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下地狱 同人文改编 】第76章开合乾坤造化权 锻炼一炉真日月(三)目前章节资源下载

  • 【仙子下地狱 同人文改编 】第76章开合乾坤造化权 锻炼一炉真日月(三)目前章节资源下载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ID:foraiur 次ID:妙筑玄华
2021年1月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否
字数:11722

               第七十六章

  合虚山天都峰顶,幽冥老祖逞绝艺,神峻仙峰孕神奇!

  风雨兴狂雷不绝,天欲崩裂人皆俱,祥瑞霞光抚世安!

  老祖此番动作,引得天地丕变,合虚山地界鸟兽惊散雌伏,窝在巢穴瑟瑟发
抖。愚昧世人也是惊慌奔走,惶惶不安,掩门蔽户,小儿止啼!

  直到——遥见那座终年云雾缭绕仙峰处的空中现出了万千里一大片霞光,上
半齐整如截,宛如一片光幕,自天倒悬若锦伞;下半一缕彩烟相连,伞沿却似有
无数璎珞流苏垂下,十余种颜色互相辉映,变化闪动,幻成无边异彩,一会变作
通体银色,一会变作半天繁霞;当中涌现出大小数十团半圆形的红白青绿紫各色
光团舞动,精芒四射,辉耀天中。而极光初现,千里方圆连绵不绝的山脉合围的
锦绣平原,顿成了光明世界。更有近水遥山,一齐倒影回光,霞影千里,相随闪
变不定,耀眼生花,天际边数道彩虹映衬,一眼望去美不胜收!

  世人惊叹!文士惊呼!修士惊喜!

  何故?

  仙峰顶处,正有两位不世高人各据乾坤分坎离,左右开引济柔刚,太极造化
生阴阳;阴阳酝酿千万象,妙数乾坤十指藏!

  山脚平原人落处,有见地的修士自然明得些许缘由,而那些懵懂妇孺只做瞠
目结舌,大呼小叫;无知文士只叹自己不能妙笔生花,七步成诗!

  一处稍大些的院落,数名官家模样的人士聚集在了一起,讨论着此时的情形。

  「老张,此番神异天象变故是有何玄机?是否是与前些日子朝廷委派到此地
界的修士们有关?」一名武将模样装扮的中年男子询问身边与自己年岁相仿的儒
士。

  「意文兄,你心中早有定见,何需再向我确认?倒是你我今日遇见了一桩天
大机缘!你我若是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窥得更高修行境界,不妨一同观想感悟
天都峰上世外高人对天地大道的术法演化!」张姓儒士望着天际处捋了下唇边的
有些花白的胡须,微笑道。

  「你倒是抬举我这个粗人了,我哪能看得明白其中关窍?你们修行术法多年
倒是有些希望的。」容貌粗豪的武将自嘲资质不如他人,连连苦笑。

  「诶,意文兄,你此言差矣!武者首重自信!任何时候都不能失了信心,失
了信心就是真正无用!你我多年相处,也是知根知底,意文兄注重实际,不好高
骛远,对武技磨练勤恳,我自愧弗如。但天与不取,便是违了天道!机缘不把握,
今后不知将生出多少悔恨!你不信便去瞧瞧那处,前些日子里来的那些修士是不
是在抓紧时机感悟天地自然之理?」儒士与武者相交多年,自然不忍心这位同袍、
道友、同门就此蹉跎。

  「老张,还是你们这些每天舞文弄墨的明得道理多些,高人不吝展示妙法给
吾等观想,我自当勉力接下这般好意!可不能和寻常妇孺一般把这番奇象当成天
上仙人做法,施了个生平未见的烟花绚丽吧!」武者男子被好友一通说道,心中
也涌出一股豪气:太极刚柔之道,我自小打磨,由此着手考量,必有收获!

  「张大人,李大人,大家都知晓在场众人就你二位一文一武是多年前朝廷调
遣来此守护安宁的修士,也可谓是此地的父母官。你们也别再说哑谜了,可否向
我等老朽解说一二,是凶是吉?」一位年岁颇大的乡贤老翁问道。他身后也是几
位驻杖老叟神色不一,翘首期盼自己给个说法。

  「霍老,在场众人您年岁最大,威望最高,我与老李承您不少指点,是以父
母官一说委实言重。您且宽心,此天象乃祥瑞吉象!你想啊,之前乌云蔽日,愁
云黪淡万里凝,好不森然;而如今云销雨霁,霞光万丈,日月同辉,一派祥和是
不是应了咱们大荒合虚山日月同出的典故?······」儒士闻言也没纠结眼
前「机缘」,而是弯下腰来耐心与老翁解说安抚,说是世外高人就此演法,正其
合虚名号,从今以后此地必将人杰地灵,能人辈出,子孙后代福绵不尽云云。

  武者男子也不由好笑,这般八面玲珑的好友真是个妙人!哄得众人喜笑颜开。
说是机缘机缘,他自己却也不甚在乎的。我与他的肩头上的职责又重了几分不是?
呵,子孙后代福绵不尽···也得靠东域诸多修士合力捍卫!自己岂可落人身后?

