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道人之裂锦】 第10

  • 【僵尸道人之裂锦】 第10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sangsd黑手(李肃)
2021年1月8日于第一会所(首发)
字数:12058

  ps;久等了各位,忘了更了。没有太监啊,也不会太监,已经写到一半了。

             第十章 慈母与家法

  第二日清晨,高绍龙早早便起来了。吃过母亲送来的早餐后,他又将自己的
头发衣着收拾了一番。望着镜中自己的俊朗精神的容貌,他嘴角露出微微的自信
之色。

  来到母亲的房间,却见母亲正坐在床边,拿着针线在绣着荷包。

  「妈。」他轻喊道。

  沈懿墨抬头见到儿子进来,温柔一笑,道:「绍龙,早饭吃完了?」

  高绍龙笑道:「妈妈做的早餐,孩儿肯定要吃完啊。」

  他话题一转,望着母亲手中的荷包,问道:「妈妈,您在绣荷包干嘛啊?」

  沈懿墨这时收起了微笑,有些担忧地道:「自从七叔说家中会有僵尸来袭,
我便一直提心吊胆,昨晚七叔不是给了我四枚桃木符吗?妈妈想了想,就把桃木
符用荷包装起来,让咋们家人一人一个。好保咱们一家平安啊!」

  高绍龙听了,有些感慨地道:「辛苦妈妈了,孩儿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何等积
德事,才能投到妈妈这样贤惠无双的母亲的怀中来到世上。」

  沈懿墨脸一红,啐了一口,笑嗔道:「你呀!何时嘴巴变得这般甜了。就会
哄妈开心。」

  她虽笑骂,但眼中却尽是慈爱和柔情。

  她见儿子装扮得体,甚是潇洒,便问道:「你今日打扮得这般精致,是要去
哪?」

  高绍龙道:「妈妈之前不是说让我病好之后,要去亲自去义庄一趟吗?今天
不是正好吗?」

  沈懿墨点点头,道:「你能这么想,那很好,说明妈妈的话你都听去了,咱
们高家几百年都是以礼义廉耻立足于世,七叔救了你,我们理应亲自登门拜谢。」

  「只是七叔他们刚刚才回去,他们昨晚又一夜没睡,先等他们睡好。下午等
你爸爸回来,妈妈收拾一下,和你一起去。」沈懿墨又道。

  「好嘞!」高绍龙道。

  ……分割线……

  快到中午的时候,沈懿墨终于将四个荷包都绣好了,她在观音像面前又拜了
拜,将4枚桃木符都塞进了荷包里,又塞了些香粉。她又给每一个荷包上都系着
一根红绳,好方便系挂在脖子上。

  这时,丫鬟来报,老爷回来了。

  沈懿墨忙走到镜子前,捋了捋鬓发,然后一脸欣喜地往门外走去。

  她刚走到门外,却见丈夫正提着行李箱走来。

  她忙迎了上去,道:「老爷,你终于回来了。」说着,她顺手将行李箱接了
过来,然后扶着高老爷走进房间。

  进了房,沈懿墨将行李箱放好,忙又替高老爷将身上外套和长衫脱下。道:
「老爷,我去让丫鬟打点热水来,给你洗一洗。」

  「你呀,就是爱干净!」高老爷调侃道。

  沈懿墨微微一笑,将高老爷扶到桌前坐下,然后站到他的背后,道:「老爷,
这次去县里累坏了吧,我给你捏捏背。」

  高老爷享受着背后那双纤长灵活的双手带来的舒适感,不禁眯眼叹道:「有
你在,还是在家舒服啊,很多烦心事一下就清空了许多。」

  「老爷,你怎么叹气呀,县里这一趟莫非有什么不愉快吗?」沈懿墨柔声问。

  高老爷道:「生意难做啊现在,见了几个老板,货他们是要的,只是价格给
的太低了。我们这里四面都是山,要出去还得走幽河出去,算算运费成本,咱们
的几乎赚不来多少钱,加上现在世道又乱,年年兵燹,茶叶更不好卖了。」

  沈懿墨劝慰道:「老爷说的是啊,不过老爷也莫要为此发愁,家里颇有余资,
茶叶不行,可以做做其他的生意嘛,只要咱们一家人团团圆圆,其乐融融,比什
么都强啊。」

  高老爷嗯了一声,道:「话是这么说,只是这茶叶可是我高家百年的生意啊,
我是真不愿意看到它在手里中落。这让我如何面对列祖列宗啊!」

  「老爷……」沈懿墨知道丈夫心中愁苦,忽然想到那个孙老板。便道:「老
爷,你走前不是让我去山海楼见孙老板吗?我和他见面谈了几句,他也试过茶叶
了,觉得很不错,想要大量采购呢。」

