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情仙路】(十四)

  • 【绿情仙路】(十四)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绿情仙路

作者:longlvtian

2019-12-31 首发于 第一会所 春满四合院

字数:10610

                十四

  一晃三日眨眼便过,联盟的章程已然立好,各大掌门皆启程返回山门,欲实
施这诛邪大计。

  而白云观已灭,而苍云阁亦仅有陆文涛三人,商议之下便由他来坐镇洛阳。

  当中亦有提到天山派中竟遭了盗贼,那魔尊罗天的头颅被盗,不过大家皆未
放在心上,不过是一个死人罢了。

  会议结束后,陆文涛便返回了鸿胪寺驿馆之中,几日前当中居住了的各派弟
子也皆回到了各门各派的驻地当中,并不大的驿馆便成了苍云阁的驻地。

  几日间白夭夭与慕容清两女的关系愈发密切了起来,慕容清也在陆文涛的鼓
动与白夭夭的引导下慢慢放开了性子。

  这不,陆文涛刚进入驿馆之内,便看到了一名俊秀的青年环抱着慕容清坐在
院落中的石凳之上。这驿馆已被临时布下了阵法,倒是不怕突然有人闯了进来。

  一袭近乎透明的薄纱之下未着片缕,两人正旁若无人地湿吻着,青年的手正
在慕容清的薄纱之下轻柔的抚弄着,娴熟的技巧让慕容清沉溺在了其中。

  「啊,李大哥!」似是李风浪的手做了些什么,慕容清面色潮红的一声轻呼:
「不要,」

  慕容清的双手无力的搭在了李风浪的肩上,小嘴再次被李风浪擒住吸允着,
柔美的身子在他的身上扭动着。

  「清儿!」「唔啊,啊!」

  陆文涛突然出声唤道,慕容清回过了头来便看到陆文涛正站在了身后,娇躯
一阵颤抖,便在李风浪的身上到了高潮。

  「少爷,」李风浪早已看到了陆文涛,见状便站起了身子,恭敬地行礼道。

  「下去吧,」「是,」

  陆文涛将还有些呆迷的慕容清抱在了怀里,坐了下来。

  「夫君,」「感觉怎么样?」

  慕容清羞涩地将头埋进了陆文涛怀里,不敢言语。

  「清儿很棒哦,夫君很喜欢,」陆文涛说着将慕容清的小手向自己的下身摸
去。

  隔着长裤慕容清都能感觉到当中的火热与坚挺,神色变得轻松了起来,说道:
「夫君去找夭夭姐吧,」说罢便跑着离开了,自然是去了李风浪那边。

  循着声音,陆文涛便找到了白夭夭的位置,正是在三人晚上睡觉的房间当中,
推开房门,一股淫靡的味道便扑面而来。

  只见白夭夭仰躺在那大床之上,玉首靠在床沿,乌黑的秀发直垂落到了地上,
一名强壮的男子正扶着她的俏脸,那肮脏的肉棒在她的小嘴中肆意的抽插着。

  看着进出的长度,怕是早已肏进了喉咙深处,但白夭夭非但没有不适,反倒
还淫荡地用香舌舔弄着这肉棒。

  白夭夭的双手正卖力的揉捏着自己的双乳,细细看去,手中身上竟满是白浊
的精液,肮脏而又腥臭。

  双腿被另一名男子牢牢按住,玉户大开,正被他快速的抽插着。

  「少爷,」除却了床上的三人,还有四名男子坐在一旁,此时皆站起了身来
恭敬地说道。

  「哦啊!」那边的白夭夭知道了陆文涛的到来,小嘴用力一吸,舌头在那龟
头上快速的打着转,如此一番竟直接让身前那人把持不住了精关射了出来。

  喷涌的精液径直射入了白夭夭的喉间,令她有些凄惨的轻咳了起来。而那男
子也将肉棒抽了出来,对着她的脸颊继续射了起来。

  同时,小穴突然一紧,将身下那人也夹得直射了出来。

  「陆郎,」两人恭敬地站到了一边,白夭夭便向陆文涛走来,嘴里温柔地唤
道。

  看着娇妻的口中还残留着他人的精液,琼鼻之上脸颊之上也沾染着白色的痕
迹,丰满的乳房上布满了红色的抓痕,还敷上厚厚的一层精液,行走之间小穴之
中的精液也沿着大腿流了出来。上上下下几乎没有一寸肌肤未沾染上污迹,但陆
文涛却更加激动地伸出了手。

