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云罗】第九集 烟雨如丝 第十三章 兵有常势 余心同赴

  • 【江山云罗】第九集 烟雨如丝 第十三章 兵有常势 余心同赴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9680

           第十三章 兵有常势 余心同赴

  大清早天刚蒙蒙亮,吴征便去了趟军营。

  韩铁衣说的地狱不仅仅是这里像地狱般可怕,任由你是铁打的汉子,一天操
练下来也得趴在地上,也因这处军营就用地狱命名。

  对这些昔日大口吃肉的江湖大豪,随心所欲的武林高手而言,军营也的确就
像地狱一样。这里什么都讲规矩,什么都是说一不二,让你走三步,你就不能走
两步,这就苦了营中被软禁的高手们。

  侠,以武犯禁。

  不得不说,除了极少数的武者具有高尚的人格之外,绝大多数人习武都是为
了满足私欲,以及拥有不讲道理的特权。——大门派需顾忌世间风评,反而那些
上不得台面的门派没有那么多面子可言,越小越是如此。

  被吴征请来军营的武者基本都是小门小户出身,或者干脆就是一个来路不明
的师傅,连个门派都没有,否则也不会去干些拦路剪径,占山为王的事。强盗这
种身份,在寨子里或可嘴上强行吹嘘,搞出番替天行道的东西欺骗自己,出了寨
子,谁又会看得起?

  韩铁衣的军令已到了严苛的地步,稍有不妥,营中的监军官便是一顿军法处
置,绝不偏颇,也绝不轻饶。这些大豪初入大营时不明所以,虽不得离开,但也
没太多限制,还有好吃好喝供着。忽然有一日直接来了苛法严刑,骨子里的散漫,
冲动与为所欲为一时半会儿又改不了,日日遭刑当然也想反抗。但是看看名闻燕
国的费洪涛就在一旁盯着,身边还跟着位老道士,大豪们也只得叹了口气,暂时
打消了闹事反抗的念头。

  入营之前,每一位可是一一都登记在案,费洪涛也放了话:「未经许可擅离
营地者,全族杀无赦,天涯海角,生生不绝!」

  费家在盛国武林的声誉可谓一呼百应,话既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放了出来,
巴不得有个傻蛋跳将出来撞在刀锋上。可是在此大豪们能混得有声有色,谁也不
蠢,自然谁也不愿意去做费家立威的倒霉蛋。

  除了先期入营的四百余名江湖人士之外,近期来的二百来人便都是各家大族
的公子哥儿了。

  大族们在盛国安身立命,手底下接班的子侄没有点出众的真本事,再大的家
业也经不起几年折腾就得败光。为防万一,族中都会着力培养几名幼童。每一族
里都少不了几位出色的后人,可惜最终掌大权的只有一人!

  于是乎那些因种种原因败下阵来的地位便异常尴尬。有些忍气吞声居人之下,
还得时时刻刻提心吊胆,以免令未来族长起了疑心惹来大祸。有些就干脆成了二
世祖,整日吃喝嫖赌声色犬马,自甘堕落也好,装傻保命也罢,总之雄心壮志一
场空,还是活着实在些。

  吴征与张圣杰商议之后,精挑细选,再由费鸿曦,花向笛出面暗中与大族们
商谈,又聚拢了二百来人。于大族而言,这些子侄本就是极其令人头痛的事,如
今有一个去处,虽说危险万分,万一成事了也有飞黄腾达的可能。就算不能成事
送了性命,也是一份光宗耀祖的为国捐躯大功在。由此一来,皇室与大族之间简
直一拍即合。

  令吴征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公子哥儿们居然比起江湖大豪来更能吃苦些。不
管这些二世祖们现在是什么模样,从前一个个的都是族中出色的人才,自幼起的
教养,培育样样不缺。用吴征的话说,就是素质明显高得多。大豪们在世间摸爬
滚打,吃尽了苦头,二世祖们极严的家教从小吃的苦一点都不少。

