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墟鬼境】第二十一卷 道传天下(大结局)第二章 飘眇仙子

  • 【神墟鬼境】第二十一卷 道传天下(大结局)第二章 飘眇仙子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水临枫
2019年/06月/1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0377

              第二章飘眇仙子

  霍飞燕如今也没有羞耻了,从身后抱住赵无谋,送上小嘴,伸出一只素手,
搬过他的头来,强迫他品尝自己的樱唇。

  杨梵档内就是一紧,蜜汁流出,却把小嘴一披:" 无耻!全真弄了个好色的
教御,风光日子也到头了,不过你个色狼要是肯听命于我们青锋,就是找了个大
大的靠山,我保证你以后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

  赵无谋移开嘴:" 什么屌青锋,老子没兴趣!"

  霍秀秀咬牙道:" 若是你肯和我家联合,我可以和飞燕一齐侍候你,甘愿做
你的鼎炉,供你采补,另外,我家还有许多弟子,清一色的美女,可以给你任意
挑选,不如你考虑考虑?"

  赵无谋道:" 这样啊!"

  霍秀秀拥了上来,抱住他的一只胳膊道:" 要是真和全真这种大派联合,甚
至承认我们是全真的旁支,以后你出货不就方便了,我家国内国外都有路子!"

  赵无谋捏过霍秀秀的下巴,把那一张小嘴弄过来亲吻道:" 我以后怎么可能
以挖死人坟、靠卖那种东西生活?不是坐吃山空?"

  霍秀秀感觉他胸有大志,更想投靠,却不料赵无谋忽然全身颤抖。

  档下的穆腾腾头颈转动,把那一泡浓精全部含在了嘴里,待赵无谋颤抖过后,
还紧紧的含着那条渐渐变软的鸡巴,由他舒服。

  杨梵看得白眼直翻,却把一只手放在档部磨蹉。

  黄建焦燥起来,用枪指着赵无谋道:" 你个贱民,看老子毙了你!" 忽然眼
一花,胸前领子被人揪住,跟着整个身子旋了起来,狠狠的惯在地上。

  " 不要!" 杨梵大惊,立即开枪,跟着惨嚎传来,血光崩现。

  赵无谋从黄建的身后探头贼笑:" 骚货!你能打到老子?还成神了?"

  杨梵低头看黄建时,口鼻流血,想是内腑尽碎,已是不活了,而胸腹间全是
弹孔,死得不能再死了,再看赵无谋,哪里能看出修为,不由心胆皆寒,心厉内
惨的道:" 你杀人了,就不怕做牢吗?"

  赵无谋笑道:" 怕- !怎么不怕,不过人可不是我杀的,是你开枪打死的,
却不能算在老子头上!" 说话时,解开扣着杨飘瑶项圈处的链子扣,那猫儿立即
隐起了身形。

  杨梵用枪指着赵无谋道:" 既然害怕,还不束手就擒?"

  赵无谋笑道:" 是哟!不过我想过了,杀一人跟杀一万个没什么区别,反正
这里背得很,就算他们骨肉都烂光了,也不会有人发现,不如把你也宰了,就是
一了百了了,不过你这幅好皮囊,死了真是可惜!"

  " 你混蛋——!" 杨梵说着又开枪,有黄健这个肉弹,自然是打不到赵无谋。

  " 喵——!" 杨飘瑶窜上来,把几近疯狂的杨梵扑倒,踩住她的脸,喝道:
" 再动弄花你的脸!"

  穆腾腾舔着小嘴边的精液笑道:" 弄花她的脸多残忍,不如把她的手脚砍断,
舌头割了,眼睛挖掉,耳朵捣聋,弄个人彘玩玩!"

  赵无谋道:" 真是最毒妇人心!"

  霍秀秀已经知道自己做了蝉,被这批螳螂盯上了,咬牙道:" 她是鹰爪,反
正不能留,怎么弄死还不一样,你要是赚残忍,不如我们把她的皮活剥下来?"

  杨梵魂胆皆裂,嚎叫道:" 要杀就杀,不能这样对我!我也是奉命行事!"

  赵无谋笑:" 为什么要杀你?不如这样,看你生得漂亮,骨肉看样子也骚,
不如做我的牝兽,倒是可以考虑放了你!"