  腥臭的小嘴向他吻来,陆文涛丝毫未嫌弃,激动的吻了上去。可白夭夭却红
唇轻触,便躲开了,开口说道:「陆郎待妾身穿件衣裳,去寻清妹妹吧,」

  白夭夭说着便走到了床边,俯下了身子,翘臀高高翘起,那惨遭肆虐的小穴
及后庭便暴露在了陆文涛眼中,两穴中皆能看到白色的痕迹。

  从包裹中拿出一件整洁的亵衣,转过了身来,在陆文涛的目光下穿了起来,
再披上了件衣裙,便将春光全部遮掩住了。

  「走吧,」白夭夭挽上了陆文涛的臂膀,便如同热恋新人一般向外走去。可
陆文涛却未移步,指了指白夭夭的脸颊。

  「咯咯,」反应了过来的白夭夭媚笑着用玉指将脸颊上残留的精液刮进了嘴
里,舔着手指吞了下去。

  「啊,啊!李大哥,不行了,啊!」两人刚走到偏房门前,便听到了里边慕
容清的娇呼声。

  推门进去,只见慕容清躺在床榻之上,双手将自己的双腿向两边分开,而李
风浪则伏在了她的私处,用口舌伺候着她。

  「清儿可真会享受呢,」白夭夭轻笑着说道。

  「是呢,」

  两人的话语声惊醒了慕容清,她睁开眼来便看到两人笑着看着她,连忙慌乱
的说道:「师兄,白姐姐,别看啊,呃。」

  「不要,啊,呃。」李风浪没有停下动作,几下便将控制不了自己的慕容清
送上了高潮,起身离开了房间。

  「呜呜,坏人!」慕容清埋在陆文涛怀中,羞怒的拍着他的胸口恼道。

  「嘿嘿,」抱着慕容清,陆文涛感觉时机也差不多成熟了。

  天色渐暗,三人吃过晚膳后便回了正屋,躺在那被打扫整洁的床榻之上,说
着些羞人的情话。

  「不如我为妹妹与夫君舞一曲助兴,」白夭夭如翩翩蝴蝶般起了身,飘到了
床前说道。

  「好呀,」尚不知两人淫谋的慕容清开心的应道。

  白夭夭微微一笑,便舞动起了身子,天资聪慧的白夭夭曾在青楼当过数月的
女妓,这歌舞琴艺学得有模有样的,再加上她窈窕的身躯,倒是有几分样子。

  红裙轻动,长袖摇曳,白嫩的肌肤被红烛衬得容光焕发,也让陆文涛不由紧
了紧怀中的慕容清。

  「唔,」慕容清被陆文涛抱到了身上,红唇亦被捉住,热吻之下有些情动了,
连门外进来了一人都未注意到。

  但陆文涛却一直留意着白夭夭,只见进来的男子牵过她的玉手,与她一同起
舞。

  原本优雅的舞蹈在有一人加入之后逐渐变了味道,白夭夭由着男子揽着她的
腰肢,身体如水蛇般在他的身前上下扭动着。

  翘臀在男子的胯下上下摩擦着,男子的下体逐渐撑起了小帐篷,大手也攀上
了白夭夭的高峰。

  「唔呼!」陆文涛的呼吸逐渐急促了起来,下身的肉棒也挺立了起来。

  「嘤咛,」慕容清第一时间便感觉到了身下的异样,身子一软,双眸中含着
迷雾,望着陆文涛。

  陆文涛的大手轻抚过慕容清的红唇,意义不言而喻。

  慕容清嗔怪地看了眼陆文涛,顺从地慢慢伏下了身子。

  「呀,」轻拉开陆文涛的长裤,那火热的肉棒便带着浓郁的阳气跳了出来,
惹得慕容清惊呼一声。

  强忍着羞意,慕容清细嫩的小手套弄起了那硬挺的肉棒。

  另一边,白夭夭身上的衣物不见了踪迹,此时正被男子抱在了半空之中,压
在了墙柱之上,男子的嘴在她的脸上,身上四处舔舐着,那硕大的龟头正在她的
小穴外面缓缓摩擦着。

  「主人,别逗弄我了,快插进来,」令人骨酥的媚音传来,惹得陆文涛肉棒
一跳,也让慕容清不由回头看去。

  「哦,啊!」男子也不拖沓,硕大的龟头破开小穴,毫不怜惜地将肉棒齐根
插了进去。

  慕容清不知想到了些什么,身子一颤,连忙转回了头来,手中的肉棒似乎又
涨大了几分。

  啪,啪!