  高老爷一听,立马来了精神,便问:「果有此事?」

  「嗯。孙老板很高兴,还说改天要来咱家和你细细洽谈合作事宜。」沈懿墨
道。

  高老爷一扫脸上忧愁,喜道:「那可是喜事一件啊!孙老板是大客户,要是
通过他联系上王会长,我们的茶叶生意可有好着落了。」

  两人聊着聊着,丫鬟们已经打好水进来了。

  沈懿墨将丈夫扶到木桶里,一边帮丈夫擦洗后背,一边道:「老爷,去一趟
县城山高又水远,这几天呀,你可得好好歇歇。别把身体累坏了。」

  高老爷笑叹道:「懿墨啊,别说去县城,就是去皇宫,没你我都不习惯啊!」

  沈懿墨掩嘴笑骂道:「都一把年纪了,还没个正形。」

  其实高老爷在几乎所有人面前都是不苟言笑,一副高高在上神态,只有在这
个绝美高贵的妻子面前,他才会恢复到一个普通男人的状态。

  他忽然想起来风水的事情,便问道:「对了懿墨,你和七叔说了改风水的事
情吗。」

  沈懿墨道:「我问过七叔了,他说明天正是黄道吉日,很适合作法祭祀。」

  「嗯,那就明天,晚上再把七叔请过来,我和他详细商谈一下,该准备的要
准备好。」

  「我不在的时候,那僵尸有没有出现啊?」他又问。

  「昨晚七叔又来守了一夜,还是没见着僵尸。」沈懿墨道。

  高老爷听完,脸上立刻浮现一副自傲的表情,道:「我就说嘛,都两天了,
也没有见着僵尸,林道长应该是搞错了。」

  待沐浴完毕,高老爷在沈懿墨的服侍下,又穿了一套整洁的长衫。

  他理了理衣领,对身旁的妻子道:「我这次去县城,还带回一个摄影师,想
着这么些年,一直说拍照都因为忙,忘记了。这次啊,特意把摄影师请到家里,
给咱家拍一张全家福。」

  沈懿墨一听,喜道:「老爷想着可真周到,咱们一家人确实要拍一家全家福。
等以后咱们老了呀,抱了孙子,还能再拿出来看一看一家人的模样。」

  「你和绍龙晴晴说一下,叫他们捯饬捯饬,然后来大厅拍照。」

  沈懿墨嗯了一声,便去整理妆容。

  大厅里,沈懿墨端坐在太师椅上,双手交叉垂于小腹,双脚并拢微侧。她脖
带白珍珠项链,一身鸦青色精神长旗袍。而左侧正是义身长衫的高老爷,右侧则
是一身洋裙的高晴晴,高绍龙则一身马褂站在父亲身旁。

  他们的脸上都露出幸福的微笑,摄影师拿着相机卡地一声,将这幅画面永久
定格。

  ……分割线……

  时间一转,很快到了下午。高绍龙正带着金丝眼镜,在房间练毛笔字,沈懿
墨则在一旁削苹果。她将脱皮的苹果,切成一块块的,又插上牙签,送到儿子嘴
前。道:「绍龙,来,吃苹果。」

  高绍龙张嘴咬住苹果,一边吃一边道:「妈,您不用这么辛苦的。」

  「这哪是辛苦呀,等你有了儿女,就知道妈妈的心了。」沈懿墨微笑道。

  高绍龙道:「妈妈真是全天下最好的妈妈了。」

  「你呀!」沈懿墨嗔怪道。

  「妈妈,看我这字写得怎么样?」高绍龙放下笔,指了指自己案前的字帖问
道。

  沈懿墨起身走到案旁,拿过字帖看了看,嗯了一声道:「绍龙,你的进步很
大,不过这个笔锋和转折还是过于生硬了,需要中和一下,方能既显笔锋,又能
藏住凌厉之气」

  「那烦请母亲指教。」高绍龙侧身让开,将毛笔递给母亲。

  沈懿墨微微一笑,然后走到案前将宣纸摆正。又接过毛笔,弯腰伏案,便拿
着毛笔在纸上笔走龙蛇般挥舞起来。

  此时由于在家中,所以沈懿墨并未穿上那件遮体大披肩。这一身紧身鸦青色
长旗袍将她的肉体修饰更加曲线毕露,又高贵迷人,直逼人的眼帘。

  而她此刻弯腰写字的动作,连带着旗袍包裹内的细腰肥臀都在微微颤动着,
小细腰如风中杨柳轻轻摆,大屁股如水中明月微微荡。从侧面看去,这般细腰,
如一道狭窄的山谷,往上攀登则是挺翘巨硕的大肥臀,如同一座险峻的山峰在伫
立着,实在高不可攀!令人望而失魂。从极致的凹陷到极致的凸起,这是一个完
美的过渡与结合。如此凹凸的曲线,更是将自身唯美诱人的丰腴肉体解释的淋漓
尽致,勾魂无比。

