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61章 阳春融白雪

  • 【都市偷香贼】 第61章 阳春融白雪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6457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
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赵婉把女人当玩具惯了,而且在她心中,陆南阳是她的宠物,陆雪芊不过是
她宠物养着的寄生虫。

  所以,性致高昂的情况下,她就像没看到那把剑一样,亢奋地舔了舔唇,离
开陆南阳,往陆雪芊面前走去。

  韩玉梁在窗帘缝隙外暗道,这下林强要少个情妇了。

  “你就是雪芊妹子吧?”赵婉根本没把寒光闪闪的剑放在眼里,伸手就想摸
陆雪芊的脸,眼中淫光乱冒,“听了多久啦,小屄屄湿了没?要不要陪姐姐们一
起玩啊?”

  “别!”陆南阳双脚一使劲,勉强抬起上身,用背后双手按住床垫,颇为狼
狈地喊,“雪芊!别、别杀她!”

  赵婉觉得脖子边有些凉,她眨了眨眼,低头,这才看到,那把剑不知何时已
经到了她的肩头。

  一股尖锐的刺痛姗姗来迟,她瞪圆眼睛,往后退了两步,抬手一抹,手心已
经满是殷红。

  如果陆南阳的那声“别”再慢上半秒,或者说时不小心喊成“不要”,那赵
婉的脑袋,此刻已经在地上咕噜噜地滚。

  “她……她要……杀我?”赵婉不知道自己脖子上到底伤成什么样,腿上一
软,咕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救……救命……”

  眼看赵婉就要放声尖叫,陆雪芊一步迈近,飞起一脚就把拖鞋印在了她的脸
上,将她踩倒在地,冷冷道:“破了层皮而已,下次你若再来做阳阳不情愿的事,
这张椅子,便是榜样。”

  话音未落,“冰魄”寒光一闪,冷电般纵横交错。

  赵婉根本没看清那把剑做了什么动作,就只见到,那张和梳妆台配套的实木
椅子,无声无息变成了十几块,七零八落散在地上。

  一腔欲火打个哆嗦就泄了个干净,她这一瞬间感到的恐惧,甚至超过了被那
个熊一样的校霸从上面压下来夺走处女之前的那刻。

  但赵婉跟着林强,多少也是见过些大场面的。

  瑟瑟发抖的状态很快过去,她用手确认脖子上的伤口并不深后,迅速镇定下
来,熟练的变成那张面对林梓萌时经常要摆出的陪笑面孔,“雪……雪芊,姐姐,
没强迫阳阳。你问问她……问问她。”

  陆南阳已经吓得浑身冰凉,那根巨大的假鸡巴还在她的屁眼里左摇右摆。

  可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正在她的心底弥漫。

  陆雪芊看向她,剑锋一挥,两条红绳尽断。

  陆南阳急忙换个姿势,从背后用手取出臀缝里的棒子,那满是颗粒的怪物一
寸寸抽出肠腔的时候,她还没忍住发出了一声苦闷的呻吟。

  陆雪芊神情平静,望着她道:“阳阳,我等你一句话。”

  赵婉一愣,跟着,从陆雪芊长剑的指向意识到,这句话,可能将会决定她的
生死。

  “阳阳,我……我对你……一直都很不错的啊。”她马上转身趴下,能屈能
伸地求饶,“你不是也很舒服的吗?我……我这不能算强迫你吧?”

  陆南阳看向表姐,那手铐其实是可以自己解开的,她活动了一下手腕,拿过
睡袍披在身上。

  陆雪芊走到她身边,抬起一手轻轻搭在她肩头,柔声道:“阳阳,你不必怕。
不管到哪里,你都有我。”

