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大丑风流记(77)

  • 牛大丑风流记(77)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家庭伦理
摘要

(七十七) 洞房
 
 
那天晚上去赴宴之前,两人都换了衣服。春涵穿了月白色的旗袍,把身材裹得非常优美。一张脸也显得高贵,圣洁,优雅。大丑则换上高档西装,比平时精神多了。
 
 
春涵望着大丑,笑道:“谁说你长得丑,你这么一打扮,快成白马王子了。”大丑张大嘴乐了,说道:“大老婆,你可真会说话。我老牛都快找不着北了。”
 
 
春涵挺挺胸,单手插腰,下巴微抬,问道:“大老公,你看我这样子行不?能不能出去见人?”
 
 
大丑眯着眼睛嘿嘿笑了,说道:“让我仔细看看。”说着,对着春涵色眯眯的,不是盯着胸脯,就是往下边描。春涵笑駡道:“你这个淫贼,你又想挨收拾了吧。”
 
 
大丑笑道:“我不想挨收拾,我想收拾人。”说着,凑上来,一手搂腰,伸嘴在春涵脸上拱着,亲着,还夸道:“老婆,你这模样,把我迷死了。那些男人见到你会没命的。”说的春涵吃吃笑着。
把嘴迎上去,跟大丑接吻。两条舌头伸出嘴外,打起架来,发出迷人的声音。
 
 
大丑的手,沿开叉处伸入,放到春涵的屁股上,稍稍用力的抓着,揉着,另一只手也爬上高峰,测试其弹性与软性。三路进攻,令春涵有点受不了,没一会儿,便娇喘不止。大丑的肉棒硬得很,往
春涵的胯下挺着,令春涵春心微荡。下边已经湿润了。
 
 
她毕竟是个冷静而理智的人,当大丑的手按在她的小丘上时,她及时推开大丑,嗔道:“老公,我快不行了。今天就这样吧。咱们还得去赴宴呢。”大丑放开她,见她玉颜绯红,双眼水灵灵的,显
然已经动情了。可这时得去赴宴呀,正事要紧。
 
 
他定定神,才说:“先放你一马。等回来继续。”春涵微笑道:“等回来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个绳子把你给捆上,要不然,又一个处女要遭殃了。”
 
 
大丑问道:“你舍得吗?”春涵说:“不舍得也不行。好了,咱们出发吧。记住,到时不准乱说话,不准多喝酒。”大丑大声回答:“是,大老婆。”然后,两人牵着手,亲亲热热地下楼了。
 
 
那天晚上,大家都很热情。大丑听从春涵的吩咐,尽量少喝酒。他的酒量很好,加上有意克制,因此,他喝的那些酒,连脸色都没变。在场的男女,都知道大丑的光荣事迹了,都称赞大丑是个大英
雄,男子汉。连向来不大瞧得起大丑的小周,都对他刮目相看。男同胞们没有不羡慕大丑的艳福的。大丑很想吹吹牛皮,但想起春涵的话来,便只好忍着了。
 
 
当晚,小君也去了。若是独处的话,大丑就厉害了,不但语言上去,手脚上去,连肉棒都上去。没办法,环境所迫,只能对小君色色的笑。小君不以为然,像以前一样,对他露出热情的笑脸。似乎
也想跟大丑做肉体交流呢。
 
 
当晚,春涵的情绪好极了。她在人前,向来是矜持与严肃的。那天,她破例地露出笑脸来,当真是比花娇艳,比月光辉,魅力无穷。把在场的人们都看呆了。人们都不禁想,如果哪个男人跟她独处
一室的话,恐怕谁都忍不住。不知道现在的春涵,有没有失身。大丑这家伙,有没有把仙子给吃掉。
 
 
当晚回来,春涵喝得脸红如火,双眼似乎要滴水出来。还好,没有大醉,只能用微醺来形容吧。两人回到家,春涵靠在沙发上,眯着眼,轻声喘息着。
 
 
大丑笑道:“大老婆,还叫我别多喝,我看你倒喝多了。”春涵冲他一笑,说道:“多倒没多,只是有一点头晕。”大丑说:“我屋里有醒酒药,给你拿点吃。”说着,进屋取出一个兜子来。从里
掏出两片药。
 
 
春涵笑道:“不是春药吧?我还真有点怕呢。”
 
 
大丑道:“还是烈性春药呢。吃下去,烈女马上变荡妇。”
 
 
春涵说:“那我倒要试试。”说着,倒水服药。
 
 
大丑在她身边坐下,说声:“大老婆,生日快乐”春涵笑了笑,说:“净玩虚的,礼物呢?你早忘了吧?”
 
