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欲】(十八)

  • 【爱与欲】(十八)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小志的生活
2021年1月1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于本站首发   
字数:10608

               第十八章

  「李成刚?……是……是你?」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转头看我,只是低头专心的解着绳子。他解完一边,又
绕着床去解开另外一边,我刚一挣脱,我就立刻翻过身,倚靠在床头……

  我发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全身赤裸。而且我的股间流出了一股股乳白色的
液体……

  我慌张的卷曲了身子,就算我再找什么理由和借口都无法歪曲我眼前的事实
……

  我分明是被人强暴了……

  以前我在电视上看过很多新闻,说哪哪哪又破获了一起儿童色情的案件,解
救了多少多少的孩子,其中男孩有几个,女孩子有几个?我当时还非常好奇的问
妈妈:

  「妈妈……为什么他们会拐卖男孩子呢?难道犯罪分子里面有女人吗?」

  妈妈笑着抚摸着我的脑袋,温柔的对我说道:

  「是啊……有些罪犯不只是男人……女人也会犯罪的啊……」

  我知道妈妈是念及我还小不想把成人世界的丑恶直接在幼小的我面前揭开…

  …

  但是不管妈妈说与不说,社会还是自然而然的会教育每一个都必须成长的孩
子。后来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渠道搞清楚了这个问题。总之这些男孩子并不
是被女人猥亵,而是依旧被男人凌虐……

  现在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太混乱了。古时候形容的鸡鸣狗窃,男盗女娼也不
过是天下大乱,王朝将倾时候的惨状。可是那些情况在现在这个世界算得了什么
呢?甚至当年那些下作的事情如今都已经具备职业修养。

  现在的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也不像女人,男人可以爱男人,女人也可以嫁给
女人。性别上的这点事,总算在今天被人们玩出了新花样,玩出了新高度……

  我当然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会喜欢孩子,不是疼爱的那种喜欢,而是男女欢
愉的那种喜欢。可能是因为他们还小,皮肤还嫩,身子还软?这些可以理解,可
是为什么有人喜欢男孩呢?他们可是男孩子啊,他们的性特征完全与那些娈童者
是一样的啊……

  事情一旦跟欲望沾上边其实也就不必说的太清楚了,就算想要解释也绝对搞
不清楚,因为欲望带给人的最终必定是疯狂……

  我全错了……错的一塌糊涂……错的离谱……但是,还是我自己太傻太天真
啊,还完完全全不懂这个世界的黑暗……

  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馨茹……本来他们就计划好了……不是为了利用我
……也不是为了刺激我……他们的真正用意一直都是直接针对我的……

  「小刚……你安排的很好……这一次你做的很干脆……我很满意」

  「谢谢干爹!」

  我看到毕恭毕敬的站在床沿一侧的李成刚,他的脸上不再有戏谑的神情,他
的身体也不再是吊儿郎当。他现在的姿势跟会所里那些保镖没有两样。

  除了李成刚和我之外,这个屋子里还有四个人……

  沙发是枣红色牛皮沙发,样式像是意大利的古典设计,这个房间的装潢跟娟
姐的房间很像,我猜测应该就是一套房子,只不过这里是卧室。因为房间里有明
显的女人香,再加上这被单和床的设计,这应该是个上了岁数的女人会喜欢的风
格。

  在那沙发的两侧分别站着两个身姿高挑的女人,她们的身体微微侧向沙发的
正中,双手非常恭敬的叠放在小腹的位置,这个举止仪态,让我想起了空姐。不
过她们身上的衣服可就不像是空姐那么端庄大方了。她们左边的这个穿的是黑色
蕾丝透明的吊带裙,里面什么都没穿,她胸前和下体都若隐若现。而左边这个穿
着是同样款式,但是是白色的蕾丝吊带裙,里面也是什么都没穿……

  这是两个模特一般气质的年轻姑娘,胸部挺拔高翘,腰肢纤细,两条腿光滑
修长。梳着一样的发型。是蓬松的不过肩的中长发,颜色统一是褐色的。她们两
个长相标致,削瘦的下巴,挺立的鼻梁,微隆的颧骨,完全是一副标准的广告美
女的相貌。但是与她们的相貌相比可能更加引人注目的是她们的身高,她们虽然
踩着与自己吊带裙一样颜色的高跟鞋,但是除去鞋跟的高度,她们怎么也有18
0- 185之间那么高啊。

