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同人

  • 【斗破同人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月下断肠人(授权转发)
首发:Pixiv
字数:5,707 字

  魔兽山脉旁——青山镇

  忙碌了一天后,一袭白衣的小医仙回到自己居住的小竹屋,但是看着卧室里
那两条不一样的衣衫,又看了看自己耳边的白发,不禁回想起那个已经成为人尽
皆知的大人物的少年。

  坐在床上后打算脱衣睡觉,当白嫩的玉手触碰在脚上白色顺滑的丝袜上时,
不禁想起了最近从雅妃那里传来的传闻:「现在萧炎把家里的两个搞定了,打算
把我们这些一起接过去,顺带还透露出了他奇怪的癖好,最近穿好丝袜,如果他
过来的话可以试着勾引他,成了说不定就可以被她娶进门了!」

  「雅妃应该没有逗我吧?前段时间好像看到了云韵的身影,不过身材好像走
形的样子,出了什么事吗?萧炎真的会来吗?而且萧炎真的会对我有兴趣吗?我
的脚能让萧炎有兴趣吗?出汗出的这么厉害会被他嫌弃的吧?」

  很难想象,曾经杀人不眨眼,挥一挥手就杀了数万人的天毒女此时却如此的
多愁善感,倒不如说现在才是她的本性,只对萧炎露出的本性,从小就想当个炼
药师救治他人,在无望之后依旧择当药师开个小医馆救治他人,这样的少女本性
能坏到哪去?

  然而人性的丑恶让她的内心逐渐变得坚硬起来,变得只为萧炎这唯一一个走
进自己内心人开启,知道萧炎有了奇怪的癖好之后,想的不是自己能不能接受,
而是萧炎会不会嫌弃自己,善良的让人心疼。

  「算了,不想这些了,这袜子什么都好,就是不透气,容易积汗,还容易积
攒气味,这样的袜子有什么好喜欢的?」

  思索了片刻后,小医仙还是选择放弃思考这些问题,抱怨起穿上丝袜后感到
的变化,实际上萧炎最喜欢的就是小医仙这样的玉足,虽然小医仙自己认为自己
的脚不好,但是却是最令恋足人士喜欢的那种,最重要的是,小医仙穿着丝袜后
积攒的气味都是香的,真正意义上的香汗,而且可以人为的调制自己香汗的成分,
甚至变成……春药。

  设置好结界后,小医仙躺在床上安然入睡,对于小医仙来说并不需要修炼,
厄难毒体一呼一吸之间产生的毒素都会成为小医仙的斗气,而且也没有了修炼的
目标,比起修炼小医仙更想享受一下平静的人生,结界也是随手设置的。然而小
医仙没想到的是,自己入睡后,一位老熟人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雅妃真的是干的太漂亮了!真不愧是商人!不仅解决了米特尔的库存问题,
还让小医仙她们都穿起丝袜来了!回头要好好的满足她一下。」

  萧炎轻而易举的越过了小医仙的结界,看着小医仙白色的衣裙和露着甜蜜微
笑的睡颜,不禁感叹道:「现在的小医仙才是真正的仙女啊~!回到这里对于她
来说也算是归宿吧!解决了厄难毒体,她也可以无忧无虑过这种平凡的日子了。」

  萧炎虽然感叹着小医仙的现状,但是两只大手却不受控制的朝着小医仙脱下
的布鞋伸去,萧炎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

  双手拿着小医仙刚脱下的布鞋,感受着双手上传来的温度,以及鞋口冒着的
白色热气,下体便忍不住兴奋起来了。

  「哈~哈~!小医仙的鞋子味道好棒啊!最近……最近越来越喜欢这样了,
我这是要彻底变成变态的节奏吗?但是……但是真的想一直这样啊!」

  萧炎嗅着小医仙布鞋里的香味逐渐沉迷其中,但是理智清楚地告诉萧炎自己
的变化,自从那一次开始和彩鳞玩过足交后,到熏儿那次性交,自己已经开始变
成重度恋足了。

  而且程度疯狂的提升,现在已经到了离不开女孩子的鞋袜和玉足了,萧炎此
时将脸埋在小医仙的一只布鞋中,粗暴的样子仿佛恨不得将脸塞进里面,原本被
小医仙穿了许久的白色布鞋一直都和崭新的一样,此时在萧炎的手下却变得满是
皱褶,给人一种破旧不堪的感觉,就像是个被强暴过的小姑娘。

