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72回:杨诗慧,总是夫妻事

  •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72回:杨诗慧,总是夫妻事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8216

  第72回:杨诗慧,总是夫妻事

  河溪西岭公园区,西体酒店,一楼宴会厅。

  暖暖的炽灯照耀在杨诗慧雪白裸露、挂着一根浅蓝色纺纱吊带的肩膀上,那
肌肤真的如同奶油一般,除了颜色沁人心脾,仿佛还有一股子淡淡的幽香,配上
她迷人的锁骨线条,简直像是某种时尚杂志里才有的画面。

  杨诗慧羞红着两颊,穿着这一袭她其实并不太适应的缎面礼服,踩着银色的
中跟鞋,抬着高脚的香槟酒杯,跟着丈夫言文坤,一桌一桌的漫步过去,轻轻的
递过自己温润白嫩的小手和来宾握手致意,听着丈夫款款的一桌桌为自己介绍着:

  「这位是邱社长,是我们社里的领导。」

  「这位是俞老师,我的老上级了。」

  「这位是张主编。」

  「这是小李。」

  「这是小孙。」

  「这是小钱。」

  「这位是钟老师,河西大学体院的前辈……钟老师好啊,柳院长今天没来啊?
……不不不,哪里的话,您能来坐坐,我们已经很荣幸了。」

  「这位是章总,Redox 市场部的总监……章总谢谢啊,您也来捧场,以后我
们就靠章总多支持啦。」

  「这位是后湾的吴经理,这位是后湾的莫经理……,哦?原来莫小姐已经调
到屏奥了啊,哈哈,不好意思,搞错了。在屏行那是大有作为、前途无量啊。」

  ……

  杨诗慧其实并没有太多这方面的社交经验,她也无法记得全部的人名和头衔,
当然也无法记全跟着丈夫那些寒暄背后对于来宾的背景的「补充说明」;但是无
论是哪位宾客,无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领导是群众,都会忍不住,带着恭
维的夸她「夫人(嫂子、弟妹)可……真是漂亮啊。」

  有「真是漂亮」这句夸赞,真的也就够了。杨诗慧也知道自己的姿色体态、
容貌身量一向为人所认可,但是在今天这个场合,在今天这个夜晚,听到这样的
赞誉,她却仿佛是刚刚来到社会上的小姑娘第一次被人称赞漂亮一般,脸蛋都羞
红了,忍不住露出娇羞、满足、欣喜和陶醉的表情来。

  ……

  一方面,也许是因为自己身上的这件衣裳。这件露肩抹胸礼服,淡蓝色、绸
缎面、收腰、垂裙、然后是一道平抹在胸脯上沿的一字绣边领设计,非常性感大
胆……让她两条白白的膀子,那条迷人的肩线,两根清秀的锁骨,一对娇媚的玉
兔,都大方又带着三分娇羞的暴露在空气中。她那仿佛没有毛孔的白腻肌肤如冰
雪砌就,几根静脉如同若隐若现的冰下溪流;还有胸前,那因为礼服和内衣,当
然还有天然的资本共同的作用下,那一道最是旖旎的乳沟,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下,
高贵而妖娆的展现着她天姿……她几乎能肯定,这方颜色,一定会让一些男人会
忍不住开始夸张而饥渴的对着这道沟痕而幻想,也让女人会产生本能的防备和嫉
妒。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就算不涉猥亵,人们只是出于本能的惊艳,也是应该要
由衷的赞赏自己一声吧。

  但是,更重要的,却是这个特殊的夜晚,这个特殊的场合,这个特殊的身边
人。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挎着丈夫黑色西服的臂弯,在一张张蒙着粉白色
桌布的餐桌间往返致意,这声「真是漂亮」却是有着很特别的含义。这是赞誉,
也是迎合,这是恭维,也是羡慕,这一声,不仅可以让一个女人的虚荣满足,它
背后带来的那种「妻子才配拥有的」骄傲,更是如梦似幻一般。

  不是所有漂亮女孩,人生都会这样一刻的,但是所有的女孩,都曾经梦见这
种时刻:

  穿着盛装礼服,被心爱的男人引以为骄傲的介绍着,在一场丈夫事业突破崭
露头角的盛宴上,携着他的手,面对给这些丈夫的同事、朋友、宾客甚至领导,
从而也成为丈夫人生骄傲的一部分,为他增光添彩,也共他享受成就。

  任何女人,在此情此景下,不醉,也会醉。

  荣耀,瞩目,肯定,成就,都属于他,却也在瞬间,同样属于自己,甚至比
自己的一身华丽绚烂,都更加华丽绚烂……

  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的成功,可以让她如此荣耀;而这个男人,也只有一
个女人,可以携着她的手,来分享这份荣耀。

  这就是「夫妻」两个字才配拥有的神奇的化学反应。

  ……

  今天,是《河西体坛》编辑部的国庆酒会。这是《河西体坛》内部的老传统
了,所有编辑部的员工都会携家属参加之外,还会邀请兄弟单位、主管单位、客
户单位甚至文化、体育、宣传口的省、市的一些友商和领导莅临参加;也是一年
一度,《河西体坛》最重要的社交场合。丈夫作为如今《河西体坛》编辑部新媒
体事业部的总监言文坤,肯定是要携自己出席的。

  当然了,如果仅仅是编辑部普通管理层的家属,参加这种酒会的女孩子,再
怎么时尚,也不会穿一身礼服前来,这毕竟是C 国不是欧美。但是今天,丈夫却
叮咛她「打扮的漂亮点」,她也是特地去租了身上这件性感华丽的礼服;因为今
年的国庆酒会,言文坤可不再是「普通的管理层」,甚至可以这么说,今天这场
《河西体坛》酒会的主角,就是自己的丈夫言文坤。

  国庆酒会上,会有领导致辞,会有文艺表演,会有员工表彰,会有余兴节目,
会有抽奖环节,据丈夫说起历年来《河西体坛》的传统,也会有一些重大的编辑
部内的仪式会安排在这个场合里。就在十分钟前,言文坤一身黑色的西服,金色
的领结,内衬着雪白的衬衫,穿着笔挺的西裤,挥洒自如又有几分幽默的夹着几
张演讲卡,文质彬彬、神采飞扬、器宇不凡、踌躇满志的,代表《河西体坛》新
媒体事业部做了主题演讲《新媒体,新体育,新产业,新未来》。

  而今天会议的高潮,被安排在一个小时后,届时,河溪市广电局计刖森副局
长,会联同首都五环基金的一位投资经理,一起宣布一个重大的消息。

  当然,这是早就安排定的,这个「重大消息」,其实在《河西体坛》乃至整
个河溪市媒体圈,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一个属于《河西体坛》内部创业典范的,
资本市场助力的「创业项目」——「新奥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将在今天正式成
立,并且一次性接受五环基金领投,河溪市泓祺新科创业基金跟投的1500万种子
轮投资,对外则会宣传5000万投资,2 亿市值。如今已经小有名气的,《河西体
坛》新媒体事业部执行总监言文坤同志,将众望所归出任这个「新奥传媒」的首
席执行官。

  《河西体坛》控股34% ,言文坤以及其他三位创业合伙人控股33% ,这部分
均由新任CEO 言文坤代持,河溪市文娱传媒有限公司持股11% ,五环基金控股17%
,泓祺区国资委控股5% 的新传媒公司,将在《河西体坛》旗帜之下,成为河西新
媒体、互联网传媒文化圈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这是《河西体坛》编辑社今年最重要的一幕,也当然是言文坤在同事、领导、
社会各界面前绚烂的一幕。今天之后,实际上,丈夫将脱离《河西体坛》的原编
制,成为一位创业公司的老总,但是另一方面,《河西体坛》乃至泓祺区委的持
股,又保障了这个创业公司的「半体制」效应。虽然这里的门道杨诗慧也不是完
全明白,但是无论如何,都可以说是完美!

