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还是天堂】 51

  • 【地狱还是天堂】 51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地狱还是天堂

作者:dearnyan
2020年1月2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663

             第五十一章淫戏中

  文婉何其聪明,一看到公公有些魂不守舍的,就知道他现在全副心神肯定都
被楼上的动静所吸引,这倒也不怪他,现在楼上的动静确实有点太夸张了,也不
知道老公是怎么操弄婆婆的,竟弄出了如此大的响动!

  「爸,楼上我放了摄像机的,咱等会回播一遍不就好了!」文婉脑筋一转安
慰公公。

  林文远一想,对啊,楼上放了摄影机的,他们娘俩怎么搞的,如何搞的,搞
成什么样子,等会一翻摄像机就都知道了!心一定下来,也就不去想楼上的事情
了,专心享受儿媳的服侍!

  文婉的口交技术,经过这几年的熏陶,已经有了极大的提高,至少同时伺候
两个老人完全没问题,嘴巴里含着,吸着,小手也在不停的套弄着,舔完龟头吸
蛋蛋,吸完蛋蛋又仔细的把老人的阴茎从头舔到尾,不放过阴茎上的任何一个部
位。

  「好女儿,咱不能做,但是你能不能把衣服脱了,给我们也吃两口奶!」文
如海被女儿刺激的浴火上升,出言求肯道。

  文婉想了想,医生只是叮嘱伤口没愈合之前不能过性生活,其他的倒是没交
代,于是站起身来脱了个干净,露出了自己姣好的上半身!

  「爸,这样行了吧!」

  「那个,婉儿,裤子也一并脱了吧!虽然不能插进去,可是爸能摸着你的小
屁股蛋,你现在穿着裤子,爸摸不着啊!」

  「爸,我怕裤子脱了,等会你忍不住!」

  「忍得住!爸一定忍得住!」文如海迫切的说道。

  「那好吧!」文婉站起身,这一次把裤子也脱在一边,只剩下一条小内裤包
裹着那个性感的小屁股!

  「你的伤口长的怎么样了?」这一次是作为公公的林文远说话了。

  「差不多快长好了,就是伤口里面还有一点裂纹,我估计也快了吧!」文婉
回答道。

  「我看看你的伤口?」林文远继续问道。

  文婉点了点头,把身上唯一的那条小内裤也脱掉,然后坐在旁边的小桌子上
掰开自己的穴口,指着那个因为生育侧切的伤口说道「就是这了,爸你看,就是
这里了!」

  「嗯,我看着已经长好了啊!亲家你也看看?」

  文如海趴在女儿腿前,先看了看,再用手摸了摸问「疼吗?」

  「嗯……嗯……不疼……不……疼」被父亲热乎乎的大手摸在阴唇上,文婉
感觉体内突然燥热了起来,而且两个老人的眼光中,明显包含了很多很多的东西,
文婉知道,那叫欲望!

  「那这样呢?」文如海得寸进尺,慢慢的伸进去一个手指头,继续问道。

  「嗯……啊……好……好像也不疼!」父亲的手指,借着检查伤口的名义伸
进了自己不允许他们进入的穴里,可是这个时候文婉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欲望快要
冲昏了头脑,想要一个大鸡巴狠狠的插进去!

  文如海一边伸进去指头玩弄,一边捏着女儿的两片阴唇来回摩擦,逐渐的,
女儿阴道里的水开始多了起来,打湿了他伸进去的手指,还打湿了他揉搓阴唇的
手掌,滴落在了地上!

  「舒服吗?」文如海关切的问道。

  「嗯!舒服……爸……很……很舒服!」

  「那我也来帮帮忙吧!」林文远在一边坏笑着说完,就走上前去,一只手捏
着文婉左边的乳头,一只手捏着文婉右边的乳头,两只手使劲的揉搓起来!