  事实上也就是如此,粗重的呼吸声从萧炎的鼻中传出,布鞋中的气味被萧炎
所吸取,白净的鞋垫贴在了萧炎的鼻前,整个布鞋都在向内坍塌,仿佛要被吸收
掉了一样。

  布鞋中残余的足香让萧炎感觉一阵舒畅,但是很快一种更加强烈的冲动涌上
萧炎的脑海,猩红的大舌头在小医仙的布鞋中来回刮动,腥甜的味道在舌尖上绽
放让萧炎更加贪婪的舔舐着小医仙玉足中的香汗,仿佛要将布鞋中残余的香汗全
部吸食干净,此时的萧炎像是一个瘾君子吸食毒品一样贪婪的舔食着小医仙布鞋
中的香汗。

  胯下的鸡巴已经撑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随时都可能将裤子给撑破,而萧炎
也注意到了这点,旁若无人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怒目青筋的大鸡巴暴露在空气
中散发着腥臭的气味,狰狞的模样足以让人感到它的分量。

  「啊~!小医仙的鞋子好爽啊!龟头都麻了!没先到居然攒了这么多的汗,
真是太赞了!咝溜~咝溜~!这种腥甜的味道太棒了!上面的布料好碍事啊!撕
掉就好了,哈啊~哈啊~!滋~滋~!这样就爽多了!」

 萧炎的鸡巴才空气中晃动了几下后便迫不及待的将小医仙另一只白布鞋套在

  了自己的鸡,温暖湿润而又粗糙的感觉让萧炎顺间打了个激灵,尤其是鞋尖
部位积攒着小医仙忙活了一天之后积攒的香汗,还是刚脱下不久的那种,甚至还
冒着白色的热气。

  当萧炎的龟头顶在了鞋尖的一瞬间,香汗与龟头接触的一瞬间产生的感觉差
点让萧炎当场缴枪,酥痒酸麻的感觉让萧炎忍不住用龟头死死地顶住小医仙布鞋
的鞋尖,仿佛要将小医仙的布鞋给顶破一样,布鞋的鞋尖已经被萧炎的肉棒给顶
出了轮廓,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将小医仙的布鞋给顶破一样,缓了一下后随即疯狂
的撸动起来。

  被萧炎握在手中的两只白色布鞋,此时已经不成原样了,被萧炎舔食的那只
布鞋此时已经被撕裂了,足尖的部位被萧炎含在口中不断的吮吸着,整个鞋垫都
在向下滴落着萧炎的唾液。

  被萧炎当做飞机杯一样手淫的布鞋此时已经成了纸团一样的物品卷成一团,
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虽然没有射精,但是前列腺分泌出来的忍耐汁已经将小
医仙的白色布鞋给打湿了,而将小医仙的白色布鞋摧残的差不多的时候,萧炎终
于射精了。

  一声野兽般的低吼,白浊滚烫的精液从马眼中喷射而出,将小医仙已经变成
纸团装的白色布鞋所浸染,甚至渗透出来,此时房间中只有萧炎略显粗重的呼吸
声以及精液滴落在地上的滴答声。

  发泄过后的萧炎看着手中破烂不堪的布鞋,忍不住叹息道:「小医仙醒了之
后看道这样的场景,不知道会说什么?」

  「那么你希望我说什么呢?趁别人睡觉的时候,用别人的鞋子手淫的变态萧
炎~!居然把我的鞋子弄成这样,而且还射了这么多,你是希望我的鞋子怀孕吗?」

  小医仙满是怒意的声音传进萧炎的耳中,萧炎完全沉浸在快感之中,完全没
注意到自己发出的声音有多大,身为斗尊的小医仙自然而然的就被吵醒了,睁眼
就看到了萧炎将脸埋在自己穿过的鞋子中,不断的呻吟着,而且还发出舔舐的声
音,并且脱下裤子露出了那根狰狞的大鸡巴。

