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欲】(二十)

  • 【爱与欲】(二十)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小志的生活
2021年1月2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于本站首发                     
字数:10591

               第二十章

  以前我记得跟馨茹一起在操场散步,我时常会故意的拖慢自己的步伐,让馨
茹一个人开开心心的走在前面。馨茹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她会轻轻摇晃着自己
的手,低着头小心谨慎的用脚踩着操场跑道上的白线。她的清纯可爱的马尾辫子
会随着她摇摇晃晃的的身体,也跟着左右甩动,她专注的神情让我也看的入迷…

  每次她走了一会之后她就会发现我已经不在她的身边了,她这才停下脚步,
突然转过身,微微仰着头,对我笑着说道:

  「你……你在偷看我……」

  每当这个时候,我仿佛就像是能看到我们十年或者二十年后的样子。馨茹会
穿着一条齐及脚跟的棉质素色长裙,身上也是素色的简约T恤。她的脚上是一双
与长裙颜色相搭的绒皮质地的典雅芭蕾鞋。她那个时候应该已经不再梳可爱的马
尾辫子,而是及腰的柔顺长发,她的丝丝长发自然垂落,发丝随风轻飘飘的摇曳,
她的后脑上夹了一个淡色干净简约的漆脂发卡。她怀里抱着我们可爱的孩子,侧
着身子,脸上带着幸福美满的笑容看着我,对我说:

  「老公……你在偷看我们吗?……」

  最重要的已经并不是我的身体破碎了……我已经丝毫不值钱了……我对自己
已经没有什么可珍惜的……可……可是那本是这世界上最珍贵的一份美好啊……

  这份美好在我眼前破碎……远比我自己的粉身碎骨更让我伤心欲绝啊……

  娟姐说的一点也不错,这个人太可怕了……他根本不是普通人……我根本无
力去抵抗他,或者去忤逆他。他完全是一个统治者,一个站在权利与欲望顶端的
霸主。在他的暴怒面前,甚至求死都算得上是最轻松的惩罚……

  我的头发被他抓着,扯动着无力的眼皮,我的眼神中已经没有了挣扎和反抗
……

  「爸爸……让……让我帮您清理干净……」

  我的喉咙喃喃的发出略带沙哑的恳求……

  陈友发慢慢放开了抓住的我的手,他重新将后背靠在木椅上,他双手环抱于
胸前,满意的俯视着跪在他胯间的我。他的大鸡巴几乎比我的脸还要长。我透过
这根粗壮的大鸡巴,我看到的是帝王一般的威严……

  我慢慢将脸贴到这根象征着征服与统治的权柄,我臣服的张开了自己的嘴…

  我用心的舔着上面已经干硬凝结的,馨茹身上的液体。我小心的用舌尖轻轻
抚润它,我想用自己口腔的温度给它一些温暖和安慰……因为我觉得,我并不是
在舔弄陈友发的肉棒,而是在为馨茹残破的身体疗伤。我想象自己是在温柔的舔
着馨茹的伤口。我的泪水滑倒自己的嘴角上,也是咸咸的,我分不清嘴巴里是血
的味道还是泪的味道……

  我真的很想问问馨茹,她疼吗?她累吗?她还好吗?……

  陈友发对我温柔的动作很满意,他舒服的长舒了一口气……

  「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可以让她不受孕……你或许还有得到她的一天……
你不可要求更多……如若不然……我会让她每天接40个客……而且让你天天观
看……」

  我当然知道自己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这或许是他对我最大的宽容了……

  「以后这个房间,别人不可以进,只要我让你来花满楼,你就在这个房间里
等着我……」

  「我其实很喜欢你的女朋友,但是你女朋友的性子很烈,我不喜欢不顺从的
人,所以我以后不会经常碰她,但是我会找人调教她的性子,如果你胆敢轻举妄
动,我就会找人强奸她一天一夜。我要她顺服,她就必得顺服……至于用什么方
式,我不在乎。可是,我想,你应该会在乎……」