  " 万万不行!" 霍秀秀、穆腾腾、齐生振、陆景松齐生喊。

  齐生振咳嗽一声,凑上来道:" 我说赵大杆子,她们两个娘们的法子,我看
着也残忍,不过也不能放了她,那是纵虎归山,只要她一出去,我们这票人全部
都要被全国通缉,我看不如这样,先奸后杀,给她个痛快的!"

  赵无谋笑道:" 临死还操她,给她快活?"

  " 你们这帮畜生!" 杨梵大叫:" 我情愿做你的牝畜,你叫他们不要这样对
我!"

  赵无谋一笑:" 想好了!不要后悔哟!"

  " 决不后悔!" 杨梵眼珠儿直转,哪里知道厉害?

  赵无谋把手一划,凭空升起一张光符。

  " 人兽契约!" 杨飘瑶大喜,终于有人和她一样,面前这个大美女,主人竟
然不把她当人看,和她们一样,要签人兽契约,不由高兴道:" 贱兽!咬破你的
舌尖,把血滴在上面,从此以后,只要主人有意,你只能四肢着地的在地上爬行
了,和我们一样,哈哈!"

  杨梵刚一犹豫,杨飘瑶又叫道:" 主人他不愿意,我有个好办法,找一根棍
子削尖了,从她的屁眼插进去,再从她的嘴里剌出来,这样好几天死不了,好玩
的紧呢!"

  " 老娘操你妈!我签!千万不要虐待我!" 杨梵急忙咬破舌尖,把血滴在那
张光符上,光符见血后一收,迅速卷起,从她的鼻孔钻入。

  赵无谋笑道:" 好了,既是牝兽,脱光了爬过来!"

  杨梵受了禁制,不敢逞强,咬牙脱了全身的衣服,四肢着地爬将过来,她身
为青锋成员,以身体做饵受训,这是家常便饭,于她们来说,身体什么的都不重
要,完成任务才是头等大事。

  胡杨看得目瞪口呆,喃喃的道:" 这是什么情况?"

  杨梵爬到近前,讨好的用头颈蹭着赵无谋的小腿,抬头道:" 主人!有一件
事不得不说!"

  赵无谋抬起她的下巴,玩弄着她的俏脸道:" 什么事?"

  杨梵道:" 主人,你方才杀的黄健,是我的表哥,这倒不打紧,麻烦的是,
他是四九城黄家的人!"

  赵无谋甩病又犯了,大言道:" 黄家的人?又能怎么样?他家要是敢呲,老
子灭了他全族!"

  杨梵听他说得轻松,暗料北全真定是实力大增,要不然他一个教御,断然不
敢这么随便说灭了京城黄家,行为上不由更加训服。

  实际情况是,赵无谋根本就不知道黄家是什么玩意,就是满嘴跑火车,把杨
梵性感的身体玩了几遍,就在当地,令她双手撑在膝上,蹶起屁股,露出牝穴,
把自己那条复又硬直的鸡巴,贴着她的股缝插进温润的小穴中。

  " 哼——!" 杨梵浪哼,想不到这个北全真的教御,敢不分场合的就地正法
她,这种性子,以后说不好江湖大乱。

  赵无谋抓住杨梵两瓣雪白的股肉,尽力的插抽,弄得浆汁满地,一阵颤抖过
来,又想再操霍飞燕时,齐生振看不下去了,大叫:" 老赵!别玩了,我们做了
正事再说!"

  赵无谋抖了抖半硬的鸡巴,霍飞燕立即蹲下身子,一口含住。

  大杆子边叫飞燕吹箫,边问:" 什么正事!"

  这回是霍秀秀接话:" 倒斗呀!难道你进来不是为了倒斗,老齐说的对,反
正我们已经跟了你,得手出去后,我和飞燕日夜同时侍候你也没问题!"

  赵无谋笑道:" 说的了是噢!在这里性交,总没有床上舒服,飞燕不要吹了!
" 说着着从霍飞燕的小嘴里抽出鸡巴,收进裤子里,又令杨梵、穆腾腾穿好衣服,
叫杨飘瑶前面带路。

  胡杨道:" 我们不管其它人了吗?"

  齐生振道:" 管他们干什么?你不想走的话可以留下,没人拦你!"

  赵无谋诡笑道:" 我向来仁道,怎么能不管其他人呢!抓紧时间,看看能收
拢多少人!"

