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还是天堂】 50

  • 【地狱还是天堂】 50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地狱还是天堂

作者:dearnyan
2020年1月1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730

              第五十章淫戏上

  从今天开始复更,谢谢大家的体谅,本文将在最近全部收尾,至于三部曲的
最后一章,我大概有了些思路,估计就不写现实的东西了,哈哈!走个科幻!

  「姨!」林峰进门自然直奔主题「哎呦,你怎么回来了!」陈文淑知道这应
该还是文婉那个小丫头的事「姨没事!你有事就忙你的啊,我都这么大的人了,
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生气!」

  「哈哈,没生气就好,外面的事虽然很重要,可是你们更是我的心肝宝贝,
我可不想因为别的事情冷落了你们!更何况我已然忙碌了好几个月没碰你了!你
大外甥也想你了不是!」林峰的嘴巴自然像抹了蜜一样甜。

  「你呀!」女人是最喜欢听甜言蜜语的,陈文淑也不例外,被林峰这么一哄,
那颗心中自己被抛弃的感觉,立刻就消失到九霄云外!

  林峰自然也是为了不让她有这种感觉才回来的,其实这事文婉办的有点糙了,
本来问一句话就可以的事情,硬生生弄成了现在的局面,想要解决这件事,自然
也很简单,大干一场就可以了!而且林峰想干脆趁着这一次机会,把父亲和岳父
也都拉进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现在林峰越来越喜欢很多人在一起大乱交的
感觉了!

  说干就干,吃完了晚饭,林峰派人又把干妈曹丽萍接了回来,文婉因为还在
恢复期,无奈也就只能跟护士带着娃娃在外面,母亲张丽倒是在家,算上她正好
是三对三。

  「这个事情是我们唐突了!」文如海和林文远自然也是要跟着赔礼道歉的,
曹丽萍还完全搞不明白怎么回事,林峰简单说了之后,也是被干妈拍了屁股一下
说「你们啊!妹妹对你的心,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啊!」

  「我错了!」林峰说完就双手高举,算是投降了!

  「姐姐,你就别怪他了,刚开始我虽然觉得峰儿不爱我了,可是后面仔细一
想,这其实是他更爱我的表现,不是都说独占容易,退让难,他能够让我选择我
自己想要的东西,我很感激!」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一点小误会,解开了就没事了!」曹丽萍接过话头
说道。

  「好了好了,赶紧开始吧,我还得去帮婉儿带孩子呢!」张丽接着说。

  既然她开了话头,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6 个人相继脱的赤条条,林峰抱
着陈文淑,首先又亲又抱的搂了上去,林文远看看妻子,自然选了曹丽萍,文如
海虽然最近天天跟张丽操屄,可是现在的情况也就只能还是继续选她。

  六个人分成三对,互相的亲嘴,扣屄,闹的正不可开交,房门突然打开了,
钻进来一个嬉皮笑脸的文婉,只见她手上拿了一个照相机说「我来给你们录下来,
嘻嘻!」

  「你可别看的受不了了!」林峰看着调皮的妻子调笑道。

  「我才不在这看你们呢!外面那么多孩子一会哭一会闹!哼哼!也就你们几
个没心肝的在这里潇洒!」

  「好儿媳,你辛苦一会……妈……妈等会结束了就来帮你!」张丽撅着个屁
股趴在床上,忍着身后文如海舌头挺进小穴传来的阵阵快感,呜咽着说道。

  「妈,你还是好好享受吧!现在操着你的可是我爸,我可不敢当那个不孝顺
的女儿,哈哈!你去抱孩子了,那我爸可就没人操了!还有干妈!我也不敢不孝
顺我公公啊!你也安安稳稳的呆着吧,我出去喽!哈哈!」文婉支好了照相机,
就又掩上门走了出去!

  「这个丫头!越来越放肆了!」文如海笑骂道。

  「哈哈,婉儿给我们拍了存起,也蛮好的,以后可以经常拿出来回忆回忆!」

  林文远接着说道。

  林峰没有理会闲话的两位父亲,专心的埋首在陈文淑身上开垦着,就像一个
兢兢业业的老农民,无比爱惜的耕耘着属于自己的田地!