  我现在听到他的话,心里已经没有太大的波澜了,我已经不在乎他说什么了,
我只要能保护馨茹,至少让她少受到一些伤害,就算让我粉身碎骨我也在所不惜
……

  我以前看到李成刚操弄王老师,我觉得李成刚是一个十足的性爱高手,他的
强有力的下体,他的高超的性爱技术,还有他对女人欲望的驾驭能力。都让我觉
得这世界上再没有比李成刚更会玩女人的人了。可是李成刚的鸡巴虽然黑又硬,
粗又大。但是跟我现在嘴中含着的鸡巴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李成刚只是在操女人,他单纯的用自己的大鸡巴去操弄女人的阴道和屁眼。

  可是我面前的这个人,这个帝王。他不仅仅要操弄女人,他也会操弄男人,
他不仅仅会操弄阴道和屁眼,他还会操弄你的大脑和神经,他会操弄你的价值观,
你的人生观,你的回忆,你的生活,你的希望,你的憧憬,还有你的尊严与骄傲…

  他会狠狠的操着你的所有的存在……你不但不能反抗和挣扎,你甚至还必须
摆出享受和恳求的表情。因为这操弄对你来说不应该是你讨厌和拒绝的事情,而
应该是对你充满无上荣耀的恩赐。你要跪在地上,双手谨慎的捧到自己的额前,
然后磕头谢恩,感谢他对你大度的赏赐……

  这才是一个真正为「操」而生的男人,他几乎操着自己身边所有的东西,不
管是男是女,是8岁的孩子或者是80岁的老头,只要他发现有可操之处,他就
一定会挺着鸡巴上去抽插。我甚至带着几许确信无疑的感觉去揣测他最见不得人
的那一面阴影,我想,当他这样的一个极端变态和暴虐的人,在发疯的时候,一
定也会毫不留情的连他自己都操……只要他能做得到……

  想到这里,我反而有些想笑了,我当然已经是陈友发的奴隶,除了我,还有
王老师,还有娟姐,甚至李成刚……在某种意义上我们都是他的奴隶,可是他自
己呢?他自己何尝不是自己的奴隶呢?或者更准确的说,我们都不过是欲望的奴
隶罢了……

  「清理干净了……爸爸……我以后是您的人……我会用自己的身体服侍您…
…我只能……我只会祈求您的宽容……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哈哈哈哈……果然是极品货色……阿娟说的没错,你可真是个招人疼的小
宝贝,我就是喜欢有头脑的孩子,没脑子的人只配去做鸡,像你这样的,可真是
难得的尤物胚子……」

  「谢谢……爸爸……」

  「好了……躺到桌子上去,把裤子脱了……」

  他用手指着后面的一个桌子,看起来像是一个餐桌。我用手扶着地,慢慢站
起,我的腿稍微跪的有些麻。陈友发抓住我的胳膊,把我像提留小鸟一样一下子
就抓了起来,然后把我抱在怀里。我必须说这个感觉对我而言非常奇怪,而且非
常不适应。我可以作为一个孩子在母亲的怀抱里,或者作为一个男人把自己的姑
娘抱在怀抱里。可我从没想象过,作为一个男人和孩子被另外一个男人像姑娘一
样抱在怀抱里的感觉。我不知自己是否该像女孩一样因为羞耻而把头埋在他的怀
里,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像一个孩子用天真无邪的眼睛去看着这个「呵护」我
的人。我知道自己必须做点什么来迎合陈友发,但是我不得不从生活中每一点每
一滴重新去学习和适应……

  他将我平放在了桌子上,桌子有些凉,让我起了几颗鸡皮疙瘩。陈友发赤身
裸体站在我的面前,我怯生生的知道他在等待我……等待我的迎合……我的奉献
……

  我轻轻咬着牙,慢慢解下了自己的皮带,我鼻子又发酸了,因为我想到了妈
妈。向来都是妈妈帮我穿衣服,又帮我脱衣服,妈妈温柔的手,温柔的脸,我想
妈妈了……

  我生疏的脱下自己的裤子,我本能的想用手护住自己的内裤,可我还没抬起
手这么做,我就重新调整了自己的立场,我用两手的拇指勾住内裤的外侧,慢慢
把内裤也脱了下来……

  我的内裤沿着大腿退到了膝盖,然后又沿着膝盖退到了脚踝,直到它勾在我
的脚尖上,我用脚在空中将它轻轻一抖,它就掉到了地上,我平躺在桌子上,歪
斜着脑袋看着陈友发,我缓缓将胳膊举过头顶,然后将手掌自然的摊开在桌面上
……我放松而自然的缓缓打开自己的双腿……

