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在平凡中堕落 】第八章

  • 【何不在平凡中堕落 】第八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僭七
2020年12月1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7225

  这是大概五年前的老文了,当时因为无聊写的。但后来工作忙就没更,论坛
里一些朋友对此文念念不忘,承蒙抬爱,在闲暇之余更一篇作为感谢。如果没看
过的,搜索题目看看之前七章,相信不会让你失望。

                第八章

  我坐在客厅沙发上,假装玩手机。其实竖起耳朵听着爸妈卧室里的动静。

  没有我担心的男女欢愉,反而有一些争吵声传出来。不禁羞愧,夫妻情爱天
经地义,我当儿子的反倒得寸进尺。

  这时听见我妈说了声:「你就去鬼混吧!别回来了,滚吧!」我立刻站了起
来,似乎被什么揪住了心。

  我爸好像在给我妈赔不是,紧接着脚步声传来,我爸手上搭着西服出来了。
看到我坐在沙发上,打了声招呼:「起了啊?」

  「啊,起了,你怎么大早晨回来了?应酬了一夜?」

  「嗨,昨晚上跟两个老总捏脚去了,捏完了2点了,我就寻思别回来了睡那
了。现在回来拿下东西。」我爸接着说:「别总在家,出去溜溜,旅旅游也行啊。」

  我应付道:「你别管了,赶紧去忙吧!」

  我爸走后。我赶紧窜进卧室,看到我妈站在窗前愣神。我从后面悄悄过去抱
住我妈,明显感觉到她心情非常不好,也不敢放肆,就低声说:「妈,你们吵架
了啊?」

  「嗯。」我妈回应了一声。

  「咋回事啊?」

  「你甭管了,回你房间玩游戏吧。」

  我将我妈抱的更紧了,轻声说:「我不管你谁管你,我爸让你生气,你儿子
当然得哄哄你。妈你还有我呢。」

  我妈明显被触动到了,轻叹了一口气,眼泪流了下来。但她没有哭,只是默
默地流泪。我感觉现在说什么都不好,就也只是沉默地抱着她。

  良久,她才说话:「你爸去广州了,他是回来拿身份证。」

  我一惊,忙问:「他去广州干嘛?」

  我妈又很久没说话,我不敢追问,只是抱着我妈。从后面紧紧贴住她,感受
着她的丰腴。人已中年,脖子上的肉并没有松垮,仍然非常紧致。我现在的思绪
也非常杂乱。

  我妈说:「她在广州有个相好的。不是那个逼他相好的人,是他自己找的。
哎……」

  从妈的一声叹气中,我听出了寂寞、无助、以及对自己的否定。我说:「或
许爸就是出差去了呢,是不是妈你想多了。」

  「他说的是出差,但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出差是一个心情,去找相好的是
另一种心情。我之前抓到过他一次,他跟我保证断掉……」

  没想到我妈抓到过我爸偷吃,我心里不禁暗暗吃惊,逐渐起了风雨飘摇的感
觉。不知我这家还能不能和睦下去,如果我妈决定和我爸分开,我又该怎么办?

  我搂住妈,温柔地说:「妈,不管怎么样,你还有我。我永远不离开你。」

  我妈说:「嗯,我知道。你先出去吧,让我自己呆会。」

  我妈现在的眼神很复杂,看得出是难过,但似乎又有解脱。我捏了捏她的腰,
示意之后我就走了。带上门的时候我回望,只见空空的房子里摆满了一家人的回
忆,我妈站在窗前,身影在阳光下逐渐模糊。

  我将还没吃完的饭打扫干净,回房玩游戏。心想一小时后再去看看我妈。这
时候,我妈推开门叫我:「过来吧。」

  听她的语气,我心中忽然一动。

  到爸妈的卧室后,我妈坐在床上,让我也坐下。我妈握着我的手,眼神却在
躲闪,欲言又止,我的心砰砰跳起来,我并不傻。

  良久,我妈问我:「咱们的事,你会不会告诉别人。」

  「不会,这种事我怎么会跟别人说!」我斩钉截铁。

  「那,那你能保证,等你有了女朋友、有了老婆,咱们就断了这层关系不?
我不想害你一辈子。」

  我犹豫了下,但我知道我妈想要什么答案,于是说:」好,我以后好好生活。
找个女朋友过日子。「但我却没有正面回答我妈。

  我妈站起来,双手抚着我的肩,然后跨坐上我的腿,眼睛始终盯着我的脸,
泪痕还在,悲伤的神情也还没有散去,但那双眼睛却点缀出几分妖娆。我的心怦
怦直跳,虽然我得到过妈,而且后面那些不耻的游戏也没少玩,但这次的感觉明
显不同,我从之前的强迫者变成了被动的小兔子,这时,我才知道,如果不是妈
的儿子,或不是妈一直容让我,在这样的美妇人面前,我只有被玩弄于股掌的份。