  「啊啊啊啊……哦哦……上面……下面……啊啊……一起来……一起来…

  …好……好舒服……奶头……被捏的好爽……小屄……小屄也被捏的好爽…
…啊啊……好久……好久没跟爸爸爱爱了……现在……现在爸爸玩弄女儿……玩
的好……好舒服!「

  随着林文远不断的挤压奶头,文婉的奶水也像喷水壶一样喷了出来,溅到了
两个老人身上。

  「你别浪费啊!」文如海扣弄着女儿的屄,还不忘叮嘱亲家一句,迫切的张
开嘴迎接着那四散洒落的乳汁!

  林文远一看,突然萌生了一个好玩的主意,他转到文婉的后面,拖着儿媳的
那一对大奶,一只手握住一个,像是挤牛奶一样,一拉一伸,然后再把奶头对准
文如海的嘴巴一挤,一股奶水就从他手中准确的落在了文如海的嘴里!

  「哈……爸……你……你这是把……把我当成奶牛……挤……挤奶给我爸喝
啊!」

  「哈哈,是啊,你就是个奶牛,奶牛儿媳,儿媳奶牛!我挤,我挤,我挤挤
挤!」

  「没错,你就是我的奶牛女儿,长着一对大牛乳,现在喂你的爸爸喝你的牛
奶!」

  「你们两个为老不尊的家伙!万一把我的奶水折腾光了,咱们的孩子等会就
没的吃了!」

  「傻丫头,你没听说过奶喝的越多,来的就越多么,没事的,一顿两顿饿不
着咱的孩子,不是还有奶粉么,现在的奶粉营养比母乳还要丰富,再说现在你的
奶水也不是初乳,这都大半个月过去了,现在给孩子喝喝奶粉也没什么!」文如
海说道。

  「爸,那可是你的亲儿子啊!我听妈妈说你以前不是一直想要个儿子的吗?

  现在女儿给你生出来了,你要好好养他呢嘛!「

  「呵呵,哈哈,养呢,会好好养的,不过今天爸爸实在是想喝你的奶了,好
女儿,你就体谅体谅我!让我喝几口!明天!明天我一定不跟儿子争!」

  文婉伸出手指在父亲额头上戳了一下,宠溺的说道「好吧!这一次就让你喝
个够!」对着父亲说完,文婉又转过头去问了问公公「爸,你要不要也跟着喝点?」

  「不用了,都给你爸喝吧,我无所谓!我玩着你的奶子就行!」

  看着自己的丰乳在公公手里一会被搓扁,一会被搓圆,整个乳房像是一团棉
花,顺着公公的手法,不停的在他手中变换着不同的形状,连文婉自己都觉得实
在是赏心悦目,更遑论在上面揉捏的公公了,抬头看了他一眼,果然就看见公公
的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顿时心里就觉得很是好笑!

  「爸!奶水没了!」文如海喝了几分钟,林文远就揉捏了几分钟,一直到那
对乳房再也挤不出任何的奶水,文婉才打断了他们的动作说道。

  「嗯,没事,奶水没了还有淫水!爸还没喝够!」文如海说完就低下头去,
含住女儿的阴唇,舌尖抵在她的阴蒂上,一阵猛吸!

  「啊啊……爸爸……爸爸……啊啊……水水……出来了……好多……好多!」

  被揉搓了乳房半天,文婉早就有了感觉,现在被父亲直接一弄,立马就感觉
要潮吹了!

  「尿!尿吧!爸爸接着呢!」文如海听女儿一说,立马激动的把整个嘴巴贴
在了女儿的阴户上,舌头死死的顶住那个洞口,不打算让女儿的淫水漏出去一滴。

  「啊啊啊啊啊……尿……尿了!」文婉双手死死的抱着父亲的头颅,把自己
的屄狠狠的压了上去!

  「咕嘟,咕嘟,咕嘟!」一个放肆地把自己的淫水灌进父亲的肚子里,一个
狂热的喝着女儿屄里涌出的淫液,一个通过父亲的服务得到了肉体的高潮,一个
通过女儿的淫水获得了心灵的高潮!

