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第四章 前缘误情 (万字肉戏 备好纸巾)

  • 【合欢】第四章 前缘误情 (万字肉戏 备好纸巾)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古鱼
日期:2020/1/19
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10177

  前言:很多兄弟说,肉戏写得太多,太深,后续肉戏情节难写。对此本人毫
无压力,我还能写出很多别具特色的肉戏来,放心好了。

  有人问此文是不是仙侠文?当然是。大佬们还没登场,因此仙味不浓,但确
实是一部仙侠绿文。

  说实话写肉戏真的很难,对心理,生理有双重考验。我写肉戏时,想到那
「啪啪啪」的情节,下身竟然可耻地……

  玩笑话,大家不必介怀,还请观文。

  最后,还请大家不吝红心,评论。每一个评论,我都会答复。

             第四章  前缘误情

  玉城远郊「运来客栈」中,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质疑,有人调侃,有人鄙视
……在瘦猴赌咒发誓后,众人目标一致,纷纷大骂「蝴蝶夫人」是个不知廉耻的
荡妇。

  瘦猴对众人拱了拱手,淫笑道:「嘿嘿……诸位知道就行,可不要传出去。」

  大家奇道,「难道还要包庇这无耻淫妇?不该让她淫行暴露天下吗?」

  瘦猴摇头叹息道:「唉,诸位也不想想,这」蝴蝶夫人「也没做天怒人怨的
事情吧?况且像她这样的绝色美人,如果不沦落风尘,哪轮得到我们?现在只要
有钱,就可以去琼花馆肏她骚屄,多好啊?大伙都是爷们,何必跟自己」二弟
「过不去呢?如果大伙把她淫行传出去,那她还有脸呆在琼花馆接客吗?」

  众人点头大笑,纷纷赞赏瘦猴精明。

  提刀莽汉灌了一口酒,猛的将碗往地上一砸,大声说道:「干他娘的,老子
一定要去琼花馆,会会这骚货。」

  坐在角落的俊秀男子脸色铁青,他站起身拉住身侧少女的小手,头也不回地
走出客栈。少女一副惊讶奇怪的娇俏表情,引起厅中众人纷纷侧目。

  来到客栈外,天仙少女疑惑地问道:「师父,你怎么了?」

  俊秀男子寒着脸,冷声说道:「我们回青阳。」

  「啊…可是…可是……我们还要……」少女欲说还休,但看到男子那铁青脸
色,便连忙闭上小嘴。

  俊秀男子脚步有些沉重,他感觉自己的心已经空了,那刻骨相思仿佛化作流
水,一下子涌出来,心中几乎不剩任何东西,那是怎样的苍白痛苦啊?

  他李守信作为青阳掌门,西洲三杰之一,却为情做小儿女之态,真是可笑至
极?可十年前,心上人痛哭着离开,回首间泪眼中满是痛苦无奈,此情此景就像
一根刺扎在内心深处,让他痛苦不堪。如果再加上三年前,那不堪入目的淫靡场
景,足以让他快要疯掉。心中无数次否定,那女人不是她?

  瘦猴的那一番话,再想到冯国忠加入合欢?这难道也是巧合?三年前在琼花
楼见到的女人,就是瘦猴描述的「蝴蝶夫人」。这「蝴蝶夫人与她很像,只是多
了几分妖媚,成熟,身材也更丰腴,一副熟透的样子。

      ***    ***    ***    ***

  三年前,他招待一位西蛮贵客,这位贵客是他们青阳的大客商,此人甚是好
色,早就慕名白云城的琼花馆,因此他就在琼花馆宴请此人。

  酒过三旬,他就吩咐老鸨带着一群姑娘让客人挑选。此人也是久历花丛,眼
光甚是挑剔,这帮春闺人自不入他法眼。老鸨见这蛮人甚难伺候,便到里阁请示。

  李守信有些不耐烦,随手就甩下一个分量十足的金元宝,要老鸨把最好的姑
娘请出来。

  老鸨见到金子,甚是高兴,说有一位花魁,客人见了必然满意,只是这位花
魁接客要看心情,她要先去请示一番。

  蛮人贵客问道,这位花魁是不是蝴蝶姑娘?

