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峥嵘】(第29

  • 【忆峥嵘】(第29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好酒独酌
首发ID:好酒独酌   首发网站:第一会所
2021年1月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9848

  正文内容:

  听了妈妈的话,我的内心更为愧疚。原来妈妈对我的晚归生活也是积怨已久,
本来我们母子二人便是相依为命,我虽然有了自己地生活,可对妈妈的关心也实
在是少了许多。

  「妈,以后我不跟他们出去玩了,一放学就回来陪你,行不?」我一边说着,
一边将双手搭在了妈妈的肩膀上,为她轻轻揉捏着。

  妈妈的肩膀在高强度的工作下,纵然平时保持着瑜伽的训练,可依旧是有些
僵硬,毕竟33岁了,就算保养的再好,身体也开始走了下坡路。

  人一发觉到自己衰老的变化,内心之中难免会紧张,内心的依赖感也会越来
越强大,触景生情之感也越来越深刻。

  妈妈想必也是察觉到自己地年龄越来越大了,所以对我也渐渐有了依赖感。

  虽然我才15岁,可我也算是个小男人了,进可扛着二十斤大米一口气跑到
五楼,退可在厨房之中炒个西红柿炒鸡蛋,咱也算是全能啊。

  行了行了,别在那里想什么才会做个西红柿炒鸡蛋就算能耐了?你们掂量掂
量自己,你15岁的时候能干嘛?

  听了我的话,妈妈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后道:「陪我干什么,我又不
需要你陪,我看电视挺好的。」

  呦呵,嘴倒是挺硬。

  这几年和妈妈之间的相处其实一直都是正常的母子关系,我很注意着这一点,
因为十岁那天发生的事我一直都非常清楚地记得,所以我也一直拿着这件事提醒
着自己。如果我不努力地改变自己,我和妈妈之间相依为命的感情或许又会出现
更大的危机。

  我不知道妈妈对我的感情是怎样的的,但是我对妈妈的感情确实是已经变了
味道了,不再仅仅是亲情。我承认自己很龌龊,我爱上了自己的妈妈,但是这又
能怎么办呢?

  世界上不幸的人有这么多,不能够实现的理想更是像鸡毛一样,我慢慢来还
不行嘛?反正家里就我跟妈妈两个人,只要妈妈不找男朋友,我就是她的男朋友,
她男朋友做的事,我也能做,我还能做当儿子做的事,怎么就没有希望了?

  「行啊,妈,既然你不需要我陪,那我以后还像以前一样,跟他们玩儿去了?」
我带着玩味地笑容看着妈妈道。

  妈妈天性骄傲,对外人更是冰山一样,让人不敢接近,因此也没人敢这么大
胆,轻易去招惹妈妈。

  但是对我来说就不一样了,虽然现在很难见到妈妈脸上的笑容了,那是因为
我也长大了,妈妈再露出那种宠溺的笑容便显得有些不合适了,她知道母子俩以
后不可能像以前一样随便腻乎了,而我到了18岁,找自己的媳妇儿,成家立业,
她也算是圆满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只是妈妈就能舍得我吗?

  「慕凡,出息了啊?知道拿你老妈开涮了是不是?」妈妈听了我的话,猛地
转过头来,明媚的双眸之中带着一丝恼怒,看到我的笑容后,妈妈更是伸出了小
手,抓住了我的脸蛋开始疯狂揉捏!

  「妈,我错了妈~ 您要是捏的再使劲一点,我就真出去玩儿去了!」我口齿
不清地含糊道。

  「好啊,你去吧,有能耐以后别从我这里拿钱出去霍霍~ 」话音刚落,妈妈
便我的脸蛋揉成一团,随后将我仰头推倒在了沙发上。

  唉,真是人到三十了,这火气现在真是越来越大了。

  我揉着脸颊苦闷地坐起身来,看着面前双手抱胸,一脸怒容看着电视的妈妈,
赶忙陪笑道:「妈,你看你,我这不是开玩笑的嘛,你儿子知道陪你是孝顺你,
偏偏你还故意拿着,我开句玩笑您还不高兴,这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是你自己要回来陪我的,关我什么事?去去去,赶紧去泡牛奶去。」每天
晚上和妈妈一人一包奶,已经成了多年的习惯。