  韩玉梁在外看着陆雪芊的温柔眼波,感同身受,恍惚间似乎明白了为何会对
叶春樱如此偏袒有加。

  他和陆雪芊都不属于这个世界,不属于这个时代,他们熟悉的一切在这里都
几乎消失殆尽,和破壳的雏鸟没有多大分别。

  而在此时肯张开温柔怀抱,提供一隅偏安角落遮风挡雨,耐心引导照料的那
个伴侣,理所当然会占据最首要的地位,挥之不去。

  他微微一笑,视线贪婪的在陆雪芊此刻的容颜上游走。毕竟,能看到寒梅仙
子这种柔软表情的机会,他此前还从未遇到过。

  陆南阳的勇气也终于涌上心头,她双手抓着衣襟合拢,轻声说:“表姐,我
……我是喜欢女人的,我不介意……帮你偶尔解决一下生理需要,这是我欠你的。
但……但我希望你能待我更平等一些。”

  赵婉的表情显得有些扭曲,“怎么,我待你还不够好?我要真包养个小婊子,
还需要花钱买房买车?”

  “可我感觉不到你喜欢我。”陆南阳深吸口气,缓缓说,“或者说,那像是
对毛绒玩具的喜欢,你高兴了,可以抱进怀里亲亲摸摸,你不高兴了,就抓起来
又打又咬。姐,我的性取向和你一样,咱们……本来可以相处很好的,不是吗?”

  “是个屁。你喜欢的又不是我这种类型。”赵婉感觉到,自己最心爱的玩具
正在被更强大的力量抢夺,她的眼神在愤怒中掺杂了几分惶恐,“我不强迫你,
你难道会爱上我吗?”

  她狠狠擦了一下眼睛,眼影拖出一道狼狈的黑痕,“别人就是这样对我的,
我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对你?”

  “因为有我在此。”陆雪芊凝视着她,冷冷道。

  赵婉气急败坏的视线一转,正对上陆雪芊杀气四溢的森冷美眸,霎那间,她
浑身一阵冰凉,如坠冰窟,下意识地颤声道:“不、不要杀我……”

  韩玉梁撑在外墙上,心中渐渐有了一个主意。

  显而易见,陆雪芊和陆南阳这对同宗之间,已经有了正在萌芽的情愫。

  也就是说,过往没有什么软肋的寒梅仙子,即将拥有一个弱点。

  或者,这弱点已经存在。

  女人往往就是如此,在陷入危机的时候可以决绝自尽,却往往在挚爱受到威
胁时乱了阵脚不知所措。

  韩玉梁盯着正一脸钦慕爱恋望着陆雪芊的陆南阳,微微一笑,下定决心,暂
且放她们两个再相处一阵。

  他能看出陆南阳的急切和渴望,他相信,不必多久,陆南阳就会对陆雪芊展
开攻势。

  只要她们两个浓情蜜意成了磨镜伴侣,陆雪芊不好对付,陆南阳可不过是个
柔弱女子而已。

  他不信不能手到擒来。

  他正盘算着,屋里三个女人开门去客厅,换了地方。

  看赵婉那垂头丧气的样子,韩玉梁也知道,这小小的销魂窝,此后怕是要换
主人咯。

  嗯……赵婉肯定很不甘心吧?

  他眼前一亮,方才想好的主意,登时又完善了几分。

  就是不知道,这赵婉的嘴巴到底紧不紧,值不值得下注一把。

  他生性敢赌,略一思忖,便打定主意,撒手掉下楼去,稳稳落在地上,快步
走到绿地中的健身器械旁,挑个椅子坐下,跷腿抱膝,微笑等着赵婉出来。

  而这一等,就等了足足将近一个小时。

  看着赵婉下楼时略显恍惚的背影,陆南阳心里忍不住又升起几分愧疚。

  诚然,这个表姐完全是把她当作了一个能主动有技巧的高级肉娃娃,但在性
爱之外的时间里,她受到的恩惠并不算小。

  否则,凭她自己的能力和家庭背景,能选择的路并不多。最好的结局,恐怕
也就是攀上高枝,抓住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装作自己不是同性恋,永远戴着面
具生活下去。

