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与爱】(22)

  • 【家与爱】(22)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摘要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家与爱】(22)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天慕容
2021/11/26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7,435字

「叮铃铃。」

  「叮铃铃。」

  「叮铃铃。」

  正当我沉浸在无尽的悲伤之中时,一连串刺耳的铃声在耳边炸,我在办公室
的小沙发上蓦然惊醒过来,心脏剧烈搏动着,呼呼喘息。

  午休时我将双手放在胸口上小憩,结果就这样睡着了,手压着胸口,结果不
仅做了个非常可怕的噩梦,还弄得大脑有点缺氧眩晕,身体非但没有因为午休而
恢复体力,反而更加疲惫了。

  我从沙发上坐起,嘴巴干得厉害,视线也因为大脑的缺血缺氧而恍惚与模糊。

  手机的铃声继续响着,我想也不想的拿了过来接通,心里十分庆幸这通救命
的电话来得这么及时,虽然噩梦的细节已经记不太清楚,但那深不见底的悲伤却
是那么深刻,那么记忆犹新。

  「喂,你好。」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才有些惊讶的说道:「爸爸,你嗓子怎么了,感冒了吗?」

  却是女儿子琪打来的电话。

  我也被自已说话时的浓重鼻音吓了一跳,感觉眼角有些凉意,用手摸了摸,
指尖湿淋淋的沾满了泪水。

  一直都是我把女儿弄哭,现在终于在梦里让我为她哭了一次。

  女儿熟悉的声音驱散了梦魇造成的悲伤,暖暖的,让我微笑起来。

  咳嗽两声,我从办公桌上抽了纸巾一边擦着泪痕,一边轻松的说道:「刚刚
睡了一会,嗓子有点干,有什么事吗?」

  「那看来人家的电话打的不是时侯,吵醒了爸爸哟。」

  女儿嘻嘻笑了起来,甜甜的说道:「其实没什么事,就是人家突然想爸爸了。」

  我闻言,眯起了眼睛,不动声色的说道:「反正也快到上班时间了,你这电
话来得正好,既然没什么事的话,那爸爸就先挂了,还要去打卡呢。」

  女儿闻言急忙叫道:「诶,别挂别挂,有事,有事呢。」

  我轻声笑了笑道:「臭丫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又出什么坏主意呢?」

  女儿顾左右而言他的答道:「爸爸,人家记得你以前说过高中逃学去打电动
的事情来着。」

  我怔了一下,心就悬了起来了,道:「你不会是想今天逃学吧?」

  「爸爸真是玲珑聪慧,听弦歌而知雅意。」

  女儿嘻嘻笑着拍马屁,甜甜的娇声说道:「不过人家也不算逃学吧,这不是
在和爸爸商量嘛。」

  我声音立刻高了八度,叫道:「李子琪,老实去上课,敢逃学我就打断你的
腿。」

  女儿发出嗯嗯的鼻音撒娇,细声细气的说道:「可是人家现在在中区呀,现
在赶回学校上课是肯定来不及了,如果爸爸不打电话跟老师请假,我和子轩就只
能旷课了哟。」

  「你!」我呼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被女儿的先斩后奏气得咬牙切齿,
却无可奈何。

  「爸爸先别生气哟。」

  女儿在我的怒火下急忙献媚道:「人家现在跟瑶瑶在一起呢,人家可是为了
子轩才逃课的,是正经事哟。」

  我又是一怔,揉着眉心道:「臭丫头,你还把人家瑶瑶拉着一起逃课。」

  女儿听了,气哼哼的嗔道:「臭爸爸,在你心里,所有坏主意都是人家出的
哟。

  这次可是我们一起商量决定的,瑶瑶比我还积极,早打电话骗她爸爸说肚子
疼,让她爸爸请好假了。」

  我还以为张君瑶是个文静乖巧的好孩子,没想到骗起大人来也毫不含糊,一
时不禁有些愣神。

  女儿听我没反应,撒着娇哀求道:「爸爸,你可是说过,没逃过学的高中生
活是不完整的,人家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逃学,你就答应人家嘛,求求你了,好
不好嘛。」