  合虚山正名?呵,我李意文倒是愧对父母取的好名字,现今还是个三五老粗
一个。但我始终觉得眼前这老张很顺眼,很有人情味。我与他在此成家立业,扎
根多年,受霍老恩惠良多,也不止这位,也有不少人的······虽说是岁末
时节,但兵者诡道也,不可麻痹大意。今日来了这么一出动静,加强戒备,严防
邪魔宵小才是!

  这可谓人道乎?

  这位素来坚韧沉稳的武者男子心中似有明悟了。

  而不同于官家府邸众人一团和气,主宾和谐,其乐融融。村落山脚处的修士
驻地却是另外一番景象:数名出身来历不一、修为高强的修士为不受旁人干扰均
找了一处僻静所在,瞪大了眼珠仔细观想天空中的灵气灵韵运化,生怕错失一点
细节。神情兴奋,狂喜,严肃,恍然,冥思,苦想···心中也不住长考,与自
己修行的功法法门关窍之处进行应照,口中也是喃喃自语、念念有词:

  「道本虚无,道运复循,有无相生,有反才有正,有弱才有强,一切有无而
生,同是谓太极······妙哉!妙哉!」此人应证功法典籍所载一脸兴奋!

              ······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
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即为大,即为太极,借力而生,名为太极。此番
景象虽宏达非常,影响了千里地界,但也不可称『大』称『道』,却也极为不凡!
不知道是哪位高人修士在我们前些日子驻扎的峰顶进行天地演法?我宗门里可没
有这般修为的长老!若是能有幸讨教解惑一番,那才是不虚此行了!」此人心中
深知自己能为浅薄,只想不耻求教!

              ······

  「弱能生强,柔能克刚,相生相克······此谓天下万物,也谓死而复
生之力量。此番演法丝毫不差!如此庞大的灵力脉流居然顺服如斯!我差得远了!」
此人确立道标,心中暗立决心誓要从头修过!

              ······

  「以静生柔,以柔蕴气,蕴自然之气便可蕴自然之动。嗯!果然如此!我若
是能将此理融汇于心,贯彻于行,想必破境也指日可待矣!」此人找到关窍,获
益匪浅!

              ······

  天地自然之大道!上下求索,虽朝夕不倦,但何其难也!

  众位平素里眼高于顶的修士本以为自己被大秦宗室调遣至此穷乡僻壤修缮法
阵委实小题大作,并且今日还被一纸文书秘令赶下天都峰顶有些气忿。而如今那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演使天地妙法,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己这些寻
常江湖人士也必须仰视的所谓修士还只是井底之蛙罢了!峰顶上的高人莫不是自
己宗门所附依的名门大宗宗主?自己一干人等才区区七阶修为,哪能与动则皇极
境的大修士相较?

  且不表众位山脚下在驻地的修士们如何作想,有何获益。距离此番天地奇象
最近处的少女才是最大的受益者,因为身为她义母的神女宫宫主沉融月对她期待
极高,为了增进少女的实力从而在龙血天墓那危机四伏的险境中存活下来,更是
不惜一切代价来夯实她的道基,使她那「昊天罔极」的资质不会因揠苗助长导致
明珠蒙尘。

  之前沉融月的姘头情夫那位假名绝影的高大青年不吝损耗功体施展道言顿喝
手段也是导促少女能更好、尽快将东域术法路数真正融汇于心,不至于过于浪费
天丹功效——听了自家夫人赞不绝口的那次剑术对决绝地反击之后,他也毫不意
外。

  因为幽冥老祖相信天才,相信奇迹,相信奇迹是由天才引发的。相信自家夫
人的眼光——当初自己如同丧家之犬,那般潦倒卑劣不堪,神女宫宫主大人也敢
下注!

  士为知己者死!

