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难归】(引子-1)(红尘劫同人)

  • 【燕难归】(引子-1)(红尘劫同人)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激情都市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燕难归】(引子-1)(红尘劫同人)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说明:本文是在Xingxing大大写的《红尘劫》的同人

  基本时间线对应着男主从海外救回女主慕思,双胞胎慕思和思莹相认开始,
到男主第二次上岛救人失败为止。

  原作共有五个主要的女角色,原配慕思、原配的双胞胎思莹、小姨子心心、
原配的闺蜜蓓蓓和前女友燕燕。

  原本的故事线里,男主在这段时间和前女友燕燕拍婚纱照遇到小姨子心心,
成功将小姨子心心收入后宫。

  第一次上岛遇到女主闺蜜蓓蓓,也知道女主再次被组织抓获,主要方法是看
录像;之后第二次上岛,本来想救出慕思、思莹和蓓蓓,结果发现小姨子也在岛
上,最后男主救人失败。

  基本上按照这一剧情

  首先,这个版本里前女友燕燕也会上岛,也就是男主第二次上岛的时候前女
友燕燕也在岛上。也就是说原作五个女人会以不同的理由上岛。目前Xingxing大
大给出的交代是,女主闺蜜蓓蓓一直在岛上;双胞胎慕思和思莹是在拍写真的时
候被抓上岛;小姨子心心上岛的过程没有交代。这里已经有交代的人物就不重复
写了。

  第二,这个版本是按照前女友的故事线展开的。毕竟我觉得前女友在原本的
故事里戏份太少,基本就是给男主赞助(出钱、出人)再就是给男主暖床两件事。

  第三,按照Xingxing大大的设定,前女友属于那种家里势力庞大,自己又是
在家里是个小公主的角色的人物。这里也基本继承这个设定。前女友按照有一定
实力也有一定智慧的模式来写,基本上每次的决策都会按照当时的最优解了选择。

  第四,Xingxing大大奴隶岛的设定可能有所修改,按照剧情需要吧

  第五,原本故事线里,男主第一次上岛和第二次上岛时间间隔较近,这里为
了剧情需要,可能会拉长这个时间间隔。具体的看后续吧

  第六,有点想写Bad End,这里出现的女人应该都会或明或暗的交代了结局。
如果不出意外,剧情出现的女人最后都会成为组织的性奴。

  第七,最终结局不一定和Xingxing大大的后续能衔接,反正我写到啥算啥。
另外,最近容易卡文,所以不保证更新。

           ***  ***  ***

                 引子

  很多年以后,江燕燕还是会回想起见到那个男人的下午。那是个阳光明媚的
下午,燕燕和那个男人约在了一个靠街角的咖啡店见面,两个人就坐在店外的桌
子。不过是一次正常的客户接触业务。

  那天的阳光真好啊,而现在,她转过头,眼光漫无目的的扫过四周,只能看
到不断摇晃的地板。墙壁上纵向的肋板,隔壁传来的隆隆的发动机声音都在告诉
她这是某艘船的船舱。至于阳光,自从她走进这个船舱就再也没有照进这个黑暗
的角落了。

  「应该过去十来个小时了」,她想,但是又不太确定。毕竟船舱里没有钟,
而且她进来以后又惊又怕之下很快就困倦了,也不知道自己刚刚睡了多久。现在,
舱里污浊的空气明显影响了她的精神,以至于她都没法肯定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
是真的清醒着。