  「嗯嗯,好孩子……姨……姨太舒服了!好……好的……好久都没做爱了…
…最近一直照顾那个替我受伤的孩子……也没空找你爸他们……只能憋着…

  …好在……好在你来了……哦哦……操我……使劲操我!「

  久未承受鸡巴的抽插,陈文淑感觉自己下体的水简直要翻了天,往日的涓涓
小流在今日变成了涛涛大河,顺着林峰那个硕大的阴茎滴滴答答的一直往下淌。

  林峰看起来好像全身心的扑在陈文淑身上,可是那颗心,飘啊飘的却一直往
母亲身上想去,母亲竟然也练了缩阴,不知道她的下面是不是跟岳母的一样紧凑!

  这滋味,他可要好好尝尝。

  陈文淑原本就体力不支,现在练了缩阴,更是不撑,被林峰几分钟就搞的高
潮迭起,翻了白眼昏死过去,这一下,林峰就解放了,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
看着父亲在干妈身上驰骋,想着也很久没跟她做了,倒有些想念她的肉体,于是
偷偷摸摸的走上前去。

  靠近了干妈的身边,林峰顺着父亲那比自己稍微小一点的阴茎看过去,只见
干妈的屄俨然已经被插的又红又紫了,顺着父亲阴茎流淌出来的,也不知道是男
人的东西还是女人的东西,黏糊糊白飒飒的一片,糊满了整个女人的阴户。

  阴唇上方的阴蒂,肿的像是个红豆粒,原本包裹着阴唇的那层小嫩皮,也大
大的翻开着,像是绽放的花朵,露出了其中最鲜美的果实。

  鲜花虽然绽放,可是因为现在曹丽萍是跪在那里,那颗果实却没有办法享受
到男人强烈的冲撞和抚摸,于是林峰把手伸出去,从她的大腿旁边穿过,捏在了
那颗红豆上!

  「哦哦哦哦……」林峰的动作惹来曹丽萍一阵浪叫,她回头一看,却见自己
最敏感的阴蒂捏在了他手里,再一回头,又见到自己的好闺蜜已然是双腿长的大
大的昏死在了床上。

  「你个臭小子,折腾完了你姨,又来折腾你干妈,你们爷俩这样搞,我怎么
受的了!哎呦,哎呦……轻点……你个臭小子……你当那是哪里哦……那么用劲!」

  「干妈,我怎么觉得你被我捏的很爽啊!你看我一捏,你的屄里就喷一股水
出来,你看,是不是!」林峰一边说,一边使劲的揉捏着曹丽萍的阴蒂,然后她
的阴道果然也如林峰所说,随着林峰手上的动作,滋一声,滋一声的,一股水一
股水往外冒「干妈,好像是在挤牛奶啊!哈哈哈,哈哈哈!」

  林文远这时候的感觉又是不同,他就觉得随着儿子手上的动作,曹丽萍的阴
道也像是抽筋一样,一下紧一下松的,把他的阴茎挤的那叫一个舒爽!

  「哎呀……臭……臭小子……臭儿子……你们……你们爷俩这么欺负人的…
…哎呦……哎呦……我……我……我受不了了……尿了……哎呀……憋不住了!

  尿……尿到你爸身上了啊……你个……你个臭儿子……快……快别捏了……
哎呀……哎呀……鸡巴……鸡巴也……也顶……啊啊……你们爷俩太坏了……一
起……一起玩弄人家……啊啊……骚屄……骚屄要被你个大坏蛋插烂了……你那
么用力捅……哎呦……人家的花心都……都被你装烂了啊!「曹丽萍一边浪叫,
一边把个肥臀扭的白肉乱飞,一点都不像是被玩坏的模样,反倒是让人感觉她无
比乐在其中!

  「啪!」「啪!」爷俩像是心有灵犀的,一边一只巴掌,拍在她左右两边的
屁股上,那雪白的肉顿时又是一阵乱颤,看着和母亲无比相似的白臀,林峰更是
兴致高昂,一阵急促的拍打,那肉翻滚的速度,也是越发的猛烈了,不一会儿,
那白嫩的屁股,就多了一片红,可是曹丽萍不光没觉得疼,反而觉得身体无比的
亢奋,肾上腺素分泌出来的性刺激,在疼痛的刺激下,反倒让她感觉更加的刺激
和舒适!

  曹丽萍觉得自己有些奇怪,现在的身体越发的让她自己都搞不明白了,也变
得让她自己都不再熟悉,性欲果然如林峰所说,越来越强,可是这身上的肉越来
越软,屁股越来越大又怎么解释?

