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做出选择的系统】第六章 至 第八章(乱伦,开苞)

  • 【无法做出选择的系统】第六章 至 第八章(乱伦,开苞)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caoyuanlangsir
2020-7-4首发:sis
字数:12114字

              第六章 口舌触感

  其实不管任何的空间,任何时代,不管是文字为载体或是其他。所谓的历史
总会被人夹带私货,所谓家族传统也一样。

  叶氏一族的女性只会对家庭男丁动情不假,但是真实情况下,叶氏男丁却也
无法影响到全族的女人。只是当一个家族或者家庭里,有一对女人愿意为家中的
男人付出一切,那么很容易就能把家中对姐妹、长辈甚至于女儿的其他女人送上
自己男人的床。

  就这样动情的心甘情愿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没有动情的本身要么孤独
一生,要么也是在外找个看得过去的男人来维持家族血脉。再加上叶氏一族本身
对乱伦这种事情并不忌讳,又有家中女性推波助澜,所以也只能被动进入无限产
女的状态了。

  而对于本身在家族中地位极高的男丁来说顺势对后代进行一些教育,在家族
传统中略微美化,形成对家族男丁极为也只能说是正常操作。毕竟家中女人从未
对外人动过情,所以这些夹带一些人为私货的传统影响也不大。但是却把本就难
得的男丁地位提高的一个类似于神的存在,在叶氏女人心中形成一些根深蒂固的
思想。

  所以说如果没有系统的存在,对张毅来说家中女人到底会不会全对他动情也
是不可预知的,但按这个家族自古以来的传统来说为他怀孕生女却是必然。

  但是现在的张毅可没有时间去思索这一切动情的来由到底是不是系统安排的
成分更大,或者是家中这些和自己有着血亲的女人本就会对自己动情。

  身下不知道是涵冰还是涵清的姐姐已经把他的双腿放在自己柔弱的肩上,开
始把他因为妹妹和母亲的淫荡言论及手上随意揉捏的肉团给刺激充血肉棒吞进了
嘴里。而另一个姐姐正在用手轻抚着他肉棒下卵蛋,双眼不时的看着张毅,从自
己弟弟的表情上去分析姐妹二人给予的服务是不是能让他满意。

  和早上小妹涵洁在床上口乳并用的服务不同,姐姐的口交更在乎是口里的刺
激,分润的双唇紧紧的贴合着自己的肉棒,而且双唇还不时的用力闭合,用牙齿
去挤压着唇背,让双唇紧闭的贴近肉棒本身,给予张毅的肉棒感受着不同于乳交
的压迫感。

  口内,姐姐的舌头纤细而灵活,不停的自己刺激着自己的龟头,舌尖与尿口
相对,在上边颤动,似乎要从自己的尿口钻到自己的体内的精液袋一样。舌身还
不时的在自己肉棒下面的浅沟扫着,刺激着他肉棒最容易积累污垢的地方。

  而紧闭的双唇里被舌头带起的液体,也不停的被涂刷在他的肉棒上。给予张
毅肉棒火上浇油的感觉,想要寻找更加紧闭的地方来安抚自己肉棒上的龟头。单
纯在他肉棒茎体上双唇无法让他的龟头得到满足。

  这个时候张毅才发现自己姐姐把他双腿架在肩上是多么的明智,他不需要抽
出在母亲姐妹二人胸前的双手,只是继续的用手掌去区分着母亲姐妹二人还两个
妹妹胸前奶子的区别。分辨除开乳上脂肪的多寡外,还可以用手指去分辨到底是
长辈的奶头更大,还是妹妹的奶头会下一些。他只需要轻轻的把双腿夹紧,微微
用力下就可以把姐姐正在为自己口交的头部和自己的胯下贴的更紧。提示姐姐,
自己需要更多的刺激。

  胯下的涵冰感受到了弟弟的提示,把自己修长的脖子伸的笔直,让自己弟弟
的龟头进入了自己嘴里更紧的位置。然后快速的前后摇摆起来,就好像做爱一样,
把自己的嘴当做下身的淫穴,让自己弟弟的龟头插入自己从来没有巨物进入过的
喉咙,用喉咙里的韧带为弟弟的龟头提供更大的刺激,套弄着弟弟的龟头。

  「姐姐上来,我要和你接吻。我要感受一下你们一模一样的两张嘴,同时在
为我口交及接吻的感觉。」

  正在用手去抚摸弟弟卵蛋的涵清听着弟弟的要求,清冷的脸庞上不由轻轻一
笑,起身把双手轻轻的扣着张毅头的两侧。先是伸出粉嫩的舌头,在张毅的嘴唇
上滑过,挑逗。当弟弟的舌头从口腔之中出来追逐时,则迅速的把双唇贴上去,
含住张毅的舌头,让其感受到姐姐口腔里面的温暖和湿润。同时让自己口腔的舌
头不停的去安抚着这个入侵过来的宝贵异物。