  「练得如何?」

  戴志杰与杨宜知陪在吴征身侧,闻言道:「江湖人就是江湖人,进展不好。
倒是士族子弟很快就有了模样,令行通达,本就是他们打小就遵循到大的。」

  「之前还以为他们吃不了苦,现在看来,却是一手妙棋了。」吴征哈哈一笑,
问道:「咦,这是干什么?」

  只见校场上并未操演,韩铁衣手一挥,五名兵丁各自手持一柄朴刀出列立定。
戴志杰见状道:「韩将军言道强行操演易聚积怨气,江湖人戾气本重,若不能令
他们心服口服,迟早要兵变。现下操演效果不佳,不如换个法子,磨刀不误砍柴
工。」

  「有道理。」吴征笑道:「这意思是打赢了五名兵丁,便能歇息一日?」

  「不是。」杨宜知又是好笑,又是佩服道:「韩将军下了军令,只需正面闯
过去了,爱去哪儿悉听尊便。」

  话音刚落,就见一名胖和尚大吼一声道:「老子来试试!他娘的就不信这个
邪!」

  这胖和尚说话颠三倒四,武功却不弱,脚下龙行虎步,每一步踏下都似将大
地震了一震,腾腾腾地三两步就逼近五名兵丁面前。兵丁们面无表情,只是三进
两退,五柄朴刀一同递出。

  两柄如同劈波斩浪从上至下,一柄则是从下至上反撩。三人背后又有两刀如
毒蛇吐信般从缝隙里钻了出来,连吴征看了都心头一跳。

  所谓正面硬闯,便不能用轻功,不能使暗器,耍花巧。这五刀来势猛恶,将
胖和尚上中下三路全数罩定,便是以吴征现下的修为亲自上阵,也只能暂避锋芒。

  胖和尚哇哇大叫,蒲扇般的大手一缩躲开刀刃,身形一转自两柄刺出的刀刃
间隙钻了进去,大手呼地拍了下去。

  五名兵丁面无表情,也无人躲闪,只是刀势一变,下斫的变上撩,上撩的变
下斫,攒刺的则一缩之后,闪电般再次攒刺而出!

  吴征哦了一声,登时了然。这五名军士不是普通兵丁,已到了泰山崩于前面
不改色的地步。绝没有人会退缩,也绝没有人会改变。他们的一斩,一撩,一刺,
已经反反复复练了不知道多少年,不知道多少回。所以才能如此坚决,如此快速!

  胖和尚若是不变招,他的大手有机会拍碎两名兵丁的天灵盖,但是五把朴刀
会把他劈成碎片。即使他招式再精妙,要硬闯过去难免缺胳膊少腿。且就算他杀
了两人,背后的兵丁会立刻补上空缺之位。胖和尚付出巨大的代价,能不能闯出
去还是未知之数。

  胖和尚似是近几日憋得坏了,已然激发了凶性,窥准了空隙孤注一掷般横身
跃起。只是这么一来,两掌的方位不免略有改变。刀刃带着锐啸的风声劈下,胖
和尚忽然与兵丁们的目光对视。那是三双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空洞得可怕,令
人毛骨悚然。胖和尚大叫一声,再度变招,双掌一按两只刀柄,身上着了火一般
向后退去。只听嗤地一声,胖和尚手臂被划了道血口子,两肋也已见红。

  他落地之时惊魂未定,只见前排三名兵丁不动,身后攒刺的两柄朴刀一缩一
伸,再一缩一伸,不同的是伸时兵丁们转动刀柄,让刀刃旋转搅动。胖和尚一身
冷汗,方才若是兵丁也使出这一招来,他焉有命在?

  「于兄不去试一试?」

  于右峥摇了摇头,道:「要么留下一只胳膊,要么留下一条腿,不值当。我
也没想走。」

  问话者显是他的旧识,自忖武功及不上于右峥,闻言悻悻,只得摇了摇头打
消闯一闯的念头。

  「看来想走,不留下点什么是走不成了。」吴征笑道:「铁衣这招也太狠了
点。」

  「我们都没掌门师兄的本事,自然是不成的。」杨宜知道:「只是……小弟
愚见,这样只会让怨气更重,韩将军不知还有什么妙手。」

  「应该……有的吧。」吴征也不敢肯定,只能想当然地认为以韩铁衣在大秦
时的儒将之名,不至于就这点手段。

  接下来小半日时光,又有十来人相继上前尝试,无一例外纷纷挂了彩退去。
五名兵丁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刀,变化不足十种,却让一干武林高手难堪,说起
来无非是占了规则的便宜,外加冷静到近乎冷酷的意志。江湖大豪们也多有看出
关窍的,恨得牙痒痒,若是在野外对敌,他们有一百种方法让这五名兵丁死得透
透的,可惜按现有的条件,谁也做不到。