  文如海最终也不知道喝了几口,吞咽了几口,一直到那湿乎乎的小穴里再也
没有淫水的喷涌,他才依依不舍的抬起那被女儿死死压住的头颅,意犹未尽的舔
了舔舌头,抿了抿嘴唇,似乎刚才喝到的不是女儿略带腥臊的淫水,而是王母娘
娘的琼脂玉液。

  「爸……好……好喝吗!」文婉妩媚的看着父亲问「好喝!」文如海脸上带
着慈祥的笑容回答。

  「爸!女儿好爱你!」

  「丫头,爸爸也爱你!」

  听起来很平凡的对话,让一对父女高兴的拥抱在了一起!只是原本应该是温
馨的画面,却因为两个人都是赤裸的,充满了异样的淫靡!

  嘴唇,舌头,慢慢交织在了一起,男人的手抚摸着女人光滑的屁股,女人的
手紧握着男人的鸡巴,两个人就这么吻着,吻着,忘呼了所以!

  林文远站在一边看着,眼神里包含了嫉妒与羡慕,这是他不曾享受到的滋味,
也是他不曾体会过的味道,他也想要一个女儿,能够像这样跟他紧紧拥抱在一起,
互相交换心灵与肉体,可他偏偏生的是个儿子!更何况这个臭小子正在楼上跟他
母亲进行着灵魂与肉体的交流。

  他,促成一切的他反倒成了孤家寡人!正懊恼的时候,脑海里突然想起那个
还在襁褓的孩子,那个不就是他的女儿吗?虽然她现在还小,可是……可是她总
有一天会长大,那到时候……到时候……林文远想着想着,思绪渐飘渐远,似乎
看到了那幸福的未来!

  此时的楼上,林峰和母亲又换了一个姿势,这一次张丽扶着床边的立柱,侧
面把个腿抬高到儿子的肩膀上,林峰就这样从侧后面抬高母亲的腿,从边上插了
进去。

  如此一来,林峰巨大的鸡巴就正好捅到母亲的肚子里,透过张丽前面的肚皮,
甚至都可以看到一个鼓鼓的东西顶了出来,那自然就是林峰的龟头了!

  张丽虽然年龄大了,可是身体的柔韧度还是很好,就这么高难度的姿势都能
跟儿子玩出来,而且看起来还颇为游刃有余!那条翘的高高的腿还时不时地被儿
子抬到自己头顶,这个时候那个屄就会张开一个更大的口子,以供儿子进入!

  原本蜜桃一样的阴户,此时连里面小阴唇和阴道的嫩肉都暴露在外面,那鲜
红艳丽的颜色,配上黑黑的大阴唇,看的林峰血脉喷张!鸡巴鼓胀的也越发的大
了,直把个张丽插的连声哼哼!

  「哦哦……哦哦……这样……这样插的好深啊……儿子……妈妈的好儿子…
…你……你每一下都顶进妈妈的子宫里了……啊啊……好爽……以前妈妈都不…
…都不适应这种感觉……可是……可是我儿子的鸡巴插进来……妈妈只觉得好爽
……好爽!」

  「好儿子……你玩死妈妈算了……你操死妈妈算了……妈妈真的原意死在我
宝贝儿子的大鸡巴上……妈妈真后悔没有早点跟儿子操屄……啊啊啊……好舒服
……太爽了……啊啊……又……又顶到子宫口了!」喊了一会后,似乎觉得不怎
么过瘾,竟然高兴的哼唱了起来!

  「儿子的鸡巴呀!又大又长!妈妈的骚屄呀!又骚又浪!乱伦的感觉呀!实
在刺激!天下的母子呀!都来试试!」

  「妈!你好骚啊!」林峰听母亲唱的有趣,忍不住调侃道。

  听到儿子说她骚,张丽不光不生气,反而很高兴,继续哼唱着「操妈的儿子
呀,又高又帅!操儿的妈妈呀,又淫又贱!母子的交欢,快乐的紧啊!没试过的
人啊,还不快来!」

  这一番哼唱,委实可乐坏了林峰,他怎么也没想到,母亲对于这种淫词浪语
竟然如此精通,一轮歌唱下来,不光词曲好听,甚至还有些押韵!这可不太容易!

