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 06 紫罗兰 (几乎无肉) 完结

  • 【向日葵】 06 紫罗兰 (几乎无肉) 完结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向日葵】 06 紫罗兰 (几乎无肉) 完结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向日葵——阳阳的幸福
06 阳阳——紫罗兰

本文从人物到故事,完全虚构。
完事了完事了,终于认清自己写不了女女肉戏了。凑合把故事结个尾吧。

狐狸和小花儿之间的教学一开,就有点停不下来。
老师尽心尽力教,学生尽心尽力学。天天教,天天学。大家都很默契的没有提结束教学的事,也没有提从师生关系变成其它关系。
淼淼在重庆住了一个星期,又到了离开的时候。
阳阳又请了一顿谢师宴。
大概这一次离开,教学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毕竟不是真的想互相长相厮守,两个人也不太有真的离别的感觉,反而还嘻嘻哈哈有说有笑的。
饭吃到了一半,淼淼接了个电话,她交待了包间的名字就挂掉了。
“小花儿,”淼淼特别开心地说:“等下让你看看佟小寒现在什么样了。”

几分钟后,有人敲包间的门。
“进。”淼淼说。
走进来的是佟小寒和嘉嘉,两个人都有点面目全非。
佟小寒身上的打扮焕然一新,干净利落品味清新,头发做的整整齐齐,看起来像是个文艺青年了,就是人看起来又紧张又不安。
嘉嘉穿着牛仔夹克和喇叭裤,重眼影、黑色唇彩妆容,黑色蕾丝带挂着个阴阳鱼在脖子上,长长的头发变成了复杂的多条麻花辫盘在脑后。
“叫人。”
嘉嘉冷冷地对男生说。
佟小寒赶紧对饭桌上的两人问好:“淼淼姐好,阳阳姐好。”
嘉嘉这才露出笑容:“姐姐好。”
狐狸和嘉嘉交换了一个眼神。

淼淼笑眯眯地站了起来,走到了男生的身旁,把左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小佟啊……”
阳阳在佟小寒的表情中看到了慌张和惧怕。
淼淼弯了弯腰,好将脸凑到佟小寒头部的高度,在他耳边说:“姐姐我最近也没过问,你和嘉嘉相处的怎么样啊?“
佟小寒也有点弯了下腰,带上了点不舒服的语调:“我们处的很好,我们感情很好……“
淼淼把另一只手拖在了男生的下巴上,轻声说:“嘉嘉妹妹对你好不好啊?她有没有欺负你啊?别怕,你告诉我……“
“没有!“ 佟小寒的腰更弯了,语音颤抖的说:”嘉嘉妹妹是对我最好的人,她不会欺负我的,我喜欢她,我最喜欢她了!“
阳阳看了一眼嘉嘉,发现这姑娘居然笑得挺开心的,而且还有点——害羞了?
淼淼终于放开了男生,笑呵呵的对嘉嘉说:“看来你们相处的还挺好嘛,这样我就放心了。我也不多耽误你们时间了,去玩吧。“
嘉嘉开心的对淼淼和阳阳说:“嗯,那我们就先走啦,姐姐们再见。“
说完,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钥匙,对着佟小寒摇了摇:“来,小佟佟,这个。“
佟小寒立刻两眼放光,追着嘉嘉出了包间。