  沈懿墨侧头望向儿子,眼波流转,道:「绍龙,你看,应该这样撇,然后这
样捺过来。」

  她手中之笔如行云流水,似龙飞凤舞,最后写到尽兴处,由于动作幅度猛地
变大,随之那腰臀也突地剧烈摇晃了起来,顿时腰肢如浪起,臀瓣如波涌。自背
后看去,此时的沈懿墨简直像是一条穿着衣服的发情母兽,在摇着肥美的大屁股
向雄兽求欢。那摇晃的浪臀看起来着实是空虚寂寞,急不可耐地在撩人贴上它,
填补它。在这摇晃之中,这腰肢如剥皮香蕉透着芬芳,让人想拿去握。这肥臀好
似一颗熟透的大水蜜桃,稍稍碰一下都会蜜汁喷溅。让人恨不得将脸贴上去吮吸
一番。

  而这香艳的一幕,一不小心就尽收高绍龙的眼底。

  他看的一阵气血翻涌,差点认不出这是他的妈妈了。他立马偏过头去,忍住
又转了回来。然后良心和礼法的自我谴责就汹涌而来,我这是算什么。竟然对自
己的母亲产生这种肮脏的想法。我还是人吗?高绍龙内心在狠狠地骂自己。他转
头去案前的字,又暗自狠狠地掐了自己的一把,又联想道母亲平时威严又慈爱的
眼神,心头的那无耻欲望,终于慢慢被平静下去。

  沈懿墨直起身,将儿子拉到身旁,指了指自己写的一行字道:「你看看这些
字的转折和笔锋,对比一下,再练一练。」

  高绍龙望着帖子上的字,不由得惊叹。这字飘逸中藏着稳重,朴素中带着清
丽,若是和那些个名家相比,也绝不逊色啊!

  妈妈真是神仙中人,不仅人美心善,连字都写得这么好。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高绍龙道:「什么事?」

  丫鬟道:「少爷,老爷请太太去客厅,说有要事。」

  沈懿墨闻听,便道:「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

  说着,她走到沙发前,拿起披肩又重新套在身上,将自己诱人的身体再次包
裹的严严实实。

  沈懿墨来到客厅,却正见丈夫的堂弟高敬良一脸气愤,而高敬良的妻子则跪
在地上捂脸哭泣。而丈夫则站在一旁,也是一脸的愤怒之色。

  她走到高敬良的妻子春桃前,道:「春桃妹子,你怎么跪在地上呀?快快起
来!」说着便要扶她。

  高敬良愁苦地道:「嫂子,你问问她到底做了什么!」

  高老爷见妻子要将春桃拉起来,便出言阻止道:「懿墨,你还是先问问她自
己吧。」

  沈懿墨一听,心下便觉得事态严重,便连忙又追问。

  春桃只是一个劲哭泣求饶,满脸悔恨和泪水,道:「嫂子,您施施恩,救救
我!救救我!」

  这时,高敬良满脸通红,将脸撇过去,不再言语。

  高老爷见堂弟不愿自己明说,便直言道:「春桃和家里的一个长工在地窖里
偷情,正做那事的时候,刚好被我弟敬良抓了个现行!」

  「什么?!」沈懿墨如被晴天霹雳轰到!

  弟媳竟然偷情!沈懿墨万万想不到,这种事情竟然发生在高家!

  她的脸上表情原本疑惑可怜的表情先是变成惊讶,然后是愤怒,最后又变成
冷厉。

  「春桃,老爷说的是真的吗?」沈懿墨正声问。

  「呜呜呜呜呜……」春桃还是一个劲地哭泣,双肩在剧烈地颤抖。

  「春桃!」沈懿墨忽然厉声问。

  春桃吓了浑身一抖,一边哭一边嗫嚅道:「是……是真的,嫂嫂,我知道您
是好人,您心善!我知道错了,求您,求求您,救救我,救救我!」

  说着一把抱住了沈懿墨的丝袜美腿,拼命地求饶。

  沈懿墨心有不忍,还是将她缓缓扶起来。就在春桃眼中升起一丝希望时,沈
懿墨扶住她的双肩,两眼望着她叹道:「春桃,你若是做了其他错事,尚可原谅。
我也能顾着情面来帮你。但是高家的祖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妻子一定要为丈夫
守节,这可是我们女人为人妻,为人母的底线啊,底线这个道理你不懂吗?你触
犯了底线,等于悖逆祖宗,我能原谅你,你夫君能原谅你,可是祖宗的在天之灵
是不会原谅你的!」