  一会后,涵清离开了弟弟的双唇,抿着嘴唇看着弟弟。

  「感觉到区别了吗?弟弟。如果分辨不出我和姐姐的区别,就好像妈妈说的,
可以在我们身上留下记号的……不管是在我们身上哪个位置。」

  张毅陶醉在姐姐双唇赐予的美妙感受。听到姐姐的问题才回过神来,一边回
味着刚才两条舌头相互纠缠、液体交融的触感,一边挺了挺腰,用肉棒感受着身
下姐姐的美妙舌穴。有点纠结,实在无法分辨。

  「分辨不出来,但是刚才这种接吻的感觉真的很好。姐姐,我还要,你再来
吻我。嗯……口交的姐姐,我的肉棒也很舒服。你再努力让我的肉棒在你嘴里感
受一下。嗯……用舌头吧,先让我分辨一下你们舌头的区别。」

  他其实真的没办法去分辨满足自己口舌之欲及为自己身下服务的两个姐姐谁
是谁,甚至都没听到两个姐姐给自己介绍。在已经知道两个姐姐属于自己的时候,
也不太在意现在就去分辨清楚。

  只是当两个姐姐用口舌来满足他的欲望的时候,他甚至都不急于听自己母亲
解释为什么自己作为叶氏一族这么重要的男丁,怎么会被丢失,成为孤儿。起码
他不会是被故意遗弃掉的,这点很关键。剩下的慢慢听着家人的解释就可以,并
不急于一时。对比之下他觉得在自己家人身上享受肉体上的快感更加重要一些。

  不知是张毅本身的肉体觉醒,或者系统给予奖励的副作用,起码刚刚接触女
色的他,很容易沉迷在肉色淫欲当中。而身边的几个女人也恨不得马上被他开苞,
让他在自己的自己子宫内射精,为他生下淫欲的后代,更多的是去顺水推舟,所
以只要张毅有所想法,也都是千甘万愿的配合着他。

  涵清摁在弟弟双肩的手不变,再次把自己的双唇送上,让自己和弟弟口腔内
的液体交流,彼此之间的舌头再次纠缠。

  身下的涵冰听到弟弟的鼓励,先是把弟弟的肉棒轻轻吐出,舌头不舍的在上
面画着圈圈。一只手轻轻握着张毅的肉棒,慢慢的套弄着茎体。另一只手挤压着
自己的喉咙,让自己喉咙里的韧带得到放松。

  初次口交就把弟弟懂得肉棒刺入自己的喉咙,让就算在12岁就开始接受家
庭传统性教育的她也不是那么好受。

  「弟弟的……肉棒很好吃呢。刚刚刺……到喉咙的……时候,用喉咙……韧
带挤压龟头的时候,弟弟你的肉棒还会变大。让姐姐一时之间都适应不了。」

  涵冰轻轻的喘气,告诉着弟弟肉棒给予自己的感受。为自己快速的积累体力,
准备马上再次给予弟弟要求的快感。

  边上母亲姐妹二人看着三个姐弟越来越是进入状态,当涵冰再次把张毅的肉
棒含进嘴里的时候。不由想起早上几人在客厅的盘算。姐妹稍微一对视,迅速做
出配合。各自把自己的身体和张毅贴的更紧,用言语来诱惑张毅。

  「毅儿,能感受到你两个姐姐的嘴有什么区别吗?一个口交一个接吻可不会
感受明显差别的哦,毕竟舌头和你的肉棒是在不同的位置,所以感觉也不太一样。
而且你姐姐妹妹们的口交和乳交技能都是我按家族技艺训练出来的。就算你用肉
棒一个个尝试她们的口交,保证每对姐妹都是一模一样。其实家里的女人有两个
更合适的位置,如果你愿意事实的话,应该能让你分辨出家里姐妹的区别哦。」

  正在努力去感受两个姐姐口齿之间,想着分辨双胞胎外在相同,内部不知是
不是也是一样的张毅听着妈妈的话语,也是一愣。当姐姐再一次换气离开自己的
双唇时,他用舔舔自己的嘴唇,用舌头去感受着姐姐留在上面的湿润,然后抽出
在母亲姐妹胸中的双手,改为从她们后背搂过。让她们紧紧的贴着自己。

  当张毅早上醒来面对自己两个妹妹的淫荡无比的言语,还有无比的了解他心
意的行动,加上后来系统说明的解释。他早就明白自己这个家庭的女人随时等着
自己去接收,等自己为她们下种,然后为自己生下淫欲的后代。

