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齐艳史】第七章 深入虎穴(一)(二)

  • 【萧齐艳史】第七章 深入虎穴(一)(二)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云渐生
首发popo
字数:4457

                (一)

  于红初送的飞舟改良过,速度比李萼华那艘快上许多,平台底下一个固定的
藤木箱子里,还装着许多灵石。云知还打开隐身法阵,驾驶着它冲风冒雪,十多
个时辰的功夫,已到了那条地下河入口。

  也许是因为此地苦寒,又向来无事发生,虽然这里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一条十分显眼的地缝,却没有北朝的人前来理会。

  云知还以己度人,设想自己被派去戍守边境,恐怕也只会想着缩在要塞里躲
避风雪,而不会管国界之外发生了何事。毕竟多做多错,那些跟自己的本职工作
又不相干。

  他把飞舟收起,捏了避水诀跳入河中,循着返回时特意记下的路线,没费什
么功夫,便找到了那个洞口。

  当他潜行到第一次遇见萧棠枝的树林时,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不知道
她住在哪里。

  树林里静悄悄的,银杏的树叶几乎掉光了,光秃秃的枝丫在夜色中看来,格
外荒凉寂寞。

  云知还思来想去,决定去萧棠枝说的那个往西五里的门派里,抓几个人来问
话。

  想到等下可能要用上手段逼问消息,他便用泥土雪水树叶,团成几粒药丸,
弄干了,收进怀里,以备不时之需。

  五里的路程,转眼即到。

  在一个四面环山的谷地里,分布着七八座房屋,屋子里漆黑一片,显然里面
的人都已睡下了。

  云知还不敢冒进,绕着外围转过一圈,察看有没有人守夜。

  出乎他预料的是,并没有人值守,可见他们的戒备有多么松懈。

  云知还正在考虑偷袭哪一间屋子,忽见两座房屋的门被打开了,两条人影鬼
鬼祟祟溜了出来,汇合一处,往山上走。

  此举正合云知还心意,便悄悄地缀在他们后面。

  借着朦胧的月光,云知还已看清前面两人一男一女,年约二十来岁,修为不
高,男的不时伸手在女的身上乱摸,忽然明白过来,原来他们是半夜出来偷情的。

  云知还暗觉好笑,想起了自己在若耶峰上的时候,每天晚上也是如他们这般,
忙碌得不得了。

  不一刻,三人已翻过了山脊,前方两人停下了,男的点燃了一张符纸,迫不
及待地搂着那女子亲嘴。

  那女子容貌只能算得上清秀,云知还可没兴趣等他们干完了再出手,刚好他
们自己屏蔽了声息,就老实不客气地闯了进去,闪电般点出两指,那两人便抱在
一处,不能动了。

  云知还怪有趣地看着满脸惊恐之色的男女,直接道:「废话就不要说了,我
问你们几句话,问完了就放你们走。」

  那男的本来还想问「你是谁」「想干什么」诸如此类的话,这下被噎了回去,
心里好不难受。

  那女子倒是镇静一些,虽然因为此时姿势十分不雅,羞得满脸通红,但还是
回了一句清楚的:「道友想问什么,请明言,只要是我们知道的,一定不敢有任
何隐瞒。」

  云知还点了点头,道:「你不错。」捏开那男子嘴巴,塞了一颗「药丸」进
去,命令道:「吞下去。」

  那男子不敢违背,咕嘟一声,艰难咽了下去。

  云知还道:「这是什么,你们应该很清楚,不发作之时不会有丝毫异样,等
到发作了,嘿嘿……你们自行想象吧。」故意卖了个关子,接道:「只要你们没
有骗我,没有把事情泄露出去,五天之后,还是这个时间地点,我会把解药放到
那颗松树上,明白了吗?」手往两丈外一棵松树一指。