  老鸨有些惊异,说道:「贵客果是博闻之人。」

  确认无误后,蛮人取出一玉盒打开后,一根造型精致无比的紫色玉钗浮现在
众人眼前。玉钗通体紫玉铸就,头部是一只细致彩蝶停靠在紫色玉花上。玉钗非
常美丽,且价值不菲,看上去高雅异常。

  蛮人介绍说,此钗名曰「蝶恋花」。他非常仰慕蝴蝶姑娘,愿将此物相赠,
只求一夕之欢。

  李守信见此,不由得叹息摇头,心中想到,「这支宝钗赠给妓子实是暴殄天
物,如果戴在师姐头上,就再好不过了。也只有师姐那仙姿玉颜才配得上这紫玉
宝钗。」

  蛮人见李守信叹息摇头,以为他也中意这蝴蝶姑娘,于是便淫笑着说道:
「听说蝴蝶姑娘善于群战,往往四五个男子同时采撷,也能应付自如,还请妈妈
告知蝴蝶姑娘,我与李贤侄能否同为入幕之宾?」

  李守信见这位会错意,心中哑然失笑,说道:「古叔自去,小侄在此相侯便
可。」

  「嘿嘿嘿……」老鸨淫笑道:「蝴蝶姑娘只要答应接客,自是客人越多越好,
同时伺候两位倒也不算什么?奴家心想,蝴蝶姑娘必会喜欢此钗,客人有艳福了。
只是这位公子,确定不愿一起?」

  李守信心想,「这蝴蝶姑娘真是淫贱,哪有妇人喜好群戏?当真鲜廉寡耻,
淫荡至极。他自是不肖,于是说道:」妈妈自去知会蝴蝶姑娘,在下在此饮酒赏
月即可。「

  片刻时间,老鸨转回,领着古姓蛮人去了内间。

  李守信独自喝酒,甚是无聊,转念间又想起了让自己牵肠挂肚的人儿。「她
在合欢还好吗?为什么一直没消息?甚至连书信也不回?

  只怪自己没用,竟连自己的未婚妻多保护不了。他闭上眼睛,叹息一声,心
中更是难受。「可闭眼之间,他仿佛又看到让他刻苦痛恨的合欢老魔,他那双淫
邪欲眼似乎不轨地盯着仙姿玉立的师姐。接着老魔便扑向了师姐,把她压在身下
……师姐哭泣着挣扎呼救:」师弟救我……「

  「啊!……」他惊恐得大叫一声,眨眼间已满身冷汗。

  恍惚片刻,他举起酒杯,似要以酒消愁。这时忽然在不远处的房间,传来了
杂乱地脚步声。他心中好奇,也担心贵客安全,于是便打开神识朝里面探去。

  原来是老鸨领着一群姑娘来到此间。这是一间厅室,非常宽敞,里边有讲台
桌椅,就像那种专门传道授业的学堂一样。老鸨吩咐姑娘们坐下,然后笑骂道:
「你们这群小浪蹄子,今日又有眼福了。给老娘好好看,好好学,如果能学到蝴
蝶姑娘半成技艺,老娘就让你们出师。」

  众女调笑道:「妈妈放心好了,女儿们明白。只是蝴蝶姐姐每次俱是群戏,
我们姐妹也做不来啊?」

  老鸨笑骂道:「蝴蝶姑娘仙姿玉体,深谙技艺,慕名而来的男子不知凡几?
如果单独接待,哪有这等时间?即使如此,失望而归之人也不在少数。你们这群
小浪货,如果能及姑娘之万一,老娘就谢天谢地了。」

  又有女子疑问道:「我等倌人接客,俱以年轻士子为佳,为何蝴蝶姐姐却不
这样?前几日,有六人,找上蝴蝶姐姐,其中三人乃屠户兄弟,身体壮硕,粗鄙
不堪,浑身还散发着腥躁味,也无甚钱财,另外三位,俱是年轻俊秀的士子,身
家富贵。为何蝴蝶姐姐选择接待屠户兄弟,而弃那士子于不顾?」

