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齐艳史】第六章 魔尊神后(十一)(十二)

  • 【萧齐艳史】第六章 魔尊神后(十一)(十二)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云渐生
首发:popo
字数:4775

               (十一)

  三人说说笑笑,聊到亥时初,便一起爬到屋顶上练功。

  从他们的位置往西望去,可以看到连绵不绝的屋顶,灯火一簇一簇的,开始
时略显稀疏,到了某个点后,越来越密集,直到连成一片灯海——那是远处的建
康城,二十几万户人家,点起灯来,比天上的繁星还要璀璨。

  云知还看着出了一会儿神,在李萼华的提醒下,收了心,闭目入定,呼吸渐
缓,按照《九皇剑经》的记载,仔细体味着那玄奥难言的星力。

  星力与灵气聚散如风的特质不同,是很稳定的,也许微弱,但是源源不断,
积累起来,很可观。而且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手握星力,就好像提着一根赶羊
鞭子,可以把灵气羊群似的赶来赶去。

  云知还渐渐摸到诀窍,一时兴起,把周边的灵气全部赶跑了,害得他被两位
师姐瞪了好几眼。

  就这样,白天练剑,晚上爬到屋顶上修习星力,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了。

  李萼华的左手经脉几乎已被龙骨星兰治好了,但是云知还仍然每隔几天就以
治伤为借口,溜到她屋里,做那颠倒衣衫之事。

  申小卿和绛云仙子的房间,自然也常常有采花贼临门。

  罗节除了带着蓁蓁修炼之外,还常常带她到建康城里去玩。蓁蓁第一次到这
么繁华富丽的大城市,眼睛都看花了,每天流连忘返,要不是罗节拖着她,只怕
她要直接睡在大街上。

  转眼过了一个月,小柠终于带来了碧荷的消息。

  「她居然一个人跑到那么偏远的地方去了,」云知还看完了苏秀青捎来的信,
暗自感慨,「还成了一位临时教习,这倒是没有想到。」

  信上说,如今碧荷在永昌郡博南县,任教于一家官办的学堂。

  得知了这个消息,云知还松了一口气,跟师父师姐告了别,驾驶着飞舟,找
人去了。

  飞飞停停,花了两天多时间,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云知还找到了当地的衙门,问明了学堂所在,又走了半个多时辰,在一处略
显僻静的地方,见到了一排简朴的房子,以围墙圈起,正门悬一块黑色匾额,上
书「永明学堂」四个大字,字迹端端正正,显然书写之人态度颇为认真,没有敷
衍了事。

  云知还跟看门的打过招呼,说明了来意。也许是见他衣着打扮不俗的缘故,
倒也没怎么阻拦,很容易就放行了。

  地方不大,云知还随意走了走,以修士的耳力,很轻易就从一片读书声中辨
认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念到一句诗:「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这声音清柔中略带怅然,让云知还心里一动,被勾起了很多很久远的回忆。

  他悄悄地走近声源,从打开的窗子望进去,果然见到了碧荷的身影。

  她布衣荆钗,未施脂粉,整个人显得十分朴素,五官容貌与从前相比,没有
很大的变化,脸上神情却柔和了许多,两条淡烟疏眉似颦非颦,给人一种少女惜
春似的轻愁感,正在一板一眼地教十几个孩子念诵诗词。

  云知还默默地看着,没有打扰她。

  时间好像回到了从前,他想起了在云家度过的十几年荒唐岁月,此时回想起
来,那些日子果然平淡无奇得很,与修行以来的经历无法相提并论,但是他心里
还是涌起了一种怀念的感觉,虽然他并不明白,自己怀念的究竟是什么。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一个有点羞怯有点激动的
声音在耳边响起:「少爷?」

  云知还倏然回神,看着站在面前的少女,微微笑道:「碧荷,好久不见,你
还好吗?」

  碧荷似乎有点紧张,只点了点头。

  云知还故意伸了个懒腰,叹了口气,说道:「脚都站得酸了,你不请我进屋
里坐一会吗?」

  碧荷脸上浮起一个笑容,道:「少爷,你跟我来。」

  云知还跟她进了一间屋子,环视一圈,没发现什么贵重的物品,但是收拾得
很整洁,一张杉木桌上,摞着许多书籍,最上面的一本,夹着一片新鲜的柳叶,
大概是最近在读的,他看了看书名,是《文章流别论》,便笑道:「士别三日,
当刮目相看,你很用功啊。」