 
大丑说:“在这里呢。”说着,从兜子里掏出一部崭新的手机来。深红的,小巧,精致的。一打开,便响起悦耳的音乐来。春涵接过来,用手摸着,柔声说:“好漂亮呀,你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
不知道。”
 
 
大丑笑道:“我想给你个惊喜呗。“又问:“喜欢吗?大老婆。”春涵说:“喜欢极了。我正要买呢。”说着,在大丑的脸上吻了一口。
 
 
大丑说:“我这里还有呢。你瞧,这是什么。”说着,从里边拿出一个好看的盒子来,春涵问:“这是什么?”大丑回答:“自己打开瞧瞧吧。”
 
 
春涵迟疑着打开,眼前一亮,是一条金项链。黄橙橙的,金闪闪的。拿起来,中间是一块红宝石。背面有字:天长地久。春涵心里一暖,感激地看着大丑,脸上无限幸福。
 
 
大丑说:“宝贝儿,来,我给你戴上。一定很漂亮。”春涵乖乖坐好,大丑把项链给春涵戴上。不用大丑夸奖,春涵自己到镜前一照,也觉得自己平添几分高贵气质。心里十分高兴,自觉自己的风
采不下于任何美人。
 
 
春涵冲大丑笑着,夸道:“老公,你真体贴。当你老婆真幸福。”
 
 
大丑说:“什么时候,你真给我当老婆呢?我都等不及了。”春涵微微一笑,并不出声。她打开大丑那只兜子,问道:“老公,这里边还有什么?我检查一下。”大丑忙说:“没有什么了。”
 
 
春涵从里边又拿出一部手机来,问道:“这又是什么?”大丑解释道:“我的手机也老了,也想换部新的。”其实这部手机是买给小雅的。他不想让春涵知道,怕她多心。
 
 
凭直觉,春涵觉得大丑是在说慌。但她今天情绪很好,不想为小事而破坏气氛。便放下此事不提。
 
 
大丑又望着春涵夸道:“大老婆,今晚,你真美,像是嫦娥下凡。没有一个女人能有你美。”春涵心里很舒服,嘴上说:“少灌迷汤,我看你动机不纯。”
 
 
大丑忽然正色道:“有件事我差点忘了。”
 
 
春涵见他说得正经,便问:“有什么事?”
 
 
大丑向春涵招招手,春涵便走过来。大丑突然叫道:“你上当了。”将春涵拦腰抱起,抱到自己的房间里。春涵娇呼道:“大老公,你想干什么?”
 
 
大丑笑道:“我想跟你洞房。今晚你不准拒绝我了。你已经拒绝我多少次了。”大丑把春涵放在床上。房里的灯很亮。
 
 
春涵低头道:“老公,不是我不答应你,我……我好怕呀。”
 
 
大丑搂住她的腰,安慰道:“有什么怕的,习惯就好了。每一个女孩都要从害怕开始走上快乐之路的”说着,将她扑倒在床上。
 
 
春涵叫道:“别弄皱我的衣服。我自己脱。”大丑放开她,笑吟吟地瞅着她。春涵一脸的忸怩相,颤抖着手解开两个扣子,对大丑说:“老公,把灯关了吧。我怕灯光。”
 
 
大丑摇头道:“那不好,关了灯,我就看不到我老婆迷人的身子了。”
 
 
春涵嫣然一笑,娇声说:“老公,你把身子转过去。”
 
 
大丑又摇头道:“更不好。我就想看仙子是怎么脱衣服的。”
 
 
春涵过来,摇着大丑的肩膀道:“好老公,春涵求你了。你转过身子去,我就脱。”
 
 
大丑长叹一口气,没法子,只好不情愿地把身子扭过去。春涵还在背后叮嘱道:“不准偷看,偷看的话,我就不理你了。”只听到一阵轻微的声音过后,便安静了。
 
 
大丑问:“好了没有?”
 
 
“没有。”
 
 
“好了没有?”
 