  老鸨讽笑一声,骂道:「你知道个屁?似姑娘这等人物还会计较钱财美丑?
那三个士子,身体虚亏,阳气不足,伺候这等人,哪会舒爽?而那三个屠夫,身
体强健,隐约之间可见阳物不小,交合起来,自然尽兴。」

  女子低声说道:「不尽然吧?他们交合时,我等也观看过。那三人粗鲁不说,
还甚是残忍变态,三洞齐进不说,还扇打蝴蝶姐姐的屁股和奶子,最后还逼她喝
尿,蝴蝶姐姐不从,那三人就打她耳光,脸多被打肿了,好凄惨啊。如果不是妈
妈闯入,蝴蝶姐姐可有得罪受。」

  老鸨表情有些不屑。「小娼妇,你还嫩了点。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男人对
待女人,温柔有之,粗鲁有之,变态亦有之,方法不一而已。蝴蝶姑娘阅人无数,
怎不知这三人想法?他们一帮市井低贱之徒,哪花过如此多钱财嫖过妓?心中不
舍,自然把气撒在姑娘身上。但姑娘却能以柔克刚,最后让三人舒爽而归,这就
是技艺。况且你们怎知道姑娘不快活?没看到姑娘被这三个粗人扇耳光时,浪水
流个不停?被低贱男人折磨羞辱,也能有快感,这境界可就高了,你等要学的还
很多。」

  又有女子说道:「这些还好,顶多受些折辱罢了,反正有妈妈看顾着,出不
了什么大事。可是奴家看到蝴蝶姐姐给男人舔屁眼,心中着实接受不了。那可是
排泄之地,身上最肮脏之处。上次见到蝴蝶姐姐给那三个屠户舔屁眼,奴家差点
吐了。那三人肛门黑黑的,长满了杂毛,看起来恶心异常,蝴蝶姐姐又是舔,又
是吸,甚至还把舌头伸进去,」是怎么做到的?「

  老鸨脸色不满,她斥道:「小婊子,就你金贵?在我们琼花馆帮男人舔菊,
是最基础的伺候之道,你们这也不愿,那也不行,那老娘养你们做甚?为什么我
们琼花馆能响誉西洲?就是因为我们琼花馆姑娘技艺深厚,从不玩虚的。想当年,
蝴蝶姑娘为了取悦我们琼花馆幕后尊主,亲自向老妓们学习口技之道。像姑娘的
这样天仙美人多能放下身段,更何况你们?

  众女被她训得面红耳赤,低头不语。

  李守信摇摇头,心想这妓馆还有这么多道道?同时他对花魁蝴蝶的行为也深
为不耻,觉得这女子太淫贱。观探后,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妥,他正要收回神识。

  这时老鸨又说道:「蝴蝶姑娘开始了,你们看仔细了,给老娘好好学。」说
完后,她转过身去拉开了布帘。

  李守信眼前一亮,这布帘后竟别有洞天,再仔细一看,原来这布帘挡住的墙
面竟是一面单向镜,这边能看到隔壁,隔壁就只是一面镜子。这种镜子以前流传
甚广,只是后来停产了,因此甚是珍贵。

  这时隔壁先后走进两人,先到之人就是刚才的蛮商古叔,他进来后直接解开
包裆布躺到一张水床上。看到他身上有些湿,显然刚才沐浴了一番。他叉开长满
黑毛的粗腿,以大字型躺在水床上,身上肥肉一颤一颤地,胸口的黑毛异常浓密,
以倒三角状一直延伸到裆部,他下体也长满了杂乱的黑毛,那灰白色的阳具像条
无精打采的小蛇,萎靡地躺在里面。此人极其丑陋,那张肥丑老脸有些浮肿,绿
豆小眼也有些无神。

  老鸨说道:「这位客人身材浮肿,双目无神,显然身体虚亏得很,再看他阳
具萎靡,无精打采,显是阳痿早泄之状,像这种客人最难伺候。如果不是礼物贵
重,姑娘一般不会接待的。」

