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崎狂三的暴虐】分支 1

  • 【时崎狂三的暴虐】分支 1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交出你的奶子
2019年9月24日发表于SIS001
本站首发
字数:10301

                第一章

  「啊呀啊呀!就是这个男人吗……」

  时间裂隙中,时崎狂三看着面前由刻刻帝所展示的画面,发出了她习惯性的
慵懒笑声,说道:「既然我们九位精灵在任意时间线都会被这个男人收服,那么
就让我看看自己被收服后最差的样子好了!刻刻帝!」

  悬浮于时间裂隙的巨大钟盘随着狂三的话语开始发出逐渐强烈的光芒,同时
在其上的两根指针也在飞快地运行,越来越快,以至于就连它的主人也渐渐看不
清他们的轨迹,而后,在某一刻,钟盘的光芒与其上飞舞的指针同时停顿,时针
和分针停顿的地方代表了一个对于它们主人看了无数次的时间点上。

  「啊呀啊呀!看起来我悲惨的时间线要从与这个男人刚刚相遇就开始了啊!
也好……」狂三说着话,就走进了那由时针和分针所组成的光门里,嘴角依旧带
着嘲弄人的笑。

  狂三走入门后,发现自己正身处女厕所的某个隔间中,手中正拿着一根尖锐
的玻璃碎块,正抵在自己娇嫩的脚心处:「这是……我在这个时间线……是在…
…」

  那是一只白皙娇嫩的脚掌,虽说狂三从这个时间线的自己提取了记忆,但是
她还是难以相信在这个时间线上的自己是个裸足党,而她所见过的任何裸足党的
脚都不可能像这只脚这样白皙洁净,柔嫩美丽。

  而这只脚的美丽对狂三来说还不止于此,在她的脚心处纹有一把精美的匕首,
匕首上缠有许多带刺的花藤,而顺着花藤向脚背延伸则会看到一朵盛开的玫瑰在
脚背的皮肤上怒放着,整只脚被这略显诡异的刺青组合映射的异常的妖异与魅惑。

  这还不算,脚趾和脚踝处分别带有一个个晶莹剔透的小环,其中脚踝与各个
脚趾分别连有以玫瑰花瓣外形做成的细小金色细链,这些在她的脚上构成了一幅
万花凋零唯花王怒放的画面,可以说是华丽到了不知该怎么说的程度。

  看着自己华贵妖艳的脚掌,狂三心中不禁一阵无语,暗自想道:「自己虽说
也是个足控,但是跟这个时间线的自己比还是甘拜下风啊……话说从刚才起胸部
就好涨……莫非……」

  狂三将视线向上移了移,就看到被原来的自己卷到肩上的衣物并没有文胸这
种东西,在她的衣下裸露着的是一对在这个年龄段非常罕见的白嫩坚挺巨乳,在
这对巨乳上满是暴起的青筋,乳晕犹如小型的茶盖,酒红色十分的诱人,看着自
己的胸部,狂三轻轻呼了口气道:「呼……这胸总算恢复到我正常的E了……嗯?
等等……」

  而最令人或者最令狂三惊奇的却是在乳晕之上的小巧乳头,那对枣核大小长
短的乳头上,此时正悬挂着两枚闪着淡淡黄色色泽的白色液珠,而此时狂三也闻
到了那弥漫在空气中的阵阵奶香,心中暗道:「不会吧!我在这个时间线居然!」

  结果,当狂三将双手熟练的攀上自己的右乳乳首,而后温柔的一挤时,一阵
异常舒适的感觉便从她双乳深处迸发而出,而后迅速窜上她的脑中,随着一声极
其舒适缠绵的「啊」发出,双乳之中蕴含的香浓液体便再也不受乳头的拘束,开
始从乳房中争先恐后的喷涌而出。