 
“没有。”
 
 
大丑实在受不了了,便自己转头,只见春涵已经钻到被窝里,只露一个头。见到大丑转身,连头都缩入被里。
 
 
大丑一见,兴高采烈,迅速的脱衣,脱个精光,大笑着钻入被里。两人在被里滚来滚去,但见被子鼓鼓涌涌,高高低低。好一会儿,大丑露出半截身子,将被一掀,春涵便露到外边了。原来这姑娘
身上还有乳罩,裤衩呢。她的内衣是淑女型的,穿在她的玉体上,使有一种清纯和传统之美。使男人更有占有的欲望。
 
 
大丑轻声道:“宝贝儿,脱光吧。让老公瞧瞧,你能打多少分。”
 
 
春涵羞得闭上眼睛,嘴上还硬:“我不,不嘛。我还是少女,我不脱。”
 
 
大丑笑道:“老公这就把你变成少妇。”说着,伏身下来。
 
 
大丑激情如火,狂吻着春涵的脸,耳朵,脖子,亲得春涵笑了起来。来到乳房时,两手尽情地揉着,像在玩玩具。一会儿,便把乳罩推了上去。春涵想以手遮挡,被大丑拉开。大丑生平头一回看到
春涵的奶子。两座山峰,果然不小,洁白尖挺,乳头粉嫩。在乳沟中,大丑还发现一颗小痣。他觉得新鲜,两手把住奶子转着圈,用舌头舔着痣,时轻时重的。弄得春涵连呼带喘的。
 
 
一会儿,一只手来到小穴外。隔着布摸索着。很快,便插入里边,直接抚弄春涵的私处。那里已经涨水了。
 
 
大丑不再浪费时间,先把乳罩拿掉,又把她裤衩除去。于是,春涵变成一位祼美人。在明亮的灯光下,春涵的身上泛着圣洁的光辉。皮肤之细腻,曲线之流畅,大丑实在形容不出来。两只奶子骄傲
的挺立着。它不如小君与浅浅的大,却非常秀气,圆润。她的小腹下,与众不同。便是她的绒毛出奇的浓密。
 
 
大丑用力扳开她的双腿,发现花瓣只露个小影。那里是神秘的,富于诱惑性。绒毛已经有了亮光,那是春涵的秀水泛滥的结果。
 
 
大丑听说毛多的女子,性欲旺盛得很。这话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自己在春涵身上,一定可以试出来的。
 
 
大丑拿起个枕头垫在春涵的腰下,使秘处更为突出。大丑伸手,分开春涵的密林,那两片尖尖薄薄的红唇已张开一条细缝来。像小嘴一样,此时,正流着透明的口水呢。大丑爱极了春涵,他受不了
春涵肉体的诱惑,说了句:“春涵,今晚让我好好爱你吧。”便把嘴凑上去,一顿狠啯。啯得春涵春水潺潺,全身发抖。嘴里哼叫道:“老公,我好痒呀,你别舔我了。我会发疯的。”
 
 
大丑哪能听话,他的动作更火暴了。将春涵的腿抬高,使整个屁股,整个神秘地带,全部展露在他的眼前。春涵的香气与下体的气息,使大丑无法忍受。他像一头狮子,凶猛的向春涵进攻着。用嘴
,用舌头,爱抚美人的小豆,小沟,还有紧揪揪的菊花。她的春水差点叫他给吸干了。春水都叫大丑给饮用了。
 
 
春涵哪受得住他这番挑逗。这美女啊啊叫着,鼻子哼哼着,不知不觉已经高潮一回了。把下身流得一片狼藉。还好,大丑及时“清除”。
 
 
春涵腻声叫道:“好老公,你来吧,占我有吧。我是你的。我愿意为你流血。”那双眸子娇媚地望着大丑。大丑何曾见过她这种勾人的眼神。魂都飞了,骨头都软了。
 
 
他立刻抽出枕头,摆好姿势。将肉棒抵在春涵的肉缝上。春涵很不习惯,不停地扭着腰。嘴里哼道:“老公,我怕呀,我害怕。我怕我会挺不住。”大丑亲亲她的小嘴,鼓励道:“一会儿就好了。
开始有点疼,你要挺住。老公知道你是女强人,一定能过关的。”春涵闭上眼,点点头,双臂搂住大丑的后背。
 