  齐生振刚要说话,被陆景松止住,低声对他道:" 赵大杆子是找人做替死鬼
呢!"

  杨飘瑶身体一晃,立即分出几十个影子,分向大阵四处狂奔,半个小时后,
竟然收拢了二十六个人,加上赵无谋一行,共是三十三个人一只猫,包括孙家寨
的疤头陈、孙伟、孙大柱三个,把能带的装备收集起来,除了赵无谋和孙家姐妹
外,每个人都背了一个如小山似的背包,每人负重都在40公斤以上,死了一些
人后,分摊到每个人的装备更多了。

  赵无谋看着乌龟般的众人,嘻嘻一笑:" 滚滚这地方你熟,做个向导吧!"

  杨飘瑶一路行来,在通常人眼里极具仙子风度,只是在赵无谋的眼中,还是
只猫,人模人样的直立在前面走。

  走了约摸一个多小时,来一处绝壁前,杨飘瑶指着崖壁道:" 主人,就是这
里,我费了上百年的时间,才撕开这处小缺口!"

  赵无谋凑到近前一看,暗青色的崖壁脚,有一个黑黑的小洞,透着丝丝的灵
气,急动天眼看时,不由笑道:" 这种屌封印,只能用来哄骗你这种猫儿,如何
能挡得住老子!你们退后,看我的!"

  众人退后,赵无谋双手拈决,脚踏罡步,大喝:" 八极无天、九罡横行,急
急如赦令!雷来——!"

  杨飘瑶大叫:" 妈妈呀!我们妖精就怕这雷,主人仔细,不要打到我!"

  如儿臂粗的道雷,轰隆隆的只沿着那暗青色的崖壁翻卷,凝而不开,那崖壁
也是作怪,道雷滚落处,响应起一片的电光。

  忽然一声响,道雷炸开,如天崩地陷,那暗青色的崖壁如一张巨大的幕布般
的落了下来,化做一团青雾,左盘右旋了一阵,呼啸着四散飞遁。

  众人眼不能睁,带着装备又跑不快,都是抱头伏地,挨那青雾散尽,方才敢
起身,借傍晚的余光看时,对面是一片的大湖,波光粼粼,水气升腾,灵气盘绕,
好一处洞天福地。

  赵无谋欢呼一声,先跑了进去,感受充盈的天地灵气,不由自主的飘浮在空
中,极尽所能的狂汲。

  杨飘瑶跟着冲出,如赵无谋般的狂汲天地灵气,杨梵、穆腾腾急丢了背包,
也是如法炮制,其它不是修道的人,感觉是神清气爽,全身毛孔舒展,说不出的
舒服。

  胡杨、霍家姑侄、陆景松、齐自生振都是倒斗的世家,知道这是处" 神龙坐
照" 的罕见灵穴,如所料不差,这片大湖根本就是一处温泉,所以地这冬尽春来
之际,湖中热气和自然界的冷气相遇,升起了弥天的水雾。

  胡杨低声对霍秀秀道:" 霍老板,这处神龙坐照之穴,前方必有大湖,阴气
滋养,宜女不宜男,依我的天星风水来看,湖对面必是一处刀削般的绝壁,直插
天日,绝壁正中,面对大湖必有一处洞天福地的天然洞穴,你们说的北宋公主,
其棺椁必然利用那洞穴安葬,就不知道是旱洞还是水洞?"

  霍飞燕道:" 什么意思!旱洞水洞有什么不吗?"

  霍飞燕白了她一眼道:" 旱洞就是在湖的水平面上方,洞穴向上直入山腹,
水洞就是洞穴低于湖水平面,而且越走越低,要是水洞,这斗就难盗了!"

  胡杨道:" 你说这处温泉水四季温暖,看样子也不会干涸,北宋人会不会在
这温泉里养些东西?"

  霍飞燕道:" 能养什么?热带鱼吗?"

  霍秀秀却是毛骨悚然:" 毒蛇或者是虫蛊,若是的话就麻烦了!"

  赵无谋汲足了灵气,羽毛般的落下身形,向这边大叫:" 你们有充气橡皮艇
之类的东西吗?没有话,就只有回去了!"

  陆景松向齐生振使了个眼色,堆起笑走过去道:" 有是有,但不到迫不得已
就尽量不用,不能沿山壁绕过去吗?"