  而这些步骤放到整体来看,就是狂三翻着白眼,双手各捧着一只自己的大奶,
不断的挤压着,而她的两个乳头则像是被插了好几根深入乳腺的奶白色长针,正
在不断地搅动着她产奶的乳腺,从而致使她的奶水喷射的更多一般。

  「哦……我的……奶……奶水……好多……好涨……喷……喷的……快一点
……再快一点啊……」挺着正在喷洒着奶水的巨乳,狂三依旧觉得自己的奶水实
在是太多了,这使得在主时间线并没有这种天生母乳特质的狂三仿若癫狂,疯狂
的抓着自己丰满的酥胸,好似要把乳房内的组织也要挤出来一般用力的挤压着自
己的双乳,然而不管她怎么努力,她的乳孔已经达到了她喷奶的极限,若是再加
大乳汁的喷速,她的乳头也会不堪重负,崩裂开的。

  然而,狂三毕竟是精灵,在她接收这个身体的记忆的时候,一些这个身体所
独有的特性也进入了她的记忆海洋中,只见她将一只手离开自己被榨的通红的乳
房,拿起了自己刚刚放到地上的玻璃碎片,而后对着自己的脚上就狠狠的扎了下
去。

  「啊……@#¥%……&*)(……」这一扎下去,就看到狂三的眼泪、鼻涕、
口水全都不受控制的从她的脸上流淌而出,而至于她的奶水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
巨大刺激激的直接将她的乳头撕裂,变成两股红白相间的奶柱插在了她乳房顶端,
至于她的小穴则更是爆发出一阵比尿液持续时间还要长,强度还要大的超强喷涌。

  而她的脚则彻底因为这次巨大刺激而是周围一米的范围变成血池,她本人更
是因为这次而翻着白眼,昏死过去。

  等到狂三自己醒来后,看着自己已经软趴趴的双乳和被撕裂成一道血洞都还
在往外渗着带血的奶水的乳头,又看看自己因为失血而异常苍白的双足,更是用
自己仅剩的力气摸了一下自己因过度春潮而隐隐作痛的小穴,心中也是有点明白
了自己在这个时间线的最后会是怎么个凄惨光景了。

  「这个时间线的我……还真是……会玩呢……不过……」狂三话说到这顿了
一下,而后召唤出了刻刻帝,将自己的双臂举到四点整的方位,而后将那根短枪
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偶尔这么疯一下……也不错呢!」随后她扣动了扳机,一声突兀的燧发枪
枪声后,狂三衣冠整洁的走出了女厕所,而后从学校的楼梯走下去,却没想到在
此遇到了那个注定要终结所有精灵的男人,五河士道。

  「时崎同学你在这里啊!我还在找你呢!」

  看着五河士道一如她之前在所有时间线里见到的那个五河士道,狂三在心里
疑惑顿生,只是在面上依旧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说:「士道君要找我做什么呢?」

  五河士道闻言愣了下,随后说道:「老师说让我领着时崎同学去参观一下学
校,我就想既然是要参观学校的话,那么领着时崎同学到最高点看一下就是必然
的了。」

  狂三闻言点了点头,说:「啊啦,那就麻烦士道同学了呦!」

  就跟着士道一起走上了楼,心中却还在想着这个时间线的士道会不会也跟这
里的自己一样,变得非常好色,当她漫无目的走在楼梯上时,心中忽的想到了一
个方法,脚底忽的一个踉跄向着在自己前方的士道扑去,士道感到不对时自己的
手臂已经被狂三的手绊倒了。

  士道刚刚从地上坐起身就发现自己的手掌处传来一片既坚实又柔软的感觉,
不禁低下头仔细端详起身下的状况,结果,这一看就让士道从脖子根红到了脑瓜
顶,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部放在了狂三的胸部上,而他却还在
不停的,像是在电视上看到过那种给奶牛挤奶的手法揉捏着狂三的坚挺双乳,意
识到这点的士道不禁大惊失色急忙手脚并用的将自己的身体与狂三分开,并开始
对着狂三大声的道歉道:「对不起!时崎同学!我不该碰到的!我真的不是故意
的!还请您原谅啊!」