  忍不住张口问道「妈,你这都是跟哪学的啊!」

  「傻小子!妈妈去哪里学啊!这不是被儿子操屄操的兴奋了,妈妈突然就想
唱了么!也不知怎么的,那些词好像都在我脑子里一样,可能这就是被儿子操到
兴奋处,情不自禁喽!」

  「那我以后天天来操你,妈你是不是能天天唱给我听啊!」

  「哈哈,只要我的好儿子不嫌弃妈妈的屄老,不嫌弃妈妈的屁眼松,你尽管
来操,只要操的妈妈高兴,妈妈就唱给你听!」

  「骚妈妈,一言为定!」林峰伸出手指在母亲面前摇晃着。

  「大鸡巴儿子!一言为定!」张丽同样伸出手勾着儿子的手指,两个人就这
么达成了协议!

  「妈妈,儿子真心喜欢你这么骚的样子,全天下的女人都没有你这么爱我,
都没有你骚的这么让人百爪挠心!我真的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男人!」

  「呵呵,傻小子,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不光是我,曹姐姐,小陈,还有你
岳母,文婉这丫头,我们爱你的心并没有什么不同,唯一不一样的是你是从妈妈
肚子里出来的,所以我们不光有心里上的联系,更有肉体上的牵扯,所以每次被
你的大鸡巴插进身体里,妈妈都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好像那原本就是我的东西,
以前被你爸爸顶到子宫,我总是感觉疼,可是跟你做,就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可
能这就是别人说的母子连心!当我儿子的大鸡巴插进妈妈身体的时候,我们娘俩
又重新在我的肚子里融合!交汇!不分彼此!」

  母亲的话,就像是敲响在林峰头上的响钟,他一直也觉得跟母亲做爱和别的
女人做爱好像有着很大的不同,现在听母亲一说,才明白原因,原来还有这一层
关系在里面!

  别人都说一母同胞的兄弟,因为所出同源,彼此心灵相系,那母与子呢?子
乃母所生,母为子所系,儿子原本就是母亲身上的一块肉,两个人的联系,岂不
是比同胞兄弟更为亲密?这就难怪为什么母子之间的性交可以如此的让人迷恋和
痴狂!

  原来这种联系不光是肉体上的,还有灵魂上的!这种联系,不可替代,也没
有替代,唯有母子之间真正的做了,才会明白,这种灵魂与肉体的共鸣,有么多
吸引人!

  林峰想明白了这个道理,激动的浑身发抖,他终于找到了乱伦做爱的始发点,
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这种状态,既有爱,也有亲情,还有欲望,交织在一
起,达到灵魂与肉欲高潮的巅峰,这才是乱伦的终极!

  「妈!」林峰将母亲的大腿高高的举过头顶,就这么抱着她的头吻了过去!

  张丽同样也激烈的回应着,享受着儿子对她的爱!

  「好儿子,动一动吧!你这么抱着妈老是亲……妈妈的屄里就得不到儿子的
慰藉了!」大张着腿的张丽,实在是觉得屄里有些痒了,毕竟儿子的阴茎还硬邦
邦的插在里面,而且自己也因为这个姿势,站的有些累了!没有肾上腺素的支撑,
这种金鸡独立的站姿,实在是撑不了多久!

  「嗯!」林峰答应了一声,却没有马上抽插母亲,反而把她放了下来,抱起
放在床上,面对面的靠着,两个人,你的大腿压着我的大腿,我的大腿压着你的
大腿,一根粗壮的鸡巴始终不曾离开过那个迷人的洞口!只是原本狂暴而又激烈
的性交,突然就变成了温馨的宛如前戏一般的温柔!

  轻轻的推,轻轻的拔,那个粗壮的鸡巴从来没有在母亲的洞里这么温柔的进
出过,林峰更是一只手搂着母亲的头颅,一只手抚摸着母亲的屁股,舌头在口腔
中交替,唾液在唇齿间黏连,好像两个人不是刚刚操屄操的满屋子乱转的母子,
而是刚刚结婚的夫妻!

