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做成了成人游戏】——催眠控制篇(2)

  • 【我被做成了成人游戏】——催眠控制篇(2)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激情都市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我被做成了成人游戏】——催眠控制篇(2)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催眠控制篇】

2022年1月25日发表于SIS
作者:易东卿

                (2)

  “唔……”

  不知道什么时候昏过去的,印象还残留在自己失禁的那一刻。

  意识清醒了,眼睛却睁不开。

  身体酸软无力,一个指头都不想动。

  迷蒙了好一阵,我才悠悠转醒,迷糊着眼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瞟了眼床头的时钟,现在是下午两点多,羞耻的一天还没过去。

  没有找到阿伟的身影,不知道去了哪。

  正好,趁此机会多休息一会儿。

  赖了会儿床,一阵便意袭来,我不得不支撑起自己虚弱无力的身子。

  被子顺着身体滑落,露出其下掩藏的大片春光。

  望着身体上的惨状,我气得牙痒痒的。

  手上、胸前、小腹、大腿、屁股,甚至脚上也沾满了他的臭精液!天知道在
我失去意识的这段时间里他用我的身体干了什么坏事!

  而且也不帮人家洗一洗就放到床上,弄脏了床铺你洗啊!

  感觉到脸上紧绷绷的,我拿起床头的小镜子照了照,果不其然,脸上也有一
大片精斑。

  该说不愧是工口伟啊!淫秽的人形自走炮!

  暗自发了会儿牢骚,干涸的臭精液凝固在身体上那种奇怪感觉和渐渐汹涌起
来的便意催促着我起了床。

  顾不上穿衣服,我光着身子跑出卧室。

  “哈哈……”

  进到客厅,就见穿戴整齐的阿伟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玩手机,此时正看着
手机屏幕没心没肺的笑着。

  “哼……!”

  走过去狠狠的踹了他一脚,我重重的哼了一声就往厕所跑去。

  “站住!”

  向前飞奔的双腿猛然顿住,我转过头幽怨的看着一脸淫笑的阿伟,“哎呀!
干嘛呢!我要去上厕所!”

  “宝贝……你想尿尿吗?”

  听到我的话,某只工口伟盯着我的双眼闪闪发亮起来。

  “嗯。”

  他的眼神让我有些发毛,有心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可这却不是我能选择的。

  “好……我看着你尿……”

  这不得了的绅士言论,从某只工口伟嘴里说出来却是那么的理直气壮。

  “呸……!色胚!变态色魔!无脑淫兽!”

  于是我也理所当然的羞怒不已。

  正想着怎么才能更好的抨击这只“无脑工口伟”,就听他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你就说想不想让我看嘛……”

  听到这句话,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想。”

  我从未有一刻这么渴望有人将我这张不听话的小嘴给堵上,这样我就不会一
次又一次陷入那该死的羞耻地狱中!

  “哎呀……!好了好了!你要看就看嘛……”

  羞愤的跺了跺脚,我别过头去不再看他。

  没再继续为难我,阿伟解除了让我站住的命令,和我一道进了厕所。

  家里的厕所有“坐式”和“蹲式”的两种,阿伟要求我去蹲式那里方便。

  我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蹲式的能看的更清楚。

  在马桶上蹲好,早已酝酿了好一阵的便意此时却消失无踪,迟迟不见踪影。

  我不由冲着一直直勾勾的盯着我,就差没把眼睛贴在我下面的阿伟翻了个白
眼,“变态色情狂!别看了好不好!人家尿不出来了!”

  “都老夫老妻了,害羞什么……”

  听到我的话,阿伟眼中淫光大冒,“让为夫帮你吧……”

  “呀……!”

  在我的惊呼和抗拒中一把将我抄起,阿伟使我转了个身背对着他,随后抱着
我的腿弯朝两边展开,以一种“抱小BABY尿尿”的姿势将我抱在怀里。

  “嘿嘿……尿吧宝贝……”

  他坏笑不已。

  “臭流氓!从来没见过你这种色情狂!”

  在他怀里扭捏了一阵,知道拗不过他的我放弃了抵抗,全心全意的引导着便
意。

  过了一两分钟左右,便意再现,我鼓足了力气就要尿出来,可不知道怎么回
事那股尿意却只是在尿道口不断徘徊,不肯乖乖的化作晶亮的尿液排出体外。

  “咦?!怎么回事?!”

