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仙子的痴女改造 】3+4 (NTR、催眠)

  • 【高贵仙子的痴女改造 】3+4 (NTR、催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SY就是我
2020/06/23发表于:第一会所、混沌心海
是否首发:是
字数:12628字

  其实第三章早就码好的,但是准备等写完第四章的剧情过渡一起发,结果就
拖到现在……

  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才能写好女主心里的转变,超弱项啊……

  本来还想修一下第四张,但是头昏脑胀的,就没有继续修了,反正只是剧情
过渡章节(笑)

  仙子和魔 X下次的更新要晚点了,有个朋友想让我重新继续写我以前的一个
坑(黑历史,某学伴同人……)。

  所以这两天也在重拾设定,准备试一下。

             第三章:淫靡的一夜

  寂静的夜晚,破旧的巷子内一个房间中不断回荡着啪啪啪的诱人声响。

  只见屋内一个身穿蓝色宫装的美妇正跪趴一个满脸横肉的壮汉身前,而一根
粗黑的坚硬肉吊正不断地在美妇那娇美的脸蛋上抽打着,正是绫绮梦和李赖两人。

  此时绫绮梦那娇嫩的俏脸被巨炮抽打的通红,一双水汪汪的美目变的狭长,
痴迷的看着身前的李赖,粉嫩的小舌已经不受控制的吐出嘴外,娇躯随着巨炮的
抽打不断的微微颤动着,胸口的衣衫已经被李赖拉开,丰满白嫩的硕乳就这样巍
然挺立在空气中,洁白柔软的乳肉在李赖那黝黑粗糙的大手下被肆意的揉捏着,
变换着淫靡的形状。

  <……大……粗壮……臣服……的快感>

  看着身下美妇那洁白光滑的俏脸,李赖心中那股暴虐感也有了些许的释放,
看着美妇泛着春情的迷离眼神,李赖停止了继续抽打美妇已经布满红痕的俏脸,
将那硕大的肉棒抵在微微喘息的诱人红唇上慢慢的摩擦起来。

  看到李赖的动作,绫绮梦十分会意的张开红唇,将李赖那狰狞的巨炮吞了下
去,直到巨炮顶端碰触到一团柔软的喉肉,才停了下来,开始不断地吮吸吞吐起
来,即使已经顶到喉咙深处,那二十多公分的狰狞巨炮依然还有少半截棒身留在
外面。

  即使柔软的喉咙被巨炮不断的顶撞,绫绮梦依然没有丝毫的异样,修炼者强
大的体魄让她对于这种情况依旧游刃有余,甚至还有余力控制粉嫩的小舌舔弄李
赖那狰狞的炮身。

  看着绫绮梦连许多青楼女子都无法做好的事情都能轻松的做到,不由的有些
惊喜,美妇那神态自若状态让李赖不禁想起一个听说过但从没实现过的玩法。

  只见他站起身来,双手固定好绫绮梦的螓首,开始更加用力的摆动起来,巨
炮开始更加猛烈的向绫绮梦那娇嫩的喉咙中进攻着,虽然绫绮梦不知道李赖要干
什么,但是身体却自然的稍稍调整了角度,方便李赖的抽插,同时稍稍将头仰了
起来,隐约间那洁白的脖颈已经和那狰狞的肉棒形成了一条直线。

  紫红色的龟头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绫绮梦那柔软的喉肉,不断发出一声声淫
靡的响声,伴随着美妇被硕大巨炮堵在口中的那沉闷的娇喘,仿佛在演奏一个淫
靡的乐谱一般。

  粗黑丑陋的巨炮和绫绮梦那洁白美丽的脸蛋形成那强烈的反差感,巨炮在柔
软口腔内的舒爽感更是让李赖已经快要忍受不住想将自己的浓精喂食给那贪婪的
小嘴,不过想起别人说的那种美妙的感受,李赖强忍着精关,继续撞击着美妇那
柔软的小嘴。

  迟迟掌握不到要领让李赖的动作愈发的凶猛起来,狰狞的巨炮已经仿佛在干
小穴一般疯狂的肏干着娇嫩的小嘴,然而那柔软的喉肉却异常的坚韧,即使承受
着巨炮一次又一次凶猛的肏干,依然如同贞烈的处女一般守护着自己最后的贞洁。

  就在李赖有些快要放弃的时候,那顽强着守护着贞洁的喉肉却突然遭受了自
己主人的背叛,绫绮梦从开始一直乖巧的承受李赖肏干的螓首突然猛地向着巨炮
快速的靠了过来,同时双手紧紧抱住李赖的双腿,为自己的动作施加了更多的力
道。

  随着一声淫靡的噗嗤声,在两股强大力量的作用下的巨炮突破了那柔软喉肉
的防守,突入美妇那从未有过访客的狭窄食道中。

  此时屋内的场景异常壮观,李赖那二十多公分长的硕大巨炮已经整根消失在
绫绮梦的红唇中,绝美的俏脸因为用力过猛已经完全埋入了李赖的胯间,仿佛天
鹅般高高仰起的纤细玉颈上能够清晰的看到被粗壮巨炮顶起的淫靡形状。