阳阳看着有点诡异的一幕过去,对笑个不停的淼淼问道:“狐狸,这小子是怎么了?“
“你知道贞操锁吗?“
阳阳想了想:“男人用的?“
“嗯。“
“我的娘!“ 阳阳大惊,感慨道:”还是年轻人会玩啊……“
“还有呢,你知道现在姓佟的和嘉嘉身体接触到什么程度了吗?”
“什么程度!”
“手掌、脚底、脚背,没了。”
阳阳嘴都合不上了:“都刚才那样了,我以为他俩都好到什么程度,结果才给亲这么几个……”
“亲什么啊!” 淼淼又大笑起来:“扇巴掌、脚踩和踢而已。”
“啊……” 阳阳说:“然后就这样,那小子还死心塌地跟她?”
“哼哼,嘉嘉很厉害的。”
“所以你一开始把他往嘉嘉那里推,就是知道他会变成这个下场?”
“说实话,完全不是。”淼淼说:“按照嘉嘉以前的做法,也就是铐起来戏弄戏弄,他要是受不了,可能会介绍给另一位不同爱好的小姑娘……但是我真没料到那小子会享受成这样。他还真是有点……天赋。”
“那,嘉嘉和他以后会进一步发展吗?” 阳阳的八卦细胞全力转动:“还是就保持这样了?”
“这种事就不知道了,也许那小子从此重新做人,嘉嘉真的看上了呢。也有可能他就沉迷另一个方向,完全不想真的和女人睡了呢?”
阳阳打了个冷颤:“你说得好像他正走在悬崖边上似的。”
淼淼毫不在乎:“看他们自己喽,到最后路都是自己走的。”

又在饭桌上聊了半个小时,在淼淼差不多该出发的当口,她又接了个电话,依然是报了个包间的名字就挂了。
“还挺及时的,赶上了。”淼淼说着开始穿衣服收拾东西:“我这就去机场了,接下来这个人是我替你约来的。你是该和他好好聊一聊了。”
阳阳满脑子问号:“什么人啊?客户?”
走到门口的狐狸露出了个狡猾的笑容:“不用我给你介绍的人。”
说罢,她拉开了门,露出了门口刚要敲门的人。
“啊,你好,是淼淼女士吗?”
“是我。对不起啊妹妹,我这就要走了,不过你可以和她接着谈。”
狐狸抱了一下门口的人,然后把她推进了门。
“啊,那,好的……”
被推进来的人刚要说话,看到阳阳之后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和阳阳一样。
狐狸摇了摇手,然后带上门离开了。

阳阳看着面前的人,心里五味杂陈。
她和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变化不是很大,除了一头红发也已经褪色成黑发了之外。
是兰兰。

阳阳完全想不通为什么淼淼会特地把兰兰叫来,让她们俩在这里见面,还建议她们聊一聊。
让自己放下过去吗?
可是如果不是今天又看到了兰兰,自己平时对她根本没有任何心结啊。只要不让她出现在自己面前就好了啊。
她看到兰兰的眼睛红了,然后开始流眼泪。
是在后悔吗?是在忏悔她以前对自己做的那些事吗?
她真的哭出来了。
“阳阳姐,”兰兰颤抖的声音响起:“我以为你再也不会见我了!”
兰兰这句话说出口,再也控制不住,双手擦着眼泪,不断的抽泣起来。
阳阳再没法把这个哭泣的女人和之前背叛了她两次的人联系起来,她不知道兰兰为什么会哭,但是她记得这样哭泣的时候大概是什么感觉。
阳阳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站起来把兰兰扶到了自己旁边的座位上:“先坐下吧。”
她等着兰兰逐渐控制住哭泣,忽然有种玖月看着自己在哭泣的场景重现的感觉。
兰兰在哭什么呢?难道和自己当时一样?
她不由自主问了出来:“兰兰,你这是失恋了?”
兰兰抬起头,看着阳阳,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说不出来的样子。
难道被说中了?
可是她这个表情……
她之前哭着对我说什么来着?
我之前在找仲夏。
她在找我?
阳阳回想她以前和兰兰还是好姐妹的时候,兰兰和自己说话的方式,兰兰看自己的眼神,她浑身散发的热情,她的笑容。还有她天天的和自己腻在一起。
她在被发现和晓春有奸情之后看自己的样子。
她那天和自己接吻的感觉……
已经经历了狐狸的阳阳,再去回忆这些场景,感觉大大的不同。

