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欲】(二十一)

  • 【爱与欲】(二十一)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小志的生活
2021年1月3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于本站首发
字数:13837

               第二十一章

  (我在这一章再集中回答几个颇有争议的地方好了。我要首先表明,这个文
章它是在讲一个完整的故事。

  那么这个故事肯定得有一些值得写的情节,剧情毕竟是一篇小说的主体,我
肯定不是在写散文。

  所以说很多情节也是为了整体的剧情服务的。

  关于具体点情节上,争议较大的是主角被侵犯的问题,这一点我也阐述过了,
如果仔细看过文章的朋友应该会明白它大致上的逻辑性,这个桥段对于剧情的推
进是非常关键的,而且对人物性格的影响也是决定性的,况且我必须合理的塑造
更有生命力的反派形象。

  所以我不得不依据这篇文章的整体内核去抬高一些尺度。这一点我只能请求
你们的耐心和谅解了。希望你们不要太苛责。

  还有一个就是觉得虐心的问题,这个其实并不是我刻意用来折磨你们的。因
为感情的深切也是文章的核心思想之一。

  如果你们真的很在意这个文章的整体性质的话,我可以先简单给你们一个交
代,绿肯定会有,但是绿并不是目的,只是个过程。

  在这篇文章的结尾我大致上还是把这篇文章定义为纯爱的。如果有些读者现
在觉得心里虐的难受,那我可以向你们保证,结局至少不是悲剧。

  现在这篇文章写到这里,它的字符已经不少了,那么对于一篇较长的小说而
言,如果它的内容过于单一,我担心你们会乏味。

  所以我尽可能的让它看起来有多重趣味,我会让它饱含的元素稍微复杂一些。

  我看到评论里有一位朋友说的不错,如果有些地方你不喜欢也可以挑着看。

  我再次很遗憾的重申,我无力去满足所有人的口味。而且这也绝对不是我的
愿望,我并不钟情于大众文化,我可能更喜欢搞出点小品味。

  最后,我仍然再次请求你们的耐心,或者如果有可能的话,请不要带着任何
目的去看文章,请你们只管放松欣赏就可以了。凑字数对我毫无意义,我既然把
一些东西写下来,我就觉得它似乎有存在的价值。

  在前几章我也已经对一部分读者道过歉了,我现在再一次的对一部分读者道
歉。我要向你们诚实的坦白,我欺骗了你们,我很坏,很糟糕,很不厚道。

  我用一个带劲的名字把你们骗了进来,然后我搞了一些刺激的文字来迷惑了
你们,我很惭愧,很抱歉。但是也请你们原谅我,因为我的初衷并不很坏。

  因为我也实在是想要贪图你们的赏识,尤其是你们超高水平的鉴赏力。我知
道你们都是藏龙卧虎,人中吕布,马中赤兔。而我初来乍到,没有寸两之功,完
全难有立身之处啊。所以我在万般无奈之下才选择了欺骗你们。对不起!对不起
了,我的各位好兄弟!请恕罪!如果耽误了你们些许时间,我给你们赔不是了,
另外我再祝你们在新的一年雄姿大展,龙马精神!请求你们宽仁以怀,对我多加
恩赦。

  至于对那些一如既往的照顾我,帮助我,甚至愿意花时间继续欣赏的好朋友
们,我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就不对你们进行剧透了,况且如果你们觉得在看文章的
时候因为一些剧情的进展而心中不安的话,那其实我也能把它当作是一种鼓励,
因为我知道你们看的着迷,我得谢谢你们!

  还是那句话,只要还有一个人愿意继续欣赏,我就会接着写,我为你们而写。

  如果真的一个人都不再愿意欣赏了,我自然也会灰溜溜的夹着尾巴离开。

  再次感谢你们,再次向你们致歉了,我的好朋友们,好兄弟们,感谢你们的
关照,感谢你们的欣赏。)

  「看来你现在是并没有学乖啊!」

  我回到家之后看着李成刚发来的消息。

  「干爹让你的顺服一点,怎么看起来你现在反而是越发刚硬了呢?你是不是
忘记了干爹告诉过你,馨茹的事情你不可以插手。干爹是非常注重忠诚的,你想
着你的前女友这就是对干爹的精神背叛,你知道如果我告诉干爹会有什么下场吗?」

  一经李成刚这么一提醒,我才突然想起陈友发的确是警告过我,如果我再去
插手馨茹的事情,他就会找人不停的强奸馨茹,我这一阵子确实有所松懈了。最
近这段时间陈友发虽然是凌虐我,但是对我却也还算是温柔,我有些大意了……

  「呵呵,看来得给你提个醒才行啊,这算是我看在咱们的交情的份上私人给
你的小礼物,也算是一次私人的警告,你最好自己掂量一下。」

  他在发完这一则消息之后,他发过来了两段视频……

  这两个视频的拍摄的地点我都是很熟悉的,第一段视频是在我被李成刚引诱
的那个包厢里。而第二个视频则是在我见到馨茹的套房里。

  当我看到李成刚说要给我提个醒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些心理准备了,我知道
他们的手段,我已经逐渐熟悉了他们的把戏……

