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初媚月】第三日下篇

  • 【何人初媚月】第三日下篇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7183

上篇是这里:thread-10616315-1-1.html

  曦月晃着腿,柔荑拉着肉棒一前一后的,因为有了先走汁的润滑,滑腻的阴
茎在少女柔嫩的肌肤上摩擦,如鱼得水般的异常的顺利。

  感受着女孩的小手不停地在龟头的表面握紧着扭动,因为明坂自己的话我突
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喘着粗气问道:「曦月自己是怎么想的呢,关于那些H
的事情。」

  「这种事情啊……」明坂摇了摇脑袋,扭扭捏捏起来。

  「不是随随便便可以问的吧。」

  趁着她分神的时候,我挺了挺腰身,让勃起的肉茎滑过少女的嫩腿,做着这
样H 的事情,对着她的耳朵吹着气,「我们也不是普普通通的朋友关系啊,是非
常要好的可以进行性行为的好朋友吧。」

  「呃,嗯……」曦月像是迷惑起来的点了点头,嘴里还是支支吾吾的,「其
实,身体比想象中的要舒服……很刺激。并不是真的讨厌,但是刺激过头的话,
身体……就……就觉得不像是平时的自己了。就不那么喜欢了。不过跟河君在一
起,有时候觉得很安心的时候,感觉来得特别快,尤其是被抱着的时候,只是,
要进行最后一步的时候很难为情呢,而且,总觉得……总觉得……」

  「如果做到最后一步说不定会出什么问题,我……我还小,明明应该还没到
破处的年纪,可是……可是跟河君要快速的增进感情的话,好像……大概这也是
必须的。大家不都是这么做的吗?我……我是哪里不对吗?」明坂的声音里出现
了不确定的要素,思索着的声音里出现了动摇。

  「没事,没事……」我轻轻的晃着手拍着明坂的肚皮以作安抚。

  虽然正常情况下都是轻轻地拍人后背的,但是在此时此刻两个人贴在一起的
时候,可以随手摸到的地方就不多了,感觉拍胸大概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只好腾
出前面的手来揉揉曦月的小腹。

  说起来,似乎看动物的纪录片的时候,很多哺乳动物的弱点都在胸腹部,所
以像是猫猫狗狗这样小动物如果肯对你露出肚子的话,说明它们很信任你了。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对于人类也适用,不过我的轻抚对曦月似乎产生了效果,
她像是怕冷般的朝着我这里靠了靠,有些波动的情绪很快的安定下来,紊乱的呼
吸重新变得和缓。

  只是留下了最后一句话作为注脚:「想不通,又是一个想不通的地方。」

  就像是觉得心烦意乱,除了握住我的龟头的柔荑外,明坂另一只手绕过我的
腰身,反手放在我的后背上,这样子两个人像是融抱在一起一般。

  然后明坂有些好奇、又有些胆怯的问道:「那,河君也对性行为感兴趣吗?
会想要特别的什么吗?」

  「那是当然。」对于前一句话,我自然的遵循着心里的想法脱口而出。

  不过想想觉得不对,感觉针对另一句话补充道:「不过感兴趣是一回事,但
是真正的做,又是另外一回事,既然是要用性行为来加深感情,那自然是要让双
方都满意呢。」

  明坂了然地点点头,继续撸着我的肉棒,「嗯,看来,河君真是一个诚实的
人呢。虽然是这样难堪的问题,也这么老老实实的回答。具有欲望……有欲望是
没什么问题。大家都不是圣人,可以做到看清楚自己的欲望什么的,就很不错呢。
只要不被欲望所诱惑到歧途,不是只为了满足一些低级的、害人的欲望而行动,
大概都还算得上是好人呢。」