  「主人的鸡巴好厉害,肏死奴家了,哦!」

  慕容清的身子一紧,连忙埋下头去,将陆文涛的肉棒吞进了嘴里。

  「夫君,对不起,啊,主人肏得人家太舒服了呃,人家要被主人肏高潮了!」

  男子动作的幅度越来越大,肉体撞击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房间。

  慕容清含着陆文涛的肉棒,竟呆愣在了那里,不知想到些什么,耳根通红。

  「清儿,」

  「夫君,你可要怜惜人家,」慕容清面色潮红,呢喃着说道。

  也不用陆文涛招呼,李风浪便出现在了慕容清的身后,那身经百战的肉棒早
已竖立在身下。

  李风浪的大手伸向了慕容清的小穴,几根手指灵巧的挑逗着她的私处,未过
多时,慕容清便败下了阵来,扭动着娇躯迎合着李风浪。

  「撅起来,」李风浪轻抚着慕容清的臀瓣,轻声说道。

  慕容清睁开了双眼,羞涩的看向了陆文涛,看到了他的眼中满是火热的爱意,
似要将她给融化。

  一点,一点,慕容清的屁股慢慢撅了起来。

  李风浪的双手抓住了慕容清的臀瓣,那肉棒便在慕容清的小穴口外轻轻摩擦。

  「少奶奶,是否需要小的肏你,」

  慕容清的身体愈发敏感,也知道了陆文涛的想法,心中心意一定,便将口中
的肉棒吐了出来,望着陆文涛的眼睛,坚定的说道:「是,用你的大肉棒,肏我!」

  「是,」「啊!」「啊,」

  慕容清看着陆文涛的眼睛,眼神中尽是爱意,可眉目间却是淫荡的神情,那
娇酥入骨的呻吟亦是从她的口中传出。

  而陆文涛见得慕容清如此的模样,竟一时未把持住精关,射了出来。

  「姐姐,」那边的白夭夭见慕容清已被插入,便也让男子抱了过来,跪趴在
了她的身边,与她并肩趴在了陆文涛的身前,任由身后的淫贼抽插。

  白夭夭凑了过来,伸出了小舌,舔弄起了慕容清的俏脸,白浊的精液很快便
被两人分食了干净。

  白夭夭凑在慕容清的耳边轻声说道:「妹妹,你看我逗逗那呆子,」

  慕容清可没有她那么大胆,羞着脸没有答话。

  「夫君,啊,主人肏得太大力了,你帮我求求他轻点肏,要肏死我了啊!」

  陆文涛身子一颤,原本有些瘫软下来的肉棒一下子便翘了起来,来到了白夭
夭的身边,抓着她的玉手,说道:「轻点肏我娘子,饶了她吧,」

  「夫君,啊!让主人用力,啊,我快到了,用力肏死我!」

  「你给我用力肏,肏死她这个骚货!」

  「啊,夫君,我被主人肏死了啊!」男子一阵全力抽插过后,白夭夭便惊呼
着到了高潮,男子也同时射了出来,粘稠的精液射满了她的小穴之中。

  白夭夭站了起来,小穴中的精液依稀可见,似要滴落了出来。李风浪将慕容
清反转了过来,双手按着她的玉腿,用力的肏弄着她的小穴。

  「妹妹,再帮帮姐姐,」而白夭夭则在慕容清的身上趴了下来,小嘴开始舔
弄起了两人交合之处,而那充满了肮脏腥臭精液的小穴,则正对着慕容清的俏脸。

  「啊!」慕容清被白夭夭的小舌轻轻一舔,快感涌上了脑海,而那腥臭又刺
激的气味扑鼻而来,一时竟让她控制不住了自己,轻启红唇附了上去。

  无数的精液沾满了她的檀口琼鼻,刺激着她的心神,竟直接让她要到了高潮。
白夭夭小手一动,轻触着李风浪的肉蛋后肛,两番动作便让他泄了身子。

  「唔啊!」「啊!」

  李风浪抽插着无数的精液喷涌而出,而慕容清也被那滚烫的精液一激,泄了
身子。

  「刺溜,刺溜!」李风浪离开后,白夭夭用力的吸允着慕容清的小穴,当中
白浊的精液被她用力的吸了出来,吞了下来。而慕容清也有些不甘示弱,竟也开
