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齐艳史】第六章 魔尊神后(九)(十)

  • 【萧齐艳史】第六章 魔尊神后(九)(十)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云渐生
首发popo
字数:5048

                (九)

  第二天,天还没亮,云知还从绛云仙子的房间里出来,耳朵里又听到了那种
噼啪噼啪的声音。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云知还已知道那是罗节在练鞭法,便循声来到后院,默
默观看槐树下灵巧如龙的鞭影。

  罗节来来回回仍然只练那一招,把摆在花架上的一溜小石子击成碎粉。

  但是细看之下,又可以发觉有些不同:分叉的鞭影有时会忽然合成一道,只
击碎一颗石子。

  云知还有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仍然耐心地等待着。过了好一会,
见罗节停下了动作,抬袖擦着额上的细汗,才问道:「师姐,你练的这招是什么
名目?为什么有时打一颗,有时又打两颗?」

  罗节的心情显然不错,微微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招叫『首鼠两端』,
第一层境界是打两颗,第二层境界是打一颗,以犹豫不决之心,行一击必杀之事,
这才见功夫。」

  「唔,听起来确实很精妙,」云知还点了点头,「但是成功的机率好像低了
点。」

  罗节叉腰道:「你是来拆台的吗?」

  云知还忙摇手笑道:「师姐息怒,师弟心直口快,说错话了。」

  「好啊,你还把自己夸上了,看鞭!」罗节手腕轻抖,向云知还抽出一鞭。

  云知还哎呦一声,闪身避开。

  两人便在这院中打闹起来。

  李萼华和申小卿闻声赶来,见是他们,都不由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李萼华道:「你们两个起这么早,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云知还闪到她身后,扶着她的纤腰,与罗节玩起了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申小卿扶额道:「你们两个好幼稚啊。」

  罗节绕了几圈,还是没抓到云知还,便停下了脚步,道:「算了,大人不记
小人过,这次就放过你了。」

  云知还笑道:「多谢师姐宽宏大量,师弟下次不敢了。」

  李萼华道:「你们吃早饭了没?」

  云知还、罗节一齐道:「没有!」

  李萼华道:「那你们还有精力在这里打闹?快回去洗漱,然后来厨房帮忙。」

  四人各自散去,好好洗漱了一番,又聚到厨房,一起做饭吃了。

  李萼华对云知还、申小卿道:「我们去练剑吧。」又对罗节道:「蓁蓁就交
给你了。」

  罗节拍了拍胸脯,道:「放心吧,包在我身上。」径自去了。

  三人一起来到后院。

  薄雾仍未散去,天边隐现红光,草尖上悬挂着露珠,是一个很好的早晨。

  三人心情愉快,坐在一起,认真钻研剑法。

  李萼华昨天已跟绛云仙子研究了一天,订好了初步的修行计划:白天练习剑
招,晚上体悟星力。

  剑招、星力都很玄妙,但是九皇剑经上描述得很是详细,注解也很多,所以
即使不明其理,依葫芦画瓢,也能学个八九不离十。

  云知还觉得,大衍剑经跟它比起来,就显得太过笨拙了。

  更高阶的武学,不等于更繁难的武学,这个道理云知还以前听说过,但是难
免有所怀疑,这次亲眼见到,总算是无话可说。

  破军剑主杀伐,左辅剑主辅助,贪狼剑名虽凶悍,其实考验更多的是耐性。

  狼不是疯狗,肚子饿时,不会胡乱咬人,讲究的是紧跟不放,伺机而动,暴
起伤人。对云知还这种温和中略带锋芒的人来说,即使不是十分契合,至少也有
八九分契合。

  三人花了一天功夫,把各自所修剑法从头到尾粗学了一遍,才停手不练,回
去沐浴、做饭。

  吃过了晚饭,跟李萼华一起洗好了碗筷,还不到体悟星力的时刻,云知还便
出来闲逛,正见到申小卿坐在柳树下的石凳上,仰头观星,想起以前在若耶峰上
的日子,便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叫了一声:「师姐。」