  「嗯啊……」我从鼻腔里哼哼着。

  一是表示对曦月的赞同,还有一个难以启齿的原因,那就是身体里的火,又
烧起来了。

  之前的燥热好不容易才因为严肃的对话,被吓得缩到了心底里面,可是在曦
月的大腿的包夹下,就在少女的嫩穴的下边……

  光是被两边的大腿内侧的软肉磨蹭,被曦月日常提笔写字的手指头握着龟头,
身体里的燥热,就又一次的被勾了出来。

  想要更多……更刺激的摩擦,想要……让身体里的欲情,随着白浊狠狠地喷
到曦月的身上。

  从猿猴的古老祖先那边继承到的,是自私自利的基因组,只想要更多的满足
强求的发泄和解脱。

  不过从更多的人类历史的层面上,我还是希望,能够有一个更加尽善尽美的
过程,可以并重享受着精神上的协调。

  既然,说好了我不动弹,由曦月来引导着射精的过程,那么,我就应该遵守
承诺不该动。

  只是,就算是心里面很明白这点,可是身体的本能深入骨髓般的做着怪,燥
热的感觉很难用言语来说明,因为说到底,其实并不像是小说里的形容词那样,
是真的有一团火焰啊之类的在小腹炙烤之类那么直观的感觉。

  但是身体确确实实是开始觉得热了起来,就好像是以骨髓作为导体缓慢地让
整个身体都在进行着升温那样,身体变得有种更加想要发泄的感觉。但是又并非
是什么强烈到要让头脑都丧失理智那么夸张的程度。非要说的话,就像是理智和
肉体再一点点做着拔河比赛那样。有时候是理智占据优势,有时候又变得本能占
据上风。

  但是,这种天人交战真的很损失理性,我觉得我变得越来越没有耐心了。

  也许是少女天生的敏锐感官,也说不定是因为已经和曦月变成了可以用嘴巴
和用手性交的好朋友关系了,几乎就在我出声后,曦月就敏感地发现了我的情绪。

  「啊呀……那么,河同学还没有感觉吗?那个……嗯,那么,都这么久了,
也差不多该出来了吧……难道是我的手法太不对了吗?」像是想到了什么,明坂
有些羞愧的低下头。

  「没,感觉很舒服。」

  这并不属于言不由衷,虽然身体里的燥热始终消散不去,但是少女的小手光
是抚弄着龟头,被我的先走汁润得湿漉漉的小手指头翻开了包皮,不断的用指腹
和掌心搓揉着,从肉棒的顶端一直探到她自己的胯下捻弄到肉茎的中段,浑圆白
皙的大腿也因为被我的肉棒抽送磨蹭过,干净的莲腿内侧,泛着淫靡而滑腻的光
泽。

  尤其是当曦月用那双结实有力的大腿包夹着我的鸡鸡,然后小手缓慢地握着
龟头,让肉茎一前一后的在她自己的双腿上磨蹭,那种被滑腻的先走汁润泽过的
大腿肉肉而特有的滑腻的顺畅感,总让我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征服感——每一次的
摩擦,都让我意识到,曦月的身体,正在被我的汁液染上痕迹,这种妄想逐渐地
化作现实,而明坂主动的服饰更像是鼓励般的让我的心灵更加兴奋不已。

  无论是被灵巧轻点的指头抚摸,还是被曦月有力而温柔的大腿夹着,都是一
种无与伦比的享受啊。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可能就是曦月太过认真严谨的性格了。

  在一开始的手足无措后,明坂像是从我一开始有些冲动的抱着她然后把夹紧
的双腿当做肉穴一样在里面不断的抽送的动作找到了灵感,甚至是直接把这当成
了某种行为典范。

  然后接下来的动作都几乎是仿照着那样的方式来进行,虽然美少女吸引的下
手被我的龟头前端泌出的先走汁濡湿,用那白皙灵巧的手心和结实的双腿以我的
动作为标准,做着这样猥亵淫靡的动作,光是想想,都觉得非常有成就感。

  但是还是有美中不足的感觉。

  一定要吹毛求疵说的话,就是曦月太过拘泥于我之前的示范动作,参考得太
过有板有眼了,手上的动作在淫靡之余,精密而细致,但是因为太过规律化了,
在反复的若干次后,竟然让我有种齿轮机械化的撸动的错觉。

  而明坂这样性格良好的女孩子本性中始终带有的温柔,也让她因为会伤到肉
棒,所以哪怕是看上去极力的模仿着我抽插着她的双腿之间腿穴的动作,但是终
究还是动作太过轻柔,搞得身体里的欲望还是在下体不断的累积起来……