  孙静婷接声道:" 我刚才和姐姐分两边绕着看过了,就我们站的这处是处陆
地,两边都是刀削似的山崖!"

  孙静妍道:" 可不是普通的山石,都是极好的河南玉,看来这是处玉山,湖
里的水是热的,可能有三、四十度的样子,正好洗澡!"

  赵无谋大笑:" 我宣布,这处地方是我全真所有,穆腾腾何在?"

  穆腾腾道:" 教御,属下在此!"

  赵无谋道:" 回去后叫弄个道观,堵在前面的入口,任命你为这处地方的观
主,出去后我就叫李无新调人来守在这里,方便老子随时采玉,哎哟,就怕人少
守不住!"

  穆腾腾笑道:" 若是教御想守,李祖找个三、四千人来也无问题!" 陆景松
凑过来:" 老赵,前面一定有古怪!"

  赵无谋一笑,向杨梵一呶嘴。

  杨梵带来的全是公家人,多死几个无所谓,反正拿着国家的工资。

  杨梵会意,立即对大喝:" 李伟、王强、吴胜、丁晨,前面侦察!"

  四人答应了声,放下装备,取了军用橡皮艇,很快的充好气,两人一组,带
了冲锋枪,慢慢的划进灵气凝结成雾的温泉大湖。

  十分钟后,杨梵的步话机传一阵杂音,跟着传来探路人的声音:" 报告队长,
前面一切正常!可以过来!"

  众人都吁了一口气,准备皮艇,三、四人一艘,向湖中划去。

  赵无谋的乾坤袋里,也有橡皮艇,与他们不同,他是带电动马达的,和孙静
妍、孙静婷坐了,由孙静妍开艇,孙静婷坐在姐姐边上,赵无谋坐在艇前,杨飘
瑶蹲坐在艇头,不紧不慢跟在其它手划皮艇后面。

  陆景松、齐生振、霍飞燕、霍秀秀一组,他们四个出身老九门,霍家姑侄坐
在前面,霍飞燕拿了金刚伞,有意无意的挡在前面,不时转动伞把。

  霍秀秀拿着一支精良的弹弓,包皮压着一粒钢珠,柳眉微颦,小心的观察前
方。陆景松、齐生振都拿着精钢做的探阴爪,注意着两侧以及后方,老九门门下,
配合的天衣无缝。

  忽然一声" 波——!" 的一声响,水气中跳出一个黑色的影子来。

  杨飘瑶立即就站了起来,一吸鼻子:" 是鱼——!"

  不远处的霍秀秀道:" 什么鱼?"

  杨飘瑶道:" 不知道!哎呀——!快看!"

  无数的黑点跃出水面,自浓浓的水雾中钻出,笔直的冲向艇上诸人。

  " 哎呀——!" 有人大叫,血光崩现。

  杨梵只见一个黝黑的鱼头,自前面队员的颈脖中钻出,鱼嘴张合,眼如弹子,
" 波" 的一声,那鱼胁下生有双翅,奋力所扭动身子,从颈脖中钻出,复又落入
湖水中。

  " 啊——!" 那受伤队员仰天摔倒," 嗵——" 的一声,跌入湖中,清澈的
湖水立即被染的一片血红,一个粗长的黑影一闪,咬住那队员大腿,向深水处拖
去。

  " 哒哒哒" 拿枪的举枪冲水中黑影狂射,密集的子弹,逼的那黑影丢了伤员,
急急的逃窜,同时雾气更重。

  霍飞燕转运金钢伞,只听" 叮叮铛铛" 一阵乱响,诸鱼撞在伞上,纷纷落水。

  杨飘瑶却是咯咯娇笑:" 老娘擅长的就是逮鱼,变——!" 只见她晃动猫脑
袋,一变九,九变八十一,把个橡皮艇的艇舷挤得满满的,后肢蹲地,前肢急挥,
" 噼哩吧啦" 一通乱打,窜上来的飞鱼纷纷落水,真身却捉住一条大个的,躲到
艇座下,张距就咬。

  " 啊——!呸——!" 杨飘瑶大吐一口:" 操——!这是什么味?还是猫吃
的吗?"

  赵无谋笑:" 可见这鱼味道不怎么样,连猫都不吃。"

  陆景松大叫:" 屌到了!这是铁头鲲,头硬如铁,穿过人体就象穿豆腐似的!
大家小心了!"