  「明白,明白。」那男子忙道。

  「我要找一位名叫萧棠枝的姑娘,你们可知道她住在何处?」

  那两人对视了一眼,脸上皆现出惊讶之色。女子问道:「道友找萧姑娘何事?」

  这意思就是知道了,云知还心中大喜,却故意哼了一声,道:「你们只需要
回答问题。」

  那女子迟疑了一下,说道:「不是我们不愿意说,只是萧姑娘那边正有高手
守着,道友若是不明就里闯进去,恐怕不容易出来……」

  原来她是在担心情郎的解药问题。

  云知还道:「多高的高手?」

  「两位地元境中阶的修士,其中一个排名在前三之列。」

  云知还吃了一惊,问道:「出什么事了?为什么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守着她?」

  那女子道:「道友有所不知,我们的魔尊陛下,要纳萧姑娘为妃,限她四天
之内,赶到邺城去。这不是怕她跑了么,就派人来看着她。」

  又是这新魔尊搞的鬼……

  云知还沉吟片刻,问道:「命令是几时传来的?」

  「就今天中午的事。本来我们的人在萧姑娘住处附近监视着她,结果他们一
到,就把我们的人赶回来了。」

  这么算起来,他们应该也就比云知还早出发几个时辰。

  云知还暗恨自己时运不济,想了一会,又问道:「魔尊为什么要她四天之内
抵达,而不是即刻出发?」

  那女子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懂。」

  云知还见她神情不似作伪,便道:「算了,你直接把她的住址告诉我吧。」

  那女子如实说了,又劝道:「还请道友不要鲁莽,那萧姑娘长得确是貌如天
人,勾魂夺魄,但是……咳,人的性命毕竟还是比美色宝贵一些。」

  云知还闻言笑道:「如果我跟你这位情郎易地而处,另一个姑娘也如此劝他,
你希望他做出什么决定?」

  那女子一时语塞,许久才道:「道友重情重义,令人佩服。」见云知还转身
就走,忙喊了一句:「但也请保重性命啊。」

  云知还背身朝他们挥了挥手,道:「放心,我会回来救他的。」

  两人忽觉全身一松,已能动了。

  那女子叹了一口气,幽幽的道:「你能这么对我吗?」

  那男子赶忙道:「当然,当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很快,两人又搂抱着亲吻到了一起……

  云知还循着那女子指点的路径,往东北方向飞出十多里,果然找着了萧棠枝
的住处,但是他只能远远看着山腰上那几座亮着灯火的房屋发愁:两位地元境中
阶,自己要怎样才能把她救出来呢?

                (二)

  云知还躲在路边四五丈外的草丛里,想了一夜也没想到办法。

  眼看着晨光熹微,又是新的一天,云知还只好暂时放下,闭目养起神来。

  不知过了多久,耳中传来「哒哒哒」的马蹄声,云知还从沾满晨露的草叶间
看去,只见一黄衫丽人骑着白马,从山脚转出,缓缓行来,周身上下皆披着一层
绚丽霞光,英姿秀拔,容色倾城,不是萧棠枝是谁?

  云知还又惊又喜,却怕她身边跟着有人,忙施了一个敛息术,伏在草丛中不
敢稍动。

  一会儿,萧棠枝已骑马走过,却没见到别的什么人。

  云知还心中奇怪,仍是不敢直接现身,只远远地跟着她。

  也许是心情不佳的缘故,萧棠枝走得不快,花了小半个时辰,才来到云知还
第一次遇到她的那片林子,不时弯弓射出几支冰箭。

  云知还好好欣赏了一番佳人骑马射箭的飒爽英姿,在周围转了几圈,仍然没
发现敌人的踪迹,有些沉不住气了,从树上摘了枚半枯的树叶,轻轻一弹。

  树叶向萧棠枝缓缓飘去,飞到她面前后,打了个转儿,然后像突然失去了凭
依,从空中掉落到了地上。

  「是你吗?」萧棠枝转目四顾,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冽动人,「云公子?」

  云知还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猜到了,接着又听她说道:「没有人跟来,你可以
现身了。」

  云知还撤去法术,跳到她面前,笑道:「萧姑娘,好久不见,你怎么知道是
我?」

  萧棠枝见果然是他,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跳下马来,「除了你,我想
不到还有什么人会跟我开这种玩笑。」

  云知还道:「你那边的事,我都知道了,正发愁怎么救你出来,没想到你自
己出来了。」

  萧棠枝道:「我跟他们说,要能一个人走,我早就一个人逃走了,哪里还用
等到今天?我又说,『我不喜欢射箭的时候有人在一旁看着,你们别跟来。』他
们考虑到我可能是未来的贵妃娘娘,就很自觉地留下替我看家了。」