  也许是轻微的肢体语言暴露了我的真实想法,也说不定,是女生独有的第三
感让曦月敏感的觉察到了我的意犹未尽。

  她沉默了下后,沉吟道:「我知道了,大概是我太生疏了,是要,更快一点
吗,就好像是河君之前做得那样吗。」

  「嗯,请加快一点,不过也不要太粗暴了。」我哼哼的说着。

  虽然又要人粗暴快速,又要温柔体贴,这种完全像是难为人一样的要求实在
是连我听得都觉得是强人所难,但是曦月完全没有抱怨的意思,完全按照我的要
求做着。

  曦月的双腿一瞬间离开了我的肉棒,随后身边传来一阵轻微的移动声,是曦
月那挺翘的小屁股凑到我的下腹部,我们两的身体几乎是要连到一起一般的紧密。
曦月的腰肢也几乎是完全地贴到了我的身前。

  没过多久,一只温软的小手在我的下腹部开始摸索了片刻后,握住了肉棒,
将它轻轻地举起来,最后……

  勃起的龟头顶端,被那只小手送到了一个湿湿温温的空间里。

  虽然没有可以看得见的余裕,但是凭着胯下的感觉,我哪怕是闭上眼,都可
以想象得到曦月俯下身体极力维持着平衡,正在将我的肉棒,小心翼翼地放在自
己的蜜穴的下方,并拢着双腿夹成腿窝。然后双手都放在龟头上,以她的聪明才
智对肉棒进行着无微不至的刺激。

  这和今天中午的时候用嘴巴含着水,用柔软的舌尖为龟头不断的舔舐清理是
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无论睁开眼还是闭上眼,眼前都是一片黑暗,中午发生的一幕幕在脑海里回
放,犹在眼前。似真似幻,简直就好像天台上的脑内记忆微妙的和如今的时间轴
重合起来般,两个不同时空的曦月都或跪坐、或俯身在我的脚下,舔含细搓着肉
棒。

  我可以感觉到,曦月正努力地张合着柔荑,将我的龟头含在手心里。

  然后一片黑暗的眼前,浮现了今天中午,少女乖乖跪在地上,含着瓶子里的
水,给我清洗肉茎的场景。

  幻象里的曦月小嘴叼着龟头的时候,现实里的少女的小手正翻弄着将它剥开,
从龟头的表面一直搓弄到冠状沟,将肉茎拉伸开来后,玉手贴合,用某种仿佛是
握着笛子这样的长管乐器一样的手法握着。

  然后,那洁白如玉的小手,像是预备弹奏起来般微微的移动着,刺激着鸡鸡。

  恰好,幻象里的曦月在做完了第一次清洗后,正将自己的小嘴离开我的肉茎,
不过在离开前,她的小嘴微微张合,细软的舌丁调皮地在冠状沟上刮弄了一下。

  曦月夹紧的双腿没有就这样呆呆地站着,在明白了我的意图后,那对双腿像
是怕冷起来一般,微微地轻颤起来,圆润的小屁股也随之在我的小腹上轻轻地蹭
了几下。

  「好可爱……」

  少女握着龟头搓揉着,双腿前前后后的微颤着,简直像是小孩子骑着竹马一
样的游戏,

  只是,这可比骑马游戏要来得淫靡太多了。

  纤指沿着龟头往下,就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的,一下又一下地轻点着肉茎。

  而双手的十根手指头,都张开着四散地握在肉茎的每一个方位,让它固定着
不断地接受着她自己的不断按捏。

  平常都是那么乖巧稳重的明坂,正在摸黑着用这种动作来帮着我撸,浑身上
下都弥散开一种陶然的感觉。

  曦月抽空断断续续的说着话,「只是这样,就可以了吗,我还只是个新手,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河君一定要告诉我哦。」

  「嗯,没关系,曦月你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吧,曦月的手超舒服的。」

  我也曾经犹豫过一下下,是不是要用本子里的手法来指导一下,但是思考片
刻后我还是决定不要出声干涉比较好。

  毕竟青涩也有青涩独有的魅力,让曦月用她自己那冰雪聪明的大脑全力开动
着,努力费劲地思考如何要取悦我。

  让这种思维哪怕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占据掉曦月的思考,似乎也是一种格外
有情调的事情。