  作为男人他当然知道妈妈的意思是想让自己帮家里人破身,但是就算破身也
应该只有下体的肉穴,哪里会有两个合适位置的说法。当下用绕过母亲后背的右
手去捏着自己母亲奶子上的乳头。用手中在上面摩挲着,享受母亲这个位置给予
手指的摩擦感。

  「妈妈你说合适的位置,值得是哪两个地方,如果真的能够分辨的出来你们
这三对双胞胎的却别,那我可真的要试一试了。但是如果还是分辨不出来,我可
是会惩罚的哦。」

              第七章 客厅淫靡

  张毅在揉捏让叶茹娴感到一阵酥麻从左边的奶头上向全身快速略去,快速的
占领全身,向自己宣告着身体的归属权利在儿子手中一般。抬起手来按住在奶头
上使坏的恶手,想减缓一下快感。但是酥麻的身体,让她无力阻止在自己敏感奶
头上的手指。更像是在支持自己的儿子行为一般,只能向着自己的儿子投降。

  「毅儿……你……你的手,啊……好厉……厉害。妈妈的……奶……奶子
……被你玩……玩一下,就全身……都酥……酥了。啊……你轻……轻一点,不
然妈妈……妈妈没办法说……说下去了。啊……不要……要啊,毅……毅儿。妈
妈……妈妈好难……难受啊。毅儿你……你轻……轻一点。」

  动情的体制,让叶氏的女人面对自己的男人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张毅的
稍微把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就让叶茹娴全身投降。只能一边用牙齿咬着自己的
下唇,一边向儿子哀求着,让快感别这么激烈。毕竟就算生了5个儿女的她,也
没有接受过男人的玩弄。

  看到妈妈胸前的奶子被自己玩弄时,比妹妹更加激烈的反应,张毅更加起了
性趣。顾不得和姐姐玩互相交换液体的游戏,感受了下下身姐姐嘴里的吸力,稍
稍吸一口气来缓解一下想要射精的感觉,准备集中精力来对付一下母亲姐妹二人。

  于是叶茹娴的求饶赢得的却是张毅更暴虐的揉捏,好似要从她的奶头挤出汁
液一般。让叶茹娴感觉的疼痛的同时全身都痉挛一般的颤抖起来,感觉到全身的
力气快速的向下体涌去。

  「毅……毅儿,啊……不要……要这么用……用力啊,妈妈……妈妈现在没
有……没有奶水。你这样……用力的……的捏,啊……妈妈的奶……奶头会…
…会坏掉的啊。好……好疼,啊……乖……乖毅儿,你轻……啊……轻一些…
…好不好。不然……不然妈妈……妈妈的奶头真……真的坏……坏掉的话,以后
怀……怀孕产……产不出奶……奶水,啊……你……吃……吃不到,怎么……么
办。啊……不……不行了,毅……毅儿,妈妈……妈妈没……没力气了,妈妈的
淫……淫穴好……好难受。毅儿,你……啊……你好会玩……玩啊,妈妈……妈
妈的奶子……妈妈的奶子……奶子快要被你玩到……玩到高潮了。」

  这边张毅发现妈妈的秘密后,当然不会如此简单的轻易放过,听着妈妈似乎
哀求的声音里夹杂着渴望,可不愿意相信简单的玩弄奶头就能把她的奶子玩坏。

  同时妈妈的反应也让他注意到自己另外一只手上的奶子。跟妈妈一模一样的
美女小姨,于是同样暴力揉捏对着自己身边的小姨使用出来,不同是张毅的手和
两个姐妹胸前的位置,他想看看母亲姐妹胸前的奶子是不是同样的淫荡。

  张毅的指尖揉捏给予叶茹雅区别于掌心在奶头上快感。如果说张毅的手掌在
自己胸前滑动,掌心摩擦自己的奶头的时候,给予自己的感觉就好像断断续续,
只是会想着继续用奶头去追逐着张毅的掌心,来持续为自己的身体寻找快乐。现
在张毅的手指在自己奶头上的暴力挤压,就让她感到疼痛的同时,更强烈的快感
隐藏在这疼痛中,直到奶头这个快感迅速的盖过疼痛,只剩下从奶头不断的向全
身辐射着的快乐。

  「毅……毅儿,啊……小姨也……也不行……行了。毅儿你……你好会…
…会玩,一下就……就把小……小姨和你妈妈……妈妈的奶……奶子玩坏……坏
了。啊……毅儿,轻……轻点,小姨的奶……奶子,以后还……还等着给……给
你喂……喂奶呢。啊。涵清你……你干什么,别……别啊。两边的……奶……奶
头一起……一起被玩,受……受不了的。不……不行了,好……好难受。我也
……也要……要高潮了,淫穴……淫穴要……要尿……尿出来了。啊……毅儿,
你轻……轻一点,阿姨……阿姨真的……真的不行了。啊……」