  「爸爸……请您赏给我……」

  后面的细节我不想描述了,我只记得陈友发笑的很开心,而我也叫的很放浪
……

  等李成刚又一次送我回家的时候,差不多刚好是放学的时间,我坐在家门口,
用牙死死的咬住自己的胳膊……我悲痛万分……我痛哭不已……

  「妈妈……我回来……」

  「宝贝回来了……今天过的好吗?」

  妈妈像以往一样走过来帮我卸下书包,帮我换衣服换鞋,但是我不想再让妈
妈帮我了……我以后都不想了……

  「妈妈……我现在长大了……我可以照顾自己……你就让我自己来吧……」

  「呵呵……乖宝这段时间真的像是个小大人了……人也深沉了……」

  「因为我在学习和进步嘛……我必须成长啊妈妈……」

  「嗯……乖宝说的对……妈妈为你高兴……」

  「谢……谢谢……妈妈……」

  在晚饭之后我没有着急上楼。以前我都是吃完了饭就立刻跑上楼跟馨茹聊会
天或者是玩一会电脑,但是我现在对很多东西都没兴趣了,馨茹也不在了……

  妈妈坐在沙发上,而我脸朝外,侧躺在妈妈的膝盖上,我用手抚摸着妈妈的
紧身裙。妈妈的裙子跟妈妈的人一样,又软又舒服……

  「妈妈……你……你喜欢馨茹吗……」

  妈妈一手摸着我的头,一手抚摸着我的胳膊。

  「妈妈挺喜欢馨茹的,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孩子……漂漂亮亮,也文文静静的
……」

  「妈妈……其实馨茹……我……我好像以前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啊……孩子……」

  「妈妈……你知道馨茹有让她伤心的过去吗?」

  「妈妈也只是看到在她的美丽的外表下面……其实她有着一颗易碎的心……

  因为她太善良了……妈妈觉得,她对你的好,都快赶上妈妈了呢……」

  我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不想让自己陷入伤感……

  「妈妈……馨茹她可能不会回来了……」

  「孩子……这得看你们的缘分……而且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就要学着去成全对
方……甚至牺牲自己来换取对方的幸福……」

  我还是没有抑制住自己的眼泪,从眼角滑落的泪水粘到了妈妈的裙子上……

  「妈妈……你说馨茹她爱我吗?」

  「妈妈觉得馨茹非常爱你……」

  「那……那她为什么要离开我呢……我……我真的好难受啊……」

  「不是所有的离开都是因为不爱……也不是所有的爱都能够相伴的啊……孩
子……我们现在也没有在你爸爸身边,但是妈妈知道你爸爸肯定也是在想念着我
们的啊……」

  「可是……可是妈妈……你不觉得这样的爱太残忍了吗?」

  「如果爱不是刻骨铭心的……那还有谁真的愿意去珍惜呢?……」

  「可是……可是妈妈……我……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过眼下的这道关啊……」

  我捂住眼睛放声的哭起来……

  「啊啊啊……呜呜呜……啊啊……」

  我将馨茹保护的玉簪还给了妈妈,妈妈接过玉簪的时候,脸上也有一丝惋惜,
她像是自言自语似的说着:

  「可惜了一个好姑娘啊……」

  ……

  我睡了觉,也恢复了一些精神和体力,我必须重整姿态,因为生活还是要继
续下去的,还有重要的人需要我的保护,我必须为了他们好好地活下着……

  从我被陈友发奸污之后,我的学校生活几乎可以说是可有可无了,只要他闲
来无事就会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或者索性让我不要上课,直接陪他在芭比娃娃
的房间共度欢愉。由于我奇怪的生活作风,同学也都开始窃窃私语。我只能假装
不知道。

  我偶尔会在会所里见到王老师,她的肩头上会扶着一些我不认识的男人的手。

  王老师在会所里显得越来越老练,我甚至有几次看到她的笑容几乎与浪浪无
异了。

  王老师也在成长啊,她当然也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加老练,更加娴熟。这可能
是成年人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吧。当你在堕落中越来越娴熟的时候,或许你受
到的伤害反而是最少的……