  随着乳房开始鼓胀,曹丽萍一开始吓得还以为自己怀孕了,可是去妇科一查,
什么都没有,反倒是雌性激素莫名的高,让给她检查的妇科医生以为她身体出了
什么问题。

  可是曹丽萍知道,她不是病,她是再次发育了,这无疑都是林峰那些神奇伙
伴的功劳,原本松弛的阴道,经过调养和治疗,再通过几个女人不断的锻炼,那
里面的肉也越发的紧凑了。

  生活在这个家里,曹丽萍一直有些危机感,刚开始能跟她争宠的,原本就只
有一个文婉,到后来多了一个陈文淑,可是这都无所谓,因为曹丽萍知道林峰对
于母子乱伦的那种迷恋是深到骨子里的,没有人可以动摇她的地位。

  可是后来就不一样了,多了杨晴不说,连林峰的亲生母亲,竟然也参与了进
来,看着林峰对杨晴和张丽的迷恋,要说曹丽萍一点醋不吃是根本不可能的,幸
好,幸好林峰并没有让她察觉出对她们几个人有什么差别,而且后来加入的人越
来越多,原本三五个人的小家,俨然变成了一个十几人的大家族。

  再随着几个小宝宝的出生,曹丽萍感觉自己的人生突然又多了更多的希望,
那几个哇哇待哺的小东西,现在反倒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一种当母亲当奶奶
的感觉,油然而生,杨晴生下来的孩子,反倒是她带的最多,工作都因此拉下来
不少,也幸好她的职位没什么太多事,有事情都让杨晴和林峰干完了,丢给她的
也就是一些扫尾的活。

  屄里被最爱男人的父亲插着,其实也和那个男人插没有什么两样,高潮的那
一瞬间,曹丽萍伸出自己的的双手,握住了依旧肆虐在自己阴蒂上的那双滚烫的
热手,任由自己的身体跌倒在床上,那双手属于她心爱的那个男人,那双手是那
么的宽厚,又是那么的滚烫,那双手,代表着她幸福的未来!

  林峰接过曹丽萍柔软的身体,轻轻把她放到床上,看着父亲软掉的阴茎从她
身体里滑落出来,轻声说了句「射了?」

  林文远虚弱的点了点头,指了指妻子那边说「咱俩过去吧,我让你妈给我舔
舔,你好好玩!」

  林峰点了点头,摩拳擦掌的跟着父亲走到母亲那里,看了看她现在的姿势,
却有些难以下手,文如海看的他那副猴急的模样,也不禁好笑,想要让给他,却
被林文远一把拉住说道「我们三个一起吧!」

  张丽心里吃了一惊,刚刚想要拒绝,丈夫那个半软不硬的阴茎已经顶到了她
的嘴边,气的她大力的在上面咬了一口,然后又赶忙含进嘴里,轻轻的套弄着,
舌尖舔舐着,让亲家干到一半不让弄了,显然不可以,让儿子在那边干等着,也
不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想要的,丈夫的提议虽然会让她很辛苦,但是这也是唯一的
办法。

  张丽认命的任由亲家抱着,然后张开自己的双腿,跨坐了上去,再把个肥臀
撅起,把后面那个更加紧凑的孔窍对准了心爱的儿子!

  林峰虽然不能享受母亲紧窄的屄穴,可是母亲的屁眼同样也是他喜欢的地方,
摸了摸自己硬邦邦的阴茎,再在母亲穴口上掏了两把淫水抹在上面,林峰对准了
母亲那个洞口,慢慢的捅了进去。

  比给母亲刚开苞的时候,这里的变化已经很大了,原本就很黑的洞口,由于
经常地插入阴茎的关系,现在已然彻底的黑成了一块碳的颜色,看样子最近父亲
和岳父没少在家里玩三个人的游戏。

  而原先紧闭的洞口,现在只要微微的一拨弄,就张开了一道一公分左右的大
口子,更加方便男人的插入。

  菊花上面的褶皱,顺着林峰阴茎的挺入慢慢的变得平缓,以前会出血的后面,
现在接受他巨大的阴茎,也越发的顺畅,几乎没费什么劲就捅了进去。

  「你妈为了你,没少练习,她房间里就有一个跟你那东西差不多大小的假阴
茎,我本来不知道她拿来干什么,结果后面有一天发现她偷偷的用那东西搞她自
己的后面,一开始我还以为她是发泄自己的欲望,直到后来看到那假阴茎的大小,
我才知道她是为了你在练习。你妈为了你付出的这片苦心,你现在就好好报答她
吧!用你的真家伙,狠狠的干她!」

  林峰听的一颗心暖成了一块火炉,而阴茎捅进去的地方,同样也是一片滚烫,
他扶着母亲硕大的屁股,用自己的东西,捅到母亲直肠的最深处,他知道,只有
他爽了,他舒服了,才是对母亲这一颗爱子之心最好的报答!