  「咳咳!!」

  沙发上坐着的这个人,嗓子突然咳了两声。我看到左侧的那个穿黑色蕾丝吊
带的女孩上前迈了一步,转向对着沙发的位置,然后双手平放在膝头,谨慎而娴
熟的跪在了那个人的脚边。然后仰起头张开了嘴……

  沙发上的人直起上身探出脑袋,向着这位高挑跪地的美女的嘴巴吐了一口浓
痰……

  那美女在用嘴巴接到这口痰之后,我看到她的喉咙微微一动,她用非常享受
的表情吞咽了下去……

  她直起身子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在她起身的一瞬间,右边那个穿白色吊
带裙的姑娘走了上来,但是她没有跪地,而是撅起屁股,弯下腰。她吻了两下那
个人的嘴,然后用自己的舌头给他擦了擦嘴。擦完之后她也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

  我被眼前的情景惊的目瞪口呆……除了这两个美女惊人的举动之外,我还看
到撅屁股的白衣美女在弯腰的时候她的屁股里明晃晃的闪着两道光,分别在她的
屁眼和阴部……

  沙发上坐着的是一个全身赤裸,肥肉就像是面饼一样摊开在沙发上的中年男
人。如果不是他皮肤的颜色与沙发有所区别,那么他的身体几乎与沙发融为一体。

  他应该个子不高,因为他的小腿不长,大腿很粗,全是肥肉。不过他的腿上
从脚踝开始郁郁葱葱长满了腿毛。最让人感到恶心的是他的肚子,就像肥猪一样
的似乎随时可以流走的肥肉,把他的肚皮撑的一点纹理都没有。

  与他的肚子叠在一起的是他的耷拉下来的老妇人一样的奶子。在他的黑褐色
的乳头周围居然还张了一圈阴毛。他的脖子又粗又短,不经意看过去,还以为他
的头直接压在了两个肥厚宽阔的肩膀上。

  他的胳膊和手自然的摊放在沙发的扶手上,他胳膊上的汗毛也跟他的腿毛一
样,歪歪扭扭,颜色乌黑。他的脚上穿了一双人字拖,向两边劈着外八字……

  他的那张脸与他的肚子一样,似乎随便一碰就可以按出猪油,坑坑洼洼的脸
上有些细小的红色,黑色的斑点,红色的鼻尖上全是黑头,而且闪着油光。鼻槽
的位置是深紫色的。杂乱无章的眉毛和他的猪八戒一样耷拉下来的腮帮子让人看
了真的忍不住想吐。

  可是他的眼睛虽有些血丝,但是瞳孔大而深邃,眼皮半合着,下眼袋突起。

  就如同老虎的眼睛一样。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人家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这话一点也不假,他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寸值得
称道的地方,可是配上这双眼,他的全身都不一样了。这是一个充满威严,令人
对视就会发抖的一个可怕的野兽一样的人。

  如果单纯在行为意义的角度讲,这个人我是认识的,但是如果从心理意义的
角度去讲,我对此人是绝对陌生的。

  在我的印象里这是一个每天脸上堆满了笑容,甚至笑的还有些憨厚的,没什
么能耐的中年男人。或许他还在经历这个年龄段男人常有的中年危机也说不定。

  如果不考虑他时有发生的丑态让他显得有些傻气和愚蠢的话,那么其实他有
时候也会看起来像个圣诞老人,也会给人有几分慈祥和和蔼的印象。他虽然看上
去憨蠢,但是他为人还算是谦和有礼,所以事实上他也并不是个多么招人讨厌的
人。

  只是不像人们期望的那样有作为罢了。

  可这真的是那个弓着腰,陪着笑脸,拍须溜马的我们的陈校长吗?是那个陈
胖子?

  他的笑脸呢?他的憨厚和呆笨呢?

  这个摊坐在枣红皮沙发里像是个教父一般的人物他真的是我认识的校长陈友
发吗?