 
大丑的龟头往里塞着,塞了多次都不成功。他比较有耐心,亲嘴摸她的,做前奏工作,使其放松精神。下边的肉棒沾了好多春水,一伸一缩的,在门外搔扰着。当龟头好不容易顶进个尖时,大丑一
挺屁股,龟头便叩门而入。
 
 
那么细的一条缝,被撑开一个洞,自然很痛了。春涵皱着眉,忍受着破身之苦。嘴里还是不禁发出断续呼痛声。还好,她是坚强的,并没有流泪。
 
 
大丑心疼她,停住动作。伸出舌头在春涵的唇外舔着。春涵献出香舌。任大丑随意的吮吸着。吸得唧唧有声。
 
 
一会儿,大丑问春涵:“好点没有?”春涵说:“好些了。老公,你来吧,都插进去,让我当你的女人。我能挺住。”
 
 
尽管春涵这么说,大丑却没鲁莽行动,他用嘴含住春涵的乳头,有滋有味地啯起来,还用牙轻咬着。为公平起见,两粒乳头都有份。很快,乳头硬到极限。
 
 
春涵双手摸着大丑的头,呻吟道:“老公,你吃奶吃得真好。以后,你要常吃呀。你一吃,我就舒服。”
 
 
大丑笑道:“以后,我跟咱儿子一人一个。”春涵扑地笑了。
 
 
大丑见差不多了,便不再犹豫,一挺下身,肉棒长驱而入,一条细缝变成羊肠小径。男人的东西,头一回进入处女的底部。春涵正式告别少女。
 
 
春涵强忍着,没叫出来。而她的嘴唇已经有点颤了。显然这重创可不小。想不到她会疼得这么厉害。为了不让她受罪,大丑想拔出来,到此为止吧。哪知,春涵抱住他不放。春涵凄然一笑,说道:
“想不到做这种事,会这么疼。我看录像中的女人在做爱,叫得都挺爽的。”
 
 
大丑亲亲她,说道:“你不用急,你以后也会爽的。第一次都这样的。”
 
 
春涵问道:“那小雅第一次做时,是不是也很疼。”
 
 
大丑说:“也疼,但没有像你这么疼。人与人是不同的。”
 
 
春涵低声问:“老公,说实话,你干过几个处女?”
 
 
大丑很正经地说:“就你们两个呗,还能有几个?”
 
 
春涵说:“你甭骗我。起码,我看小聪就不纯了。一定也让你给做了。”
 
 
大丑只是笑着不出声。自己的肉棒被一个暖窝套住,舒服得想叫出来。那快感令他全身无比舒泰。望着那张仙子般的脸,大丑心头的骄傲,不可名状。他心说,怎么样,那么多男人惦记着,到底让
我给吃掉了。如果此时此刻,那些男人知道我正跟春涵做爱,是不是会气疯了。
 
 
大丑见春涵已经好多了,便轻轻的动起来。那根大肉棒在春涵美妙的小穴里进出着,因为春水的帮忙,大肉棒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大。大丑的快感越来越多。他终于可以正常地抽插大家伙了。让大家
伙让春涵的洞里美美的洗澡。
 
 
春涵慢慢地也体验出做爱的美妙来。她的眼眉舒展开,她的双眸射出春光来。她的娇躯笨拙的扭动着,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人会为了男人付出一切了。
 
 
那根肉棒把小穴撑得鼓鼓的,龟头每一下顶在花心上,都会引起春涵全身的振荡,灵魂的震撼。美妙的快感使春涵轻叫起来:“老公,你的好硬呀,顶得我好酸好痒。你加把劲儿”春水从结合处流
出来。
 
 
大丑得意地挺动家伙,大显威风。动作越来越猛。一连几十下的攻击,便使春涵第二次高潮了。大丑为了不折磨她,自己也主动射出来。射进春涵的小洞。那种热劲儿,使春涵全身一抖。
 
 
大丑翻身下来,望着初承雨露的老婆。她的脸上带着满足的艳红,从没有过的柔媚。双眼瞅着大丑,又喜又羞。
 
 
大丑问道:“大老婆,这个生日很难忘吧?”
 