  我冷哼一声道:「你初中就逃过学,还不止一次,你以为爸爸不知道?」

  「以前是以前,而且那都是有正当理由的。」

  「你还能有什么正当理由。」我对她的说法不禁嗤之以鼻。

  女儿嘻嘻笑道:「比如人家第一次来大姨妈,流了好多好多血,人家吓坏了,
以为自已就要死掉了呢。」

  「别说什么死的。」女儿的话触动了噩梦的某些细节,我脱口出声阻止了
她:「好了,我会打电话给你们老师的。」

  「人家就知道爸爸最好了,Mua——」女儿听了,欢呼雀跃的对着话筒大大
的亲了一口。

  「别高兴得太早。」我冷哼一声道:「把你们的位置发过来给我。」

  女儿询问道:「爸爸要过来吗?」

  「你们一群小屁孩子不上课,到处乱跑,我怎么放心得了。」

  他们既然已经先斩后奏,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打不过就加入了。

  「好吧,人家会把定位发给你啦,爸爸也记得快点打电话请假哟。」女儿爽
快的答应就挂了电话。

  已经两点过十分了,学校两点半就上课,我也一边拨着电话,一边跟部门的
同事打个招呼就下楼去开车。

  车到半路,我有些犹豫起来,三个孩子逛街,而且不出意外的话,是子琪为
子轩和瑶瑶制造机会而安排的,我作为家长掺合进去干什么?即使是我,作为高
中时排得上号的乖孩子,也不止一次的逃学,现在轮到我当父母了,难道孩子逃
次课就变成伤天害理、丧尽天良了?

  何况子琪还提前知会过我,并没有偷偷摸摸的隐瞒,我实在没有小题大作的
必要。

  不过……被荒诞梦境残留的某些片段困扰的我,现在极度渴望见到女儿。

  既然如此,去跟女儿碰个面,让自已安心也罢。

  女儿微信上发来位置,显示他们现在正在风情街。市中心有东西对应的两个
人工湖,东面是政府机关和商业街扎堆的兴龙湖,取义兴隆;西边的飞凤湖不像
东面那么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但胜在繁花似锦、风景优美,有许多游玩的设施,
是旅游和休闲的绝佳胜地。

  不过本地人更喜欢把这两个湖叫做双子湖,东面的就是东湖,西面就是西湖——
当然不是杭州那个西湖。

  东湖和西湖有水道相连,风情街就是靠着西湖,依水道而建的一条旅游商业
街,相比于专注于商业买卖的东湖步行街,这里则集合了吃喝玩乐,更重要的是
这里可以摆地摊,所以这条街尤其受年轻人喜欢。

  之所以叫风情街,无非是依水道而建的两旁建筑充满了异域风情,有日式风
格的,欧洲风格的,阿拉伯风格的,也有本地的吊脚楼。

  不过它们也就外面做了些稀奇古怪的造型忽悠人,其实内里都是钢筋水泥,
大体差不离的两层建筑结构。

  我离风情街只有十五分钟左右的路程,根据位置共享,等我到时,三个小家
伙已经等在路边,子琪看到我的车兴奋得直挥手。

  还有几天就是公众假期,现在的市中心反而变得有些冷清,我很容易就找了
个停车位,刚锁好车门,女儿就跑过来抱着我的手臂,眯着眼睛直笑,娇声叫道:
「爸爸你可算来了哟。」

  「叔叔好。」张君瑶在一旁俏生生的站立着,甜甜笑着向我打招呼。她身上
穿着灰色的露肩半袖T恤,圆润的肩头裸露着,袖子上有装饰的系带,下身穿着
百褶的浅灰色短裙,脚上是黑色平跟小皮鞋和白色中筒泡泡袜,一副清爽简单的
打扮。

