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狼道士——医院篇】(第一章 中邪)

  • 【色狼道士——医院篇】(第一章 中邪)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色狼道士——医院篇】(第一章 中邪)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画纯爱的JIN
2021/12/20发表于第一会所和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8150

***********************************

  因为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家庭和工作的缘故,没有在论坛更新了,连征文也没
有完成,估计很多人都以为我跑路了。

  现在到了年终,我也终于稍微安稳了下来,有时间来解决遗留的一些问题了。
目前医母已经刚好百万字了,剧情来到了中期,而正太也已经完结了。盘点下情
况,医母预计明年下半年完结,到时候看情况考虑是安排重制情妖,还是写一个
带武侠色彩的王朝争霸类的架空小说,类似逆伦皇者那种。

  而之前在会所写的征文色狼道士,因为时间原因没有来得及写完,再加上很
多读者建议姐姐和母亲最好写出攻略过程,所以我决定把之前写的第一章重新修
改,进行构思。色狼道士这本书的话,目前暂定为五到六卷,以单元剧的形式来
写,第一卷为医院篇。后面还有归乡篇、学院篇、人妻社区篇、度假岛篇、女警
篇。如果情况不错的话,就继续下去。

  目前色狼道士已经进入试读章阶段,预计写八十万字,试读章共八万字,有
兴趣和经济实力的可以私信我加群。

***********************************

               第一章:中邪

  对于很多人来说,星辰院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住宅区。说是住宅区,其实
里面个个都是占地不小,配置有花园、游泳池的独栋别墅。房价昂贵不说,想要
购买没有过硬的关系,是根本办不到的。因而星辰院里面居住的业主个个非富即
贵,要么便是社会名流,高阶知识分子。而且民间有种说法,星辰院里有不少高
官富商豢养的情妇小三,里面美女众多,只不过那里安保森严,白天黑夜都有巡
逻队查看,各个角落也有监控摄像头。无论是走亲访友,还是快递外卖,都必须
要登记在册,经过业主的确认同意,才能进去。

  七月十五,大雨。

  一辆并不算豪华的轿车停在了星辰院的入口处,被粗长的金属停车杆拦住,
宽阔的保安室里立刻快步走出一名打伞的保安。他并没有因为车辆的价格就怠慢
了对方,在这里工作的人都知道,有些业主并不喜欢高调,也包括来访之人。保
安谢伟一手撑着雨伞,一手轻轻敲击着驾驶室的窗口,然后朗声道:「请问你是
走亲访友,还是其他的事情,麻烦你把要去楼号和业主的名字告知一下,我们会
进行联系,待到确认之后才能放行。」

  车窗缓缓的下放,露出了驾驶室里司机的面容。那是一名身材高挑,面容俏
丽的女郎,尽管复古的蛤蟆墨镜占据了她大半的面容,可是那鲜红欲滴的唇瓣,
却散发着诱人的气息,仿佛在招待着别人向她吻去。那光滑的肌肤和红润的脸颊,
显然都经过精心的保养。顺着她修长白皙的脖颈而下,则是两团饱满挺翘的巨乳,
将女郎身上穿着的黑色商务套装的前襟撑得高高隆起。尽管她并没有解开纽扣,
可是那曼妙的弧度,还是让保安谢伟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顺着那安全带的路线看过去,保安谢伟则是看到了对方那堪堪一握的水蛇腰
肢,他所认识的女人之中,即使是星辰院里被富商高官包养的情妇小三金丝雀们,
都很少有如此纤细腰肢的。女郎的下半身穿着同样的黑色商务套裙,她那饱满浑
圆的臀瓣紧紧的贴合着那裁剪得体的衣物,稳稳的坐在了座椅上面,微微发出
「嘎吱嘎吱」的响动,仿佛是在谢伟的心头擂鼓。而至于那包裹着铁灰色裤袜的
修长圆润美腿,他已经不敢继续看下去了。

  那高挑女郎从前襟口袋里取出一枚名片,递给了保安谢伟的手上,然后张开
那红润的嘴唇,轻笑道:「我们是二十号楼,韩妍女士请来的……」

  谢伟拿着名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S市易经研究会,金牌中介——陈梦曦」

  他翻开名片看去,只见后面写着「玄鹤堂主营风水、占卜、驱邪……」

  虽说他不认识所谓的易经研究所是什么机构,但是从后面的玄鹤堂主营的业
务来看,应该和那些先生、跳大神的差不多,再加上她们要去见的是二十号楼的
韩妍女士,谢伟便大概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在拨打了韩妍得的电话,并得到肯定
的回复之后,他连忙遥控将停车杆抬起,然后请陈梦曦进去。