  张丽同样温柔的抚摸着儿子的脸庞,她知道儿子现在为什么突然这样,现在
的她和儿子之间,已经没有了一丝的隔阂,儿子心里想什么,要做什么,她都明
白,她也都理解,母子心灵的相通,在这一刻,完美地出现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妈妈!」林峰轻声的哼出了对母亲的呼唤。

  「嗯!」张丽同样轻声的回应了儿子的呼唤。

  时光像是倒流回到了三十年前,林峰紧紧的搂着母亲,以身奉亲!张丽紧紧
的抱着儿子,舐犊情深!

  「我爱你!」

  「我也爱你!」

  捧着儿子的头颅,张丽从额头亲到下巴,再从左脸亲到右耳,泪水打湿了眼
眶,这就是她生育抚养了三十年的孩子啊,现在,他用他的大鸡巴来报答母亲了!

  报答她三十年的养育之恩!

  而她,也给了儿子足够的回应,她的嘴巴,她的小穴,她的屁眼,无一不被
儿子所用,所采,她浑身上下的软肉,在儿子的拍打和撞击下,无不颤抖着回应!

  尤其是那个儿子最喜欢的屁股,被儿子撞的生疼又怎样,被儿子打的红肿又
怎样,只要他爱,属于她的这一身肉那就全都是他的!无论他怎么折腾她,操她!
她都会无条件的答应!无条件的纵容!

  抚摸着儿子的脸庞,张丽将一只奶头伸进儿子的嘴里,原本干涸的乳汁,不
知怎的,竟又开始大量的分泌,这一次,似乎无穷无尽!奶水打湿了儿子的身体,
更打湿了身下的床单,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看着儿子那迷恋和高兴的表情,张
丽觉得自己就算变得跟母牛一样,那也是值得的!

  「小时候喝过的,你都忘光了!妈希望你记住妈妈奶水的味道,从现在起,
绝对不允许你再忘掉!因为这是属于妈妈的味道,属于妈妈和你一起的记忆!」

  张丽像是哄小孩子一样摸着儿子的头说道。

  「嗯!我知道了,妈妈!」林峰竟也像个小孩子一般的回应!

  这母子两就此沉寂在儿时的幻想中,搂抱着,亲吻着,轻抽缓插着,等待着
时光一分两分走过!

  文婉与父亲足足抱了十几分钟,才忽然想起旁边还站了一个公公,转头一看,
发现公公的鸡巴果然软趴趴的耷拉在那里,不由得有些愧疚。

  再轻轻的拥抱了父亲一下,然后在他两边脸各自亲了一口,文婉蹲在公公面
前,将那个软趴趴的阴茎含进嘴里!待到那粗壮的鸡巴终于雄起之后,她转了个
身,抓起公公的阴茎,就往自己身后塞去!

  「不……不行!你伤口还没好!」林文远连忙挣扎着想要远离!

  「我知道!其实刚才我爸把手指伸进去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有一点点疼了!可
是我们三个人都好笨啊,前面不能用,不是还有后面么,怎么突然就给忘了!爸,
没事的,进来吧!」文婉拉着公公的阴茎,顶在自己的屁眼口,回头笑着说道。

  「哎呀!」林文远和文如海同时一拍脑袋,他们怎么也把这一茬给忘了!文
婉早就被两个人开过后面了,按理来说刚才就应该想起来的,却不知为什么没有
想起!

  「呵呵,两个傻爸爸!」文婉扶正公公的鸡巴,自己慢慢的把沾满口水的龟
头塞了进去,然后竟就这么后退着,让公公一动不动的将鸡巴插到了底!

  「哦!好大……好粗……好满足!」文婉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掐指来算,
她也禁欲了好久了,怀孕中的女人原本就性欲强,最后一个多月为了保护孩子,
她又没有放纵过,现在是真的很想要了!

  「爸爸,你过来!」文婉指挥着父亲走到她面前,然后张嘴将父亲的阴茎含
进自己嘴里,如此一来,她上下两个洞里,都被插满了鸡巴。

  「爸……唔……你……你……懂……动……动」含了一嘴的鸡巴,说话自然
就没那么利索,好在这个时候,林文远和文如海也不需要她在那边指挥了,于是
一个抱着儿媳的屁股,前后的抽送,一个抱着女儿的头颅,前后的抽插!