始吸允了起来。

  不多的精液很快就被舔食了干净,不过两人却没有停下,继续互相刺激着下
身。

  「啊,」,两人几乎同时一呼,两败俱伤。

  「咯咯,让你这个坏人如愿了哦。」「坏人!」两人撑起了身子又是好姐妹,
矛头直指陆文涛。

  「嘿嘿,」看着陆文涛奸笑的样子,两女皆低下了头。

  抱着两位娇妻说上了一阵情话之后,三人便准备歇息了,不过会不会有淫贼
趁着三人睡着后前来窃玉偷香,就不得而知了。

-----------------------------

  皓月当空,一袭白影斜靠在屋顶的瓦片之上,望着当空明月。

  「文涛,你可还好,」

  低声轻语,道不尽的相思。

  已是入魔之身,尚不提性情暴躁,嗜杀痴淫,若是被他人得知,怕是要祸及
满门。纵是千般,万般思念,亦不得齐眉举案,相结连理。

  纵是散功驱魔,化作凡人,可这燃血之术已成。若不得大道,至多,也不过
是四年光景,又何必苦添相思。

  便是只争朝夕,可她已是残柳之身,更是无颜。

  罢了,罢了。

  待魔门事了,便寻个地方,虚度了余生吧。

  邪教几宗谋划洛阳事败,想来不日便要来此了吧。

  「真是巧了,」萧娴仰望着天,月光下浮现了一条条黑色光影。

  两名男子突然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魔门大长老,魔门副宗主,」一改方才的哀愁之色,萧娴冷淡地说道:
「有何,见教?」

  洛阳事败,两人本就心头怒火难熄,又被罗鸣一通压制,心情更是不佳,便
直接动了手。

  剑,出鞘,划破夜色向那副宗主袭去。

  「渡劫?!」本以为手到擒来的对手竟然是个硬茬,副宗主身影闪烁,躲过
了袭来飞剑。

  「魔影!」大长老眯着眼看着萧娴的气场,沉声喝道。漆黑的雾气聚成一个
巨大的黑色魔影,向萧娴抓去。

  萧娴玉指在虚空一画,竟画出了一道符印,推掌一震。汹涌的灵气袭来,几
乎将魔影震碎。

  两人虽是带伤之身,不过依旧是成名已久的魔门高手,如今以二敌一竟只斗
个五五之数。

  不,或者说是已落了下风。

  剑光无踪,萧娴的长剑未带起任何光芒,与她的身形一般。

  「刺啦,」危机袭来,副宗主身躯激退,长剑却依然在他胸口撕开一道伤口。

  「魔门,覆我萧氏一门,二十二人性命,尔可知罪?」

  声若勾魂阎罗,让副宗主的身体都不由得冷颤了一番。

  「萧氏次女,萧涟,」

  声若阎罗,形若游魂,剑若判官。声起,剑落,副宗主的身上便多了一道伤
口。

  「萧氏三子,萧傲,」

  「萧氏四女,萧玟,」

  二十二人,二十二剑。

  副宗主早已维持不得身形,跪倒在了地上,奄奄一息。

  转过了身来,白衣白发白色长剑,可周身双眸剑气之上,却有着黑色魔气,
身上的气势已达渡劫期巅峰。

  「搜魂,」大长老毫无反抗的余地,便被萧娴扣住了脑袋。

  砰,

  大长老侧倒在了地上,而却不见了萧娴的踪迹。

  天明,建康城外两人缓缓行来,斗篷之下依稀可以辨认得出是一男一女两人。

  「程师兄,魔门当真在这齐国境内?」

  「不确定,不过倒有八成把握。」

  「那边先入城去栖玄寺安顿罢。」

  「好,」

  城门之上悬着十余具尸体,让男子看着有些出神。

  「程师兄,怎么了?」

  「那当中的,不是魔门大长老,还有副宗主吗!?」

  女子抽出了包袱中的画卷,轻卷开来。

  「是了!」

  两人面面相觑。两名渡劫期高手,竟然这样身死于此?