  看着士道一副紧张过头的模样,狂三举起手微掩粉唇,发出一声坏坏的笑声
后说:「啊呀……士道同学真是大胆呢!」

  士道见状,脸色羞红的抬眼偷看了一眼狂三的胸部,说实话,士道在之前并
没有摸过女孩子的胸部,今天是他的第一次,而且他似乎根据触感发现,狂三的
里面是真空的,想到这里的士道不禁将头低得更低了几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
己的手,回忆着刚刚突破女人神秘的距离所触摸到的柔软与坚实。

  虽说士道满脸羞红,但他心想自己毕竟是个男人,所以他赶紧起身准备拉起
同样坐在地上,正在狂三用一种他看不懂的眼神看着他,这种眼神令他更加不安
与毛躁,而当他刚要把手伸给狂三时,却被坐在地上的狂三抢先一步拉住了自己
的手,并听到了狂三更加撩人的细语呢喃:「呐,士道同学不想继续吗,这可是
给你的特别福利哦!」

  士道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狂三就已经把士道的手放在了自己胸上,士道见
状急忙想要挣脱,但从手中传来的充实和柔软却令他的手不得不诚实的面对自己
的本心,不由自主的开始揉捏了起来手中的软肉。

  狂三看着士道那依旧通红的脸色,以及自己胸前不断传来的厚重压力,不由
得在心中暗爽着,却还要在表面装出一副情窦初开的模样,脸颊微红喘息加快,
同时眼神迷离的看着士道,并窃笑着说道:「啊……哼哼……士道同学也有这样
的一面呢,完全沉迷了呢!」

  狂三本来的想法是介由自己的媚态,看看这位士道会对自己做出多过分的事,
结果这一声反倒把士道叫醒了,士道急忙把手抽回,而后朝狂三大声的道歉道:
「时崎同学对不起!时崎同学对不起!是我太过分了!是我……」

  见此狂三一边在心中想着「显露你的真面目吧」,一边脸上依旧窃笑着,直
接掀起自己的上衣,把自己衣下真空的雪白丰满奶子展露在士道眼前说道:「呐
……继续吧!士道同学,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的,好好感受下她们的魅力吧!」

  士道看着主动靠近过来的狂三,以及她那对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颤颤巍巍的
丰满奶子,脸红心跳,双手颤抖地抬起就要握住这对柔薏之时,十香忽然从楼后
走了出来,士道心中一阵清醒,急忙转过身看着十香说道:「十香……你……你
怎么在这?」

  狂三闻言心中虽说并不在乎有没有人,但还是为了避免麻烦而将上衣落下来,
并朝着走过来的十香十分自然的说道:「啊啦,十香同学,在这里遇到可真是巧
呢!」

  十香看着士道的表情,而后又看向一旁衣服有些皱巴巴的狂三,心中一阵憋
闷,直接揪着士道的耳朵向楼下走去,隔着好远狂三都能听得到十香的话:「士
道!我要吃红豆面包!我要吃神户牛肉!我要吃……」

  狂三窃笑着看着逐渐离自己远去的士道和十香,而后看了一眼楼梯的尽头,
嘴角微微浮起一抹嘲讽的微笑,而后独自走上了去往顶楼的楼梯。

  狂三进到天台后,好似自言自语,又好似在说给一个藏在暗处的人听:「哼
哼,蛮好搞定的嘛,士道同学,比想象的还要顺利……」

  狂三走着走着,忽的发现自己的眼皮好沉,意识也逐渐的模糊,在发觉自己
中了迷药了之后轻声呢喃了一句:「呜,什么,这……」

  狂三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吊在钉在墙壁上的钢钉上,身上除了贴身衣物之外全
被脱了个干净,而在自己面前的人却是一个穿着 Ast便携式装甲的白色短发同龄
女孩,狂三当然知道这人是鸢一折纸,于是直接鼓足了自己的气势调侃了折纸一
句:「哼!真是卑鄙呢,靠那种手段对付我,是因为畏惧我吗?」