  「你们可服气了?」韩铁衣也是笑吟吟的,不是嘲笑,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无人应答。分明是场极不公平的较量,谁也不服气。韩铁衣见状还是在笑,
也不动怒道:「若还是不服气,不妨我们换个条件。你们可任意五人为一组,用
尽你们的手段,我也让人来闯一闯。若是成功拦下了,是走是留,还是悉听尊便。」

  群豪登时动容。这一回可算是条件逆转,有这样的好事,谁都愿意试一试。
韩铁衣又道:「本将的话还未说完,若是拦不下来,呵呵,可就莫要怪本将的严
刑,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群豪又是一凛,登时安静了下来。可是诱惑就在眼前,有些人实在是无法忍
受军营的严苛,不一时便有五人出列,向韩铁衣拱手道:「将军,我们五人愿意
一试。」

  「好。用什么武器,你们自便。」韩铁衣回头远远向吴征一招手,道:「来
帮帮忙么?」

  吴征无奈地摊摊手,行了过来。原本只是来看看,不想又要与人动手,且看
这些好汉们个个憋着气的模样,一会儿出手可不会手下留情,为了离开军营,就
算把自己剁成肉酱也在所不惜。

  「杀手相师墨雨新,穿云蝙蝠齐雪峰,九现白蛟邱万里,丧门星庄东,气冲
霄汉柳鹏程。」

  又一人由远及近,身后跟着的两位更是营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口中将出列
挑战的五人一一点过,说得分毫不差,群号便知这位气度不凡的公子不是泛泛之
辈。

  杀手相师墨雨新最善察言观色,他定睛瞧瞄片刻,全然看不出端倪,心中立
刻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不仅在于他们五人是盛国成名已久的高手,个个都有七
品以上的功力,吴征面对他们时气定神闲,更在于他丝毫看不出吴征的深浅。行
走江湖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种看不清丁点深浅的人,能不惹尽量不要惹,没办
法惹上了,那就赶紧逃命!

  他心中惴惴不安,却有万般疑惑。今日晨间起了一卦,分明是个大有卦。此
卦中正平和,总体是吉,却也有提醒居安思危,居富思艰的警告意味。正因如此,
先前闯阵他留了一手不强行出头,待得韩铁衣转换了条件,分明暗合卦象中的安
危之意,他才不再犹疑召集了帮手,想要一举功成。

  江湖中人虽大多粗豪,也不乏细心者。这位墨雨新手持一面【铁口直断】的
旗幡行走江湖,行侠仗义的事情没少做,骗财骗色的事情也干过。这处营地立起
数月来,多少成名的英雄豪杰被抓了进来。以墨雨新猜测,除非朝廷中的大人物
发力,否则绝无可能。又见这营地里关而不罚,内中的蹊跷他虽算不到,也知这
池中水深不可测。今日应声挑战本就做好了两手准备,若能安然离去最好,毕竟
谁也不知道呆在这里会发生什么事情,莫名其妙送了性命更是不奇怪。若是不能
离去,也好一显身手和本事,博一个保命的机遇。——被大人物看中了,就算当
条狗,总比枉送了性命强。

  「墨师,怎么样?」丧门星庄东两眼眯得一条缝,就算是奋力张大,也还是
一条缝。这人脑子就不算灵光,只是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妥,那自然要向生得三绺
长须,一副算无遗策模样的杀手相师请教了。

  「哼,你还想有回头路么?并肩子上,不可留手!」墨雨新低声应道,又向
韩铁衣发问:「将军,若是伤了这一位怎么算?有些事情咱们担当不起。」

  「伤,尽管伤,打死都不论。这里几百双耳朵都听见了,本将与你做主,军
中无戏言,这一场生死不论,你们若是胜了,今后也绝没有人向你们为难。」韩
铁衣朝吴征摆了摆手,一副您请的模样。