  可她也知道,如果今晚不够决绝,她将彻底失去接近陆雪芊的机会。

  她能感觉到,这多半是陆雪芊给她的一个试探。

  现在,她需要在十年内还清这套房子赵婉出的钱,那辆车也会很快过户还给
表姐。

  她依然可以按从前那样工作,但赵婉不再主动提供任何庇佑。

  这都是她付出的代价。

  而她得到的,是赵婉郑重其事赌咒发誓的承诺。

  她终于摆脱了纠缠她两年多的噩梦,终于可以走向她期待的另一段人生。

  她先去洗了个澡,认认真真,从里到外,从头到脚。

  等一身清净之后,陆南阳用蓬松柔软的毛巾擦干每一寸肌肤,没有穿任何东
西,就这么走出卫生间,走向了陆雪芊也许已经睡下的卧室。

  陆雪芊还没睡。

  依然不习惯使用电子产品的她,正静静站在窗边,从帘子的缝隙中打量着外
面的世界。

  台灯柔和的光洒在她的背上,没有照到那把剑。

  从不离身的宝剑冰魄,此刻正靠在衣柜与墙的角落。

  陆南阳缓缓走了过去。

  她知道陆雪芊能察觉,但她并没打算再遮掩什么。

  “雪芊,”陆南阳轻轻唤着她的名字,从后方贴上了她略显紧绷的后背,
“我……我喜欢你。”

  “你说过了。不止一遍。”

  “可我还想再说。”

  “你说。”

  “我喜欢你。”

  “继续。”

  “我喜欢你。”

  “嗯。”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陆南阳越说越激动,终于张开双手,紧
紧抱住了陆雪芊,“雪芊,我不想抱表姐,我想抱你,我想抱你。”

  “你已经抱着了。”陆雪芊轻声道,双手垂在身侧,并未有任何动作。

  “可我还想更直接一些。”陆南阳的声音已经近乎呻吟,“雪芊,求你,给
我个机会,好吗?我能让你特别舒服,特别特别舒服。”

  “我并没有那方面的需要,”陆雪芊的声音又轻了几分,似乎是在说给自己
听,“阳阳,若你没有满足,我可以在睡前帮你一下。”

  “我不要你帮。”陆南阳的语调已经近似撒娇,“雪芊,很多事你不试试看,
怎么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呢?你以前也没用过热水器,没泡过浴缸,没吃过
快餐外卖,没睡过弹簧床垫,没见过电灯,没睡过羽绒枕头吧?”

  “雪芊,”她发出纤细的娇喘,仿佛幼鸟轻鸣,“求你,试试吧,就试一次。”

  “怎么叫更直接呢?”陆雪芊的鼻息微微快了少许,“你……已经抱我很紧
了。”

  “可我什么都没穿。”

  她沉默了几秒,轻声道:“我的身子,不如你那么软。”

  “可我喜欢。”陆南阳用鼻尖轻轻拱着陆雪芊的脖子,柔顺的发丝传来淡淡
的香气,让她觉得乳房正在胀大。她情不自禁地微微扭动上身,让乳头的尖端与
陆雪芊背后的睡衣面料摩擦。

  那是她自己的睡衣,可穿在陆雪芊身上,给她的感觉就炽烈而浓重,纤维传
来的粗糙触感就像是两把小小的刷子,刷在敏感的乳尖,传来微显刺痛近乎麻痹
的愉悦。

  “嗯嗯……雪芊……雪芊……求你……让我喜欢你吧……”她抱得更紧,圆
润的乳房扁塌下去。她觉得,自己的乳头的硬度,一定已经让陆雪芊察觉,因为
那挺起的蓓蕾,仿佛就要嵌入到陆雪芊的肩胛中。

  陆雪芊轻轻叹了口气,声音在一种淡淡的迷茫中变得柔软。

  “我不太懂这些,你若情愿,便指点一二吧。”

  陆南阳的双眸,顿时被狂喜的情绪淹没。

  她激动得几乎掉下泪来,紧抱着陆雪芊的手都在微微发抖。

  “阳阳,我与你做你和表姐做的事,会让你这般喜悦么?”

  “雪芊……你不知道,这种事如果和喜欢的人一起,是多么幸福……”陆南
阳用睡衣的后背擦了擦泪,急忙转到正面,双手勾住陆雪芊的脖子,紧张地问,
“我……我可以吻你吗?”