  折纸走到狂三的面前,用刀把挑起狂三的下巴,而后将手中的刀把向下移动,
直到到达狂三下面的小穴,才说道:「我不管你是谁,是干什么的!但是你伤害
士道我就不会允许!」

  狂三闻言只是冷笑一声,老实说,她在无数次用刻刻帝进行的推演中,她还
是最讨厌眼前这个明明是精灵却要装作是人类的家伙,想到这里,狂三的嘴里便
加了几分的嘲讽说道:「嗯?你好奇怪啊,士道可不是你的所有物,我和士道做
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败犬一样真是可怜呐!」

  折纸闻言之后只是微微的一笑,只是她手里的刀柄猛地插进了狂三的小穴中
并在狂三的小穴中猛力的搅动,狂三被这突如其来的酷刑弄的没有丝毫的准备,
只能将自己最本能的反应暴露给折纸:「呀啊啊啊啊!住……住手啊啊啊啊!小
穴要被捅烂了啊啊啊啊啊……明明是要用来吃掉士道的第一次的!竟然被一把刀
给……」

  看着狂三面带桃花的样子,折纸虽然一脸鄙夷,但是心里却莫名其妙的有种
爽快,但是当她听到狂三说出要吃掉士道的时候,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并将刀柄
拔出,换成刀刃抵在狂三那狼狈的小穴上,眼神冰冷的并问道:「你说什么?你
要把谁吃掉?」

  看着折纸将刀刃抵在了自己的小豆豆上,狂三要说心中没有一丝慌乱是不可
能的,但是她无论是个人还是什么别的,她都不会对折纸妥协,所以她只能颤抖
着说道:「你……你要干嘛!别把那个对着我的小穴!士道要是知道你伤害我的
小穴绝对会讨厌你的!」

  狂三虽说这只是在虚张声势,但她的穴口已经足够湿润阴蒂也挺立起来,由
着这股湿润折纸的光刀上传来的热量也使得她身上这一敏感的小肉芽,发出阵阵
燥热袭上她的大脑和心田中。

  折纸闻言一阵恍惚,带缓过神后看着狂三被自己捅破的内裤,以及底下那个
挺立的阴蒂,灵机一动,对狂三说道:「不要我把你的逼劈开是吗?那么你再说
一遍看看,你要吃掉谁?」

  狂三依旧轻蔑的看着折纸,眼神中甚至多出了丝鄙夷的神情,说:「哼!无
知的家伙!不论你做什么都改变不了我会吃掉士道这个事实的!」

  闻言,折纸直接一记膝撞直接踢在了狂三那颗勃起的小阴蒂上,将狂三的身
体痛成了个虾米,痛叫着说道:「呜哦……你……你竟然真的下手?这样对我的
阴蒂……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知道吗!」

  再看狂三的阴蒂,被踢得发肿溢血,狂三眼神凶狠的盯着折纸,可她惨白的
面色确实做不了任何假的,而因为这一脚太过猛烈,导致狂三脚上的一个指环脱
落在地,折纸动用随意力场将那个指环捡起,低头看着狂三的双脚,不禁有种好
奇的感觉,遂将狂三脚上的所有饰品一一脱下,露出了狂三那双纹身美脚而后一
脸无语的看着,手里拿着那一堆饰品,心中一副了然的样子,将手中的饰品放到
狂三的眼前晃了晃,问道:「你该不会……是哪种……变态吧?」