  姐夫在此,你说点吉利话成不成?没大没小!吴征腹诽了一句,背着手走了
上来道:「这么想走?这里又有什么不好?至少安安稳稳,没人拿此前的罪过与
你们为难,不需提心吊胆过日子。」

  墨雨新喉结滚动,嘶哑着嗓音道:「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实在是自在惯了,
公子勿怪。」

  「自在?真是笑话。」吴征摇着头哂笑道:「手上一个个的都捏着案子,居
然在我面前谈什么自在?闲话休说,准备好了没有?」

  墨雨新一呆。

  他们五人已是军士,身上穿戴早已得宜,哪来的准备妥当。倒是吴征穿着有
碍手脚的长袍,连袖子都是宽宽松松,动起武来十分不便。

  这人年纪轻轻,这样就要与我们动手,莫非真的身负什么不凡艺业?

  只是现下已没了回头路,吴征轻蔑的行为也着实激起五人心中火气,如邱万
里,庄东这等脾气暴躁的,恨不得一把将他捏扁。两人怒气填膺,却也觉得古怪,
搁在平时早已动手,今日居然至今还忍得住,却不知是什么道理。

  吴征脚下不丁不八地站定,淡淡道:「你们小心。」大敌当前,还有空向韩
铁衣看了一眼。也不知道这位近几日用了什么严酷的手段,居然能让这些刀口舔
血的汉子本能地有了些规矩,这治军之能,当真不是吹牛。

  吴征向前迈步,一步,两步。第一步极快极重,踏得地面震起一片灰土,更
发出砰地一声大响,第二步却极轻极缓,落地时仿佛雪落湖心。

  但寂寂然的第二步却让五人齐齐后退了半步,庄东更是低吼一声,若不是柳
鹏程及时按住他肩膀,几乎便要忍不住跳将起来。

  在场都是武学的行家,此前军士们虽一一逼回了闯阵的高手,落在他们眼里
俱是些无赖行为,着实没什么好看。现下吴征只踩了两步,便让众人精神大振,
目光齐刷刷地射来,几乎舍不得眨一眨眼。

  吴征在桃花山上险死还生,但功力大进,又得祝雅瞳亲手调教,更是目睹了
多场高手间拼死相争,实是难得的奇遇。这几脚步伐学自祝雅瞳,他现下境界已
大为不同,眼界大开,两步踩出去,便是莫大的压迫力,隐隐然已有宗师气度。

  墨雨新额头冷汗直冒,想不到对手的武功已经高到了这等地步。尚未动手,
只是脚下踩了两步便逼退五人,这第三步更是缓慢,可是扑面而来的压力已是如
山般凝重。他手上握着柄熟铜棍,不知不觉间掌心已全是汗水。

  吴征第三脚脚尖刚及地面,便忽然变招,足下连蹬一个起落便即逼近五人!

  墨雨新大叫一声,不知是骇然,还是给自己提气。吴征来得好快,熟铜棍横
扫已然不及,他只得以棍做枪,棍尖化作漫天繁星般点出。

  齐雪峰与邱万里身负上乘轻功,猛然吃了一惊间应变奇速。齐雪峰使一把长
剑,他纵身跃起,长剑径刺吴征天灵。邱万里选了柄朴刀,刀尖挑向吴征小腹。
柳鹏程内功精湛,以一双肉掌迎敌,他见吴征来得极快未免脚下不稳,又有三名
同伴相助,遂运起内力,三分虚,七分实,平平向吴征胸口推去。庄东则是手持
一面盾牌,使的却是雷震镗的招式,那盾牌在他手中砸下,就如一片势大力沉的
石板,足以将人拍成肉泥。

  五人可没练过什么合击之术,只是电光石火的刹那,凭借着自身不凡的艺业,
居然三面合围像是一座牢笼,招式之间颇有长短互补之意。

  吴征看上去在劫难逃,群豪中武功高明的看得真切,几乎喝起彩来!这一局
虽是不公,但要能战胜吴征这等高手,也是出了一大口恶气。

  可横冲直撞的吴征只略微偏了偏头,身躯全然不动,看上去几乎将身体撞向
五人,眼看就是血肉横飞的下场。不想熟铜棍点出的枪花全然落了空——横扫不
及,点出依然不及。不仅如此,吴征肩侧一挨棍身,便将熟铜棍给荡了出去。吴
征冲过熟铜棍,一手上提,一手下迎。长剑与朴刀被他两手两根指头各自捏住,
就如嵌入了山石里,纹丝不能动。