  为了更好的容纳儿子的进入,张丽用平时练出来的技巧,放松着自己的括约
肌,果然那硕大的东西,随着她肠道的一点一点蠕动,像是吞咽东西一样,将阴
茎一点一点的吞了进去。

  直肠里传来火热的触感,比平时用来练习的硅胶棒要舒服的多,那是带着儿
子体温的阴茎,那是自己生育出来的小家伙,又用他的大东西插进自己的身体!

  林峰觉得母亲火热的肠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经常锻炼的缘故,比刚刚开发
的时候还要紧凑,更为难得的是母亲那丰硕的屁股,为了讨好自己更是前后左右
的摇晃着,那白花花的肉是如此的晃眼,原本就够大够软的臀肉因为母亲的这番
动作,波浪一般的翻滚着,层峦叠嶂不断起伏!

  林峰悄悄的把手贴在母亲的屁股上,感受着那里不断翻滚的律动,突然有了
想要狠狠拍打的欲望!

  「妈,儿子看你的大屁股扭来扭去的,我能不能打两下!」林峰决定还是先
征求母亲的意见,虽然以前自己也在温泉拍打过,可是当着父亲的面,还没有做
过,自己的话音才落,没等来母亲的回答,父亲却哈哈大笑着说道「你拍就是了,
用力点,以前我就很喜欢打你妈的屁股,那肉感,别提多舒服了!尤其是你妈再
顺着你的拍打,扭动自己的那个肥屁股,更是壮观!」

  「妈,真的吗?」林峰高兴的问道。

  对于丈夫揭了自己的老底,张丽虽然有些害羞,但是也有一种自豪在心里头,
以前每次丈夫跟自己做爱,总是把自己的那个肥臀拍打的震天响,一边夸赞,一
边用那个仅次于儿子的鸡巴狠狠的插自己的屁股!等到做爱完了,自己的屁股那
绝对是又红又肿,上面更是布满了丈夫的巴掌印,刚开始她自然是不适应的,可
是慢慢的竟然从这份拍打中找到一丝快感,每次丈夫的大手一用力拍在自己的屁
股上,那股间的缝隙,总是情不自禁的流出许多水来。

  在温泉泡池的时候,儿子也拍打过她的屁股,可是那个时候她一来害羞,二
来也不想让儿子觉得自己太过淫荡,所以不敢太放肆的扭动自己的屁股,现在丈
夫将这一切都说了,她这个慈母之心,自然也就顺势而为!

  于是原本淫声浪语的卧房里,又夹杂了些许不和谐的啪啪声,张丽因为拍打
屁股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更是使出浑身解数的扭动自己的屁股!于是那翻滚的
肉浪,就越发的壮观了!

  林峰一边惊叹着,一边欣赏着,对着父亲由衷的佩服道「爸,还是你厉害,
妈的身体果然还是你最熟悉,以后你得多教教我,恐怕妈还有更多的绝活我都不
知道吧,妈,你也是,你怎么都不跟我说啊,我都知道了,才能更好的玩弄你啊!」

  「你个臭小子,整天就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妈都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你了,
你想要怎么玩,自己折腾就是了,你爸那个老不死的也就会这么几招,又不新奇!」

  张丽想了想儿子玩弄的那些花招,可比丈夫的那些小玩意要刺激多了!

  「哈哈哈!儿子,你妈说的不错啊,你跟你岳母和你妈在医院里玩的那些,
可把我和你岳父激动坏了,你爸我是老喽,你现在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们可
都不如你了,你妈的身体你以后肯定比我熟悉,这些不用我教你,你慢慢一步步
调教,不是更加有成就感么!」林文远激动的说道。

  「老东西!你就教儿子使坏吧!我被儿子调教成了一个淫娃荡妇,你就高兴
了!」

  「呵呵,不是蛮好的么,我感觉我老婆跟女婿在一起,可比跟我在一起放开
的多了,那种放肆和淫荡的样子,更是我从来没见过的,那种发自她内心的高兴,
连我都替她高兴,哎,也是我亏欠了她,结婚几十年了,竟然从来没有一次让她
如此的放纵过,这都是我的过错!」文如海想了想那天的事情,有些惆怅的说道。