  只是她的胸部撑着宽松的T恤,夸张的贲起,斜挎的黑色小坤包肩带从胸口
经过,把中间部份的布料压了下去,勒出膨胀滚圆的双峰形状;遮盖了三分之二
大腿的短裙下露着一双白生生、肉乎乎、软绵绵的盈润美腿,这让张君瑶整个人
都在向我诠释着什么叫微胖界的天花板,一股丰腴之美扑面而来。

  瑶瑶身边的子轩则穿着黑色的卫衣和黑色的短裤,卫衣的下摆很长,短裤却
很短,不仔细看还以为他没穿裤子呢。他细长的双腿并拢着,跟身边的纯欲系的
张君瑶站在一起,颇有弱受的小白兔既视感。

  我瞪着女儿,斥责道:「李子琪,你妈妈一点也没说错你,现在越来越野,
都学会逃课了。你自已不好好学习也就罢了,干嘛还拉上瑶瑶。」

  女儿向我皱了皱鼻子,嗔道:「爸爸别像妈妈那么烦人哟。」

  看女儿一点不怕我,我只得无可奈何的转头向张君瑶说道:「瑶瑶,以后你
在学校帮叔叔好好监督子琪,她再想逃课你就打电话给叔叔,别让这坏蛋影响了
你的学习成绩。」

  子轩就是子琪的跟屁虫,治住了女儿,也就等于治住了儿子。

  瑶瑶不好意思的接口道:「叔叔,其实不怪子琪他们,是今天下午有体育课,
我身体不太舒服就请假了,子琪听说了才跟着一起请假的,说起来是我给他们造
成了不好的影响。」

  原本在电话里听子琪说瑶瑶身体不舒服,我还以为是她是逃课的借口,没想
到是真的不舒服,不由关心的问道:「你生病了吗?那怎么不好好在家休息一下
啊?」

  张君瑶婴儿肥的白嫩脸蛋泛起红晕,有些尴尬的说道:「其实也不是很严重
的……」

  女儿吃吃笑了起来,道:「爸爸你关心得太多了,女孩子上体育课经常不舒
服的啦。」

  我闻言,瞬间恍然大悟,视线不由自主在张君瑶的裙子和大腿上巡睃了两圈,
脱口说道:「那你小心注意身体,多喝热水……」

  老天作证,这本来是我下意识的行为,但落在旁人眼里,我的行为就有点猥
琐了,张君瑶的俏脸红霞满布,双手放在裙子前面绞着手指,看起来很是手足无
措。

  女儿翻个白眼,一脚踢在我的小腿上,嗔道:「变态爸爸,不要耍流氓了哟。」

  这时我才想起来,面前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女生,说不定还是处女呢,同样的
话对少妇来说是无伤大雅的小调戏,对小女生来说就是令人难堪的流氓行径。

  最近跟荤素不忌的女儿厮混在一起,让我忘了纯真可爱的少女其实都是比较
害羞的,子琪才是特立独行的异类。

  我咳嗽两声,试图替自已油腻大叔的形象挽回点颜面,目光凛然的对女儿说
道:「体育锻炼对于高中生也是很重要的,没有一副好的身体素质,怎么能应对
以后繁重的学习任务呢?而且多运动锻炼,生病就会少一点,女孩子那什么自然
也不会痛了,是吧!」

  女儿瞧我一脸的义正严词,不由吃吃笑着,用手指拧我的腰间,嗔道:「臭
爸爸,你还说哟。」

  腰间的软肉被掐,我不由的哈哈笑了起来,扭着身体挣扎,嬉笑之间,一段
小小的尴尬就算揭过去了。

  「你们怎么想着大老远跑来这边玩呀?」笑闹一阵,我向子琪问道。

  「我们专门来看飞凤湖的梨花呀,再过段时间梨花就该落了,看不见了哟。」

  女儿说着,就扯着我的手臂往风情街里去。

  我被女儿拉着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但嘴里拒绝道:「爸爸下午还要上班呢,
可没空陪你玩。」