  我本想要质问究竟是谁把我捆住,是谁把我压在他的身下,但是眼前的一幕
让我又惊又怕,我竟然说不出话来。

  「阿娟……你最近辛苦了……」

  「只要爸爸高兴……」

  对了,这个屋子里还有一个人,就是娟姐,就是从雨中把我带到这里,又给
我讲故事,又给我热咖啡喝的娟姐。

  对了……是那杯咖啡……不知怎么回事,我喝了那杯咖啡,听着她讲了一个
催眠的故事,我也就昏昏沉沉的不省人事了……

  她也给我下了药,也给我催了眠啊……

  娟姐扭动着身体蹲在了陈胖子的一侧,双手抚摸着陈胖子胳膊上的体毛,她
的神情样貌完全也像是变了一个人。如果说昨天她在李成刚和那些妓女面前还是
一副派头十足的大姐大的形象,那么她给我讲故事的时候又化身成了一个知心知
性的成熟阿姨的形象。可是现在她的情愫绽开的艳红的俏脸上又堆满了少女气息
的娇俏可爱。这可真是一位百变女王啊……

  「你……你是陈友发?」

  我的声音让空气凝结了足足有一分钟,陈胖子盯着在床上蜷曲赤裸的我。一
句话也没说。其他人也不敢吭声……

  他突然站起来,我发现她挺着大肚子比我想象中更大,更恶心,随着他起身
的动作,他的肚子一阵乱晃……

  他拖着拖鞋摩擦的脚步声慢慢走到床前,然后从一侧绕道床头。我这才看清
楚他胯下的那条东西。它跟李成刚有很大区别。李成刚的鸡巴又黑又硬,但是整
条棍子看起来还是非常匀称的。可是陈胖子的就是另外一种样子,他的大小似乎
比李成刚的还要稍微粗一点,尤其是阴茎。李成刚的龟头要比阴茎更粗,但是陈
胖子的阴茎要比龟头更粗。不过不仔细看也并不很明显。

  可是他的整条鸡巴的形状却可以一目了然的看出差别。他的整根鸡巴是弯曲
的,或者说是向上勾起的。而李成刚的鸡巴则基本是笔直的。除此之外他的鸡巴
上的血管凸起更加明显。而且他的鸡巴的皮肤组织也更加的粗糙。如果粘着淫水,
李成刚的鸡巴是油光锃亮的,但是陈胖子的这根鸡巴完全是看不出光泽的。只有
他那高翘的龟头顶端亮晶晶的有几滴水珠……

  他就这么晃着鸡巴,朝我走了过来,我吓得赶紧卷曲到一旁……

  他坐在床沿上,对我招了招手,而我几乎惨白的脸摇了摇头……

  「这是你的第一次吗?」

  他对我开口,他的声音沉着有力,带着一种不容置疑,不容反抗的气势……

  「……」

  我呆呆的不敢作声……

  「是第一次……除了接过一次吻……很干净……」

  说话的是娟姐。

  「那就好……」

  他一直盯着我,嘴巴上似乎露出了一丝丝微笑,他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是八旗
子弟在遛一只被禁锢在笼中的稀缺小鸟。

  「从今天起,你是我的人,你要随叫随到……」

  他的声音仍然是那样的不容置疑,我想要反驳,想要张嘴,但是我不敢……

  陈胖子站起身又甩着鸡巴走到了床尾的位置,他对着娟姐说:

  「我还有事,今天先走了,开导开导他……」

  「是……爸爸……放心交给阿娟……」

  陈胖子说完话站在原地张开了双臂,结果后面的黑白两美女一前一后的站在
了陈胖子的胸前和背后。然后她们一齐跪在地上,白衣服的美女一口含住了他的
肉棒,而黑衣服的美女则用双手抱住陈胖子的屁股,把自己的头埋了进去……

  伴随着淫靡的「滋滋滋滋」的口水声,娟姐从衣橱里拿出了衬衫,领带和西
装。

  两个美女一前一后的服侍着陈胖子,娟姐就帮他穿衣服,先帮他穿上了衬衫,
然后又帮他打好了领带。娟姐就像一个贤惠的妻子在服侍丈夫。

  在娟姐差不多打好领带之后,两位美女松开了嘴巴,然后恭敬了对陈胖子说:

  「干净了……爸爸……」

  陈胖子两手一前一后抚摸着她们的头,然后她们站起身又恭敬的站在陈胖子
的身体两侧,然后陈胖子搂住他们,抬起自己的一条腿,娟姐为陈胖子穿上了内
裤……然后是西裤……

  「孙书记还满意吗?」

  「放心吧爸爸……都是最好的……」

  「孙书记口味怪,可不能大意啊……」

  「嗯……人家知道……人家亲自办的……」

  「你亲自验过我就放心了……」

  「黄秘书长那边安排的好吗?他可是老色狼,他他妈的喜欢干净的,还又他
妈的喜欢群p,真他妈毛病多的不得了!」

  「呵呵……爸爸不用费心……黄秘书长当时乐的快把他嘴里的大金牙笑掉了
呢」

  「哼!这个孙子事情做的不多,但是贪劲不小,罢了,还是要周全一下……」

  「放心吧爸爸……人家有分寸……」

  在娟姐给陈胖子穿衣服的时候,他们一句一句的聊着。里面说到的人都是来
学校参加过典礼仪式的。果然都是一群贪官污吏啊。他们嘴里说的分明是一些权
色交易……

  屋子里面除了在忙活着的三个女人和被服侍的陈胖子,还有我跟李成刚。

  我呆呆地看着她们的动作,可是李成刚却低着头,不敢侧脸偷看一眼……这
是何等的威慑力啊,什么样的人才能把李成刚驯服成这种样子呢?我的恐惧又加
深了一层……

  「那我先走了,后面的事情交给你……」

  「嚒啊!放心交给女儿……爸爸慢走……」

  「小刚……多听娟姐的话……好好跟着学……」

  「是……干爹!」

  陈胖子说完话,转过头又看了我一眼,我紧紧搂住自己……随后他没说话,
就开门走了出去,两个美女也跟在他身后走了出去……

  「你……你们对我做了什么……你们……」

  我看到陈胖子出去,我想要质问,想要抵抗……

  「小刚你先出去等着……」

  「是……娟姐!」

  李成刚也开门走了出去,这个房间里又只剩下我跟娟姐。娟姐的脸上似乎又
回到了「阿姨」的角色上,她走到床沿边上,坐了下来……

  「别恨阿姨……孩子……被爸爸看上的人是逃不掉的……」

  「你指的谁?我?」

  我吃惊的问道。

  「不然你以为呢?」

  「可……可我是男孩……」

  「呵呵呵……没人在乎你是男是女……只要爸爸喜欢就行了……」

  「他……他喜欢男孩?……」

  「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欣赏过你自己,这也难怪,男人总之是色眯眯的瞧着姑
娘,却在照镜子的时候没有留意到自己的俊俏可爱……你是不是以为漂亮这个词
是专门用来形容女孩的,而帅气才是用来形容男孩的。」

  「……」

  「傻孩子……你就从来没发现自己的漂亮吗?你知道为什么昨天我要亲自去
给你跟小刚挑选女人?你以为我是给小刚面子吗?小刚他还没这么大的脸面。」

  「我第一是要见你一面,看看你究竟长个什么样子,昨天这一见面啊……那
真的是让我的心都一颤呢……好俊的小脸蛋啊……皮肤白白滑滑的……说话又细
声细气……就连你现在这满脸怀疑的哭丧脸都招人心疼呢……」

  「……」

  「第二嘛,我是让小红去验一验你的身子……看看你到底干不干净……爸爸
是有洁癖的……你们的那个王老师他只玩过一次就不愿意再碰了……不过小红对
你评价可是很高的……她说她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水嫩的小秧子……」

  「你们……你们是故意的……你们……你们这是在犯法……」

  「哈哈哈哈……孩子啊孩子……什么是法……谁来定这个法……谁又来执行
这个法呢?」

  「警……察……你们……你们不怕我……我报警吗?」

  「呵呵呵……你不能这么做,第一,你不敢这样做,第二,你付不起这个责
任,第三,就算你这么做了,也没有任何用处……」

  「我……我为什么不敢……」

  「还记得我给你讲的我自己的那个故事吗?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吗?」

  「我后来一路跌跌撞撞的进了城,经过了好些个周折才有了一口饭吃,后来
我听人说有一个人专门给人解决麻烦,只不过需要付出一点代价。我就是那时候
认识爸爸的。他那时还很年轻,可就算如此,他在当时也已经是个有名气的狠角
色了。别人告诉我说,他不爱财就是好色。所以我专门打扮了一下,弄了个花枝
招展,然后就去见他……结果他看到我一身的乡土气,又大着个肚子,他皱起眉
对我说,他对偷汉子的村妇没兴趣……」

  「我之后又几次三番去找他,但是都被他拒之门外了。我的肚子一天天大起
来,但是我既没有安身之处,又没有糊口之能,迫不得以我又去找到他,我对他
说:这个孩子不是我的,我也不想要他,听说你玩女人是高手,但是你操过分娩
的大肚婆吗?」