  妈的手抚上我的脸,温柔地说:「我之前怎么没有发现我儿子这么帅,看看
我的好儿子……" 话语中有亲人的爱,也有情人间的挑逗。我此时却说不出话来,
红着脸说:「妈……" 我妈捂住我的嘴,在我耳边轻声说:」我不跟你爸置气了,
我可还有宝贝儿子呢。「她说完,放开无在我嘴上的手,然后用她的柔唇贴上来,
跟着将我扑倒在床。

  我窒息了。

  妈的舌头不断在我的嘴里探索,我回过神来,立刻激烈地用舌头回应她。这
时,妈却温柔地抚摸我的头,示意我慢下来,她的舌头贴在我的舌头上,慢慢地
从上滑到下,再从下滑到上,同时互换着津液。我才知道,原来接吻并不是越激
烈越好,代表越爱对方,当你们互相慢慢地品尝对方舌头上的颗粒,口腔里的细
节,舔舐吸吮对方的唾液,那温柔的情愫代表你已完全接受对方,这大概是最有
温暖且有征服感的气氛,会让你们全身立刻燥热起来。

  我和妈吻了两分钟,已经从床的边缘滚到了床中间。妈骑在我身上,坐了起
来,用手把稍微有些凌乱的头发梳理了一下,用头绳重新绑起来。我感受着妈臀
部的紧实,已经硬得不能再硬,她举手投足散发的成熟美妇人的气息让我有些不
知所措,但我还是一只手按上了妈挺翘的右乳,隔着衣服揉了起来。妈扎完头发,
冲我笑了一下,说:「乖儿子,别乱动,让妈好好亲近亲近。」

  妈趴下来,又亲上了我的嘴,但却只蜻蜓点水一下,又去亲我的脸,再转移
到我的耳垂。大部分男人女人的耳垂都很敏感,我妈和我都是,我不禁打了一个
哆嗦,因为妈这次和以前游戏时的感觉完全不同。这种受掌控的感觉让我有些不
爽,但更多的是无比期待。妈将我的耳垂含在嘴里,细细舔弄,又用舌尖刮过我
整个耳廓,我已经喘起粗气。妈在我耳边吹了口气,轻轻说:」坏儿子别着急,
先让妈好好玩玩,一会你再狠狠操我。「

  妈说操字的时候故意加重了音调,听得我欲罢不能,若是以前,我一定立刻
起身将妈就地正法,但现在只嗯了一声,等着妈下一步。

  妈一边吸着我的左耳,一边慢慢把我的T恤往上推,我们很有默契的短暂分
开一下将我的上衣脱掉,我就又继续躺下享受妈的服务。妈慢慢舔舐我的脖子,
不放过每一分角落,她的手也没闲着,开始抚摸我的乳头,刺激得我又重重哼了
几声。我忽然想,这都是爸调教出来的吗?都这样了,爸还不在家好好享受,难
道他的二奶还能比妈还厉害?忽然又想,我不能拿妈和那种女人比,这不是混账
吗。

  妈含笑看着我说:「你这里最敏感是不?」同时用手轻轻拨弄我的乳头。我
脸红着,并且也不好意思承认,说:「和妈你在一起,我哪都敏感。」妈又温柔
地笑了一下,俯身下去吸住我的乳头,我不由得哼唧起来,她的手却没闲着,探
入了我的短裤,不过却没有套弄我的鸡吧,只是轻轻抚弄,也不时地抚弄睾丸。

  妈的亲吻很有技巧,以舔为主以吸为辅,最要命的是她快速地用舌头轻点我
的乳头,我这里本来就敏感,不由得连声哼唧求饶:「妈,行了行了,受不了了
太爽了。」

  妈抬起头,红着脸说了一声:「臭小子。」便一路舔了下去,湿滑的舌头舔
到我腹肌的地方很是受用,酥酥麻麻的。但我的腰两侧确是特别怕痒的地方,我
妈也知道,也故意作弄我,吸住我的腰肉使劲嘬了起来,我立刻像个鲤鱼一样乱
跳,差点把妈踢着。