  「以后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可以打名片上的电话!」陈梦曦对着谢伟露出了
一个大大的微笑,然后开车进了小区。

  谢伟摸着那还带着对方体温的名片,看着美女的离去,他当然不会认为自己
一个保安能够高搭上对方,可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自己会用得上那张名片,于
是便将其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制服的口袋之中……

  轿车行驶在星辰院平坦的道路上面,陈梦曦忽然看了眼后视镜,然后对着身
后问道:「老弟,你认为这小区有没有什么问题?」

  而坐在后座上的青年正穿着一身休闲服,他正用手机刷着新闻,然后头也没
抬的回道:「这地方是S市的顶级风水所在,所谓众星环月,玉人升阶。女性住在
这里,大有裨益。容颜常驻,身材不改……」

  陈梦曦对于自己的美貌被对方无视并不生气,反而开着玩笑的说道:「要不
以后有钱了,你给我和咱妈在这里买一套?」

  「哼哼……此处风水虽好,但是不长久。众星环月,玉人升阶,如同奴仆侍
主,最终得到最大好处的却只有山顶那位。至于其他人,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罢
了。」青年似乎觉得无聊,把手机往身旁的座椅一丢,然后看向了那郁郁葱葱的
山顶。

  「可是山顶那栋好像没有人啊……」陈梦曦嘟囔着,只是车辆已经来到了二
十号别墅前。而在别墅的门口,早就有一名中年男性在焦急的等待着。待到陈梦
曦那高挑妙曼的身体从车上下来时,他一把握住了对方的手掌,然后焦急的说道:
「可等到你了,陈小姐,你所说的大师在哪儿呢?可急死我了……」

  而这时青年打开后车门,缓步走到了中年男子的面前,淡淡的说道:「我就
是这次接任务的,玄鹤堂堂主陈玄鹤。」

  「你……」中年男子两眼圆瞪,他极为惊讶的看向了陈玄鹤,在他看来能够
解决那些怪力乱神事情的,要么是仙风道骨,要么是阴森诡异。可是眼前的青年
明显才二十多岁,虽说长得颇为英俊阳光,可是却一点没有得道高人的模样。毕
竟不是选流量明星,若非陈梦曦在那特殊中介的行当里名声不错,恐怕中年男子
就要发作了。

  不过既然人都来了,中年男子也没办法直接把人赶走,只能打开大门,然后
迎着两名高挑的俊男靓女,请他们进别墅。而这时陈玄鹤却忽然身形一窜,来到
对方面前,在中年男子震惊的表情下,一拳轰在了他的胸口。中年男子顿时闭气,
他本能的张开嘴巴,而这时陈玄鹤从袖子里滑出一道黄符,然后塞到了对方的嘴
里。

  那黄符一入口,中年男子顿时面色大变,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恶心,伴随着
黄符干呕而出的还有一股淡淡的黑气。那黑气刚刚出来,就被陈玄鹤用一个黄色
的小葫芦给收了进去。看着那淡然按下木塞的陈玄鹤,感觉到身体极度轻松,心
情也不复之前的紧张焦灼不安的中年男子才知道,眼前这人是真的大师!