  况且我也很怀疑,色情薄本子和小电影的经验恐怕完美地转洽到现实世界的
可行性。

  「嗯,这样吗,那么,小女子就献丑了。」曦月听完后也没推辞,说着这样
的和现代语法略有不同的回话后,便开始了动作。

  不知道是不是对着我的肉棒的握法真的让曦月想起了长笛,曦月这一次似乎
是用着对应长笛演奏一样的大胆手法。

  而更加出乎我意料的是,给予我最强烈刺激的,还不完全只是被濡湿的大腿
的挤压,四散在肉茎各个位置的灵活的指头不断的点动着肉棒,高频率的动作就
好像形成了某种奇妙的共鸣般,一种出人意料的强烈的刺激快感,从表皮一直深
入到肉棒的深处。

  然后就好像曦月的指头不仅仅只是划弄、轻点在肉棒的表面那么简单,而是
直达到更里面的神经般,十根指头不断配合着上边的小嘴软舌,刺激由浅及深,
互相呼应着,最后变成一种极致性的神经刺激。而且这种刺激正在透过少女的玉
手直达大脑一样。

  十根纤指灵活地不断地触摸着肉茎,刺激着皮下的神经,而最灵动的食指则
又一次的在我的龟头的顶峰开始勾弄,时紧时松,在飞快的在鸡鸡上碰弄一下后,
再在肉茎的表面任意的揉动。

  不断的轻点弹奏,如行云流水。由指头的轻点和掌心的随之按压变成了全面
的攻略,亲得我心痒难耐,而指头在一片昏黑下那调皮地会在肉茎的表皮上勾弄
一下的举动,完全不知道哪里会被抚到,而大腿内侧那微微压迫,将肉茎包裹在
少女私密的胯间,甚至让狭窄的牝户的肉缝都贴到鸡鸡的上头的感觉,柔滑却不
失层次感的触感惊人的在身体和情绪上给予了极大的满足感。

  只能不断的在黑暗中等待更是让胯下的欲火澎湃无比,连带着鸡鸡都在曦月
的双手间不住的充血跳动着。

  我已经快要分不清阴茎上的快感到底是从曦月的灵活柔荑、还是反复贴送的
小嘴、或者是在事前总要调皮地舔弄一下的指头上来了。

  强烈的兴奋感飞速地在鸡鸡里面蓄积,几乎很快就要达到临界点,几乎是随
时可以爆发出来了一般。胯间的肉茎也在最后的充血着,在曦月的指间用力地弹
跳了几下,甚至都要敲到那蜜穴的牝谷上了。

  就好像是在被无言的诱惑一样,我慢慢的提起腰,向着少女的股间递去。

  因为之前就反复磨蹭了很多回,那里已经被从马眼里泌出来的粘液润泽得湿
漉漉的,插入腿窝十分的顺利,而且曦月也出了汗,双腿的内侧因为汗液变得湿
透而温热。

  我就好像失去了理智般,肉茎快速地对着曦月的牝户的动作着,从屁股的股
沟的位置向下滑过去,故意地蹭着蜜谷,碰搓几下后,然后再抽回到贴着圆润的
臀沿稍下的入口,接着对着曦月的倒三角的夹缝接着穿了进去,直到被曦月的柔
荑握住,

  只是这样不停地重复着简单的动作。

  曦月似乎也逐渐地理解了这么做的快感所在,双腿开始顺着我的节奏微开微
合,骨肉匀称的大腿顺势的挤压着肉棒,绝妙的紧致感恰到好处的强化了快感。

  「要……马上就要出来了啊……曦月」快感蓄积到了一定的程度,我的嗓音
低沉得像是沙哑起来般。

  「要出来了,莫非是?」曦月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有些惊慌起来,像是预料到
了但还是有些不肯定的问道。

  初经人事的少女手脚都停住了,傻傻的问话,「是……是河君要射精了吗?」

  再加上横挺在她胯间的火热肉棒似乎也对她产生了影响,曦月自己都可能没
察觉到她的声音里带上了媚意,那黄莺般软绵的嗓音里好像都粘着蜜糖一样,甜
腻腻的声音都变成了刺激大脑的波动,在配合这浅显直白的言语内容,听到耳朵
里,我的脑子都变得更加兴奋起来。

  「对的,对,要射出来了。」

  「不要紧的,我带了手绢,在衣服的口袋里,等等我,先别射,我会……好
好的接下来的。」曦月听着话,急匆匆的说着,并拢的双腿微微的张开了些,让
积累的快感增加的速度不由得放缓了些。