  原来叶涵清看到自己的弟弟把注意力全放到母亲姐妹的奶子上去,让不能再
跟弟弟舌吻的她有点不甘心。当看到母亲和小姨在弟弟的的侵略下迅速投降,不
由的直接把两个妈妈的浴袍从肩上拨开,一双精致如白芷一般的玉手一只一个对
付起弟弟顾及不到的空着的奶头,配合着弟弟对两个妈妈的胸部的占有,让两个
妈妈更无力承受,彻底溃败。

  看到自己姐姐配合着自己玩弄着两个妈妈的淫荡奶头,而下体还有一个姐姐
正在认真的为自己口交,家人的配合让张毅的性情更是高涨。更想着在射精之前
把两个已经投降的妈妈送上高潮。

  接下来叶茹娴及叶茹雅姐妹二人的胸部,不断的在儿子和女儿的玩弄下变形,
乳肉随着奶头被拉伸的方向变成不同形状的圆锥体。只能无力的倒在沙发上呻吟,
忍受到被儿女乳奸到高潮降临的时候。

  「啊……高……高潮了,儿子……我尿……尿出来了,妈妈……妈妈的身
……身体好淫荡,不……不行了……啊……」

  「我……我也不……不行了,毅儿……毅儿好……好会玩,第……第一次玩
……玩我们……我们的奶子,就被……被你玩……玩到高潮了……啊……来了
……」

  在两个二女的默契配合下,无力反抗的叶茹娴姐妹迅速到达快感彼岸,一股
股淫水从下体喷出打在还挂在身上的浴袍上,无力的倒在沙发上,感受着从未享
受到的高潮给予肉体的无上快乐。

  「原来以为家里乳房最淫荡的两个妹妹,一人一双巨大的奶子,可以直接包
裹住我的胳膊,用手去摸的时候软绵绵的可以像是沉浸到油里一样。结果想不到
妈妈你们两姐妹胸部这么敏感,被我一揉捏就直接淫荡到高潮的地步。」

  两个妈妈在他和姐姐的配合下迅速溃败,软塌在沙发上,胯下的白色浴袍迅
速被湿润占领,让他心中一阵得意,一边双手继续在两个妈妈的奶子上活动,引
起高潮中的两个母亲身体一阵颤栗。一边言语嘲笑着两个母亲奶子上敏感。

  这时张毅的肉棒慢慢的也要被身下的一只努力着的涵冰送到快乐边沿。暗吸
一口气的同时心中想着应该犒劳一下一直和自己舌吻,还有一起把两个妈妈送上
高潮的姐姐来。到现在还分不清楚家中女人双胞胎的区别张毅按位置和行为去吩
咐着身下一直在工作的姐姐。

  「口交姐姐,我马上要射出来了,等下我射出来后,你不能马上全部喝下去。
我要看着两个姐姐你们一起分享我的精液,把我的精液含在嘴里,什么时候我让
你们吞下去的时候,你们才能把我的精液吞下去。」

  张毅的交代让在身边的涵清一阵感动。

  「谢谢弟弟,刚才还想着被姐姐抢先一步帮你口交,我应该喝不到弟弟宝贵
的精液了。没想到弟弟现在还能和姐姐一起分享弟弟的精液。」

  说着迅速的亲了一口张毅的双唇,离开后,就眼巴巴的看着正在自己姐姐口
里抽插的肉棒。在涵冰的白眼下等着弟弟射精的那一刻。

  而张毅这个时候也不负姐姐的期盼,本就在肉欲边沿的肉棒在寒冰的努力下
迅速喷射着精液。暗暗潜藏的系统也开始慢慢发挥威力,在张毅短短的早晨连续
两次的射精下也只能的找到了张毅身体需要改造的部分。让张毅这次在姐姐口内
的发射比早上的时候量更加多的同时,力度也更大了一些。

  涵冰默默的感受着击打在自己颊腭之间的精液,用舌头轻轻的在满是精液的
口中滑动,感受着精液的美妙味道,一边偷偷的吞咽着弟弟的精液,让留在口里
的精液少一些。这样就算等下和妹妹一起分享了弟弟精液,也可以在自己身上多
留一些弟弟的味道。

  「毕竟弟弟只是说了不能全部喝掉射在口里的精液,没有说不能喝掉啊。我
还是很听弟弟的话的,而且弟弟的精液好多啊,还在喷射,我的口都没办法装下,
流出来就更浪费了,不喝怎么办呢。嘻嘻。」