  我打开了第一个视频……

  这应该是馨茹在录完了专门给我看的视频之后……

  他甩开李成刚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李成刚耸了一下肩,把手插到裤兜里,在
馨茹身边转着圈对她说:

  「好了唐大小姐,这里就是刘志爽快的那个包厢,怎么样,对这里还满意吗?」

  「只是一次!你就会放过刘志是不是?」

  馨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也没有看着李成刚。

  「那我必须再确认一次,你到底是不是处女……我可是有点洁癖的……」

  「是……」

  馨茹干脆的回答道。

  「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只是想跟我打一炮,你没必要跟他分手啊。」

  「我不想跟你……跟你上床……但是……只要你放过他……我……我可以给
你……」

  「好好好……你这是美女救英雄,不,是美女救狗熊啊!」

  「其他的你不需要管,你……你来吧……但是……但是你要承诺!」

  馨茹回过头看着在她背后踱步的李成刚。

  「呵呵呵,你也太着急了。虽然我很好色,但是我也不想惹上什么麻烦,如
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是觉得跟我爽过之后,你自己的身体不干净了,所以才想
要跟他分手是不是?」

  馨茹把头转回来,沉了几秒钟对他说:

  「其他的……不管你的事,我只要满足你就行了……」

  「唉呦呦,真是典型的大小姐的做派,好像什么事情都得你说了算,你要搞
清楚,现在可是我说了算,就算你想献身救你的小情人,我也未必愿意上你啊…

  …」

  「那……那你要怎么样……」

  「我有自己的工作,我也有自己的生活,我可不想陷入到麻烦里面,所以我
必须搞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虽然我的确好色,但是这个好色也给了不少帮助,其
中一样好处就是操的女人多了,就能比一般男人多一分定力。也就是说,虽然你
有几分姿色,可是我还不到精虫上脑,不分清红皂白就霸王硬上弓的地步。我李
成刚从来不打不明不白的炮……」

  馨茹听着她粗俗的话语,她害羞的把脸瞥向一边,她的手开始握住裙子的一
角……

  「那……那你要怎么样……」

  「……我要你现在告诉我,你为什么非要跟他分手不可。」

  「……」

  馨茹抓着自己的裙子,低着头没有说话。李成刚看她这副模样,有持无恐的
开了门……

  「唐大小姐,我看你还是走吧……我们都不必彼此难为,你说呢?」

  「我……我不想他受到伤害……我……我本来……本来想把自己所有最好的
都给他……可……可是现在他……他有危险了……我……我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
……我想让他好起来……就算……就算拿我自己去交换……我也愿意……可是…

  …可是如果他真的好起来了……那……那我对他来说,就不再算是最好的了
……

  我没法再把自己最好的给他了……我……我宁可离开他……」

  「我的天呐……你看……你看我的眼角的泪水……哈哈哈哈……你对他可真
是情深意切啊……哈哈哈!」

  「你……你如果答应的话……你……你就来吧……」

  「呵呵呵,别着急啊大小姐,我还有个问题呢。」

  「……」

  「你为什么非要求到这个房间里来呢?打个炮而已,去哪不行啊。」

  馨茹的头更低了,抓着裙摆的手也攥成了拳……

  「你……你们在这里……伤害了他……我……我也要在这里被你伤害……至
……至少我们都能在同一个地方……留下痕迹……至少……至少我的第一次……

  能有……能有他的气味……」

  「啪啪啪啪」!!

  「哇!太感人了,我简直是被你们感动的稀里哗啦啊,你们两个这是要去参
加感动中国吗?」

  李成刚一边戏谑调侃,一边对馨茹鼓着掌……

  「可是凭什么好人都被你们当了呢?为什么我就是个大恶人呢?你要搞清楚
大小姐,是你自己求我接受你献身的,可不是我要强暴你。况且刘志那小子在这
爽的翻白眼你也是自己看见了,我什么时候难为你们了?我可不想伤害你们,你
这样说,我的良心也过意不去啊。」

  李成刚说着话就开始拉扯着馨茹的裙子,想把她往门口带……

  「不不……不是……我……我说错了……都是我自愿的……不是你在伤害我
……是我……是我心甘情愿的……」

  馨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已经是细如蚊声了……

  「这才对嘛我的好妹妹。你可能还小,你还不知道床上的那些事。我们男人
啊,生理问题其实挺大的。你别老看电影上动不动就是什么强奸啊,慰安妇啊。

  搞的好像我们男人都是随时随地挺着个大鸡巴到处乱插乱干似的。其实啊,
那都是丑化我们男人形象的,真正的男人一般都硬不起来。你知道为什么通常都
是爱人之间才能做爱吗?」

  馨茹听着他下流粗俗的语言,红着脸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性爱,性爱,没有爱,就没有性。所以你说你想献身,可是我也
不想当冤大头啊。你万一委屈的梨花带雨的,那我根本就硬不起来啊。因为没有
爱,你说我还怎么跟你做爱呢?」

  馨茹听着他的歪理,她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因为她也的确没有与男人肌肤
之亲的接触经验。她确实不知道男人做爱是怎么回事。