  跟着古叔进来的是一位女子,只能看到背面,她全身赤裸,只着一件透明轻
纱,那熟沃肉体毕露,身材犹如魔鬼。

  随即女子就跪了下来,向古叔磕了一个头,她动作行云流水,优雅至极,身
体伏下时,那硕臀高高翘起,又大又圆,特别是中间那股壑看上去非常深。

  「贱妾蝴蝶叩见古爷,古爷万福金安。」等古叔抬手示意,她才抬起头。

  李守信觉得这女子声音很熟悉,和师姐差不多,只是与师姐的清冷不同,她
的声音有些娇媚,听上去酥软甜腻,同时更有一丝魅惑的味道。他好奇心大起,
展开神识笼罩住这片区域。

  等女子抬起头,他立刻惊呆了。「师姐……她是师姐……不……不是……她
不是的……」他惊恐万分,同时心中连忙否定。

  和师姐一模一样的面容,只是气质有些差别,同样清冷寡淡,但她更成熟,
更有风情。师姐圣洁无比,犹如仙子,而她也宛若仙子,只是眉间中暗藏的骚浪
媚态,不时地在隐约中透出来。师姐淡妆素颜,而她却浓妆艳抹,还有那发型,
师姐只是简单地用玉环向后扎起,而她却是当下妓子最流行的媚情妆……师姐妆
容给人一种简洁清婉的感觉,而她却是一种艳媚骚浪的味道。

  身材就更加不同了,师姐苗条秀立,而她却丰沃熟透,那一身雪白浪肉,晃
人眼睛。乳房高耸如山,硕大异常,简直比师姐的大上两倍还不止,师姐那宝贝
儿一手可握,而她的要两只手才能捧得过来。同样腰细非常,但臀部就区别大了。
师姐只是圆润高翘,而她却不止如此,在圆润高翘的同时还硕大异常,那形状只
能用满月来形容。显然被男人开发过度了,走动时,那硕臀上浪肉翻滚,还有菊
门有些发褐,与师姐那粉红色不同,显然关顾过这后庭之客不在少数。尽管如此,
但雪白满月中间的那一抹褐色,看起来却更是诱人。

  同样雪白挺立的大长腿,但她的显然更有力,可以用骚劲十足来形容,显然
这双大长腿不知夹过多少男人的腰了。她腿上肌肤更雪白,也更加光滑,宛如象
牙那般。同样,上身和脸蛋也更雪白光滑,俏脸也稍微精致一点。她比师姐更有
女人味,风情更是远胜。这前凸后翘的熟透肉体,不知被多少男人开发过,简直
就是性的化身。师姐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清冷寡淡,她则是在红尘中打过滚
的仙子,清冷中荡漾妖媚,寡淡中透出骚浪。

  当见到女子下体时,李守信那颗紧崩的心微微一松。师姐下体阴毛稀疏,只
在阴唇上有浅浅几缕,而这女子阴毛茂盛异常,尽管修剪过,但平坦的小腹上仍
有一大丛,毛发黑亮短小,微微卷起,呈倒三角形延伸到屄户上端。

  李守信微微松口气,那疼痛欲裂的心也慢慢平静下来。「她不是师姐,只是
容貌一样罢了。」

  这时老鸨又淫笑道:「女子就要注意装扮自己,不仅要注意妆容,就是毛发
也要随时修剪。蝴蝶姑娘下体毛发茂盛异常,就连阴道,菊门处也有不少刚毛,
但姑娘时刻修剪,方如此光滑整洁。你等也要勤修剪,这样才能让客人满意。」

  听到此言,李守信心情更放松了。

  在老鸨说话的同时,那边美人已经开始动作了。她让古叔翻过身,趴在水床
上,然后优雅地脱掉轻纱,芊细玉手伸到浴桶中,捞出精油涂抹自身。等全身涂
满后,就趴到男人身体上,然后上下左右移动,用雪白巨乳摩擦男人全身。同时
她还伸出香舌从男人耳朵开始慢慢向下舔砥。她那两颗粉色乳头,在摩擦中渐渐
勃起,扫过男人的背,肥大屁股,又摩擦股沟,同时两条雪白大长腿也没闲着,
紧紧地夹住男人黑毛粗腿,用暗红色屄户上下摩擦。