  春桃听她语气,感觉所求无望,便又哭了起来。

  高敬良在一旁听得心烦,便问道:「嫂子,您也是女人。是家里的梁柱,又
公正无私,您说怎么办?我听您的。」

  高老爷也附和道:「懿墨,你是高家主母,高家祖训你?最熟悉了。你来主
持吧。」

  沈懿墨嗯了一声,道:「按照祖训,妻子失贞,应该在祖宗牌位前惩戒,先
将她带到祠堂里吧。」

  高老爷两兄弟闻言都点点头。

  而那春桃则被吓得面如土色。

  「来人,将她捆起来,拖进祠堂!」厅外两名家丁立刻上前,拿着绳子便将
春桃紧紧捆绑起来,然后托着挣扎的春桃往祠堂那边走去。

  沈懿墨高老爷等三人也紧随其后。

  众人来到一座古老庄严的祠堂前,高老爷将阴沉的大门缓缓推开。

  「把她带进去。」沈懿墨道。

  家丁快步将春桃拖进祠堂里的祖宗牌位前,往地上一掷。

  堂里的牌位是一排排,一列列,有的新,有的旧,旁边还燃烧着香火,亮着
油灯。只是这个整个祠堂虽然肃穆,但由于光线昏暗,家具古旧,又给人一种强
烈的阴森恐怖压抑感。

  春桃望着眼前的牌位,被吓得嚎啕大哭,拼了命往后缩。

  这时,沈懿墨已从祠堂的柜子里拿出一本老旧的高氏祖训和一根带着蒺藜的
藤条来。她对丈夫和高敬良对了一下眼神,然后三人齐齐跪在蒲团上,对着祖宗
牌位拜了三拜。

  起身后,沈懿墨站在祖宗牌位前,对春桃淡漠地道:「面对祖宗牌位,跪下。」

  春桃浑身一颤,转将身来,老老实实地面向牌位跪了下来。

  沈懿墨先是可怜地又叹息似看了春桃一眼。然后摇摇头,手拿祖训,宝相庄
严地念道:「高氏祖训有言:凡入高家媳妇,无论丈夫美丑,贫富,必为丈夫守
贞。严禁任何方式丢失贞洁。凡悖逆者,以家法严惩,剥夺一切财产,清出族籍,
并关入猪笼禁闭十年,然后送进衙门裁决。具体细则由国法酌情而定。」

  「认罪吗?」

  「认……我认……」

  「给罪妇上家法三百鞭!重挞!」沈懿墨正声念道。她又看了一眼春桃,眼
中尽是不忍和同情。只是片刻间又化作刚毅。她将手中的藤条交给了高敬良,郑
重对他点了点头。

  高敬良接过藤条,咬牙切齿地走到正在哭叫的妻子面前。

  「老爷不要,老爷!」春桃求饶道。

  高敬良已是怒极,哪里顾得是妻子的求饶,他扬起藤条对着她的脸就狠狠抽
了下去。

  「啊!」春桃的惨叫一声,右脸立时她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滚,那藤条却如毒
蛇一般爬遍了她的全身。

  好在高敬良并没有想对她置于死地,所以后面都打在她的背上和屁股上。

  「啪啪啪啪啪!」「啊啊啊啊!!!!」惨叫之声不绝于耳,春桃被鞭打得
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沈懿墨内心又是怨,又是不忍。她虽然同情春桃所受的皮肉之苦,却也觉得
她罪无可赦,不可原谅。为人妻,人母就要守贞持节。如若背离,那活着有何面
目立足于世,死了又有何面目面对祖宗呢?她暗自叹气,实在想不通这弟媳一个
好好的贵太太不做,非要做那等丑事,不仅给祖宗夫子蒙羞,也让自己深受皮肉
之苦。

  三百鞭受刑完毕,那春桃已躺在地上,不再大声哭喊了。只是低低地惨吟着。

  沈懿墨又拿起祖训道:「鞭刑处置完毕,将罪妇送到祠堂旁的猪笼院里禁闭
起来。」

  然后她又对家丁吩咐道:「请个郎中给罪妇处理一下伤口,以后每日定时送
些馒头等吃食。」

  家丁应声后,便将春桃拖了出去。

              第十一章 拜谢

  等春桃的事情完全处理好,已经是下午了。

  高敬良又是伤心又是愤怒,没有同意沈懿墨夫妇的再三挽留,还是回了自己
的老家。

  而沈懿墨则一番打扮,坐着儿子的轿车,往义庄那里去了。

  义庄里,根子正在酣睡,他做了一个美梦。

  一个梦里有着高家太太的美梦、在梦中,他和高太太像是两条发情的蛇,死
死地纠缠在一起疯狂地交配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极尽缠绵。