  「所以说馨茹妹妹,你想献身,我也想帮你,我们这是两厢情愿,恩爱有加
啊,你说是不是」

  馨茹被他说的有些糊涂,但是她也知道这样的要求似乎有些张不开口,所以
她隐隐也有一些觉得李成刚是无辜的……

  「也就是说你不爱我,我就硬不起来,硬不起来我就没法操你,我操不了你,
我们就没有任何协议,那……我可就爱莫能助了……」

  李成刚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果然不是开玩笑的,馨茹哪里是他的对手,被他
这么一绕,馨茹反而觉得是自己心中有愧了……

  「那……那你要我怎么样……」

  馨茹面带委屈的抬起头问着李成刚。

  「你得爱我啊,你得把我想像成刘志,得像爱他那样爱我,你得把自己的真
心掏给我,那我才能动心,动了心才能感受到爱意,有了爱意我的鸡巴才能硬,
我硬了才好干你啊。」

  馨茹听他说的如此露骨,她又把头埋在了自己胸前。

  「怎么样,能不能做到啊?」

  馨茹低着头,犹豫着……

  「唉……算了……我看太勉强你了……这么为难你我也怪不好意思的……你
还是快点走吧……」

  「不……不……我……我可以做到……」

  馨茹着急的回答……

  「真的吗?你确定吗?别搞到一半,老子的裤子都脱了,结果你说你反悔了,
那我可就丢人了……」

  「不……我……我决定了……我能做到……」

  「嘿嘿嘿……那就好……那我们就开始吧……」

  李成刚淫笑着关上了房门,然后他开始脱自己的上衣,当他的胸口裸露出来
的时候,馨茹还是下意识的捂住了脸……

  「啧……你看……你这样我们还怎么继续进行啊?」

  馨茹听他这么说,只好慢慢把手拿下来,但是她的头撇到一侧不敢看李成刚。

  李成刚扔掉了上衣,他又用着自己痞里痞气的姿势站到馨茹的跟前。

  「你长得还真高啊,你说你怎么会喜欢刘志那个小矬子呢,你看我们两个这
才是情侣身高啊」

  「……」

  「没有互动,我没法动心啊……」

  李成刚无奈的摇了摇头。

  「嗯……人家……人家也觉得……觉得你好魁梧……」

  「那……你要不要摸一摸我的胸肌啊……」

  李成刚慢慢的把手伸向馨茹的胳膊,馨茹本能的向后躲闪了一下,但是当李
成刚的手又向前抓住她的手腕时,她顺从的没有再挣扎了……

  李成刚把馨茹的玉手慢慢放到放到他的胸前,但是馨茹的手指蜷缩在一起不
敢去触碰他。

  「我的胸肌硬不硬啊,跟你男朋友相比怎么样啊?」

  馨茹蜷曲的手被他强按在了他黝黑发亮的一块胸大肌上。

  「嗯……」

  馨茹不敢看他,小声的回应。

  「嗯,是什么意思?」

  「你的肌肉……很硬……」

  「那你喜不喜欢啊?」

  「喜……喜欢……」

  馨茹害羞的脸越发的滚烫了……

  「那你摸完了哥哥的胸大肌,哥哥能不能摸一摸你的胸大肌啊」

  馨茹吓到赶紧抽回了手,然后双手交叉在胸前护住自己……

  「你看你……咱们这样没法做爱,难道你以为做爱是坐着聊聊天吗,我们难
道靠聊天高潮吗?你要是再这样我根本就坚持不下去了。这样吧,我再给你一分
钟时间思考,你要是没做好准备就算了,你要是做好了准备,你就不要再羞答答
的了。」

  说完话,李成刚负气的一屁股做到了馨茹一侧的沙发上,但是他明显的用色
眯眯的眼神看着站一旁踌躇不安的馨茹。

  馨茹最终还是慢慢放下的护在胸前的双手……

  李成刚从沙发上站起来重新回到馨茹的面前,他看着馨茹羞红的脸蛋,低垂
的睫毛微微闪动,他其实真有点把持不住,想要来硬的。但是他是有任务的,他
知道自己没这个福分,但是他也不着急,因为他知道自己早晚能品尝到眼前的这
块美肉……

  「想通了?」

  「嗯……我……我会照你说的做的……啊啊!!」

  还没等馨茹把话说完,李成刚双手就一把抓住了馨茹的两个大奶子,馨茹的
手不受控制的还是本能扶住了李成刚的胳膊,但是李成刚给了她一个提示的眼神,
馨茹只好慢慢的又把手放下了……

  「我操……你才多大点啊……居然有这么大的一对奶子……你是吃什么长大
的,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啊……」