  燕燕又朝四周看去,这次她稍微看的远了一点。她只能看到这个船舱不过十
米见方,却塞了十几个女人。这些女人三五成群的倚靠在一起,或梦或醒,但是
眼角都挂着泪。虽然长时间的航行颠簸让每个人都有些狼狈,原本丝滑的秀发大
多披散着,双手被拷在身后的她们也没能力稍微整理一下,但是依然掩盖不了她
们各自的美丽。比如那个离她最近的那个女孩,明显年纪不大,应该还在上大学,
刚刚发育完毕的身体满满的青春的味道。乳房不算大,但也是那种一手握不过来
的样子,下身的阴毛不算浓密,阴唇还是那种粉嫩的样子。看样子还应该刚刚品
尝到爱情的味道,但现在也不得不光着身子蜷缩在这个船舱里。突然,燕燕注意
到船舱角落里那一直沉默的两个女人——漂亮,身材火辣,一对傲人的巨乳和自
己不相上下。从刚上船她就觉得这两个女人很特殊。因为为了防止这些女人相互
之间勾连出什么奇思妙想来,所有的女人都被塞着钳口球。很明显大家都不是特
别适应钳口球塞在嘴里的感觉,时间一长就都开始呜呜咽咽起来,唯独这两人一
直很安静,仿佛塞在嘴里的东西没有给她们带来一丝不适感。而且全船舱里只有
这两个人一直被蒙着眼罩,更显得神秘。现在燕燕稍微清醒了一点,就仔细的观
察起这两个人来,细看之下心中不由得一惊——她又被抓了?燕燕想道,虽然蒙
着眼罩看不清脸,但是从下巴和脖子看来,真的太像了。李慕思,你不会又被抓
住了吧,你身边的那个女人和你很像,是谁呢?

  她越想越昏沉,这时候下身突然传来一整酥麻让她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她
费力的越过自己的一对大白兔看到插在自己阴道里的震动棒又疯狂的震动起来了,
留在外面的柄部也在不断的抖动。快感一阵一阵的像潮水一样涌来,她努力的控
制自己不要叫出声来,但是终究还是有些控制不住,就在她快要攀上高峰的时候,
震动棒突然停了下来。

  她默默的喘了口气,平复一下情绪,等着身体里积攒的潮水退去。但是那讨
厌的振动棒怎会如她所愿,潮水刚刚退去一点,便又震动了起来。每一次的震动
都会恰好在她高潮的边缘停止住,每次她感觉稍微平复一点以后就又会震动起来。
刚上船的时候燕燕就发现这个振动棒会不定时的这样折腾她一下,最初的几次她
稍微忍一忍就过去了,但最近这几次这样的操作越来越长,而且每次都弄的她不
上不下的。

  振动棒又这样断断续续的折腾了几次以后,燕燕再也忍受不了。她默默的换
了个姿势,轻轻的跪在坚硬的地板上,强挺着满身的酥软,努力的将振动棒的底
部顶在地板上,慢慢的抬起她那滚圆的屁股再轻轻的坐下去,用振动棒的底部去
轻轻的撞击地板,感受这一过程中振动棒在下身轻微的抽插带来的快感。因为她
的双手被皮质的手铐牢牢束缚在身后,这一过程格外的艰难,渐渐的她也找到了
些窍门,动作变得熟练了起来。随着动作越来越大,她的一对大白兔也跳动的越
来越大,而夹在两对乳头上的铃铛也叮当作响起来。很快她又感到了高峰的到来,
临近关口的她心里一激灵——这和那些荡妇有啥区别?不由得停下了动作。恰在
此时振动棒突然大力的震动起来,在她的阴道里不断的搅动,甚至还前所未有的
让她感觉到振动棒居然在她的阴道里伸缩起来,前缘甚至偶尔会触碰到花心。原
本就在高潮边缘的她再也忍受不住,身体一阵僵直,下身一松,一股热流从阴道
里喷出,顺着那根恼人的震动棒不断的滴在地板上。

  高潮过后的她泄气的坐在地板上,嘴里还不断的喘息着,又因为塞着钳口球
的缘故,喘息声变成了轻微的呜呜声,不细听还觉得颇有些妩媚;只有大力喘气
导致她的一对大白兔再次跳动起来,那对铃铛也不知趣的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