  「大师,刚才那是?」中年男子连忙又惊又喜的问道。

  「一些邪气罢了,你只是和邪祟在一起太久了,所以身上沾染了一些。如果
时间再长点,恐怕也会有些麻烦!」陈玄鹤极为淡然的把黄葫芦收归袖中。

  而感到神清气爽的中年男性在听到陈玄鹤的话,顿时身体一僵,然后双手抓
住对方的肩头,带着一丝哭腔哀求道:「还请大师救救小女啊!」

  陈玄鹤轻轻的震开了对方的双手,然后淡然的回道:「放心,你女儿的情况,
在文件里写得很清楚,我也大概有了个应对的想法。你不要着急,一切都会好起
来的……」

  而陈梦曦也迈着灰丝美腿,在一旁安慰道:「是啊,陈先生可是玄鹤堂的堂
主哟,在易经研究会里可是最年轻的堂主啊……有他在,你女儿的事情肯定能够
摆平的……」

  「那就好……那就好……」中年男子连忙拿出手帕擦拭着脸上的冷汗,然后
打开了别墅的房门。

  还没有进入别墅内部时,陈玄鹤便看到了整栋屋子里都洋溢着一层淡淡的黑
气,那层黑气像是雾气般笼罩着别墅,原本已经被他逼出邪气的中年男子,脸上
又罩上了一层黑气。陈玄鹤微微一蹙额,他没想到那邪气居然如此难缠,不过他
倒是并不畏惧,而他那个做中介的姐姐陈梦曦身上也有法器护体,倒也不用去担
心什么。

  中年男子带着陈玄鹤姐弟走上二楼,而到了二楼那黑气越来越浓郁,虽说凡
人看不到,可是在陈玄鹤的眼里,那些黑雾几乎凝聚成实质了。而黑气的源头,
就是二楼走廊尽头的那间房。而这时那间粉色的房门后面忽然传来了一道成熟软
糯,带着惊慌的女性呼叫。

  「小舞,小舞,你别吓妈妈呀!」

  中年男子面色一变,连忙冲过去打开房门,却见原本布局粉嫩,充满了少女
气息的闺房里,一名身材娇小,面容本该俏丽的少女却两眼发红,张牙舞爪的朝
着床边身材丰腴的中年美妇扑去。

  「小舞,你怎么了!」中年男子看到这一幕,立刻训斥道。

  陈玄鹤刚想把他拦住,可惜已经来不及了,而扑倒了中年美妇的少女,浑身
散发着黑气的瞪向了自己的父亲。

  「啊!」穿着睡衣的少女青面獠牙,十根手指的指甲足足暴涨了三寸有余,
泛着诡异的黑光,就像是沉睡在古墓千年的女尸,直接扑向了中年男子。那睡衣
少女速度之快,以至于中年男子只觉得眼前一黑,那熟悉而现在却又极度陌生的
面容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泛着黑芒的尖锐指甲也离自己的眼珠仅剩半寸了!

  「放肆!」陈玄鹤忽然厉声喝道,他的身影居然比对方还快,直接化掌为爪,
一爪抓住了睡衣少女的胸前玉乳,然后猛地发力,像是投掷铅球般,将对方摔在
了床上。那床也是结实,睡衣少女「嘭」的一声被摔在上面,按照陈玄鹤的膂力,
应该早就塌了。那浑若恶鬼的睡衣少女却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般,又半蹲起来,露
出森白的牙齿,对着陈玄鹤龇牙咧嘴起来。

  而陈玄鹤却只是手掌微微颤抖,他倒不是受了伤,而是刚才出手摔掷睡衣少
女时,是抓住了对方的胸部。原本他以为这种初中生模样的丫头一般都是飞机场,
所以也没顾忌,可是没想到那睡衣少女居然如此有料,那胸前的两团乳球恐怕起
码D罩杯!很多生育过娃娃的熟女少妇都达不到这个级别!

  柔软之中带着十足的弹性,那种感觉就像是灌足浆水的果实,很难想象那是
一个少女所能拥有的巨乳。陈玄鹤陷入到了那种美妙手感的回味之中。而那床上
恶鬼化的睡衣少女显然被他的无视行为有些激怒了,对着陈玄鹤低吼了几声,就
像野兽威胁着侵犯自己领地的天敌一般。只可惜陈玄鹤根本不在乎对方的威胁,
只是冷冷的看着那浑身散发着黑气的睡衣少女。

  看着威胁无用,睡衣少女忽然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动作,她居然直接朝着窗边
撞去,竟是要逃跑!