  「你……你可不可以……轻一点……」

  李成刚刚抓上这对大奶,他就情不自禁的大力揉动了起来,就算是还隔着一
层衣服,一层胸罩,他还是能感觉到这对大奶子的饱满和弹性……

  「我是不是第一个揉你这对大奶子的男人?」

  馨茹还是把脸侧向一边,不想看李成刚,但是李成刚有节奏的揉搓着她的乳
肉,然后他低着头去扫视馨茹的躲闪的目光,馨茹无处可逃……

  「嗯……」

  「刘志也没摸过?……」

  「没……」

  李成刚提到我,馨茹突然感到鼻子一阵发酸。因为她想起前段时间我偷偷看
她的胸部,她却非常不满的斥责了我。她现在心想,当时还不如让刘志摸一下,
好歹能让他也舒服舒服。不至于现在白白便宜了一个李成刚这个色狼。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李成刚一边揉胸一边像是唠家常一样的对馨茹问道。

  「一……一年……」

  「哇……一年你们就爱的这么深啊……」

  「他……他对我好……我……我也想对他好……」

  李成刚听到这话,手里的力道明显的加重了两分,馨茹的月牙眉也跟着皱了
起来。

  「你的胸部长得这么大,有没有男同学骚扰过你啊?」

  李成刚突然淫笑着想到这个话题。

  「嗯……」

  「他们怎么骚扰你的?」

  「给我……发信息……给我……写信……」

  「他们都对你说些什么呢?」

  「都……都是……淫秽……下流的话」

  馨茹想起曾经被男同学发淫秽信息调戏,虽然她每次都把这些信息删掉,然
后把发消息的人给屏蔽掉了,可她想起那些不堪入目的字眼,她的害羞还是又多
加了几分。

  「说两句听听。」

  「我……说不出口……」

  「罢了……你把衣服脱下来吧,让你穿这身衣服来也不过是为了给刘志那小
子录段视频,现在别包得这么严实了,咱们可是有正事要做的。」

  李成刚松开了馨茹的乳房,然后退后两步等着馨茹脱衣服。可是馨茹,想到
要完全赤身裸体站在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面前,她还是有一点放不开……

  「你是想自己脱呢,还是我帮你脱啊?」

  「我……我自己可以……」

  「那就好,我也要脱衣服准备上战场了……」

  李成刚不顾及馨茹,他直接开始脱掉自己的裤子。他的下体早已经硬的像是
铁棒一样了,所以他的鸡巴高高的顶着内裤,仿佛要撑破了一般。

  馨茹看着他随意的脱了裤子,她的心跳非常快,尤其……尤其是她瞟了一眼
李成刚的内裤,她才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完全没有做好准备……她现在稍微有一丝
后悔了,但是谨守原则的她知道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就没有随便反悔的道理……

  馨茹的脸有点花容失色了,她一时也不敢肯定自己还能不能应付……

  「唉……你怎么还愣着啊,我这都脱完了啊」

  李成刚本来想直接把内裤也脱下来,好让馨茹见识一下他胯下的这条雄根,
但是他考虑了一下,他也知道此时的馨茹不是一般的女孩,这么一刺激说不定会
弄巧成拙,所以他还是忍下了。

  「你不是又想反悔了吧?」

  馨茹确实在心里做着思想斗争,但是最终是她的品质战胜了道德,是她的善
良战胜了伦理。她不愿意让自己食言,更加不愿意放弃对我的保护……

  馨茹用一只手扶住自己的腹部,然后用另外一只手伸到自己的后背上。她的
手灵巧而柔软,看不出这个扭曲的姿势对她有任何难度,她轻而易举的把裙子的
拉链拉开了。她的粉肩一下就露了出来,在灯光的照射下,她的皮肤光滑发亮,
洁白无瑕。

  她用伸到背后的那只手,将两肩上的裙领轻轻的抖落下来,又用扶在腹间的
手把裙子的上半身接住。她沉了几秒钟,她一点一点的松开了捧着衣服的玉臂。

  整条裙子慢慢的就从她光滑的胴体上自然滑落了……

  就这样,馨茹凝脂如洗一般的身子就基本暴露在了一个贪婪的流着口水的淫
魔的面前。

  馨茹的皮肤远看雪白,可是近看却白中透着粉嫩,似乎在她的美肌上轻轻触
碰一下就会点出一片红润的涟漪。他光滑细嫩的美腿和纤弱无力的胳膊极尽柔美
婉转。这样一副身躯配上她娇艳动人的绝美脸庞,再加上她的一头丝绢如墨的黑
发。这样的神韵便是东方含蓄美学的极致啊……

  馨茹穿的是一套干净简约的米白色内衣,上面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花色和样式。

  她的胸罩是四分之三杯的,它小心的呵护着馨茹那对高翘挺拔的巨乳,由于
馨茹的乳房与她瘦削的锁骨非常不相称,所以胸罩的背带在她的腋窝靠上的位置
是中空的。这就等于,她的两肩就像是吊桥一般,用绳索把她的一对向前饱胀挺
立的乳房吊在了她的胸口上。

  馨茹的身子要比王老师更瘦一些,但是她的乳房却明显比王老师还要更加饱
满一些,也更加挺立一些。这一点也是李成刚没想到的,因为馨茹平时的穿着从
来不追求性感,又加上她姣好的面容,事实上真的很容易让人忽视她的好身段。