  她口中发出魅惑地娇吟声,「嗯哼…嗯……爷舒服吗?」

  「啊……舒服…舒服,爽死爷了……」

  老鸨舒心地一笑,说道:「这浴精油戏,就要尽力加大摩擦,用乳房,屄户
这些柔软地方摩擦男人全身,同时还要用舌头舔砥,三箭齐发,方可称得上完美。」

  众女纷纷点头,眼前那具雪白媚体在那肥丑的老人身体上蠕动,是如此的淫
靡骚浪。

  等做完一套后,蝴蝶用她那魅惑娇嗲的嗓音说道:「请爷趴跪着,待奴家为
你做套毒龙。」

  这蛮商久在边荒之地,哪知道什么「毒龙」,于是便开口相询。

  蝴蝶脸色通红,娇羞无比地说道:「就是…就是奴家为你舔菊……」

  「啊……这样啊,甚好…甚好。」古叔兴奋得微微颤抖,他迅速撅起肥大屁
股,跪趴下来,恶心的样子简直像头大肥猪。

  美人抬起臻首,缓缓靠上去,随即她就皱起秀眉。刚才这蛮人只是草草洗了
一番,深黑色股沟传来令人作呕的臭味。蝴蝶伸手从旁边取来一件白色湿巾,仔
细擦拭,那白巾瞬间就染上一道黑痕。

  众女只远远观看,就觉得恶心异常,心想这天仙美人怎做得此事?

  李守信见和师姐长得一般无二的天仙玉容贴上那肥丑黑臀,他觉得自己的心
绞痛莫名……。

  蝴蝶掰开肥丑黑臀,微吐香舌,在那恶心的菊花上轻轻点弄几下,随后就伸
长舌头紧紧地贴在那肛口上,扫弄几下后,挺起舌尖慢慢挤进肛道。

  「嗷!」古叔怪嚎一声,难听至极。「啊……爽死了……这就是毒龙啊……
你们汉人真会玩……爽死了……啊啊啊……」

  美人的香舌像条小蛇一样,钻进肛道里,四处游动,那柔软湿滑的感觉,让
他萎靡的肉棒瞬间硬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又像个男人了。尽管肛道里酥爽无比,
但也比不上心中那变态兴奋感,如此天仙美人竟然给他舔屁眼,这种天与地的落
差,让那颗枯寂的心又膨胀起来。

  在众女眼前,那天仙美人趴跪着,雪白肥臀高高翘起,臻首紧紧地贴在肥胖
老头的大屁股上,耳边不时地传来吸吮声,这场景太淫靡了。她们羞红着,甚至
不敢看下去。

  「蝴蝶姐姐好骚啊,小穴竟然流水了。」

  老鸨骂道:「一群小浪蹄子,装什么正经,女人长那个玩意,不就是给男人
肏的吗?骚屄不流水,哪能肏得痛快?仔细看姑娘舔菊,点,扫,钻,吸四个步
骤要记好了。」

  李守信看得头晕目眩,心中那失落感越来越大,尽管笃定此女不是师姐,可
为何还心痛欲碎呢?

  足足舔了盏茶时间,胡人才翻过身来,蝴蝶又用肉体摩擦古叔身体,同时还
伸出香舌与他浓情热吻,两人唇舌交缠,互吞口水,就像爱人那样亲密无间。

  雪白巨乳摩擦那根勃起来仍很短小的肉棒,美人眼神里轻微露出不肖之色。
她已经水流成河了,浪水在暗红色屄户涌出,撒在男人的身上。或许对肉棒的硬
度不满意,用秀口含弄了几下后,仍着那副模样,美人眼角微露羞恼之意。或许
想稍微缓解饥渴,她捧起男人的脚,让男人用大脚趾插进她的骚穴,然后摇晃着
雪白硕臀套弄。