  碧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少爷,你说笑了。」顿了一下,好奇问道:
「少爷,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云知还道:「你这里可不好找。」便把托圣使大人代为寻找的事情略说了一
下。

  碧荷显然没想到自己的事情竟然惊动了圣使大人,一时有些受宠若惊,不知
说什么好。

  云知还笑道:「怎么,不欢迎我来找你啊?」

  「没有,没有,」碧荷受他感染,也放松了一些,笑道:「少爷千里迢迢地
赶来看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远是有这么远,但是你别忘了我现在可是修士,这么点路程,翻一个筋斗
就到了,不用太感动。」

  碧荷忍不住笑了出来。

  云知还叹道:「看来你现在确实过得很不错,那我就放心了。」

  碧荷道:「还好,有这么多小孩子每天陪着我,心情很难坏得起来。」

  云知还问道:「当初你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我离家出走之后,逃到隔壁郡,身上没钱了,人生地不熟,一时又找不到
工作,心里很害怕,以为自己要饿死街头了,」碧荷笑了一笑,接道:「但是天
无绝人之路,刚好官府在招募一批志愿者,说是要送到很边远的地方去,支持当
地的教育,不要求多高的文化水平,只需要识字,有耐心,受得了寂寞,就可以
应征。我听说食宿全免,就去报名了,经过三个月的培训,就被送到了这里。」

  「原来如此,」云知还没想到这么简单,「当初我老爹还派人去找你,可惜
没找着。」

  碧荷道:「你们都是好人。云老爷和华矜过得好吗?」

  云知还道:「他们都很好,也很挂念你。这次找到你,还多亏了华矜的帮忙,
画了你的画像。」

  碧荷犹豫了一会,迟疑着问道:「我的母亲,她怎么样了?」

  「这个我倒是不太清楚,回去之后我帮你问问。」云知还道,「要不你自己
回去看看她?」

  碧荷摇了摇头,道:「不行。」

  「你还在恨她吗?」

  「不是的,只是我现在还不能回去看她。」

  「为什么?」

  碧荷咬了咬唇,有点羞涩地道:「我、我没钱……」

               (十二)

  云知还微微一怔,「没钱」这个概念几乎没在他的脑海里出现过,所以他根
本没有往这方面去想,他顿了一下,问道:「你在这里教书,每月能领到多少俸
钱?」

  「县学教习月俸米三石,我现在还不是正式的教习,所以只有他们的一半。

  主要是这里太穷了,再多官府出不起。」碧荷笑了笑,「话说回来,如果这
里很富裕,那也轮不到我来了。」

  云知还看着她的笑容,心里莫名生出一种心疼感,道:「这么说来,也就刚
刚够养活你自己。」

  「也不是,还是能攒下一些的,只是不多。」

  云知还沉吟一会,问道:「你是不是怕自己没钱,拗不过你母亲,所以才不
愿意回去?」

  「少爷还是那么聪明,」碧荷道,「是的,我怕她又要我嫁人,下次可就不
一定跑得掉了。」

  「其实你不用怕她,她要逼你,你可以上报给官府,他们会管的。或者你告
诉我也行,我会帮你。」

  「我的母亲不是一个坏人,只是小时候穷怕了,性子变得十分执拗,我不想
跟她彻底闹翻。你知道的,老一辈的很多人,总是觉得家丑不可外扬,要是我找
你们帮忙,局面就失控了,无法再挽回。以前我还不太明白,犹犹豫豫,不敢反
抗,现在我已经想通了,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我要凭自己的本事挣一大笔
钱,用她能懂的方式打败她,到时事实摆在她的面前,她不愿意承认也不行。那
时候我会对她好一点,她辛苦了一辈子,应该也已经老了,没有力气折腾了。」

  云知还本来还想跟她说自己可以借钱给她,听了她这一番发自肺腑的倾诉,
不由打消了念头,说道:「既然你有自己的打算,那我就不再多说了。只是希望
你以后要真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不要瞒着我。凭本事交的朋友,也是自
己本事的一部分。」

  碧荷点了点头,道:「我知道的,少爷。」

  云知还上上下下看了她几眼,笑道:「你可知道我来的时候是什么打算?」

  碧荷脸上微微一红,莫名紧张起来,不由自主地问道:「少爷什么打算?」

  云知还道:「我本来打算直接把你带走的。」

  碧荷呼吸停滞了一瞬,随即放松下来,笑道:「少爷的好意,碧荷心领了。」

  云知还微微一叹,道:「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跟我去一个更好的地方,过轻松
一点的生活?」