  涵冰愉悦的想着,再次白了一眼自己的妹妹,闭上眼睛,不想让自己的妹妹
发现自己正在偷吃的行为。用心的感受弟弟正在发射精液的肉棒,当感觉到嘴里
不在有被精液打击的感觉时,她把双唇对着弟弟龟头,像是在和龟头上的尿口接
吻一般,轻轻的吸着龟头上的管道,不愿意让一滴精液留着弟弟肉棒的管道内。

  这个时候涵清的小脸也迅速的靠在自己姐姐的边上,原本清冷的脸现在却满
是专注的看着寒冰为弟弟善后的服务,舌头轻轻掠着粉润的嘴唇,等待品尝着姐
姐马上要来和自己分享的弟弟精液的无上美味。

  终于寒冰离开了弟弟的肉棒,看着弟弟射精后,整个放松下来的身体,眼神
不由露出笑意。

  转眼又白了自己妹妹一眼,像是一个胜利者和弱者分享战利品般,挺起自己
的脖子,嘟着嘴巴,闭起眼睛等着妹妹来领取口中的精液。

  涵清小心的看了看姐姐,然后将双手摁在寒冰的脑后,把双唇紧贴着姐姐,
感受从姐姐口中渡过来的精液,然后将舌头伸入姐姐的口中,想着在姐姐的口中
瓜分更多的战利品。

  妹妹的贪心,引起了涵冰的反弹,但是一直架着弟弟双腿为弟弟口交的女孩,
无力从妹妹摁在自己脑后的双手挣脱。于是不甘心的她也把双手按在妹妹的脑后,
不断的用舌头去抵挡着涵清的进攻。守卫自己来之不易的战利品。

  张毅一边用双手安抚着自己两个妈妈高潮后的肉体,从母亲姐妹身上滑过的
双手不时地感觉着两个母亲的痉挛反应。一边得意的看着两个姐姐为了争夺自己
的精液正在斗智斗勇的口舌之争。

  无意滑过母亲脸庞的时候,看到母亲无神的双眼,似乎真的没玩坏的神情,
还有嘴边的唾水无意识的滑弱,而左边似乎是小姨的状态好一些,但是同样无神
的双眼以及轻轻张着的双手让张毅不自觉的掀开两个母亲的浴袍,看着两个母亲
泥腻的下身,手指慢慢的滑到两个母亲下体的淫穴,从淫穴口上的双唇轻轻划着,
让手指感受着淫穴双唇挤压的快感。

  高潮后无力反抗的母亲姐妹,当儿子的手指又来玩弄自己身上另一个敏感地
带,只是用无神的双眼哀求着看着自己的儿子,甚至都无法开口求饶,现在的二
人实在经受不起儿子的玩弄。

  张毅看着两个母亲哀求的眼神只是嘴角轻轻一抿,当在两人下身滑动的手指
沾满了滑腻的淫液,感受了一下指尖液体的粘稠后。将手指分别送到两个母亲的
嘴边,面带得意的笑看着。

  而作为张毅的母亲和小姨,茹娴及茹雅二人也了解了儿子的意思,如释重负
的将沾满自己下身液体的手指含进嘴里。为客厅沙发的处淫靡再曾一分颜色。

  作为母亲的二人,当自己被儿子玩弄奶头并送上高潮,甚至儿子还淫邪的要
求自己两个大女儿分享口中的精液时就已经不太担心儿子会去对家中乱伦行为的
排斥了。现在的她们只是想着如何让张毅早点为家中女人开苞破身,只有当家中
女人顺利的怀上儿子的淫荡后代,才是完全没有后顾之忧的,现在的两个母亲只
能用双唇来满足儿子欲望同时,为自己的身体恢复一点体力。

  张毅的淫邪让她们放下心的同时,也知道等下再餐厅也必然不会只是早餐而
已。何况她们还想着今天顺利的话让儿子为家中的一到两个女人开苞,也不希望
家人和儿子的第一顿饭就那么简简单单的。淫荡的行为更能让自己儿子接受家人,
更能让儿子放开心扉。这是家中数女早上在客厅就已经盘算好的算计。

  「哇,姐姐们在吃哥哥的精液,好羡慕,早上哥哥用手指来玩我的淫穴,把
我送到高潮,射在妹妹口里的精液我都没机会去抢。现在两个姐姐你们居然偷吃,
好过分。」

  「嗯,哥哥的精液可好吃了,玉姐姐,等下次的时候我们帮哥哥口交的时候
也来学两个姐姐一样,哥哥好像很喜欢看呢。还有两个妈妈好像也高潮了,你看
他们的下体都湿透了,哥哥好厉害,在被姐姐口交的情况下,还能把两个妈妈送
上高潮。」

  顺利从厨房传菜电梯里拿出早餐,并在餐厅布置完毕的玉洁两个妹妹这个时
候也返回客厅。看到正在互相接吻争抢精液的大姐二姐,及正在两人口边滑下的
白色带泡沫的液体,自然知道哥哥已经在姐姐口中发射完毕。