  我似乎渐渐开始适应这样的生活节奏,对于这样的痛苦我已经逐渐麻木,甚
至有时候还能说服自己去享受片刻。因为我不得不承认陈友发是一个手段高明的
调情大师,我身体的所有敏感地带,他很快就全部掌握了。虽然他是一个暴君,
但是他也是一个现实主义者,而非浪漫主义者,他并不享受在他胯下躺着的人,
不管是男还是女,去假意呻吟或者装作高潮来迎合或者哄骗他……

  他不但要控制自己的快感,他也会熟练的控制对方的快感,他甚至能利用这
种快感,把它变成一种刺激对方满足的良药。这也是他征服的手段之一……因为
如果我真的每天都沉浸在痛苦的挣扎中,那么无论我有多大的意志力,恐怕我也
无法坚持的长久。所以他并不需要我的坚持,而是只需要我放下戒备,用心享受
就可以了……

  然而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因为痛苦虽然难熬,可是它毕竟还时时刻刻提醒
着你,你应当追求自由和幸福,可是一旦这种痛苦变为了享受,那这就无异于是
身体在告诉自己,现在的快感和享受已经是你努力追求的自由与幸福了……

  我就是这样,在惊喜与恐慌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我明显的感受着自己乳头
的变化,自己下体的变化,以及自己屁眼的变化……

  现在我的乳头似乎只要是穿套头的内衣,稍微轻轻的刮蹭我都会脸红的勃起,
而我的鸡巴也已经被他玩弄的又软又水,我的前列腺液似乎每天都流个不停,起
初我觉得有些粘粘的挺恶心的,可是有一次陈友发居然贪婪的吮吸着我的小肉棒,
我看着他享受的表情,我也明白了王老师沉醉于李成刚胯下的那种感觉……我觉
得自己的身子也挺有魅力的……至少可以让陈友发这样的人放下脸面像一条狗一
样在我身上舔来舔去……

  我的屁眼已经不知道被他进出了多少次,最开始我感觉到撕裂一般的疼,插
进去就好像是一把锯子要锯开我的屁股,但是现在我已经基本适应了,不但适应
了这种大小,我还适应不同的姿势。

  陈友发是非常中意我的屁眼的,他说我的前列腺非常浅,轻轻的刺激都会让
我潮红的高潮好几分钟……而且我的屁眼非常嫩,又非常有弹性,是很多女人都
比不了的,我听着他的这些话,真不知道是应该当作褒奖还是侮辱……

  有一回陈友发拿着一面镜子让我欣赏自己的屁眼,我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
还是顺从的任他摆布,我扭着身子,拿着镜子对着自己的屁股沟去映照,这个姿
势让我很难为情,但我还是看到了自己的屁眼,我的屁眼确实看起来有些水润,
颜色也很淡。由于当时陈友发刚刚在我的屁眼里中出,他的乳白色的浓精正一股
股的往外冒,我看的入神,竟然不知不觉自己也看硬了……

  陈友发看到我的这个姿势,又看着我羞红的脸,而且我居然看着自己的身体,
小鸡巴都硬了,这让陈友发淫性大起,他又重新抱起我,操干了两个多小时,直
到我的嘴里,我的屁眼里,我的身上,我的鸡巴上全都沾满了他的精液,他才放
过我……

  抛开其他的不谈,那一次我也真的觉得很爽,他真的很威猛,很强硬,我仿
佛真的有点把自己带入了女生的思维,我觉得自己在他的手心里,越来越湿,越
来越软……

  现在我的身体已经没有一寸地方是陈友发不熟悉的,我的所有的敏感的不敏
感的地带他都了如指掌,甚至在我的屁眼一侧有一颗小黑痣,他都曾经饶有兴致
地用笔尖去戳弄过……

  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真的像一个性奴了……

  ……

  可是……可是有一个人我很久没见过了,我很想见她,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很
久没见她了,她既没有在学校再出现过,也没有在会所出现过。学校的同学也都
盛传她转学了,老师也似乎没有提起过她,如果有人问班主任王老师,那王老师
也会说她请了长假……

  虽然我想见她,可是我也不敢轻易打听她,我不敢问陈友发,我怕他会不高
兴,我也不想问李成刚,因为我怕引起他的注意,我祈祷着馨茹在那天之后就回
家了。虽然她受伤了,难过了,但是她睡上了几个好觉,哭过了几次鼻子,当她
再一次看到天空时,当她再一次闻到花香时,她还是会露出迷人的笑容……