  陪自家夫人玩回大的又有何妨?哼,夺取天地阴阳造化,以往嘴上说得轻松,
此番可是来真的了!诸般繁杂准备不提也罢,首先便是我也没资格主导的祈天仪
式,夫人发宏愿接引东域人族气运加注一身,收回再交互「玄素应劫」因果,激
发合虚山地脉千万年蕴藏的灵力与灵韵,以灵山名号的位格与这位「被太阳与月
亮与众星眷顾之人」的少女相匹配来代受那有可能的气运反噬,而我只不过借灵
山地脉汇集天地灵气,日精月华之效能洗练,锻炼,熔炼那四十九团芝草内丹诸
般外药结出一粒天丹罢了!

  单单任意一项便是让诸多大修士闻所未闻,望而却步,不曾想神女宫有这般
底蕴,仓促之间硬是凑齐了外药,自己提供的,最珍贵不过区区一九阶大妖的内
丹!

  更是不曾想极西之域那光明教会有这般器量,敢拿出如此耀眼的明珠大大方
方地展现于自家夫人眼前!

  我所见过的几位所谓的圣子圣女在这位少女面前将会黯然失色吧!

  也难怪自家夫人感慨上天冥冥,自有因果牵连。那一位释出善意,这厢也需
得投桃报李,既是携手互助也是公平交易!

  时代变了吗?牝鸡司晨啊,这是!

  嗨!罢了罢了!

  幽冥老祖心头转过诸般念头,抬头望向那风华绝代的美妇人,自嘲地笑了笑,
自己的格局小了啊。还好有自家夫人提携。不然哪有今日所为?

  老祖博闻强识,诸般道典杂学皆有涉猎,更有胜己百倍脑中道藏万卷的神女
宫宫主相互映照,在经过数十封长言书信交流策划下,凑齐天地人法物诸般关键
要素才敢冒险一试。

  天乃天时天象,地乃合虚山千万年积累的灵韵与遗留至今的历史赋予的人文
意义,人便是眼前闭目祈祷中的少女与自家的好夫人,真是精妙绝伦的!一日一
月!日月同辉!天地显相,妙哉!

  而法,便是自己与夫人正合力而为的开合乾坤造化权,锻炼一炉真日月!

              ······

  艾琳娜是看着自家娘亲整理好仪容,佩戴好那把晶莹璀璨的神剑后被她笑着
捏了捏脸颊才出得凤辇的,她踏上祭坛后展开了一番优美华贵的剑舞与古老的祝
辞祷言。

  那英姿飒爽的身影使少女敬仰——曾经我的母亲用这把神剑斩杀过魔族的绝
世强者!那富含法力的祝辞祷言虽无法听明白意思但使少女战栗——这般威能灵
压,丝毫不逊于自己所认识的几位大魔导士阁下!她便是我的母亲!天下无双的
母亲!

  当少女听闻到妇人那句「人魔不两立,亘古不移!余以血卫东域,护众人大
好河山!必不使神州陆沉!······」她心情激荡万分,热血澎湃,心中也
默念:母亲大人,妈妈!您一定会成功的,东域人族修士也必定不会让魔人得逞,
神州板荡,满目疮痍的惨烈情形不会发生!我和众人与您同在!

  当少女看到自家娘亲与那位假名于绝影的高大青年合心齐力一同勉力支撑天
地间浩荡灵气熔炼天丹时,那精妙非常,合作无间的配合让她明白自己之前撒娇
任性是多么可笑!自己有什么资格鄙夷排斥那位博学多才的男子?自己是自作多
情了吗?

  观想了一会后,少女的脑海里莫名涌现出诸多东域修行的知识,有前些日子
看过典籍所记载但是不甚明了的,有从未见闻过的,这些知识形成了星光点点在
飞速滑落、飘散,好像一场雨!先是点点滴滴,密密麻麻,渐渐开始在混沌黑暗
中集聚成涓涓流水,直至如同大江大河汇入大海,一轮灿烂金阳与幽邃银月在大
海上空遥空而对,日升月降之后出现了风浪兴涛,潮起潮落,雾起云聚,雷鸣电
闪,雨!雨来了!好大的雨!山川慢慢能在之前的黑暗中看明白了,它们是一座
座喷发熔岩的火山!雨水浇灭了火焰后就蒸发了——但最终又回到了海洋!这是
一片开始呈现出勃勃生机的海洋!