  他快活地连脸色都露出了微笑,甚至口中喃喃自语:「太太……我……爱你
……」

  「呃……」他一个激灵,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似乎连着一半灵魂都送进了
高太太的身体里。

  这时,忽地从梦里醒来,只觉得胯间湿漉漉,还有一阵奇怪的腥味。

  「这就是梦遗么?人生的第一次啊!竟送给了高太太。」他苦笑着自嘲。

  却说高绍龙刚开着汽车来到义庄院外,马上就吸引得周围一些乡民围了过来,
众人都议论纷纷。

  「快看!有洋汽车!」有小孩惊呼道。

  「是高家的!高家的洋汽车!」

  「这车子是真俊呐!高家就是高家,真是阔绰!」一个少妇道。

  驾驶坐的车门打开,高绍龙自里面走了出来。他带着一副金丝眼镜,一身长
衫,端的是高大帅气,文质彬彬。

  「这公子哥是真俊啊!」有大妈在惊叹。

  「哇!」也有少女在偷偷远看。

  高少淡淡地扫了围观的众人一眼,没有做声,走到后座车门,先是微微躬身,
然后小心翼翼地拉门。

  「他还载了人,载的是谁啊?」众人又开始议论。

  就在这万众瞩目的时刻,那车门已被拉开。先是一只鸦青色的镶钻尖头高跟
鞋连着真丝旗袍下摆从车内探出,露出一端纤细婀娜的小腿,腿上穿上黑色丝袜,
使白皙的腿有些朦胧美。然后那脚优雅地踩向地面,一条套着黑丝袜的浑圆修长
大腿也同时露了出来。

  在场不少汉子都看得呆住了,这腿是真美啊,被黑丝包裹,反而显得更加美
感。

  就在众人惊叹的时候,一只手又从车内优雅地伸了出来,只见那手上套着一
只黑色蕾丝长手套,还拿着一个精致的黑色手提包,将原本就修长的手衬托得多
出几分高贵之气来。高绍龙立马上前牵住那只手,紧接着,另一条腿也从车内伸
出。最后,那只手的主人终于从车内探出头来。只见她头上戴着一顶西式黑色网
纱帽,那网纱刚好遮住了她的侧脸,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诱惑。

  饶是如此,那隐约的侧颜,还是让众人皆一眼而失神。

  刚刚还在叽叽喳喳,议论纷纷的众人不知何止都止住了言谈,全场一片安静。

  那女人从车内下来后,先是转过身来,露出了一张美轮美奂的容颜。却正是
高太太。她今日一身鸦青色长旗袍,身披长款大披肩,一副贵妇打扮。加上自身
容貌与气质的相衬,显得十分雍容高贵,优雅端庄。

  她眼眸一转,对众人盈盈一笑,然后款款欠身行礼道:「懿墨今番来到义庄,
不想动静太大,打扰了乡亲们,还望诸位见谅。」

  「我是高敬德的儿子高绍龙!这位是我母亲,今日找七叔有事,诸位若是无
事,还请各自请回吧。」高绍龙昂首挺胸,一脸傲气地道。

  众人摄于他们母子二人的气势,已没有互相交头接耳,只是各自在内心自语。

  「这……这就是传说的高太太!真是美到极致啊!」有人的内心已经在泛起
浪来。

  「百闻不如一见啊!天仙下凡啊!」

  「天仙,观音娘娘,也不过如此吧!」

  不一会,众人也都醒悟过来,人群渐渐散去。

  但还是有不少汉子一边走,还一边回头,有的甚至撞到了别人的篱笆上。

  沈懿墨见人群已散,便对儿子提醒道:「绍龙,下次说话可不要再这般傲气
了。」

  高绍龙扶住母亲的手,道:「妈妈,我知道了,但是我看过他们这般无礼的
眼神!」

  沈懿墨无奈地道:「千万浪花击磐石,我心不动」

  两人走到义庄门前,高绍龙上前便要敲门。

  沈懿墨立刻止住了他的动作,道:「让妈妈来。」

  说着,她便上前扣住门环,轻而有力地敲了几下。

  根子刚从床上起来,正准备换洗,却听到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他忙起身,
快跑到大门那里将门打开。

  却见高太太正站在门前,一脸的微笑。今天她打扮的很精致,粉妆红唇,眉
目带笑,宛如鲜花盛开。直接将根子都看得瞬间就失了神。他刚刚在梦里还和对
方抵死交缠呢,这刚醒,人站在了自己面前。难道是天意吗?