  据丈夫说,最近河西省广电系统风起云涌,省广电局彭东觉副局长,在一次
组织工作会议后,被纪委工作人员带走,虽然坊间传言,这是对省委组织部部长
应百川同志审查的起手式,甚至也有传言,其实应百川同志已经被控制起来,但
是无论如何,即使对于基层,河西省、河溪市的广电系统,多少也是「阴云密布」
的势态。在这种环境下,广电系统有收到投资这种「光彩事」,哪怕是一种自我
安慰的效应,对大家或多或少都是一种宽慰。而这一切,都聚光在了这个「新奥
传媒」的成立之上,所以,连河溪市广电局计副局长都亲自跑来参与这典礼。而
这个「新奥传媒」,当然也会进一步聚焦在丈夫言文坤的身上。

  其实,丈夫说的那些政治传闻,她不是特别懂,但是她至少能够肯定的是:

  今天,是丈夫的大日子,此间,风光自然无限!

  算是和丈夫白手起家,亲眼看着丈夫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编辑走到今天的盛
会,即将成为一家企业的CEO ,又没有彻底的脱离体制内该有的庇护,依旧可以
享受体制内的一些利益,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丈夫迈向「成功人士」的重
要一步。在那羞涩、眩晕、满足、陶醉,杨诗慧甚至都觉得鼻子有点酸酸的。

  这是他的风光无限,也是她作为妻子的风光无限!

  作为妻子,今夜,她仿佛已经达到了人生的巅峰,这甚至比新婚夜的狂野,
比TOP FUN 上的求婚还要让她心醉神迷、骄傲万分!刚才临出门的时候,她甚至
开始有点小担心,自己这个曾经不过是个健身俱乐部里的瑜伽教练,配得上丈夫
今日的成绩么?自己一眨眼,要变成CEO 夫人了?今夜,还有好几位处局级干部
要莅临,自己能给文坤站住场面么?自己可不能给文坤丢人啊?

  ……

  「这是冰上运动中心的倪主任,倪主任……您都赏光来啊,我真是受宠若惊
啊。这是我爱人,倪主任为了工作一直身体有点欠安,还这么支持我们的工作,
感谢啊。」

  「这是冰上运动中心的范老师。

  「这是冰上运动中心的白指导。」

  杨诗慧有点诧异丈夫为什么对这个五十多岁的运动中心的倪主任如此客套,
但是女人的直觉本能,还是让她对这个明显是娇艳迷人、体态火辣的「白指导」
多看了两眼。

  ……

  她勒紧了礼服的束带,唯恐自己的体态和礼服的搭配有什么错落。其实这个
动作是多余的,她的身材,窈窕纤细,体态婀娜,多年的锻炼让她有这样的资本,
撑起这种如同时装模特一般的服饰。她今天早就洗过澡,去店里做过头发,还耐
心细致的化了整整两个小时的妆容。在来到大厅前,还在洗手间的化妆镜前反复
的确认着镜中的玉人。是,这个是自己,没问题,自己很漂亮。但是光漂亮真的
够么?

  ……

  「哦,这位是周衿小姐,西体集团的,哦,不对,现在是屏奥管理有限公司
的首席执行官了……」

  「这位是丁总,也是西体的……这是我的爱人杨诗慧女士。」

  「哈哈哈哈,嫂夫人真是漂亮啊,真是漂亮,小周啊……比下去啦,哈哈
……你也应该穿套漂亮礼服来啊。」这个胖乎乎的丁总嘻嘻哈哈的打趣着。

  「贫嘴,杨小姐,别听他的。他就这样……言总真是有福气啊,夫人真是漂
亮。」那个叫周衿的翩翩丽人也礼貌的回应着自己。

  西体的周衿?丈夫是提起过这个人的,这个女的,现在在河溪体育界,因为
带着一个意大利建筑设计师奔走了一圈,一时身名大燥,似乎已经是个了不起的
人物。而且丈夫似乎提到过一嘴。这个周女士,好像是丈夫的「伯乐」石家少爷,
似乎有往来?