  李赖只感觉自己的龟头就好像给女人开宫一般突破了一圈柔软的喉肉后,进
入了一个极为狭窄柔软的地方,被强行顶开的柔软的喉肉就好像一张小嘴一般紧
紧的套在肉棒上,同时不断蠕动着,就好像在给肉棒按摩一般。

  强烈的刺激感让李赖瞬间把受不住了精关,猛烈的射了出来,那两颗鸡蛋大
小的睾丸强烈的抖动着,将一股又一股粘稠腥臭的精液发射出来。

  被大手紧紧的固定着螓首的绫绮梦,只感觉一股又一股滚烫的阳精随着巨炮
的跳动射了出来,顺着狭窄的食道不断被灌入自己体内,被支配的快感和滚烫精
液的刺激让绫绮梦的娇躯不住的颤动着,随着无比强烈的快感传来,绫绮梦也颤
抖着达到了绝顶。

  <越……下……淫贱……粗暴……越……快感……>

  脑海中仿佛有个人在说话一般,虽然有些模糊,但是绫绮梦感觉声音的主人
好像非常的熟悉,还没等她细想,这句话就已经从脑海中消失不见。

  屋外的韩非满色涨红的看着屋内的场景,手中的动作越来越激烈。娇妻的口
交连自己都没有尝试过,现在不仅第一次被李赖夺走了,而且还进行这么困难的
深喉口交,狰狞巨炮深深插入小嘴的场景就仿佛娇妻被李赖破了小嘴的处女一般
让韩非愈发的兴奋,加快了撸动的速度。

  看着李赖那不断收缩的睾丸,想象着此刻正有大量粘稠的正不断顺着食道喂
食自己那高贵的娇妻,玷污着美妇那高贵的身躯,韩非心情激荡之下,胯下那瘦
小的肉棒再也控制不住,颤抖着吐出一股清的跟水一般的精液。

  射完后的李赖缓缓将巨炮从美妇的红唇中抽出,即使已经意识有些模糊,那
粉嫩的红唇依旧紧紧这包裹着巨炮,肉棒拔出时甚至还发出了「啵」的一声轻响。

  依旧处在高潮余韵的绫绮梦看着面前即使射精后却依然硕大的肉棒,乖巧的
俯下螓首,伸出粉嫩的香舌开始清理起了巨炮,同时用红唇含住紫红色吮吸着,
努力将其中残留的阳精给吸了出来,明明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事,绫绮梦却仿佛
都知道一般,随着心中朦胧的记忆服侍着李赖。

  <……清理……义务……淫贱……好>

  再次出现的奇怪的声音让绫绮梦的脑子已经没法认真的思考,让她本能遵循
着声音行动着。而正在为李赖清理肉棒时,绫绮梦突然感知到李赖身体上因为大
量射精而产生的些许乏累,临行前夫君的一句话再次闪现在了脑海里。

  「绮梦,虽然只是治疗伤患只是掩饰,但是如果真的碰到了还是要尽心治疗」
回忆中韩非的面庞有些模糊,连很是平常的话语却有些奇怪的味道。

  回过神来后,绫绮梦继续用着小舌为李赖清理着,而舌尖已经开始汇聚起了
灵力,顺着红唇从那巨炮中开始为李赖恢复着身体。

  等清理完毕后,绫绮梦还微吐着香舌,像是让李赖检查一般展示着自己的成
果。

  李赖看着绫绮梦那小巧的香舌颤颤巍巍的托举着从巨炮清理出来的残精,不
由得淫笑一声,命令绫绮梦将阳精含入口中,同时一只粗壮的手指深入檀口中,
一边把玩着那娇嫩的小舌,一边将绫绮梦口中的阳精均匀的涂抹开来。

  就在李赖慢慢把玩着绫绮梦娇嫩小舌时,他突然发现自己明明已经射了一炮,
但是却依然精神饱满,一点也没感觉到疲惫,仿佛浑身充满了力量一般。

  绫绮梦施展的水灵术本就是为修炼者修复伤势用的,如今不仅为李赖修复了
身体的劳累,连很多以前的暗疾也都一并给清理掉了,连身体都仿佛变得更加轻
盈,而且那残留的水灵之力更是在李赖的身体中滋养着他的身躯。

  李赖淫笑着将浑身发软的美妇人抱起放在了床上,一把将那蓝色工装完全拉
开,随着李赖的动作,绫绮梦那具丰满诱人的娇躯就这样展示在了李赖的面前,
洁白的酮体上,那一对丰满圆润的玉乳上布满了一道道刚才被李赖亵玩的红痕,
而纤细的腰身下,只见那幽谷内的草地已经女体不断溢出的淫水打湿,那犹如少
女般粉嫩的缝隙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一般微微抖动着。