  小医仙红着脸,看着萧炎亵玩自己的鞋子,当看着萧炎不断用龟头操弄着自
己的布鞋最后射精的时候,小医仙已经出离了愤怒:「这个混蛋!都经历了那么
多的事情,居然宁肯趁我睡觉的时候偷我的鞋子撸管,也不愿意直接和我上床,
而且还射了那么多!」

  此时小医仙俏脸冰寒的看着萧炎,很是怀疑萧炎有没有把自己当女人看,而
萧炎也不好意思的转过身来说道:「我说这是我控制不住自己了你信吗?」

  虽然萧炎的表情很是诚恳,但是看着那根粗长的鸡巴上挂着的不断滴落着精
液几乎看不出原样的布鞋时,总有一种滑稽感。

  小医仙闻言面带微笑的看着萧炎,随后重重的一脚踩在了萧炎的脸上,佯怒
道:「你是不是当我傻啊!?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来好好地帮你发泄一下!」

  实际上小医仙已经信了大半,相处了这么久什么没见过?只是不清楚到底是
萧炎打算用这个拙劣的借口来接纳自己等一些红颜,还是真的有问题了。所以小
医仙打算直接上手,反正也不是坏事,如果是第一个,那么自己就帮他适应一下,
如果是第二个……小医仙打算还是帮萧炎保存一下脸面,毕竟堂堂斗帝居然会无
缘无故对女性穿过的鞋袜发情,实在是有损颜面。

  在小医仙踩在萧炎的脸上的时候,柔软而又湿滑的触感加上浓郁的香气,原
本熄灭的欲火此时再度燃烧起来,但是理智告诉萧炎如果这个时候真的出口了,
就算和解了那么变态的称号也去不掉了,床上的游戏没什么,但是下了床还这样
就真的是没面子了,尤其是彩鳞可能会借题发挥搞自己。

  「舔!不是说控制不住自己了吗?!那就舔啊!你这个混蛋!宁肯偷我的鞋
子撸管也不肯和我正面上!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人啊!快舔啊!人渣!不是说控
制不住吗?我来帮你解决啊!说谎也不找个好理由!萧炎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做
朋友?」

  正当萧炎不知道怎么解释的时候,小医仙满是怒意的话语传入萧炎的耳中,
柔软的玉足不断的在萧炎的脸上摩擦着,丝化的触感加上残存的香汗涂抹在脸上
的触感让复燃的欲火变得更加旺盛,隐约意识到有台阶下了后,萧炎终于张开自
己的大嘴,含住了小医仙的玉足。

  猩红的大舌头在套着丝袜的玉足上来回舔弄着,丝袜上残存的香汗就这样一
口有一口的被萧炎的舌头舔食入腹。

 甜腥的味道刺激着萧炎的神经让萧炎更加贪婪的开始吮吸起小医仙的白丝玉

  足,一根有一根的玉趾被萧炎的大嘴吮吸干净,小医仙也感到了不对劲:
「萧炎不会真的出现问题了吧?性癖觉醒?那么……」

  萧炎的动作完全不像是伪装的样子,反而异常的痴迷,小医仙想要抽回自己
的玉足时,萧炎居然用双手摁住自己的丝袜玉足,不肯让小医仙抽回来,而且加
快了舔舐的速度,因此小医仙相信了萧炎的说辞。

  不过嘛,为了萧炎的面子和自己的融入,小医仙打算好好地和萧炎玩一场游
戏,有了足够借口可以让萧炎正大光明的展露自己的癖好,自己也可以成功的融
入萧炎的后宫不被彩鳞和熏儿反对。

  看着萧炎那贪婪的模样,小医仙也有些喜悦,至少以萧炎的实力,就算有性
冲动了也可以直接空间穿梭到其他地方去,但是唯独到了自己这里,说明萧炎心
里自己还是有些地位的。

  很快小医仙的一只丝袜便被萧炎舔的除了口水之外没有任何液体,小医仙无
奈的将那只丝袜脱掉,露出了白嫩纤美的玉足。看着萧炎那仿佛要将自己玉足给
吃下去的眼神,以及胯下挺立的大鸡巴和龟头上自己满是精液的布鞋不禁有些无
奈。