  「啊…啊…啊……插得奴家好爽……美死了……」

  这诱惑般的淫声浪语,让古叔再也不能忍,他猛地按住美人,让她趴跪着,
然后下身一挺,那根短小的灰白鸡巴就捅进了骚穴。

  「哦,好爽……爽死奴家了……好粗……好硬……爷用力……啊……」

  「操!」古叔狂吼一声。「啊……肏死你这个不知廉耻的骚婊子……哦!骚
屄真他妈的紧……爽死老子……啊啊啊……」

  这根短小的肉棒插进来,让她无甚感觉,反而瘙痒更盛,小穴也更加空虚,
心中不满意,但她浪叫声反而更大了。

  「啊,爷……你好猛……,太厉害了……肏死小婊子了……啊啊啊……再大
点力,啊……用力……用力肏奴的骚屄……啊啊啊……」

  「哦!……好个浪屄……太会吸了……啊……老子要射了……啊啊啊……」
古叔大声嚎叫,他眼睛一闭,就射了出来,紧接着就瘫软下去。

  蝴蝶起身站了起来,眼神幽怨无比,同时她嘴角露出嘲笑之意。骚穴中的浪
水往下渗动,从大腿根部滴落,在那叉开的双腿间,蝴蝶纹身清晰可见,被浪水
淋湿的纹身,此刻看上去更加娇艳淫靡。

  「唉……没用的老头子。」她叹息一声,就走了出去。

  李守信收回神识,此刻他心中失落无比,同时又觉得绞痛异常。

  等古叔出来后,他才恍惚着随其离去。

      ***    ***    ***    ***

  可此时他哪知道?在最里间的主室内,蝴蝶正骑乘在一雄壮老者身上,疯狂
地耸动。那亮丽的秀发此刻已经湿透了,黏乎乎地沿着嫩白俏脸贴在雪白酥胸上,
此刻她已经香汗淋漓,那醉人的潮红色染满了雪白肌肤。

  「啪啪啪……」交合声无比激烈,蝴蝶仿佛疯了一般,耸动速度越来越快,
胸前雪白巨乳如波涛般,剧烈地上下抛飞,而下身暗红色骚穴也正吞吐着一根硕
大无比的黑色肉棒。

  「嗷!啊啊啊……哦哦……啊啊……」她大声浪叫着,几如哭嚎。那双明亮
的大眼睛喷射着欲情,好像烈火般在燃烧。

  这老者就是李守信痛恨无比的合欢老魔。他伸出蒲扇大手狠狠地抓住美人那
上下抛飞的雪白巨乳大力搓揉,同时抬起上身。还没等他招呼,美人那艳丽的秀
唇就凑了过来,然后狠狠地吻住了他那香肠臭嘴。

  两人似那离别多年的情侣,用热吻诉那相思之苦。这一吻真是浓烈无比,如
天雷地火般激烈,再分开时,两人唇舌间竟连起来一道亮银色的丝线。

  老魔仰起丑脸淫笑着,他用力狠捏美人那粉色乳头,同时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的婉月宝贝,今天你好骚啊,就像个欲求不满的娼妇。」

  夏婉月紧紧搂着老魔的脖子,下身依旧疯狂的套弄着,她大声浪叫道:「啊
啊啊……奴家……本来就是个娼妇……哦啊…啊…啊……爷用力……用力肏小娼
妇的骚屄……哦……快来了……爽死了……好粗……好硬……爷好厉害啊……爽
死小娼妇了……再用力……用力肏烂奴的小骚屄……啊啊啊……」

  如此骚浪的淫词浪语,让老魔也疯狂了。他提起美人的细腰,抽动肉棒开始
猛烈插弄。「啊…啊…啊…肏死你这个卖屄的臭婊子……肏死你这个千人骑万人
插的贱货……肏烂你这个骚屄。」