  她当然不会在这种时候八卦,只是迷人的微笑,谦逊得体的寒暄。

  ……

  自己很漂亮。可是又担心自己的脚步,担心自己端着香槟酒杯的姿势是不是
标准,担心自己的眼影是不是太淡了,担心自己肩膀上的那一小颗痣会不会给人
看见,担心自己微笑的会不会太呆板?或者太绚烂?文坤是叮嘱过的,无论如何,
他还是《河西体坛》的员工,今天也不能太嘚瑟,会引起太多的反感的。

  自己很漂亮。可是又担心自己今天这样的礼服,这样的体态,这样的CEO 夫
人莅临的画面,会不会太性感,太迷人,不够庄重?

  不过这一点也是文坤坚持的。自己在选衣服和妆容的时候,他就色眯眯的在
自己的身后蹭来蹭去,暧昧的抚摸自己的肩膀……和胸脯。其实杨诗慧多少能理
解一点这种心态,男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让别人欣赏自己的美物,却又骄傲
的宣告自己的主权,是可以给男人带来最大的满足感吧。

  何况,自己和文坤,总是「夫妻」么。

  ……

  「这是小董、这是小龙,这个是……瞌睡虫,这个是胖子,这个是陈工,我
们的开发工程师,这个是朱紫,我们的商务经理,这是阿May ,我的助理。你们
要不就都叫嫂子吧。」

  到了这一桌,丈夫的口吻明显带上了居高临下的调侃。

  「老板,您这可是第一次带嫂子出来啊,我算是明白了,嫂子这么漂亮,你
是藏起来了啊……」那个叫朱紫的漂亮少妇,估计是文坤的下属,其实自己是见
过一面的,这会儿却好像是第一次见似的,在那里带着几分谄媚的调侃。这位姐
姐穿了一领紫色的高领毛衣,一条白色的包臀牛仔裤,怎么说呢……和自己正好
是相反的风格,有点丰满多汁的成熟感。自己……会不会有点太瘦了?可是自己
的身量,还是很玲珑的啊。但是腰和臀,会不会太瘦了。

  赶紧收敛了一下自己一时的胡思乱想。她猜测这一桌应该就是丈夫的直系下
属,这次「新奥传媒」的班底了,这个场合她就不能再一味矜持了,她立刻大大
方方的举起酒杯,笑吟吟的应酬:「我知道文坤是挺书生气的,想来平时工作时
也得到大家很多照顾,我代表文坤谢谢大家了……」

  所有人都是一通恭敬的恭维。甚至不知道哪个谁都开始开玩笑了「我们老板
娘……真是漂亮啊」。

  ……

  「老板娘」?心里忍不住噗嗤偷笑。没想到,自己居然都开始有这样一个身
份了?「老板娘」?老板娘应该是个什么形象呢?是应该稍微矜持一些吧?还是
应该更加温和祥喝一些?缓和一下文坤平时管理他们的戾气?

  再扫一眼,那个叫朱紫的女经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再扫这一眼。

  ……

  一直到一圈转完,她偷偷的在丈夫耳边诉说一下自己高跟鞋下的脚趾疼,她
虽然高挑,但是平时是不太爱穿高跟鞋的,这会儿脚跟脚趾都有点酸楚疼痛;丈
夫才宠溺的带着她大厅旁的一间休息室的沙发里坐一会儿。

  即使离开大厅合上房门,隔绝了外面的灯红酒绿,那满身的荣耀感却依旧让
她晕乎乎的。

  「蹬」她踢下银色的亮晶晶的高跟鞋,「唉吆」调皮而苦恼的将裙摆下两只
银色丝袜下的玉足搁上了沙发靠凳。只有在这角落里,在丈夫面前,她才可以彻
底的扮演自己吧。

  当然,她也是故意的。

  雪白的长腿包在肉色丝袜下,在蓝色的礼服遮掩下轻轻的延展……挺拔的尖
端是一颗玲珑的脚掌。

  她已经看到了,也感觉到了,自己这等风光旖旎,既给丈夫长了脸,让他人
艳羡,让丈夫很有面子,但其实……也小小的让丈夫High了一下。这种小地方,
她看得出来,毕竟,即使是夫妻,自己也没那机会经常穿什么礼服,穿什么高跟
鞋的。

  她踢掉鞋子,让自己形态接近完美的两只纤纤小脚,包裹在丝袜下抬起来
……就是给丈夫欣赏一下,甚至可以说,挑逗丈夫一下的。

  她羞红了两颊,却又心里甜甜的。这种闺房的乐趣,也是属于「夫妻」才有
的。总是「夫妻」么。有什么不能分享的呢?