  齐生振大骂:" 操他娘的,老子从老辈的笔记中,也看到过这种东西,只是
这东西产自中南半岛,这里怎么会有?再者,这东西平常也不会这样不要命似的
乱窜呀!"

  赵无谋道:" 那什么情况下会这样乱窜?"

  齐生振道:" 交配或是产孵时受惊!"

  孙静婷道:" 那它们什么时候交配或是产孵呢?"

  齐生振道:" 只要温度合适,时时都可以交配或者产卵。但为什么会受惊呢?
这湖里有什么?"

  " 哗啦——" 一声水响,一条七、八米长的粗大黑影自湖中窜出,一口咬向
艇舷的猫咪。

  " 啪——!" 的一声响,杨飘瑶的化身气球般的炸开。

  " 呔——!" 孙静妍大喝一声,右手操艇,左手抽出龙泉剑来," 刷" 的直
剌那黑影。

  那黑影把把头一晃," 叮" 的一声,一对尺长的三叉形鹿角,荡开锋利的龙
泉剑。

  " 他妈的!是龙!黑龙——!" 不远处的艇上,陆景松不顾小艇剧烈的摇晃,
兴奋的大叫:" 抓住它,不管死活,弄出去都能卖个天价!"

  赵无谋早就看到了,飞跃而起,合身扑在龙身上,一把揪住龙角,狂笑:"
他娘的!正好弄来滋补,听说吃龙屌很长鸡巴的!"

  那黑龙惊恐,大旋身就逃,同时身体翻滚,想把身上的累赘扔掉,满湖的浓
雾也跟着它飞窜收敛,乱窜的铁头鲲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赵大杆子双腿夹住满是鳞片的龙身,双手抓紧龙角,那龙哪里能甩得下来?

  " 卟嗵——" 一声,那龙落进水里,直往深水处游,要把大杆子闷死。

  大杆子先天道体早成了,全真最拿手的就是先天功,而先天功入门的基础就
是吐纳胎息之术,如何能被它闷死?坐在龙脖子处,大杆子双腿狠夹,以他的力
道,纵算是钢铁也要要被夹扁了。

  " 嗷呜——!" 响亮的龙呤直透天际,那龙吃痛,直窜出水面,又箭似的栽
进深水,被人骑在后颈脖位置,抓不到甩不掉,实在叫龙懊恼。

  赵无谋骑在龙身上,使了个千斤坠的法子,把那龙直压到碧绿的湖底,举拳
打时,却是因水的阻力,打不疼那龙,打了几拳,感觉没有效果,但也不甘心就
此放过,一人一龙,人眼瞪龙眼,僵持在湖底。

  湖面又是一番风景,众人只觉得天青湖绿,放眼看时,只见湖对岸好一处陡
峭的绝壁,亭台楼阁,星罗棋布。

  " 看——!龙楼宝殿!" 胡扬兴奋的叫。

  同艇的包皮翻眼:" 看到了,你以前没见过明楼吗?这样大惊小怪?"

  胡杨嘻笑:" 噢——!忘记告诉你们,入伙时和你们侃的,全是我父母的倒
斗日记,我本人真是第一次倒斗,总算带你们找到龙穴,合同上说好了,找到了
龙穴就没我事了!"

  " 我靠!搞半天原来是个假口,你自己去和霍老板说,她同意的话,你拿了
钱就可以滚了!" 包皮讥笑。

  胡杨闻言是一愣,现在纵算可以走,也没处去呀!

  " 咯咯咯——!" 左近艇上霍秀秀一阵妖笑:" 小胡杨,你也不打听打听,
我们霍家是干什么吃的?找你来就是为了双保险,自古以来,南、北两派从来不
联手,摸金校尉和我们淘沙的联手,史上倒是第一次!不过现在手机没信号,等
一有信号,我立即把二十万转给你,让你滚蛋,别说我们淘沙的不讲信用!"

  胡杨" 呸——" 了一口,恨道:" 我操——!我老妈自小告诫老子,越漂亮
的女人越不能相信,不过我也不错,之前的话你们不是也全信了?"

  霍飞燕笑道:" 别说姑姑,就是我也听着假得很哩,地下的事不亲身经历,
哪里能说得详细?你就我一样,只听先辈人说,其实都是菜鸟!"

  齐生振一脸古怪,低声对陆景松道:" 老陆——!赵大杆子这么久没上来,
肯定是挂掉了,这两个婊子我们一人一个,玩腻之后再找人卖掉!"