  淫液,顺着文婉粉色的阴唇,滴滴答答的淌着,口水,顺着文婉尖尖的下巴,
也在滴滴答答的淌着!公公,瞄准的是她粉色的屁眼,爸爸,瞄准的是她血红的
樱唇!

  她从一个刚开始伺候一个男友还嫌累的娇滴滴的小丫头,如今变成同时伺候
两个男人也不在话下的妇人,如此巨大的改变,若是说给以前的她听,恐怕她是
坚决不会相信的!

  可是有时候世事就是这么神奇,该发生的,依旧会发生,该来的,始终还是
会到来,所以她坚定不移的改变了自己,让自己适应了现在的生活,毕竟,这里
有最爱她的父母,最爱她的公婆,还有最爱她的丈夫!

  现在,这里又多了她和父亲公公爱情与肉欲的结晶,两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

  那她就更加的想要适应这种生活了,其实不光光是适应,她还要爱上现在这
种生活,并且永远的乐在其中!也许这就是女人,女人是水做的,拥有着无比强
大的适应能力!不管生活怎样,她仍将一路前行!

  鸡巴撑开儿媳后面的洞口,肠道里红色的嫩肉顺着自己的抽插不断的翻滚出
来,林文远这才感觉到身心的舒爽,年轻女孩的肉体,就像是毒品一样对他有着
致命的吸引力!

  这屁股,是如此的有弹性,手指按下去一个窝窝,离开的时候甚至能感受到
指尖被臀肉微微的弹起!还有儿媳的屁眼,更是厉害,每次肛交完之后,那个紧
窄的孔窍立马就恢复如初!射在里面的精液,根本就不会流出来一滴。而楼上的
妻子,却永远都是一个大大的洞口,根本就留不住自己的子孙根!

  儿媳的阴户跟她母亲也是如此的不同,如果说亲家母的那个阴唇一看便是个
淫娃荡妇,儿媳的这个便是纯情小女生了!雪白的屁股,那中间只敞开着一道微
微张开的缝隙,缝隙中间还需要仔细观看,才可以看到那中间的一抹淡红!若犹
抱琵琶半遮面,千呼万唤始出来!

  拨开那道粉红的缝隙,才算是见到儿媳真正的阴道,那里充满了更多有弹性,
有褶皱的肉纹,每次鸡巴插进去的时候,就像是无数的小手在你鸡巴上按摩,挤
压,她根本就无需锻炼什么性技,也不需要什么缩阴,她的那里已经堪称完美!

  无人可比!

  他最为喜欢的,那自然是儿媳私处粉嫩的颜色,如果说妻子那黑色的私处代
表着少男的欲望,那儿媳的粉红则会要了他们这些中年人的老命!他最爱看的永
远都是儿媳私处那透明的淫液,滴挂在儿媳穴口的场景,每次儿媳一开始动情,
他就总要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里看,而且永远也看不够!

  现在的情形,又是如此,因为他插在儿媳肛门的缘故,儿媳前面的穴口此时
是微微闭合的,仅仅留下了一道供淫水流出的缝隙,而此刻那里就挂着一串长长
的粘液,一直从穴口挂下来有一公分长,然后那中间的连接处,猛然断裂,于是
一滴淫液,迅速的从儿媳私处掉落,啪的一声,拍在地板上。

  然后儿媳的私处那里,又再继续分泌下一滴粘液,从穴口一直拉啊啦,直到
拉到足够的长度,再怦然断裂,周而复始,连绵不绝!

  「啪啪啪!」臀与股的撞击声,不断的从他与儿媳的交合处传播到整个房间
里,文如海看着女儿撅着屁股被亲家操弄,含在女儿嘴里的鸡巴,简直就像是铁
块一样硬!

  这个家,不知为何,突然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那个小时候粘着自己买糖
块买雪糕吃的小丫头,突然就变成了面前的这个撅着屁股任人操弄的妇人!原本
喊着自己爸爸的小嘴,现在竟然如此熟练的含着他的鸡巴,而且那太过熟练的动
作,以及过于销魂的表情,让联想到女儿小时候的文如海觉得反差实在是太过强
烈!