 
春涵羞涩地笑道:“下辈子都忘不了。早知这样,我就不过这生日了。让一个臭男人给废了。我这二十多年的处女身呀!太白瞎了。”
 
 
大丑嘿嘿的笑了。他搂住她,盖上被,在心满意足中睡着了
(待续)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七十七) 洞房
 
 
那天晚上去赴宴之前,两人都换了衣服。春涵穿了月白色的旗袍,把身材裹得非常优美。一张脸也显得高贵,圣洁,优雅。大丑则换上高档西装,比平时精神多了。
 
 
春涵望着大丑,笑道:“谁说你长得丑,你这么一打扮,快成白马王子了。”大丑张大嘴乐了,说道:“大老婆,你可真会说话。我老牛都快找不着北了。”
 
 
春涵挺挺胸,单手插腰,下巴微抬,问道:“大老公,你看我这样子行不?能不能出去见人?”
 
 
大丑眯着眼睛嘿嘿笑了,说道:“让我仔细看看。”说着,对着春涵色眯眯的,不是盯着胸脯,就是往下边描。春涵笑駡道:“你这个淫贼,你又想挨收拾了吧。”
 
 
大丑笑道:“我不想挨收拾,我想收拾人。”说着,凑上来,一手搂腰,伸嘴在春涵脸上拱着,亲着,还夸道:“老婆,你这模样,把我迷死了。那些男人见到你会没命的。”说的春涵吃吃笑着。
把嘴迎上去,跟大丑接吻。两条舌头伸出嘴外,打起架来,发出迷人的声音。
 
 
大丑的手,沿开叉处伸入,放到春涵的屁股上,稍稍用力的抓着,揉着,另一只手也爬上高峰,测试其弹性与软性。三路进攻,令春涵有点受不了,没一会儿,便娇喘不止。大丑的肉棒硬得很,往
春涵的胯下挺着,令春涵春心微荡。下边已经湿润了。
 
 
她毕竟是个冷静而理智的人,当大丑的手按在她的小丘上时,她及时推开大丑,嗔道:“老公,我快不行了。今天就这样吧。咱们还得去赴宴呢。”大丑放开她,见她玉颜绯红,双眼水灵灵的,显
然已经动情了。可这时得去赴宴呀,正事要紧。
 
 
他定定神,才说:“先放你一马。等回来继续。”春涵微笑道:“等回来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个绳子把你给捆上,要不然,又一个处女要遭殃了。”
 
 
大丑问道:“你舍得吗?”春涵说:“不舍得也不行。好了,咱们出发吧。记住,到时不准乱说话,不准多喝酒。”大丑大声回答:“是,大老婆。”然后,两人牵着手,亲亲热热地下楼了。
 
 
那天晚上,大家都很热情。大丑听从春涵的吩咐,尽量少喝酒。他的酒量很好,加上有意克制,因此,他喝的那些酒,连脸色都没变。在场的男女,都知道大丑的光荣事迹了,都称赞大丑是个大英
雄,男子汉。连向来不大瞧得起大丑的小周,都对他刮目相看。男同胞们没有不羡慕大丑的艳福的。大丑很想吹吹牛皮,但想起春涵的话来,便只好忍着了。
 
 
当晚,小君也去了。若是独处的话,大丑就厉害了,不但语言上去,手脚上去,连肉棒都上去。没办法,环境所迫,只能对小君色色的笑。小君不以为然,像以前一样,对他露出热情的笑脸。似乎
也想跟大丑做肉体交流呢。
 
 
当晚,春涵的情绪好极了。她在人前,向来是矜持与严肃的。那天,她破例地露出笑脸来,当真是比花娇艳,比月光辉,魅力无穷。把在场的人们都看呆了。人们都不禁想,如果哪个男人跟她独处
一室的话,恐怕谁都忍不住。不知道现在的春涵,有没有失身。大丑这家伙,有没有把仙子给吃掉。
 
 
当晚回来,春涵喝得脸红如火,双眼似乎要滴水出来。还好,没有大醉,只能用微醺来形容吧。两人回到家,春涵靠在沙发上,眯着眼,轻声喘息着。
 
 
大丑笑道:“大老婆,还叫我别多喝,我看你倒喝多了。”春涵冲他一笑,说道:“多倒没多,只是有一点头晕。”大丑说:“我屋里有醒酒药,给你拿点吃。”说着,进屋取出一个兜子来。从里
掏出两片药。
 
 
春涵笑道:“不是春药吧?我还真有点怕呢。”
 
 
大丑道:“还是烈性春药呢。吃下去,烈女马上变荡妇。”
 
 
春涵说:“那我倒要试试。”说着,倒水服药。
 
 
大丑在她身边坐下,说声:“大老婆,生日快乐”春涵笑了笑,说:“净玩虚的,礼物呢?你早忘了吧?”
 