  如果馨茹真的能选择忘记她的痛苦,如果她真的有机会重新开始好好地生活,
我愿意远远的离开她,只是默默祝福她,只是在心里想想她……

  但是我的世界似乎从最幸福的那一天开始,就完全的急转直下了,我所有的
期望,所有美好的渴求都非但不能应验,甚至还会让我痛苦的四分五裂……

  这一天是个周末,学校安排例行查体,地点是一所私人医院,常年跟我们学
校有着合作关系,每年我们都会到这里例行查体。平时上课没有时间,所以一般
是周末休息的时候学生自己来医院做检查。

  我的身体当然是经不住检查的。不过好在陈友发本事大,他对我说,你尽管
去就是了,没有人会对你怎么样的。我听着他的话,似乎真的感觉这是一个强大
的可以倚靠的男人,如果我真的是个女人,我想陈友发的这种充满大男子主义的
男人味或许还真的有可能让我着迷……

  妈妈陪我到了医院。我从小就是害怕打针的,我看到抽血的软管在我的胳膊
上绕着鲜红色的圆圈,我就会感到头晕目眩。妈妈总是在旁边扶着我,照顾着我。

  有妈妈在我就会鼓起很大的勇气。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妈妈就是我生活中的一
部分,不仅仅是精神上的寄托,也不是母子之间的爱意,而是存粹的像是手脚耳
鼻一样的密不可分,失去了妈妈的照料,我或许连一个残疾人都算不上……

  有妈妈的陪伴查体的过程进展的顺利的多,流程也走的快了。可是就在我基
本全都完成之后,我却看到了一个背影,那个背影我绝对不会看错,因为就算是
她完全变了容貌,我还是绝对有信心能从万千人当中识别出这个背影和这个身姿
……那个人就是馨茹……

  「妈妈……你……你也好久没有查体了,你也去挂一个妇科检查吧」

  「?妈妈感觉还很健康啊……妈妈没事……你不用担心」

  「妈妈……爸爸不在……我……我就有义务照顾你的……」

  「呵呵……小志……我们的小志现在这么有责任感啊……」

  「我……我可不要我最爱的妈妈有事情……所……所以你必须去检查一下……」

  妈妈温柔的看着我似乎无理取闹一般的撒娇,但是她摸着我的脸蛋,柔情的
说:

  「好好……妈妈也检查一下,妈妈也要健健康康的陪伴着小志呢……」

  「那……那妈妈你快去吧……我……我在外面等你……」

  因为妈妈是去妇科做检查,所以我可以脱身不必跟着她。

  「好……那你在外面等妈妈一会……」

  说完话,妈妈就扭动着身子去挂号了,挂完了号,她就乘电梯去了妇科……

  而我看妈妈刚走进电梯我就飞奔向刚刚那个背影的方向,那是外科……而且
她穿着病号的服饰……馨茹……馨茹她怎么了?……我着急的朝着她的方向赶过
去……

  我到了外科病房的走廊上,我一个屋子一个屋子的找,好在这是私立医院,
人并不很多,房间也不是太多,我找了三四个屋子之后,终于我看到了,躺在一
个单人病房里的憔悴的馨茹……

  她穿着粉色的病号服,蓬蓬松松,干干净净的倒也很符合她的气质。她盖着
辈子,依靠着枕头,手里拿着一本书。她的脸有几分疲倦,也有几分憔悴,她似
乎又瘦了一些,她的手显得更加柔弱而纤细了。没有任何粉饰和打扮的俏脸仍然
看上去美的让人窒息……她真的是天降之女……

  「馨……馨茹……」

  馨茹听到有人叫她,她把头侧向门口,她的眸子还是那么干净,那么纯洁。

  可是当她看清来人的时候,她的黑亮的美瞳里却溢满了水花……

  馨茹放下手里的书,她把手伸到被子里,然后让自己的整个身体也向下滑进
被子,她把脸侧向窗户不想看我……

  「你……你来干什么?」

  「今天学校让来查体,我……我刚刚看到你的背影……我就急忙赶过来了……」

  「咻……」

  馨茹从被子里拿出右手抽吸了一下鼻子,然后用手指摸了一把自己的眼泪……

  「我……我不是告诉过你……别……别再来找我的吗……」

  「馨茹,我……我不能没有你啊……」

  我着急的走到她的床前,看着她散开在白色枕头的的黑发,还是那么的柔顺,
那么的明亮……

  「我……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你……你走吧……你不要再来打扰我……」

  「馨……馨茹……我……我求你了……你……你别赶我……」

  馨茹的眼泪流的更狠了,她的手完全擦不干脸上的泪痕……她的鼻子一下一
下的抽动。我看到她的动人的样子,我真的心疼死了……我好像抱住她,我好像
把她的头扶在我的肩膀上,我想给她一些安慰,一些保护……