  一幅幅景象在脑海中显现,这位天资卓越的圣女福至心灵,深吸了一口气,
尝试运使了自己修炼的东域功法,一股全新的力量在身体中涌现!与自己修行多
年的神圣术法有着本质区别,这是道法自然的力量?这股力量的来源是,那所谓
的内丹?冥冥浩瀚,生生不息,周而复始,真是神奇!

  随着脑海中知识的飞速积累,艾琳娜渐渐明白了自家娘亲的良苦用心,明白
了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明白了自家娘亲行的是多么凶险之事——拿了上天的
东西,是要去补偿的。

  少女惊慌着奔出了凤辇,她想告知娘亲自己已经能感受到自己的内丹了,她
明白自己修行的功法是有多神奥,自己成功了,不需要再服下天丹了!看到妇人
一脸轻松对着自己笑,挥着手示意自己赶紧回那辇居上。

  少女想哭,她看到了妇人发鬓间多出了几丝白发!但害怕自家说一不二的娘
亲心情不好,因为她听到耳边有她温柔的话语:「傻孩子,本宫当然看得出你有
所突破!但你怎可仅限于此?且一边看着,心中默念为娘会将天丹炼成便好。不
许红眼睛哭鼻子,我不想看到闺女是一个哭哭啼啼的花脸猫呢······」

  于是艾琳娜为了防止泪水滑落,闭上了眼睛,开始认真地,默默地祈祷,努
力让自己不再悲伤。

  她不知道,天丹,并不是有型有质的丹药。她的头顶慢慢出现了一团白色光
团,只有眼力极佳的修士才能看出那白色光团其实是由诸多缤纷色彩光团聚合而
成的,而这些难以肉眼辨明的色彩正在汇入自己的身体以及刚形成的功体经脉,
中枢,内丹各处·····

  她不知道之前的是「玄素应劫」术法仪式,它的诸般神异效能,也不知道。

  她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形。

  因为她的母亲,神女宫大宫主为这位少女停驻的位置急忙打下了几道禁制,
数道功效各异的晶光帷幕将她牢牢拱卫。为的是防止天机外泄——而那准备多日
的凤辇始终也没派上用场,沉融月有些恼恨地瞥了一眼下方那异想天开的男人,
那眼神分明就是说:「待会拿你是问!」

  老祖苦笑不已:这是看到了什么?」玄素应劫」的传承啊!神话流传,玄女
素女皆是用剑的大行家,降妖除魔是不在话下的,她们在人族大灾大劫前下界授
予应劫之人各般技艺,教化众人如何应对危难,功成之后才与那位具有大气运之
人切断因果返回上界!此前那番祈天剑舞便是祭祀这两位上界女仙,夫人吟唱的
古老言语连我都不曾听闻。

  而且最夸张的不仅仅是传承,这是一个相互成为对方的应劫之人的转化仪式!
这意味着什么?两个女人相互为对方应劫成了一个死循环!自己这个大男人被无
情踢开了,我原本的应劫因果被转嫁给了那小丫头,现在是该觉得浑身一身轻吗?
夫人是要断了自家神女宫宗门的根?

  而沉融月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神物出,天地荡,灵气涌,好事之徒不
会放过这般动静!

  好在自己也已经瞅出那邪物根脚所在,在那上空日月极光耀目处,显现出了
一双可怖的充满血丝的眼睛盯住了自家闺女上方那团蕴含至极玄奥力量的天丹!

  这是一个域外天魔,想必它在「门外」盯着合虚山地界情形垂涎欲滴多时了,
天丹乍现便露出了马脚!

  又是这老家伙刻意卖弄惹出来的祸,怕什么来什么!美妇人恨恨不已,再次
将自家情夫记上了「领功簿」——太糟心了,老是让自己不得安生!

  只得不动声色间完成两人的元神交流,交代男人看顾好自己的肉身正体与自
家闺女,自己却元神出窍,更使出秘传术法隐匿了「资讯」冲向那处诡怖!

  老祖只见一丝晶虹划破长空,「日月魔瞳」破碎!再现圣明真辉!至此,天
都峰顶也无半丝邪氛,想是自家夫人一剑了结邪魔,免除了后患。

  美妇人元神回窍后,把玩检视了一会再度建功的「天誓」神剑后,再次做了
一番剑舞祝辞祷言。为的是感谢此方天地保佑了此次除魔顺利,随后又朝西面微
微颔首了一下。

  心中闪出一丝快意:呵!真是个妙人!初次合作,承情了!这般能为,本宫
自叹弗如!