  「爸爸既然来了,还想走?」

  女儿抓着我的手掌吃吃直笑,脚下不停,边走边说道:「要是让爸爸跑了,
人家买东西谁来付账哟?」

  我听了不由一怔,依稀觉得这次又被女儿算计了,问道:「要是爸爸今天不
来,你又打算怎么付账?」

  女儿眯着眼睛笑得像条小狐狸:「直觉告诉人家,爸爸一定会来的哟。」

  我不由嗤之以鼻道:「你的直觉那么准啊?吹得跟能掐会算的神仙一样。」

  女儿瞟了眼后面有一段距离的子轩和张君瑶,嘻嘻笑着把我的手臂抱在怀里,
压低声音娇娇的说道:「爸爸昨晚才跟人家说的要尝尝当昏君的味道,现在为了
人家,就不肯翘半天班吗?」

  想到昨夜的旖旎和今晨的缱绻,我心中不由一荡,伸指在女儿娇嫩如花瓣的
脸上掐了一把,宠溺又无奈的低声道:「小妖精,爸爸的心思真是被你吃得死死
的。」

  女儿听了,眯着眼睛直笑。

  今天的天气很好,经过一夜大雨,仿佛往日里的工业污染也被一并冲洗干净
了,天高云淡、碧空如洗,太阳明晃晃的普照人间,却并不炎热,晚春的阳光温
暖和煦,清凉的微风中有淡淡花香的气息。

  风情街上的人并不多,三三两两都是成双成对的年轻人,有些一看就是学生
模样的,想必也是跟子琪他们一样逃课出来约会的情侣。

  而现在,我们这里也成了两对情侣的四人约会,子轩和瑶瑶,我和子琪……

  当然张君瑶自是猜不到我和女儿之间惊世骇俗的关系,但颇让人惊讶的是,
也不知子琪是怎么忽悠瑶瑶的,单纯的小女生才两天的时间似乎就接受了与子轩
配对的关系。虽然两人在后面拘谨的分隔着一段距离,聊天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
但无论是子轩和瑶瑶都默契的延续着他们之间的小暧昧,不紧不慢的同步行进着。

  路过奶茶店的时侯,我和子轩一人要了一杯冰奶茶,给张君瑶点了热奶茶,
子琪却是特立独行的要吃冰淇淋。

  雪白的奶油上淋了一层嫣红的草莓汁,女儿捧着冰淇淋用小巧的舌尖舔,眯
着眼睛笑。

  我问她能不能让爸爸尝尝,女儿便将冰淇淋递过来一点,我张着血盆大口一
口就吞掉了半个,惹得女儿气恼的跺脚大叫,却怕手里的冰淇淋掉了而不敢过来
追。

  从小到大百玩不厌的小把戏,女儿到现在了也没学乖。

  看着女儿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哈哈大笑。

  这次换子轩和瑶瑶走在了前面,两个人靠得近了些,亲密的聊着天,我凑近
听了一耳朵,儿子居然是在给张君瑶讲解数学题。

  我不禁听得直摇头,两个男女生约会聊作业,这得多沉闷无聊了才干得出这
种事啊。

  不过转念一想,两个高中生除了聊作业还能聊什么?理财投资?买房买车?

  似乎大人的话题更加无聊透顶。

  我退后几步牵着女儿的手,与那对讨论得有些忘我的花季男女拉开了一段距
离。

  从背后观察着儿子,他解释得很认真,显然是个合格的老师,张君瑶却听得
云里雾里的一脸懵懂,处于「我虽然听不懂,但我大受震撼」的状态。

  有句话说得好,人被逼急了,什么都做得出来,除了数学,数学做不出来就
是做不出来。

  但子轩很有耐心,温柔的浅笑着,解释不通也没有任何一丝急燥。

  大约这就是「我的温柔和耐心都可以给你」吧。

  只是,我又想起子轩早晨对我的亲吻和那句永远爱你,脑子有点迷糊了,如
果儿子是同性恋,并且爱上了我,那他现在跟张君瑶又是怎么回事?