  「想过,」碧荷道,「但是我听说过少爷的事迹,您的世界离我太远了,我
还听说过,少爷跟若耶峰的几位师姐关系很好,所以我觉得,您不会比他们更需
要我。」

  云知还稍微一想,便明白她说的「他们」是指手下的学生,无奈地摇了摇头,
道:「你会成功的。」

  「承少爷吉言。」

  两人相对沉默了一阵,云知还叹道:「我要走了。」

  碧荷欲言又止,最后只道:「少爷保重。」

  云知还笑道:「这次可不要再哭鼻子了。」

  碧荷脸上一红,螓首微垂,不敢看他。

  云知还出了学堂正门,回看了跟出来的碧荷一眼,摆了摆手,道:「你不用
送我了,自己多保重吧。」转身欲行。

  「少爷。」碧荷叫住了他。

  云知还回过头,「怎么,改变主意了?」

  「不,不是的,」碧荷脸上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很高兴您能来看我。」

  这一次的确有点不同,云知还没看到她的眼泪,他带着她灿烂无比的笑容走
了。

  回到京师之后,几位师姐问他此行的结果,他一说,不出所料,引起了一阵
唏嘘感叹之声。但是跟云知还的遗憾伤感不同,她们都觉得这是个很好的结局。

  在她们的情绪感染之下,云知还自然而然地,也就渐渐地放下,释怀了。

  离魔尊与神后的比武还有一段时间,为了提防有可能发生的巨变,云知还和
两位师姐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心沉浸于九皇剑经的修炼之中。绛云仙子时
常不在家,云知还猜她应该也是和其他八人修习剑阵去了。

  天气一点点地变凉,大雁南飞,后院中的槐树开始落叶,地面上铺满了金黄
色的叶子。李萼华几人都觉得很美,没有人去打扫它们。

  一天下午,罗节带着蓁蓁从建康城回来,一推开大门,就气喘吁吁地大喊:
「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妙!十分不妙!」

  云知还几人闻声走出。

  李萼华道:「发生什么事了?大惊小怪的。」

  罗节道:「一大群鸾鸟,停在了邺城铜雀台上,消息都传开了,大家议论纷
纷,都很担心呢。」

  「鸾鸟?」云知还显然不信,「别是野鸡冒充的吧。」

  李萼华道:「『女床之山,有鸟,其状如翟,名曰鸾鸟,见则天下安宁。』

  还别说,这个鸾鸟确实跟野鸡长得很像。」

  罗节瞅了瞅一脸淡定的三人,对申小卿道:「二师姐,你也不信啊?」

  申小卿摇了摇头,道:「不信。」

  「你们真没意思。」罗节叹了一口气,道:「好吧,我也不信。」

  云知还道:「师姐,那你刚才大惊小怪的干吗?」

  罗节道:「你们天天就练剑啊练剑,师父也不在,我这不是无聊了嘛。」

  蓁蓁拉着她的手摇了摇,笑道:「姐姐,你不是还有我么?」

  罗节道:「嗯,还好有你。」

  李萼华道:「那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假的?」

  「消息是这么传的。」

  云知还道:「他们这是在造势呢,也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

  李萼华道:「要是魔尊的主意,倒是好事,说明他心里没底,但是形势恐怕
没有这么乐观。」

  云知还道:「你们觉得神后和魔尊这一次谁会赢?」忽然想起了跟萧棠枝的
打赌。

  李萼华道:「我猜是神后。」

  申小卿道:「我也猜是神后。」

  罗节道:「那我只好猜魔尊了。」

  云知还笑道:「师姐,你也不盼着咱们一点好,小心魔尊赢了之后,把你抓
去当妃子。」

  「燕姬当年可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称,」罗节道,「他有了这么一位宠妃,还
会看得上我?」

  李萼华道:「说起这个,我倒是替神后陛下感到很不值,她刚一离开,魔尊
就另觅新欢了,这么看来,男人真没几个靠得住的。」目光看向了云知还。

  云知还道:「喂喂喂,师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怀疑我的聪明才智吗?」看
了她和申小卿一眼,笑道:「我才没他那么傻,当然是全部要了。」

  看他们又在那眉来眼去的,罗节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对蓁蓁道:「蓁蓁,咱
们不理他们,你跟姐姐说,你觉得谁会赢?」

  「我觉得,」蓁蓁认真思考了一会,「会平手吧。最好魔尊能跟神后认个错,
大家和和气气的,咱们就可以去邺城玩啦。」

  Ps:碧荷这条线跟主线没有关系,只是顺便展示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她的生
活会继续下去,但是不会再出现在故事里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