  更关注哥哥神情的涵洁则从张毅的视线中发现张毅的淫邪本质,不过把张毅
当做天的女人可不会在意张毅多么淫邪,反而想着如何和自己双胞姐姐配合来取
悦哥哥。同时发现两个妈妈正在高潮余韵中吸吮着哥哥手指,不由为哥哥厉害的
能力发出惊叹。

  在张毅的命令下终于分开的寒冰涵清两姐妹,轻轻张口让弟弟检查自己口中
因为被两人舌头过于激烈的搅拌已经起泡的精液后。一边闭起双唇,继续让弟弟
的精液在自己口中滚动,等待弟弟下一步的命令。一边一人一个搀扶起已经从高
潮余韵中返过力来的母亲二人向餐厅走去。

  而张毅手则从两个妹妹的肩上滑过,手掌再次来到两个妹妹最吸引自己的胸
前崇高之处,感受着童颜巨乳的魅力。一边在妹妹的引领下向餐厅走去,一边细
细玩弄这两个妹妹胸前的乳肉。感受着两个妹妹贴紧自己的身躯在自己的玩弄下
被快感袭击,一颤一颤的反应,各自放在自己的腰间的手也是越来越紧的时候,
又是轻轻抿着嘴得意的笑起来。

              第八章 涵洁开苞

  看着眼前有着五米左右直径的圆桌,以及上面有一半以上自己不曾看过,甚
至不曾听说,而另一些自己知道的也感觉大不相同的菜品。

  在身边姐妹的簇拥下做在主位后,看着身边明艳、清冷、可爱的六个血亲女
子,张毅不由再次感慨系统的强大。

  「拥有系统的自己在接下来的人生似乎只是需要享受就可以了,那么我的人
生就从今天开始吧!」

  暗暗下了一丝决心的张毅看着还在看着自己的六个女人,妈妈和阿姨从人生
的第一次高潮中缓缓回过力来,但是也只能慵懒的半靠着餐椅上,双眼迷离的看
着自己正在两个妹妹胸前活动的双手,似乎还在回味着自己这个儿子是如何通过
玩弄她们的奶子把她们送上情欲巅峰的。粉红明亮的双唇不时的抿着一起,美丽
的舌头从唇上滑过,诱惑着正在享受两个妹妹身体的张毅情欲又是一阵高涨。通
过玩弄她们的奶子把她们送上情欲巅峰的。粉红明亮的双唇不时的抿着一起,美
丽的舌头从唇上滑过,诱惑着正在享受两个妹妹身体的张毅情欲又是一阵高涨。

  另一边口中还含着自己精液的两个姐姐,从客厅到餐厅的一段距离却让两个
姐姐的紧紧闭合的嘴更鼓了一些。也许现在两个姐姐的口齿之内除了自己的精液
外更多夹杂着她们的口唾之物。清冷的脸上却是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等着自己
的下一步命令。自己的下一步命令。

  而在自己身边的两个妹妹身上的背心早就在自己双手的玩弄下变成脖子上的
麻绳。自己不曾顾及的淫荡奶子也拼命的挤压着自己的腋下,挤平了胸前乳肉的
同时,硬硬的凸起奶头似乎要把高涨的浴火在自己身上摩擦干净,让自己感受着
和手指痛完全不同的美妙体验。受着和手指痛完全不同的美妙体验。

  「哥哥,好难受,帮我们开苞吧。然后等我们怀孕了,让你一边玩我们的奶
子,一边挤我们的奶水喝,好不好。」

  「哥哥,就在这里让我们怀孕吧。我们好想生下你的女儿,然后一起给你。
好想做妈妈。」

  听着两个妹妹的不时亲着自己双脸的口中,呢喃的却全是如此淫荡的言语时,
张毅终于忍不住了。

  「妈妈,你起来,我要你亲手把你的这两个淫荡的女儿送到我的肉棒上,我
今天就要把她们开苞,我今天就要让她们怀孕。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我耳边诱惑
我,也只有你这种淫荡的女人才会生下这么淫荡的女儿。我今天就要把她们当做
飞机杯,由你亲手来操作。小姨,你来帮妈妈一起操作这两个淫荡的飞机杯。还
有两个姐姐,你们现在含着的精液我要你们送到两个妈妈的口中,等下我玩妹妹
牌飞机杯的时候,你们再给两个妈妈喂吃的,给两个妈妈补充体力。」当做飞机
杯,由你亲手来操作。小姨,你来帮妈妈一起操作这两个淫荡的飞机杯。还有两
个姐姐,你们现在含着的精液我要你们送到两个妈妈的口中,等下我玩妹妹牌飞
机杯的时候,你们再给两个妈妈喂吃的,给两个妈妈补充体力。」