  陆雪芊的小嘴抿了抿,樱色的唇瓣上一抹青白浮现,随即,随着唇肉的弹出
变为更加诱人的红。

  陆南阳看她没有拒绝,定了定神,小心翼翼微撅朱唇,将柔软的嘴儿凑了上
去。

  但陆雪芊突然抬手,轻轻握住她散落的头发,阻止了她。

  “雪芊……”陆南阳惶恐地望着她,不过马上,那些浮现的担忧和慌乱,就
转为狂喜。

  因为陆雪芊将她拉得微微后仰,主动过来,带着一丝平时行动的利落,将她
的唇瓣轻轻吮在了口中。

  陆南阳激动得浑身发烫,攥紧了陆雪芊的睡衣,迅速反吻回去。

  陆雪芊并不精于此道,或者说,她根本还一无所知。

  但她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任何事上,都不肯示弱。

  她双臂一抬,抱起陆南阳,走到床边,四唇相贴,一起倒在了柔软的床垫上。

  陆南阳的小手摸索着去解陆雪芊的衣扣,高亢的情欲让她颈窝双乳上那片三
角白皙都泛起了充血的红斑,她用舌头狂热地回应着陆雪芊的动作,尝试着在下
方去主导之后的一切。

  但陆雪芊轻喘着按住了她,骑在她的腰上,抬起上身,低头望着她,声音带
着一丝清冽悦耳的沙哑,“你指点,我来做。”

  陆南阳怔了一下。

  跟着,她意识到,似乎有点问题出现了。

  床上有两个攻。

  两攻相逢,必有一受。

  她犹豫几秒,决定让出这一次。

  她微微张开小嘴,娇声说:“先吻我……我还没有够。”

  看着她吐出的嫣红舌尖,陆雪芊俯身低头,很利落地吮住。

  痴缠亲吻中,更多衣扣被解开,对襟被重力拉直,敞出陆雪芊健美而不失柔
润的娇躯。

  她在上俯身的缘故,那双并不很丰满的俏乳比平时浑圆了几分,鼓胀的下弧
兜起大半个玉丘,让嫩红的两点乳蒂微微上翘,引人吸吮。

  陆南阳压抑着自己的渴望,耐心地维持着深邃湿润的亲吻。

  直到,她意识到自己如果不给出下一步指示,陆雪芊能在这里吻她一夜。

  陆南阳轻轻推了推陆雪芊。果然,她抬起了身,娇艳了许多的唇瓣上还残留
着陆南阳的唾液,等待着接下来的指导。

  “让我……吻吻你的胸部,好吗?”陆南阳屏住呼吸,紧张地问。

  陆雪芊望着她更大更圆的乳房,稍稍往下一错身,先脱掉了上半身的睡衣,
跟着趴下,轻轻一捏,从虎口将柔软的乳肉推挤成白玉山丘,启唇一含,吞入山
顶那颗业已肿胀的乳豆。

  “唔嗯……啊……啊啊……”

  陆雪芊并没有什么舔吻的技巧,她只是学着刚才陆南阳吸吮她舌尖的动作,
照猫画虎反馈给口中的乳头而已。

  可这就足够让陆南阳心醉神迷。

  尽管更喜欢主导,但被动接受的对象如果是心爱的女孩,她一样会情潮汹涌,
湿润到不能自已。

  花芯的深处发出细微的战栗,她觉得整片耻丘都仿佛泡在温水中膨胀,让她
想要摩擦,摩擦到快感的火花迸发,引爆她浑身流窜的快感。

  但她强迫自己忍耐。

  一来,适当的忍耐能让之后的高潮更加甜美。

  二来,她希望也能给陆雪芊带来同等的愉悦,她愿意在陆雪芊的身下做承受
欢愉的一方,但她要确保陆雪芊也在这过程中感受到了快乐,否则,这一切就变
成了单方面的服务,而不再是从肉体到心灵的结合。

  “雪芊……让……让我也吻吻你的……”陆南阳绞紧大腿,声音像雨夜的风
铃,悦耳地颤动,“你……你调转过来,咱们……咱们可以同时吻对方的。”

