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荼明妃】【黑狱篇】第60章 夜静无声,何堪采撷

  • 【军荼明妃】【黑狱篇】第60章 夜静无声,何堪采撷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asule_wang
2020/1/21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7720

  我拿着那对耳塞,忍不住开始埋怨自己的疏忽大意。显然,这座监狱里最独
特的部分被我完全忽略掉了,那每天晚上定时播放的佛经才是关键。

  拿定了主意,我决心今天晚上就在佛经的广播上下下功夫,尽管这些天以来
我可能一直被佛经的声音迷惑以致被迷奸,可是我仍然不能相信以明妃魅惑天下
的能力,这世间能有任何迷惑心智的东西可以让我着了道,即便是吉儿的精液,
我现在也早已无感,还会有什么比吉祥天女的体液更加致幻的法门?这绝不可能
,只要我专心在问题的根源上,就一定能找到破解之法。

  晚上我早早的上了床,表面上假装睡觉,其实是早早的用四象真精推动体内
诸轮运转,带动气脉运行体内大小周天,这是我自创的法门:自从青城山一战之
后,我体内的真精被御阴子炼化为四象之气,在表象上属于道家,而内在根基却
是源属密宗的阿修罗道,这就让我不免动了佛道一体的念头,所以自创的这套法
门其实就是在探索融合二者的道路,当然还远不够完善,不过做到内息精纯而意
守神元,却是自信天下无双了。

  一番运功过后,我的气息变得细微且悠长,神志遁入虚空却极其清醒,相信
不再会有任何外物能够袭扰我的神志。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我的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梵唱,来了!

  我立刻侧耳聆听,仔细分析着这佛经声的蹊跷之处。每次佛经会吟唱大概十
五分钟左右,由于听了好多天,我甚至能分得清这佛经的前段中段和后段。我堪
堪仔细分辨了五分多钟,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我的神志也没有收到任何外物的
干扰,清醒无比。

  又过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还是没有任何奇异的地方,我的心里此时不免有
些沮丧,想来自己又要重新寻找蛛丝马迹,眼前关于佛经迷心的猜想,怕是错了

  就在这时,梵唱中突然传来一阵几乎不可闻的尖细的声音,我一下警觉起来
,开始仔细辨认这声音到底是什么。

  那声音断断续续,听起来特别像是电视里印度耍蛇人吹的那种笛子,笛声却
非常不连贯,好像吹奏的人也非常业余。

  但这一定有古怪,我抓紧每一秒的时间试图分析出这笛声的规律,与此同时
密切关注着自己神志的变化。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恢复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我的身体里,又多了一份炼化好的
精液。

  「这……怎么可能?」我几乎惊掉了下巴。世上居然真的有能把我迷惑的法
门,更诡异的是我居然在全神戒备的情况下被迷晕了!

  冷静……冷静下来……我强迫自己压抑住惊慌失措,仔细分析这眼前的局面
。至少我现在可以确定,的确是每天的佛经让我们失去神志的,而阿文由于信仰
的原因歪打正着,没有被迷倒,而且看起来他一开始已经知道了这一切,那么他
之所以不说破,很大的可能是他被肛交的快感俘虏了,这也解释了他在洗手间里
对我献媚的行为,他希望跟我真正建立恋人的关系,却没想到我内心里早就是个
十足十的女人,自然无法接受那样的关系。

  一想到阿文,我不禁哑然失笑:尽管弄不清楚被迷晕的原因,但是阿文的经
验明明白白摆在那里,甚至连工具都给我准备了,我只需要晚上用阿文的耳塞塞
住耳朵,自然不会被迷晕,进来的人总会能透露出一些线索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总算挨到了晚上休息的时间,我取出耳塞紧紧地塞进耳朵,躺在床上闭目养
神,自然少不了在体内的一番搬运,虽然对于抵御这来历不明的迷幻笛声没有什
么帮助,但是「努力用功」总不会有错。

  梵唱如约而至,塞着抗噪耳塞的我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一点声音,对于那神秘
的笛声则真的做到了完全过滤。

  我悄悄起身看了看另外两个床铺上的人,果然见他们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一动
不动,跟普通睡着的状态还是有明显的差异,想必过去的几十天里我也是一样的
吧。

  佛经的声音停了下来,我悄悄取下耳塞,竖起耳朵听着门口的动静。果然过
了没多久,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我赶紧效仿另外两个人,直挺挺地躺在床上,
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