  感受着自己那洁白的女体笼罩在男人的贪婪的视线下,以及身体中不断向她
传达的兴奋信号,让绫绮梦有些痴了,而今天那一直不断的在脑海中闪现的记忆
也让她做出了新的动作。

  只见绫绮梦用双手将自己那洁白的美腿抱住,将双腿大大的敞开,摆出一个
小孩把尿般的姿势,将自己的已经被淫水打湿的幽谷尽情的展露在李赖的面前,
同时双手将自己那粉嫩的蜜穴大大的扒开,露出里面那因为兴奋而不断蠕动着的
粉嫩穴肉,等到做完这些动作后,绫绮梦自己也仿佛受了很大的刺激一般,小穴
抽搐着喷出了几股蜜液,滴到了床上。

  看着美妇人那淫荡的姿势,李赖再也忍受不住,大手狠狠的把住绫绮梦那大
大分开的双腿,将自己那硕大的巨炮顶在被强行扒开的穴口上,在摩擦了一下后。
便迫不及待的沉下了腰,那紫红色的肉冠瞬间挤开那柔软的穴肉,重重的顶进了
蜜穴内。

  「唔……啊!……」「噢!……」

  随着噗嗤一声,两人同时发出了一声舒爽的闷哼,李赖只感觉巨炮瞬间被包
裹在一片柔软温暖中,那仿若处子一般狭窄的密道仿佛从未接纳过如此的巨物,
疯狂的挤压这肉棒想要将这不速之客挤出去一般,被嫩肉紧紧包裹的肉棒反复强
壮的将军一般顶开软肉不断的前进着,最后直到亲吻在那柔软的花蕊上才罢休,
那娇嫩的蜜穴根本无法完全承受住这粗壮的巨炮,即使已经顶在那柔软的花蕊上,
依然还有小半截黝黑的炮神没有进去。

  同时一股股晶莹粘稠的蜜汁被粗壮的巨炮挤出,一股一股的滴落在身下那蓝
色的宫装之上。

  绫绮梦从来没有感受到如此强烈的快感,那狰狞的巨炮深入的地方她从来没
感受过,娇嫩花心被龟头亲吻的感觉更是让她全身都剧烈颤抖着达到了顶峰。

  「嗯……啊!!!!」

  正在体会那美妙嫩肉包裹的舒爽感的李赖,只听美妇忽然发出一声娇媚的长
吟后,女体便剧烈的颤抖起来,那包裹的巨龙的穴肉也剧烈的蠕动着,一股蜜液
从蜜穴深处泄出来,冲刷着李赖那猩红色的龟头。

  这突然的刺激甚至让李赖差点把受不住直接射出来,没想到这美妇人这么骚
浪,刚刚被自己深喉的时候就泄了一次,这次仅仅只是插入就又泄了一次,简直
就是极品啊,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肏到这么骚的极品美妇。

  没有管刚刚泄身的美妇,李赖直接开始不断的挺动这臀部,开始快速的肏干
起绫绮梦那柔软的女体。只见那二十多公分的巨炮每一次都整根拔出,只留下龟
头留在蜜穴内,接着便快速的沉下腰,借助这腰力狠狠的顶进蜜穴内,撞在那柔
软的花蕊上。

  还处于高潮余韵的绫绮梦此时的身体本就异常敏感,还被如此激烈的肏干着,
那如同潮水一般的快感不断冲刷脑海,让她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接
连不断地发出娇媚的喘息声。

  「唔…唔……啊…………不……唔!」

  看着娇躯那洁白的娇躯被拿黝黑粗壮的身影压在身下不断的肏干着,韩非那
刚刚才射过的肉虫再次坚硬起来,不顾肉虫上传来的疼痛感,一只手不断快速的
撸动着。

  随着屋内淫戏不断的进行着,只见绫绮梦那美丽清秀的俏脸仿佛快要崩坏了
一般,一双美目变得无比的狭长,眼角处挂着几颗泪珠,那有些迷离的眼睛深深
的看着正压在自己身上大力肏干的强壮肉体,娇艳的红唇微张,粉嫩的小舌已经
不由自出的探了出来,微微颤抖着。

  然而即使意识都已经有些模糊,但是仿佛本能一般,那一对玉手还是仅仅抓
着自己的双腿,保持着此时不断的接受着李赖的冲击。

  李赖那粗壮的炮身在蜜穴中不断的来回进出这,发出啪叽啪叽的淫靡声响,
粘稠的蜜液随着巨炮的不断肏干已经变成了仿佛白浆一般的东西,随着巨炮肏干,
渐渐的堆积在巨炮上,形成一个淫靡的白环。