  沈懿墨刚要反问,忽然鼻间却问道一股淡淡腥味,她鼻子很灵,又是久经人
事的过来人,立刻就明白过来,那是男人精华的气味。她见根子那副不修边幅的
样子,加上丑陋猥琐的脸,眼中立时闪过又一丝嫌恶。不过,这仅仅只是在一瞬
间,她的眼神又被笑意取代了。

  「小伙子。」沈懿墨淡淡地喊道。

  根子这才回了神,忙低头道:「高……高太太……」

  「七叔起来了吗?」沈懿墨并未看他一眼,而是将目光放道屋里。

  「师傅醒了,就在后院练功,我带您去。」根子直起身便朝前带路。

  「高太太,您里面请。」他在前面像个店小二般弯腰招手。

  沈懿墨总是保持着与他三步远的距离,不快步接近,也不慢步落后。这样,
对方身上的那股恶心的味道才不到脏了她的鼻子。

  来到后院,沈懿墨和高绍龙正见七叔在院中拳脚并出,闪转腾挪,如猛虎,
又如苍鹰。

  高绍龙看得眼冒精光,拍掌喝彩道:「七叔好身手!」

  七叔这才止住身形,回头来看。

  沈懿墨忙从儿子手中拿过礼盒,拉着儿子一起快步走到七叔面前,微微欠身
行礼道:「七叔,您救了我家孩儿,我一直未能亲自致谢。今日方可空闲,便带
着孩儿一起来这里,当面向七叔致谢。」

  七叔眼中露出感激和欣赏之色。说实话,他帮助的人不少,穷人,富人都有。
但是如高太太这板礼遇厚待自己,知恩图报且,面面俱到的,她还是唯一一个。
何况对方出生高贵,能这样对待自己一个乡野老道,实在是一个贤良之妇啊!