--------------------------

  陆文涛在洛阳城中乐不思蜀,恍惚间已然过了半月有余,白夭夭与慕容清两
女如今对付起他的手段层出不穷,光是想着都感觉到了下身有些涨的发疼。

  「陆师兄,有信件至,」门外的青年走了进来,带进来了一封信件。

  这青年正是蜀山的亲传弟子银杉,苍云阁并无其他弟子,便由他来替陆文涛
分担些许杂务。

  信件自然是从建康城中传递而来,写信的正是好友程云。

  「魔门被屠,这怎么可能!」陆文涛轻声自语道:「若是联盟之人,不可能
没有任何消息传来,那会是谁呢?」

  「银杉师弟,这洛阳城中也无多少事务,便由你在这里坐上几日,我去建康
城中一探究竟。」

  「这,不妥吧。」

  「有何不妥,坐镇洛阳本就是为了处理些突发事件,这等大事必然要查探清
楚,他人去,我尚且不放心。」

  出了门,陆文涛便闪身消失在了原地,隐去了身形,遁入了某间宅院之中。

  后院的柴房之中,已被这宅院的少公子改建成了一个简易的刑房,一名女子
双手被缚于头顶,全身赤裸地站在房间中间。

  胸前后背,大腿后臀上遍布着一道道血红的鞭痕,显得凄惨无比。

  而她的身后,一名男子正抓着她的翘臀,边拍打着,边用力抽插着她的后庭。

  屋顶之上,陆文涛看着房中的景象,手不由得伸进了自己的长裤之中。

  男子名刘裕,父亲乃是平南大将军王寿麾下的大将之一,曾经驻守于彭城,
便是那时曾与陆文涛有过一面之缘。

  与齐国议和以后刘裕与父亲便举家回到了洛阳,不幸在洛阳之战中阵亡之后,
便只留下了他这一个独子。

  与父亲的忠义勇武不同,刘裕不仅不学无术,手上的武艺更是粗劣不堪,靠
着父亲留下的家底,做个富家翁倒是无忧。

  而几日前的拍卖会上,他一掷千金将白夭夭收入了房中,这几日便日日在她
身上淫玩。

  「贼肆,若是让我逃脱了,必取你性命!」

  「哈哈,那你逃脱之前,还是好好享受着吧,」刘裕当了十余年纨绔子弟了,
怎能没有些对付女侠的手段,白夭夭的辱骂只当是情趣了。

  「淫贼!」

  刘裕也不搭话,抽插着后庭的同时,手指还扣弄起了那湿润的小穴。

  「不,不要!」

  「白女侠还不是被我这淫贼肏到了高潮?」

  「不,不是啊,啊!」

  一阵阵快感袭来,敏感的白夭夭有些想起了曾经荒淫的日子,便到了高潮。

  而刘裕也有些累了,便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拉过边上站着的女子,将
她的玉首向胯下按去。