  闻言,狂三的脸色骤变,怒气冲冲的瞪向折纸问道:「你……你在说什么!
你是在说我这世界上最珍贵的脚吗!你这家伙,我要好好教训你!」

  随着狂三身体挣扎和情绪波动,折纸看着自己的显示器上显示的魔力异常波
动,眼神瞬间变得冰冷,手指一握,就把那些饰品变成了一坨名贵金属块,而后
手中的刀只是转了个花,就看到狂三的一个小脚趾被分成两半后,折纸冷冰冰的
说道:「我现在很想知道你的身份,既然你说是世界上最珍贵的脚,那我就把你
的脚毁掉,看看你是想说实话还是要脚?」

  狂三被折纸突然的变化所惊到,而后更是因为自己无比珍视同时也是无比敏
感的脚突遭重创而痛的全身抽搐,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激烈反应:「呀啊啊啊啊!
我的脚趾啊……啊你……你这个恶魔,竟然对我的脚……」

  折纸面无表情的继续换了个方位把狂三的另一根小脚趾劈成了两半,同时说
道:「寻常人是不可能有这种等级的魔力波动的,你到底是谁?」

  虽说自己的脚确实很痛,但狂三在这种折磨人的痛楚中却找到了一缕缕的快
感,这丝丝缕缕的感觉令的她的小穴变得更湿润,身体也变得更加的燥热,但是,
痛还是很痛的,所以狂三只得一边暗暗感受快感,一边将心头抑制不住的痛感用
声音来宣泄出来:「啊啊啊啊又一根脚趾啊啊啊!你没资格知道……你没资格知
道!你要知道的只有……我会让你后悔伤害我的脚的!」

  折纸闻言只是眼神更加冰冷,随即一击斜斩将狂三的一根四脚趾连带着一小
块脚面斜着斩开并斩落,看着狂三鲜血淋漓的残足,折纸只有面无表情的说道:
「魔力等级只能证明你有多少魔力,可你的脚趾可不会因为魔力而再生啊!」

  狂三感受到自己的脚被切下一块后,再也抑制不住在自己体内乱窜的快感,
她可以明显感受到自己那已经血肉模糊的小穴里,爱液正在裹挟着血迹缓缓涌出,
而自己也即将被自己最讨厌的精灵虐到高潮,这无论对于自己还是对于折纸都算
是一种羞辱,当然,对于自己的方面要大一些,所以,她开始了第一次的求饶:
「呜……别……别再伤害我的脚了,再这样……就……就要高潮了啊啊……」

  折纸看着狂三那副放荡的样子,心中顿起厌恶之感,大声的对狂三说道:
「看起来,我的手段还是轻了啊!」

  然后折纸脚下一踏,身形随着旋转挥出三道刀光,直接将狂三的右脚中指,
左脚的中指和四指以及其后的脚掌一并斜斜的切开!并落在了地上。

  狂三被这巨大的痛苦与快感折磨的全身一阵颤抖,下体喷出大量带着血的爱
液,同时满脸淫荡的表情,低头看到了残破不堪的脚掌,用着不知道是呻吟还是
哭诉的声音对着折纸说道:「呜哦哦哦哦……啊啊……真的高潮了啊啊啊……再
……再对……我的脚下手……我就……我就真的……不会放过你了啊!」

  折纸一皱眉,随即释然的走到狂三的面前,俯身看着狂三那被自己摧残的脚
趾,心中一阵狠厉涌上,而后用手捏住狂三的左脚二指,使其向上掰起,说道:
「脚是你最骄傲的地方对吧?那么,为什么就不能妥协一下呢?」

  看着折纸作势就要掰断自己的脚趾,满脸红晕,心跳过速的狂三是真的担心
自己的心脏会不会被自己玩到停掉,也许是自己需要缓冲时间,又也许是因为告
诉折纸也无所谓,狂三第一次正面的回答了折纸的问题:「啧……好吧,如你所
见我是精灵,也就是你们的目标,让你知道的后果可不是你承担的起的,识相的
话就快放开我!」

  折纸闻听后,并没有放下手里狂三的脚趾,相反的,她另一只手拿出了一把
匕首,然后将其横着缓缓地切进狂三的左脚二指,一直切到指根处,切进了脚掌
里,一直从狂三的脚跟处伸出了刀刃,让狂三的那一片脚掌发出「啪」的一声坠
落地面。