  听着张毅荒唐淫乱的指令,叶茹娴却感觉到无比的幸福。

  只要自己的儿子愿意接受自己的家族,真正的走上从远古就延续的淫乱传统,
接受对他动情的血亲女性,那么叶茹娴不管如何都是心甘情愿的。她振作起还带
着一丝高潮余韵的身体,走到张毅面前,捧起自己儿子的脸庞,轻轻的吻了上去。
了上去。

  「今天妈妈就来先让你给你的妹妹牌飞机杯开苞,如果等下你觉得不够尽兴
的话。你还有姐姐牌飞机杯,妈妈牌飞机杯,随时等待着你来使用。以后你还有
更多的女儿牌飞机杯可以用哦。」

  说着叶茹娴挑逗般的眨了眨眼。而后和来到自己身边的妹妹叶茹雅一人一个
把涵玉涵洁两人的热裤脱下,在两个女儿期待的眼神中,把自己最小的女儿叶涵
洁扶了起来。然后和叶茹雅一人一边抱起涵洁的大腿,让涵洁的下半身成了一个
冂字型。整个身体没有任何遮掩展露在了张毅眼前。一个冂字型。整个身体没有
任何遮掩展露在了张毅眼前。

  因为被双腿被母亲小姨抱住而悬挂在空中,涵洁只能靠着双手扶着两个母亲
的肩膀来保持上半身的平衡。想到马上就要被自己的哥哥破身,让那个自己早上
还有乳房去服侍过的肉棒插进自己的下体的淫穴,涵洁感到自己马上就要迎来人
生最幸福的生活,而接下来的开苞就是自己幸福生活开始的仪式。想着哥哥说自
己是妹妹牌飞机杯,她没有开口去渴求,因为飞机杯是没有说话的权利的,她只
是用渴望的眼神去看着自己的哥哥,牙齿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安抚自己激动
的心情。而本就因为双臂展开而更显巨大的双乳,也似乎感染了她的去情绪,慢
慢的上下晃动,在张毅面前荡起一阵阵乳浪。来人生最幸福的生活,而接下来的
开苞就是自己幸福生活开始的仪式。想着哥哥说自己是妹妹牌飞机杯,她没有开
口去渴求,因为飞机杯是没有说话的权利的,她只是用渴望的眼神去看着自己的
哥哥,牙齿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安抚自己激动的心情。而本就因为双臂展开
而更显巨大的双乳,也似乎感染了她的去情绪,慢慢的上下晃动,在张毅面前荡
起一阵阵乳浪。

  而张毅眼中,妹妹的淫荡而诱人的巨乳勾引着自己去撕咬,去揉捏。但是下
身那因为大腿呈一字型而没有任何遮掩的淫穴则让自己一览无遗。精心修剪过的
毛发呈现一个倒三角形贴在下体中央,紧接着的便是阴核了。粉红的阴核因为情
欲高涨而勃起,顽强的突破包皮的保护,诉说着主人的渴望。为情欲高涨而勃起,
顽强的突破包皮的保护,诉说着主人的渴望。

  阴核之下则是一对嫣红的阴唇,在湿润且黏稠的淫水的影响下,这对美丽的
阴唇紧紧地闭合在一起,象征性的保护着主人身上从来没有被外人过的领地。阴
唇边沿不时着凝聚出淫荡的水珠,慢慢变大后,因为重力的因素无力的掉落。张
毅忍不住用手掌去把涵洁的下体包裹在自己的掌中,用拇指轻轻的点在涵洁的阴
核之上,食指则突破阴唇的保护在淫荡的蜜穴中轻轻划着……张毅忍不住用手掌
去把涵洁的下体包裹在自己的掌中,用拇指轻轻的点在涵洁的阴核之上,食指则
突破阴唇的保护在淫荡的蜜穴中轻轻划着。

  因为哥哥的玩弄身体,涵洁身体不自觉的震动起来。想要躲避,又想要更多
的感觉充斥着涵洁的大脑。她忘了飞机杯的不会说话的自我设定,忍不住哀求起
来。

  「哥哥,涵洁……涵洁好难受,涵洁好想……好想让你的肉棒插进……插进
淫穴。求你了……哥哥。你的妹妹……妹妹牌飞机杯……忍受不住了,让你的
……你的肉棒插……插进飞机杯……好不好。」

  的征服感却更快的充斥着他的灵魂。他的双手快速的来到涵洁因为快感而震
动的更快的乳房上,揉捏着涵洁胸前的乳肉,背靠在餐椅上,带着一丝淫邪的笑
容向抱着涵洁的妈妈和小姨发出了命令。