  于是小医仙顺势脱下另一只玉足上的白色丝袜塞进了萧炎的嘴里,两只纤美
的玉足悬挂在空中,吸引着萧炎的目光。

  「真是变态呢~!萧炎~?居然对着我的鞋子射出了这么多,你已经不用解
释了!不过射了这么多居然还是这么硬,嗯~?斗帝的精液味道不赖嘛~!既然
你这么喜欢,那我就用脚好好地帮你发泄一下吧~?你只要好好的躺在地上射精
就好,不然今晚发生的事情被别人知道就糟了。」小医仙拿起套在萧炎龟头上的
布鞋,看着上面不断滴落的精液,本来想丢掉的,但是想到这是萧炎的杰作,于
是伸出一根纤纤玉指挂了一些即将滴落的精液,张开自己淡粉色的樱唇,含住自
己的手指吮吸起来。

  充沛的能量散发开来,让小医仙的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温和的笑容加上
温婉的语气,本来应该是让人如沐春风的,然而哪怕此时萧炎理智被欲望所覆盖
了,也感到了小医仙温和的话语背后,隐藏着其他的东西,如同那一次因为弄脏
了小医仙的裙子后,被小医仙下了泻药。

  小医仙坐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萧炎,用自己那两只白嫩纤美的
裸足夹住萧炎的一柱擎天的大鸡巴缓缓撸动起来,柔嫩的触感从下体传来,让萧
炎整个人都颤抖起来,胯下的肉棒更是精神百倍。

  而小医仙将萧炎射在布鞋中的精液收集起来,倒在玉瓶中缓缓吸食起来,脑
海中回忆着雅妃送来的关于足交的书籍。

  原本机械性的撸动,就已经让萧炎的鸡巴极度充血,快感一波波的向着萧炎
的脑海涌去,回忆起小医仙白嫩的裸足在萧炎的鸡巴上灵巧的打着转转,圆润的
玉趾仿佛一只只的精灵一样,在萧炎的龟头上飞舞着,或在龟头上滑动,又或在
肉冠处刮蹭,有时又因为不熟练的缘故在萧炎敏感的马眼刮动或者拨撩,虽然力
道有点大,但是给萧炎带来了强烈的快感,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了,被丝袜堵住的
大嘴更是因为极度的舒适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萧炎的鸡巴在小医仙逐渐熟练的技巧下,很快便忍耐不住,发紫的龟头处已
经流出了透明的忍耐汁,仿佛随时要射出来了一样。

  而小医仙看到这个症状,突然放弃了之前让萧炎欲仙欲死的技巧,两只玉足
足尖朝下,勉强包裹住萧炎大半根的鸡巴后形成一个足穴,飞快的吞吐起萧炎的
大鸡巴,流出的忍耐汁在小医仙的玉足吞吐的时候,变为润滑的液体,让足穴吞
吐的时候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躺在地上的萧炎也忍不住挺动着自己的腰,
让自己的鸡巴能获取更多的快感。

  「呜!」

  「噗噜噜。」

  随着小医仙的玉足重重的向下一滑,萧炎的鸡巴都因为这个动作向下一弯,
随即强烈的快感冲断了萧炎的理智,白浊的精液喷射而出,哪怕是坐在床上的小
医仙都溅了一身,腥臭的气味弥漫开来。

  而小医仙看着自己娇躯上的精液并没有什么不开心的地方,舔了舔嘴角被喷
射上来的精液,感受着下体逐渐瘙痒起来的小穴,看着萧炎依旧挺立的鸡巴不禁
露出了一抹带着媚意的笑容说道:「看来萧炎你还是没有发泄完啊~?那么我会
好好的帮你解决的~?毕竟还有很多时间呢~!」

  ……

  竖日

  小医仙一如既往地坐在医馆前,开始为青山镇的平民或者佣兵看病治伤,只
是原本的小木桌有了些变化,体积变大了,而且前面装上了一块遮挡的木板,将
小医仙大半个身子都给遮挡住了,让这些病人都少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不过这些病人也不会抱怨,毕竟像小医仙这样义诊的人太少了,心地善良而
且人也漂亮,加上一袭白衣和那一头银发,就跟下凡的仙女似的,因此伤病们并
没有抱怨什么一如往昔的排起了长队等待着小医仙的治疗。