  看着身下的美貌女子认真细致地舔弄着他那刚从白夭夭屁眼中抽出来的肉棒,
刘裕舒坦得靠在了椅背之上。

  女子自然是慕容清,前几日陆文涛略施小计,便让刘裕认为自己英雄救美,
将慕容清收入了房中,对付起这种单纯的女子,刘裕自有一套,没几日便将她调
教得百依百顺。

  当然,这些都是他以为罢了。

  不过陆文涛看着如此画面还是非常兴奋的,特别是刘裕抱着慕容清的玉首一
番卖力抽插,将那肮脏的精液射满了她的脸上,陆文涛也同时射了出来。

  「走啦,夫人们!」陆文涛理好了衣服,便出现在了房中。

  「夫君!?」白夭夭手掌反转,束缚了她数日的绳索便自然脱落到了地上,
吓的刘裕动都不敢动一下。

  陆文涛抱过白夭夭轻轻一吻,慕容清也羞红着脸走到了陆文涛身后,陆文涛
自然不会厚此薄彼,便将慕容清也抱了过来。

  「咯咯,」看着陆文涛无处下嘴的窘状,白夭夭轻轻一笑,探头吻向了慕容
清。

  「回去收拾下东西,我们准备去一趟建康城,」陆文涛在两女嘴上轻轻一啄,
温柔的说道。

  「好呢,」转眼间,三人便消失了。而房中出现了几名男子,提起了刘裕便
离开了,至于他消失的后果,无人在意。

---------------------------

  吱!

  厚重的石壁缓缓而开,肉眼可见的黑雾从其中飘散了出来。

  「嗯?」罗鸣大步迈出,外边却空无一人。

  吸收了罗天身上残留的魔族血裔之后,罗鸣的实力更进了一步,如今已到了
出窍期巅峰,距离渡劫期仅半步之遥。

  罗鸣的身形化作一团黑雾,转瞬之间便飘过了整个山洞,凝实在了洞门口。

  「真是一帮废物,」

  山洞中已再无任何活口,魔门竟被屠灭了全门,那原本隐秘的洞口也被打碎,
暴露在了外面,无数的地道也全部坍塌。

  「萧娴,呵。」罗鸣的声音从阴森,逐渐变得淫邪。

  魔门已灭,萧娴自然从皇位上退了下来,萧自成在萧娴的调养下身体也逐渐
恢复了过来,没有大敌在外,管理朝政亦是得心应手。

  只是还未想好何去何从,不然萧娴应该早就离开了,如今便每日呆在文娴殿
中,不问世事,倒也悠闲。

  天色微暗,明月高起,而温暖的房间中,萧娴正来回渡着步子,脸上紧张的
神色中,还带有一点点羞意。

  今日,陆文涛带着白夭夭与慕容清进了建康城,住进了栖玄寺中,与他们一
起的还有程云及刘研。修道之人入城,自然躲不过萧娴的探查。

  可萧娴可还未做好准备与他们见面,但如今夜里不论是御剑出城,或是驾车
出城都不是明智的选择,料想他们也不会硬闯皇宫吧。

  呜呜!

  一阵阴风袭来,周遭的空气中突然弥漫着浓郁的魔气。

  萧娴出了大殿之门,便能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细细看去,嘴里不由惊呼道:
「罗天!?」

  「萧仙子,」

  「你是谁!」萧娴的声音有些颤栗,罗天被她亲手将头颅斩下,这还能活着
当真便是世间奇闻了。

  「魔尊,罗鸣。」

  「呵,」萧娴心神一松,轻笑着说道:「没想到还有一条漏网之鱼。」

  罗鸣乃是罗天之子,有些相似也是理所当然,萧娴提剑便冲了上去,世上已
是最强的渡劫期实力展露无遗。

  栖玄寺中,

  「不对!」陆文涛眼睛突然睁开,坐起了身子,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
我去看看!」