  妈俯身下来抱住我,在我耳边说,「快把裤子脱了,让妈尝尝你最有味的地
方。」然后坐起来,她先脱起来身上的衬裙。这还等什么?我就穿了一个短裤,
稍微躬一下身子就把短裤踢到一边了,看着妈褪下乳罩露出桃子一般白嫩的细腻
大奶子,然后站起来脱内裤的时候,我赶紧上前拖住妈垂下的奶子,说:「妈,
你知道吗,我最喜欢你这奶子了,又软又滑,比小姑娘的还好。」

  妈啐了我一口,说:「别拿我和别人比。「又笑嘻嘻地靠过来拧住我的耳朵
说:」摸过几个小姑娘的奶啊?以后是不是找到更大的就不理我呗?」我双手按
上妈柔腻的奶子,轻轻揉动,认真地说:」真的,妈,这不在于大小,我觉得天
下再也没有比妈你手感好的了。也可能你是我妈,我摸着就特有感觉。「妈用怪
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接着贴着我的耳朵说:」那你操我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我几乎都听射了,喊了声那就赶紧吧,想把妈塞到我身下,但却被妈打了一
下又把我按倒,她说,等着,下面我还没亲呢。接着,我就感觉到大腿内侧被妈
灵活的舌头舔扫起来,逐渐向中央靠近,最后一口吞下我的鸡吧,这个过程很慢,
好像妈在故意让我感受她口中的温度。吞进去后妈没有来回套弄,而是把我的鸡
吧深深地往自己的喉咙里送,逐渐紧致的感觉让我大腿都绷紧起来。这时妈握住
了我的手,然后叼住我的龟头舌头不停地钻马眼,这是另一种刺激,前面一连串
的前戏加上这些刺激,让我要射出来了,我赶紧轻轻推开妈,说让我歇会,再弄
就要射出来了。妈的口水顺着嘴角留到了床上。

  我定了定精神,长舒一口气,跟妈求饶说:「妈你的小嘴太厉害了,别再给
我口了,非缴械了不可。要不可没得玩了。」妈抚着我的膝盖,笑盈盈地看着我
说:「你要玩什么?」我心中一动,摸上妈的奶子,说:「玩你呗。你放心,我
一会把你伺候的好好的。「妈还是笑着看着我,靠过来双手搭上我的肩膀,脑袋
顶着我的脑袋说:」妈不让你伺候,妈伺候你,妈只要你一会狠狠地操我,别想
着怜香惜玉,使劲操我就行。「

  没想到妈竟然说出这种「不知羞耻」的话,虽然事我们做了不少,但之前的
妈几乎都是被迫的,臊人的话说的很少,难道妈内心深处其实有sm的m倾向?
不过我可没有什么s倾向啊,我自己清楚。我说:「妈,你不会有sm倾向吧?」
妈杏眼圆睁,骂道:「去你的,我才没有那玩意。别瞎想。」我忙陪着笑脸,
「那你今天……怎么有点……怎么说呢,就是不一样,还让儿子使劲操你。」我
一边说,一边重重地打了妈屁股两下,啪啪作响。手往下一探,发现妈水渗出来
不少。

  妈神情忽然认真了起来:「妈放开了,现在我心里只有我儿子一个人的位置
了,我不再想你爸这个人了。日子还是那样过,但现在你妈已经归你了。」我一
听就明白了,我妈对我爸是完全失望了,心里少了一个人,就想让我把劲儿都使
在她一个人身上,我越缠她她肯定越高兴,她想让我征服她。我吻上妈的嘴,狠
狠吸妈的嘴唇,舌头放肆地搅动妈的口腔,直到妈一分钟后感觉有些喘不过气主
动把我推开。我说:「妈,躺下我来给你舔舔。」妈说:「不要,妈已经好了,
妈要你现在就操我。」

  那还等什么,我把妈扑倒,准备插进去。这时,妈却来了个惊天之作,她爬
起来调转了个方向,朝另一边趴下,冲我撅起白白的大屁股,然后回头说:「来
吧。」我看了一眼对面墙上的结婚照,心里了然,妈这是想报复爸,所以我操的
越狠,她越有满足感。

  我把住妈的大屁股,然后把妈的腰压低一些,让妈的大白屁股冲我撅的更放
肆,龟头轻轻磨妈已经浸满淫水的阴唇,说:「妈,你是不是对着结婚照被我操
特别有感觉?」妈把头埋在床单上:「嗯……」我继续:「要不你喊声老公,让
我爸这个混蛋听听,我是怎么操他老婆的,我也有感觉。」