  只是他们不知道,他们心目中的仙女此时做着多么淫乱的事情,木桌之下小
医仙的长裙掀起,露出了修长的美腿以及光滑的下体。

  小医仙的小穴如同一个馒头一样微微凸起,中间一条淡粉色的肉缝泛着淡淡
的水光,肉缝的上方一个小小的凸起在白虎馒头穴的衬映下,令人忍不住想要玩
弄一番。

  而木桌之下还有这另一个人——被小医仙『威胁』的萧炎,此时萧炎将脸埋
在小医仙的白虎馒头穴上,不断的舔舐着,猩红的大舌头在小医仙白嫩的虎穴上
不断的舔弄着,不时将舌头伸进那粉嫩的虎穴中舔食着刚刚从小医仙的虎穴中分
泌出来的腥甜的爱液。

  胯下的鸡巴则被小医仙的两只玉足踩在了脚下,并且不断的踩踏着小医仙的
玉足上穿着和昨晚一样的白色丝袜,并且套着白色布鞋,质地柔软的布鞋给人的
感觉其实跟袜子没什么区别,哪怕隔着鞋底萧炎也可以清楚的感到小医仙玉足的
温度与柔软的触感。

  「萧炎,我相信你是没控制住,所以为了你不被冠上变态的称号,麻烦你明
天暂时配合我一下吧!」回想起昨天晚上小医仙用脚榨取了自己满满一个酒坛的
精液后,用着认真的语气和幸灾乐祸的表情如此说道,萧炎便感觉一阵无奈。

  「这又不是我的错,先天问题我能怎么办?」

  虽然萧炎内心如此吐槽着,但是并没有拒绝小医仙,反而很是痛快的答应了
下来并,萧炎很清楚小医仙对自己的感情,因此对于小医仙的要求并没有拒绝,
毕竟自己出来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让以前未能在一起的红颜和自己在一起,加上
逐渐加重的恋足癖,萧炎也想知道小医仙会怎么对待自己。

  被小医仙放进桌子里的时候,萧炎便猜到了小医仙打算怎么办了,当看到小
医仙改过的裙摆,萧炎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

  当小医仙将那不染丝尘的足履在立在萧炎狰狞的鸡巴时,萧炎居然感到一种
突兀而又和谐的矛盾的感觉,穿着白色布鞋的玉足踩在萧炎的龟头上时来回的碾
压着,感受着从龟头处传来的如同按摩一样的力道和柔软的触感,让萧炎打了个
激灵。

  萧炎感受着小医仙的两只玉足来回踩踏,整个人不禁颤抖起来,小医仙的玉
足极其灵巧,两只不染丝尘的足履在萧炎的鸡巴上像是在跳舞一样,或踩、或撵、
或扭,萧炎的鸡巴像是一个狰狞丑陋的舞台,衬托出小医仙玉足的圣洁。

  玉足的每一次舞动,都在龟头、马眼或者肉冠三个位置随机选择一个落脚点
舞动起来,材料粗糙的鞋底踩在萧炎的龟头上来回搓动着,鞋底的纹路随着摩擦
不断的在萧炎敏感的龟头上刮蹭着,不管是肉冠还是马眼统统被照顾到了,酥麻
的感觉带着强烈的快感一同涌向萧炎的脑海,让萧炎情不自禁的感叹道:「嘶~!

  没想到小医仙的技巧居然如此熟练,好像云韵她们也是,不会都是彩鳞传出
去的把?不过小医仙既然都故意把这里露出来了,看来是知道了,那我也不客气
了!」

  正当萧炎思索着为何云韵等红颜知己足交的技巧会如此的熟练的时候,龟头
上传来的酥麻感和强烈的快感让萧炎的欲火更加旺盛,并且从思考中回到了现实,
看着小医仙裸露出来的白虎馒头穴,在欲望的催使下忍不住一口咬了上去。

  原本正在书写着药方的小医仙忍不住娇躯一颤,毛笔在纸上留下了重重的痕
迹,紧接着便一脸温和的拿出另一张纸开始书写药方,只是握着笔杆的玉手微微
有些颤抖。

找到原作者有惊喜哦~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