  尔后美妇人便是与男人继续一同守护那禁制结界内的少女,眼看着她将那耀
眼的白色光团吸纳进入了己身,时已至午,所幸再无其他事端。

  「丫头,感觉如何?」美妇人前前后后检视了少女数遍,未有发现隐患痕迹,
想是死老鬼以山代人的手段让那域外天魔寻错了对象,真是天幸!那域外天魔被
有心算无心,任他狡猾非常,也走脱不了。未对合虚山地界的人族造成影响,更
是万幸,以那人尊位来说,还真是术业有专攻,不愧是······

  「娘亲,一切还好,谢谢娘亲,绝影先生。我现在感觉就是有些头晕脑胀的。」
艾琳娜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自己实力太低,导致面前两位绝世高人损耗真元根基
了以至于感受到了他们身体的生机流失,生出了几缕白发。少女使劲鞠了三个躬:
「我对不起你们,龙血天墓让你们犯难了。」

  这回沉融月倒是没拦住女儿行礼,因为自家情夫姘头交了改口资费,自家女
儿回个礼也就算做个了结:「傻闺女,你太小看这个老家伙了,不把他兜里油水
榨个干净,他就会得意忘形!」

  「噗!」老祖心中大叹:又来了又来了!夫人您别老惦记我那点家伙什啊!
光逮着一只羊薅羊毛有意思吗?

  「娘亲!我今日受此等恩情,哪能再敢劳烦先生?」少女连忙摆手示意自己
别无它想:又来了又来了!娘亲,你是不避嫌啊?

  「无妨,鄙人也有为艾琳娜小姐准备了一份薄礼呢。」老祖其实之前也动用
了魔眼看出这位西域教会圣女此时体质与功体天翻地覆后的一些根脚,庆幸自己
还算有些老本,那份「薄礼」送的不冤。

  「看到了没?为娘说的不错吧?老家伙,你真是小气鬼,吝啬鬼!丫头,这
家伙吃硬不吃软,皮发痒了。」妇人搂住少女笑着鄙夷男人。

  夫人,老是拆为夫的台作甚?一份惊喜感,神秘感又被你冲淡了!老祖想了
会,还是未将话语说出口。满脸堆笑,表示自己先行一步去山下那处院落等候两
位远游的仙子莅临。

  元神空间内。

  「夫人威武!」老祖微微一笑,域外天魔千千万万,多不胜数,看来此次的
天魔实力不济呢。

  「你太小看本宫能为了,倒是你有事没事低调点行不行?今日差点坏事!」
沉融月笑道,神情轻松,见到自家宝贝女儿的安好也便将那笔新账往后搁了。

  「夫人今日斩魔祭旗,是个好彩头呢!」老家伙开始顾左右言其他,其实炼
制天丹,东域数千年历史典籍也是语焉不详,自己与夫人推敲甚久,事情能成已
是上天眷顾了,自己策划的「天地人法物」还是有些用的。了。

  「你还敢吹嘘你那套不靠谱的说道??」美妇凤目一瞪,眼神在说:若不是
老娘出马,你能收拾那个烂摊子?

  「我敢什么?」男人却是一脸无辜,而嘴角泛起了坏笑。

  「哼,待会便收拾你!」女人笑骂道,这个男人脸皮厚的和城墙无二,不好
拿捏呢!他敢什么?还不就是就敢在床榻上欺压妇孺逞其威风,没其他本事了!
哼哼哼!待会有他好看!

  「别啊!艾琳娜这小丫头还在呢,让她瞧见自家娘亲收拾个精壮男子多不好
意思。」男人故作惊慌。

  「那好,你说的,你这几天老实点一边呆着去!」女人将男人凑上来索吻的
脑袋弹了个响亮的脑瓜崩!一边去!会不会说话?要不是你这混球,老娘会被个
小丫头瞧出那羞人事端?

  「别!别这样啊!」男人有些急了!

  「叫你嘴贱!哼!滚!快滚!」女人开始得意了。

              ·······

  「欢迎两位女士光临寒舍,在此游玩的数日期间,鄙人将竭尽所能提供一切
必要服务,满足二位所需。」一位高大的青年一身干练西域绅士穿着,不仅如此:
头发虽也两鬓斑白但也是一个清爽的小马尾发型,领结结扎,胸花佩戴一丝不苟,
脚上黑色皮鞋锃亮,戴着一双白色手套,持一墨色绅士杖向着沉融月与艾琳娜行
了鞠躬的脱帽礼,「请。」