  「大师,救救我女儿啊!」那中年美妇,也就是这次的雇主韩妍哭得梨花带
雨般的喊道。

  而陈玄鹤也有意在对方面前显摆一二,当即袖口一挥,数道由黄符结成的绳
条,呼啸着飞掠而出,反而后发先至,在睡衣少女扑到窗户前,就将窗户层层叠
叠的覆盖如蛛网。那睡衣少女躲闪不及,直接撞到了那符网之上,爆发出凄厉的
嘶吼,那声音完全不像是人类能够发出。

  「大师,不要……」韩妍看到女儿颓然落地,倒在地板上面不断抽搐着,顿
时心如刀绞,忍不住出声喊道。

  「放心吧,陈堂主出手最有素了,咱们不会法力的还是先往后退退,不要妨
碍陈堂主驱邪。」陈梦曦连忙安抚住韩妍和她的丈夫林大河,将两人朝着门口轻
推而去,给陈玄鹤腾出空间。

  而陈玄鹤隔空一掌,将那冒着青烟的睡衣少女吸起,果然她在装死!陈玄鹤
将其摄起之时,那装死的睡衣少女又开始张牙舞爪起来,两眼猩红如血,苍白的
嘴唇下满是利齿。只是她拼命挣扎之时,那胸前的巨乳也是剧烈的晃动起来,那
薄薄的一层睡衣根本遮掩不住那起伏荡漾的乳波肉浪,几乎要把睡衣的纽扣给崩
开,陈玄鹤面对妖邪毫不动容,可是看到这一美景,却觉得浑身的鲜血都在往下
体涌去……

  「借法幽冥,黑白无常。拘!」陈玄鹤猛地将睡衣少女隔空按在了床上,此
时的后者四肢大开,仿佛有无形的锁链从床的四个角落伸出,然后捆住了她的身
体。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开来。

  「这……已经完了没?」林大河看着那不断挣扎的女儿,有些不敢置信的问
道。

  「没有,我只是暂时困住了令爱,想要彻底清除那股邪气,还得慢慢来。」
陈玄鹤有些不舍的将视线从那爆乳肥尻,完全不像是少女肉体的初中生身上挪开,
然后淡然的对着林大河说道。

  「那您还不得加紧……」林大河搓着双手,紧张的说道。

  陈玄鹤看了一眼陈梦曦,后者极为熟练的从坤包里取出两份合同,然后递给
了林大河,娇声道:「每行都有规矩,这驱邪镇魇也是如此,谢先生先把合同签
了,我们才好安心办事啊……」

  林大河半信半疑的接过合同一看,里面的内容大概就和医院做手术的免责条
款差不多,为了救女儿他也顾不得许多了,于是接过陈梦曦递来的钢笔,在落款
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陈玄鹤看着姐姐将那份合同收好,他淡淡的对着林大河说道:「现在还请谢
先生暂时离开别墅,接下来我要做法,整栋别墅里除我之外,不能有其他男性,
否则你女儿身上的那股邪气可能会不上当……」

  林大河虽说对法术一道一窍不通,可是也知道对方在这方面是专家,所以就
让妻子好好帮忙,自己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离开了别墅。等到从窗户看到林大
河离开之后,他才对那还在默默流泪的中年美妇韩妍说道:「韩女士,麻烦你也
离开这间房,接下来我会施法,为了你的安全起见,还是不要出现在这间卧室为
好。还有就是接下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开门,这邪气
诡计多端,很可能会欺骗你开门。到时候很可能破坏我的施法,如果因此而导致
驱邪失败,我是不负任何责任的。」

  尽管心里还极度担心着自己的女儿,可是韩妍还是在陈梦曦的劝说和搀扶下,
离开了女儿的卧室。只是不知为何,看着那逐渐关闭的房门,韩妍总觉得有些奇
怪的感觉……

  随着房门被关闭,那原本还在不断挣扎的睡衣少女林舞却不在动弹,相反她
那铁青狰狞的面容反而逐渐恢复了娇俏红润,身上的那股黑气也收敛到了体内。
如果陈玄鹤没有天眼的话,恐怕根本看不出眼前床上那眉宇间散发着媚意的娇俏
少女,其实是被邪气附体了。

  这时陈玄鹤耳边忽然听到了一丝丝若有若无,暧昧淫靡的少女呻吟,他转头
看向了林舞。不得不说,林舞虽说只是个初中生,可是面容却已经张开,娇俏之
中带着一丝的纯真的青涩。原本应该只是刚刚发育的身体,如今却堪比哺育过孩
子的成熟美妇,那饱满挺翘的嫩奶儿撑得睡衣仿佛要爆裂开来,两条圆润的美腿
也是肉感十足,更不要说那安产型的硕大浑圆的臀瓣。

  很难想象,一个初中生会有如此爆乳肥尻的成熟身材,不过陈玄鹤到底对此
了解一点,那恐怕都是她体内的那股邪气的作用。他以前也接到过类似的任务,
都是同样属性的邪气,那些求助者也大概都是平板身材,可是被邪气袭扰之后,
就会二次发育,变成那种肉弹型的傲人身材!