 
大丑说:“在这里呢。”说着,从兜子里掏出一部崭新的手机来。深红的,小巧,精致的。一打开,便响起悦耳的音乐来。春涵接过来,用手摸着,柔声说:“好漂亮呀,你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
不知道。”
 
 
大丑笑道:“我想给你个惊喜呗。“又问:“喜欢吗?大老婆。”春涵说:“喜欢极了。我正要买呢。”说着,在大丑的脸上吻了一口。
 
 
大丑说:“我这里还有呢。你瞧,这是什么。”说着,从里边拿出一个好看的盒子来,春涵问:“这是什么?”大丑回答:“自己打开瞧瞧吧。”
 
 
春涵迟疑着打开,眼前一亮,是一条金项链。黄橙橙的,金闪闪的。拿起来,中间是一块红宝石。背面有字:天长地久。春涵心里一暖,感激地看着大丑,脸上无限幸福。
 
 
大丑说:“宝贝儿,来,我给你戴上。一定很漂亮。”春涵乖乖坐好,大丑把项链给春涵戴上。不用大丑夸奖,春涵自己到镜前一照,也觉得自己平添几分高贵气质。心里十分高兴,自觉自己的风
采不下于任何美人。
 
 
春涵冲大丑笑着,夸道:“老公,你真体贴。当你老婆真幸福。”
 
 
大丑说:“什么时候,你真给我当老婆呢?我都等不及了。”春涵微微一笑,并不出声。她打开大丑那只兜子,问道:“老公,这里边还有什么?我检查一下。”大丑忙说:“没有什么了。”
 
 
春涵从里边又拿出一部手机来,问道:“这又是什么?”大丑解释道:“我的手机也老了,也想换部新的。”其实这部手机是买给小雅的。他不想让春涵知道,怕她多心。
 
 
凭直觉,春涵觉得大丑是在说慌。但她今天情绪很好,不想为小事而破坏气氛。便放下此事不提。
 
 
大丑又望着春涵夸道:“大老婆,今晚,你真美,像是嫦娥下凡。没有一个女人能有你美。”春涵心里很舒服,嘴上说:“少灌迷汤,我看你动机不纯。”
 
 
大丑忽然正色道:“有件事我差点忘了。”
 
 
春涵见他说得正经,便问:“有什么事?”
 
 
大丑向春涵招招手,春涵便走过来。大丑突然叫道:“你上当了。”将春涵拦腰抱起,抱到自己的房间里。春涵娇呼道:“大老公,你想干什么?”
 
 
大丑笑道:“我想跟你洞房。今晚你不准拒绝我了。你已经拒绝我多少次了。”大丑把春涵放在床上。房里的灯很亮。
 
 
春涵低头道:“老公,不是我不答应你,我……我好怕呀。”
 
 
大丑搂住她的腰,安慰道:“有什么怕的,习惯就好了。每一个女孩都要从害怕开始走上快乐之路的”说着,将她扑倒在床上。
 
 
春涵叫道:“别弄皱我的衣服。我自己脱。”大丑放开她,笑吟吟地瞅着她。春涵一脸的忸怩相,颤抖着手解开两个扣子,对大丑说:“老公,把灯关了吧。我怕灯光。”
 
 
大丑摇头道:“那不好,关了灯,我就看不到我老婆迷人的身子了。”
 
 
春涵嫣然一笑,娇声说:“老公,你把身子转过去。”
 
 
大丑又摇头道:“更不好。我就想看仙子是怎么脱衣服的。”
 
 
春涵过来,摇着大丑的肩膀道:“好老公,春涵求你了。你转过身子去,我就脱。”
 
 
大丑长叹一口气,没法子,只好不情愿地把身子扭过去。春涵还在背后叮嘱道:“不准偷看,偷看的话,我就不理你了。”只听到一阵轻微的声音过后,便安静了。
 
 
大丑问:“好了没有?”
 
 
“没有。”
 
 
“好了没有?”
 