  「嗯,」两女齐声应道,陆文涛的实力已达出窍期巅峰,且战斗经验丰富,
就算不敌也决计可以逃脱出来。

  罗鸣的身后,黑影浮现,端的是威严无比。他的身子连动都未动,只是伸出
了两指,便夹住了那袭来之剑。

  「安敢与我动手?」罗鸣的声音并不严肃,但却让萧娴胆寒,手中的长剑竟
就这般被夺了过去。

  砰,

  体内的魔气停止了运转,挥出去的拳打在了罗鸣的胸口,不疼不痒。

  「跪下!」一声轻喝,却让萧娴失去了所有倚靠,便如奴仆般软下了双膝。

  在魔门之内,境界只是其次,功法的纯正才是实力的强大所在,而魔尊就是
有着纯正血裔的魔人。

  文娴殿中,衣衫横飞,萧娴便如同凡人一般,无力的抵抗着罗鸣。

  「在苍海山洞之中,也不知是谁像母狗般向我父祈欢?」罗鸣一只手揉捏着
那丰硕无比的乳房,另一只手扣弄着那久旷的小穴,嘴里说着那不可能为人所知
的秘密。

  浓郁的魔气充满了萧娴的身体,逐渐将她体内魔种的淫性激起,内外其下,
让她很快便失去了理智。

  「求我!」看着萧娴不再反抗,嘴里的呻吟逐渐清晰,身体也隐隐配合着他
的动作,罗鸣也露出了自己的阳根,说道。

  「不,」萧娴的眼中闪过一丝挣扎,轻声低语。

  「嗯?」

  感受到了罗鸣的怒火,萧娴的心中不自觉地一紧,说道:「求你,」

  「做什么?」

  「求你,肏我。」

  仿佛回到了曾经,那火热的魔根便进入了她的身体,身体的兴奋远不是自渎
可以相比的。

  「不!」身边传来了一声大喊,声音有些熟悉。

  「文涛!?」

  来人正是陆文涛,顺着那浓郁的魔气便找到了这里,在外面便感觉到声音有
些熟悉,进入了房中便看到了那令他震惊的一幕。

  罗鸣旁若无人的揉捏着那饱满的乳房,有些乌黑的巨大肉棒在那粉嫩的小穴
中肆意抽插,萧娴无力的抗拒着却没有任何作用。

  陆文涛看着这个画面有些呆住了,直到身下的肉棒涨的发疼,才有些反应了
过来。

  「给我死啊!」碧玉的长剑出手,向着罗鸣的后背猛然刺去。

  罗鸣眼睛突然睁开,整个眼中尽是漆黑一片,触及魔种,他的实力暴涨已到
了渡劫期。

  砰,

  一声轻响,陆文涛倒飞了出去,撞倒在了墙边,那暴虐的魔气入体,竟让他
一时无法动弹。

  「好好伺候我,不然我便杀了他!」

  「是,」萧娴面带绝望的看了眼陆文涛,低声应道。

  「你这个淫荡的母狗被我父肏了可有三年?」

  「是,是的。」萧娴不敢看陆文涛,也不敢不答话,便闭着眼睛应道。

  「真是淫荡,」罗鸣继续问道:「魔种大成之日,需百人之精,你找了多少
男人?」

  见萧娴不答话,罗鸣用力的抽插了一阵,将她肏得连连呻吟说道:「说啊,」

  「一千零一人,」

  「都肏了你?」

  「是的。」

  「那要有一整天了吧。」

  「两天两夜,」

  「真是淫荡,」萧娴虽然听话,但这冷淡的模样却不是罗鸣想要的,手上的
动作也不再粗暴,反而轻柔的揉捏着那敏感的乳首,肉棒也九浅一深缓缓抽插了
起来。

  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小动作,暗中却将魔气一点点注入了她的身体,过不
了多久,就能见到效果了!

  「嗯,啊,」萧娴的呼吸逐渐粗重,身体也不安分的扭动了起来。

  罗鸣并没有理会她,对于接受了罗天记忆的他,对萧娴已经足够了解了,

  「呃,」萧娴趁着罗鸣那深入的一下,挺动着腰肢迎了上去,龟头狠狠的撞
在了她的花心,让她颇为满足。

  「萧仙子,可要我用力?」

  萧娴转过了头去,嘴里轻声应道:「嗯,」不响的声音应该正好传不到陆文
涛耳中。

  「要用力,那便求我啊。」

  「不,」似乎能感受到陆文涛的目光,萧娴轻语道。

  「那我便轻一点,」

  说着罗鸣抽插的速度更加缓了下来,手指则不停的挑弄着她的乳首或是阴蒂。

  「求,求你。」

  「大点声,求我什么?」罗鸣大声说道,同时用力的抽插了两番,让萧娴尝
到了些甜头。

  继续抗争也没有意义了,萧娴自暴自弃的说道:「求求你,肏我,用力肏我,
大肉棒把我肏死啊。」

  「唔,」两人都注意到的地方,陆文涛突然射了出来,看着萧娴迎合着罗鸣,
嘴里的污言秽语不断,体内的灵气快速的游转了起来。

  马上就要突破了!