  庄东的盾牌与柳鹏程的肉掌齐至,骤然两声大响!一声出自吴征口中,他冲
阵初始偏头时便已蓄势,此刻一声大喝,庄东便如体内响了记炸雷,不仅耳若雷
霆万钧,连目力都已模糊,四肢更是不受控制似地,全不知已落到了哪里。

  另一声出自吴征胸口,柳鹏程一双肉掌按在他肋下两侧,便如击中两片铁板,
莫说气冲霄汉,一股气居然无论如何发不出来,胀得满面通红。

  吴征手指一扭夺过长剑,渺无痕迹地一抖手腕,剑光四射又骤然消散间,他
已安然冲破重围。而挑战的五人却个个痴痴呆呆,一言不发。

  墨雨新手腕颤抖,方才吴征夺过长剑之后,剑光耀目,手腕上一片凉意掠过
……幸好吴征没有伤人之意,只以剑身抹过以表伤敌,若是以剑刃滑过,这只手
便已废了。

  吴征久未与人动手,今日却是行云流水,夺剑之后更颇得倪妙筠刺杀项自明
时所使【云雾十三式】的精妙神韵,不由颇为自得。——倒不是他在红粉窝里呆
得久了,连武功都学女人的路子。而是今日旨在立威不愿伤人,当下的阵仗,又
以这手轻盈无迹,如梦似幻的剑招最为合用。

  群豪此前的喝彩声戛然而止,此刻尚未反应过来,有些是修为不足压根看不
清吴征的动作,有些则是太过震撼。倒是庄东率先跪了下来砰砰磕头,吴征饶了
他性命他心知肚明,只是拙于言辞,心情又是激动又是骇然,除了磕头已说不出
话来。

  「谢公子不杀之恩。」墨雨新见状也是拜倒,再不敢抬头。

  「都起来吧,比武切磋而已,我伤你们干什么?」吴征一拂衣袖,道:「你
们武功还不错,不过还不够。」

  劲风扑面,吴征的武功还没到仅凭衣袖就能托起人的地步,可五人会意,不
敢违抗,忙起身之后向韩铁衣拱了拱手立在一旁。有言在先,挑战若是不成,韩
铁衣要重罚的。

  「不急。」韩铁衣朝他们冷笑一声,又向吴征冷笑一声,道:「得意什么,
你敢闯一闯么?」

  他指着的,仍是那五名兵丁。吴征回以一声冷笑,道:「谁说我不敢?」

  群豪闻言又是精神一振。吴征不伤五人,令群豪对他好感大增,手下的功夫
又是让人又惊又佩,不似那五名兵丁,武功稀松平常,全靠着一招鲜吃遍天。吴
征若是破了阵,也好杀杀韩将军那副嘴脸的威风。——以吴征方才展露的武功,
放眼整个盛国都能数得着,还能破不了小小的军阵?

  吴征还是如前的步伐,两步踏地。良机当前,群豪恨不得把招子贴在他身上,
好看清每一处细微的变化。只是这两步下去,兵丁依然面无表情,全然不为所动,
仿佛石雕泥塑。吴征见状,屈膝,上身下伏,仿佛一只即将扑食的豹子。

  此前那一番惊雷电闪般的一瞬依然震撼人心,群豪满心期待吴征这一回看上
去更为凶悍的扑击又会是何等地威力。吴征却忽然直起了身,双手一撩鬓边松散
的头发,道:「我闯不过去。」

  韩铁衣都打了个跌,接着骂出了群豪的心声:「无耻!」

  「要受伤,回去了不好交差,又指望不上你帮我分说清楚。无耻你……你…
…什么。」吴征嗤笑一声,扬了扬手道:「走了。」

  「你什么时候来营里?」

  「再过三日吧,三日后就来。」

  韩铁衣回过头来,向群豪微微一笑道:「服气了没有?」见群豪默不作声,
遂抽出长剑,在五名兵丁脚下划了条五丈长的线。

  「你们不服气,以为本将讨了便宜,刻意为难你们。却不知本将不曾讨便宜,
更不是刻意为难。你们这里闯不过去,到了战场上一样闯不过。」韩铁衣一指划
下的线路,道:「一个千人队便不止这般长,若俱是手持朴刀,以他们的阵法步
步推进。你们的轻功能跃到哪里去?你们的机巧又能钻到哪里去?」