 
“没有。”
 
 
大丑实在受不了了,便自己转头,只见春涵已经钻到被窝里,只露一个头。见到大丑转身,连头都缩入被里。
 
 
大丑一见,兴高采烈,迅速的脱衣,脱个精光,大笑着钻入被里。两人在被里滚来滚去,但见被子鼓鼓涌涌,高高低低。好一会儿,大丑露出半截身子,将被一掀,春涵便露到外边了。原来这姑娘
身上还有乳罩,裤衩呢。她的内衣是淑女型的,穿在她的玉体上,使有一种清纯和传统之美。使男人更有占有的欲望。
 
 
大丑轻声道:“宝贝儿,脱光吧。让老公瞧瞧,你能打多少分。”
 
 
春涵羞得闭上眼睛,嘴上还硬:“我不,不嘛。我还是少女,我不脱。”
 
 
大丑笑道:“老公这就把你变成少妇。”说着,伏身下来。
 
 
大丑激情如火,狂吻着春涵的脸,耳朵,脖子,亲得春涵笑了起来。来到乳房时,两手尽情地揉着,像在玩玩具。一会儿,便把乳罩推了上去。春涵想以手遮挡,被大丑拉开。大丑生平头一回看到
春涵的奶子。两座山峰,果然不小,洁白尖挺,乳头粉嫩。在乳沟中,大丑还发现一颗小痣。他觉得新鲜,两手把住奶子转着圈,用舌头舔着痣,时轻时重的。弄得春涵连呼带喘的。
 
 
一会儿,一只手来到小穴外。隔着布摸索着。很快,便插入里边,直接抚弄春涵的私处。那里已经涨水了。
 
 
大丑不再浪费时间,先把乳罩拿掉,又把她裤衩除去。于是,春涵变成一位祼美人。在明亮的灯光下,春涵的身上泛着圣洁的光辉。皮肤之细腻,曲线之流畅,大丑实在形容不出来。两只奶子骄傲
的挺立着。它不如小君与浅浅的大,却非常秀气,圆润。她的小腹下,与众不同。便是她的绒毛出奇的浓密。
 
 
大丑用力扳开她的双腿,发现花瓣只露个小影。那里是神秘的,富于诱惑性。绒毛已经有了亮光,那是春涵的秀水泛滥的结果。
 
 
大丑听说毛多的女子,性欲旺盛得很。这话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自己在春涵身上,一定可以试出来的。
 
 
大丑拿起个枕头垫在春涵的腰下,使秘处更为突出。大丑伸手,分开春涵的密林,那两片尖尖薄薄的红唇已张开一条细缝来。像小嘴一样,此时,正流着透明的口水呢。大丑爱极了春涵,他受不了
春涵肉体的诱惑,说了句:“春涵,今晚让我好好爱你吧。”便把嘴凑上去,一顿狠啯。啯得春涵春水潺潺,全身发抖。嘴里哼叫道:“老公,我好痒呀,你别舔我了。我会发疯的。”
 
 
大丑哪能听话,他的动作更火暴了。将春涵的腿抬高,使整个屁股,整个神秘地带,全部展露在他的眼前。春涵的香气与下体的气息,使大丑无法忍受。他像一头狮子,凶猛的向春涵进攻着。用嘴
,用舌头,爱抚美人的小豆,小沟,还有紧揪揪的菊花。她的春水差点叫他给吸干了。春水都叫大丑给饮用了。
 
 
春涵哪受得住他这番挑逗。这美女啊啊叫着,鼻子哼哼着,不知不觉已经高潮一回了。把下身流得一片狼藉。还好,大丑及时“清除”。
 
 
春涵腻声叫道:“好老公,你来吧,占我有吧。我是你的。我愿意为你流血。”那双眸子娇媚地望着大丑。大丑何曾见过她这种勾人的眼神。魂都飞了,骨头都软了。
 
 
他立刻抽出枕头,摆好姿势。将肉棒抵在春涵的肉缝上。春涵很不习惯,不停地扭着腰。嘴里哼道:“老公,我怕呀,我害怕。我怕我会挺不住。”大丑亲亲她的小嘴,鼓励道:“一会儿就好了。
开始有点疼,你要挺住。老公知道你是女强人,一定能过关的。”春涵闭上眼,点点头,双臂搂住大丑的后背。
 