  「高太太,您的礼太重了,贫道哪里受得起。快请起,快请起!」七叔忙推
道。

  沈懿墨将礼盒直起身,将礼盒递向七叔。七叔正想拒绝,有成却不知从哪蹿
了出来,一把接过礼盒,道:「谢谢高太太!」

  七叔狠狠瞪了他一眼,也没有再说什么。

  而根子一直站在角落里,两眼时不时就瞅向沈懿墨的后背。今天这个美妇的
着装实在是既优雅又高贵,勾得实在是无法想其他事情了。

  七叔将沈懿墨带到显得寒酸的客厅落座,有些歉意地道:「高太太,义庄里
比较寒酸,且委屈太太了。」

  高太太淡淡一笑,道:「七叔不必客气,我今天我来一是为了当面向您致谢,
二是我家老爷已经回来了,他让我请您再去一趟寒舍,详细安排一下明日风水事
宜。」

  七叔嗯声点头道:「这事确实今晚就得计划好,省得明天手忙脚乱,风水祭
祀可是大事,容不得一丝马虎。」

  「对了,高太太,今晚的药我已经熬好了,等会一并带过去。」七叔道。

  高太太低头谢道:「谢谢七叔了。」

  「根子,去把厨房熬好的药拿过来,我们一起去高府。」七叔对还在发愣的
根子招呼道。

            第十二章白鹤不立鸡群

  七叔根子二人和便随沈懿墨等上了车。

  师徒二人坐在后排,沈懿墨则在副驾驶座。

  根子正好就在她的正后方,能够清楚地闻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独有清香。

  他的心又开始扑通扑通地跳,他是第一次坐车,也是第一次能够长时间在靠
近这个远在天边的贵妇人。

  高绍龙不知道为何,有些兴奋,一边开车一边道:「七叔,你的武功可真好
啊!」

  七叔道:「贫道花拳绣腿,让少爷见笑了。」

  「七叔太谦虚了,我虽然不懂武术,但七叔的拳风腿影,一看就是实打实真
功夫啊!」高绍龙赞道。

  这时,沈懿墨道:「七叔,我家绍龙只会读书写字,不懂这些舞枪弄棒的物
事,还望七叔不要介意。」

  七叔顺着话题问道:「少爷气质不凡,彬彬有礼,未来肯定是国之栋梁啊!」

  沈懿墨略到骄傲地道:「绍龙都随我,读得都是些传统的四书五经,过些时
日就要去南部大学任国文教师了。」

  「那可真是恭喜了啊!」七叔道。

  车上几人客客气气地聊着,根子自然是没有什么插话的几资格和机会的,似
乎所有人都将他忽略在角落里了,他只能暗暗偷闻着眼前的女人香。

  车子很快到了高府,沈懿墨将七叔带到客厅与丈夫坐谈,自己则捧着药罐去
了。

  「林道长,我家太太说,修正风水穴位,要提前祭祀宗祠?」高老爷问。

  七叔道:「按照以往,是可以直接修改风水的。但这次,贵府情况特殊。所
以要先在黄道吉日祭祀宗祠,焚香祷告祖宗,然后再动土,这样效果才会更好。」

  高老爷想了想,点头笑道:「还是道长安排妥当,就按你说的办。」

  「对了,高老爷,明天一定要先准备三只长香。这是重中之重,切不能忘了。」
七叔有嘱咐道。

  这边两人在商量着,根子则被高绍龙带到一条古色古香的长廊里,两人一前
一后,一主义从,一边漫步,一边闲聊。

  不得不说,高府不仅大,而且装饰很别致。既古典清雅,又简洁大方,说是
一方园林也不为过。

  「少爷,您这府里真是别致啊,这个长廊,还有花园假山,各种草木,真是
犹如仙境。」根子羡慕地赞道、高绍龙傲然地道:「这是我家祖祖辈辈的基业啊,
花费巨资,请的都是一流建筑大师,结合了苏州园林和徽派建筑的风格,青砖黛
瓦白墙,希望继业长青。」

  两人又是一番闲聊,高绍龙先是和他客套了一会。然后回过头望着根子,脸
上露出笑意道:「你真名就叫根子吗?」

  「是的,少爷,我原名叫苦根,师傅常常叫我根子,所以这个名字就这么叫
出来了。」根子点头哈腰地道。

  「我今天看你你师傅练功,看起来很厉害?」高绍龙好奇地问。

  根子嗯了一声,道:「我师傅拳脚功夫非常好,又会茅山术,什么凶恶的鬼
怪,师傅都不在话下。」

  高绍龙羡慕地道:「茅山术我只在一些传统古籍里见过,那可都是神仙中人
啊!前几日亲眼见七叔捉鬼,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不知你的法术如何?」

  根子心中暗想,莫非这大少爷对茅山术很感兴趣?便道:「我跟着师傅,也
略懂一些皮毛。」

  高绍龙脸上难掩兴奋,他一直就很喜欢传统古籍,对道家书籍更是如数家珍,
尤其是那些茅山真君那些得道高人更是羡慕无比。知道眼前这个样貌丑陋的人竟
然也会法术,又是高兴又是嫉妒。他沉吟了一会,自己若是直接拜师,家父肯定
不会允许。私下让七叔教授,更不可能。

  若是……

  他目光炯炯地盯着根子道:「不知你能不能教我茅山术?我可以给你报酬,
要什么都行。」

  根子这下才明白这个阔少的想法,这有钱人还真是闲得慌,什么不学,非要
学什么茅山术。还要给报酬,他心中有些腹诽,不知道能不能把你母亲当做报酬
呢?

  他一脸无奈地道:「高少,我也想教你,可是茅山祖师规矩,本派术不得外
传,否则天打五雷轰啊!」

  高绍龙见他这么说,也暂时按捺这个心思。

  两人走着走着,却正经过一处小花园,隔着大八角花窗却见到一株芭蕉树下,
有个曼妙的背影正在洗衣服。这人不是下人,竟是高家太太沈懿墨。

  根子有些震惊,低声好奇地问:「高少爷,您的妈妈怎么自己洗衣服呢?」

  高绍龙望着母亲辛劳的背影,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感动和无奈。道:「我妈
妈是个传统的女人,虽然出身高贵,但是观念一直都是女德,我夫妻,我妹妹,
还有我的衣服,都是她自己亲自洗的,就连早餐都是她亲手做的。」听他这么说,
根子心中十分动容,这女人他见过几次,都是在操持家务,有如此富贵,却这般
勤劳,实在是难得的贤妻良母。这高家父子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能有这般良人
最为妻母。

  高绍龙并没有打扰母亲,而是带着根子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里。

  两人来到书房厚,高绍龙又重开话题,道:「根子,你跟着七叔这么久,可
见到哪些鬼怪?」

  这个话题正是根子擅长的,他道:「不瞒您说,我跟着师傅确实见过不少鬼
怪,有狐妖,有黄鼠狼精,有尸变,有吊死鬼,有饿死鬼,有猫妖……」

  高绍龙好气无比,忙道:「那快与我说说!」

  根子便将这些年和师傅抓鬼除妖的事一一道来。不得不说,根子确实很有讲
故事的天分,两人正聊得火热,却不知门外,沈懿墨早已静听多时。她左手托着
菜饭盘,右手捏着手帕,眼中又是担忧,又是不悦。