  狂三刚开始还没什么,等到折纸的刀切入脚趾后,她发现自己到还能接受,
直到后来刀刃切入脚掌时,她才彻底受不了了,开始大叫着,然后当她缓慢的切
下她的一片脚掌之后,累计在自己小穴里的感觉终于抑制不住,一股比起之前还
要粗长血色爱液流淌而下,并让狂三再度发出销魂至极的叫声:「啊啊啊你,你
还在干什么,快放开我的脚趾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脚啊!
我的小穴啊啊啊啊啊!」

  折纸看了看手中的血迹,闻了一闻,双眼仇恨的盯着狂三,说道:血的味道
……是一样的吗……那……为什么要杀人呢?

  而后不管狂三如何挣扎,折纸都对着狂三另一只脚的二指做出了相同的事,
而狂三也又一次被推上了痛苦与快感的顶峰,被这两下弄得近乎崩溃的狂三也开
始缓和自己的语气,因为虽说这样对她而言真的是爽到不行的,但是她也是真的
可能被折纸玩死的,所以狂三有些心虚的对折纸说道:「呜……那……那只是计
划中的一部分,你们人类是不会理解的,尤其是你这种恶魔!」

  折纸闻言不禁将自己的声音拔高了几个度说道:「我是恶魔?也好,那么我
就是埋葬精灵的恶魔好了!」

  说完,折纸手中一阵刀光过后,狂三的两根大脚趾连同其后最后完好的脚掌
被划成米字型,变成了花瓣一般的样子。

  狂三这次是真的爽到不行了,这点从折纸的探测仪中心脏骤停就能看出,而
这样并不能杀死一个精灵,所以,折纸只是让狂三再一次的爽到翻了白眼,而后
看着她胯下的爱液在她的身下形成一道腥臊难闻的暗红色小池子,同时呢,也让
她惨叫更加的嘹亮:「哇啊啊啊啊啊!脚……脚趾全部都被啊啊啊啊……又高潮
了啊啊啊啊!」

  折纸抬起头,看着狂三一副欲仙欲死的样子,满脸的厌恶,但她向下看到了
狂三奶子上分泌出的黄白相间的液体,以及狂三那对比自己丰满不少的奶子,心
中火起,遂一把揪住狂三一只沉甸甸的奶子,将其提到能够到狂三嘴巴的高度,
大声问道:这是什么?

  刚刚被折纸来了个脚部生鱼片又爽得死去活来的狂三看着自己被揪的老高的
奶子,心里顿时一沉,因为她感觉到了自己奶子里又一次传来了令她喷奶喷到乳
头撕裂的鼓胀感,但是被人将脚掌切成生鱼片的事还是令她矜持起来,旋即一声
冷哼对折纸说道:「哼!你难道瞎了吗?这是胸部,乳房,你是没有的!」

  折纸闻言勃然大怒,直接把狂三那只左乳乳头向后面揪起,待到狂三的左乳
实在拉伸不动的时候,折纸召唤出四只小型随意力场球体,分别顶在狂三左乳的
上下左右,而后开始缓缓地向前碾压

  狂三看着自己奶子被四个小球挤压的快要脱离自己的身体里,乳头和乳晕也
被挤得如同一只坚挺的牛角,只得忍着自己奶子被挤压的痛楚,依旧对折纸嘲讽
道:「呜……看来你很嫉妒嘛,再怎么样这都是你永远得不到的!」