  我从脚步声里判断出进来的是三个人,从他们粗重的喘息声来看,他们肯定
都是男人,而且是性欲被唤起的男人。

  这三个人分别走向了我们三个的床铺,接着一双大手分别托在我的脖子和屁
股上,缓慢地给我翻了个身,仍然是平平整整地放在床上,然后这双手慢慢褪下
了我的短裤,把我的两条腿大大地分开来……

  要来了!我心里居然一阵紧张。虽然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我估计已经有几十
甚至上百人「享用」过我的菊门了,可是我都被广播里的笛声弄得人事不省,完
全没有任何感觉,加之明妃的菊门无论怎样蹂躏都不可能留下任何痕迹,我连像
阿文他们一样事后回味的机会都没有。虽说在精液上获取极为丰富,可以说是久
旱逢甘露,可是在心理上,这种滋味远比久旷更加让人难受。

  就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熟悉而又陌生的侵入一瞬间发生了!距离我被脱
光下身也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

  那一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插得叫出了声音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只听见我身后的男人低声的「咦」了一下,接着对另
一个人说道:「这个今天有点儿奇怪啊。」说的也是中文。

  「哪里奇怪?」另外一个人问道。

  「他刚才好像叫了一声,难道是没完全睡过去?」

  我听了这话心里一惊,顾不得菊门里传来的巨大刺激,急忙让气息变得悠长
,放松了下身紧握的玉门,做成一副熟睡的样子。

  我身后的那个人停了一会儿,仔细听着我的呼吸声,才说道:「哦,应该是
睡了,我可能是幻听了。」说着就继续抽添起来。

  说来也奇怪,这男人自从一开始就只是在帮我翻身脱裤子的时候接触了我的
身体,此刻交合之时除了那根肉棒在我身体里进出之外,浑身上下竟然没有一处
触碰我的身体,我推测以我们现在的体位来看,他应该是在我的身上强撑着床铺
,以极为不舒服的姿势在和我做爱,这样违反男性本能的情况我从未遇到。

  尽管如此,巨大的快感仍然让我实际上彻底迷失了自己,这才是真正的做爱
,这才是能滋润我的东西!

  我不敢睁开眼睛,不敢发出任何声音,身处无边的黑暗里,周围除了三个男
人此起彼伏的喘息声之外什么都没有,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我菊门里的那根肉
棒,没了它我就会彻底坠入无边无际的深渊里。

  我现在能做的只有仔细体味我身体里的那根东西,品味它的粗长和热力,用
紧致的腔道仔细刻画它的形状甚至每一道褶皱,甚至幻想它尖端马眼里流出液体
的味道……

  渐渐地,这种方法让我入了迷,我在迷乱中几乎看到了它在我身体里运动的
样子:这根家伙不是很长,或者可以说有些短,但是胜在粗大,几乎没有龟头和
棒身的过渡,冠状沟都只是浅浅的一道。因为长度有限,它其实不会做长距离的
进出,确切地说,只是死死地顶在我的身子里,轻微地出入。

  我推测这一定是一个经验老道的男人,他很懂得扬长避短,也懂得在抽插中
用龟头自己感受我身体里的层叠褶皱,同时,这种高速的短促的运动也很容易让
被干的人获得快感,虽然他以为我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胸前传来的压迫感让我突然从快感中警醒过来,我赫然发现自己的双乳竟然
在胀大,从男人的扁平变成A罩杯B罩杯C罩杯……乳胸几乎把我的上身从床面
上微微顶了起来!

  这显然是快感激发了我心底真正的女性意识,「万道森罗」第一次不受我自
己的控制,正在让我强行地变回女人,以真正诱惑男人的姿态获取更大的快乐!

  就在我几乎放弃抵抗放任自己变化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清醒,出发
之前的一幕闪现出来。

  就在我以男性的样子进入机场安检之前,妈妈拉住了我的手,捧着我的脸左
看右看。

  「怎么了妈妈?」我的声音变回了男生,颇有些不适应。

  「妈妈就是喜欢看你,女相男相我都爱。」妈妈微笑着,手有意无意间撩过
我的下体:「这里真的是让妈妈舍不得。」

  「不知羞!」我取笑她:「回来再给妈妈好好爱。」

  「楠儿,妈妈其实想说……」

  「嗯?」

  妈妈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犹豫:「我没什么证据,楠儿,可是妈妈还是想提醒
你,到了那里,无论如何不能变回女人。」