  「你这肩膀上的肉太硬了,以后自己知道活动活动,我不在你身边你就不知
道爱护自己。」我一边向着厨房走去,一边唠叨着。

  贺星凝转过头去,看着儿子挺拔的背影,眼眸中闪现出一抹好奇之色。儿子
当真是好久没和自己说过这么多话了,今天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这近5年里,贺星凝正处在事业地上升期,因此自己也确实抽不出时间来和
儿子团聚一下,有时候加班加到很晚才回来,儿子早已经睡觉了。

  终于如愿做到了副行长的位置,贺星凝的事业心也总算是收敛了不少,这么
年轻的副行长,又这么能干能拉业务,她这行长位置其实基本上算是板上钉钉的,
尤其是背后还有姥爷的企业给她撑腰。

  因此,贺星凝也打算开始好好享受起生活来,可对于她来说,享受生活那可
不就是享受和儿子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吗?

  到了她这个地步,一般的男人看不上,配的上她的,一个个都是水桶腰半秃
头了,贺星凝更不可能接受,因此也一直没想过再找一个男人的事情,这也是为
了儿子。

  但是儿子现在是真的在外面玩儿野了,跟他爸爸一样,对什么都有浓厚的兴
趣,打篮球,玩滑板,电子游戏,什么都能和他人玩到一起去,这其实挺让贺星
凝头疼的。

  就这么一个儿子,当初虽然是他对自己有了什么不好的念头,可毕竟儿子还
小,那时候能懂什么?所以贺星凝早就释怀了,她觉得儿子已经走出了对她的依
恋,母子二人其实已经恢复成了正常的母子关系。

  这个时候,贺星凝便开始渴望起儿子的陪伴了。她又不是木头,感情上的慰
藉不能从老公或者男人身上得到,那就只能求助于儿子了。

  因此,当贺星凝听到儿子说以后按时回家陪伴自己地时候,贺星凝心里特别
高兴,也特别开心。都说母子连心,想必儿子一定是感应到了自己地孤独,才决
定了要抽出时间来陪自己。

  只是她毕竟是儿子的妈妈,那么痛快地答应好像自己求着儿子似的,贺星凝
可做不出这事儿来,她是长辈,她不端着谁端着?

  明天就是周末了,贺星凝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要怎么和儿子度过这美好的两
天了。

  我拿着用热水温热的两盒奶回到客厅,将其中一盒递给了我突然变得傲娇起
来的老妈,笑道:「妈,明天您准备干什么去?」

  妈妈瞥了我一眼,淡定道:「想去逛逛街,买几件衣服。对了,你很久没买
过衣服了吧,明天一块儿去给你挑几件。」

  得嘞,我傲娇的老妈啊,我现在衣服都是自己买的好不好?想叫我陪你出去
逛街直说啊,干嘛拐弯抹角的呢?

  不过,既然我自己也决定了要同时做妈妈的男朋友,那陪妈妈逛街就是我的
必修课啊!

  「行,明天我陪您一起去。」我痛快地答应道。

  站在耸入云端的百货大楼前,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被支配的恐惧。

  妈妈呀,这什么时候能逛的完啊?

  「你这什么表情,陪你老妈逛个商场很委屈吗?」看着我一脸苦闷的样子,
妈妈抬了抬她的黑色墨镜,不满地说道。

  气候已经到了初夏,妈妈上身穿着一件素白色的长袖衬衣,下身一件绿色的
修身长裤,衬出了妈妈凹凸有致地绝美身材,一双浑圆修长的美腿更是让我在家
里看了好半晌。

  妈妈这身打扮妥妥的辣妈气质,又同时兼顾了青春靓丽的风格,与她上班时
地打扮完全不同。

  看得出,难得和我逛一次街,妈妈也是给面子地好好打扮了一番,不然怎么
让我看出她愉悦的好心情呢?

  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要不是为了妈妈,我能受这个逛街的鸟气?平时都
是直接在一个品牌店就买了,哪里还用的着逛这么大的商场?