  「咦……」

  群豪疑惑不定间,交头接耳了好一会,韩铁衣才摇头叹息着道:「方才本将
听到有人说要自在,不知若是国土被践踏,百姓被奴役,大臣遭羞辱的时候,你
们还会不会自在,又到哪里去自在?」

  他回身指了指墨雨新等五人道:「你们的武功比起他们五人强得多又有何用?
本以为盛国虽羸弱,不乏血性的汉子,如今看来,呵呵,可叹,可叹……本将也
懒得罚你们,今日到此为止,你们要自在,那便自在去。」

  韩铁衣的话说得云山雾罩,江湖人士的事情,怎地说到了家国天下去。群豪
心中生疑,一时又不敢多言。军中不比别处,随意插口免不了又是一顿板子。只
是折腾了大半日,可谓一事无成。墨雨新等人的武功在群豪中已算得上一把好手,
却连五名兵丁都及不上,群豪心中悻悻,十分没趣。

  三三两两回了住所,不免又说起今日事来,谈起如何破去兵丁的刀阵,便有
人哂笑道:「那位公子都破不了,依我看,你还是省省气力得了。」

  「老子活了半辈子,他娘的来此这受窝囊气,老子……老子……他娘的真窝
囊!」胖和尚顶着颗锃亮的光头,一条蜈蚣般的疮疤却十分醒目。他激动得面皮
通红,这条伤疤更似活过来一般狰狞可怖。

  「我们都破不了,也没甚么窝囊。要说窝囊,也轮不着你苦智大师。」墨雨
新看上去颇受打击,五人合阵连两招都没接下来,一副此生无望的模样,忍不住
挖苦道:「那位公子都都破不了的阵,你苦智在那里唉声叹气,莫不是借机往脸
上贴金么?」

  「你……好好好,老子这笔账先给你记下了,日后若有机会,老子和你算算
清楚。」苦智和尚敢怒不敢发作,此前军营里几番有人说僵了动起手来,都挨了
好一顿收拾,轻易没人敢再犯。

  「等着你……」墨雨新对苦智兴致缺缺,却喃喃念道:「那位公子与韩将军
说的话,似是三日后也要入营?听他口音不是盛国人,莫非与韩将军一样是秦国
人?韩将军说什么家国天下的事情,又是何意?莫非这几月外头有什么大事发生
不成。」

  群豪大都在军营里被关押了数月,对外界一无所知。争论了半天还是一人机
灵,陡然想响起道:「于先生不是才来营里么?问问他去。」

  墨雨新到时,于右峥已被人群团团围住,所居住的帐篷也是挤满了人。只听
他将孙贤志携带燕皇的旨意抵达紫陵城一事详说了一遍,其间张圣杰如何迫于淫
威卑躬屈膝,孙贤志如何盛气凌人,燕国如何欺人太甚,添油加醋地说了一大通。
而后才叹息道:「燕皇伸手要人,陛下却不肯让了……」

  「什么?昆仑派吴征是燕皇的胞弟?岂有此理……如此而言这人留在我盛国
是个祸害,陛下怎地不肯让了?」

  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休,于右峥候了片刻后才道:「陛下说了,吴征既来盛
国便是盛国的子民,盛国子民的事,陛下寸步不让……如今说得僵了,陛下将孙
贤志下了天牢,盛国太平了这些年,怕是这一回躲不过战火咯……依在下觉得,
燕国人狼子野心,迟早要把爪牙伸到咱们盛国国土上来,陛下想挺直了腰板,实
是盛国之幸。若是个软骨头直接把玉玺交了出去,咱们莫名其妙做了亡国奴还不
自知,岂不可悲?」