  陆雪芊换了个位置,和陆南阳摆成了一个交错并不那么深的69,在柔软的
床垫上,让已经染上红晕的俏脸,埋入彼此比床垫还要柔软的酥胸中央。

  明明是双方都有的器官,样子也都挺美丽,可互相舔舐吸吮,却和洗浴时自
己碰触带来的感受截然不同,那柔软绵淳的酸痒,仿佛能穿透皮肤和肌肉,直达
骨髓深处,沿着每一条神经奔流。

  陆南阳的大腿根颤抖起来,光溜溜的耻丘向内收缩夹紧,小阴唇花蕾一样闭
合,随着她肌肉的扭动,那柔软的缝隙间像是被一只无形的蝴蝶插入了口器,渐
渐泌出一颗珍珠般的爱蜜。

  陆雪芊的细白肌肤,也渐渐撒上了一层淡淡的红。

  可马上,她就本能地运起冰清诀,将体内游走的快感镇压下去。

  她从小修炼这门内功,对这门内功来说,一切令意识微醺,令身体自制减弱
的感觉,都可以归结为邪念。

  所以,在青春正盛,身段出落得越发婀娜的那几年,陆雪芊时常要在寒风刺
骨的山涧,将自己一丝不挂的娇躯浸入冰水之中,来压制胸腹中的躁动。

  陆南阳并不知道这一切,她就是突然感觉到,心上人的娇喘平静了几分,口
中已经被吸吮到像颗小樱桃的乳头也突然软了下来,扁扁地趴在乳晕中央。

  “雪芊,我……我弄疼你了?”她紧张地抚摸着陆雪芊的腰肢,在她身下问
道。

  “没,是我不小心。”陆雪芊轻轻吁了口气,望着陆南阳的裸体,眼中闪过
一丝复杂的期待。

  然后,她暂时散掉了一直保护着她的冰清诀。

  刚被压抑下去的欲火迅速复燃,来势更加汹汹。

  “哼嗯嗯……”

  这还是第一次,寒梅仙子陆雪芊,没有做任何克制地,发出了一声悠长婉转,
尾音酥颤的呻吟。

  让陆南阳的耳洞,都好像流进了一股融化的糖。

  甜至脑髓。

  “雪芊……全脱了吧,好不好?”她在下面弓腰挪臀,雪白的虫子一样拱蠕,
想要和陆雪芊变成真正的69体位。

  鼻尖顶过丹田的时候,陆雪芊浑身的肌肉瞬间绷紧,散入各处的内息也下意
识的往气海一聚。

  但马上,她就强迫自己放松下来。

  因为陆南阳不会害她。

  陆南阳爱她。

  即便同样是垂涎美色的那种喜欢,陆雪芊依然觉得,男人只会让她感到恶心,
而陆南阳这样温柔秀美的姑娘,则会让她阵阵窃喜。

  于是她长吸口气,缓缓吐出,交替抬腿,脱下了那件睡裤。

  最近才刚刚习惯穿的内裤紧紧绷在她羞涩的阴阜外,她犹豫一下,挺直身躯,
双手缓缓搓下,去掉了最后的遮蔽物。

  几乎是马上,陆南阳娇软的嘴唇就吻上了她的大腿内侧,滑过那因为习武和
骑马而略显坚硬的肌肉。

  幸福的眩晕冲向头顶,陆雪芊的唇角,勾起了一丝妩媚的微笑。

  旋即,她记起,自己才是主导,而且,陆南阳的动作,实在并不难学。

  她俯身,捧住陆南阳的双股,还未施力,那已经濡湿的腿根就向着她绽放开
来。

  她轻轻吻上陆南阳的大腿内侧,青涩地模仿。

  但马上,陆南阳的唇舌,就滑去了更加羞耻的地方。

  “嗯呜……”一声甜美的鼻音冲出紧抿的唇缝,陆雪芊低下头,看着陆南阳
湿润的性器,嗅着那里芬芳的沐浴乳清香,一阵愉悦的麻痹,爆发在缩紧的臀后。

  她张开嘴,含住了陆南阳穿了银环的膨胀花蕾。

  几分钟后,陆雪芊尝到了人生中第一次泄身的滋味。

  她在那个时代可能永远也无法确认的性向,就这样在陆南阳幸福的笑容中,
花儿般怒放。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