  申小卿瞄了他一眼,道:「你现在可别乱来,很多人看着呢。」

  云知还笑道:「师姐,在你眼里,我是那种一天到晚都在发情的人么?」

  申小卿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你是。」

  云知还彻底被她打败了,偏偏见了她这种神情,心里当真起了一股邪火,想
要把她按倒在石凳上,那什么什么一番,不由暗感惭愧:「难道我真是那种人?」

  忙摇了摇头,脑子急转,想到了个新话题,便说道:「师姐,我有个事想问
你。」

  「你说。」

  云知还便把上次见到罗节练鞭,差点惹她生气的事情告诉了她。

  申小卿道:「原来是这个。」她想了一想,又道:「要不,你还是去问大师
姐吧?」

  云知还见她脸色有些怪异,便道:「不行,我就要你说。」

  申小卿玉脸微红,道:「这事我有点不好开口。」

  「为什么?」

  「有些细节……嗯,有点羞人。」

  云知还听她这么说,就更不愿意放过了,摇了摇她手臂,「师姐,你告诉我
嘛。」

  申小卿最受不了他这种央求的语气,犹豫不过片刻,便道:「好吧,我告诉
你就是了。」

  云知还牵起她的玉手,十指紧扣,道:「我就知道师姐最疼我了。」

  申小卿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开口道:「罗节的母亲是一个妓女。」

  「啊?」云知还不由惊讶出声。

  申小卿道:「她的父亲不知道是谁,怀疑对象有三四个,但是没有一个肯承
认的。」

  云知还没想到罗节的身世竟如此之惨,沉默了一会,问道:「那小师姐是怎
么被师父发现的呢?」

  「建元三年夏天,师父带着我和大师姐,到齐熙郡找一位叫公孙乾的铸剑师,
为我打造一对子母剑,结果无意中在一个小城碰到了罗节,」申小卿想起当时的
情景,脸上微现黯然,「当时罗节的母亲因难产而死,罗节年幼,家里又没钱,
无法安葬母亲,有位家境不错的老太爷,得知消息,派人来劝她,说是看她长得
不错,可以考虑卖身于他,做一个童养媳……」

  「师姐,这事我有点不明白,可以提问吗?」

  「可以。」

  「我听说当年废除妓院之事,争论得很激烈,最终神后决定,让一帮大人物
投票表决,结果支持的一方以一票之差败北,但是他们却不甘心彻底失败,又提
了许多方案,以规范卖淫行业,保护卖淫者的人身安全,其中不少都得以通过,
包括定期的健康检查、行事之时必须佩戴工部做出来的一种薄膜套子等,就是为
了防止疾病感染,避免女子不停怀孕,伤害身体,小师姐的母亲为什么还会怀孕
呢?」

                (十)

  「是因为贫穷,」申小卿迟疑了一下,还是继续说下去,「神后是很厉害,
但是也不可能一下就让所有人富裕起来。穷人仍然很多,为了多赚一些钱,有些
妓女便会铤而走险,跟客人商量好,在安全期的时候,不戴那种套子,你知道,
很多男人喜欢……」她说不下去了,秀脸已变得通红。

  云知还确实知道她想说什么,照他之前的想法,本来是要逗一逗她的,这时
却没了兴致,叹道:「我懂了。你跳过这点,继续说吧。」

  「规定虽然很好,检查的人毕竟不能守在床头,看着别人做事,」申小卿尽
量挑些委婉的字眼,「这样一来,运气不好的人,怀孕就不可避免了。」

  安全期不一定安全,只是降低了怀孕的风险,这个云知还也是知道的。

  「罗节的母亲就是这么怀上第二个孩子的。可惜的是,她赔上了自己的一条
命,第二个孩子却没能活下来。」

  想到那种惨状,云知还一时说不出话来,许久才问:「第二个是男孩还是女
孩?」

  「罗节没有亲眼见到,但是接生的稳婆告诉她,是个女孩,所以她一直觉得,
上天欠了她一个妹妹。」

  云知还胸中一痛,忽然明白了,她为什么会那么喜欢蓁蓁。

  申小卿叹了口气,道:「接着前面的话说吧。我们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跟
那位老太爷派来的人在大街上争吵,也许是因为年龄太小,嘴里反反复复说的都
是同一句话,『不,我永远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去交换任何东西。』师父一听,觉
得十分惊奇,上前询问情况,才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唉,你知道这句话是谁
教给她的?」

  「是她的母亲?」

  「是啊,就是她的母亲,」申小卿停顿了许久,才道:「头几年,罗节其实
一直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做什么的,一来年纪太小,不懂事,二来她的母亲不愿
意她接触这些,串通好了周围的邻居,不让他们告诉她。罗节的母亲对自己的身
份十分厌恶,常常跟她说,妓女有多下贱,有多肮脏,让她无论如何,也不要出
卖自己的身体。唉,当时的罗节未必懂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只是母亲是这么教的,
她便这么信了。」