 
大丑的龟头往里塞着,塞了多次都不成功。他比较有耐心,亲嘴摸她的,做前奏工作,使其放松精神。下边的肉棒沾了好多春水,一伸一缩的,在门外搔扰着。当龟头好不容易顶进个尖时,大丑一
挺屁股,龟头便叩门而入。
 
 
那么细的一条缝,被撑开一个洞,自然很痛了。春涵皱着眉,忍受着破身之苦。嘴里还是不禁发出断续呼痛声。还好,她是坚强的,并没有流泪。
 
 
大丑心疼她,停住动作。伸出舌头在春涵的唇外舔着。春涵献出香舌。任大丑随意的吮吸着。吸得唧唧有声。
 
 
一会儿,大丑问春涵:“好点没有?”春涵说:“好些了。老公,你来吧,都插进去,让我当你的女人。我能挺住。”
 
 
尽管春涵这么说,大丑却没鲁莽行动,他用嘴含住春涵的乳头,有滋有味地啯起来,还用牙轻咬着。为公平起见,两粒乳头都有份。很快,乳头硬到极限。
 
 
春涵双手摸着大丑的头,呻吟道:“老公,你吃奶吃得真好。以后,你要常吃呀。你一吃,我就舒服。”
 
 
大丑笑道:“以后,我跟咱儿子一人一个。”春涵扑地笑了。
 
 
大丑见差不多了,便不再犹豫,一挺下身,肉棒长驱而入,一条细缝变成羊肠小径。男人的东西,头一回进入处女的底部。春涵正式告别少女。
 
 
春涵强忍着,没叫出来。而她的嘴唇已经有点颤了。显然这重创可不小。想不到她会疼得这么厉害。为了不让她受罪,大丑想拔出来,到此为止吧。哪知,春涵抱住他不放。春涵凄然一笑,说道:
“想不到做这种事,会这么疼。我看录像中的女人在做爱,叫得都挺爽的。”
 
 
大丑亲亲她,说道:“你不用急,你以后也会爽的。第一次都这样的。”
 
 
春涵问道:“那小雅第一次做时,是不是也很疼。”
 
 
大丑说:“也疼,但没有像你这么疼。人与人是不同的。”
 
 
春涵低声问:“老公,说实话,你干过几个处女?”
 
 
大丑很正经地说:“就你们两个呗,还能有几个?”
 
 
春涵说:“你甭骗我。起码,我看小聪就不纯了。一定也让你给做了。”
 
 
大丑只是笑着不出声。自己的肉棒被一个暖窝套住,舒服得想叫出来。那快感令他全身无比舒泰。望着那张仙子般的脸,大丑心头的骄傲,不可名状。他心说,怎么样,那么多男人惦记着,到底让
我给吃掉了。如果此时此刻,那些男人知道我正跟春涵做爱,是不是会气疯了。
 
 
大丑见春涵已经好多了,便轻轻的动起来。那根大肉棒在春涵美妙的小穴里进出着,因为春水的帮忙,大肉棒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大。大丑的快感越来越多。他终于可以正常地抽插大家伙了。让大家
伙让春涵的洞里美美的洗澡。
 
 
春涵慢慢地也体验出做爱的美妙来。她的眼眉舒展开,她的双眸射出春光来。她的娇躯笨拙的扭动着,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人会为了男人付出一切了。
 
 
那根肉棒把小穴撑得鼓鼓的,龟头每一下顶在花心上,都会引起春涵全身的振荡,灵魂的震撼。美妙的快感使春涵轻叫起来:“老公,你的好硬呀,顶得我好酸好痒。你加把劲儿”春水从结合处流
出来。
 
 
大丑得意地挺动家伙,大显威风。动作越来越猛。一连几十下的攻击,便使春涵第二次高潮了。大丑为了不折磨她,自己也主动射出来。射进春涵的小洞。那种热劲儿,使春涵全身一抖。
 
 
大丑翻身下来,望着初承雨露的老婆。她的脸上带着满足的艳红,从没有过的柔媚。双眼瞅着大丑,又喜又羞。
 
 
大丑问道:“大老婆,这个生日很难忘吧?”
 
 
春涵羞涩地笑道:“下辈子都忘不了。早知这样,我就不过这生日了。让一个臭男人给废了。我这二十多年的处女身呀!太白瞎了。”
 
 
大丑嘿嘿的笑了。他搂住她,盖上被,在心满意足中睡着了
(待续)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