  「爸,没事的,现在也不晚,你们那个年代就是那个样子,有些事也不好做
的太出格了,现在就没事了,这是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人们对这些也都见怪不
怪了,妈也没有怪你!而且妈既然愿意禁欲跟你生活那么长时间,可见妈的心里
是爱你的!」

  「你说的没错,可是我毕竟是亏欠了她,幸好女婿你来了,而且我知道现在
你妈心里最爱的那个人恐怕是你,看她为了你,能够做到这种地步就知道了!」

  对于岳父话里行间隐隐透露出来的醋意,林峰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连忙求
助似的望向父亲,看到儿子那不断飘过来的眼神,林文远连忙说「亲家,别这么
说,你看我老婆不也是么,我可从来没见过她扭屁股扭的这么起劲过,这不都是
她们疼孩子么,再说现在咱们有了婉儿,她可是又孝顺又疼爱老父亲的好孩子,
对我们两更是百依百顺,咱们现在的生活过的不是挺幸福的么,老想过去那些破
事干嘛啊,过好现在的生活才是正经!」

  张丽同样也听出了亲家话里的醋意,连忙用力夹了夹自己屄里的阴茎,示意
他现在可以插着的女人可是那个他正在吃醋孩子的亲生母亲!

  这样一来,不好意思的反倒变成了文如海,感受着阴茎上传来的阵阵蠕动和
挤压,颇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转移了话题「哈哈,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享受眼
前的乐事才是正经,是不是啊,我的骚骚亲家母!小屄夹的我都快射了!」

  「射吧!射到我的大骚屄里,给我,操我!我儿子操了你老婆,你就操他的
妈,来啊,操吧!把你滚烫的精液,都射到孩子他妈的肚子里,让我怀孕,让我
再给你生一个!来吧!啊啊!好粗,好大!你……你……啊……啊……你射了!

  我……我的天……好多……量好多!我的肚子……肚子都撑爆了!「

  林文远看了看自己被妻子含在嘴里依旧疲软的阴茎,无奈摇了摇头,好像自
从跟儿媳发生关系之后,自己的一颗心和欲望也全都转去了那边,在文婉那里,
他可以一天射几次到儿媳的肚子里,可是一轮到妻子,只要发泄完一次,胯下的
鸡巴就再也硬不起来,再俯首看看妻子那丰腴的肉体,这个原本无比吸引着他的
肉体,如今竟显得那么无趣,那肥硕的屁股和巨大而又下垂的胸脯,远远比不上
儿媳那个翘挺的小屁股有吸引力!

  再抬了下头看看儿子,却发现他正无比专心的操着自己的亲生母亲,那副专
注而又认真的神情,像极了跟儿媳做爱时候的自己,看着妻子的屁股在儿子的鸡
巴撞击和拍打下翻起的肉浪,林文远突然有些意兴阑珊,再看了看射过精之后瘫
软在床上的文如海,感觉他跟自己是何其的相似,不禁好笑的在他耳边说道「走
吧,咱俩去带孩子去,孩子她妈就交给峰儿了,咱两个老东西,还是要在年轻人
身上寻找活力!」

  文如海虚弱的点了点头,尾随着林文远出了房间,林峰早就想独自跟母亲大
战一场了,见到父亲和岳父出去,自然也是求之不得。

  待到两个人出了房门,林峰就肆意的将母亲的身体掰了过来,变成面对着自
己,先是来了一个深深的舌吻,然后自己坐在床沿上,又把母亲转了过去。

  张丽坐在儿子的鸡巴上,身体转了一整个圈,儿子那粗壮的鸡巴摩擦在肠道
里,直把她爽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可是她也想不明白儿子想要干什么,直
到儿子挣扎着将她抱起,就这么插着她的屁眼走向了儿媳拿进来的那个摄像机,
她这才算明白儿子这么玩的含义!

  刚刚被亲家公射进屄里的精液,此时正连绵不绝的从阴道里流出,混杂着精
液和淫水,挂在自己的屄穴门口,而阴毛更是黏糊糊的沾满了一堆两个人交合的
粘液,大阴唇往外翻着,原本漆黑的颜色,因为摩擦过于激烈的关系现在泛着些
微的红肿,颜色变成了酱紫色!