  「哦?」美妇人看了看眼前男子穿着,看了看他手中墨杖,看了看他身后庐
舍,又看了看身边的脸上泛起笑容、兴致勃勃的闺女,她决定不出言拆台了,而
是陪自家情夫玩上一局。

  「远道而来,想必有些劳累,前方几处不错的观瀑所在也有休憩的凉亭,茶
点也由鄙人配置妥当;而舍内后院温泉浴池有助缓解疲劳,尔后不久则有为两位
女士接风洗尘的餐宴······」这位高大的青年男子落落大方在前方引路,
顺便介绍着院落庐舍设施。

  「谢谢先生招待。我与母亲大人承蒙照顾了。」艾琳娜也大大方方行了一个
淑女提裙回礼表示衷心感谢。少女心中一阵温暖,这位先生与娘亲对我恩情匪浅,
让我又羞又愧。现在又感觉像是回到了教国,而自己当上了贵族小姐呢,因为这
处院落的建筑与景致摆设风格是仿我以前见识过的贵族庄园而设计但很好地融入
东域合虚山的景致呢。

  但是少女搀住自家娘亲的手臂正准备随着绅士青年游览院落一番时,一声不
合时宜的「咕……」使得她螓首低垂,面色羞红!丢人了呀!在前一瞬间还真以
为自己是贵族家的小姐淑女了呢!这个肚子怎么偏偏就这时出卖自己了呢?

  「为两位高贵的女士服务,是敝人的荣幸。」青年男子表情淡然诚恳,绅士
做派十足,再次恭谨鞠躬回礼后便转身离开,将这这位异域少女的尴尬就势抹去。

  看到此景,沉融月这位在东域地位尊贵无匹的神女宫宫主也只能强忍笑意。
她不禁想到,若是自家二妹在此会不会笑破肚皮,把自家闺女挤兑得没脸见人!
不过这老家伙刚才那不着痕迹圆场手段真是了得,嗯,待会再问问昨日小妹与她
是如何情形,以老家伙的眼力见不难看出些端倪的,唉!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那番可恨变故幸好自己心血来潮让老家伙走了一遭,不
然真是不堪设想!碍于盟会势头我还真不能拿魔门杂碎如何!大战在即,大敌当
前却要撕破盟约进行一次窝里斗!

  罢了,今日之事还算顺当,权当散心了吧。

  美妇人带着这样的念头,摒弃了其他杂念,与身边的自家闺女开始享受难得
的假日时光,有说有笑地漫步于自家情夫建立的庐舍庭院中,不得不说,他是花
了心思的。在这依山伴水,别具异域风情的院落里,感觉不到任何的嘈杂与周围
景观格格不入的突兀感。就拿手中这白瓷杯盏中的红茶与餐碟上的甜点来说,自
己是挑不出毛病的,自家女儿很是喜欢呢。

             ————————

  水府地界地处偏远,山水相依,此时雾气全消,天空云净,一轮金阳,由东
方高空中斜射过来,照得那山下数天也未消散的血色大湖赤鳞滟滟,齐焕金光。

  秋色明丽,照眼生缬,处处是景。青嫣一路走来也是心情明快,与小梅小雅
一主二仆端拿了些瓜果零嘴吃食踏上石碎小径,隐闻前方庭院中兵刃交触,铮铮
乱响,杂以青年男女啸喝之声。青嫣示意小梅小雅把脚步放轻,不能打扰前方庭
院中两人交手比试。小梅小雅对视一眼,会意一笑,她俩得了女主人口风:今日
是庭院里那位年青男子的重要日子,得要心无旁骛,全力以赴方能得那位天下有
名的女剑仙认可,进而习得更高强的剑法——呵,耳提面命数回,耳朵都生茧了!
以往这位美艳放浪的女主人可无这般挂心男子的小女人姿态呢。

  说是庭院,其实四外并无围墙,只有一道短花篱与小径相通,就着山势建了
几处楼舍相互连接。此处算是幽静的,所以给了不喜太多外人打扰的两位神女宫
宫主休憩。

  楼前广莳花木,旁一小山,上下种满各色菊花,秋英繁艳,灿若云霞,五色
缤纷,大都异种,乃是青嫣闲时亲手培育。而楼舍前坪打扫清洁,地无纤尘本乃
是仆从分内之事,只不过今日是由那位的青年男子代劳了,可见其秉性纯良,也
是诚心求教的。

  主仆三人站定一处大树树荫,向空地斗剑比试的两人远远观望,发现那位明
艳非常,珠光宝气也无法遮掩,连自家主人都不免羡慕嫉妒的美妇人未作围观,
想必已经是去了自家主人潜修的苍翠竹林处修炼了。

  也算是艺高人胆大吗?