  迟迟尿不出来那种难受的感觉让我不禁有些焦急,下意识的把求助的目光投
向了阿伟。

  待看到他嘴角那抹止不住的抽搐,我心下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好呀!”

  我嘟起嘴幽怨的看着他,“老实交代!你又对人家干了什么坏事!”

  “我没有啊……”

  阿伟跟我装傻充愣,“我啥也没干啊,不是你想尿尿吗?怎么还不尿?”

  “尿不出来……”

  待嘴巴自动回答完他的问题,我狠狠的在他腰间掐了一把吼道:“臭伟!”

  “哦……尿不出来啊……”

  全然不顾像一头发怒的小狮子那样张牙舞爪的我,阿伟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
模样,“那我帮你吧,嘘嘘嘘……”

  “诶、诶?!”

  不知道怎么回事,在他的“嘘”声响起后,尿道口顿时一松放出了一股淡黄
色的尿液。

  “不、不对……!这个感觉……要、要……呀……!!!”

  与此同时,高潮也毫无征兆的袭来,让我今天不知道第多少次颤抖着身子泄
了身。

  多少是有些适应了高潮的美妙感,最激烈的瞬间过后,我强迫自己回过神来,
迷离着媚眼看向阿伟,“变、变态,居、居然……这样……凌、凌虐人家……太、
太过分了……”

  “嘿嘿嘿……这是实验……”

  搂着话都说不清楚,身体还在淫荡的颤抖个不停的我,阿伟毫不嫌弃的在我
带着精斑的俏脸上吻了一下,“宝贝……告诉你一个秘密哦……你在无意识状态
听到的命令也会遵守哟……”

  “什、什么意思?!你、你又干了什么?!”

  听到他的话我顾不得继续享受高潮,提振精神凝视着他,“变态色魔!这么
欺负人家你还嫌不够吗?!老实交代你还干了什么?!赶快解除掉!”

  “啊?我干了什么?”

  阿伟作皱眉沉思状,“话说我干了什么呀?”

  “嘤……”

  不依的在他怀里撒了一阵娇,最终还是没能打动这个铁石心肠的家伙。

  看着将我放下后憋着坏笑离去的阿伟,我心头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

  可是心头这股暧昧的情愫是怎么回事?

  天哪!我不会对这种“羞耻PLAY”上瘾了吧?!

  甩甩头不再想这个令人羞耻的问题,我来到浴室里准备洗个澡。

  手放在电热水器上摁了摁,却发现根本摁不动。

  坏了吗?

  又试了一次,我惊恐的发现不是电热水器坏了,而是我根本使不上力。

  可我明明摁了按钮呀!

  到了此时,我再迟钝也察觉到了不对。

  风风火火的走到客厅,我逼视着坐在沙发上死不正经的摆出一副思考者造型
不知道在那想啥的阿伟,“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他维持着造型问。

  火气“噌”的一下就窜了起来,我愤怒的摇晃着他的手破坏了他的造型,
“为什么不让我洗澡?!”

  “哦?‘肉便器’为什么要洗澡?”

  这次他倒是没有装傻,但说出来的话却有点刺耳,“就算要洗澡,也应该先
取得主人的同意吧?答案就是,我不想让你洗……”

  “恶不恶心啊!脏不脏啊!”

  我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

  “可是……我就是想要一个脏脏的小晚……”

  阿伟眼中的色欲直欲化作洪水猛兽淹没我,“小晚就是一个脏脏的、臭臭的、
淫秽的‘性玩具’,等玩腻了玩坏了我就把你扔掉买个新的去!”

  明知道他是在故意羞辱我,可我脑里还是有了一瞬间的空白。

  心里的敏感点仿佛被一把利剑刺穿,直蹂躏得我身心内外都冒出了一片幸福
的小疙瘩。

  “你、你说什么呢?!怎、怎么能这样讲……”

  手指放到身后死死的纠缠在一起,我色厉内荏的说着自己都不明白是什么意
思的话。

  “哇……!小脸瞬间就红得快滴出血来了……奶头也渐渐挺立起来,莫非宝
贝你……”

  阿伟眼神促狭,“对这些话很有感觉?”