  「还好她遇见了师父。」

  「师父却说,如果不是自己,她可能不会落到这种境地。」

  云知还讶然道:「这话怎么说?」

  申小卿道:「你知道当初废除妓院的提案,师父投的是什么票么?」

  云知还心中一震,道:「师父不同意废除妓院?」

  「是的,」申小卿道,「刚刚好,不赞成的比赞成的多了一票,所以师父才
说,如果不是她,罗节也许不会失去母亲。」

  「怎么会这么巧?」

  「谁知道呢?师父说,也许这是上天注定的,就帮罗节安葬了她的母亲,把
她带走了。」

  云知还道:「这事其实跟师父没有必然的联系,多的那一票,算在不赞成那
一方任意一人的头上都可以。」

  申小卿道:「确实,当时大师姐就是这么说的。但是师父说,既然是自己遇
到了罗节,而不是其他人,那自己就有责任照顾好她,而不是胡乱推诿。」

  「师父为什么投下否定票?」

  「师父认为,卖淫这个行当,自古至今皆有,是无法彻底消灭的,把它封禁
了,它就会转入地下,到时伴随着的,就是大量不安全的性行为,对买卖双方来
说,更加危险,所以不如把它们合法化,加强监管,会好一点。而且已有的那么
多卖淫者,突然集体失业,如果没有安置妥当,就会陷入贫困之中,可能造成社
会动荡。再者说,废除妓院,就意味着卖淫不合法,那以前从事过这个行业的人,
难免要受到来自社会的歧视,师父觉得这样不对,卖身跟下贱、淫荡等一系列词,
是不能划等号的,政策不应该助长这种缺乏逻辑的社会性偏见。」

  云知还忍不住挠了挠头,道:「师父想得好多,也难为师姐你能记得下来。」

  申小卿道:「师父不愿意瞒着罗节,所以等她长大一点,就全告诉她了,我
和大师姐也在一旁听着,觉得很有趣,就记下来了。」

  云知还道:「现在想想,师父的想法,是挺有道理的,只是这政策在执行的
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才造成了小师姐的悲剧。」

  「师父的想法当然有道理,与师父相反的那些人的想法,也不能说没有道理,
政策是他们一起制定的,还是出了问题,这也许说明,没有十全十美的解决办法,
世界就是在这么多道理的冲撞中,慢慢前进的。」

  云知还闻声回头,果然是李萼华来了,便拍手叫好:「师姐高见。」

  申小卿有点嫌弃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要讨好师姐,也不用做得这么明显
吧?」

  云知还拉着李萼华在右手边坐下,分别握着两位师姐的柔荑,笑道:「下次,
下次我一定能做得不留痕迹。」左右看了看,问道:「小师姐去哪了?」

  申小卿道:「怎么了?你要找她?」

  云知还叹道:「这么多年来,她过得真是不容易,我要好好赞美赞美她,让
她开心一点。」

  李萼华道:「那不用了,她现在好得很,你这么刻意地去讨好她,只会起到
相反的效果。」

  云知还点了点头,道:「师姐说的是。说起来也是奇怪,我来若耶峰的时间
也不短了,竟然一点都没发现小师姐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小卿师姐不说,我
根本看不出来在她身上发生了这么多惨事。」

  申小卿道:「可能是发生这些事的时候,她还太小,不太明白那些意味着什
么,后来长大了,性格已经成型,回忆起来,总隔着一层,看起来就没有那么悲
伤了。」

  李萼华道:「也可能她只是不喜欢表现出来,无论如何,那些事已经过去了,
纠缠着不放,苦的是自己和身边人,没有必要。」

  云知还忽然觉得她这话也是在说自己,忍不住把手中的柔荑握得更紧了些,
看了看申小卿,笑着问道:「那二师姐你呢?你有什么故事?」

  申小卿摇了摇头,道:「我没有故事啊。」

  云知还道:「怎么会没有呢?」

  申小卿道:「我就没见过我的父母,一直呆在恤孤园里,很快就被师父带走
了,没有机会发生什么故事。」

  「连父母都没有见过,师姐,你这就够可怜的了。」

  「哪有,恤孤园里的人对我都很好啊,那时候我无忧无虑的,就没想过有没
有父母的问题。」

  「师姐你这也太强悍了……但是,如果你是小说里的人物,没有故事,很难
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的。」

  「是这样吗?」申小卿想了想,捧着脸对他笑道:「连我这么可爱的人都不
行吗?我才不信呢。」

  ps:我一直在等人问那个世界里的人为啥思想这么现代的问题,终于有人问
到了。解决办法当然是,神后陛下是个穿越者了,甚至剑圣也是,哈哈哈……眼
尖的同学可能还会发现一个问题,就是书里面很多事情没有答案,比如说那座宫
殿是不是剑圣放的,为啥这世界的修士这么弱这么少,直到结尾也不会揭晓谜底
的,我会放很多种猜测,表示我不是编不出来,但是不会确认具体是哪一种猜测,
因为我觉得世界就是这样的,很多事情没有真相,只有人们以为的真相,甚至人
们也不觉得那些就是真相,只是聊胜于无的一种解释,让自己获得一种确定感,
在无法把握的世界面前安心一点。对神后是不是穿越者这件事,也是这么处理的
,解释有很多种,看你们喜欢哪一种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