  云知还笑道:「有两位地元境中阶的修士看家,萧姑娘的家里一定是安全得
很了。」

  「那是自然,」萧棠枝道,「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这可有点不巧,我现在
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云知还对她没什么好隐瞒的,便把自己的打算一五一十地跟她说了。

  萧棠枝道:「当初的打赌是你赢了,我原该答应你的,但是现在的情况你也
看到了,我是有心无力,想帮也帮不了。」

  「我先帮你,你再帮我。」云知还又把地下河与飞舟的事告诉了她。

  萧棠枝的眼睛亮了,沉吟片刻,笑道:「有这两样帮忙,再加上你,看来我
这一次是命不该绝。」

  云知还道:「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摆脱那两名地元境中阶的修士。」

  萧棠枝摇了摇头,道:「摆脱不了,只能杀了。」

  她说这话时,语气甚是柔和,谈论的内容却着实惊人,云知还不由怔了一下,
才问道:「怎么杀?」

  「我跟他们说,我练两个时辰的箭便回去,我们可以拿这一点做文章,」萧
棠枝道,「简单来说,就是我不回去了,在这里布好陷阱,等他们来找我,你在
一旁埋伏,伺机暗杀他们。」

  「具体怎么布陷阱呢?」

  「我设一个屏蔽声息的阵法,然后趴在地上装死,你就在阵中点一张隐身符
潜藏起来,两者相加,他们不靠近肯定发现不了。他们一来,见到我死了,肯定
很惊讶,稍一奔近,你就跃出来杀了他们。」

  「可是他们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修为还比我高,即使是偷袭,我也杀不了他
们的。」

  「放心,他们肯定是分开来的,而且第一次来的会是修为较低的那个。」

  云知还一想,道:「分开来这点,我是明白了,以前他们凭着经验,相信你
的话,但是你没有如约归来,他们就要小心行事,以防意外了,所以他们必然要
留一个人看家,免得中调虎离山之计,但是为什么来的是修为较低的那个,我就
不懂了。」

  萧棠枝道:「他们其中一个叫柳平阳,是青州柳家的人,年约二十六七,正
是雄心勃勃,努力往上爬的年纪,主动性强,遇到事情自然会抢着去做。另一个
叫路西衍,是浮游仙宫的大弟子,已有四十多岁,妻子不幸在五年前染病去世了,
心如槁灰,所在意者,剑道而已,这次前来,纯粹是完成任务,与柳平阳相反,
他是能躺着就不坐着,自然不会跟年轻人抢功劳。」

  「原来如此,」云知还道,「说来也是凑巧,上次云梦会武时,这位路西衍
正好是我大师姐的对手,只是被临时替换掉了,没想到这次又让我碰上了。」

  「那他的运气可不怎么好,」萧棠枝道,「等杀死了柳平阳,我会在他身上
做点手脚,再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回去之后,这位陆剑客见到我,自然会询问柳
平阳的下落,我再把他带到这里来,让你杀了他。」

  云知还苦笑道:「你可真够忙的。」

  「我忙一点没什么,」萧棠枝看着他,「关键在于,你能不能杀掉他们,而
且是一招决生死,不然让他们逃出阵法圈子,打起来势必惊动其他人,那就万事
皆休了。」

  云知还道:「第一个应该没问题,第二个不好说。」

  「必须是肯定的回答,而且起码要有八成的把握,不然这个计划就只能取消
了。」

  云知还思索片刻,问道:「那位路西衍,用的是什么剑?」

  「如果我被发配期间,他没有心性大变,那应该是一柄很普通的青钢剑。他
们这种剑道高手,不喜欢依靠宝剑获胜。」

  「这样,」云知还停顿了一下,「那我应该有七成把握。」

  「七成?」萧棠枝想了想,叹道:「那只能跟他们拼一拼谁的运气好了。」

  云知还笑道:「怎么你说的全是我能不能杀死他们,你自己呢?」

  萧棠枝摊了摊手,无奈道:「术业有专攻,我只会出谋划策,在战斗上实在
不怎么样。」

  云知还道:「不是吧?那你还成天拿着副弓箭,在这里射啊射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萧棠枝笑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正因为我
战斗力不怎么样,才要时时刻刻拿着这副弓箭,作出好斗的样子来,否则被人一
眼看穿,我不就危险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