  馨茹的身体美的像是一块白玉,晶莹剔透,色泽明亮,让人不忍心去轻易触
碰,生怕握在手里拿不稳,不小心会掉到地上将它打碎。即便是她的胸前有一对
鼓胀的大乳房,这也并不会带来特别强烈的肉欲色彩。不过这也仅限于正常人的
欣赏视角,对于李成刚而言或许就完全不同了,在他的眼睛里,越干净的东西他
就越想要弄脏。把一样纯洁无暇的东西弄的污秽不堪,对他来说有一种异样的成
就感……

  当我看到馨茹把胸罩两边的吊带从肩头抹下来,然后她一手扶着自己的乳罩,
另外一只手在背后解开胸罩的挂钩,两条胸罩的系带从她的身体两侧散落下来时,
我忍不住想要去抱住她,去为她遮挡,为她庇护。但是李成刚看到这一幕,他也
想要冲上去抱住馨茹,但是他抱住馨茹是为了听美人在怀的娇喘,是为了看她娇
羞的脸颊因发情而绯红……

  她的胸罩的肩带还搭在臂弯上,她的手也还不肯放开捧着的杯缘。她因为羞
耻和害怕微微拱起了自己的后背,她的迷人的U形锁骨和颈筋也因为她的战栗而
凸起的更加明显,更加动人。她踮起一只脚的脚尖,用弯曲的大腿一侧去夹紧和
遮挡她的隐私地带……

  看到馨茹的这双美腿和她的娇柔的玉足我想起苏东坡的一串句子:

  「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

  馨茹的美真的是立于风中则不忍,置于怀中则不安,捧于心间则怕融,抚于
掌上则欲坠啊……

  在她的小腹,在肚挤的一侧微微有一颗小小的青痣,这颗小小的青痣可谓是
点睛之作,它如同是沙海中的碧湖,晴空中的绛云,孤海上的帆舟,为这无暇的
纯粹之美带来了迷人的生动之效……

  所以在我的视线中,其实馨茹的整个身体并不能说,有非常勾人情欲的性特
征,她只是单纯的漂亮而不是媚艳。这样的美本应用于欣赏而不能用于把玩,可
是现在这份美对它眼前的这个人而言,它就单纯的是一种雌性的引诱……

  李成刚走到馨茹的面前,他上下左右晃动着脑袋打量着馨茹的全身,馨茹的
腿和胳膊夹得更紧了……

  「啧啧啧啧……真是想不到啊……平时在学校,我看你也只不过是觉得个子
高一点,奶子比一般学生大一点,长得漂亮毕竟不能当饭吃。可是万万没想到你
的这幅身子还真是让我也开了开眼。我玩过的女人自己都数不清了,像你这样的,
我也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啊。」

  「刘志啊刘志……你小子是只有福缘而无福分啊,这么美的身子给了我,你
说你男朋友会怎么想呢?」

  「……你……你不要提他……只……只要你肯答应……我……我就愿意…
…」

  「很好……很好……嗯……胸大……肤白……细腰……脸蛋,表情,声音都
很完美……可是……可就是这屁股还小了点……你这屁股要是能跟王诗琴一样就
更好了……」

  李成刚转着圈的品评着馨茹的裸体,就好像他是在菜市场选猪肉挑肥鸡似的。

  他完全将馨茹的人格物化,在他的眼睛里,只能看到女人单纯为性欲而生的
那一面……馨茹听着他下流的对自己进行的品头论足,她忍不住流下泪来……

  「唉?!……你怎么哭了呢?我……我也没说什么啊,你别难过,你的这个
屁股,这是还在发育,你的胯都还没开呢,以后有的是机会,等你真的变成了女
人,以你的身段和资质,那肯定是个爆乳肥臀的人间尤物啊!」

  李成刚继续无耻的调戏着馨茹,这是他典型的恶趣味,他喜欢拨弄女人的羞
耻心,在他看来,这会激发女人特有的柔美一面……

  「你……你可不可以不要说话……你……你想要我做什么……我……我做就
是了……」

  馨茹带着哭腔对李成刚恳求……

  「你还挺着急的,有这么兴奋吗?看到哥哥的强健的身姿是不是有点动情了
……」

  李成刚没有想要放过馨茹的意思,他用手掐了馨茹绯红的脸颊一下,馨茹慌
乱的歪头闪躲……

  「不……我……我只是想要快点结束……」

  「哈哈哈哈!……那你可搞错了小妹妹……我可不是你的那个小鸡巴男友…

  …我在床上那可是相当持久的……」

  李成刚略显骄傲的对馨茹吹嘘,但其实此时的馨茹完全不明白他说的意思,
馨茹还没有任何床上的那些经验,对她而言,李成刚的话外之音,不过是不打算
轻易放过她……

  「把手拿开吧!」

  李成刚看着馨茹还手捧着胸罩不肯放下。于是对她命令道。

  「你不是想要快点吧,那就别耽误时间了。」

  馨茹慢慢的撒开了手……她本还想要遮挡一下,但是她的双手抬了一下,最
终还是握在一起放在了身下……她因为害怕,她的胳膊紧紧夹着自己的身体,可
是这么一来,她的大奶子反而显得更加突出饱满了……