  再想想前几日妻子在女婿的操弄下,竟然在医院里公然的暴露以及被操,文
如海也就明白了女儿现在淫荡的模样到底是遗传了谁的基因!不过这一次,他这
个当父亲的再也不想让女儿压抑自己的本性了!

  他竟然不知道,妻子嫁给他之后,竟然瞒了自己如此多的事情,他也没想到,
释放天性之后的妻子,竟然是如此的快乐!

  那天的视频,他还记忆犹新,妻子竟然被女婿抱着,用那样羞人的姿势,在
医院大厅里走来走去,而且女婿插在妻子阴道里的阴茎,看的出来一直在操弄着,
托现在高清摄像头的福,他甚至可以看到妻子的白带,挂满了女婿的阴茎,那一
根又粗又长的东西,上面沾染的全是妻子阴道里的分泌物!

  妻子的大阴唇,整个的翻在外面,像是香蕉皮一样裹着女婿那根粗长的阴茎,
不知道是不是带给了女婿更强烈的刺激!而妻子的肛门,也因为这个姿势敞开了
一个小口,一看就是经常被女婿操弄的结果,妻子的阴蒂,更是暴涨到前所未有
的巨大,以至于都从那鸡冠花从中跑了出来,在凛冽的寒风中,开始了急速的颤
抖!

  在妻子被女婿抱出窗户的刹那,他就知道妻子要高潮了!毕竟他们做了几十
年的夫妻,妻子高潮前的动静,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果不其然,当妻子屁股上
的肉开始抖动起来的时候,妻子喊出了自己从来没有听到过的淫词浪语,她表白
了对女婿真切的爱意,这一切,他从来都不曾体会过!两个人以往的生活,从来
就没有这种激情,更多的还是夫妻之间的相敬如宾!

  妻子那如鸡冠花一样的阴唇,在高潮的时候一直在颤抖,忽闪忽闪的拍打在
妻子的屁股上,同样也拍在他的心里,经过了那一天,妻子如痴如狂的模样,深
深的陷入的他的脑海,而妻子那个遍布狼藉的下体,更是刺激的他只要一想起,
阴茎就立马硬硬的顶在裤裆里!

  也不知怎的,以前忽视的记忆,最近不停的在他的脑海里闪现,而且他现在
尤为喜欢的,就是拿妻子和女儿做对比,从两个人的容颜,一直比到两个人洞口
的深浅,甚至连阴唇上有几颗痣,都被他拿来比较一番。

  比到最后,他已经分不出妻子和女儿了,一会儿觉得那个隔着门手淫并且插
着假鸡巴到处走的人是妻子,一会儿觉得结婚几十年了,陪着自己的都是女儿!

  而自己着实冷落了她好久!两个人的印象,在他的脑海中重叠,翻转,最后
变成了一个人!而他,现在正把鸡巴插在她的嘴里!

  父亲的阴茎是什么味道,这个问题恐怕没有女人能够答的上来,可是这些女
人里面绝对不包括文婉,她对于父亲的味道,无比的熟悉!

  从刚开始男友的调教,再到后来自己的幻想,她主动勾引,父女两隔着一道
薄薄的房门,放纵着自己的欲望,再到后来的更进一步!她早就已经脱离了男友
的要求,将这一切变成了她自己的心意!

  也许父亲的鸡巴是小了一点,没有公公插进自己身体的那种撑爆的感觉,可
是这都不重要,她最喜欢的,还是父亲身上的那股味道,从她躺在父亲身上手淫
的那一刻起,那股味道就深深的印入她的脑海,也是刺激着她不顾一切勾引父亲
的主因!

  就像此刻,那股浓烈的男人气息,通过自己的嘴巴直接进入自己的味蕾细胞,
再通过自己的大脑,反馈到自己的性奋神经!自己小穴里滴滴答答的水流,与其
说是公公在自己屁眼里奋斗的结果,还不如说她是被父亲插在嘴里的阴茎所刺激
导致!