  比斗的双方本是考较指导,但双方所使的兵刃均是纯钢打就,两位稍有些武
功根底的女仆在妖魔巢穴苟活多年也是有些眼力见,那位青年与自己年岁相距不
大,但他的武艺、剑术极高呢,自己是万万赶不上的,这便是得有高明导师传授
的结果吗?

  名唤小梅的女侍认真端详眼前情形。先是剑术对决,打着打着,忽然辅以拳
脚相接,诸般擒拿摄取手法错综变化,青年男子虽有数次被击中破绽但还是稳住
身形坚持咬牙攻上,比斗未曾停休。

  只见两人在庭院花篱,树藤回廊中跳高纵矮,此拒彼迎,剑光拳影,上下翻
飞,兵刃相触,铮铮之声密如明珠手钏,响成一片清脆繁音。有时打到急处,只
见一片寒光分合聚散,在日光之下滚来滚去,耀眼欲花。

  虽然青嫣非是武道行家,但也是有诸多从妖人男子得来的武功心法,更与那
颜庞府主交过底,她看出这俩人虽是平常练习,却和真打一样,出手又狠又快,
变化解数奇险异常,稍一疏忽,自己的小冤家立有性命之忧,是以就算她早已知
晓那位红衣宫装的神女宫二宫沉如歌不会拿她亲外甥如何,心中也是有些忐忑的。
昨日便经历了一次刀剑无眼的事故,虽说是有惊无险但也闹得鸡飞狗跳,自家情
郎被他师尊当众揍了个鼻青脸肿,自己看着就牙根泛酸。若是今日再没出色表现
得到修为实力更胜绝影先生一筹的女剑仙认可,只怕自己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
夜里自己也是与小冤家辨明了情形,本想交合双修反哺渡与他精纯元阴促进男儿
功体,助其一臂之力,但小冤家却说有舞弊之嫌······也罢了,这位女剑
仙的眼力想必是比自己要强许多的,画蛇添足之举,呸,哪有自己骂自己的?

  青嫣一边患得患失的想着有的没的,一边揪紧了拳头看着远处惊险万分的比
斗,哎,妖人男子教头调教手下也是这般真刀真枪,见红飙血乃是司空见惯了的,
死个把人也不是稀罕事情。

  而一边无甚大事的小雅眼珠左瞧瞧右瞧瞧,也是难为她面向未变,憋住笑容
了,自家主人紧紧拽着衣裙,手指节都泛白,浮现出纤细的青色血管了。

  也是凡人俗胎的小雅未对修行之事太过上心的缘由,她如何能体会自家主人
与那青年男子「性命一体」、「盘龙绕柱」、「内丹相融」后身心俱与的既特殊
又香艳情形导致的复杂紧张心态呢?

  沉如歌心中波澜不息,先是交手数合,惊喜眼前青年进步远超自己想象,然
后便心下猎喜开始考较自家外甥的招法是否沉稳不会随意变形,身法是否灵动,
步法是否章法有度,拳脚是否便给······一项一项下来,美艳的女剑仙渐
渐开始讶异了,原来自己是是小觑了这小子了!青年不仅招数沉稳,更透出一股
一往无前的狠厉却不失回转!身法左闪又突,忽上忽下,腰腹核心力量不俗!步
法翩翩若蝴蝶,却也配合招法出力!拳脚?这小子还敢跟他二娘对拳?还这么大
力道?小时候白疼你了!

  真是反了天了!那妖女还敢来此观战?哼!区区花拳绣腿!看老娘如何让他
饮败当场!嗯?只是微微打了个趔趄?再来!给!我!跪!下!嗯?这小子下盘
沉稳非常,比那没甚用的风从云要耐操啊!

  当沉如歌再瞅了个破绽,想故技重施让眼前臭小子出丑丢人时,却觉手中一
松,被青年瞧出路数,左边肩头使劲一扭,挣脱了自己玉掌摄拿,更是反身一记
强力的回旋横扫!劲风扫过之处,草地莫不腰折!

  嗯?被打出几分火气了?

  女剑仙此时也觉自己若是再加重些力道便有以大欺小之嫌,便让开一步,让
青年得些势头看他如何追击。其实若是真要对敌了,只需自己将利剑对着横扫而
来的肉腿迎上去或削或砍或戳便是生死胜负!