  听着妹妹的渴求,张毅才知道眼前的这个妹妹是冰清玉洁四女中排行最小的
老幺。想着自己都无法去分辨家中双胞胎谁是谁的时候,这几个姐妹,包括自己
的母亲小姨就已经准备为自己付出一切了。带着一丝感动的同时,令人满足的征
服感却更快的充斥着他的灵魂。他的双手快速的来到涵洁因为快感而震动的更快
的乳房上,揉捏着涵洁胸前的乳肉,背靠在餐椅上,带着一丝淫邪的笑容向抱着
涵洁的妈妈和小姨发出了命令。

  儿子的肉棒有一丝受到伤害的可能。

  「妈妈小姨,既然这个妹妹牌飞机杯这么淫荡,这么渴望,你们就满足她的
愿望吧。」

  叶茹娴看着眼前儿子和小女儿淫荡的游戏及对白,下身被喷涌而出的淫水浸
没。但是还是提着力气配合着儿子的命令,一只手还是紧紧抱住涵洁的大腿,另
一只手轻轻的扶着张毅的肉棒,让这个飞机杯游戏能顺利进行的同时,不让儿子
的肉棒有一丝受到伤害的可能。

  阻碍。将近18里面的肉棒一下就刺入到了涵洁淫穴的深处,让张毅的龟头
摩擦着涵洁的子宫口触碰到阴道底部的阴道壁上。妹妹淫穴中似乎有无数的原住
民要把自己肉棒这个异物赶出来,攻击者自己,这种攻击让感觉就像是有无数触
手在给自己的肉棒做按摩一样,无微不至,没有一丝遗漏的地方。这种和乳交、
口交完全不同的感觉让张毅忍不住的吸了一口气,憋着,生怕肉棒在这种刺激下
丢盔卸甲。

  而叶茹雅则配合着姐姐的动作,同样分出一只玉手来到了涵洁的胯下,用手
指轻轻的分开涵洁的阴唇。就这样配合着把涵洁的淫穴和张毅的肉棒紧贴起来。

  感觉着紧贴着自己淫穴的肉棒,哥哥的热度似乎都要从这个肉榜上传递到自
己的淫穴里,让自己的淫穴再一次的涌出潮汐,浇注在哥哥的肉棒的龟头上。涵
洁忍不住的催促起来。

  「妈妈……快……快放我下去,让哥哥……哥哥的肉棒插进……插进我的淫
穴,求求……你了……妈妈,别再折磨……折磨我了。……啊……」了,才会这
样的。」

  就在这个涵洁的哀求中,在妈妈和小姨的完美配合下,张毅的肉棒缓慢但是
顺利的刺入了叶涵洁的淫穴。张毅只感觉到自己的从龟头到肉棒茎体整个滑进了
湿腻而拥挤的通道,在涵洁身体重量的作用下,让他的龟头快速的粉碎一切阻碍。
将近18里面的肉棒一下就刺入到了涵洁淫穴的深处,让张毅的龟头摩擦着涵洁
的子宫口触碰到阴道底部的阴道壁上。妹妹淫穴中似乎有无数的原住民要把自己
肉棒这个异物赶出来,攻击者自己,这种攻击让感觉就像是有无数触手在给自己
的肉棒做按摩一样,无微不至,没有一丝遗漏的地方。这种和乳交、口交完全不
同的感觉让张毅忍不住的吸了一口气,憋着,生怕肉棒在这种刺激下丢盔卸甲。

  这时,涵洁美丽的眼睛睁的通圆。一双眸子无神的向前看着,微微张开的樱
唇带着水色,一丝唾液从嘴角滑去。

  看着涵洁一副被玩坏的表情,张毅也不由的也起了一丝怜惜。双手环抱着涵
洁的玉背,让涵洁的巨乳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胸前,伸出舌头舔着涵洁嘴角的唾水。
手掌在涵洁的背部轻拍,安抚着这个刚刚被自己开苞的妹妹。

  「涵洁,是不是很痛啊,哥哥不应该这么粗暴的给你破身的。」

  在张毅的安抚下回过神来涵洁,听到哥哥在自己耳边的温柔声音。感到无限
的甜蜜,她快速的为哥哥辩解。

  「不是的,哥哥。我刚刚失神不是因为痛的,有痛,但是更多的开心和舒服。
因为一下子哥哥的肉棒就操到涵洁的淫穴最里面,让淫穴的空虚一下就被填满了,
这个舒服的感觉太激烈。另外被哥哥开苞的愿望一下子就达成,太开心了,才会
这样的。」

  「好,妈妈她们把你送上我的肉棒的任务已经做完了。那么接下来你就要动
起来了,你被哥哥我开苞的愿望已经实现了。但是你另一个怀孕的愿望就要靠你
你自己努力了,能不能让哥哥我在你的淫穴里射精,就全考你自己了哦。」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