  倒不是说公公的大鸡巴不能带给自己快感,而是那种抽插无论如和,都只能
算肉体上的刺激,可是与父亲做,那就完全不同了,仅仅只是闻到父亲的那一点
点味道,她就觉得自己可以达到高潮!更遑论父亲将那东西塞进她的嘴里!

  文婉张开嘴,用尽自己所有的本事,无所不用其极的为父亲服务着,她只想
要父亲开心,想要让父亲从此以后只要一想起做爱,第一时间想起的是自己,而
不是母亲!

  偶尔听公公和父亲在她面前聊起母亲在丈夫面前的模样,再看看父亲那个羡
慕嫉妒的神态,文婉就感觉到很心疼,她只能暗暗的在心里发誓,总有一天,她
要变得比母亲还要淫荡,她要在父亲的面前,彻底的抛下自己的自尊,她要把全
部的身和心,通通献给父亲,就像母亲一样!甚至,她要超越她的母亲,带给父
亲更加刺激的享受!

  此刻的她,正在往这个方向努力,她双手紧紧搂着父亲的屁股,卖力的把自
己的脸庞贴向父亲的胯下,用尽全力吞咽着父亲的阴茎,让他的鸡巴,尽可能深
的进入自己的口腔!

  她知道,这会带给男人非同一般的刺激,少部分是肉体上的,大部分是心灵
上的,而她,想要的就是如此,她要在精神层面上,彻底的压制母亲,而想做到
这一点,唯有带给父亲更加强烈的刺激才可以做到!

  文如海确实感受到了,这种肉体与视觉上面的双重刺激,女儿的红唇每次在
鸡巴插到尽头的时候,都能够顶到自己的肚皮上,而自己的龟头,往往在此刻会
进入一个异常狭窄的通道,那里传来的吸力,根本就不是阴道所能比拟!

  龟头在如此强烈的吸力下,变得异常的敏感,他真的很想狠狠的射进女儿的
嘴里,让她把自己的精液吃下去,可是又不舍得这无比美妙的滋味,尚且还在犹
豫当中,却发现女儿放在他屁股后面的手指,突然转移到了他的肛门口,而且还
有继续突进的迹象!

  他正想要跑开,却听见女儿喉咙里模模糊糊的发出了一些声音「爸……唔…
…想……相信……唔……我……会……让你……舒服的!呜呜!」于是,他只能
相信女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心中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

  文婉对于接下来做什么,心中有数,她趁着最近养身体的空档,好好的研究
了一下男人的敏感带,最后发现,原来想要让男人舒爽,不单单只有一种办法!

  一只手找到父亲肛门的位置,另一只手伸到自己的胯下,沾满了自己穴口的
淫水,文婉将它们都抹在父亲肛门口,然后周而复始,直到自己的手指能够稍稍
的顶进去一点!

  文如海并不知道女儿想要干嘛,对这些方面了解不多的他,只能忍着身体的
不适,选择相信她!

  先是一个指节,再抹一点自己的淫水,再伸进去一个指节,最后文婉用自己
最长的中指,努力在父亲的肠道中,寻找着那个传说中的男人第二兴奋点!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还是摸到了!吞咽着鸡巴的小脸上,洋溢着满满的
笑意,她先是悄悄的按摩了两下那里,然后用手指用力一点!

  文如海从来没试过这种滋味,这感觉,好奇怪,像是射精,又不是!可是身
体却无比的愉悦,而且他还能感觉到龟头那里渗出了好多的东西,那也不是精液,
可是却又有一种不下于射精的快感袭来!让他不知所措!

  文婉当然知道父亲龟头里渗出的是什么东西,那是父亲的前列腺液,对于她
来说,只要是父亲的,那就是好的,所以没有丝毫犹豫的连同自己的口水,一起
吞到了肚子里!

  一下,两下,三下,文如海感觉自己已经飘飘欲仙了!相信女儿,果然是正
确的!他双手扶着女儿的头颅,慢慢的闭上眼睛,全心全意的开始享受这美妙的
滋味!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