  「为什么?」

  「妈妈知道,楠儿你现在功体又进了一层,变回女相之后足以用交合摆平任
何男人,可是……」妈妈正色道:「你仔细想一想,对方把线索留在白玉身上,
早就算好了咱们接下来的每一步,也就是说,他们的目的就是引明妃你入局。」

  我心下恍然。

  「我担心他们早就有了在床上应对你,战胜你的方法,虽然这听起来有些不
可思议。」妈妈接着说:「可是这世上诡异的事情还少么?所以我希望你一定要
隐藏好自己的身份,无论如何,不要露出女体的线索!」

  妈妈的告诫言犹在耳,我自知现在连摸到这个岛上秘密的一角都算不上,万
万不能因为一时的快活泄露了自己的身份。于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强行运起「万道
森罗」,硬生生让自己的乳房恢复男人的状态,可运功之际不免牵涉下体,只轻
轻一颤的功夫,那男人已经缴枪了。

  滚烫的汁液注射进我的身体,转瞬之间如同烈日下的冰雪一样消失殆尽,男
人慢慢拔出鸡巴,仍然蹑手蹑脚地爬下了床,一根指头都不敢碰我。

  「哈哈,又是你最快!」另一个男人一边努力耕耘着我的狱友一边取笑他。

  「少说废话!」刚刚射给我的男人有些恼怒:「这个现在是在这里出了名的
……一会儿看你怎么一泄千里吧!」

  「一会儿看我的!」第三个男人争着说道:「我肯定比你们俩时间都长!哎
呀……我操不好……」说话之间却已经射了。

  「哈哈哈哈……」其余两个男人低声笑个不停,却听第三个男人怒道:「笑
他妈什么笑,赶紧吃药!」就听见射给我的男人和第三个男人撕开了什么东西,
接着吞咽了下去,不一会儿,就有另一根肉棒从我的菊门里闯了进来,不用说,
刚才他们吃的一定是伟哥一类的壮阳药了。

  黑暗中的「迷奸」仍在继续,我只能继续品味着男人的肉棒,作为这场无法
宣泄的床戏里唯一的慰藉。

  第二根鸡巴居然跟第一根正好相对,细长得有些怕人,给我的感觉仿佛是后
庭里钻进了一条小蛇。鸡巴太长的坏处是坚硬度无法让人满足,要不是前一个人
的一番耕耘之后,我的菊门里早已春水泛滥,它根本没有办法突破我的封锁进入
我的身体。

  「呼……」那个男人也没有想到进门如此顺利,舒服的吐了一口气,接着送
那条滚烫的小蛇一下子冲进了我身体的最深处。那种直接插到心尖儿上的快感比
前一个男人不遑多让,只是力度有限,无法让我一下子冲到峰顶,不上不下的有
些难捱,菊穴不由自主地缩了一下,那条小蛇的前进势头当时就被硬生生拦了下
来,退出了一般,小小的龟头徘徊着不知该去往何处。

  我已经知道这个男人的耐力看来极为有限,如果我再多加揉捏,他估计在我
身体里撑不过五个回合。于是只好将菊门和腔道尽可能的放松,减少跟肉棒的摩
擦,好让自己能多在这个男人身上得到些许摩擦的快感。

  很快我又发现这样其实对我没什么太大的助益,若有若无的刮擦简直要难受
得要命,情急之下,我只能运起功法,在他能抵达的腔道末端捏出一个小小的肉
垫,触感与子宫口仿佛,借此换来一点刺激。

  那男人得了好处,自然贪嘴起来,每一下必深深直没到根部,结果没过几下
,那小蛇就已经浑身颤抖,信子乱吐,仓皇败下阵来。

  这一场不上不下的做爱让我几乎疯掉了,所谓的「银样镴枪头」简直说的就
是这个人!我心里咒骂着这个没用的男人,匆匆炼化了他稀薄的精液,欲火几乎
把我烧尽了,胸口又传来强迫的挤压感,我才发现自己的乳房再次被催得大了起
来。