  「我看到他的脸上一下子就来了精神,我在他面前脱光了衣服,我对他说:
把这个孩子操出来,我就是你的女人……」

  「知道为什么我到现在都没有孩子吗?因为我再也不能生育了……」

  「爸爸信守了承诺,他帮我找到了强暴我的几个杂碎,我对着他们的脸一脚
一脚的踩下去,直到他们的脸全都变成了肉泥,我也没有收手,但是我不敢真的
杀了他们,我也没有这么大的力气去杀死他们。他们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给我磕头,
让我饶他们一命。这就是男人的下贱,在床上的时候可以逞威风,但是一旦小命
不保,就连爹娘都能出卖……」

  「我当时真的有点心软了……我想,还能拿他们怎么办呢?总不能真的杀了
他们啊……」

  「我当时也累的瘫坐在地上不知道如何是好,可就在这时,爸爸找人把他们
每个人的双手都捆绑在他们自己的身前,然后在他们的身上浇上食用油,用他们
每个人的手去捅另外一个人的屁眼,就这样依次让他们一个捅一个的在地上摆了
一个圆圈,他们的整个胳膊直到胳膊肘都塞进了前一个人的屁眼里,血很快就流
了一地,我都吓坏了……」

  「我至今都闻不得炒菜的味道,尤其是炒肉的味道。因为用食用油把人烧焦
的气味实在是让人一辈子都忘不掉……」

  「所以孩子……你惹不起这个人……」

  我咽了一下口水……我真的不确定是不是在听故事,或者是看电影,我没想
过自己会真的经历这样的事情……

  「另外你只是个孩子,你还有学要上,你还有家人,如果你想要反抗,你的
人生会大不一样的,这种代价你是承担不起的……」

  「另外你没有听到爸爸刚刚说的话吗?连这个城市的头几号人物都是我们的
常客,你还怎么告这个状呢?」

  「孩子……不是姨想要吓唬你,你现在面对的比你在电影和新闻上看到的可
怕多了……我知道你可能觉得这都是不道德的,是违法的,可是这世界可有一日
没有过罪犯?可有一日没有贼?」

  「只要是有人心,就有欲望,有欲望人就会变得贪婪。当人一旦起了贪欲他
就一定会不择手段……」

  「你知道这世界上最厉害的罪犯是谁吗?」

  我胆怯的摇了摇头……

  「是那些正在犯罪,但是却无人知晓的罪犯……或许有人些人一生都在犯罪,
但是他一生都没有被人察觉……」

  「听姨一句劝吧……孩子……爸爸是个强大的男人,你顺从他,他就会疼你,
爱你。可是如果你忤逆他,他就会让你尝试恐怖的滋味……」

  我现在害怕极了,听着娟姐既像是威胁又像是劝说的话语,我的心里既复杂
有矛盾。我对自己的处境非常惶恐,对自己的安危十分担忧……可是,我在一刻
却想到了馨茹,他们既然是针对我,那么他们会不会伤害馨茹呢……

  「可……可是你们为什么要……要威胁馨茹呢……」

  「我们没有威胁你的小女朋友,我们只是让她离开你……你是爸爸看上的人
……你才是真命天子……」

  「那……那你们会不会伤害馨茹?」

  「这个嘛……我就不知道了……这个可不归我管……不过你可以自己去争取
……」

  「不……我……我求求你们……不要伤害馨茹……好不好……」

  「孩子……你求我没用……你得求你自己。」

  「我……我怎么求自己啊?」

  「明天到学校之后,你到爸爸的办公室去,他在那里等着你。如果你想通了,
就过去叫他一声爸爸,明白吗?」

  「我……我……」

  「不着急……不用急……有的是时间,你可以慢慢想……」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我究竟陷入什么样的陷阱,我知道自己才是一个玩物,或
者我连王老师都不如,我虽然是个男孩,但是我的理智告诉我,娟姐的这一席话
是要说服我成为一个妓女或者是性宠物……

  「外面有浴室,你去冲洗一下,时候也不早了,李成刚会送你回家,孩子…
…最后听姨一句劝,别把你的家也搭上……你要真想做个男人,你要首先学会保
护自己的身边的人……哪怕是用你自己的身体……」

  说完话,娟姐「咯噔咯噔」的离开了。我呆坐在床上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
她说的对,现在时间应该不早了,我起码不能让妈妈担心……

