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齐艳史】第六章 魔尊神后(五)(六)

  • 【萧齐艳史】第六章 魔尊神后(五)(六)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云渐生
首发popo
字数:4726

                (五)

  云知还刺完之后,见她腿心阵阵抖颤,知道她要泄身了,忙闭眼把脸埋入她
臀间,面部肌肤所接触的,皆是一片滑腻温软,忽觉一股股粘暖花浆喷射出来,
像是一道道有力的水箭,喷在他的脸上,他不但不觉得脏,反而感觉十分有趣,
待水流渐弱,直至消失,他才在她的美穴上亲了一口,抬手擦去眼部沾上的浆汁,
转到她面前,笑嘻嘻地道:「师姐,你看我的脸。」

  李萼华往他脸上一看,不由惊叫了一声,秀脸刷一下变得通红,半天说不出话来。

  此时云知还的脸上不仅扯浆挂水,颇为狼藉,唇边还沾着一根蜷曲细长的阴
毛,不用说,李萼华也知道是自己……

  云知还却还不打算放过她,一把抱住她的身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
吻了上去。

  「呜,呜呜……」李萼华感觉到他嘴上传来的奇怪味道,羞急交迸,拼命
挣扎起来。

  云知还哪能让她就这么逃了,一手环住腰肢,一手按住她的螓首,跟她唇濡
舌拌,把嘴里残存的蜜液尽数渡了过去,完事之后还嫌不够,小猫似的,在她秀
雅的脸上一顿乱蹭,分了一半花浆给她。

  李萼华满脸满嘴都是自己蜜液的味道,再也无法逃脱,羞得抬不起头来,
埋在他胸前,胡乱地蹭磨揩拭。

  云知还第一次跟她玩这种花样,心中得意非凡,被她滑腻的脸部肌肤磨得甚
是受用,便问她:「师姐,刚才的滋味美吗?是不是感觉魂儿都飞到天上去了?」

  李萼华感觉脸上还有些粘腻,估计是擦不干净了,只能从他怀里出来,微瞪
了他一眼,道:「一点也不美,痒死了。」只是一想起他刚才钻进自己腿心,用
温软湿润的舌头,舔舐自己私处的情形,还是不免有些心旌荡漾,话一出口,有
些犹疑,便少了一点说服力。

  云知还把她搂紧,仔细体味着她饱满的胸乳压在自己胸膛的美妙感受,温柔
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道:「师姐,我为你舔过了,你是不是也应该为师弟做些
什么呢?」

  李萼华咬了咬唇,想要拒绝,又有些不忍,他能为自己做到这种程度,自然
是因为真心喜欢自己,而且不是普通的喜欢,是非常非常喜欢,自己还要拒绝的
话,是不是有些绝情了,会不会让他伤心?

  云知还见到她脸上的为难之色,倒是先心软了,道:「师姐怕羞,那这次就
算了吧,反正咱们的日子还长着呢,不急在一时。」

  李萼华抬眸看了他一眼,见他脸上并没有伤心失望之色,反而满满都是夹杂
着无奈的柔情,看起来十分宠溺,心中微觉感动,没有那么害羞了,反搂住他,
柔软的唇瓣在他脸颊上轻轻碰了一下,小声道:「看在你这么卖力的份上,我就
答应你一回吧。」

  云知还大喜,抵着她雪额磨了几下,笑道:「师姐真好。」

  李萼华强忍着羞意,伸手把他的腰带扯下,也在他脖子上打了个结,玉手抓
着他的裤头,咬一咬牙,往下一拉,憋闷多时的肉棒呼一声弹了出来,似乎带起
了一道热风,让她清丽的脸颊飞起一抹红晕。

  李萼华往弹出的肉棒一看,见到它的尺寸,不由吓了一跳,有点不敢相信以
前就是这东西,插进自己身体里,把自己弄得死去活来的。不过看了一会之后,
她又有些习惯了,虽然它的模样有些怪,棒身上很多盘绕浮凸的血管,紫红色的
龟头像个肉蘑菇,马眼上分泌出了一些粘液,但是总的来说,不是狰狞凶猛的那
一类,也没有刺鼻的气味,看久了,甚至会觉得有些乖巧,呆头呆脑的,有点可
爱。

  李萼华蹲下身子,秀脸与肉棒几乎在同一个高度,左手扶着云知还的大腿,
右手三根春葱玉指捏握住它的根部,张嘴试了试它的大小,啊呜一声,把一个大
龟头吃了进去。

  云知还还没有教她技巧,哪知道她这么干脆,直接一口就把大棒头给吞了,
敏感的龟棱擦刮在她细巧的贝齿上,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又痛又美,急叫道:
「师姐!」