  陆文涛想着睁开了眼睛,继续看向那令他血脉喷张的画面。

  萧娴的双腿被罗鸣抱在了身上,那火热的肉棒不停的贯穿着那迷人的小穴,
丝丝春水流出,萧娴明显刚才已经到过了一番高潮,而罗鸣丝毫没有怜惜的意思。

  「啊,魔尊大人慢些,小母狗要被肏死了啊。」

  「刚才不是就要我把你肏死吗?」

  「是,啊,肏死我,啊!」

  罗鸣略一用力,便将萧娴抱了起来,起落之间,萧娴身体的重量都落在了那
肉棒之上。

  「啊!又到了,啊!不行了,饶了我吧啊。」

  抱着萧娴来到了陆文涛的面前,那巨大的肉棒在小穴中几番进出,便再次将
萧娴送上了高潮。

  看着陆文涛悲痛欲绝的样子,罗鸣抽出了自己的肉棒,说道:「不行了是吗?」

  双手一用力,那肉棒便对准了那粉嫩的后庭,「那还有这里。」

  「啊!」

  萧娴的身子被按在了墙上,后庭交合之处正在陆文涛的头顶,只要睁开眼睛,
便可以清楚的看到。

  「不,文涛,不要看,呜,」

  「啊,用力啊,又要到了啊,呃,肏死我了。」未过多久,萧娴便有些迷离
的喊道。

  「呵,」罗鸣将萧娴按在了地上,臻首正对在了陆文涛,说道:「让你师弟
好好看看你淫荡的样子!」

  「唔,」萧娴闭着眼睛摇着头,两种情绪不停的冲击着她的身体,让她说不
出话来。

  「师姐,」陆文涛伸出了手,拂上了萧娴的俏脸,说道:「我爱你,」

  「文涛,」萧娴轻声唤着,眼中的泪水喷涌而出,「我,我不配了,」

  「怎么会呢,」陆文涛将萧娴抱了过来,大嘴用力的吻上了她。

  罗鸣看着这个画面也有些激动了起来,抽插的速度愈发的快了起来。

  「好了!你们也腻歪够了吧!」罗鸣一声大喊,将萧娴拉到了一边,按在了
地上,肉棒便快速而有力地抽插了起来。

  啪,啪,啪!

  丰满地臀瓣随着他的抽插一下下地颤抖着,萧娴高仰着头,嘴里的呻吟声音
不停传出。

  「吼啊!」浓郁的精液便直直灌入了萧娴的后庭之中,而她也在高潮中昏迷
了过去,只有身体还无力的抽搐着。

  陆文涛趁机暴起,手带烈焰向罗鸣打去,气势竟与他不相上下,也已突破到
了渡劫期。

  「怎么可能?!」

  罗鸣有些惊奇,手中却丝毫不弱,带起一道黑光迎了上去。

  「啊!」火焰将黑雾烧尽,还燃上了罗鸣的手臂。

  「三昧真火乃一切邪祟的克星,你且如何抵挡?」说着陆文涛再次跟上。

  罗鸣眼珠一转,假意抵挡却矮身躲过,试图将萧娴抓住作为人质。

  可如此简单的计谋又怎能奏效呢,陆文涛手中是假,长剑带着火光划过,若
是罗鸣不避躲,那抓人的手必然会被削成两段。

  无奈闪躲,罗鸣知道不敌,便闪身出了房间。陆文涛连忙追了出去,可却没
了罗鸣的身影。

  「哪里走!」

  一身娇喝,只见虚空之中一道身影跌落在了地上,确是罗鸣已失去了战力,
而若隐若现的大阵亦黯淡了下去。

  原来刚才高潮之时,萧娴只是装作昏迷,不知如何面对两人,而此时激发了
早已准备就位的大阵将罗鸣留了下来。

  只要不是正面与罗鸣相抗衡,或被他有意压制,她的功力倒是不受限制。

  「怎么处置他?」

  「娴儿认为呢?」

  萧娴脸色一红,说道:「杀了,吧?」

  陆文涛看着她嘴角带起了一丝笑容,说道:「先废了武功关押起来吧。」

---------------------

  元旦快乐,下一章就是大结局了,可能会有一章半左右的长度,基本剧情到
这里就结束了,如果有什么疑惑的地方可以留言,没有写清楚的会在最后一章补
齐,多谢大家哦!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