  陆景松点头小声道:" 再等一等,赵大杆子不会这么死的,真是他死了,我
们再处理这两个骚货不迟,先想法带回去,玩腻之后再找到凯子的话,这两个骚
货一个至少卖十万!"

  孙静婷一披小嘴:" 这两个老男人鬼鬼祟祟的,肯定没什么好事!"

  孙静妍当心道:" 主人不会死了吧?"

  杨飘瑶跑过来:" 不会,我和他有主奴契约,感觉主人气机旺盛的很呢!"

  孙静婷道:" 那我们怎么办?"

  杨飘瑶道:" 我不会水,你们两个会吗?"

  孙静妍道:" 我们会是会,但水下斗龙可就不行了,这里的湖水虽然能看到
湖底,感觉不深,实际上深得很,我们艇下水深至少有十米!"

  杨飘瑶怕水,恐惧的道:" 那我们先上对岸再说,在岸上争斗起来也能发挥
我们的本事!"

  孙静妍点头,开足马力,直冲向对岸。

  陆景松大叫:" 别冒失,对岸情况不明,你们两个骚货赶着去送死吗?"

  杨梵大叫:" 快划,别让他们占先!"

  划浆的张亮哼道:" 头!我们已经拼尽全力了,我们是人工,她们是马达?
要不然您帮忙划划?"

  同艇的穆菲菲哼道:" 不可能!"

  水下那龙被赵无谋压住动弹不得,急得龙尾直摆,赵无谋也是不知道怎么办
才好,僵持了十多分钟后,那龙忽然就不动了。

  而赵大杆子呢?他竟然想睡觉!矇眬中身处一片荒芫的战场,对战的双方都
穿着原始的衣甲,只护着前胸,都是步兵,并不见一骑铁甲,对方出现三名上将,
围着自己狠斗。

  " 他妈的!真的太不要脸了,三个打老子一个,老子干嘛要打?不会跑吗?
" 赵无谋虽是迷糊,无赖的思想一点也没变,当下调脸就走,不打了。

  对方士兵一条声的大叫:" 张奎败了,渑池兵还不归降?"

  赵无谋跑着跑着,眼角余光忽然瞟到——?不可能,竟然是郑小刀这个婊子,
身披犀甲,光着大腿胳膊,性感骚艳,光彩夺目,拿着一口青铜刀,大叫:" 老
爷你不能走!"

  郑小刀喊他时,也要跟着他跑,却被敌方两名上将拦住厮杀,跑不过来。

  赵无谋心想:不走是呆B!这婊子只不过包她一年,就是钱肉交易,管她做
什么?

  那三名上将紧跟其后,大叫:" 张奎你连杀我七员大将,此恨难消,哪里走?
拿命来!"

  赵无谋回头大叫:" 张你妈的B,乱叫什么?连老子的名字都不知道,不要
是别人日了你娘,倒找老子来算账?"

  说话时,感觉自己竟然能钻地,当下磕开对方一名三只眼将军的兵器,遁地
就走,忽然脑际灵光一动,似乎觉得这样跑,前方有大难等着自己,当下在地底
转了个大圈,倒向对方阵营钻过去。

  那片营扎了好大的一片地盘,赵大杆子既感觉自己能遁地,别人肯定轻易捉
不住他,南京活闹鬼的心情又上来了,钻到对方大营正中间时,忽然就钻了出来,
看见空地中立着一群的赤着上身的女奴,中间一个屌人戴着可笑的冠子,形象夸
张,象是个大王,穿是也是露腿露胳膊,与对面一个老头说话。

  赵无谋跳将起来,一刀砍向那个大王,旁边的老头大惊,急用一条黑沉沉的
竹节鞭来迎。

  赵无谋大笑:" 老不死,你上当了!" 手中兵器向下沉,正砸在老头的脚背
上。

  " 嗷——!" 老头惨声大叫:" 张奎在这里,快快来人!"

  四下里立即窜出十多名上将,赵大杆子把头一缩,又钻地跑了,却听老头跳
着脚道:" 快叫你们的师叔在回城的路上堵他!"