  好个沉秋!回旋扫腿未有建功,心思电转之下便顺势下压,啪地一下侧身丁
字马步站定,提气凝神,沉若渊岳,左手反手握剑作势格挡,右手却是在刚才身
形架势完成的一瞬间饱提元功——一击!

  沉如歌瞅出青年刚才的强力回旋横扫未有头脑发热一击未中,继续旋身横扫
追击——此乃对敌时的大忌!青年反而就势完成一个攻守兼备的架势,也觉有些
意思。便也弹出一道强力指风对着凌空拳劲而发,看看这小子的凌空拳有何独到
之处!

  「咚!」声音响亮通透,而不是气闷的「噗」,显是拳劲凝实!真是可以!
这小子有几分不凡了!

  女剑仙心中又复惊喜!青年这身剑脉有些偏差了路数,狠厉太过容易将路子
走窄但也问题不大,自己细心调教便能拨乱反正。倒是这身武骨着实罕见!外甥
果然是继承了姐夫的武神血脉!绝影这家伙有几下子,个把月时间便将自己与大
姐心焦不已的难题解决。

  于是沉如歌几招牵引将青年逼入花篱,花围,回廊勾栏处,再考较他对周围
物事看顾!会不会在激斗中踩踏花苗,踢翻花盆。

  果然这臭小子有些顾忌,没与自己缠斗在花围之中,虽未做出践踏之事,但
明显招法保守许多。倒是进了树藤缠绕的回廊后像个猴子,肆意放纵,在护栏横
梁支柱间上跃下钻玩起了幼时孩童抓鬼的游戏,只不过时不时便有奇招妙法相接
罢了!

  不错,跟得上节奏。这手眼并用肯定是学老娘我的!哈哈哈!游戏到此为止
了!给我!倒!

  女剑仙一个瞬身突进,反手将剑柄砸向那身形无法转变还在跃于空中的青年
胸口。

  再一转身,叮的一声,手中钢剑已投入挂于坪地那张太师椅靠背上的剑鞘中。

  而身后青年才恰恰嘭的落地!

  沉秋正欲爬起再做反击,头还未抬起,一股香风扑面而至,眼前多了一双女
子绣鞋,随后耳朵一阵剧痛!

  「啊啊!二姨!二姨!手下留情!痛!痛啊!」

  青年起也不是,趴也不是,因为自己的耳朵被女剑仙死死地揪住了不松手,
还扭了几下!

  「是吗?刚才怎么见你吃了几下没见你喊疼?揪耳朵比被拳打脚踢疼吗?」
沉如歌笑道,她虽也有意惩戒,但昨日那番拳打脚踢再来一次也不太妥当。但昨
夜里自己被他搞得狼狈不堪,在小妹面前失了颜面。这个得要好好清算!

  「呃,你是我二姨,我当然喊疼!」沉秋想也没多想,便随口说了。

  「嗯?意思是我不如你那绝影先生咯?」女剑仙一听顿时又气又乐!又是用
力一扭!

  「不不不,二姨你大人有大量,呀!······」沉秋疼得龇牙咧嘴,只
喊哎唷哎唷,只好耍宝,这,这似乎是自己从下落下的病根?

  「给你个机会,你说我是谁?」沉如歌见状也是噗呲一笑,心说我还收拾不
了你这个小子?你小姨都被我在夜里收拾的服服帖帖,今日一大早便躲得远远去
了!

  「二娘!你是我二娘!我之前叫得生分了!对不起!二娘,我错了!」沉秋
哭丧着脸,自己何苦来着,自己大了些,懂事了些,自然也会注重男女避嫌的。

  「嗯,乖!暂且歇息会,把自己收拾收拾,她们来了。」沉如歌挥了下手,
示意远处青嫣主仆三人可以过来了:「此处有些无趣,下午你且做个向导,寻个
空僻所在。二娘我再看看你有何等能耐。」

  「哦,二娘是怕秘传剑法泄露外人?」沉秋赶忙爬了起来拍拍灰尘揉揉揪红
的耳朵

  「算是吧,主要还是怕你分心外物了。」

  「哦。」

  「什么哦?哦什么?二娘我一番好心你当什么了?你的青嫣姐姐对你很好吗?」

  「噗!没!没!」沉秋一惊,自己的隐秘被瞧出来了?立马将头摇得和拨浪
鼓似的!

  迎来的是女剑仙的大白眼与揪耳朵——这傻小子没救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
反应真是蠢得可爱啊!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