  随着李赖快速的抽插了几下后,伴随着一声轻吼,只见李赖将巨炮用力的刺
入绫绮梦的蜜穴中,龟头紧紧顶着绫绮梦那柔软的花心,将一股又一股粘稠滚烫
的阳精射了出来,那两颗黝黑的睾丸仿佛两个水泵一般,从精囊中不断地抽出阳
精,随着炮神不断的颤抖喷发着。 绫绮梦只感觉那黝黑的炮身都仿佛变得更加
的粗壮,一股又一股滚烫的浓精不断冲刷着自己拿柔软的花心。只感觉仿佛连魂
都飞了一般,柔软的穴肉剧烈的蠕动着,一双狭长的美目微微翻白,檀口中那晶
莹的津液无意识的顺着粉嫩的小舌流出,蜜穴内阴精也随之喷发出来,颤抖着登
上了绝顶。

  李赖那黝黑的睾丸仿佛无底洞一般,不断的抽搐着,猩红的龟头顶在美妇的
花心足足有二十多秒才停止了喷发,蜜穴都已经无法容纳着大量粘稠的阳精,从
巨炮的缝隙间挤了出来,挂着淫靡的丝线滴落在身下的宫装上。

  随着李赖舒爽的拔出那依旧没有软化还冒着热气的肉棒,只见绫绮梦的蜜穴
仿佛合不拢一般,保持着一个圆形的肉环。大股的浓精混着淫水缓缓从里面流出
来。直到过了好一会,绫绮梦那张开的蜜穴才慢慢的恢复,同时,绫绮梦再也保
持不住动作,松开了仅仅抓着的双腿,那柔软的美臀随着双腿的落下重重的落在
了身下那一圈的淫水,发出啪叽的声音。

  屋外的韩非此时也随之达到了顶峰,那肉虫剧烈的跳动了几下后,两颗小小
的睾丸徒劳的颤抖了下,却没有丝毫的液体出来,便软了下去。

  虽然很想继续观看下去。但是韩非此时已经很满足了,在放置好留影石后,
韩非返回了天极宫,

  而屋内,李赖看着失神的美妇人,并没有就此放过她的意思,直接起身来到
了美妇的脸旁,将冒着热气的狰狞巨龙直接放在了美妇那有些变形的俏脸上。双
手捉住那两团柔软的乳肉把玩起来。

  同时身下美妇好似被巨龙的味道唤回了神志一般,刚刚还失神的美妇人乖巧
的伸出香舌,不断舔弄着那两颗黝黑的睾丸,还不时将一颗睾丸含入口中,细细
的品尝着。

  李赖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仿佛浑身充满的精力,明明刚才肏干了美妇
那么久,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乏累,反而愈发的精神,然而他不知道,此时一道道
水灵术的灵气正不断随着绫绮梦的小舌舔弄间传入他的睾丸之中,为他慢慢恢复
着精力。

  <……治疗…………尽……心…………治疗>

  夫君的话仿佛魔咒一般,不断的回荡在绫绮梦的脑海里。让绫绮梦不由自主
的为李赖施展着水灵术。

  巨炮上那不断传来的快感让李赖心中的欲火再次升起,抱起绫绮梦那仿若无
骨般娇媚的身体来到床边,将绫绮梦双腿分开面朝自己,托着着那浑圆的翘臀让
其缓缓放下,那粗黑的巨炮再次插入那依旧湿润的蜜穴当中,绫绮梦那修长的美
腿很自然的盘住李赖的腰,两脚交叉仿佛一把锁一般将自己固定在了李赖的巨炮
上。

  雪白的娇躯随着李赖不断地托举在粗壮的身体前上下翻飞着,伴随着抽插间
那淫荡的水生,房间内再次响起绫绮梦那如歌如泣的娇媚呻吟。

  整整一夜,房间都不断地回荡着绫绮梦那娇媚的呻吟,每次李赖射精之后,
绫绮梦便本能的施展水灵术为他恢复,让李赖仿佛无穷体力一般肆意玩弄着美妇
那姣美的身躯。

  一晚上,李赖几乎将自己掌握的花样在几乎在绫绮梦身上玩了个遍。

  将那赤裸的娇躯压在床上,一双大手一边拍打着那风韵的翘臀一般猛烈的抽
插。

  让美妇跪在地上,仿若骑马一般在顶在身后,顶的美妇不断地在房间内爬着。

  让美妇人跪趴在地上,含着巨炮,仿若钓鱼一般缓缓的后退,为了不让巨炮
脱离,美妇那娇美的身躯就仿佛咬着饵食的鱼儿一般随着肉棒不断地前进着。

  在或者让美妇躺在床沿边,螓首向后仰着,将那柔软小嘴当做小穴一般猛烈
的抽插,美妇那仿若天鹅般洁白的玉颈上,那巨炮的形状不断地凸显着,凸起成
巨炮那淫靡的形状…………