“兰兰,你……你是不是,喜欢女人?”
兰兰看着她,脸上泛起了红晕,许久,她摇了摇头。
“我不是喜欢女人。我只是喜欢阳阳姐你而已。”
阳阳觉得自己的心不知是甜还是在痛。
“从什么时候?”
“大概是遇到姐姐不久吧,从你带着我一起合作开始。”
所以,她就是这样一直在我身边?一边怀着这样的感情一边看着我和晓春在一起?
可是为什么又要作出那样的事呢?
她又问出了那个问题:
“那你究竟为什么要和晓春做出那样的事呢?你为什么要和他睡呢?”
难道是为了拆散我们?
以前对这个问题一语不答的兰兰,终于开口了。
“姐,你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曾经差点去做外围,是吧?”
“是,我记得你说后来亲戚家拆迁,你们家人去组户口,然后不缺钱了,你就没有去做。”
兰兰点了点头:“其实,拆迁没有那么及时,我还是做了两次。虽然也不多吧,一共就两次。”
“所以?”
“姐你知道,这种事,其实有中介带你入行,安排你行程的吧?”
“知道……”
“我的中介,就是晓春。”
阳阳难以置信的看着兰兰,说:“不可能,我和他在一起三年,我从来没见过他做这种事。”
“你不知道他为了瞒住你费了多少力气。好多事情你都是不知道的。其实他不止和我一个人睡过,他安排的女生后来有一半都被他睡过。他做这些事情做了挺久的……“
阳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你为什么当初什么都不说,现在却又告诉我了?“
“因为……“ 兰兰低下了头:”以前的时候,说不说这些,都没有意义。“
“但是现在?“
“现在……姐姐你已经知道了这些事里最难让人相信的部分,我想其它的东西说出来就有意义了。“

阳阳突然想起玖月和她说的一句话——你过往的桃花都很烂。
晓春的这件事,大概是真的?
“你和我详细说说吧,我和他一起三年了,我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他并不是一直都做这件事的,” 兰兰说:“我认识阳阳姐的时候,大概是他做这个刚刚起步没多久。”

那也有一年多了。
“他是怎么开始做的?“
“我们女生听到的说法就是,他有两个朋友有客户的门路,然后他们大概有四个人一起,开始做的这个生意。他在其中的作用,大概就是拉拢模特圈子的人,让想要快钱的女孩知道有他这么个渠道。”
“他?他和模特圈有什么关系?他这里认识的朋友还都是……”
阳阳忽然愣住,他们在一起的第二年的时候,晓春确实跟着她认识了不少业界里的人,并且有不少混熟了。
“这个王八蛋,他靠着我去认识人,然后拉人做这种事?”
“也不算是吧,” 兰兰说:“是他熟人多了,他的朋友才会想让他入伙的。”
阳阳拿起一个小茶杯,举起来握了一会儿,终究没有摔在地上,放回去了。
“还有什么,都告诉我吧。兰兰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和他睡的?”
兰兰小声说:“其实刚开始的时候他本来也没有和手下姑娘睡的习惯。”
本来?
“我不用再做的时候,他说恭喜我金盆洗手,请我喝了顿酒。他喝多了,和我说,他觉得自己失败得很,以前认认真真靠本事赚钱的时候,什么都难搞成,现在靠女人赚钱就这么成功,这是老天爷笑话他,他觉得老天爷对他不公平。
到最后,他就拉着我,求我安慰他。我想我一个已经卖过的人了,还矫情什么呢,就算是他给我安排业务的报答好了。就答应了他一次。”
兰兰叹了一口气。
“然后,他就把我介绍给了你,他说,我们两个样貌还挺近的,可以多合作,商拍有更多机会。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他是有女朋友的。我就发现自己就这么成了一个和别人的男朋友睡的女人……我不知道姐你能不能想象那是什么感觉。”