  最近这种特殊邪气袭击的事件开始有些频繁,而绝大多数中招的都是漂亮女
性,从林舞这种稚嫩的初中生,到三四十岁的美熟女都有。现在上面也发布了命
令,要求修道之人开始追查事情的真相。

  陈玄鹤听着耳边越来越强的少女呻吟,他知道那是邪气操控着林舞的身体,
想要色诱自己,然后再下黑手。他在心里冷笑一声,暗道对方恐怕是打错了算盘,
别看陈玄鹤长相英俊,一脸正气的模样,可是他修的却是术道最为不耻的淫道。
淫道主张男女双修,用各种特殊的方法来驱邪镇魇,所用的法器也是极为特殊,
在术道之中处于那些名门正派所鄙夷的状态。

  淫修一道之所以没有被术道剿灭,还得亏了情妖一脉,当年术道诸雄举兵伐
天,结果那代情妖帮助内卫剿灭叛逆,得到天道赏赐,成就双圣。他在术道的道
统自然无人敢动,以至于其他淫修流派也得到了部分好处,虽说始终在术道名声
不好,却也不用担心被宗门围剿。

  陈玄鹤虽非情妖传人,却也是淫修流派中第二大势力——合欢宗的弟子。只
不过和那代情妖成就双圣之后,门下弟子如过江之鲫不同。合欢宗人丁稀薄,几
乎成了一脉单传,之所以还能称为第二大势力,完全是因为他师父鬼帅是当今术
道的顶级高手。所以陈玄鹤根本不怕鬼怪色诱自己!

  不过既然做戏,那就做的明显一点,陈玄鹤隔空几指点出,松开了林舞身上
的无常拘。此时的林舞除了眉宇间笼罩着一层烟熏妆般的黑气外,和寻常少女并
无二致。不,林舞一边在床上爬着,一边伸出丁香小舌舔舐着自己的红润朱唇,
发出阵阵暧昧诱人呻吟。不光如此,她还伸手轻轻解开睡衣的纽扣,露出了那胸
前的大片雪白。少女未经人事的肌肤是如此的粉嫩,那硕大饱满的乳球更是随着
纽扣的一一解开,而逐渐暴露在了陈玄鹤的眼前。

  陈玄鹤的瞳孔里都是那白花花的乳肉和那顶端如同傲立枝头的红梅,林舞瞳
孔里掠过一抹黑气,可是她却轻轻抓住对方的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胸前巨乳上面。
陈玄鹤的第一感觉便是柔软和温热,虽说被邪气侵体多时,可是为了真正模拟出
正常女人的体温,邪气还是故意提高了林舞的温度。

  「好哥哥,舞儿的奶子软不软,大不大?」林舞朱唇轻启,发出一阵软糯香
甜的娇笑声。只是那声音之中带着一丝的空虚,就像是有人在极远处说的话。

  陈玄鹤感受到自己的心脏仿佛都多跳动了几下,不过他并没有装模作样的不
去看对方,反而故意狠狠的揉捏了几下。林舞微微一愣,她不明白那些修道之人
不应该不近女色嘛,而且作为雇主的女儿,对方居然如此轻薄,这和之前被请来
的先生完全不同。

  不过她现在处于邪气的控制之下,理智被蒙蔽大半,所以也不顾什么廉耻,
又去解自己的睡裤。陈玄鹤眼皮一跳,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兀自在那里揉捏
那饱满柔软的大奶子。林舞的奶子是如此的柔软,而是在里面还充满了弹性,揉
捏起来实在是极度的爽快和刺激!少女还没有被人染指的乳房是如此的滑腻,那
顶端的殷红也在陈玄鹤的盘弄之下,变得逐渐充血勃起,硬得跟枚冬枣一般。