  闻言,折纸只是微微一笑,说:「我只是在实验随意力场能不能破开精灵的
肉体,虽然结果失望,但是我还是可以……这样!」

  折纸一只手骤然握紧,同时那四个随意力场的小球也骤然贴紧了狂三的左乳,
将狂三的左乳挤得一阵晕红。

  随着折纸的用力,狂三惊恐的感到自己的左乳内部出现了一阵令她头皮发麻
的肉体挤压声,与此同时,阵阵剧痛从狂三的左乳内部涌进大脑,看着左乳被挤
得发青,狂三再也顾不得面子,忙向折纸求饶道:「啊啊啊不能再用力了,要被
挤爆了啊啊啊……痛死了啊啊……」

  折纸看着狂三的青紫左乳,在一阵琢磨后忽的从腿上拿出一根细针一样的东
西,将其对准了狂三此刻门户大开乳孔处,而后缓缓的刺了进去,而随着一声气
球爆破的轻微响声,从狂三的乳孔中喷射出了大量的黄白相间的浓稠液体。

  狂三奋力挣扎但毫无用处,只能让她的另一只乳房晃来晃去,而她左乳的那
支被插了针的乳孔看进去仿佛一个没有底的洞口,正在往外喷涌着其内保存许久
的奶水,而狂三只能略带着些绝望喊道:「呀啊啊啊啊好痛啊啊,你把我的乳头
搞坏掉了啊啊……」

  折纸看着狂三疯狂喷射奶水的左乳,心中一阵暗爽,同时他比较着狂三两只
奶子的样子,做出决定,拔出自己的头发,然后先让狂三被碾住的奶子保持状态,
然后用自己的头发抵住狂三那只完好的奶子的乳孔,不住地滑动着。

  狂三看着折纸的动作,心中不禁打颤,同时只能用自己无用的挣扎来起到迟
缓折纸的行动,只是她知道这也是没用的,一阵一阵的射乳快感刺激着狂三的乳
孔越张越大,还在流出液体,她只能用言语来哀求折纸,希望她放过自己的乳房:
「啊啊……别,别往那里面用头发……啊啊……不行了,快拿出去,啊啊……」

  折纸不管狂三如何挣扎,他只是在自己的头部显示器上调出红外图像,而后
继续挑弄狂三的乳头,待到狂三的乳孔大张到肉眼可见的地步后,折纸迅速的将
手中的发丝插进狂三的一个最大的乳孔里。

  狂三被发丝入侵的胸部好像失控了一样不停颤抖,忍耐到了极点的她几乎崩
溃:「啊啊啊啊……不行了,胸真的要不行了啊啊……」

  折纸看着狂三的奶子上被插入一根头发的样子,漏出了一抹坏笑,然后将随
意力场覆盖自己的刀刃,令其电弧暴走,然后再用随意力场将电弧接续在狂三的
奶子上,让狂三被堵住乳孔的奶子体验了一把奶水沸腾在奶子里的感觉。

  狂三痛的翻白眼,整只乳房变得发烫,并撒发出丝丝缕缕的奶香气,那是她
的奶水在她自己的乳房里沸腾的缘故,此时的她真的想要将自己胸前的骄傲砍掉,
也不要他们在自己胸前受苦,所以,她就这样说了:「哇啊啊啊啊啊我的奶子啊
啊啊,里面好烫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再这样对她们了啊啊啊,砍掉,砍掉
她们吧,啊啊……」

  闻言,折纸笑着停止了手中的电弧暴走,看着狂三那只还插着自己头发,正
冒出淡淡青烟的诱人奶子,点点头说道:「现在你的奶子里面的乳腺脂肪全都被
我电坏了,不信我捏给你看啊!」

  折纸的右手狠狠地抓向狂三的奶子,然后狂三的奶子在粗暴的揉捏之下,居
然再度爆发出轻微的破裂声,然后就见到一股股带着黄色的液体从奶子中流出

  狂三不停叫喊但毫无作用,乳房内部已经烂掉,里面的东西顺着乳孔流出来,
一向骄傲的她也流出了眼泪,看着自己被折纸玩坏的乳房喃喃说道:「呀啊啊啊
啊住手啊啊啊!别那么用力!啊啊……你……你把我的奶子都毁掉了?」