  果然,丈夫瞪着自己的两只小脚,忍不住了,糅身上来,轻轻的搂住了自己,
还在自己的额头吻了一下,手也开始揽上了自己的腰肢,顺着那礼服的开背,轻
轻的挪动、挪动……

  「别……嘻嘻……别……神经病啊……这里是……留神给人看见。别动手动
脚的,你现在可是CEO 了……哈哈。别跟没见过世面似的。」她又痒又羞又满足
又得意,唧唧咯咯的笑了起来,却也在推着丈夫越来越不规矩的手。

  「是我老婆太漂亮了么,我神魂颠倒,忘个小形还不是理所当然的……」这
两年,丈夫随口而来的调侃也越来越熟练了。

  「别碰……嘻嘻……别碰啊……要死了,你碰哪里啊……别……别碰……别
碰……」她娇羞的有点着急,有点用力的推开丈夫,才说:「回去再说……」

  丈夫死皮赖脸的凑过来:「不行,回去你又赖皮了。不行……」

  「嘻嘻……别碰,都说了回去再说么。」

  「哈哈,那你说清楚,回去怎么说?」丈夫的脸色上已经挂上了痴迷的淫色。

  「嘻嘻……又来……我不说。」她羞红了脸蛋和脖子,甚至连肩膀都红了,
她当然知道丈夫的「爱好」。

  「回去怎么说啊?说么……你知道……我喜欢听。」

  「不说……」

  「……」

  「好啦好啦」她实在也看不得丈夫那痴缠的眼光,娇羞的咯咯笑着,用细不
可闻的声音,在丈夫的耳畔呢喃:「回去……诗诗就给你玩身体,摸奶奶,奸小
穴,回去诗诗就伺候你,我的少爷,行了吧?」

  「哈哈。」丈夫果然满足的,又在自己的脸蛋上轻轻吻了一口。

  「对了,说正经的。」她要找点话题,毕竟,再怎么是夫妻,这里都不是太
越界的地方。

  「怎么?」

  「今天,怎么石少好像没来啊?」她当然是关心丈夫的这些细节的,再怎么
否认,大家都心知肚明,言文坤今天的一切,当然有他自己的才华和努力,也有
机缘巧合,但是一切的源头,都来自于那个三年来,把河西体育界搅得天翻地覆
的石川跃,这个「新奥传媒」的发源点,和那个石川跃多少有些关系。

  提到石少,言文坤似乎也回了回神,也就停下了和她的嬉闹,有点尴尬的挠
挠头说:「你不懂这种事,我和社里是象征性邀请过他的。但是石少现在调到了
市局,而且已经是副处长了;我们这种毕竟只是社内举办的活动,领导干部的列
席是一种学问,要考虑各方的平衡。他要是来了,就得列领导席了,可是又不是
很合适。我们媒体线的领导,还是以文宣口为主,体育机构理论上是我们的采访
对象,甚至可以说是监督对象,给体育口列那么多领导席不妥。再说了,省局公
关办公室的张主任这不已经来了么,平衡就算到位了,今天是计副局长的首席,
所以石少是不方便出席的。官场上么,平衡,都是学位。」

  「哦」她确实不能完全听懂这些,也只能调侃的一笑:「你呀,现在说起话
来,越来越像个当官的了。」

  「是么……」言文坤也笑了,也不知道是尴尬还是得意。

  夫妻两个才要多聊几句,休息走道的门口,「笃笃」有人敲敲门,然后探头
探脑的,居然进来了那位叫朱紫的女经理。

  在这种夫妻私房话甚至算是在私房嬉戏的时候被打扰,杨诗慧多少有点属于
「老板娘」的不快。幸亏这位女经理的称呼依旧很恭敬:

  「言总……」

  「怎么了?」明显的,丈夫也有些不快……

  「言总、嫂子……」那朱经理也是一脸的抱歉,却还是笑着走过来,公事公
办的汇报着:「五环的周经理和邱社说了,仪式安排要有点变动。」

  「什么变动?」

  「周经理说……说他的老板,正好也在河溪公干,刚才晚饭的时候听说我们
这个活动,表示很有兴趣,想过来坐坐,一起剪彩。」

  「哦?这可是好事啊,他老板都肯来露面,老邱肯定高兴,计局长也更有面
子么……不过得让他老板快点了,我们自己人是无所谓的,但不能让计局长等吧
……嗯?你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么?」言文坤本来是说的兴致勃勃,但是
看着那个朱紫有点尴尬的表情,连杨诗慧都看出来似乎有什么不妥了。

  「是周经理他的老板……」朱紫似乎是在提醒着什么,只是强调着这个刚才
她明明已经汇报过的头衔。

  「……?」丈夫却没有听懂,杨诗慧当然更听不懂了。这有什么不妥么?

  「是他们五环的理事长……」朱紫似乎只好再解释一下。

  「等等……」丈夫的脸色,变了一下,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你是说
……要来的,是……那位宋理事长?五环的?」

  「嗯。」朱紫点点头。

  也不知道怎么了,杨诗慧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很不喜欢眼前的这个
场面。丈夫,和另一个漂亮女人,明显有着一些共同的语言,共同的感受,共同
的世界,自己却完全不明白,插不进话去,也体会不到丈夫为什么变得……很奇
怪。有点小尴尬?有点小警惕?有点小暧昧?怎么了?朱紫的话是啥意思啊?丈
夫的犹豫又从哪里来的啊?多一个什么投资人来剪彩么?有什么妨碍么?

  「谁……是宋理事长啊?」她有点忍不住,没有顾忌到自己应该有的身份和
从容,轻轻问了一句在这种场合,自己本来不应该问的话。

  问完,她就有点后悔。这种事情,明显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可以解释的清
楚。

  果然,丈夫也没有回答。

  ……

  ……

  「老板,你说要不要……」朱紫似乎是有点谨慎尴尬:「给石副处长……哦,
或者给公关那里的小李打个电话?稍微通个气?嗯……也是一种宣传么。」

  杨诗慧依旧听不懂,来个新的来宾,要和石少通哪门子气?为什么这么说?
公关的小李?是指谁?省局的李瞳?那不也是石少的人么?朱紫又为什么问的也
犹犹豫豫的?明知道他们说的已经接近工作中自己完全无法理解的隐语了,但是
却发现,丈夫回头,看了自己一眼,居然好像脸蛋红了一下,才皱了皱眉头说:
「没必要……」。

  好像丈夫又觉得不甘心,有点尴尬的皱了皱眉头,跟了一句:「我们做什么
事见什么人,也不用向其他人汇报什么吧。」

  ……

  一直到朱紫又退了下去,杨诗慧实在是忍不住自己的尴尬和局促,又低声问
了一句:「谁是宋理事长啊。听这个……朱小姐的意思,和石少还有关系?是石
少的朋友?还是……?」

  「没谁,嗯……一个投资人,叫做宋夏,比较有背景一点……嗯,说多了,
你也不明白。」

  丈夫尴尬的笑了笑,揉了揉鼻子,低下头,似乎不愿意和自己交流这个问题,
但是还是不经意的整理着西装下摆和领结。

  没来由的,杨诗慧一天的好心情,都有点染上了不快。

  为什么文坤要见这个宋夏,他的下属会认为需要和石少打招呼呢?文坤选择
了不打招呼,是觉得自己太像石川跃的下属了?他不喜欢表现出这一面?至少不
喜欢在自己面前表现出这一面?

  还有,他和那个朱紫……看上去冷冰冰的,其实明显很默契,很有共同语言。

  文坤的工作,到底是做什么的啊?自己是越来越不清楚是做什么的了。

  宋夏?有点陌生的名字,但是丈夫好像也提到过……谁,是宋夏啊?

  反正……和自己应该都没任何关系。只是多了一个人,需要自己伸出温润小
手,去握一下而已。

  也不知道怎么了,感觉自己的手心……有点汗渍。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