  本来是带来快感的指头,突然的按在了马眼上,就像是仓促之间用指腹堵住
开瓶了即将泼洒出来的酒瓶一样,虽然只是放在马眼的外面,以曦月的纯真和善
良也不可能知道更加色情的操作。

  不过马眼也已经是鸡鸡上作为敏感的部位,突然面对这种有些粗暴的刺激,
让我浑身都像是被吹了一阵风一样,浑身透凉,然后又觉得从延髓开始又是一阵
发热到想要出汗的感觉。双腿几乎都要发软起来,只能抱住曦月免得跌倒。

  好在,曦月的本意并不是为了折磨。

  很快的,她就从口袋里找到了手绢,我可以感觉得到,搭在马眼上的指头被
移开了。

  「河君觉得舒服的时候,就会变得非常的着……看着就有些不可靠呢。不过
……也是正常的吧,那样子,也很坦率❤,我会负责处理好的。交给我就可以了
……」

  曦月夹紧着双腿,臀部向后贴在我的肚子上向后对着我一顶,让穿过了她温
温肉肉的大腿的肉棒的顶端可以更加凸前,龟头的部位都被一块轻轻薄薄的东西
裹住了,而少女的小手,则握在了冠状沟上,温柔地摸了摸龟头。动作虽然缓慢,
却带给我强烈的刺激。

  整个下半身的快感已经到达了极限,像是漩涡一样的急剧的螺旋着。

  接下来,是曦月那清澈的声音:「好了,已经做好了准备了,河君现在已经
没必要忍耐了,随时随地都可以射精出来哟❤」

  这是毫无遮掩的语言,堂堂正正,而且还有那么一点温柔的声音呢。

  身前可爱美丽的少女,正仁慈的张开了给我带来快乐的手掌,耐心地等待着
我的射精,并不需要做什么抗拒了。

  只要,射出来就好,全部射……给曦月。

  随即,她本来放松了一点点的双腿合拢,压迫着阴茎,发出了最后的一击。

  我的鸡鸡紧紧地贴着曦月的小穴,就在她的下面,顺从着身体的欲望,就好
像肉茎里面有一根看不见的血管痉挛起来,飞快的在曦月的大腿里面颤抖得射了
出来……

  就在一瞬间,我的双眼觉得前面一片发白,什么都看不见了。

  等到浑身的剧颤停止后,就算不用看,从那阵淋漓尽致的快感中,也可以感
觉得到大量的精液从肉茎里满满的射了出来……

  不过既然是被曦月自己的手帕被裹住了龟头的话……大概就不会给现场造成
什么影响吧。

  好像漫长又好像很短暂的射精停下来后,自己已经浑身无力了,大脑还沉浸
在强烈的快感的余韵中,还没从那阵淋漓喷射的升天般的空白中恢复过来,一时
之间无法思考,得不到命令的身体擅自地就动起来了,本能的把曦月窈窕的娇躯
搂抱得更紧了些。

  少女好像有说什么,但是听不太清。

  直到稍微回过神来,我才稍微的松开了手,听着耳边少女的抱怨,「好多呢,
居然弄得这么多,还好被我全部给接住了。河君真是坏透了呢。」曦月的声音还
是那样涂抹蜂蜜般的软儒好听,也有种掩饰不住的兴奋。

  该不会是最后的时刻用阴茎抽送的时候也摩擦了少女那私处的蜜缝,连带着
让她也兴奋起来,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吧。

  不过很快,曦月的声音又恢复成平日里的平淡,将裹住龟头的手帕拿开,似
乎是换了其他还干净的一边,在还被自己大腿夹在的肉棒上轻轻的擦拭起来,
「射了这么多,要好好清理干净才行呢❤」

  「请安心的交给我吧,会好好地❤……照顾到底的哟……」

  「刚刚,都要晕了头了。所以……能就先这样抱在一起一小会儿吗?」

  「嗯,可以的❤」

  明坂她任由我紧紧地搂着她的身体,张合着小手,灵巧的柔荑拿着手绢贴在
龟头上,就好像是小媳妇儿一般的温柔地对着它轻轻地擦拭了起来…………

  等到彻底的回过神来后,我和曦月都已经穿好了裤子,而且走出了体育场的
通道。

  并且在曦月的指挥下,我们好像是在采蘑菇一样的把操场上零零星星的火堆
给收集到一起。然后在扫尾一般的工作结束后,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