。

这个姿势对凌白冰的身体素质要求很高,她除了双乳贴在李思平身上外,却
还要努力翘着臀儿方便唐曼青亲吻,却没想到唐曼青的唇舌功夫竟是如此了得,
没几下就弄得她腰膝酸软,再也支撑不住,躺倒下来。

唐曼青似乎食髓知味,竟然舍了继子的肉棒,继续追逐凌白冰的蜜穴,不待
她躺好,便分开她修长的双腿,温柔的舔弄起那粉嫩的肉芽和两瓣肉唇来。

李思平坐起身来,他目睹着这一切,不知道继母是出于什么考虑这么做,却
乐见其成,看着唐曼青穿着黑色丝袜的双腿跪在那里,将丰臀高高翘起不停摇动,
还用眼角的余光扫了自己一眼,他哪里还不明白,继母这是让自己后入她呢!

李思平赶忙凑过去,粗壮的阳具轻车熟路干进继母湿漉漉的美穴,开始大力
抽插起来。

「唔唔……」唐曼青的呻吟声从喉间传出来,有时被继子肏得狠了,她就放
弃唇舌上的技巧,单纯用舌头深入凌白冰的蜜穴,或者用嘴直接含住她的阴蒂不
松口,待缓过神来再继续舔弄。

「啊……好姐姐……不要……」凌白冰被弄得莫名其妙,快感却一波接一波
袭来,女人最了解女人,唐曼青又是女人中的女人,对凌白冰伺候的极为到位,
爽的她躲也不是主动也不是,只能无奈的看了一眼在唐曼青身后大肆肏干的情郎,
随后便闭上眼睛,认命似的任唐曼青舔弄了。

看着眼前这两个风情各异的尤物女人,李思平兴发如狂,肏干的速度越来越
快,年轻的身体挂满了细密的汗珠,竟是到了射精的边缘。

「唔……好儿子……老公……不要……」感觉到李思平的肉棒越来越粗,肏
干的速度越来越快,虽然已是无比的舒爽,唐曼青却仍保留着一丝神智,今晚的
重头戏不该是自己,继子要这么射了,一会儿疲不能兴了可怎么办?

她回过头来轻轻摇头,示意李思平停下,却不曾想她汗湿的面孔上满是淫靡
的痕迹,此刻一脸的疲惫、兴奋、妩媚、哀求等神情混在一起,带给年轻男人的
冲击是如此的巨大,哪个男人看着这样的画面能冷静下来?

李思平毕竟年少轻狂,哪里能在这关头管住自己,双手用力把住继母要脱开
的身子,紧紧箍住唐曼青的腰,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啊……要死了……好儿子……不要……啊……不管了……亲儿子……好老
公……姨要被你肏死了……啊……」这一晚上唐曼青都没有正儿八经的叫一次床,
此刻放下了顾虑,全身心投入到继子最后的冲刺中,她失神的浪叫起来,再一次
让凌白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骚」,什么叫做「浪」。

「大鸡巴……儿子……干死妈妈了……好舒服……」

「爸爸……好爸爸……姨要被爸爸的大鸡巴肏死了……」

「干的好深……爹……亲爹……肏死姨吧……女儿的骚屄……要被亲爹肏碎
了……」

凌白冰看着眼前狂欢的母子,感受着他们之间禁忌的情感,那股欲望也在唇
间弥漫,她不能自已的伸手去爱抚自己的蜜穴,喉间用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
哼着:「好哥哥……好达达……快射吧……」

如此淫靡的场景让李思平再也把持不住,那之前和凌白冰在厨房偷欢的快感
再次出现,随着一次全根而入,他终于将原本应该射在凌白冰身体里的精液,射
进了继母那诱人的美穴里。

「喔……」唐曼青被继子最后这阵疯狂的抽插送上了一次绝顶的高潮,她感
觉有些晕眩,控制不住的瘫软下来,正好趴在了凌白冰的身上。

搂着汗涔涔的成熟美妇,凌白冰伸手帮唐曼青拂顺凌乱的秀发,温柔的抚慰
着她高潮后不停颤抖的身体,欲望渐渐消退,心中暗自比较着两人的身材,唐曼
青骨架子大,身材略显丰腴,难得的是腰和腿秾纤合度,加上丰硕的胸臀,便显
得更加媚人了。

相比而言,自己的腿更加细长匀称,臀也更翘一些,腰也更细一些,胸却略
小了一些,好在因为年轻还颇为挺翘,算是胜了一场。

身体触碰到唐曼青的嫩乳和丰臀,凌白冰心中感叹,这妇人的身体是保养得
真好,肌肤光滑得像凝脂一样,那丝袜反而显得粗糙了,想着自己其他地方还好,
就是膝盖和脚掌,远不如唐曼青保养得这般柔嫩,便心中暗自决定,现在自己有
钱了,以后可得注意这方面的保养。

李思平射了精,也匍匐过来,躺在继母的身边,搂着凌白冰,毫不客气的享
受起左拥右抱的感觉来。

唐曼青很快就缓了过来,她靠在继子的怀里,看着对面的凌白冰,嘴角闪过
一丝歉意的微笑,凌白冰却不以为意,回了她一个没什么的眼神。

两女心心相通,李思平倒成了懵懂不觉的看客,他还沉浸在刚才的视觉冲击
里,没想到继母能作出那么卑微的举动,他心知肚明,继母是为了自己才肯这般
自甘下贱,于是搂着她的肩膀便悄悄紧了紧。

唐曼青心有所感,仰起头在继子的脸上亲了一口,腻声道:「臭小子,就不
会忍忍,一会儿看你硬不起来怎么办?」

「嘻嘻,那能怎么办?硬不起来您就给舔舔呗!」李思平一脸的无赖相,唐
曼青却不吃他这一套,伸手戳了他的脑门一下,说道:「我可不舔了,刚才伺候
你们俩,这舌头和腮帮子都疼死了……」

凌白冰坐起身子,脸上带着浓浓的春情,轻声说道:「姐姐和思平哥哥刚才
这么辛苦,轮到我来伺候你们了……」

李思平正想着拿湿巾擦一擦或洗一洗,生怕平常喜好洁净的凌白冰觉得脏,
不成想凌白冰已经趴到他的腿间,浑然不顾那肉棒上还残留着唐曼青的淫液他这
个学生的精液,径自含在了嘴里。

待将两人残留的体液清理得干净了,凌白冰才吐出肉棒,腻声说道:「好哥
哥,你又硬了呢……」

唐曼青嘴角弯出一丝笑意,随即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开心的大笑,她掐了
继子一把,媚笑着说道:「傻儿子,你这下有福了呢!」

              (未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