  " 回城?回哪个城?" 赵大杆子暗笑,找了个兵少的地方,如飞而遁。

  似乎跑了半个小时,感觉没人追来,钻出地面看时,却是个山脚,刚要坐下
来休息,山石后转出个身着玄光鱼鳞甲的小丫头来,十二、三岁的样子,皮肤黑
是黑了点,但柳眉星目,非常好看,指着他笑道:" 可恨的烂神,这是你最衰的
时间段,看姑奶奶怎么收拾你!"

  赵无谋脑中灵光一现:" 你是说,你是四维空间的东西?那照理说,老子一
个人类,三维空间的生物,根本没法子奈何你!"

  那丫头片子披嘴:" 你要是人,姑奶奶早把你吃了,现在不要走,看姑奶奶
吃了你的真神!" 说话时,跳将过来,挥爪就抓。

  赵无谋狞笑:" 是你自己找虐的,别说我欺负小孩子!"

  一阵拳来脚往,赵无谋哈哈大笑,按住那丫头的后颈,把她按在地上,由她
头尾乱动,叫道:" 我知道了,你是那条黑龙!本想用龙鸡巴炖汤滋补呢,想不
到是条母的,倒霉!小黑龙!你服不服!"

  " 不服——" 小龙怒吼。

  " 不服别怪老子辣手催花了,只是强奸幼女实在没意思,算了,勉强强奸强
奸,这样弄死你也是浪费".大杆子是一脸的狞笑,十足的坏人。

  " 呜呜呜——!" 那小龙挣脱不得,竟然大哭起来:" 放了我吧!我下次不
敢了!"

  赵无谋笑道:" 放了你?不行!除非你答应做我的通房丫头,叫我主人,否
则就扒你的龙皮,抽你的龙筋,这都能卖个好价钱哟!见到钱要想人有善心,除
非太阳从西边出!还有,是你个丫头挑事在先,谁叫你要吃我们的?"

  " 啊——!" 小龙大哭:" 我饿呀!好几百年没吃东西了,但什么叫通房丫
头呢?"

  赵无谋笑道:" 就是我给你吃的,你什么都听我的,长大后由我替你开苞!
"

  " 好呀!" 小龙兴奋的叫:" 只要你给我吃的,我什么都听你的,只不过要
等我长大,你得再等五百年,现实世界中,我还不能化形呢!"

  赵无谋道:" 你活多久了?还不会化形?"

  小龙道:" 似乎有几百年了,也可能更久!"

  赵无谋道:" 龙一般两百年就能化形,几百年你应该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怎么你既不能化形,真神还是个小丫头?你到底是什么品种的龙?"

  " 我也不知道呀!我出来就发现一堆蛋壳!你说的可能有道理,但是没长大
的原因。可能是这里没吃的吧!" 小龙不挣扎了:" 给我吃的吧!我好饿!"

  赵无谋笑道:" 龙汲天地之精气,日月之精华,这里灵气充盈,所以你才能
孵化,还可助你修行,不必吃人世间的东西,你把我从梦境里放出去,我给你吃
的!"

  小龙奇道:" 你怎么知道是梦境?"

  赵无谋拍了拍她的屁股笑:" 这种屌事,稍想想就明白了!快放我出去!"

  " 好吧!" 小龙委曲的答应了一声。

  赵无谋一机令,睁眼一看,还是骑在龙脖子上沉在湖底,那龙缓缓的摇着尾
巴,状极温顺。

  赵无谋拍拍她,把龙角往上一拎,用全真的道术传意识道:" 上去吧,我给
你好吃的!"

  那龙带着赵无谋向上游了上去。

  岸上众人都站在水边一处宋代巨宅的面前,巨大的朱门挂着" 朝卿仙府" 的
横匾。

  霍秀秀大喜道:" 是这里了,这是明楼,我们快进去!"

  " 好——!" 众人答应了一声,谁都不动。

  杨梵把眼一翻:" 霍秀秀!你们这群该死的盗墓贼,我命令你们前面探路,
戴罪立功!"

  霍秀秀把狐狸眉一挑:" 这会儿都不要摆官家的架子,到这里的都是一个心
思,说白了大家都是贼!"

  杨梵哼了一声,把手一举。

  王强、吴胜立即用冲锋枪指着霍秀秀手下的两个人吼道:" 你、你,进去!
"

  霍飞燕笑道:" 好姐姐,我们是搞技术的,要是先挂了,后面的事你们也不
见得能搞定,不是还有人吗?"