  妈轻声说:「老公,快操我。」我鸡吧瞬间硬了三分,对准妈的逼狠狠插到
了底,妈的逼里面热的发烫,又湿又滑。她「啊」地叫了一声,手紧紧抓住床单,
屁股也在颤抖。我知道刚开始这一下直接插到底肯定是疼了,虽然妈叫我使劲,
但分寸还是得有的。我俯身上前,轻轻地亲吻妈的后背,一只手揉捏妈的左乳,
鸡吧温柔地抽动。

  一会儿,妈的感觉就上来了,全身通红,嘴里断断续续地说:「英英,快点。」

  我说:「叫老公。」鸡吧还是慢慢地挑弄。妈抬头看了一眼结婚照,然后把
头深埋在手臂里,「老公,使劲操我,好儿子快操我。」

  我双手把住妈的细腰,调整好姿势快速发力,妈的白屁股飞快地被我撞得颤
动起来,让我征服感十足。听着妈啊啊啊地叫个不停,我兴致起来,啪啪地拍了
妈颤动不已的屁股两下,让她的叫声更大了。

  「妈,你今天真骚。」我觉得不过瘾,跟妈说起了骚话。

  「啊……别说妈骚,啊……啊……妈不骚。」妈的叫声没停过,抓着床单的
手不停地变化位置,床单上现在都是褶子。

  「少来,你今天可是骚逼到家了,主动给儿子吃鸡巴,让儿子这样操你的屁
股,再叫两声老公听听。」我说完后,忽然意识到这真有点过了,妈本心还是传
统的,不过连续输出这么久,我也开始喘了,「妈,我说着玩呢,别放心上,我
冲动了,我爱你,妈,我爱你。」

  但妈好像并没有生气,她被我连续的冲击操得上气不接下气,勉强用胳膊支
起身子,」妈……啊啊啊……妈就是要……要骚这么一天……老公操我……使劲
操……操到我心里去……啊啊啊……「

  我有个毛病,就是插得特别快时,鸡吧对逼里面的感受反而不深,所以感觉
积累的很慢,反而慢慢插得时候,那种温暖包裹的感觉能让我感觉一下子上来。
我迟迟没有射的感觉,腰和腿却累的不行了。我放慢了节奏,用均匀地速度抽插,
问妈:「妈,你来了没?我可有点累了。」

  妈扶着床大喘着气说:「快,快了……你随便吧……我一会就来了。」我决
定换个姿势,我拔出鸡吧,扶起妈,然后躺下来,让妈跨坐上来,然后把妈拉下
来抱住,让她的奶子全贴在我胸口。

  「妈,我喜欢这样操你,这样抱着操,能感受你全身的温度。」我在妈耳边
轻轻说,也舔着她的耳垂。妈嗯了一声,也含住我的耳朵开始舔弄。我把鸡吧塞
入妈的逼里,发现经过刚才一番激战,水已经淌的大腿都是了。

  「妈,你水真多。」我享受着妈吸耳垂的调情,也调戏她说。妈没有答话,
我继续,「妈,我也有感觉了。一会你叫我老公,咱俩一块高潮。」

  我的抽插让妈的兴奋上升的很快,她放开我的耳朵,脸依然是一片潮红:」
儿子你可……太坏了……「

  我说:「叫老公。」鸡吧猛然发力,快速地捣妈水润的阴户,我紧紧抓住妈
两瓣大屁股,我们的全身也随着这两瓣大屁股的颤抖而颤抖。下面捣蒜的闷响声
不绝于耳,妈在我耳边哼哧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显然她要来了。

  「啪!」我狠狠打了一下妈的屁股,「快叫老公。」

  妈仍然不说话,只是趴在我身上啊啊啊地哼唧。我感觉要射了,力量都集中
在鸡巴上,使劲抽插仿佛要把自己塞进去。我特想让妈叫着老公我射她里面,于
是抬手将妈的脑袋捧起来:」妈……你看上面是谁?哪个是你老公,现在操你的
是不是你老公?」

  妈看了一眼结婚照,二十年前的她青春靓丽,笑的灿烂,然而现在已物是人
非,虽然她依然美,但身边人已心有隔阂。妈绯红的脸看向我那因为正在努力而
略显狰狞的脸,仿佛滴出水的眼睛妩媚动人:」坏老公……把我操得要高潮了
……啊啊啊……以后你得天天操我……白天你是我儿子……啊啊……晚上……晚
上就是我老公……「