  「不委屈,怎么可能委屈呢?我是担心我妈太漂亮,招来一堆烦人的苍蝇。」
我嘿嘿笑道。

  「有你在,就不会有苍蝇,儿子你就是妈妈的苍蝇拍知道吗?」妈妈似乎爱
上了揉捏我的脸颊,轻轻捏了捏我脸上的软肉得意地笑道。

  淡雅的茉莉花香飘到了我的鼻腔之中,看着妈妈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我可
耻地感觉到浑身微微一颤,小弟弟竟然有了抬头的迹象。

  这可要了命了,我自己地弟弟自己心里有数,真要顶起来,我这宽松的运动
裤上不得鼓起一个大包。

  我连忙深呼吸了一口气,笑道:「得嘞,老妈今天我就是你的护花使者,女
神请吧?」

  见我伸出手为她指路,妈妈优雅地点了点头,笑道:「不错,确实懂事了。」

  连着逛了几家品牌店,我的手里已经多了好几个塑料袋了,全是妈妈的新衣
服。

  其实我暗自也替妈妈挑了不少,尤其是有一件深紫色的v领碎钻连衣裙,这
要是妈妈穿上,那简直是仙女降世,高贵出尘,光想想心头都忍不住一阵火热。

  以后但凡我得到了妈妈的心,我一定要买了这件衣服让妈妈穿给我看!

  其实按照妈妈的财产她完全可以找名牌店面亲自为她设计精致的衣服,可妈
妈真的是不愿意显摆,就算是再漂亮,也是让那些臭男人看去了,有什么用?

  我是真累了,这一会儿的功夫都到了11点了,从早上8点半开始,妈妈血
拼了6层楼,手上才多了这么5。6个塑料袋,而且依旧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虽然不爱显摆,但是爱美真是女人的天性啊~看着妈妈又走进了一家店面,我赶
紧在店面外面的座椅上坐了下来,功夫再好,也怕女人逛街啊~没坐多久,妈妈
便逛了出来,准备向着下一个店面进发,可刚走没两步,苍蝇就来了。

  这男子一看就是店家专门为了招揽女客户雇的小鲜肉,油头粉面的,骗富婆
的钱花花。

  妈妈显然被男子打扰了好兴致,一脸不高兴地转过头来看着还坐在椅子上的
我,似乎在责怪我为什么没有尽到护花使者的责任。

  我连忙站起身来一路小跑过去,对男子道:「怎么茬儿啊,想带她到哪儿去?」

  小鲜肉很有「风度」地微微一笑,道:「这位小兄弟不要误会,我只是想带
这位夫人去我们店里看一看,我们店里的衣服都是紧跟时尚潮流的,做工精致,
相信夫人一定会喜欢的。您是这位夫人的弟弟吧,两位长得真的很像呢~」

  听听,这小鲜肉小嘴叭叭儿地真甜啊,不过说来也是,妈妈今天的装扮确实
很显年轻,而我个头又高,发育地跟18。9的小伙子一样,自然容易让人看错。

  这小伙子一脸自信地笑容,似乎对我和妈妈的关系已经智珠在握。见我和妈
妈露出惊讶的表情,继续说道:「这位夫人平时不常买这种潮牌衣服吧?要不要
给着小张一起去看看呢,我们的衣服都是很有张力和活力的~」

  我特么,刚才还挺正经,现在直接就开始撩我妈了?我眼睁睁看着这小伙子
就要解衣服扣子露出他的腹肌,连忙上前站在了妈妈的前面。

  我淡淡道:「什么眼力见儿,这是我女朋友,别给我搞你那花里胡哨的一套,
你再解开一个扣子信不信我揍你?」

  听了我的话,小伙子明显愣了一会儿,他不是没见过老妻少夫的,可眼前这
一对实在不像是情侣啊,他观察了好久了,明显看我更像个拎包的苦力老弟,而
且我和妈妈连手都不牵。

  见他露出怀疑的目光,妈妈走上前来,忽地双臂搂住了我的胳膊,冷冷道:
「现在请你可以让开了吗?」

  小伙子这才让开了身子,转头去寻找新的目标。

  被他这么一打搅,妈妈的兴致这才降了不少。只是她解气了,我可就又上火
了。

  妈妈的双臂依旧在搂着我的胳膊,似乎根本没觉得这动作有什么不对的。也
是,妈妈和儿子这样亲昵其实没啥问题,可关键在于我对妈妈的动机不纯啊!