  杨飘瑶厉声道:" 你们少来,要敢逼我们,我家主人来时,把你们一个个挫
骨扬灰!"

  霍飞燕笑道:" 哪敢说你们哟!是他们!"

  疤头陈" 扑通" 跪下来:" 放了我吧!我们真的不会这个,会误你们事的!
"

  霍秀秀笑道:" 就是做炮灰,什么会不会的?坦克,把家伙给他们,顺便告
诉他们怎么使!"

  孙伟、孙大柱还想往后缩,疤头陈站起身来,扑面就是两个耳光,骂道:"
你们给老子先上!"

  霍秀秀带的工具特别的专业,也简单好使,十分钟后,大门" 吱呀呀" 的开
了,奇怪的是并没有什么灰!

  杨梵抬腿,踢在疤头陈的后腰处,妖喝:" 给老娘进去吧!"

  " 哎呀!你个臭婆娘——!" 疤头陈不顾厉害,破口大骂。

  " 哒哒——!" 子弹擦着耳朵打过来。

  " 妈耶——!" 疤头陈感觉裤档处一片潮湿。

  吴胜喝道:" 贱胚!领导叫你探路是看得起你,不听命令就地正法!"

  杨梵面无表情的道:" 小吴别冲动,留着他们还有用,叫其它两个也进去吧!
"

  吴胜、王强用枪指着孙伟、孙大柱。

  孙伟、孙大柱再不敢多话,哆哆嗦嗦的进了大门。

  疤头陈大叫:" 你们两个怂货,快扶我起来!可恨孙家正那个老不死,竟然
给他跑掉了,回去后,一定给他好看!"

  陆景松见其它人都进去了,也不见有什么危险,对孙静妍、孙静婷道:" 我
们也进去吧!"

  杨飘瑶道:" 你们两个可以进去,我们三个要等主人来!"

  齐生振笑道:" 那个,猫——!不不不!杨飘瑶是吧?赵大杆子沉在水底这
么长时间,正常情况下早淹死了,我们别等了,迟了好东西会给别人拿走了!"

  " 操你妈的,你个湖南的贼蛮子,竟然在背后咒老子?老子哪这么容易死的!
" 一声大喝,赵无谋从天而降。

  " 喵——!" 杨飘瑶立即摆开架式,全神戒备。

  " 死猫——!别摆姿式了,本龙懒得理你!" 黑龙传过意识流。

  " 主人——!" 孙静妍、孙静婷大喜。

  赵无谋却不下龙背,手一伸,半空出现一张" 人兽契约" 光符,哄骗道:"
滴血认主后,我就给你好吃的,并且还会带你出去享受花花世界!"

  小黑龙闻言,毫不犹豫的咬破舌尖,把龙血滴入光符,那光符立即化做一道
金光,钻入龙鼻去了。

  小黑龙道:" 吃的呢!不会是她们吧?" 说着话,拿一对龙眼看向孙家姐妹,
于龙、虎等灵兽来说,孙家姐妹天然灵秀,肉味定然鲜美。

  赵无谋笑道:" 想吃人自然不成问题,但她们两个不能吃,她们是我的牝兽,
床上玩弄起来可快活了,先吃点其它东西吧,这次出去后,就把你们带到人多的
地方,随便你们吃!"

  陆景松大惊:" 大杆子,你可不能把它带回南京,否则祸害不小!"

  赵无谋从乾坤袋里倒出一堆小山似的吃食,屌尔郎当的道:" 有什么祸害?
大不了吃些人罢了,南京人那么多,吃个万儿八千的有个屌关系,哎呀!你是龙
不是猪,有这么吃的吗?"

  只见小黑龙张开大口,不分好坏,也不剥包装,也不剥皮去核,把那小山似
的吃食一口吞进肚里,边吃边嘟囔:" 其实人肉并不好吃,我最喜欢吃猪头了,
几百年前还有人进来祭祀,我吃过一回,后来就没了!"

  " 什么?" 赵无谋大喊一声。

  " 哎哟- !主人,你声音比龙声音都大,有什么不对吗?" 小龙瞪着一对无
辜的龙眼。

  陆景松、齐生振也骂:" 那个孙老头!又摆了我们一刀!"

  小黑龙肯定是不会说慌的,她说她能吃到祭品,那肯定是孙家的人能穿过入
口的大阵,到这片温泉湖边来。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