  那一颗留影灵石忠诚的将这一幕幕淫靡的场景记录了下来。

  随着清晨阳光出现,照亮了屋内的场景。

  只见房间内充满着男女交欢那淫靡的气息。屋子里到处布满了液体干涸的痕
迹,窗台上,破桌上,地面上以及墙面上都留下了两人欢爱的证据,

  而在床上更是不堪,只见浑身赤裸的美妇正双腿大开的躺在床上,一团皱巴
巴的蓝色宫装垫在美妇身下,美妇身上布满了精液干涸后的物质,连那完美的俏
脸上,都布满了淫靡的液体,娇嫩的红唇微微有些红肿,一对丰满的玉乳上更是
布满了被人肆意把玩留下红印,那丰满挺翘的圆臀上,一个个手掌印仿佛印在上
面一般久久没有消退,小腹处仿佛还没恢复过来一般,不时的微微颤抖一下,略
微有些红肿的蜜穴中,还缓缓向外渗着淫水与浓精混合在一起的淫靡液体。

          第四章:招新与杂役(剧情过渡)

  淫靡的房间内,绫绮梦慢慢的苏醒了过来,看到房间内昨晚那激烈的大战后
留下的痕迹,不禁想到自己之前淫靡的行为,俏脸上有些微微泛红。

  「我昨晚这是怎么了,居然会那么放荡……不过还好的是那个魔气也被我解
决了,夫君一定想不到,我只来了一天就解决问题了。」

  既然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绫绮梦也不准备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不过
在感受到身体上无力的感觉及体内的那已经所剩无几的灵气后,她赶忙从储物戒
中拿出了回元丹吃了下去,在用控水术迅速的清理了下身上的污秽后,便取出一
套新的衣服穿了上去。

  而床上那件已经沾满精液淫水的衣服,在绫绮梦本准备直接销毁后就离开时,
却为什么心中却总有一股不舍的感觉。

  在犹豫了一会后,绫绮梦最终还是将那件散发着不断散发这淫靡气味的衣服
收入了储物戒,用法术隐秘了身形后便迅速离开了。

  而玩弄了绫绮梦一夜的李赖却丝毫不知道美妇已经离开,依旧在楼下和其他
乞丐们炫耀着自己昨天的战绩。

  ………………

  天极宫

  刚刚巡视了一遍宫内弟子修炼状况的韩非此时正有些无聊的坐在椅子上喝茶,
本来身为宫主的韩非本没有这么轻松,不过自从李老来了以后,韩非就清闲了很
多,大大小小的事务李老都能处理的干净利落,反而让他这个宫主有些无事可干
了。

  闲的无事的韩非不由得生出了偷偷去山下看看绫绮梦的想法,不过他最终还
是忍住了,计划了这么久,也不差这几天,反而开始猜想起绫绮梦多长时间可以
回来。

  虽然明面上交给她的任务只是探查,但是韩非真正给绫绮梦下的暗示可是性
爱超过50次就会认为自己解决了魔气的问题,而只要她还没达到要求,就会一直
在那里待下去。

  如果以绫绮梦以前的性格来说,那些乞丐们可是永远没有机会品尝她那美妙
娇躯的,然而可惜的是在经过韩非的长达多半年的调教及暗示之后,就算她意识
上想要拒绝,但那已经比绝世淫娃还淫荡的身体可是根本已经不受她本身意志的
掌控了,而且自己已经帮她开了一个头了,让她体内被那被长久压抑的性欲已经
通过李赖的激发了出来,后续的事情已经不需要他在操心了,只需要静静的等待
后续发展就好了。

  就在韩非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一个风华绝代的倩影走了进来,正式已
经回来的绫绮梦,看到绫绮梦突然回来了,韩非有些惊讶的问道。

  「绮梦?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那股魔气探查清除了?」

  绫绮梦莞尔一笑,说道:「夫君,那股魔气不过是污秽催生出来的而已,你
太过大惊小怪了,我昨天已经彻查了那篇区域,并且已经成功解决问题了。」

  什么?这才过了一天,既然绮梦已经认为解决魔气了,也就是说……仅仅昨
天一晚就已经完成了性爱50次的任务了?想到这里,韩非顿时兴奋起来,同时心
底也传来一丝隐约的悲痛感,却紧接着就被心中的浴火盖住了。

  韩飞此时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赶快取回留影灵石看一下昨晚的景象了,在和
绫绮梦继续聊了几句后,等到她离开后便迫不及待的施展秘术从从虚空中取出了
他昨晚留下的留影灵石,躲到了自己修炼的密室中开始观看起来。

  而已经被欲火吞噬的韩非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妻子出门时稍稍停顿了下后才
慢慢的离开。

  密室中,韩非正神情激动的看着留影石中的影像,看着影像中李赖一次又一
次的玩弄这自己的娇妻,而绫绮梦在自己的暗示下不断的为李赖恢复着精力,直
到最后自己最后耗尽了灵力后无力的躺在床上。