  剧烈的抽插,让她更是满足,小穴被巨大肉棒填得满满的,那充实感觉,让
她想大声哭泣。「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热,好满……顶到花心了,哦哦哦……
爷,你太强了……爽死小婊子了……啊……啊……嗯哼……美死奴家了……啊…
…再用力……用力……用力肏我骚屄……」

  老魔直接把她按到地上,以后入式肏弄,他紧紧抓住两颗雪白巨乳,抽插动
作像雨点般迅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奴家受不了,啊啊……又来了……哦……哦……
泄了……泄了……」

  滚烫的浪水从花心中涌出,击打在龟头上,让老魔更是兴奋。他抱起美人翻
过来,让她抱住自己折向肩头的两条雪白大长腿,这样美人的屄蕊就朝上毕露。
老魔以骑坐姿势,居高临下地插了进去,这种肏法更能深入,再加上老魔的体重,
让美人压力大增。

  棒棒入底,滚烫的龟头每次都能触及自己的花心,子宫更是酥麻异常,让夏
婉月又接连泄了好几次。滚烫的淫液朝上涌动,从两人的交合处渗出,沿着雪白
硕臀流下来……

  夏婉月觉得自己要疯了,极致的快感涌上心头,让她大声哭泣起来。

  自己竟把这天仙美人肏哭了,老魔成就感十足,肥躯竟微微抖动起来。想起
刚才李守信那副心痛模样,他心里就更加兴奋了。夏婉月被他调教得气质大变,
身体被众多男人开发得熟透无比,在变得性欲大盛的情况下,骚毛竟也生长起来,
与之前苗条秀丽的样子差别巨大。那双大奶子与之前只手可握简直天差地别,还
有那硕臀比之前整整大了一圈,最主要的还是气质,那之前的清婉仙子形象依在,
但骨子里不时透出的骚浪味道,让她更是风情万种。美人变成这幅模样,李守信
又如何识得?可即使如此,也让他痛不欲生。如果再让他见到那副「合欢图」,
估计真会疯了吧?

  美人又是哭嚎,又是浪叫,既凄惨又骚浪,阴精泄个不停,老魔再也不想忍
了,他像打桩一样,身体直上直下,狠命抽插。

  「呜呜呜……饶了我吧……骚屄要被爷肏烂了……呜……啊……呜呜……啊
啊啊……又要泄了……呜呜呜……救命啊……奴要死了……坏了……被你肏坏了
……啊……饶命啊……亲爹……你就是奴的亲爹……好爹爹……饶命啊……饶了
女儿吧……呜呜呜……」

  「啊啊啊……老子也要射了……射死你这个骚婊子……哦……」老魔双眼一
翻,鸡巴一阵抖动,浓精喷涌而出。

  夏婉月被阳精一烫,又泄了出来,她运起「媚情决」如饥似渴地吸收阳气,
调和一番后,挣扎着跪到老魔胯下,伸出香舌清理老魔下体,肉棒,卵蛋,会阴,
甚至连黑褐色的屁眼也舔得干干净净,最后他娇弱无力地躺到老魔怀里……

      ***    ***    ***    ***

  李守信想起当年那幕淫靡场景,他已确定那女子就是蝴蝶夫人。

  「可为何蝴蝶夫人长得和师姐一模一样?尽管气质,身材差别很大,但他隐
隐觉得蝴蝶夫人就是师姐。」

  「冯国忠易帜入合欢,玉面郎君彭湃娶冯国忠女儿,这难道是巧合?如果」
西洲侠侣「是合欢门人就不奇怪了。」

  「西洲侠侣」是合欢门人,那么蝴蝶夫人应该就是师姐,天下间哪有如此想
象之人?「

  李守信心痛如绞,他俊脸苍白,感觉自己快喘不上气来。「不是,不是,她
不是师姐……」

  旁边清婉少女见李守信面色难看,连忙关心问道:「师傅,你怎么了?」

  李守信回过神来,他长叹一声,说道:「我们回青阳。」

  十年相思之苦,梦断肠,心憔悴,两鬓斑白,再想相见时,难面对……叹息,
叹息……

  只道曰:「咫尺相思空牵挂,多情总被前缘误。」

      ***    ***    ***    ***

  天波湖波涛滚滚,湖水浩荡,湖面上烟气纵横,气象万千,从上游昆仑开始,
经青阳,白云,再到玉城,最后连通西洲首府「西京」,可以说是西北之地水运
大道。

  此刻,落日余晖从西边洒落,印起一道道金霞,这天降异景引人入胜,直叹
好个天地奇观!