  抛开妈妈身上好闻的香味,此时她的双臂紧紧地搂着我的胳膊,使我的手臂
贴在了她的身侧,实打实地触及到了那好久不曾再触碰到的柔软!

  尽管人到三十,可妈妈的乳房依旧挺拔丰翘,单薄地衬衣以及里面的素色蕾
丝胸罩根本不能对我感受妈妈乳侧的柔软有丝毫障碍,这美妙的感觉让本就意志
力薄弱的我更是雪上加霜。

  「儿子,当妈妈男朋友的滋味怎么样啊,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很显然妈妈
并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当之处,她更在乎我刚才竟然说自己是她的男朋友。

  「我那不是灵机一动嘛,妈你不是没看到,那人都要扒衣服了,干什么呀,
不就显摆他有几块腹肌么?」我连忙解释。

  「怎么?有免费腹肌看我觉得挺好啊~」妈妈白了我一眼,满不在乎道。

  「好个屁!妈,你想看腹肌我回家脱给你看行不行,别看我人小,我腹肌比
他结实。」不知为啥,一听到妈妈说这话,我心里就来气,跟被人上了眼药似的。

  「去你的,你老妈开个玩笑,谁要看你的腹肌?小滑头,说话没大没小的!」
妈妈脸色一红,紧接着生气地拍了我的胸膛一下。

  「呦,确实挺结实啊~这些年看出来没白练,不错!」或许是感受到了我故
意绷起的胸肌,妈妈微微诧异了片刻,随后双眸中满是揶揄的笑意。

  「那必须,以后我这身肌肉就是我妈的,想怎么摸就怎么摸,不要钱~」我
典型地得寸进尺。

  妈妈给了我一记白眼儿,我的话让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可以是儿子和妈妈开
的有点过分的玩笑,也或许可以是儿子故意对她的暗示。

  「真是的,好不容易出来逛一逛,让这种人坏了兴致。儿子,想一想我们去
哪里吃饭,妈妈带你吃好吃的犒劳犒劳你!」妈妈为了转移话题,总算是知道体
谅我这一上午不容易了。

  我紧张地咳嗽了两声,紧贴着妈妈乳侧的手臂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动才好,生
怕妈妈发觉我的异常,将双臂松开。

  「我不挑,妈你不再继续逛一逛了?」

  「逛的差不多了,我也累了,就这样吧,你不累吗?」妈妈好奇道。

  当然累了!但是说好的给我买衣服呢?

  很显然,妈妈已经将昨天当做借口的说辞忘了个一干二净。

  「那我们吃自助?」我想了片刻后,回答道。毕竟我饭量不小,跟朋友出去
吃的时候没少吃自助。

  妈妈闻言皱了皱眉,不满道:「自助餐的原料没有几家是真的,今天跟老妈
出来了,说什么也不能再带你吃那些不干不净的。这样吧,老妈我今天带你去吃
牛排,怎么样?」

  其实牛排我也不是没吃过,只是没在外面吃过,毕竟妈妈出身也算是L市的
名门,从小又被姥爷姥姥疼爱着,什么海鲜西餐,营养补品没少吃。

  今天妈妈难得高兴,我自然无有不从,虽说这几年在外面当真是野惯了,可
总归内心里少了份安定感,这种感觉,真的只有妈妈才能给我。也只有在妈妈身
边,我才能放下一切的束缚。