  显然中午惨烈的梦境依然影响着我,如果某天子轩直接了当的向我表白,我
真不知该如何才是正确的回应。

  清风拂面而来,水道石栏边的垂柳枝条随风轻摇,我与女儿手拉手走在青石
板的街道上,心中踌躇着,我凑近她说道:「早上子轩亲我来着。」

  女儿闲悠的晃着两人相牵的手掌,漫不经心的答道:「我知道呀,子轩跟我
说了。」

  「他跟你说过?」我不禁一怔,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那他究竟是什么意
思?」

  女儿奇怪的看我一眼,道:「还能有什么意思?子轩爱上了爸爸,想让你操他
呗。」

  即便我心里早有预估,但听女儿说出来,还是大受震憾,身体激灵灵打了个
冷战。

  看女儿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想必子轩早就和她讨论过这个问题了吧。倒也
不奇怪,毕竟「子萱」可是她的「闺蜜」,她昨晚还大力推销过她的闺蜜来着。

  我若有所思的问道:「子轩不会是因为我不太关心他,缺乏父爱,错把父爱
混淆成爱情吧?」

  女儿听了,吃吃的笑道:「爸爸哟,人家又不是单纯的小女孩,什么是父爱,
什么是情欲,人家还是分得清的。子轩他啊——」

  她顿了一下,用舌头舔着手中的冰淇淋,让雪白的奶油沾在粉嫩的舌尖上,
眯着眼睛魅惑的看我,让我看着她把那些奶油吞进口中,还用舌头舔了一下艳红
的嘴唇,才皱着鼻子妩媚笑着道:「子轩他啊,跟人家一样,想让爸爸的大鸡巴
操哟。」

  女儿妖娆的小动作让我直吞口水,但她话中的意思又让我脑子一团浆糊,我
不由瞧着前面的那对少男少女,问道:「那他跟瑶瑶又怎么回事?我看他应该是
喜欢瑶瑶的吧?」

  女儿闻言就是吃吃笑得欢畅,媚声问道:「谁规定子轩只能喜欢一个人?

  谁又规定了他只能喜欢男人或是女人呢?」

  「双性恋!」我脑海中灵光乍现般蹦出了这个名词。

  同性恋已经够惊世骇俗了,我何其有幸能亲见一个更加稀有的双性恋,并且
还是我的儿子。

  只是,当我自已成为双性中的一性时,我可一点也不感到荣幸,那意味着在
儿子眼里,我与瑶瑶是平等的,都是他情感天平上的一员?

  这很不好,大大的不妙。

  我别扭的扭扭身子,迟疑的问道:「子轩的感情是可以这样分的吗?他不应该
是专一的爱一个人吗?」

  女儿眯着眼睛,鼻腔发出哼哼的声音道:「那人家可不可以跟爸爸讨论一下,
你是专一的爱着妈妈呢?还是专一的爱着人家哟?」

  我摸了摸鼻子,尴尬的说道:「这不一样。」

  女儿翻个白眼,嘴里切了一声道:「所有不一样,结果都一样,谁又比谁特
殊呢?与其在意自已是不是唯一,不如想想自已在对方心里是否真的重要。」

  无论是妻子还是女儿,她们两个都是我无法割舍的一部份,这种情感已经超
越了爱和情欲,是特殊的存在。

  但女儿理智又冰冷的剖开之后,我愕然发现,或许我怎么想的并不重要,她
们的感受才重要。

  我有些惭愧的低声问道:「子琪,爸爸在你心里是不是挺渣的?」

  「爸爸怎么会这么问呢?」女儿讶异的反问,她凑到我耳边媚声媚气的说
道:「正因为爸爸那么爱妈妈,人家才想勾引爸爸的哟,那么好的男人,怎么能
让妈妈一个人独享呢!」

  女儿的话虽这样说,但我心里的感觉并没有变好,更不希望儿子学我。

  我咕哝着说道:「我可不想成为子轩感情里纠缠不清的一部分,瑶瑶挺好的,
子轩应该对她专一一点。」

  女儿听了吃吃的笑道:「爸爸你想得太长远了,他们现在要是牵个手,只怕
连孙子的名字您都想好了吧?