  折纸收回捏在狂三那只左乳上的手,然后又用那只手像拍打猪肉一般拍了拍
狂三的左乳续道:「刚才是谁说要我把这只奶子割掉来着?我刚刚想要成全一下
来着!」

  说完,折纸便把手里狂三的奶子向上用力提了提,也不管狂三如何挣扎求饶,
然后把刀子抵住狂三乳沟,接着就是一刀斩下。

  狂三看着折纸的光刃抵在了自己的左乳一侧,心中顿时一阵恐惧,连忙反悔
道:「不要,不要,我后悔了,别割下我的奶子,你要我干嘛都可以……」

  只是可惜狂三还是晚了一步,只见折纸刀光一闪,她的左乳一瞬间就被割了
下来,血从断口喷出来,被割下的乳房像垃圾一样被扔到地上,她只有一声惨叫
来为自己的乳房送别:「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折纸看着地上像坨猪肉的奶子,掀起的啐了一口唾沫,然后又上去用脚后跟
碾了两下,在看到其内已经坏死的乳腺组织被挤出断口后,她心生一计,随即将
其内的乳腺用随意力场包裹住然后一刀一刀切碎后,将其放置在狂三的嘴边说道:
「你的骄傲呢已经少了一半了,剩下的另一半的去留,就看你肯不肯把这些曾经
的荣耀吃下去了!」

  狂三心中悲苦,可面对眼前这个割了她一只奶,剐了她一双脚的恶魔再也没
有妥协的可能,由此,她的眼神变得凶狠起来,语气也十分的冰冷生硬道:「可
恶!已经没了一半奶子,剩下的也随你处置了!让我吃下去不可能的!」

  折纸闻言也是不管狂三的意思,用随意力场捏住狂三的嘴巴后,将其乳腺一
口口的硬塞了进去,而后用手拍了拍狂三另一只被随意力场禁锢到青紫的奶子,
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这个精灵彻底变成飞机场好了!」

  狂三被这一行为弄得无法反抗,只能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悲愤,将自己的残破
乳腺咽了下去。

  随即折纸驱动压在狂三奶子上的随意力场,将她的奶子又向前挤压了一大截,
而后,折纸只是把刀锋向前轻轻一放,狂三的奶子就像是被压到极点的水气球那
样向前喷射出自己的乳腺组织

  狂三看着自己另一只乳房即将崩毁时,也不管折纸会作何反应,只是猖狂的
吼道:「毁掉吧,把我的奶子全毁掉吧,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付出更多倍的代价!
呀啊啊啊啊!」

  随着狂三最后的悲鸣和惨叫,她剩下的乳房在像烟花一样的喷出了其内所有
的脂肪和乳腺,被折纸解除了随意力场之后,仿佛一个破破的皮袋子一般挂在了
狂三的胸前,就像一个女人的骄傲的遗迹一样。

  折纸将刀锋抵住了狂三的喉咙,眼神漠然的说道:「那么,我现在就让你消
失吧!不知名的精灵!」

  随着折纸刀锋的挥动,狂三的头颅就这样带着不甘与怨恨离开了她的躯体,
折纸在收拾好现场之后,开开心心的捡起了地上的乳皮,心中在想着要不要用这
个做成一些什么东西呢……

  等待着折纸彻底离去后,随着一声熟悉的坏笑之后,狂三依旧穿着自己的哥
特灵装,站在自己之前被折纸虐杀的尸体前,说道:「我还是不喜欢她啊……不
过算了!看起来这个时间线的我也很有趣,就是……惨了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随着一阵暗红色能量,学校的屋顶重归平静,平静的就连一滴血都找不见。

***********************************

  各位好久不见,这次是委托的文,关于如何让我接受委托……有兴趣的可以
私信我,我会把我的要求告诉你的,至于收不收就是我的问题了,老系列等我把
这段时间忙完的就应该有时间去弄了,希望各位不要着急!

***********************************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