  在霞光中,一道远帆从远及近驰来,上面有三人,皆是缥缈出尘之辈。为首
之人高冠博带,左手把剑,右手握箫,他气宇出尘,俊秀异常,再配上那孤傲挺
拔的身躯,当真是不世出的美男子。他身侧站着一老一少,俱是玄衣配剑,风采
不凡。

  为首男子叹道:「此湖发于昆仑,顺流而下,覆盖天夏六军,我辈当如」中
流击楫「,横扫直下。」

  老者赞道:「名扬好气概。」但随即又摇头叹息道:「现在还不到时候,等
师侄与元氏贵女结亲后再发难也不迟。」

  旁侧玄衣少年冷笑道:「何必让周师兄委屈自己?我昆仑兵强马壮,统一西
洲,也是早晚之事。更何况这」峨眉神女「声名狼藉,先后克死二夫。」

  为首男子周名扬冷笑不语,但那老者显然不能忍,他斥道:「乐善,你闭嘴,
掌门决策,岂容你道是非?」

  玄衣男子乐善脸色阴沉无比,可转瞬间他又嬉笑起来。「哈哈……陈师叔莫
生气,师侄只是无心之言。」

  那老者陈师叔皱了皱眉,不喜之色溢于言表。他叹息道:「老夫管不了你,
但到玉城后,一切行事须听我号令。」

  周名扬冷声说道:「师叔尽管施为,名扬就不插手了。只是给冯国忠及合欢
一个下马威,有师叔,师弟出手足矣。」

  「就怕合欢会有高手到场,老夫虽不惧,但也担心效果不佳。」

  乐善不屑地说道:「合欢高手能有多少?除了夏飞龙,就只有合欢八艳了,
那老魔有个徒弟还不错,可惜废了。」

  陈师叔摇头警告道:「不要小觑合欢,这只是明面上的。合欢向来神秘,本
也与世无争,但近些年立了新宗主后,异动频频。」

  乐善淫笑道:「合欢尽出骚妇浪女,一群婊子货而已,在床上卖弄风情倒是
无有敌手,可真正生死搏杀,又有甚用?」

  周名扬摇摇头,也不搭理乐善,他向老者问道:「这合欢新宗主神秘异常,
在江湖上也没甚名气,师叔可有她情报?」

  「只知道是位女子,听说长得倾国倾城,美若仙子,其他就不了解。」

  乐善疑问道:「听说冯国忠收了个女婿,此人原是西洲侠侣之一的彭湃,据
说他贪念权贵,抛弃了结发妻子蝴蝶夫人婠悦。这婠悦可是天仙美人,岂是冯国
忠那丑女儿能比?我觉得此事有蹊跷?是否查一下?」

  陈师叔精神一振,想了想说道:「不错,是有些蹊跷。那日回拒我们昆仑使
者的官吏,就是彭湃,莫非他是合欢门人?如果是这样,那蝴蝶夫人也有问题。」

  周名扬叹道:「若是如此,我等可要小心了。合欢惯于以色诱人,这二人交
友广阔,如果他们是合欢门人,那不知道诱惑了多少高手及帮派?」

  乐善骂道:「那蝴蝶夫人我见过,就一骚娘门,不过长得倒是不错,那眼睛
能勾人魂儿。老子一见,就想上她。」

  陈师叔皱了皱眉,斥道:「乐善,注意自己言行。」

  「是,是,是……师侄知错了。」乐善连忙道歉,不过在他谦卑的背后,那
双细长眼睛射出毒蛇般的寒光。

      ***    ***    ***    ***

  正所谓:

  咫尺相思空牵挂,多情总被前缘误。
  空叹息,佳人浪风尘,郎心无归处。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