  李萼华嘴里含着他的肉棒,抬起头来,无辜地看了他一眼。

  云知还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颊,道:「好师姐,你咬到我了。」

  李萼华张嘴张得有些发酸,便放开了肉棒,道:「那要怎么做?你教我。」

  云知还便教了她一些注意事项。

  李萼华悟性绝佳,马上投入到了使用中,兴致勃勃地,好像刚刚发现这游戏
的有趣之处。

  她小心地把肉棒吃进嘴里,不让牙齿碰到棒身,紧抿着水润的唇瓣,柔软的
口腔仿佛一根吸力强劲的嫩管,前前后后,呜呜噜噜,不断套弄着弯翘如刀的肉
棒。湿软的香舌搅缠抵钻,初时毫无目的,扫舔过肉棒的每一寸肌肤后,却渐渐
摸索出了规律,专往男人的要害上去,把云知还弄得身酥骨软,飘飘如仙。

  云知还哪能想到自己这亲爱的师姐,在口活一道上天分如此之高,今天能得
她唇舌伺候,已是三生修来的福分,再加上这越发犀利的口技,简直是把她爱到
了骨子里。

  「噢,噢……师姐,你,你慢一点……呜!呜呜……师姐,你太厉害了,噢,
噢……师弟受不了了……」

  云知还想起她刚才呻吟着胡喊乱叫,便也半真半假地乱叫起来。

  李萼华本已存了豁出去的心思,羞意淡了一些,这时听了他如此夸张的叫喊,
被肉棒温度蒸得有些发红的脸蛋,红晕愈浓,吐出口中巨物,轻轻打了他一下,
晕着脸道:「有这么夸张吗?」

  云知还手掌托起她柔腻的下颔,伸出一根拇指,插进她嘴里,搅了搅湿润的
香舌,道:「有,比这夸张多了,师姐的小嘴太厉害了,比下面的小穴还厉害。」

  李萼华仰身避过他的魔手,道:「那现在还要继续吗?」

  「当然要了,」云知还捏起被她口水涂得闪闪发亮的肉棒,得意地摆了摆,
「我还要射在师姐的小嘴里,看着师姐把满满一嘴精液吞下去,我还要射在师姐
的脸上,发上,把师姐用精液泡起来……」

  「呸呸呸,你在做什么白日梦呢?」李萼华听他越说越不像话,「啪」的打
了眼前的肉棒一下。

  云知还哎呦叫了一声,捂着下体道:「好师姐,我开玩笑的,你还真打啊…

  …把这宝贝弄坏了,下次拿什么满足你下面的小洞呢?」

  李萼华菱唇咬着一缕笑意,「我可以去找别的男人,给你戴上一堆绿帽子。

  以后你一出门,人家就知道你被抛弃了,头顶上冒出一道又粗又长的绿光。」

                (六)

  云知还道:「还好师姐是开玩笑的。」走近一点,用龟头戳了戳她鲜润诱人
的朱唇,央求道:「师姐,你再帮我含一会吧,师弟好痒,好难受呢。」

  李萼华板起了俏脸,道:「不准学我。」还是张开了小嘴,呜噜呜噜地帮他
含弄肉棒。

  云知还居高临下,欣赏着她清丽秀雅的脸上每一丝细微的变化。弯翘浓密的
睫毛一眨一眨,明亮如星的眼眸蒙上了一层雾气,欺霜赛雪的肌肤浮起了一
抹晕红,还有不断翕动的鼻翼,呼呼喷吐的香息……如此生动真实的美人,
正在神情专注地为自己含弄肉棒。他心中不由一阵感动,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
颊,叫了声:「师姐。」

  李萼华抬起头,「怎么了?」

  「我爱你。」

  李萼华一怔,随即脸上露出一个无法遏止的笑容,白了他一眼,道:「这还
用你说,我早就知道了。」

  云知还俯身牵起她颈上拴着的蓝色丝带,说道:「那这个你肯定就不知道了。」

  「什么?」

  「师姐现在好像一条小狗……」

  李萼华脸上红云瞬涌,腾一下站了起来,拉了拉他颈上的腰带,说道:「你
还不是一样?好意思说我。」

  云知还笑着将她拥入怀中,「那太好了,咱们不做人了,做一对小狗。」

  李萼华道:「谁要跟你做狗了?你这么磨蹭,残羹剩饭都吃不上,第二天就
得饿死。」

  「师姐这是等不及了啊?」云知还去把垂花门的门扇全部打开,又走到李萼
华身后,把她抱着压伏在檐柱上,「那师弟这就来满足你。」

  李萼华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便乖乖地趴着不动了。

  云知还难得见到她这么乖巧,心中怜爱无限,又恣意欣赏了一番她翘起的浑
圆雪臀、阳光下分外清晰的艳红桃裂、修长匀称瓷滑无暇的两条美腿,握着勃挺
如铁的阳根,上下划弄着她早已湿透的蜜缝,问道:「师姐,你现在想要吗?」

  李萼华被他火热的棒头摩擦烫熨得溪水潺潺,想要说不,又说不出口,只能
无可无不可地微哼了一声。

  云知还抵着她的紧窄美穴慢慢往里推,嘴上还在调笑:「师姐,你下面的小
洞好厉害,好像活过来了一样,咬得那么紧,还会不停吸吮,虽然里边没长舌头,
却有一颗小豆子,顶在马眼上,跟你的舌尖一样厉害。」