  现在她还注意不到这些羞死人的声音,身体里的余韵还没消散,疲劳又再次
袭来,她再也撑不住了,缓缓的歪倒在一边。睡倒之前她还是忍不住看了一下自
己的乳头。还好,两个铃铛还在。刚上船的时候,她看见一个女人不小心把夹在
奶头上的铃铛碰掉了,很快就被两个凶神恶煞的大汉又拖又打的拉了出去,等再
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她着实被吓了一跳。那女人满身的不明液体意味着什么自
不必猜,更可怕的是不但一对铃铛用穿刺的方式钉在了女人的身上,她还看到女
人私处的毛发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鲜红的纹身,屁股上还大喇喇的纹着
「性奴」两字。

  有了那个女人的范例,她总是小心翼翼的避免自己也重蹈覆辙,毕竟一旦被
拖出去就身不由己了,万一也和那个女人一样,留下些永久的印记就更没法过了。
有的时候她也在想,自己一直都看不起那些卖身的女人,却没想到有朝一日,自
己会和这些女人一样,关在狭小的船舱里,一样的光着身子,一样的双手牢牢的
束缚在身后,一样在脖子上套着狗圈一样的玩意,身上还一样的挂满各种叮当作
响的小玩意,嘴里塞着钳口球只能有一搭没一搭的呻吟。更羞辱的是她还被人用
贞操带锁住了下身,而且还是那种装着振动棒的那种。环顾四周,只有三四个女
人和自己一样,戴着这种折磨人的家伙。

  还好有个面具,燕燕想。好在上船之前求了一个面具,不担心被人认出真实
的身份,不然刚刚那种淫荡的表现足够自己一辈子被钉在荡妇的耻辱柱上了。她
又看了一下四周,发现只要一两个女人和自己一样带着贞操带和面具,她们应该
是刚刚看到了自己的表现,也有样学样的轻轻自慰起来。很快又有一个女人高潮
了,一阵呜咽以后也泄了身萎靡的躺下来了。至于其他女人,除了面具和狗环外
完全一丝不挂,没有遮住脸的东西也就免去了锁住逼的折磨。

  燕燕很快顶不住疲劳,再次昏睡过去。

  昏睡的她不知道的是,在船舱的每个角落里都装了高清的摄像头,她刚刚那
种下贱的表现很快就会在一群人手中秘密的流传开来,更令她没想到的是那个所
谓的面具在这些摄像头前完全没有任何遮挡的作用。刚刚她自慰的动作,高潮时
满足的表情无一不被精确的记录下来,仅需要简单的剪辑就可以卖个相当高的价
钱。现在,这些摄像头暂时放弃了对她的关注,因为船舱里又有几个和她一样的
女人快达到高潮了。

                第一章

  不知道又睡了多久,燕燕又感到下身的震动棒开始搅动起来,朦胧之中她听
到头顶上一声金属的摩擦声,紧接着一阵脚步声传来,好像又有几个人走进了船
舱。

  「起来了!起来了!」来的人用棍棒敲打着船舱,唤醒船舱里的女人们。燕
燕努力的坐起身子,长期的习惯让她不由得轻微的后靠,瞬间她又意识到现在的
处境,连忙弯下腰,含胸,努力的把自己的一对大奶子掩盖一下,两腿也并拢、
蜷缩在一起试图遮挡一下下身羞辱人的振动棒。但是身上一丝不挂,双手被缚身
后的她注定这样的努力都是徒劳。很快,一双靴子走到燕燕的面前,一只手将锁
链往她脖子上的项圈一扣,另一只手一拽把她拉了起来。

  「走了,母狗」那人拽了一下手中的锁链,燕燕感觉脖子承担的那一下的拉
力,不由得弯下腰跟在那人的身后向舱门走去。长时间的疲劳和还没恢复的高潮
搞的燕燕十分虚弱,前几次羞辱留存的淫水顺着大腿不断的流下来,已经在身后
留下一条水渍。每走一步,阴道里的振动棒都会摩擦那里的嫩肉,本来就双腿发
软的燕燕一个不小心摊坐在地板上。