  这家西餐厅还蛮高档的,老板地道的英国妞,年龄和妈妈差不多大,天蓝色
的大眼睛,高翘的鼻梁,金黄色的大波浪透着数不尽的万种风情。

  她也是妈妈的客户之一,见妈妈来了,也和妈妈坐一块儿聊了几句。

  我先将妈妈的座位拉开,带妈妈入座后,又帮英国妞拉开了座位,英国妞微
笑地对我点了点头,道:「Goodboy~」

  英国妞英文名叫什么我也没记住,只知道她给自己起了个还算好听的中文名,
李梓。

  看得出,李梓还是十分喜欢跟妈妈聊天的,她的中文水平还算不错,虽然词
汇量很大,但是口音还是带着些机械感。

  老实说,我对外国人可不感冒,毕竟我也是个正常人,又没接触过多少时事
政治,自然相信历史课本上的描述,所以幼稚地敌视眼前的李梓,不想让她跟妈
妈说话。

  「妈,我们下午还有事儿呢。」我不耐烦地催促道。

  「小凡!」妈妈讲究礼数,哪怕她也不想在现在这个时候和李梓聊天,可她
不想打扰了李梓的好兴致。

  「哦~sorry,我又说多了,星凝,真的感到抱歉。」李梓见我催促,
这才不好意思地笑道。

  「没事,应该是我感到抱歉,这位就是我的儿子,慕凡,我们母子两个出来
逛街买点东西。」妈妈微笑着解释道。

  「天哪,这位是您的儿子?星凝,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可我真的想说,
我还想问你是不是找了一个小老公呢?」李梓满眼都是揶揄的笑意。

  哎~我有点喜欢这个李梓了,真是会说话!

  「孩子在这儿呢,不要乱说话!」李梓的玩笑让妈妈羞红了脸,毕竟儿子还
在跟前呢,哪有这么开玩笑的?

  李梓笑着说了句不打扰后,便扭着大屁股起身离开了。

  我将餐巾叠好,放在双膝上,虽然身上依旧是休闲的服装,可吃顿饭而已,
讲究太多了反而无趣。

  妈妈双眸微微有些惊讶,看着我笑道:「不错嘛,又知道给女士宽座,又知
道自己铺好纸巾,以前和谁去吃过啊?」

  「听朋友提起过一嘴,照猫画虎而已。」我装作满不在乎地说道。

  能在妈妈面前显摆一下,对我来说那可太爽了,因为我知道的越多,才能担
当得起妈妈男朋友的身份。

  只不过,有一说一这顿饭给我吃的太难受了,什么鹅肝酱,焗蜗牛,罗宋汤
……有一说一,除了牛排是真的鲜美,其他的比妈妈做的差远了!

  「怎么,是不是感觉没吃饱?」妈妈自然知道这点东西根本填不饱我的肚子。

  我犹豫了片刻后,微微点了点头。

  「你这个臭小子,整天就知道饱腹感,你知不知道每顿饭吃得很饱对胃也是
不好的?这顿饭虽然让你没有饱腹感,可鹅肝鱼籽牛排哪一个不是营养价值很高?
虽然你觉得没吃饱,但是营养都到位了你知不知道?」妈妈苦口婆心,显然想要
提高一下我对美食的理解和追求。

  「知道了老妈,无非就是一顿饭的事儿,我又不挑,咱们快点去游乐场吧,
今天估计人应该不少。」我不想让妈妈因为这点事情又败坏了好兴致,连忙转移
话题道。

  「知道就好,走,我们出发去游乐场!」见我今天格外听话,一点倔脾气不
犯,妈妈眼中也多了几分笑意。

  游乐场今天人并不是很多,虽然每个项目都有排队,但是队友很短,上面的
人下来了接着就能玩上。

  「儿子,我们先玩哪个?」看着这么多项目,妈妈有些选择困难症了。

  「老妈,你懂的。」我嘿嘿一笑,眼神中带着一丝期望。

  「过山车?」妈妈素洁的小脸上闪过一抹犹豫之色,对于男孩儿来说,过山
车那绝对是最惊险刺激的项目之一了。

  可对于妈妈来说,过山车真的可以说是不堪回首的往事了。

  「小凡,咱们……去玩点别的项目好不好?」妈妈看着轨道上呼啸而过的过
山车直冲云霄,整列车身直挺挺地倒立在半空中,小脸儿煞白煞白的,连忙转过
身与我商量道。

  这要是放在以前,我指定是脸上露出一丝为难,然后央求妈妈陪我坐一次,
可现在嘛,虽然我依旧很想体验过山车的刺激感,可我心里更在乎妈妈的想法。

  「也行,那换一个别的项目吧,今天这过山车速度怎么这么慢,没意思。」
我假装不屑地瞥了一眼过山车,随后牵着妈妈的手向着其他项目走去。

  说实话,虽然我故意做出这是不经意间的举动,但我依旧怕妈妈再对我产生
戒备心理。但是,不一点一点地突破妈妈的防线,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攻入妈妈这
座坚不可摧的堡垒。

  毕竟妈妈人生到现在也只有爸爸一个男朋友,之后无论是富家子弟还是青年
精英,都入不了妈妈的法眼。

  其实说到底,男人想的都是征服女人,越是优秀的女人,越有征服的欲望。
可对于妈妈来说,她最讨厌的便是这种感觉,所以那些男人从来都没有做过一件
对的事情,他们觉得只要秀出自己地强大,就可以让妈妈倾心?别逗了,你都不
了解妈妈,妈妈缺的是你那点本事?