  “嗯……”

  我不由自主的回答道。

  “超喜欢我不把你当人看的感觉?”

  “嗯……”

  头深深的埋进胸口不敢看他,我没有试图逃跑,因为我已经无处可逃。

  “那你可要加油哦……”

  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阿伟只是起身温柔的抱住了我,声音柔情似水,
“加油成为一个合格的‘精液便器’哦……我的‘变态小宝贝’……”

  “嗯……”

  微不可查的应了一声,我羞得整个人都埋进他怀里,脑袋深深的埋进他的衣
领中不肯出来。

  温存了一阵,想起自己最初的目的,我小声的撒娇道:“坏蛋……告诉人家
你在人家失去意识的时候都下了什么命令嘛……人家好有个心理准备……”

  “这样好了……”

  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阿伟给了我一个提议,“每当你自己找到一个答案,
你都可以向我询问具体细节……”

  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我要找到答案了还问你干嘛?!

  虽然很想知道答案,但阿伟死活不松口,被我纠缠的烦了,还威胁我让我当
场失禁。

  无奈,我只得赌气的跑到卧室里把门关上不理他了。

  在卧室里探寻了一阵,我摸索到了一个意料之中的命令。

  其实在浴室里时就隐隐有所预料了,不让我洗澡又怎么可能让我穿衣服呢?

  这头无脑发情的淫兽!

  原来他、他也喜欢“露出”的玩法呀,我还以为他只会一味地重口无脑淫呢。

  想到自己以后每天都要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的赤裸着身子,身上无时无刻都爬
满了阿伟的白浊,完全不被他当人看,而是当做器具一样使用,小猫小狗都比我
高贵……

  呜……不行了,只是想到这里就兴奋得不行了!

  后面再想下去又要在他面前丢脸了——这是我探索到的第三个命令,我被剥
夺了自慰的权利,想要爽就只能找他了。

  那场面一定很羞耻……

  各自度过了下午,阿伟叫醒了正在补觉的我,“吃饭了……臭宝……”

  谁是你的“臭宝”!

  望着似乎一语双关的阿伟,我不由白了他一眼,在他的拉扯下起了床。

  “咕……”

  肚子适宜的发出了抗议声。

  算起来早上到现在一直没吃东西,饿死我了。

  满怀期待的来到餐桌前,看到满桌子的饭菜,我顿时食指大动。

  “嗯……嗯……什么菜呀,这么香……!”

  一股非常浓郁的香气顺着桌上的菜飘进了我鼻间,让我腹里的饥饿感更上一
层。

  在餐桌前坐好,我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夹了口菜尝了尝。

  “呸呸呸……”

  仅仅只是尝了一口,我就皱着眉头吐了出来,向坐我对面的阿伟表达着自己
的嫌恶,“这都是什么呀!太难吃了吧?!”

  “难吃吗?”

  从我夹过的那盘菜里夹起一口尝了尝,阿伟一脸的莫名其妙,“挺好的啊…
…”

  “不可能!这么难吃……”

  夹了口别的菜尝了尝,我又忍不住吐了出来,“你为什么吃得进去?”

  奇怪,明明闻着这么香,为什么会这么难吃呢?

  “哦,那我等下再给你做一份吧,宝贝你等一下。”

  似是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阿伟拾起筷子大快朵颐,将我晾在一边不管。

  看他吃的有津有味,我不禁使劲儿咽了咽快从嘴角决堤而出的口水,肚子十
分配合的发出饥饿的抗议声。

  艰难的别过头去转移注意力,可他却好像跟我作对似的,故意发出很大的声
音,让我的注意力不自禁的被他吸引。

  那股香气越来越浓了……

  这怎么忍得住嘛!

  “阿伟……”

  摇晃着他拿着筷子的手,我向他撒起娇,“先别吃了……快去给人家做嘛…
…人家饿死了……”

  “好好好……”

  听着我任性的要求,阿伟没有生气,只是宠溺的揉了揉我的脑袋,“这就给
我的宝贝做去。”

  “放心!这次包你满意!”