  这时候只听前一个男人低声笑着说道:「哈哈,看你还笑话我不,没几下就
完了吧,还不如我呢!」

  「我状态不好……」我身后的男人拔出鸡巴,不甘心地想找点儿理由,想了
想还是作罢:「这个家伙……真是奇怪,里面好像有个……怎么说呢?」

  「这家伙天生是个挨操的,他第一天进来的时候我看到他的脸就想射了。」
第一个男人说道。

  「啊?你这么饥渴?」长鸡巴男人奇道。

  「你呀,就是不懂得风情。」短鸡巴笑道:「你仔细看,这个家伙的长相可
跟别人不一样,其他那些人再好看,骨头里都是个男的,那关节,棱角一看就知
道。」

  没想到短鸡巴男人居然深谙男女之道,我心里惊奇。听他又说道:「可这个
不一样,这个一看就是个女人的长相,长得好看就不用说了,那身子可叫个珠圆
玉润,一点儿骨架子的感觉都没有。」他说着咽了咽唾沫,下面加紧了操弄,显
然是被自己的描述激发了性欲:「我第一天就偷偷去看他洗澡,结果下面还真是
个带把儿的,否则我就会觉得他是女扮男装了。」

  「真他妈有你的!」长鸡巴心悦诚服。

  「哦~」只听短鸡巴突然一声低吼泄了身子,估计是意淫我的时候没法控制
。他气喘吁吁地抽出鸡巴,突然对另一个方向低声骂道:「操,你还没完事儿?

  「哪能像你们俩那么废物!」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笑道:「老子早着呢!」
言下之意竟然是仍然绰绰有余!

  「你他妈快点儿!外面还有一波兄弟等着呢!」长鸡巴骂道。

  第三个男人没有答话,只听一阵急促的撞击传来,跟夹杂着男人低沉的呼吸
声,格外催情。持续了两分钟,那个沙哑的声音骂道:「操,这个家伙太松了,
不行,射不出来!」

  「射不出来那就来这个销魂洞试试……」长鸡巴笑着说,显然指的是我:「
保管你挺不了三分钟!」

  「操,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呢?」第三个男人骂了一声拔出鸡巴,走到我床边
,对长鸡巴说道:「起开!看我怎么收拾他!刚才那个没用了,也别给上面那位
送了,明天扔海里喂鱼吧!」

  话音刚落,我的菊门就被一个滚烫的钝物紧紧贴住了。有别于前两个男人,
第三个人并不急于进入我的身体,可能是也忌惮我的厉害,他只是在用鸡巴一下
一下地点击着我屁股的中心,每一下都认真无比,生怕打偏了一样。

  显然这个男人比前两个更加精通此道,更有可能的是他是一个肛交的高手,
我被撩拨得欲仙欲死,每一次撞击都像是打在我的心尖儿上,要不是必须加装昏
迷不醒,我肯定会浪叫着运起神功主动吸住他的龟头,用嫩菊一口吞了了事。

  「这家伙真是神奇,」只听长鸡巴在一旁啧啧称奇:「你看他的屁眼儿居然
能出水儿,还是香喷喷的……跟女人一样,不,比女人还厉害!」

  「废话!」对我的菊门进攻的男人笑道:「要不是这样,就凭他的长相,第
一个送给上面的也一定是他了!」说着,滚烫的龟头终于沾着我潺潺流出的淫水
慢慢挤进了我的嫩菊,身后传来「嘶」的一声吸气的声音,想来是那男人在忍耐
快感。

  这个龟头竟然比第一个人更大,缓缓推送到冠状沟的时候,已经足足有一枚
小鸡蛋大小,更兼浑圆滚烫,绝对是不可多得的极品,天赋异禀四个字,想必他
是当得的。

  短鸡巴附和道:「说的没错啊,真是让人舍不得。要不然这样,咱们就一直
留着他,把剩下的那个送给上面,反正咱们三个管着这个事儿……」

  「你他妈疯了?」将肉棒继续缓缓推进我身体的男人怒道:「给上面享用的
人,关进来哪有超过三个月还没个说法的?再说,万一上面知道了你私藏了他,
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吧!」

  「我这不也是为了大家好?」

  「算了算了,老二,」长鸡巴说道:「人生得意须尽欢,大不了剩下的时间
咱们多来几次。这种货色,注定不是咱们能长期享受的。」

  「还是老三想的明白!」第三个人吐气发声,「嗬」地一声低吼,肉棒一插
到底。

  这时候我才发现第三个人真正的异处,他的鸡巴居然是弯的:从冠状沟后面
的一厘米左右开始,前半段开始以接近六十度的角度向上挑着。男人的鸡巴带弯
本来并不少见,可是如此角度绝对是千百人中不见一个的。若是插进女人的阴道
,那前端必然会划过女人的G点,每一下进出都会是绝顶的刺激,寻常女人在他
的肉棒下绝对挺不过一分钟!