  「哎呦呵!刘志……你真是可以啊……这里你都能找到啊……」

  我听到这个声音,我害怕的回头看,果然又是李成刚……

  「怎么了刘志,又来打扰我老婆休息了是不是?」

  「你……你……你别乱叫她!」

  我气急的驳斥他……

  「小茹……今天好点了吗?」

  李成刚手里拿着一些水果,他泰然自若的绕到床头的位置,居然直接伸手去
摸馨茹的额头……

  「你……你不要碰她!」

  我大声的对他叫道……

  「你别瞎嚷嚷,这里可是医院!再说了,这是我们夫妻之间,有你什么事情
啊,我摸摸自己老婆的额头碍着你了吗?」

  「你……你……馨茹……他……他说的不是真的……对不对……」

  我看到馨茹对着窗外的眉头皱的紧紧的,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淌,她使劲抿着
嘴唇不想让自己发出声音……

  「我说你能不能有点羞耻心啊刘志……你说你没完没了的缠着我老婆……你
这到底像个什么样子……你还算是个知书达理的人吗?」

  李成刚调笑着对我说道……

  「馨茹……馨茹……你不要听他的……他非常坏……非常丑恶……你……你
不要理他啊……馨茹」

  「哎,我说刘志……你当着我老婆的面,你在这说什么呢,你再说我对你不
客气了,你现在也就是个卖屁股的婊子,你还有资格数落我吗?」

  「你……你……李成刚你不要……」

  「不要什么啊……干爹今天的屁股你舔干净了没有,你就跑到这里来大放厥
词的,你抓紧时间回去伺候干爹,你不要打扰我媳妇休息,我们等会还要抱在一
起好好睡个午觉呢!」

  「你……你不准碰馨茹!你滚开!」

  我对着他大吼!

  「啧……不是告诉你这是医院吗……你瞎叫唤什么……」

  李成刚边说话,边关上了房门……

  「馨茹……你……你怎么了这是……你……你为什么在医院里啊……」

  「你连我媳妇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你说,你还在这假装关心的样子,
你不觉得自己虚伪吗。刘志,不是我说你,就算你想当个舔狗,你这当的也太不
称职了吧」

  「馨茹……馨茹他怎么了……你们把她怎么了!!」

  「啊!……」

  随着馨茹的一声惊叫,李成刚从被子里把她的左手拽了出来……我看到她的
左手手腕上缠了一圈绷带……

  「唉……都怪我啊……我也是寄人篱下……任人宰割啊……连自己的老婆都
保护不了,那天你也看见了,我老婆被人抱着一前一后的奸污,我只能在旁边硬
着大鸡巴干瞪眼啊,可……可谁知我这傻媳妇性子刚烈……居然……第二天她居
然割了自己的腕子……」

  不等李成刚说完话,我一下扑到床上,我哭天抢地的抱着馨茹的身体,我用
手扶着馨茹流泪的脸,我呜咽的对她说:

  「馨茹……馨茹你不能伤害自己……馨茹你不可以这么傻……你要活着……
馨茹我不能没有你……不能失去你……就算……就算我对不起你……就算我不配
拥有你……你也不能作践自己……你不能啊……馨茹……馨茹……啊啊啊!!!」

  馨茹的眼睛一直没有看我,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但是泪水像是涌泉一
样止不住……