  随着儿子不断的走近,自己那淫靡的下体也越来越清楚的映照在了摄像机的
镜头里,张丽甚至可以看见镜头那微弱的反光中透露出自己下体的倒影,恰巧此
时屄穴里的精液有一大股奔涌而出,顺着自己大张的阴道口啪嗒一声滴落在地板
上,而镜头,自然是将这一切都记录在了自己的储存卡里!

  淫靡的阴唇下方,还有着更吸引镜头的东西,一根无比粗壮的阴茎顶在妇人
用来排泄的洞口,那粗长的家伙一直顶到女人的最深处,只留下两个蛋蛋露在外
面,林峰不光让摄像头记录下母亲那个淌着精液的穴口,同样抬高了母亲的屁股,
让镜头对准了自己插入母亲肛门的场景来了几个特写,他想要记录下这个完美的
时刻,留到以后慢慢回忆!

  「峰儿,妈……妈这个样子……是……是不是太下贱了!」张丽被儿子摆出
如此淫靡的姿势,还是有些害羞的,要论玩弄自己的花样,他老子是拍马也赶不
上这个臭小子的,前几日杨晴的那个丑态,就已然让自己看的心头狂跳,如今轮
到自己,果然也是如此,儿子似乎在折腾女人的身体上,拥有永远也挥泄不完的
主意和精力!

  「妈,你说什么啊,你在我眼里可是最高贵的女人,怎么能用下贱这个形容
词来形容呢!儿子爱你疼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逆不道的想法!」

  张丽看了看自己的样子,羞的脸通红的说道「妈……高贵……傻小子……你
见过一个高贵的女人被自己的亲生儿子高高的抬着……屁眼里插着儿子的鸡巴…
…骚穴里流淌着别的男人的精液,还被摄像机将一切都拍下录下,供给你们时不
时的拿出来欣赏的贵妇吗?妈现在觉得,就算是街头站街的妓女,也要比妈高贵
些,她们毕竟不用被自己的儿子用大鸡巴捅屁眼这么不要脸!」

  「妈!你不要这么说啊,你的肉体虽然堕落,可是你宠爱儿子的灵魂却是纯
洁无比,试问有哪一个母亲能够像您一样的如此宠溺自己的孩子,您生我养我三
十年,又在儿子需要的情况下再次让我进入您的身体,更用上您的一颗慈母之心,
讨好我,不光把您的屄给我插,连屁眼也同样给了您的儿子,妈,您是天底下最
好的母亲!也是儿子心目中最纯洁最高贵的女人!」

  林峰的甜言蜜语融化了张丽的一切,她只感觉自己的心里像是被种了无数的
蜂蜜那样甜,是啊,只要儿子喜欢,自己的这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为了锻炼自
己阴道的收缩能力,她连走路的时候都带着那个缩阴球,从一开始的不适,到后
来的轻松自如,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只有自己知道,所有跟着一起锻炼的女人
中,也只有自己是锻炼的最辛苦,时间最长的,所以现在自己阴道的紧凑程度,
也同样是所有女人中最紧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插在自己身体里的臭
小子!为了讨好他,为了让他高兴,为了让他体会到自己依旧迷人的身体!为了
让他感受到母亲的阴道曾经也如少女一般地紧凑!

  张丽把头靠在儿子强壮的肩膀上,任由自己的躯体被儿子如此抱着,插着,
星眸半闭,舒服的享受儿子鸡巴在肠道里抽插带来的快感和一颗心被儿子宽慰之
后的平静!

  「妈,抱着你操你屁眼的感觉,真好!」

  「傻小子!」

  「妈,你的屁眼真紧!」

  「傻小子,妈这是为了让你舒服锻炼过了!」

  「妈,可惜这个姿势不能玩到你胸前的大奶子了!」

  「那你就把妈放下来,妈自己撑着自己的身体,你再玩!」

  「可是妈,我舍不得,抱着你的肥臀,感觉真的好刺激!而且这样一边走一
边玩弄你的屁眼,感觉更刺激了!我顶!我顶!」

  「呵呵,那就没办法了,你就两只手,都用来抱着妈的屁股了,那妈的奶子
你就没办法玩了!」

  「妈,要不你自己玩给我看吧!我想看你的奶水滋出来!滋到地板上!」

  「臭小子,花样真多!」张丽又如何能够拒绝儿子的请求,保持着现在的姿
势,将自己的两只手分别抚上自己的一对大胸,竟真就这么一路走,一路挤奶,
身下狂飙的淫液和上身狂飙的乳汁,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妈,跟你做爱真好!」林峰对母亲的言听计从感到很自豪,他知道这都是
母亲对他爱的表现,正因为母亲深爱着他,才会任由他在母亲身上折腾,如此的
放肆,如此的淫虐!