  原来如此。群豪间登时炸开了锅,要战者有之,支持把吴征交出去的也有,
一时难有定论……

  吴征从军营里回了府便忙碌开,比前些日子操心国家大事还要忙,还要神秘。
韩归雁,陆菲嫣,祝雅瞳等人挨个拦住了询问,都被他一个讳莫如深的笑容来打
发了回来。

  孙贤志被下了天牢,朝堂上隐隐然已有血雨腥风之兆。被张圣杰归国之后生
生抢走了帝位的宇王张圣博逮着了千载难逢的良机,在朝会上公然发难,直斥张
圣杰倒行逆施,为一吴征置盛国百姓于不顾,置兄弟人伦于不顾,欲将盛国推入
万劫不复之地。此话在朝中激起不少大臣的共鸣,令张圣杰十分被动。

  现下所面临的局面,张圣杰与吴征早早便有所料。张圣杰虽有费鸿曦与花向
笛辅佐,可毕竟长久以来不在盛国,张圣博的支持者更众。张圣杰帝位不稳,不
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张圣杰如此坚决而强硬地对待孙贤志,一来为了激起盛国
百姓的公愤,二来也是将此战逼得势在必行,妥协不得。

  吴府山下深知内情,战火越发近了,也意味着分别的日子也越发近了。吴征
去了军营之后,大战结束之前都不会再回府里。府中女眷也将分散至各军,譬如
陆菲嫣会去护佑韩归雁,祝雅瞳则要随机而动,联络诸军之外,随时支援关键之
处。

  战火一旦开启,朝不保夕,更不知哪一日能再相聚。吴征身负重责,此战又
是安身立命的本钱不得不打,至夜间诸女睡下时各自心事重重……

  待到次日天明,陆菲嫣早早醒来至了厅堂准备用早膳时,才见诸女全都到齐,
唯独缺了吴征。

  韩归雁见陆菲嫣独自前来,面容有些憔悴,本想调侃两句终究没敢说出口,
只问道:「主人家今日莫非睡了懒觉,现在还不起么?」

  「他昨夜没在你那里过夜么?」冷月玦吐了吐舌头,悄声向韩归雁问道。相
聚的日子无多,以她的猜测,昨夜定然是陪伴韩归雁去了。

  韩归雁摇了摇头,略有不满,才见冷月玦目光又扫向玉茏烟,她也摇了摇头,
这才奇道:「怪了,方才我去他院里也没人。这又跑到哪里去了?」

  此时赵立春正催着仆从端来早膳,祝雅瞳问道:「老爷去了何处?」赵立春
不等吴征就敢开饭,必然是得了吩咐的。

  「老爷一早就去了菜市,吩咐小的不必等他,诸位夫人到齐了便用早膳。」

  赵立春低着头,嘴角那一丝笑容却怎么也掩藏不住。吴征一大早地出门,又
在这等非常时刻,意图已然十分明显,这是要亲手打点今日上上下下一应事务了。
去了菜市,必然是要使出全身的本事,让家中每一位都饱以口舌之欲。

  「哟,还有当老爷的一早就亲自去菜市的道理?这家人还真是奇怪了。」

  祝雅瞳眉头一皱,想不到久不现身的栾采晴突然到来,她不愿与她冲突,遂
装作没听见,自顾自地闭起了眼眸。

  这还是栾采晴第一回在众人面前出现,对她投去敌视目光的可不在少数。吴
征险些丧命桃花山与她大有关联,韩归雁忍不住讥讽道:「府中的事情如何,不
是每个人都管得的,你要住着没人赶你,你若是多嘴,还是要当心些才好。」

  「好泼辣的妮子,嘻嘻。」栾采晴媚笑着道:「我多嘴两句怎么了?我心疼
自家的亲眷忙里忙外,不仅要操心家国天下,回了头还得一个个地操心你们,难
道错了?嗯?」

  「你……」论口舌灵便,韩归雁不比栾采晴,且她的身份毕竟在那里,厚起
脸皮来韩归雁还当真无可奈何,一时气鼓鼓地发作不得。

  「好啦,我也不愿给你们添堵,不过是说两件事,说完了就走。」栾采晴自
顾自地斟了杯茶,幽怨万分道:「一件是要告诉你们,你们老爷操心的事儿太多,
你们一个个的却跟榆木疙瘩一样,全然不知做女人的本份。到了这个时候,难道
还你谦我让,岂不愚蠢至极。二呢,我给你们每人送了一份礼物,已然在你们的
房里。用于不用,你们自便,嘻嘻,告辞!」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