  李成刚在送我回家的路上一言不发,我本以为以他的性格他一定会戏弄我,
嘲笑我,但是他却异常的冷静,没有一丝想要调侃的动静。

  「大……大刚……我的视频是你发给馨茹的吗?」

  「没错……」

  「你……会不会伤害馨茹?」

  「呵呵……这个事情可能由不得你……」

  「我……我能不能求你不要伤害她……」

  「呵呵呵,看来你也不是那么了解你的这个小女朋友啊……」

  「什……什么意思?」

  「在我看来,她比你成熟的多,其实你们俩根本不般配,离开了,对你们彼
此都有好处。」

  「不……我不要离开馨茹,你……你可不可以不要伤害她……」

  「我可以向你保证……但是别人我可就管不着了……」

  「我……我会去求陈友发的……」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你……你没告诉我……你的干爹就是陈友发……」

  「你也没问我啊」

  「你是故意引诱我的……」

  「别这么说啊,我的好弟弟,我注意到你是干爹最喜欢的胃口,那也是在你
趴在别人家里偷看人家做爱的时候啊,这难道也怪我吗?」

  「你……你本可以放过我的……你本可以提醒我的……」

  「唉……呵呵……可我也得活着啊……你以为别人随便叫我一声刚哥我就真
的上天了?这个世界本就是,你不死便要我亡的……」

  「你……你放过我,你也并不会有事的啊……」

  「你太天真了……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喝二锅头吗?」

  「不……不知道」

  「二锅头这个酒,又烈,又难喝,我也知道它不是个好酒,可我喝它,并不
是为了享受它,而是不敢忘了它,我是想时时提醒自己要永远记得这个味道……」

  「你……你也是因为陈友发吗?」

  「哼哼……没错……好像每个人都离不开干爹……干爹掌控着我们每一个人
……我对你今天的遭遇感到遗憾……但是这是我的工作……」

  「这是……什么工作啊?」

  「你别怪哥哥……哥哥这也算是为了我自己吧……我第一次见干爹的时候也
跟你刚才一样,也是在床上。当时干爹的衣服都脱了,我吓到跪在地上求他,他
说他脱了的衣服从来没有不尽兴就穿上的道理……他对着我指了指桌子上的一整
瓶二锅头,他说如果我不脱裤子,就得一口干了它。我二话没说抓起瓶子就喝……」

  「我喝光了一整瓶二锅头跪在他脚下,对他说:从今以后您就是我爹,我是
您的儿子!他蹲下来,用手扶起我的下巴,那个眼神我真不想再看第二遍。他说
他只有女儿没有儿子,但是他倒是有几条听话的狗……」

  「我当时就趴在地上,汪汪汪的叫了两声,他哈哈大笑,这才穿上衣服离开
了屋子……」

  「你……你们……陈友发到……到底是什么人啊……」

  「在他身边的女人都叫他爸爸,在他身边的男人都叫他干爹……」

  ……

  我回到家之后,满身污秽,精疲力尽。妈妈慌张的跑来追问我今天这是怎么
了。为什么早上匆匆忙忙的离开,晚上了又这么晚才回家。妈妈想靠近我,关心
我……

  但是我把妈妈推开了,我告诉妈妈我今天太累,太难受了。我告诉她,馨茹
离开我了,我很伤心……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

  妈妈看着我难过伤神的样子,她不忍心让我更加难过,她只有揪心的扶着楼
梯看着我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的走上楼。她知道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
了,她知道自古红颜多薄命,只是没想到来的这样快,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必定会
经历这一天,只是没想到她的儿子似乎比她想象中看起来坚强了许多……

  ……

  妈妈不知道,她不知道的太多了……我不想让妈妈知道这些,我不想让妈妈
碰我,因为我太脏了。我的衣服是脏的,上面还有李成刚的精液,还有雨水和污
泥。我的身子是脏的,我的屁股里有陈友发的精液,说不定我的身上也沾有他的
猪油……最重要的是我的灵魂也是脏的……

  我蜷曲在床上,害怕的浑身发抖,刚刚洗澡的时候我用淋浴冲洗了一下自己
的屁股,我的屁眼火辣辣的疼。我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不知道该怎么保护自己。