  「呵呵,后面你也搞的差不多了,怎么不想试试妈妈前面的洞洞?」对于儿
子久久不插自己前面的骚穴,张丽心底里难免有些着急,毕竟这可是她为了儿子
准备了很久的礼物!

  「妈,那……那我来了!」

  「来吧!妈妈早就准备好了!」张丽掰开自己的骚穴,让儿子看着那个猩红
的洞口,那里早就已经准备妥当,原本文如海射进去的精液,经过这老半天的折
腾,已然全都被自己分泌的淫水冲洗的干干净净,现在就等着自己最爱的儿子,
用他那个巨大的肉棒使劲捅进来,捅进她身体的深处!

  林峰一声虎吼,将母亲的身体掰转过来,扶着她那个肥臀,对准自己翘到天
上的阴茎,就把母亲的身体沉了下去!

  「哦!好紧!」「哦!好大!」娘俩同时发出了惊呼,一个赞叹母亲阴道的
紧凑,一个赞叹儿子阴茎的粗大!

  母亲花费大量功夫锻炼的阴道,果然不是骗人的,林峰才一插进去就感觉到
那里远超以前的紧凑,甚至比岳母的那个还要紧,由此可见母亲一定是这些女人
中锻炼的最勤奋的人,这一切都是为了他——让他回到母亲身体的时候,感受母
亲阴道的紧凑!

  不光如此,阴茎一插进母亲的阴道,那包裹着阴茎的阴道壁就一下一下的有
意识的夹着,这给他带来的感觉就强烈了,就像是有一双小手箍在自己的阴茎上,
不停的上下揉搓似的!

  张丽现在只要有东西插入自己的阴道,就条件反射般的开始上下夹紧蠕动,
这就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佩戴缩阴器的功劳,毕竟想要夹住那么个圆球不让它从自
己阴道里跑出来,还是要费不少功夫的!现在儿子的阴茎插入进来也一样,阴道
一经大脑动作,就开始像是夹球一样,连夹带挤,把儿子的阴茎,带向自己的子
宫!

  「哦哦……妈……你……你真厉害……哇……太棒了!哇哇……舒服……妈
……你太会夹了……妈你真是个尤物……能够得到你……是儿子这辈子最……最
幸福的事……啊……爽啊!」林峰把个鸡巴顶到母亲阴道深处,自己就这么搂着
母亲的屁股,享受着让母亲主动按摩自己阴茎带来的刺激,然后把头埋进母亲壮
硕的胸口,张嘴含着母亲依然流淌着乳汁的奶头,贪婪的吸着。

  整个人跨坐在儿子的鸡巴上,张丽双手捧着儿子的头,按进自己的胸脯里,
一时思绪回到了三十年前,那个时候,儿子也是这样吸着她的奶,只不过那个时
候是她抱着他,而现在,是她坐在他的鸡巴上!变成了他支撑着她!

  「乖!慢点吃!」张丽一边抚摸着儿子的头,一边轻声的哄道。

  「嗯嗯……!」林峰不想说话,只顾着吃奶,儿时的记忆,已经完全没有了,
可是现在吃奶的记忆,他想留存在脑海里一辈子,永不忘记!

  不知道是不是林峰吃奶的动作大了些,张丽另外一只乳房的奶水也开始淌了
出来,顺着她那个大而下垂的乳房一路向下,直奔肚脐眼而去!林峰一看连忙张
开嘴吸了过去,一滴也没有放过!

  只是这样一来,母亲的身体难免往后仰了些,仅靠一个鸡巴和自己的双臂难
免有些支撑不住,林峰连忙将母亲放到书桌上,自己从肚脐眼那里一路舔了上去!

  看到儿子为了喝自己的奶,连屄都不插了,张丽那颗慈母的心又开始心疼起
来,儿子这是有多喜欢喝她的奶啊!可惜他工作和事业又那么忙,不然天天呆在
家里,自己天天喂给他喝,多好!

  将母亲的那两只乳房里存的奶水吸了一个干干净净!林峰又扶着自己的鸡巴
插进母亲的阴道里,双手使劲的揉搓着那两个软趴趴的大奶,用力的顶着,顶的
桌子都咯吱咯吱的摇晃,顶的张丽的身体同样在桌子上前前后后的摇晃,可是激
情中的两个人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男人强力冲撞着,
女人大声尖叫着,屋子里除了两个昏睡的女人,就只剩下这一对乱伦的母子!