  看着他信心满满走进厨房,我也满心期待起来。

  等了大概五分钟,阿伟端着一个小碟子走了过来。

  “喏……新鲜的‘沙拉酱’……”

  将小碟子往我面前一放,阿伟冲我努了努嘴,“不管用什么蘸一点都会很好
吃哟……”

  “沙、沙拉酱?!?!”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目光在他和那碟“沙拉酱”之间不断徘徊。

  可这分明是……你的臭精液啊!!!

  这变态色魔!美其名曰给我做饭!实际上却是躲进厨房花了几分钟射了一泡
臭精液端给我!真是变态得够可以了!

  可是、可是真的好香好香!为什么会这么香?!

  耸动着鼻头仔细闻了闻,经过反复比对,我终于确认了原来最初那股香味的
源头并不是饭菜,而是……我身上?!

  抬起头望着已经快憋不住笑的阿伟,我羞愤的跺了跺脚,“你是不是又趁着
我午睡的时候做了什么?!”

  “天地良心!”

  竖起三根手指,阿伟做出赌咒的姿态,“我发誓!在你午睡期间我可没进过
你房间!也没对你做过任何事!”

  “是吗?”

  怀疑的看着他,我使劲深吸了一口气,压住内心的躁动,可阵阵燥热感还是
止不住的浮上脸颊。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看着正在忍耐着什么的我,阿伟嘴角歪了歪,“快吃
吧宝贝……再不吃就‘凉’了。”他故意把凉字咬得很重。

  “休、休想!”

  挪过头不去看桌上的秽物,可那股香到了极点的气息却无孔不入的钻入我的
鼻孔,爬进脑海里,再转化成一头饥饿的猛兽在胃里横冲直撞。

  与此同时,那股被我压制下去的怪异渴望感也发起了反攻,将脑内防线杀得
丢盔卸甲。

  这是不同于“饥饿”和“性欲”的渴望,这是、这是单纯想要将美味的精液
吃进嘴里好好品尝的渴望!

  “我、我……呼、呼……”

  哼哧哼哧的喘着气,我逐渐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

  “咔嚓……”

  身旁响起了按快门的声音,我下意识的看去,就见阿伟满脸色色的神情,
“宝贝……你这副模样好‘H”呀……留个纪念……”

  他举起手机给我看了看。

  手机屏幕中,一个长发飘飘的美女张着诱人的小嘴,脸上潮红一片,眼神迷
离的不知道看向哪里,看上去仿佛刚刚高潮过一样。几道精痕划过她俏丽的脸蛋,
为她增添上一抹淫靡之美。

  “还要继续忍耐吗?”

  收起手机,阿伟双掌交叠支撑着下巴,似笑非笑的问。

  “不要……”

  缓缓摇了摇头,听着自己在催眠指令下说出的心语,我内心最后一丝抵抗顷
刻间土崩瓦解。

  飞快的拿起筷子蘸了蘸那碟散发着令我不能抗拒的香气的粘稠物,随后放到
嘴里品尝了一下,我顿时杏眼圆睁。

  怎么、怎么会这么好吃?!?!

  “慢点慢点……”

  看着陡然端起碗狼吞虎咽的我,阿伟宠溺的揉了揉我的脑袋。

  全然听不进他说的话,我动筷的频率越来越快。

  “呜嗯、嗯……”

  随着沾上了精液的食物入口,一股奇特的愉悦感开始在脑里回荡,爽得我不
由自主的呻吟出声。

  “嗯嗯嗯……太、太好吃了!嗯嗯嗯……咕噜……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
的东西!!!嗯嗯……咕噜……”

  吃得越多,那种过电般的快感就越强烈,渐渐汇聚成高潮一般的感觉,在我
脑里扩散激荡,让我陷入了深深的陶醉中,自然而然的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碟子里的“沙拉”渐渐见底,到最后连蘸一下都不够了,我干脆端起碟子毫
无形象的凑上嘴去舔舐起来。

  将最后一滴“白浊酱”舔舐干净,还是没感到满足的我不由将目光瞄向了散
发着诱人香气的手臂,伸出舌头舔舐起上面的“干酱”。

  唔……!虽然口感不太好,但味道依然是那么棒呢!