  两人的对话她听得一清二楚,原本那端庄优雅的神态已经慢慢变得有些冷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宝贝儿子竟然和一个茅山小子搞在了一起,这要是,时
日已久,那不得荒废学业,也变得和那邋遢的根子一样,不修边幅,败坏门声吗?
她虽然对根子很感激,对七叔更是尊重,感恩无比,但是一码归一码。她可以给
予莫大礼遇,天大的报酬,但是不管怎样,自己的儿子决不能被那个给影响了。
所谓白鹤不立鸡群,君子不会白丁。

  她理了理鬓发,然后轻轻敲了敲门,喊道:「绍龙。」

  屋内二人听到她的声音,忙止住了对话。

  高绍龙开门道:「妈妈,您来了。」

  沈懿墨扭着纤腰,端庄地走了进来。她看都没有看根子一眼,将托盘放在望
着儿子微微一笑,道:「你们在说什么呢,好像很开心呢。」

  高绍龙有些尴尬地道:「没什么,就是和根子聊些七叔他们降妖除魔,保护
百姓的事情。」

  「是这样啊。」沈懿墨扫了根子一眼,又对儿子白了一眼,道:「你呀,就
知道耽误人家。」

  她望着根子道:「小伙子,老爷刚刚带你师傅出去有事了,你且随我来,我
给你安排吃食。」

  根子有些意兴阑珊,他好不容易和高少爷接近,正在关头却被高太太打断。
便低头推辞道:「高太太,我……我不饿……」高太太投来的目光,让他心理又
紧张了起来。

  「那怎么行,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饿着肚子,要是你师傅知道了,
可得怪罪我了。你快随我来。」沈懿墨以一股不容置疑地口吻道,说着,她便先
款款走了出去。

  盛情难却,根子也有些感动,暗道这高家太太心思真是细腻,竟如此面面俱
到。

  他跟着沈懿墨走了一段路,迎面正有一个下人走来。

  沈懿墨停住脚步,叫道:「小青。」

  那丫鬟忙快步走来,回道:「太太有何吩咐?」

  沈懿墨淡淡地道:「七叔随老爷出去了,他徒弟还没有吃饭,你带着他出偏
厅吃饭,多备些好饭菜,可不要亏待了。」

  丫鬟连忙附和。

  根子原以为能和沈懿墨共居一室用餐,现在愿望落空,心里有些失落,便低
头谢道:「多谢太太。」

  见根子走远,沈懿墨便又折返,回了儿子房间。

  她见儿子正拿着几部道书在看,便问道:「绍龙,你怎么在看道书?」

  高绍龙回头解释道:「妈,我就是无聊看着玩。」

  沈懿墨以一种严肃的口吻道:「你可不要和被那根子迷惑了,把精力浪费在
这些旁门左道上。」

  高绍龙心中不快,却又不好直说,只得道:「妈,您放心,我就是随便看看。」

  「不要和他走的太近,你是读书人,他是术士,浊泾清渭,你们不是一路人。
知道吗?」沈懿墨又道。

  ……分割线……

  夜里,却说衙门这边。

  阿彪刚刚挂断电话,正一脸愁容地坐在皮椅上。

  三名警员被杀,尸体下落不明,还有警员失踪,这在小镇里,可是大案件。
要不是他家世雄厚,上司准得扒了他官服。

  正思量着,阿光从外面急忙忙地跑进来道:「队长,找到了,找到了。」

  他大汗淋漓,神情激动,显然是有大收获。

  阿彪心头一喜,问道:「找到了什么?快说。」

  「报告队长!找到了阿喜。」阿光于是逐一道来。

  原来在下午的时候,有一众孩童在水边玩耍,见到水面飘着个人,便喊大人
来捞。大人一看是警察,忙来报官。

  阿彪了解了这些,又问:「他现在怎么样了?」

  「……阿喜现在神智不清,好像是疯了!医生也治不好」阿光道。

  「什么?快带我去看看。」阿彪忙道。

  跟着阿光来到阿喜的床前,阿彪一眼就发现这个昔日活泼的青年变得一副痴
呆的模样。

  他忙喊了一声:「阿喜。」

  阿喜面色惨白,听到有人喊他,忙吓得往后缩,嘴里呜呜呜地乱叫。

  阿彪问向旁边的老医生,道:「这是怎么回事?」

  老医生叹道:「他是受了刺激,所以心智大乱,先需要静心调养。」

  他又问:「那什么时候能恢复好?」

  「快则几日,慢则几年才能好。」老医生道。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