  当然,现在的我肯定不知道妈妈的软肋,我只是觉得,我要对妈妈好,无微
不至地体贴她,关心她,哪怕妈妈不会和我在一起,最起码妈妈也离不开我,有
我这个又当儿又当男朋友的儿子在,妈妈凭什么去找其他男人呢?

  不得不说,母子连心,误打误撞的我,还真找对了攻克妈妈的路子。

  妈妈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我正握住她柔软的小手,虽然有些微凉,可我的掌心
中却散发着炽热的温度,让妈妈感到温暖舒适。

  这事儿说来也奇,或许是我天生阳气偏盛,肝火旺,从小手掌心便是非常热
乎,跟个小暖水袋一样。就连妈妈双手冻得受不了的时候,都让我给她捂一会儿。

  女子体阴而亲阳,或许正是因为我掌心中的温暖,妈妈才没有责怪我的冒失
吧?

  带着妈妈在游乐场里逛了半天,做了个旋转飞机和摩天轮,我和妈妈都感觉
不是很兴奋,但是刺激的项目让妈妈望而生畏,她又不敢轻易去尝试。

  万万没想到,妈妈今天竟然在我面前露出了小女人的一面。在我印象里,妈
妈一直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在外人面前冷若冰霜,在家中对我温柔似水,母性光
辉挥洒在我周身每一个角落。

  妈妈是我最坚强的后盾,也是我的心灵支柱,很多事情在我无法处理时,我
会想象骄傲聪慧的妈妈这时会怎么做,很多时候,我会得出一个满意的答案。

  也或许是我长大了,妈妈开始变得需要我,依赖我,所以才会选择跟我商量,
证书我的意见,甚至撒娇似的劝我放弃坐过山车的想法。

  「小凡,是不是觉得不太尽兴啊,要不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妈妈知道我
没坐上过山车肯定不会痛快,就想要在别的地方弥补我。

  看着妈妈有些忐忑的神色,我心里忽然一怔,瞬间觉得自己地地位高涨了起
来。

  我喜欢这种感觉。

  我本来就对妈妈有特殊的想法,但是碍于辈分之间的关系,妈妈都压着我一
头,如果她硬要扫兴回家,我自然也没有办法。但是现在妈妈既然开始征求我的
意见,在乎我的看法,那说明妈妈已经开始有了依赖我的倾向,那我得到妈妈的
机会也会更大一些。

  其实看电影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不想和妈妈这么快去看电影。情侣之间可
以在电影院里搞一些猫腻,我和妈妈现在的情况能干啥?

  正犹豫之间,我注意到了前方有一个鬼屋售票处,名字叫做「鬼屋惊魂」,
画报上狰狞的血迹与模糊的鬼脸让人不由地心头一寒,却又想要看看这鬼屋里究
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妈,敢去里面瞅瞅吗?」这个地方好啊,我之前也去过别的鬼屋,当时吓
得唐璃直往我怀里躲,可让我占了便宜。

  「这里面有什么可玩的,吓死个人。」虽然妈妈语气中对鬼屋充满了抗拒,
可她眼神中的好奇把她出卖了。

  这也算是女孩儿的未解之谜了吧,明明怕的要死,可就是非要去看上一看,
到鬼屋以后就吓得往男友怀里躲,然后高声尖叫,整得比鬼都吓人。

  「嗨,都是人工扮演的,能有多吓人,妈,咱一起进去,有你儿子在这儿呢,
你怕什么!」我拍拍胸脯道。

  妈妈闻言,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想了好半天才忸怩捏捏道:「好吧,那就
进去看看吧~」