  此刻这跟肉棒在我的菊门里,由于体位是背入式,我的腔道几乎被它挑得偏
离了正常的位置,里面虽然没有固定的G点,可是对于明妃之体来说,腔道里的
每一寸肌肤都是天生的G点,却也未曾尝过这种重点明确的刮擦,几个进出下来
,我来不及收回的乳房早就膨胀到了原来女体的大小,下体一凉,才惊觉肉棒不
知何时已经吸入了体内,变成了敏感的阴道!

  被硬生生操成女体的我完全来不及运功调整,对于快感的渴求和留恋让我索
性放弃了遮掩,反正现在一片漆黑,男人们似乎出于不知道的原因并不敢跟我有
任何肉体的接触,我肆无忌惮地无声放纵起来。

  「我操,这家伙的里面的水好像越来越多了,简直跟操女人逼的感觉一模一
样!」在我身后奋力耕耘的男人似乎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异动,言语里满是惊喜和
满足。

  「臭男人!」我在心里兴奋地骂道:「有本事摸摸我的身子,老娘可是正儿
八经的女人!」明确地感受着自己身体已经完全回复成了女体,我的自豪感油然
而生。

  「我看女人也比不了他!」长鸡巴言之凿凿。

  「这他妈的就是个宝贝!我是真不想把他送到那个人手上去!」短鸡巴的语
气中满是不甘:「你们俩想想,这么多年了,送上去那么多人,哪个不是被活生
生弄死送回来的?到头来这些人命还是算在咱们三个身上!」

  「那能有什么办法?」我身后的男人被我夹得浑身猛地一抖,一小股液体从
棒子尖端涌出,我此时神志早已进入性爱的至高境地,意识早已超越平常人的五
感范畴,只觉得那一小股液体酸涩居多而阳气不足,显然是马眼渗出的前列腺液
,补益有限,但足以说明这男人已经有些强弩之末了。

  可是这几个人的对话中明显隐藏着关于这个监狱的秘密,如果让这男人过早
射精肯定会让信息量大打折扣。想到这里,我忙收敛了自己的欲念,默运神通将
乳房恢复成男人的形状,下面的肉棒和睾丸也重新探出身体,同时放松菊门里的
压迫,减少了对男人的刺激,果然只听那男人重重地吐了一口气,抽插的速度明
显放慢,更加从容起来。

  定下了神的男人接着对短鸡巴说道:「上面练功要用人,选人的第一关就是
咱们这些人,这些年你们操的爽,日子过得舒坦,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造孽啊!」短鸡巴叹道:「都不用说到了最后的那些人手里,就是被看门
狗操死的人,还少了?我听说啊……」短鸡巴突然压低了声音:「这一波送上去
的,都被看门狗操的半死了,估计过不了多久就得送一堆死人到咱们手里!」

  「那到时候岂不是……」长鸡巴想到了什么,接着说道。

  「到时候就得把他送走了!」短鸡巴愤愤地说,说的显然是我。

  「送走就送走了。」我身后的人怒道:「这种神仙一样的人,咱们操一次就
是前世修来的福气。想占着,你不要命了?」

  「大哥你太不怜香惜玉。」长鸡巴和短鸡巴异口同声。

  「我还想多活几天。你们以为咱们现在做的事情上面不知道?老二,你忘了
你的鸡巴是怎么被削掉一截的了?」

  「原来他的鸡巴是被削短了的!」我心里恍然大悟。

  「那怎么能忘?」短鸡巴叹道:「上次那个家伙比这个虽然差远了,可是在
人间也是个极品了,我不就是多操了些日子……」

  「你没说到点子上!」我身后的男人突然大开大合的抽动鸡巴,让我几乎又
上了一回巅峰:「你偷偷摸摸多操了那么多次,还动手摸了人家!第二天就被看
门狗扣住了,要不是我求情,你现在拿什么操这个神仙?」

  「他们竟然是被监视的!」我心里惊叹,这漆黑一片的,如果连摸一下都被
人看见了,那这监狱里肯定是布满了夜视监控,我们的房间里也是一样……幸亏
我早早的收回了女体,想想都后怕。

  「至于这个神仙……」老大的身子猛然颤动起来,应该是再也无法控制射精
的欲望了:「你们倒也不用……怜香惜玉……啊啊啊啊……」一股又一股的浓稠
液体随着他的低吼怒射进我的身体,我被突如其来的滋补弄得迷乱起来,忙不迭
地运化了他的精华。

  老大把鸡巴缓缓从我身体里拔出来:「看门狗肯定操不死他,说不定还被他
榨干了……至于上面的人……我看能在上面活下来的人,也只能是他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