  韩非只感觉胯下仿佛快要爆炸了一般,两根手指不断的撸动着那细小的肉棒,
撸动了几下后,随着一顿颤抖后仿佛吐口水吐出来一口如水般的液体,随着舒爽
感传来的同时,韩非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修为也开始有了隐隐的提升,不禁继续反
复观看着录像,同时也不管胯下已经疲惫了的软趴趴肉条,强行催动着让他继续
工作……

  而另一边,绫绮梦刚离开韩非就感觉到蜜穴中储存的精液随着她的动作开始
慢慢的流了出来,仅仅只是精液在蜜穴中流淌的感觉就已经让绫绮梦的身体开始
动情,淡淡的红晕也开始爬上了俏脸,为她添加了几丝妩媚的风情,路过经过的
弟子看的眼睛都直了,不过因为平常绫绮梦那威严的形象,他们也不敢多看,只
能偷偷的看上一眼。

  而为了不被其他人发现自己的情况,绫绮梦只能紧紧夹住双腿,迈着有些怪
异的步伐慢慢的走了回去,等到回到房间时,绫绮梦已经连洁白纤细的脖颈都已
经布满了红晕,整个人散发着浓浓的春情,蜜穴中已经开始泛滥起了淫水,伴随
着腥臭的精液流到了她的双腿上。

  绫绮梦有些心虚的看了看关好的门窗,慢慢的将玉手探到了胯下,等到取出
来时,带出了里面一大股粘稠腥臭的精液,看着手上腥臭的精液,绫绮梦不禁再
次想到昨晚的事情来,不由得心神有些慌乱,赶紧晃了晃头将昨晚的情景甩到一
边。

  回过神来正准备清理掉精液的时候,却猛地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将那一
坨精液仿佛了口中,一边舔着手指一般细细的品尝着精液的味道。

  绫绮梦发现自己的动作不由的有些脸红:「没事的,反正这也算处理掉了,
结果也算是一样的。」

  仿佛在安慰自己一般的同时,身体也开始很自然的抠挖这体内的精液,不断
地送入那性感的红唇。同时,绫绮梦也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燥热起来,脑海中
也不断闪过昨晚的画面,等到蜜穴中储存的精液已经全部被他舔食完以后,绫绮
梦依旧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玉手在蜜穴忠不断的探索着。

  「夫君!…………摁……夫君,呜……」

  房间内,随着一声声压抑的低声呻吟中,只见衣衫半裸的美妇正双腿打开的
坐在床上,美目上布满了情欲,一只玉手在胯间那神秘的幽谷中不断的进进出出,
点点淫水随着她的动作不断地散落出来,滴落在床上,那件沾满精淫液的宫装已
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取了出来,被绫绮梦紧紧的贴在鼻子上,贪婪地闻着上面的
味道。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半裸的娇躯上已经布满了动人的红晕,蜜穴中的淫水仿
佛无穷无尽一般不断的分泌出来,渐渐的打湿了床铺,压抑的娇吟声也愈发的压
抑不住,不断的回荡在屋子里,仿佛一首诱人的乐曲一般,

  然而此时绫绮梦的表情却变得有些焦急,明明只差一点就可以达到了顶峰,
就仿佛有一道限制一般紧紧的限制住了她,让他一次又一次的临近顶峰却又跌落
下来.

  「呜……就差一点了……为什么……嗯啊!……嗯…不行…啊……」

  迟迟无法释放的快感让她玉手在蜜穴中的动作愈发的激烈起来,脑海中幻想
的韩非形象慢慢的消退,逐渐变成了李赖的形象。那团皱巴巴的宫装已经被她要
在嘴中,另一只手移到了那洁白高耸的玉乳上,捏住一颗粉嫩的红豆不断的搓揉
着。

  夜晚,神情有些疲惫的韩非回到了房间内,一进门便看到绫绮梦像往常一般
坐在书桌旁伴着她的那本古籍,不过这会绫绮梦看起来仿佛很是疲惫,连翻动书
页的动作仿佛都有些有气无力一般,同时房间内还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不过
已经非常疲惫的韩非光注意到绫绮梦了,根本没有感觉到房间内的不对。

  看到韩非回来,绫绮梦惊讶的发现韩非停滞许久的修为居然精进了,有些惊
讶的问道。

  「夫君,你的修为突破了?」

  看着绫绮梦脸上带着的疲惫神情,韩非不由的有些心疼:「嗯,今日突然有
所感悟。说起来还是应该感谢下绮梦你,多亏了你放我分担压力,我才能再次前
进一步。昨天真是辛苦你了,今天别看太晚了,早点休息吧。」

  听了韩非关心的话语,绫绮梦不由的有些脸热,她现在的疲惫根本不是昨晚
的事情造成的,而是今天下午不断的自渎的原因,而且想到今天下午自己居然在
幻想着其他男人,内心不由更加羞愧,脸上的红晕不由的有些加深了几分。