  现在他们两个顶多算是好朋友,以后最多也就是谈一场纯纯的恋爱,或许再
多一点男欢女爱,然后就不会有然后了。」

  我听了不禁愕然,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怎么说?」

  「他们不过是两个屁也不懂的高中生,未来在哪里他们自已既不能设计,也
无法掌握,哪有什么未来啊。活在当下,享受成长的美好,就足够了。」

  显然我习惯于用成年人的视角去看待感情了,忘了少年的爱情虽然像烟花般
绚烂,但也像焰火般易逝,世事无常,白云苍狗,少年长成之后有几人是与初恋
相伴?女儿的语气虽然有些不屑和轻佻,但话里对人生的透彻,完全不像个高中
女生,或许子琪远比我想像中的更为成熟。

  「你倒是对人生挺有感悟的。」

  女儿皱了皱鼻子,笑道:「如果对人生没点感悟,不是枉费人家读了那么多
年书吗?」

  我有些不服气又有些期待的问道:「那么请问大师,你又有没有设想过我们
的未来?」

  女儿向我眨眨眼睛,调皮的反问道:「那爸爸你猜,人家有没有设想过呢?」

  一瞬间,女儿的古灵精怪和玩世不恭的态度,反而让我有种她智珠在握的感
觉。

  谈人生和未来终究是过于沉重,我终止了这个话题,轻松的问道:「臭丫头,
你是怎么忽悠瑶瑶的?

  才两天时间就骗得人家喜欢上连话都讲不利索的子轩?」

  女儿吃吃笑道:「爸爸,你这话让人听见,别人会骂你凡尔赛的。颜值就是
正义,他长得这么漂亮,害羞在别人眼里都是可爱的哟。」

  我咂吧一下嘴巴,道:「我承认子轩是挺漂亮的,但瑶瑶也不是那么肤浅的
人吧?」

  女儿手指点着嘴唇,思索了一下,说道:「瑶瑶肤不肤浅我不知道,但她一
定挺笨的,成绩一直在及格线徘徊,现在班里的两个学霸和她做朋友,她心里应
该开心得快跳起来了吧。」

  与优秀的人靠得太近,你就感觉不到他们的优秀了,比如儿子与女儿,我时
常都会忘了他们学习成绩在班上是名列前茅的,是其他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倒是张君瑶的成绩让我极其意外,毕竟眼镜娘在我印象里,即使学习不算顶
尖,也绝不至于沦落到挣扎在及格线的地步。

  我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张君瑶,颇为讶然向女儿问道:「瑶瑶的成绩有那么惨
吗?我每次见到她都捧着书本,应该挺勤奋的吧?」

  「爸爸又在想当然了,不是所有勤奋努力就一定会有收获的哟。」

  女儿嘻嘻笑道:「不过人家觉得,瑶瑶笨笨的,也挺可爱的呢。」

  想到张君瑶对着作业本,苦恼的咬着笔杆子发呆的情形,我也觉得挺可爱的,
只不过对她本人来说可就未必了。

  这时女儿却突地站住了身体,舔着手里的冰淇淋,歪着脑袋上下审视着我,
让我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怎么了?」

  女儿皱了皱鼻子道:「爸爸穿这身衣服丑死了,一看就是头社畜。」

  我摸了摸鼻子,不由腹诽自已本来就是一头社畜。

  光顾着聊天,女儿手上的冰淇淋有些化了,我拿掏出纸巾给她擦手,问道:
「我不是天天这样穿吗?哪里丑了?」

  白衬衫西裤黑皮鞋,标准的工作正装,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显然女儿却是有很大意见,撇着嘴角嫌弃的说道:「你现在可以人家的男朋
友诶,怎么能穿衣服这么没品呢!」

  然后便不由分说,拉着我一头扎进了遮阳棚搭成的路边摊,也不管前面的子
轩和瑶瑶,任他们越走越远。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