  「哎哎哎哎……我说你他妈是不是犯贱……你抱着我老婆干什么呢这是……」

  「你滚开李成刚!你……你离馨茹远点!!」

  「呵呵呵呵,哎呦,你现在还有点男子气概了,是不是干爹的鸡巴在你屁眼
里给你壮了壮胆子!」

  我恶狠狠的用哭红的眼睛盯着李成刚……

  「我可提醒你,你别又想轻举妄动,我会杀了你的……」

  李成刚一边说着也一边渐渐收起了笑容……我感受到馨茹的头微微动了一下
……她把脸侧向李成刚……

  「老……老公……中午我们吃什么……」

  「宝贝……我给你带了好吃的……你放心……来我亲一下」

  说着李成刚真的低头亲了馨茹的额头一下,而我的手还捧着馨茹的脸……

  「馨……馨茹……你……你怎么了……他……他是李成刚啊……他是个坏蛋
啊……」

  「刘……刘志……你……咻……你放开我……你快点走吧……别打扰我们…
…我们还要吃午饭的……」

  「听见没有,我老婆是让你滚,不是让我滚,你别在这自讨没趣好不好!」

  「馨茹……他们是不是威胁你……他们是不是强迫你的……你告诉我啊馨茹
……」

  「刘……刘志……你连自己都照顾不了……我……我告诉你什么呢?……你
快点走吧……以后也别来找我……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快滚吧,小子,要不然我可要赶你了!」

  我万分伤痛的放开了不舍的馨茹,我不知道她究竟经历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她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但是我相信,我十分肯定馨茹一定是有自己的苦衷的,
她一定有自己的难言之隐。而且……而且馨茹说的一点也不错,我连自己都照顾
不了,我拿什么保护馨茹,照顾馨茹呢?我真的特别痛恨自己……

  「馨茹……我……我只恳求你一件事……就一件……无论发生什么……我求
求你不要寻短见……我……我会想办法的……我会救你的……你要相信我馨茹…
…我……我不管你是不是还爱我……就算……就算你再也不理我……但……但你
也不能像现在这样……你要坚持下去……我求你了……好吗……馨茹……」

  馨茹颤抖着柳眉……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她的眼睛一直在闪动,但是她没有
说话……

  「你到底是自己出去还是让我把你踹出去?」

  李成刚站起来,对我威胁道。

  「李成刚你……你不要碰馨茹……要……要不然……我……我一定饶不了你……」

  「哎呦!我操,老婆……你看这孙子还挺横的,我对你好,照顾你,他还要
饶不了我!」

  李成刚一边说着话,居然一边拿起馨茹左边那只受伤的手,他伸出自己恶心
的大舌头居然想要去舔馨茹的手背……就在他的舌头快要贴上馨茹的手的时候。

  馨茹一下子把手抽了回来,然后放到了被子里。她努力调整了自己的声调…

  「老……老公……咱们别理他……咱们……咱们不搭理他……他自己没趣就会走的……」

  「唉……还是老婆好……你看我老婆……心就是柔……我爱你,亲爱的……
来……再亲一个」

  说完话,李成刚又低头亲吻了馨茹的额头一下……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猛的转身离开了病房,我出了病房的门口,我用
脊梁抵在墙上,使劲的磕自己的后脑勺,我无声的痛哭……无声的嘶喊着……

  我不敢看,也不敢再想,我觉得馨茹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挣扎和煎熬,她
甚至不惜放弃自己的生命。我也曾经感受过绝望,但是我仍然没有赴死的勇气和
决心,可是馨茹真的想要了结自己的生命。她真的是太纯洁了……

  我不知道馨茹什么时候又会再一次寻短见,我痛恨李成刚,也痛恨那些伤害
馨茹的人,可是我也只能指望他们对她手下留情,甚至在她想要伤害自己的时候,
能救她一命……

  我真的想要快速的跳过现在的人生阶段,我想要快速的成长,快速的成年,
我想要让自己具备照顾和呵护她的能力,我真的等不及了,我真的忍受不了了…

  我以前特别害怕馨茹的身体受到玷污,我也害怕馨茹受到伤害或者欺负,我
怕极了她的纯洁美好的形象会破碎,但是现在我已经不再有此奢望了,我只求馨
茹能够学会忍耐,能够学会坚持,我只求她能够对自己稍微宽容一些,希望她不
要过分的难为自己。我知道馨茹是一个在乎别人更甚于在乎自己的人,所以我甚
至有点希望李成刚能够拿我去威胁馨茹,我希望他能够对馨茹说:

  「如果你敢寻短见,我就会杀了刘志!」

  我相信馨茹对我是有感情的,我坚信这一点,我相信她至少会为了我而委屈
自己,我知道自己显得非常自私,但是我也完全无能为力,只能求馨茹什么都不
要想,只是坚强的活下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