  李萼华跟他做了这么久前戏,虽然泄过了一回,到底没有真刀真枪地干过,
正浑身欲火,空虚得厉害,见他仍在磨磨蹭蹭的,不由生起气来,手扶着檐柱,
屁股往后一坐,噗叽一声,已把整根肉棒坐了进去。

  两人齐齐闷哼了一声,爽得身子抖了几抖。

  云知还粗长的肉棒忽然进了一个又湿又暖又紧又嫩的地方,还是被亲爱的师
姐主动坐进去的,不由欲火炽燃,抱着她雪白的屁股狠狠抽插了几下,凑到她耳边
喘声道:「师姐,说,『干我!』」

  李萼华呜咽了几声,情欲催逼之下,又想起已为他含过肉棒,也就顾不得那
么多了,娇喘吁吁地叫了一声:「师弟,干我……」一句说完,已是身心俱颤,
嫩膣猛地收缩了一下,唧的一声,从接缝处挤出一小注粘腻花浆。

  云知还再忍不住,双手箍紧她不堪一握的纤腰,对着两瓣绵弹雪股,又凶又
狠地操干起来。

  李萼华紧紧抓着檐柱,绸衫似水,滑垂在身子右侧,胸前无物遮挡,一对挺
翘玉乳上抛下荡,雪浪连绵,顶上两朵嫣红蓓蕾,划出道道凌乱红影,望之诱人
欲死。

  「呜呜,呜呜……」她一会螓首低垂,一会下颔高扬,秀眉忽聚忽松,
脸上春情洋溢,嘴里呻吟不绝,「师,师弟……呜呜……你,你慢一点……师姐
受不了了……呜呜,呜呜……你,你要插死师姐吗……」

  云知还挺着大棒子在她体内飞快进出,每一回皆是抽至龟首,没至尽根,
敏感的棒端撑挤开层层叠叠的庾膏嫩脂,重重戳在她的娇嫩花心上,带给他无穷
的快感,抽耸正酣之际,自然是不可能慢下来的,盯着她脸上动人的表情变化,
气喘吁吁地道:「师姐,你好美,师弟爱死你了……」

  李萼华艰难承受着身后男人的狂猛攻击,两瓣圆翘雪臀被撞得啪啪作响,精
致如玉的花唇微微泛红,黑亮蜷曲的燕草凌乱不堪,阴中唧唧连声,丰沛的蜜液
被不断挤压、搅拌、摩擦,越发粘稠,最后竟积在穴口,变成了一片白沫。

  她「啊啊啊」地放声娇吟,早已顾不上丝毫形象,全身心沉浸于无穷无尽的
肉体快感之中。

  云知还对她心存敬爱,她又向来面薄要强,这还是第一次在户外进行肆无忌
惮的欢爱,情欲作祟之下,只觉得插得越狠,便意味着越爱她疼她,离她的心越
近,当下深吸一口气,默默存想玉扳指,压制住了汹涌射意,右手抓着她纤润如
玉的左臂,把她雪白绯红交杂的秀脸胸颈翻转到自己面前,一边欣赏着她娇艳绝
伦不堪挞伐的美态,一边纵情驰骋,毫不停留。

  李萼华被他操干得本已神智昏沉,全凭着本能的驱使,不断摇首送臀,狂乱
地迎合着他的冲刺,这时察觉到他投来的目光,心中一羞,又惊醒过来,想起刚
才自己的表现,简直无地自容。

  云知还身下不停,问道:「师姐,师弟插得你爽吗?」

  李萼华吃羞,想说「不爽」,不料云知还似是察觉到了她的念头,一轮又急
又猛的夯击,插得她呜呜乱叫,说不出话来。待他放缓攻势,又问一遍,李萼华
仍是不肯承认,他便又发起一轮猛攻。如此重复数次,李萼华已是手酸脚软,浑
身发抖,再也挨受不住,呜咽着道:「很,很爽……师弟,你,你放过师姐吧…

  …」

  终于听到她这句话,云知还大为欢喜,心中一荡,尾椎一酸,已是爆发在即。

  就在此时,一片静谧的背景中,两人同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和谈笑声。

  罗节她们回来了!

  李萼华大羞,挣扎欲起。

  云知还哪能就这么憋回去?伸手一捞,把她软得一团棉花也似的身子抱进怀
里,右手捂住她的嘴巴,又深又重地狠插了几下,紧紧抵着她的圆翘美臀,剧烈
爆发了出来。

  李萼华听到罗节她们越走越近,羞涩慌乱得不行,玉宫深处被他的滚热阳精
一灌,顿时经受不住,低声呜咽着泄了出来。

  云知还隔了数月,终于又把自己这美师姐插得丢了身子,还是在户外,光天
化日之下,当真有浑身舒畅之感,伸舌温柔地舔去她脸上的泪痕,笑道:「师姐,
咱们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