  看来这鬼屋还是游乐场中重点建设的项目之一,表面上看去占地面积便不小,
再加上那恐怖的海报,我对鬼屋内的恐怖程度基本上有个判断了。

  买票的人不算少,但是每次只能6个人进去,太多了就没有什么恐怖氛围了。

  我和妈妈以及两对情侣率先走了进去,漆黑的通道内,伸手不见五指,只有
远处隐约可见几分微弱的灯光。

  空气中带着丝丝的凉意,让人汗毛直立,身后的妹子已经开始唠叨起来了:
「我的妈呀,怎么一上来就这么恐怖啊?」

  我暗暗直笑,这都受不了,那要是走遍整个鬼屋,怕不是要被扒层皮下来。

  虽然我这么想,可当我感受到妈妈死死搂住我胳膊的双臂后,我便再也得意
不出来了。妈妈娇软的身躯微微颤抖着,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身子崩的很紧,
生怕我突然离开她的身边。

  我轻轻握住妈妈的一只小手,掌心炽热的温度让妈妈安定了不少,我看不清
妈妈的脸庞,只能小声道:「妈,您放心,这鬼屋里的东西都是假的,您就当是
逛商场了,那些道具还有人扮的鬼都是衣服。」

  「没事的,小凡,有你在,妈妈就不怕。」一阵缓慢地深呼吸的声音传来,
妈妈轻声而又坚定地说道。

  我嘴角微微一扬,随后抬起脚,带着妈妈缓缓向前走去。

  鬼屋内的道路十分曲折,有的屋子甚至四通八达,不同的屋门对应不同的道
路,整得和密室逃脱一样。

  我小心翼翼地推开一间屋门,要说我一点都不怕那也是不可能的,毕竟我才
15岁,胆气尚弱,只是人们喜欢追求这种刺激,明知道会害怕,可还是享受这
种感觉。

  屋内,白色阴森的宽大长布条密布挂在半空中,空气中微风浮动,将布条微
微吹起,更显得恐怖异常。我慢慢地开始沉浸在对鬼屋布局的好奇之中,迫不及
待地向着前面走去。

  贺星凝自从进了鬼屋之后,小心脏便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只有在紧紧地跟
住儿子的时候,才会觉得内心有一分安定。她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如果不是
为了儿子,她才不会自找苦吃。

  四周的布条让她想起了恐怖片中的相似场景,贺星凝紧张地有些迈不开步伐,
虽然她一再提醒着自己这就是假的,可内心的恐慌感根本不是念两句阿弥陀佛就
能消除的。

  问题来了,贺星凝这里才刚迈出一步去,儿子已经迈出两步了,贺星凝无奈,
硬着头皮向前跟去,可没两步身旁忽然一个直立起来的披头散发的人偶将她吓了
一跳,本来就缓慢地呼吸更是为之一滞,唬得贺星凝站在了原地不敢动弹。

  她秉着呼吸,死死地盯着眼前披头散发的女鬼,当看到她胶质地惨白面容时,
贺星凝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大口大口地呼吸了起来。

  「小凡,能不能走慢一点?小凡,小凡……」贺星凝不知什么时候,双手早
已松开了儿子的手臂,当她再度安静下来时,四周的白条将她的视线遮盖地严严
实实,哪里还有儿子的身影?

  贺星凝连忙叫了几声,可除了空荡荡的回声之外,一阵阵凄厉地呼喊声也由
远及近,一下下地重击着她脆弱的心智。

  她再次深呼吸了一口气,屏住心神,直直地向着前方走去。贺星凝已经打定
了主意,无论一会儿再有什么东西出现,她都不能去想,也不看,只要赶紧找到
儿子就行了。

  终于,贺星凝走出了密集地布条区,前方一扇门出现在她的面前,这让她心
里总算是落下了一块石头。饭要一口一口地吃,关也要一关一关地创,布条区看
似恐怖,可其实无非就是几个人偶嘛~

  贺星凝觉得这鬼屋也没这么可怕,便定了定心神快速向前走去……

  「啊!!!」只见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天而降,双腿突然降到了贺星凝的眼前,
她抬眼看去,一个披头散发的面容上,素白的小脸,大红色的嘴唇,殷红的血液
在嘴角慢慢滑下,猩红狰狞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贺星凝,让她有种坠入地狱般的
感觉!

  这是个真的!

  看得出这鬼屋老板是个老手了,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将游客真正地吓到。

  贺星凝一下子被破了防,吓得连忙打开了房门,笔直地向着前方冲了出去,
只是那更加深邃可怖的前方,不知道有多少出人意料的事情在等待着她。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