  妈主动吻上了我的嘴,她紧紧抱住我的头,让我感觉和她完全融为一体。她
的言语给了我莫大的刺激,泡在逼里的鸡吧次次直插到底。我觉得吻着不是很好
发力,别开嘴,调整了下有点扭曲的身体位置,重新抓住两瓣大屁股,狠命的插
入妈的阴道深处,疯狂抽动起来。

  「妈,我要射了……" 我双眼几乎被汗水模糊住了,只是狠狠抓住妈的身体
抽插。妈的叫声更响了,突然,她颤抖起来,大叫着:」老公!老公使劲!把你
老婆操死!啊啊啊啊啊啊太爽了!!「她抓住我的肩膀,指甲嵌进我的肉里。

  我被妈的疯狂一下子刺激到了头,鸡吧突突地在妈阴道里发射,射精的时候
我更是使劲把鸡吧往里塞,边射边喊:「骚老婆,骚老妈……老公操死你!」

  从高潮中平静下来,我和妈用了三分钟,她就这样躺在我的怀里,高潮时大
张的嘴巴泄出的口水已经流到了我的胸口上。我的鸡吧仍然插在妈的阴道中,现
在还是半硬状态。我推了推妈,说:「妈,我爱你,刚才我爽死了。」

  妈抬头看了我一眼,又趴了下去,在我肩膀上有气无力地说:「就喜欢羞辱
妈是不?就那么有快感?」我嘿嘿一笑,说:「是特别有感觉,就是作为一个儿
子,能操到这么好看有韵味的妈,还能让妈叫我老公,我就觉得整个天下都是我
的。「妈打了我胸口一下,骂我:「小混蛋。但这事可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否
则我只有死的份。」

  「放心,肯定不会。我哪敢啊。「我轻轻揉着妈的屁股,感觉精液好像顺着
我们的结合处在往外流,我继续说:」妈,我以后说什么你可别生气,和你做的
时候我太爱你了,有时候就失去理智了。「妈又打了我一下:」嗯,不生气。但
也别太过分啊,妈可不骚,骚也只对儿子骚。「

  说完,我们有默契地同时起身,妈看到床单湿了大片,她起身时精液也流出
一滩,想去拿纸巾擦。我拦住她说,床单干脆洗了吧,换床新的。我们坐在床上
亲了起来。短暂的温存过后,我站起身伸个懒腰活动一下,妈看见我还在半硬的
鸡吧来回乱晃,忍不住用手捉住把玩,湿滑的精液黏住了她的手。我看着坐在床
上的妈,脸还是红扑扑的,温柔的眼睛看着我,仿佛不好意思,躲开视线看向我
的鸡吧,她轻轻地撸动,仿佛要把最后一点汁液榨出来。其实,妈的眼睛并不算
特别大,只比一般人稍微大一点,但是弯弯的很可爱,遇到熟人会让对方觉得亲
切,在我这完全就是一股子媚劲儿。、

  我虽然处于贤者时间,但看着温柔妩媚的妈这样,心里不由得还是有冲动。
我把鸡吧靠向妈的嘴,用央求的语气喊她:「妈……" 妈红着脸带着怒气说:
「干啥,不才刚做完吗?」

  我小声说:」清理一下……」

  妈似乎不愿意让我失望,但还是不太愿意:「刚弄完,臭啊……」

  「妈……」

  妈看向我哀求的眼睛,没说什么,带着几分嗔怒,跪坐起来,抓住我的屁股,
将鸡吧拉向自己先闻了闻,然后用舌头舔了两下,发现似乎味道不大,在我又一
声哀求下,慢慢地吞入我的鸡吧。

  妈的嘴唇紧紧裹住鸡吧,让我充分感受到她的温暖。和前期调情时不同,这
时她几乎不用舌头,只是裹住我的鸡吧慢慢地前后移动,看着我的眼睛里满是宠
爱和包容,这股子温柔劲儿让我很受用。

  一会,她松开了嘴,将口中的混合物吐到了地上,说:「你负责把这些弄干
净。我去洗澡了。」

  「妈,一块儿洗吧。洗完了我换床单擦地。」

  「不行,我自己洗。免得你到时候又缠我。」妈很了解我。

  「我保证不缠你。你放心。」

  妈冲我摆摆手,说:「我可不信你这话。这回不行了,你把我都快折腾散架
了。」妈笑着又看了我一眼,补充一句:「晚上再说呗。」

  我嘿嘿一笑:「得令。」乖乖地穿起短裤收拾屋子。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