  「好嫩的一对大奶子啊,你看这粉嫩的小乳头,还没人用过吧」

  馨茹的乳房如同婴儿的脸蛋一样水嫩,她的乳尖如同荷花的花苞一样微微凸
起……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李成刚说完话,一把就握住了馨茹的一只大奶,馨茹吓的身子一震,肩头也
耸立起来。可是她没有阻拦李成刚的动作……

  「真是年轻的大奶子啊,这么有弹性,这么光滑,这手感比豆腐结实又比乳
酪还弹手,你可真是长了一对极品大奶啊!」

  「求……求你……别对我说这些……」

  「我怎么跟你说的,咱们得谈着情说着爱我才能继续进行下去啊。」

  「可……可是我跟刘志在一起……他……他不会对我说这些的……」

  「哈哈哈……那是他不懂得欣赏你……我怎么能跟他一样呢。况且他也没摸
过你的这对大奶不是吗?他要是摸了,说不定……说不定他就咬着不松口了!」

  「啊……嗯……呜呜……」

  李成刚还在说着话,他突然一下贴上了馨茹的嘴巴,馨茹努力的左右挣扎,
总算甩开了他的嘴巴……

  「你……你干什么?……」

  「当然是跟你接吻啊,我们谈情说爱不接吻,怎么谈下去呢?」

  馨茹歪着头,脸上的委屈更重了。因为在一个像她这样的纯洁姑娘的心里,
其实接吻甚至比失身更加让她不能接受,因为身体被摆布,她还能欺骗自己这是
被迫的,可是感受着彼此的呼吸,水乳交融,这可就真的是只有对所爱之人才能
放开心结……

  「来……看着我的脸,不要躲闪,如果你不想看,也可以闭上眼睛,但是不
要歪头」

  李成刚捏住馨茹的下巴,把馨茹的头掰到他面前,用指导的口吻对馨茹说着。

  馨茹红着脸躲闪了两下目光之后,只好闭上了眼睛……

  「然后慢慢的张开你的嘴巴。」

  「不……不……我……我……我还没跟人舌吻过呢……」

  馨茹听到李成刚的话,她知道李成刚的用意,她紧张的睁开了眼睛,着急的
对他说,她的表情楚楚可怜,希望李成刚可以在这个问题上不要难为她……

  「?你跟刘志在一起这么久,你们没亲过嘴?」

  「……亲……亲过……但……但是我们只是亲吻对方的嘴唇……」

  「哈哈哈哈哈!!」

  李成刚忍不住大笑起来,他暂时放开了馨茹,他笑的十分夸张。

  「哈哈哈……你……你们太逗了……好好好……我们先不接吻……那你把内
裤先脱了吧」

  这个要求对馨茹跟舌吻一样难以接受,馨茹真的觉得这个事情是一个难关接
着一个难关,她每向前多走一步都非常的挣扎。但是现在她已经赤身裸体,而且
胸前敏感的嫩肉也已经被人握在手中把玩了,她如果这个时候放弃,那么之前的
付出也都白白的浪费了,所以她虽然觉得难受,可现在的她已经不是那么犹豫了
……

  馨茹闭上眼睛,一两颗泪珠从她眼角上滑下来,她不想看自己,也不想看李
成刚,她尽可能的放空自己的大脑,她慢慢的把自己身上的最后一块遮挡也除去
了……

  「哇……你是还没开始发育啊,还是你先天是个白虎啊,你这隆起的馒头逼
也太绝了!」

  馨茹把自己全身最为羞耻的部位展现给她完全不喜欢,也完全不信任的一个
人,她的抵抗力和她的尊严都达到了崩溃的临界点。在听到李成刚下流的调戏之
后,她的心一下子承受不住了,她突然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大声的痛哭了
起来……她一边哭一边喊:

  「不要……不要……不……我不行……我不行!!」

  李成刚也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他也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女孩竟然如此
知羞。不过在他的心里,这更有趣了,越有挑战性的女人,对他来说就越有征服
的价值……

  「你吓了我一跳,行了行了行了,你别哭,我不说话了好不好,你别害怕啊」

  馨茹还是蹲在地上一直大哭着,她的眼泪很快就流满了她的胳膊。李成刚没
办法只好拿给她一些纸巾,等她的情绪先稳定一会……

  过了几分钟,馨茹逐渐把哭声换成了抽咽,她也用了差不多十几张纸巾了…

  …

  「唉……这样吧……唐小姐,我也体谅一下你的难处,要不然我把你的眼睛
用一条绸带给蒙上,你也就不用看着我这张你不怎么喜欢的脸了,你说怎么样?」

  馨茹一下一下的抽动身体,但是她用纸巾擦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之后,微微的
点了点头……

  李成刚似乎早有准备似的,从背后的抽屉里拿出一条深蓝色绸缎布带,然后
他慢慢拉着馨茹的胳膊把她扶起来,又带她到沙发上坐下来,他不再调戏馨茹,
而且举止动作温柔缓慢,多少缓解了一下馨茹的紧张情绪,只是馨茹的手一直挡
在自己的下体不敢拿开……

  「那我给你蒙上眼睛,你自己躺在沙发上,然后你慢慢把手拿开,我就会趴
到你的身上,然后我会抚摸和亲吻你,咱们调调情,热热身就开始,你明白了吗?