  林舞也是娇喘吁吁的,尽管是处于邪气的控制之下,可是她毕竟还是个未经
人事的处女,而陈玄鹤却是精于淫道的情场老手,那手法用在熟女身上都能把对
方撩拨到欲仙欲死。很快林舞便在喘息之中脱去了自己的睡裤,不得不说,在被
邪气入体之后,她并不像那些普通鬼附体的宿主一样变得面黄肌瘦,反而身材二
次发育,那大腿圆润丰腴,看上去肉感十足却不肥赘,而两腿之间的神秘地带则
是被一条纯白的小兔图案的棉内裤给遮掩住。而肉眼可见的,那纯白内裤被林舞
的饱满阴阜给顶得撑起,而且上面还有一丝丝逐渐扩大的深色水痕……

  陈玄鹤也不客气,直接按住了林舞的小脑袋,然后便强吻住对方的红润双唇,
用力吮吸了起来。少女的嘴唇略微有些冰凉,带着一丝丝的甜意和清香,触感极
度的柔软。林舞的两只美目顿时瞪圆了,她没有想到对方之前装得那副清冷的模
样,现在果然色胆全露了吧?

  反正是为了干掉对方,这具身体也不是自己的,「林舞」索性也不抵抗,任
由陈玄鹤一边摸着宿主的饱满嫩奶,一边强吻自己的红润双唇。陈玄鹤享受着少
女柔软的嘴唇,光是这样还不够满足,他伸出自己粗糙的舌头,试图撬开对方的
牙关。而林舞似乎也知道欲擒故纵的道理,居然紧咬牙关,一时间陈玄鹤也无法
突破她的防线。

  而林舞的另一只手则是探到了陈玄鹤的胯间,隔着他拱起的裤裆抚摸了起来。
少女的手法粗糙而又生疏,可是那种主动的劲头却让人难以抗拒。而林舞的手掌
很快便悄无声息的脱下了陈玄鹤的裤头,尽管还有一层内裤相隔,但是少女却惊
讶的发现,里面似乎隐藏着一头可怕的凶兽!

  即使是在邪气的控制之下,林舞依然流露出了一丝少女的羞怯,从手掌间传
来的粗长规模和炙热的温度,都让她像是抓住根烧红的铁棍般,松也不是,握也
不是。而陈玄鹤则是伸手抓住了对方仿佛柔软无骨的小手,然后控制着她脱下自
己的内裤,露出了胯间那根粗长狰狞的阳具!

  陈玄鹤那根阳具长度起码二十厘米,堪比很多非洲黑叔叔,粗若婴儿手臂,
颤颤巍巍的不断晃动着。那顶端的龟头更是挣脱包皮,红彤彤的仿佛鹅蛋大小,
而粗长的棒身则是遍布着像蚯蚓般蠕动的青筋。末端的两颗沉甸甸的睾丸,更是
随着主人身体的位移,而不断的微微颤抖着。

  林舞缓缓的撸动着陈玄鹤的鸡巴,她的动作很轻,生怕引来那年轻道士的怒
火。而陈玄鹤却趁机爬上床,伸出脚掌踩在了对方的下体上面,林舞娇小的玉体
顿时一僵!陈玄鹤趁机撬开了对方的牙关,将肉舌侵入到了林舞的口腔之中。那
粗糙的肉舌不断的撩拨侵扰着对方的丁香小舌,疯狂的汲取着对方口腔里的津液,
追逐着对方的香舌。

  而陈玄鹤的脚也极为灵活的搭在了林舞内裤的边缘,然后轻轻的将其从少女
的神秘三角地带缓缓的脱离。这回林舞的下体终于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少女的下
体光滑白皙,那饱满的阴阜如同一团刚制作完毕的布丁,滑不溜丢的泛着一丝粉
嫩,上面的只有一些浅色的绒毛。而顺着阴阜而下,则是一条粉色的细缝,围绕
着那粉色细缝,则是长着两瓣肥厚如蚌肉的大阴唇!

  下一刻陈玄鹤忽然一把抱住了林舞的娇躯,然后将那硕大的龟头顶在了少女
的下体私密处,那炙热扑面的气息瞬间让被邪气附体的林舞有些无法呼吸。而刚
刚接触到下体的阴唇间,她便浑身战栗起来,银牙紧咬,本能的有些害怕。不过
陈玄鹤显然早就有所预料,他轻轻的安抚着对方那不断战栗的娇嫩玉体,就像是
一头垂涎的饿狼,盯着那白花花的小肥羊……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