  「哇!这动静也太大了吧!」听着楼上传来书桌摩擦地板的嘎吱嘎吱声,文
婉在下面抱着孩子叹道!

  「呵呵,他们不是也很久没做了么!」林文远和文如海早就跑到儿媳身边呆
着了,听着楼上那荒唐的动静,林文远替儿子解释道。

  「爸,那等我身体恢复好了,咱们是不是……」文婉没有把话说下去,可是
两个老人怎么会听不明白,两个人都感觉自己裤裆里的东西猛的一跳,原本疲软
的阴茎在儿媳的挑逗下,又重新恢复了活力!

  看着两个父亲那逐渐鼓起的裤裆,文婉妩媚的一笑,在他们两个人的鼻尖上
各自点了一下,小声说了一句「两个坏东西!等等,我把孩子安顿好!」说完文
婉就拿起对讲机,将保姆和护工唤了进来,自己则领着两个父亲,走到旁边的小
屋子里,蹲下去,褪去两个老人的裤子,掏出两个老人的阴茎,自己拿起小脸贴
了上去!

  「爸,我先跟你们说明,咱们今天就只是这样搞一搞,儿媳的身体还没恢复,
今天就先用嘴巴伺候伺候你们二老,等下面的伤口长好了,你们再使劲折腾我!

  到时候我一定让你们尽兴!「

  「好!」「好!」两个人异口同声的答道。

  文婉听到两个老人赞同她的意见,高兴的先在他们贴在自己脸前的龟头上各
自亲了一口,然后就把阴茎放进嘴里吞吐了起来!为了不冷落他们任何一人,文
婉在父亲的鸡巴上舔个几下,就挪去公公鸡巴上舔几下,还时不时的把两个人的
龟头一起含住,用舌尖触碰。

  林文远看着现在的阴茎,再想想刚才被妻子舔弄了半天都没硬起来,心里一
时有些感觉对不起妻子,可是再听到楼上传来的那激烈的交媾声,想着现在妻子
被儿子更粗更大的鸡巴如此猛烈的插着,想着妻子一定爽上了天际,于是那一丝
歉意,顿时消散到九霄云外!

  此刻的楼上,两个交媾的男女,又转移了阵地,张丽这时候撅着屁股趴在墙
上,林峰从后面撞击着母亲硕大的屁股!两个人交媾的痕迹洒落的满屋子都是,
书桌上摆放的东西,全都洒落在地,那些散碎的文件,一张一张的都泡在了一滩
水渍里!

  「啊……啊……啊……我……我……我又要来了……儿子……妈妈……妈妈
又要尿了!刚……刚才已经尿了一次了……现在……现在又来了!」随着张丽不
断的淫声浪语,林峰只觉得小腹一热,母亲又一次潮吹了!

  滴滴答答的水声,连绵不绝的从两个人的交合处再次流淌,地板上又多了一
块大大的水渍!林峰生怕滑到,只好带着母亲又换了一个地方,这一次他拉过旁
边的凳子,让母亲跪坐在上面,自己还是从后面顶进去!

  他最喜欢的,还是这个姿势,只有用这个姿势,才可以更好的把玩母亲那个
肥美的屁股,这并不是说他就不喜欢面对面的跟母亲性交,而是这种撞击的肉感,
实在是太过吸引人!一旦尝过了这个滋味,其它的姿势,就难以带给他足够的刺
激!

  尤其是母亲的屁股,实在是这个世界上能够找到的最肥最大最软最没有骨头
的屁股,哪怕他用再大的力气撞上去,都感觉不到一丝疼痛,只感觉那是一块无
比松软的棉花团,迎接着自己一次一次的着陆!

  张丽双手扶着椅子,把个屁股撅的高高的,等待着儿子的冲撞,可是这一次,
她所扶持的东西,是一把根本没有什么重量的椅子,随着儿子的大力冲撞,那椅
子根本就不能好好的呆在原地,于是两个人就这么拖着一阵吱吱嘎嘎的声音,满
屋子乱窜,把个地板都磨出了一条一条的痕迹!

  「咦!楼上又换动静了?」林文远两只耳朵一直听着楼上的动静,从刚开始
的撞击声,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又变成了刺耳的摩擦声!而且那声音连绵不绝,
让人不知道楼上的两个人到底在进行如何激烈的性交!一颗心不由得有些起伏不
定!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