  准备好了吗?」

  李成刚详细对馨茹解释着她等会儿会遇到的情形,以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馨茹沉静了一会,她的呼吸逐渐的平静下来,她对李成刚点了点头……

  李成刚慢慢的用那条绸带蒙住她的眼睛,绑在了她的脑后,期间他还假装关
切的问馨茹是不是紧了,勒的难不难受。

  「那你躺下吧,我去把内裤脱下来,给你放点音乐,让你舒缓一下情绪」

  蒙着眼睛的馨茹点了点头,慢慢扶着沙发沿平躺了下去……

  李成刚起身用遥控器打开了音乐,声音不算是很吵闹,但是也并不柔和。可
是李成刚却并没有把内裤脱下来,而是悄悄地打开了房门……

  从门外,依次蹑手蹑脚的走进来三个人……这个三人我当然知道是谁,为首
的正是陈友发……

  他们三人进来之后,看到躺在沙发的馨茹,她的酥胸随着呼吸上下起伏,她
的白里透红的美肌散发着诱人的光泽。他们三个没穿内裤,全身赤裸的肮脏中年
油腻男人全都高高的翘起了鸡巴,尤其是陈友发的鸡巴,当仁不让的拔得头筹,
他也当仁不让的第一个趴到了馨茹的身上……

  他悄悄地趴到沙发上,我看到馨茹紧张的脖颈抽动,她闭紧了自己的嘴唇…

  …

  陈友发欣赏了一下这个美丽的身躯,他将馨茹的手慢慢拿开,让馨茹干净的
一点杂毛都没有的白虎阴户暴露在他的贪婪视线之下,陈友发的眼珠一亮,而在
一旁观战的其余二人也是兴奋的相互对视……

  陈友发慢慢的将自己的一身肥肉贴上了馨茹的光滑洁白的皮肤,他的几乎淌
着猪油的脸接近了馨茹的酥胸……

  他张开自己肥厚恶心的大嘴,一口咬住了馨茹娇嫩无比的乳尖……

  他的嘴我很熟悉,多次我几乎忍不住想要呕吐,可是我还是用意志力强迫自
己忍住了,但是当我看到这张臭嘴与馨茹的美乳相交时我真的比自己含住他的肥
舌更让我恶心……

  「呃……」

  馨茹的嘴里发出一声娇喊……

  陈友发的脸和他的嘴巴虽然很恶心,但是我知道他的舌头很有技巧,我回忆
着自己的乳头被他含在嘴里的感觉,我不难体会馨茹当时从乳尖传遍全身的那种
刺激……

  他用他粗糙肥厚的舌面刮蹭着馨茹柔嫩的从未被刺激过的敏感地带,他的嘴
巴还会有节律的吞吐乳头四周的乳肉,他会转着圈的在乳晕四周打滑,然后突然
的用舌尖去挑逗乳头的顶端……

  整个乳房随着他每次的吞吸连带乳根都被扯动,乳腺上的所有敏感神经都变
得活跃起来,乳晕开始收缩变紧,迎合着他的舌头的刮蹭,他的舌头每转一圈,
心里就会打一下颤。早已因为兴奋而勃起的乳头挺立在他的口腔里,不知什么时
候会被他突然的一下挑动,那种即渴望释放又害怕刺激的矛盾感觉一直从乳头传
遍全身的神经系统……

  他一边舔舐馨茹的右乳,他一边用手揉捏着馨茹的左乳。他的手握在靠近乳
尖的位置,他让馨茹的乳头从他的食指和拇指之间探出头来,经不起他这样的两
三下揉搓,馨茹的左乳乳头也高高的翘起,她的乳头像是雨季池塘里探头呼吸的
鱼儿一样挺立在乳波上。陈友发的手很有分寸,他每次揉捏都恰到好处的蹭到乳
晕,但是又不去刺激乳头,这样乳头就会越来越敏感,也会越来越坚挺……

  没有几个来回,馨茹的嘴微微的张开,她的脚趾开始时不时的弯曲,她的平
躺在沙发上的肩头也开始耸动……

  「波」!的一声,陈友发吐出了馨茹的右乳,馨茹的右乳乳头跟左乳相比,
明显的被他吸的红彤彤的。娇艳的乳头上粘着陈友发的口水,像是刚洗过的亮晶
晶的桑葚子一样迷人……

  陈友发转过头来一下又含住了馨茹的左乳,这一次他的嘴巴使劲的压住馨茹
的乳肉,她的整个乳房被他的肥脸压扁,他叼住馨茹的乳头然后开始转圈的摇动
自己的脑袋,由于乳头的扯动,馨茹的乳肉也在他的肥脸四周流淌。馨茹的乳肉
饱满,陈友发的嘴巴压上去之后所有的乳肉都贴到他的脸上,随着他的晃动,这
些柔软的乳肉轻轻的滋润着他的坑洼的肥腮。而他那刺人的胡渣子却毫不留情的
刮擦着这些吹弹可破的嫩肉……