我能,阳阳想,我发现自己想要求婚的男人是别人的丈夫和孩子的爹。

兰兰继续说:“后来,阳阳姐你对我那么好,处处照顾我,处处保护我……”
当初因为她和自己长得有点像,年纪又小,确实把她当妹妹对待来着。
“所以后来我发现他居然开始去睡其它的工作女孩的时候,我就气不过,我想他怎么能这么对你……所以我就去对质了。晓春以为我是喜欢上了他,他就提议,说再也不碰那些女人,但是我要和他秘密交往。”
“他和你提出来的?”
“是。”
“呵呵,你继续说吧。”
“我不答应他,他就说那我就不要管他的闲事。最后我一激动,就和他说了,说我喜欢阳阳姐,不想让她受伤害……”
兰兰沉默了一下,继续说:“他根本就不信,我看这样没用,就威胁说要告诉你。”
阳阳说:“他怎么说?”
“他说,如果我告密,他就会跟你说,是我勾引他出了轨,然后发生了矛盾,现在想倒打一耙。他还说,不管我喜欢阳阳姐的事是真是假,说出来之后都是我输。要么我作为一个上位失败,恼羞成怒的第三者被阳阳记恨,要么作为一个当过第三者,却又变心了去喜欢女人,想要拆散你们原配男女朋友的狠毒女人被阳阳记恨……”
兰兰又哭了出来:“然后我就害怕了,说那我不揭发他了。但是他说不行,因为他信不过我了。他说现在我必须再和他睡一次才行,这样我才有把柄在他手里,他才放心我不会把事情告诉你。他还说,如果我不干,他反而会主动去说我勾引他出轨,然后想上位没成功,结果闹翻。然后他会联合阳阳认识的关系一起,让我在重庆周围的圈子里出名,找不到好的工作机会了……”

阳阳目瞪口呆——这个男人,真的变成鬼了。
玖月姐,你说的没错……

兰兰继续说着:“我就这么答应了他一次。然后他就再要第二次,他说,上一次都发生了,还在乎多一次吗?反正我已经坐实了和他出轨了,什么时候我不同意了,他直接就把事情捅出来,大不了大家鸡飞蛋打,各自看重的东西都打碎了完事。再然后,他想什么时候找我,就什么时候找我了。”
“姐你一直认为他是因为和我偷情被你发现,才和你分手的,还有他是正好那个时候和几个朋友发生矛盾了,才出国的,对吧?”
阳阳点了点头。
“其实他是做中介肆无忌惮。是他故意去挖别的渠道的姑娘,然后得罪了很多人,他合伙的几个朋友才和他翻脸的。他得罪的人也放出话来,只要他还留在重庆,肯定跟他没完,所以他才离开的。”
原来他的所谓仇人是这么来的……
“那段时间我特别高兴,因为我知道阳阳姐你肯定不会出国的。我以为等到他离开之后,就只有我和阳阳姐你了。他也和我说过,只要在他离开之前最后和他睡一次,就一刀两断了。”
阳阳问:“然后,就是那一次,被我撞见了?”
“嗯。”
“看来这就是他说的一刀两断了。”

阳阳用手抹了抹兰兰脸上的泪痕。
“可怜孩子。”
越抹眼泪越是流了下来。
“姐,我对不起你。”
阳阳摇了摇头,拿起几张纸巾,给她檫起眼泪。
“我没拒绝他,还帮着他骗你。”
“兰兰。” 阳阳双手捧着兰兰的脸说:“晓春一直都是用他好的那一面对待我,在他刚刚开始变坏的时候,你来了,然后你承受了他变坏之后几乎所有的坏的东西。
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有多少这些东西会落在我身上。
他远走高飞之后,我只要恨你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而你却连一个可以用来恨的人都没有了。这让我还怎么说的出口是你对不起我呢?”
兰兰抱住阳阳,把头埋在她怀里嚎啕大哭。