  他们是一伙强盗,一伙杀人犯,是一帮恐怖的犯罪集团。而我只不过是个普
普通通的十几岁男孩。我能向谁求助呢。

  娟姐说的对,我不敢惹这伙人,可能也真的没有谁能把他们怎么样。我现在
屁股上的这个感觉跟之前被人踹了一脚是完全不同的。以前馨茹还可以保护我,
她会站出来阻止那些伤害我的人,她也会安慰我和照顾我。可是这一次不行了,
馨茹不可能再保护我,就算她还有这份心,她也没有这个能耐了。况且我也绝不
能让馨茹暴露在这伙人面前,因为我知道那无疑是将肥美的羔羊送入虎口……

  我侧躺在床上,眼角滑落了几滴泪。我最近似乎特别熟悉自己的眼泪,它总
是动不动就出来。我害怕的时候会流泪,我伤心的时候会流泪,我委屈的时候会
流泪,我挫败的时候会流泪,我绝望的时候会流泪……就连我愉快,兴奋,感动,
惆怅的时候也都会流泪……

  就像小时候有人说我是鼻涕鬼,我现在发现这个说法真是恰到好处。一直以
来也有人说我又爱哭,又白净,根本不像个男孩子,反而像个小姑娘。以前我可
不喜欢别人这么说我。为了摆脱这种看法,我在生活中努力的让自己像个男孩。

  我所有的穿的用的我都故意选择蓝色,绿色这种象征着男孩品味的颜色。我
极力的去避免红色,粉色这些有女孩特征的颜色。就连吃饭我也不喜欢吃胡萝卜,
因为我告诉妈妈,那是女孩喜欢吃的东西……

  唉……这仿佛就是命运的捉弄啊……可能我真的很像个姑娘,要不然也不会
被人如此亵玩……可能我真的是生错了,我或许只不过是张了一副看似男孩的皮
囊,可是却掩盖不了一颗像极了姑娘的心吧……

  我的眼泪打湿了枕头,但是这一次我不知道自己这算是流的什么泪,难道是
被人奸污之后对自己清白之身的惋惜之泪吗?我似乎隐隐能够体会到娟姐当年的
那种心情,那种失身之后对命运的冷酷的看法,以及对玷污自己的仇人的发自肺
腑的恨意。可是我却比娟姐还要可怜,她的仇人得到了报应,她可以选择复仇,
她虽然付出了自己的代价,但是她还是洗脱了这份冤屈。可是我呢?我得付出什
么样的代价才能为自己洗干净满身的污秽呢……

  不管娟姐是吓唬我,还是威胁我,不管她对我究竟是善意还是恶意。她的有
一句话说的是没错的。我不能把整个家庭都赔进去,我还有许多的重要的人,我
还有爸爸妈妈,还有妹妹,当然还有馨茹,就算馨茹的心里不再有我,但我的心
里却不可以没有馨茹……

  想到这里我有点不敢哭了,也不能哭啊……因为哭也无济于事。他们的触角
又多又长,他们一旦触碰了我,就会向着四面延伸,他们会贪食我所有宝贵的东
西。我想到这里真是害怕极了。

  我想到了王老师的样子,她的淫荡的神色,和她的淫荡的话语。我记起娟姐
似乎告诉,陈胖子只玩过王老师一次。我现在终于明白使王老师堕落至今,但是
又让她不敢反抗的人根本不是李成刚。李成刚就算是再厉害他也就是个十八九岁
的孩子,他当然没有这样的约束力。是陈友发牢牢的掌控住了王老师……

  我猜想王老师第一次面对陈友发,她也曾经是反抗过的。她当然不可能一瞬
间就抛弃自己这多年精心培养出来的修养和气质。她怎么可能一瞬间就完全无视
自己的骄傲与羞耻而甘心做一个性奴呢?只不过她的挣扎最终化作了徒劳……然
而最可怕的还不是王老师甘愿认命,任人摆布。而是她现在居然完全兴奋而激动
的去迎合了曾经对她的凌辱……甚至让她曾经的挣扎化作了如今淫浪的主动追求
……

  难道我也会有这么一天吗?……难道我也会像是被洗了脑一样,撅着屁股去
舔舐陈友发身上的肥油吗?我会爱上那些让人作呕的东西吗?我会放弃与馨茹美
好的爱情,放弃我的温柔美丽的妈妈?……

  我的妈妈……我的胸口传来一阵阵绞痛……我想到一个最让我绝望的画面…
…那是我不久前做的一个噩梦啊……

  这一夜特别的长……在不知不觉之间我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失眠之夜……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