  「呃呃……呃……」

  陈友发将他的舌头打成卷,然后整个包裹住馨茹的乳头,他的大嘴巴紧贴着
馨茹的乳晕,然后他用舌头像是撸管那样撸动着馨茹的乳头,陈友发的技巧熟练
而老道,可馨茹的乳头却未谙世事,她经不起这样的挑逗,她的手开始用力的抓
着沙发的边缘……

  陈友发感受到馨茹身体的细微变化,他放开馨茹右乳,从馨茹的身下搂住馨
茹的腰,他没有压上馨茹的身子,而是将馨茹的上半身揽在了自己的怀里。当他
紧紧抱住馨茹的时候,他的嘴巴使劲的用力一吸……

  「啊!……」

  馨茹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

  馨茹的叫声酥麻入骨,她的脚心开始摩擦另外一只脚的脚面,她分明是有了
感觉……

  陈友发松开自己的嘴直起身子,他一只手抬着馨茹的细腰,一只手开始从馨
茹的脖子一直沿着她光滑的身子向下抚摸,他的手粗糙有力,但是也不乏温度。

  他的手掌磨蹭着馨茹肌肤上的敏感神经,他的大手从乳沟穿过,又滑向小腹。
馨茹因为腹部被异物触碰而紧张的收缩。我知道馨茹是怕痒的,我以前经常挠她
的肚子,她总是挣扎着左右躲闪。

  当陈友发的大手在她的小腹上摩擦的时候,她也开始扭动着身子进行着抵抗,
但是陈友发的手非常大,也非常有力,与我的手有着本质的区别,馨茹的蛮腰在
他的手里完全被掌控住了,馨茹的手牢牢抓着沙发强迫自己不去反抗,但是这种
即痒又羞的感觉却一直不停的刺激着她腹下的林荫蜜道……

  陈友发的手继续向下滑到了馨茹因为双腿紧夹而隆起的阴阜,那饱满鼓胀的
小馒头一样的阴阜肉肉的,软软的,陈友发忍不住用手指捏了一下。馨茹微颤颤
的一声羞叫,夹住的大腿都开始哆嗦了……

  陈友发非常老练,他翻转手掌,用掌心按在馨茹的阴阜上,然后将自己的中
指插进了馨茹的两腿之间……

  「啊……啊……」

  馨茹感觉到有一根坚硬的东西划过了自己的阴蒂和阴唇,她从未感受过这样
敏感的刺激,她张开嘴叫出了声……

  无论馨茹的腿夹的多么紧,她的大腿的嫩肉都太柔软了,怎么可能阻挡住陈
友发的手指呢,陈友发又把馨茹的腰抬高了几分,然后他插在馨茹两腿之间的指
头开始拨弄着馨茹已经湿润的阴唇……

  馨茹的阴户也跟她的人一样,像是精致的没有任何棱角和瑕疵,她没有外阴,
只有平滑的阴道口,向外微微凸起的阴户肉嘟嘟的夹住通往蜜穴的入口。如肌肤
一般光滑的阴肉上完全没有一根毛。这或许本来是上天赐给馨茹的一样礼物吧,
好让她的全身都显得纯洁干净。可是这份礼物现在却充满了挑逗的情欲……

  陈友发的手上下刮蹭着馨茹的阴道口,他的手指似进非进的贴着馨茹肉洞的
边缘打滑,他的手指看似是在上下摩擦,实际上他是轻轻用力的绕着馨茹的蜜口
转着圈,他在感受着馨茹下体的湿润,他也在测量着馨茹蜜洞里的温度……

  馨茹被她抬着腰,她的后脑抵在沙发上,她伸长了脖子开始左右摇着头,她
的手近乎是在撕扯着沙发的皮面,她的膝盖拱起,两条小腿开始来回的摩擦……

  陈友发对馨茹的反应十分满意,他在心里暗自踌躇,这是一个极致水嫩的美
人坯子,她的性子倒是也符合她的这身美肉。他心想,如果他也还在馨茹这个年
纪,或许他真的不想糟蹋了这么好的东西,甚至他也想试试对眼前的尤物动动真
情也说不定……

  「啊啊……啊……」

  馨茹的声音越来越媚……她的腰也轻轻的在陈友发的胳膊上扭动,她的两条
腿一会交叉一会彼此摩擦,馨茹……她最终还是被陈友发挑弄的动了情欲……

 陈友发这个时候突然用自己的手指按住了馨茹穴口上面那粒最娇嫩最隐秘的

  小阴蒂,他轻轻颤着手指刺激着这粒对所有女人而言都无法抵抗的敏感点
……

  「呃呃……啊啊……啊……不……不行……好奇怪的感觉……」

  馨茹终于忍不住想要开口抵抗,但是她的声音颤微微的撩动人的心性,让人
真的忍不住想要上去「爱」她一番……

  陈友发把握住了时机,他放下馨茹,然后两手坚硬有力的掰开了馨茹徒劳阻
拦的双腿……

 这湿答答的极品精美白虎馒头逼就这么完全暴露在了陈友发坚硬如铁的鹰钩

  巨根之下……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