  看着绫绮梦脸上的红晕,韩非心中泛起了深深的爱意,上前将绫绮梦拉到床
边,环抱住绫绮梦那丰满的身体,说道:「绮梦,能娶到你真好。」

  正当韩非就准备就这样上床入睡的时候,绫绮梦突然想到了什么,赶忙说道:
「夫君,我书还没收拾,我得去收一下。」

  然而话还没说完,绫绮梦就被韩非按了回去,说道:「好了,绮梦你早点休
息,我去收拾就好了。」

  说完便来到书桌旁,将那本依旧敞开着的厚实书籍拿了起来,只见上面全部
都是各种姿势小人交合的书画,旁边上还有这各种标注及说明,根本不是什么古
代先贤的修行著作,赫然是一本妓院女子们常用的学习侍奉男人的书,而这样一
本厚实的书籍,平常的妓院女子基本也只需要完全学习一本就可以号称一方名妓
了,而绫绮梦这里足足七八本的书籍却都已经被绫绮梦熟读过了。

  而韩非看着上面的春宫图却没有丝毫的意外,神色如常的将其收了起来后回
到床边便准备休息。

  韩非刚回到床上,一具柔软的娇躯就贴了过来,诱惑的贴在他的耳边说道:
「夫君,咱们之间好像好久没有那个……」

  绫绮梦现在身上只穿着一件亵衣,亵衣有些不合身的样子,根本遮挡不住那
丰满白皙的娇躯,丰满禁止的大腿和那洁白的乳肉都大片的漏了出来,面对如此
诱惑的场景韩非却依然不为所动,回答道:「绮梦,你今天本来就很辛苦了,明
天还有新入门的杂役弟子需要安排,还是早点休息吧,而且我刚刚提升了修为,
要好好巩固一下,最近不太方便分心。」

  看着说完话就闭上眼睛休息的韩非,绫绮梦有些无奈,只好强忍住身体内的
情欲开始休息,而此时的韩非正慢慢思考这后续的事情。

  看完昨晚的影像,韩非现在对李赖感官非常好,而且这个李赖虽然身份低微,
但是不仅好色大胆还很会玩,而且精力这么旺盛,不如把他招入天极宫,这样就
不需要因为怕被人发现而每次都安排绮梦去外面了……

  第二天一早,韩非起来后就偷偷安排了李老将李赖加入了今天新入杂役弟子
的名单中,而李老办事依旧干脆利落,也没有问韩非缘由,当天下午韩非就在新
一批杂役弟子的人群中看到了李赖的身影。

  杂役弟子虽然也算是天极宫的弟子,但确是等级最低的那一类,不仅其他弟
子可以随意支使他们,还要每天完成自己负责的宫内杂事,一般都是资质修为较
差的新入门弟子去当。

  而李赖修炼资质可以说是几乎完全没有,说的难听点,连日常生活天极宫的
猪资质都比他强,不禁年龄太大,早就荒废了修炼的最好时机,如果没有李老的
安排,这个李赖连当杂役弟子的资格都没有。

  而李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修炼资质,此时正激动的等待着李老的分配,就在
今天上午,李赖正在房间睡大觉的时候,突然一个仙风道骨的仙人出现在了他的
面前,要招他进入天极宫修炼。

  虽然李赖这个人懒惰成性,但是如果成为仙人,那可是跟现在天差地别的,
自己就不必每天混迹在这乞丐场所,而且成为仙人后,那数不清的凡人美女自己
就可以随便玩弄了。

  「嘿嘿,没想到我李赖也有成为仙人的一天,前几天刚撞见一个极品美妇,
今天就进入仙人门下,我这是撞大运了吗。」

  正当李赖胡思乱想的时候,杂役弟子的分配已经轮到他了,看着这个韩非专
门点名招收的杂役弟子,李老不禁多看了两眼,说道:「李赖,分配到天玄府下
属,一会跟随天玄府主管走。」

  路上,李赖看着面前的那名穿着青衫的瘦弱青年疑惑的问道:「仙长,请问
下天玄府是什么地方啊?而且我修炼的话是谁来教我?是仙子吗?」

  听到李赖的话,瘦弱青年笑了回到:「其实你不必称呼仙长,在这里咱们的
身份其实都是一样的,我是天玄府杂役主管李清河,说实话你其实挺走运的,天
玄府是宫主休息的地方,杂役工作要比其他地方轻松多了,你可以有更多了时间
来进行修炼的。而修炼的话咱们杂役弟子并没有专门的师傅,一会有我传授你基
础的心法后你就可以修炼的,等你修炼到一定修为后,就可以转为普通弟子了,
到时候就有师傅了。」

  听到自己没有师傅,李赖不由的有些失望,不过也没有继续询问,就这么跟
着瘦弱青年来到了天玄府内,青衫青年在给他安排了房间后,简单说明了下他的
工作后及注意事项后,便带他回房准备传授他心法。