  「起来,母狗」那人没有一点怜惜,拽着锁链试图把燕燕提起来。脖子上的
压迫感让燕燕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她努力的蹬腿试图站起来,但是几次都踩到
自己留下的淫水又滑倒了。那人终于失去了耐心,从腰间抽出一根棍棒往燕燕的
屁股上一顶。一股电流快速的划过燕燕的肌肤,刺痛感让她大声的叫了起来,虽
然因为钳口球的阻碍只能呜呜的叫着但是也明显能听出她的痛苦。燕燕的下身又
一松,一股黄黄的液体参杂着阴道里的淫水一下子从贞操带和她皮肤之间的缝隙
中飞溅出,洒在地板上。

  「这母狗尿了」那人突然笑了起来,手上的链条再次拽了一下「快走,还想
被电吗?」燕燕畏惧的看了一下那人手里的电棒,赶紧爬起来,顾不得下身的狼
藉,亦步亦趋的跟在那人的身后。

  穿过长长的走廊,燕燕也逐渐适应起外面的光线,然后她跟在那人的身后跨
过舷舱门,阳光一下子就洒满了她的肌肤。

  似乎等了很久,那人又一次的拉动手中的锁链示意燕燕跟着他走。燕燕也小
心的左右观察起来,海风、沙滩、游船、阳伞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除了没
有比基尼美女——美女很多,但是都是光着身子。

  这应该是个岛,燕燕猜。

  燕燕观察的同时,那人把锁链交给了另外一个西服男人的手中。西服男人拉
了拉锁链,示意燕燕靠过来。

  「欢迎来到地狱,江燕燕小姐」那人的脸上带着微笑「准备好做一只母狗了
吗?」

  燕燕没有回应,她眯起眼感受着照在面具上的阳光。

  啊,阳光。

  转瞬的美好之后,拉紧的锁链又把燕燕拽回了现实中,她不得不跟随西服男
的脚步继续前进,逐渐离开沙滩走向海边的一排别墅。

  随着脚步的增多,下身的震动棒又开始刺激起阴道内的嫩肉来,而塞在嘴里
的钳口球也不断刺激她分泌出更多的唾液。走的越久,这种刺激就越剧烈,她又
感到淫水再次泛滥,开始顺着大腿流淌下来了;而嘴里的唾液实在难以咽下,已
经从嘴角漏出滴在自己一对奶子上。

  「唔」燕燕呻吟一声站在原地。前面的西服男发现异样以后回头看向燕燕,
目光相对,燕燕用眼神示意西服男解开自己的束缚。

  「江小姐」西服男走到燕燕面前,一只手戏弄般的把玩着燕燕的一只乳房同
时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再坚持一下,海边人多眼杂,到了地方才能解开」

  「唔」燕燕喘了口气,示意西服男可以继续走了,这次西服男有意无意的放
慢了脚步,燕燕也得以喘息,不用跟的太辛苦了。但是这样做的坏处显而易见—
走得慢,就走的时间长,加上西服男似乎对这里还不太熟,他们几乎把别墅区转
了个遍才算找到了自己的那一栋。一路上各种各色人等很多,男人都是一副色眯
眯的样子。女人?嗯,穿衣服的女人几乎没有。不少人都不怀好意的打量着燕燕,
有胆子大的还要上来摸一下奶子。不过在这个地狱里女人就是给男人玩弄的,摸
摸奶子和骚逼只是最基本的操作,确实说不上占便宜。西服男还一开始试图阻拦
一下,但这样就走的更慢了,不多时就来了几个好色之徒直接拦住两人,要求交
换性奴来玩。