阳阳同样抱着兰兰,越来越觉得兰兰像是当初跑到玖月那里的自己,只是自己的遭遇比她要好多了。
她突然又想起一个人来。
“哎,那个伯阳是怎么把你找去的?”
兰兰抬起头,吸了一下鼻子,说:“他是我们都回重庆那天散伙饭之后找的我,他问,他问我愿不愿意,和你一起,那个……”
“你……就这个理由你就答应了?”
“嗯,我当时喝了点酒,有点上头,听到可以和你……我就什么都不顾了。”
阳阳哭笑不得地问:“那后来呢,我不是走了吗?”
“你走了之后,我就觉得阳阳姐你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原谅我了。当时我就有点什么都无所谓了,他要我继续跟着他,我也想要不干脆就跟着他算了。”
“但是没过两天,我发现他就老是想再找一个人来三个人一起,我本来是因为阳阳姐你才同意的那一次,后来他再提别人,我就不干了。
这个人他就不高兴,整天去喝酒,有一次在夜店喝的颠三倒四的,然后就开始和夜店的销售说你的坏话……那个人好像还认识你和晓春,我看不下去了,就把他扔那儿一个人走了,再也没理过他了。”
“那后来呢?这一年你过得还好吗?”
“还行吧,阳阳姐你在重庆,我有点不敢见你了。我就跑去成都了。对那边的人认识的不多,工作也不多,不过生活还能过得下去……”
“淼淼姐找你过来是因为什么?”
“淼淼姐姐?啊,对,她说有回重庆工作的机会……我考虑着,实在还是熟悉这边,要不就回来算了,所以就来了。”
阳阳点点头:“那就留下吧。跟着我好了。”
“啊,可是,”兰兰脸有点红:“姐你不介意吗?我一个女生喜欢你这个事。”
“傻妹妹。”
阳阳摸了摸兰兰的脸,没有回答。
“今天晚上去我家吧,我看看能给你找个什么工作位置。”

当然是胡扯,都这种气氛了,把小妹妹带回家又怎么会讨论以后做什么工作?这种事以后有的是时间去学。
所以当兰兰被骗进了门,阳阳就摊牌了:“兰兰你还有什么家具和大小物件之类的吗?”
“啊,在成都租的房子里。”
“过两天我陪你去一趟,收拾起来搬过来吧。”
“啊,好……哎?”
“以后你就住这里吧,反正屋子里家具也不太多,能住得下两个人。”
“好……”
阳阳看着她渐渐紧张起来的肢体表现,莫名的感觉就好像在看用仲夏的视角在看着以前的自己。
于是她把兰兰拉进卧室,拉着她坐在了床上,说:
“我不知道你挑不挑床垫,如果你觉得这一个太硬,我们也可以去换……”
兰兰的脸腾地就红了。
还真的好像我……阳阳想。
难道以前仲夏对着我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她伸出手去,抚摸着兰兰红红的脸。
他以前也是这么看着脸红的我吗?
阳阳似乎能够体会到兰兰内心羞涩和期待交织的状态,她又似乎开始体会仲夏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体验。
她扶住兰兰发热的脸庞,吻了上去。
就这一点不好——为什么老是要我主动吻别人?

狐狸也曾经告诉过她,女人互相脱去衣服的时候,已经可以算是在开始做爱的一部分了。
兰兰就像一个小动物一样,任她摆布,脱去从大到小的一件件衣物。脸从耳根红到了肩膀。阳阳差点忍不住想用衣服将兰兰的手脚绑上看看……

如果说和狐狸之间她还需要试探对方的感受和自己有什么不同,慢慢发现,现在她面前的兰兰基本就是一个镜子里的自己。
她亲着兰兰,就可以得到一个人亲吻着自己差不多会做出的反应,她在兰兰的脸上,腮上,脖子上的抚摸、亲吻,都几乎能找到让她敏感的地方。
她回忆仲夏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如何刺激自己的乳房,然后试着在兰兰的胸上重现。
她想看到自己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她甚至心里痒痒的,十万分的想找来一根假阳具来,看看兰兰在经历活塞运动的时候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

阳阳忘了自己是一个女人,她完全忽略了自己,她只是一个抱着兰兰的人。
一时间,阳阳觉得她现在即是过去的仲夏,她的过去又是现在的兰兰,这两个人自然而然的重叠成眼前的两个人,只有一个自己,不知道应该变成什么样子。

第一次接触结束之后,衣服还没有脱完的阳阳坐在床边,看着兰兰躺在床上,从背后伸过手来,环住她的腰,
她把手探向兰兰的嘴唇前,兰兰伸出她的小舌头,轻轻舔了一下。

“以后,我们两人独处的时候,我叫你花花好吗?”
不等兰兰回答,她接着说了下去:“我想让你像一朵花一样快活,也像一朵花一样单纯、无忧无虑。”
她的手在兰兰的脖子上抚摸着:“好吗?”
兰兰轻轻点了点头。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