  路上,正和李清河闲聊的李赖突然看到一个蓝色宫装的美妇人正缓缓的向着
天玄府内走去,虽然只能看到一个背影,却也极为诱人,那纤细的腰肢下被宫装
下摆紧紧包裹的丰满肉臀随着美妇让李赖眼睛都直了,下流的眼神紧紧盯着那里,
恨不得立刻细细的把玩,而发现李赖没有接话的李清河疑惑的回头看去,在发现
李赖正淫秽的盯着远处的美妇后,顿时惊慌的赶忙将挡在李赖面前,将他的头按
了下去,紧张的小声的喊道:「你不要命了?那可是宫主夫人,你怎么敢这么盯
着!」

  而绫绮梦也好像感觉到了有人在盯着自己,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只看到一个
看不到脸的人被李清河按着头正在训话。「新来的杂役弟子吗?」想了一下,绫
绮梦也没有管他们,就这样离开了。

  而被按住脑袋的李赖听到那个美妇人是宫主夫人,顿时吓得老实起来,跟着
李清河学习了心法后便回到自己屋子里了开始尝试修炼起来。

  只是他怎么也静不下心来,脑子里总是闪过刚才美妇那丰挺的肉臀,索性躺
在床上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而越想李赖越感觉今天看到的那个美妇人就像自己那
天肏干的荡妇,虽然没有看到前面,但是那美妇的翘臀和背影和那天的荡妇实在
是太像了。

  「诶,这怎么也不可能啊,那么骚浪的一个荡妇怎么可能会是宫主夫人,我
这都想啥呢,莫不是那天玩的太爽了,看见谁都像是那个骚妇。」

  李赖迷迷糊糊的想着,渐渐的就这样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

  正是熟睡的李赖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就感到自己狠狠的摔到了地
上,剧烈的疼痛让李赖瞬间清醒过来。

  「我草,那个王八蛋弄的?老子不恁……」李赖愤怒的叫骂还没说完,就感
到一股巨力从胸口处传来,剩下话直接变成了疼痛的闷哼声。

  「哼!身为杂役弟子第一天就如此懒惰,都已经日上三竿了还在房间里睡觉,
真当我天极宫是你混日子的地方?」

  李赖捂着胸口抬头便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正指着自己训斥着,而李清河还在一
旁不断的劝阻着。

  「凌前辈还请息怒,他昨天才来天极宫,还不太熟悉的这里规定,晚辈等下
就好好的带他熟悉下工作,保证不会再犯了。」

  凌姓男子听到李清河的劝解后也没有在继续说什么,转过头说道:「清河,
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不过给天玄府新派一个杂役弟子本就是想让你稍微轻松一下,
好有更多的时间去修炼,可不是派过来享清福的。这次我就不追究了,下次再让
我看到,我绝对不放过这小子!」

  说完,凌姓男子便离开了,而李清河有些歉意的将李赖扶了起来说道:「李
赖兄,实在对不住,早起的时候我叫了你几次你都没起,我看你挺疲惫的,就没
有在教你,自己去处理杂役了,没想到叫凌前辈看到了,便直接找了过来。凌前
辈为人正直,最痛恨那些不守规矩的人,我也没劝住他。」

  李赖这时候才稍微想起了目前的处境,现在他可不是曾经的乞丐头子了,而
是一名天极宫的杂役弟子了,早上的时候的确有感觉到有人叫了自己好几次,不
过自己却下意识的以为还在山下,不耐烦的推开后就继续睡了,看着李清河有些
歉意的表情,李赖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赶忙说道:「没事,没事,是我自己忘
了,清河你不用这么不好意思。」

  然而李清河却坚决认为是自己的问题,将一瓶伤药硬塞到李赖手中后便离开
了,让他涂好伤药后再来处理杂役,而等到李赖涂好伤药去找李清河时,却发现
李清河早就已经将大部分的杂役处理完了。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李赖也开始跟随李赖每天处理杂役,渐渐的他也了解
到,李清河本是凡间的一个名门之家,但是从小的体弱多病,甚至被医师直言这
幅身体根本活不到20岁,迫于无奈,他被送到了天极宫中当了一名杂役弟子,然
而身体上的瘦弱即使修行也没有改善多少,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样可能随时都会挂
掉,并且因为李清河为人和善,总爱帮助他们,所以很多人都挺喜欢他的,很多
正式弟子也都对她颇有照顾。

  而李赖却丝毫没有被李清河的美好品质所感染,这段时间的杂役圣后已经让
他心中对修仙的热情浇灭了,这跟想象中的修仙差距也太大了,刻在骨子里的懒
惰也从新冒了出来,每天的杂役李赖总是想着法子偷懒,而李清河对此却没有丝
毫的怨言,很自然的就接过了李赖托掉的事务。

  而此时的韩非正有些发愁的的在书房中不断思索着。

  「这样下去不行啊,就算把这个李赖安排到天玄府来当杂役弟子,但是李赖
基本都在感杂役的那一片区域,绮梦根本不去那边啊……不行,得想个办法才行
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