  「两个换一个,怎样?」其中一个人问道,一边说一边把这两个可怜的女人
推到西服男面前,「都是上等货色,还是母女俩,怎么样,不亏吧?」

  说实话,这母女俩真的很不错。燕燕悄悄的打量起这两个女人。腿长,胸也
不小。那个年纪看起来大一点的应该是母亲,腰肢稍显丰满,乳房略有下垂但明
显要大上一圈,这些都展示着一个成熟女人的风韵;虽然都是性奴,但是母亲的
本能让她微微向前,小侧着半个身子挡在女儿的面前;至于女儿,应该也刚刚二
十出头的样子,皮肤比她的母亲明显要光滑一点,乳房虽然比起母亲来说算不上
大,但是挺挺的立在胸前,没有哺乳过的奶头还有那么点粉色。下身,燕燕看向
两人的下身,两人的阴毛已经完全剃光,母亲的下身还纹了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
女儿的逼里和自己一样,插着一根振动棒。不同的是女儿的振动棒没有任何固定,
只能由她努力的夹紧才能防止掉落下来。应该那几个好色之徒给她下过什么命令,
那女儿在站着的时候不断的调整自己的双腿,或交叉或夹紧,很明显在努力避免
振动棒掉落的境况。

  「不行不行」西服男人一边把燕燕往外拉,一边摆手说:「这骚货我还没玩
够,等我调教好了再和你换哈」

  他竟然敢叫我骚货,燕燕想。但是这样光着身子被一群男人看,不是骚货又
是啥呢,她转念又想,恍惚着被西服男拉出人群,连自己又被几个男人摸了胸和
屁股都完全没注意到,或者说是她已经开始习惯了。

  「我们到了」拉出人群后不久,西服男欢快的说了一声,这羞人的旅行总算
是快要结束了。

  一进房间,西服男人随即拿开锁链扔到一边,从脑后解开钳口球的带子,再
把束缚双手的皮质手铐松开。

  双手稍一放松,燕燕立刻抄起茶几上放着的一瓶矿泉水,几口就灌进肚子里。
这一路上不但没喝水不说,还淌了一大堆口水,可把她给渴坏了。稍微解了一下
渴,燕燕突然意识到自己除了下身的贞操带还处于一丝不挂的状态,连忙捂住胸
口冲着男人道:「快转过去」也不待男人有什么动作,就一头冲进隔壁的浴室,
碰的一声把门关上隔开了满屋的春光。

  浴室里,燕燕努力的想扯开锁住的贞操带。很明显,这种东西不是轻易可以
破坏的,徒劳的努力了大半个钟头后,燕燕轻轻的把浴室门打开一条缝隙:「那
个,你能帮我把这个解开吗?」她问向西服男人。

  「啊,这个,这个是指纹的,我刚刚想说来着」男人说。

  碰的又一下,浴室的门再次关上。燕燕在浴室里一阵翻找。毛巾,没有;浴
袍,没有;连浴帘都没有,完全没有一点可以蔽体的布料。但是这恼人的贞操带
是不能不去掉的,反正也是被他看光了,燕燕一咬牙,再次轻轻的把门打开

  「麻烦你了」她对男人说。

  「举手之劳」男人说着把手指往贞操带上一按。叮的一声,锁打开了,腰部
的束缚一下子弹开。长时间的刺激导致阴道里湿滑湿滑的燕燕的阴道根本夹不住
插在里面的振动棒,整个贞操带一下子掉在了地上。那折磨了燕燕许久的振动棒
在离开逼口的时候似乎还发出了「啵」的一声——这下她真的彻底一丝不挂了。

  又是一阵慌乱,燕燕又是捂身体,又是想关门,两个动作同时做出来以后,
就变成了一种奇怪的姿势看向男人。好在男人还算正经,帮燕燕把浴室的们关上
了。

  燕燕打开水龙头,温暖的热水从她的肌肤撒过,有那么一会她觉得自己又回
到了几天前,自己还是那个说一不二的江总。

  唉,我也是迫不得已。燕燕在心中默默的想。「阿星,不要怪我,我也是为
了你。你可以为慕思赴汤蹈火的救人,应该能理解我,不会嫌弃我得」

  沉默一会以后,燕燕默默的下了决心。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