  “啊……”

  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我揉着微微有些发胀的小肚子,慵懒的瘫在椅子上,
微醺着眼眸,享受着那种应该被称作“颅内高潮”的感觉。

  “好吃吧?”

  “嗯……”

  目光游移到此时突然出声的阿伟身上,看到正对着我的手机摄像头,我登时
顾不得慵懒了,像上了发条似的“嗖”的一下挺直身体,“什么时候开始录的?!
讨厌……”

  “当然是从你开始吃咯……”

  收起手机,阿伟向我挤眉弄眼,“宝贝……你说我要是把这条视频发到网上,
你会不会得到一个‘噬精兽’的称号?类似‘噬元兽’那样……”

  “你敢!!!”

  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那样激动的跳起来,我紧张无比的看着他,“你不会发
出去了吧?!”

  “那自然不可能。”

  得到肯定的答复,我刚松了一口气,就听他满是促狭的道:“下次让宝贝你
尝尝‘精液拌饭’哦……量要比这次要多得多哟……”

  “变态!色情狂!鬼畜人渣!”

  我习惯性的抨击着他的变态工口言论。

  “嗯、嗯……”

  毫无羞愧感地点着头,阿伟眼中的促狭更浓,“差点忘了宝贝你只会说真话
了,所以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一副形象咯……”

  “难道不是吗?”

  不知道他预谋着什么,我只得反问道。

  “嗯、嗯……”

  一边轻点着脑袋,一边抱起我让我横坐在他腿上,阿伟深情的看着我道:
“宝贝……我只对你流氓、只对你色情、只对你变态、只……”

  “哎呀……!你怎么这么讨厌……!”

  捂住他“大放厥词”的嘴,似是在阻止这似是而非、令人羞耻的情话。可怦
然跳动的心却在提醒着自己对这些话是多么受用,我不由向他怀里挤了挤,让彼
此的心声能够更好的传递。

  掰开我的小手,阿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抚弄着我的娇躯。

  腻歪了一阵,他将我放到凳子上,开始收拾残局。

  看到他拿起那个被我舔得明光铮亮的碟子,我顾不得脸红,向他问起早已埋
藏在心里的疑惑,“喂……阿伟……”

  “怎么了宝贝?”

  阿伟随意的问。

  “你给我说清楚,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怎么会……”

  略微喘息了一下,我忍住羞耻继续说了下去,“怎么会对你的臭精液这么感
兴趣,吃起来、好、好好吃……”

  意识到自己又受了“真话指令”的影响,我终是忍不住羞赧的瞪了他一眼。

  “嘿嘿嘿……”

  但见这头淫兽淫笑着走进厨房,一边放水一边调笑道:“我还以为你能忍住
不问呢……”

  赶在我娇嗔之前,他揭晓了谜底,“这是一个很复杂的‘组合指令’哦……”

  “具体的效果嘛……小晚你的味觉嗅觉发生改变,一般的食物完全失去了对
你的吸引。”

  “同时精液对你的吸引力提升到了最高,你的味觉嗅觉会随‘食欲’变动,
随着饥饿感增强,精液闻起来就越香,吃起来也会越好吃。”

  “这个效果对沾上精液的食物也适用,但前提是沾的量不能太少。”

  “而你的舌头接触到精液,就会为你带来精神上的愉悦,效果也是随食欲增
强。”

  “最后,越是压抑这股欲望,你就会越来越渴望得到精液,并在得到的那一
刻将之前累计的欲望转化成精神愉悦一股脑爆发出来。”

  “哎呀!不小心说多了!让你知道太多就不好玩了……”

  洗碗的手一顿,转头望着露出小虎牙凶狠的咬住他的肩膀的我,阿伟邪恶的
笑了笑,“转为‘记忆编辑’模式。”

  “诶……?”

  不自觉的松开嘴,我茫然的看着前方,思维一片混乱。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来着?

  好似过了很久,又好似只过了一瞬。

  “咔哒……”

  清脆的响指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看着嘿嘿直笑的阿伟,我红着脸啐了一口,
“变态色狼!”

  味觉嗅觉会随‘食欲’变动,随着饥饿感增强,精液闻起来就越香,吃起来
也会越好吃……

  这么变态色情的命令!难为他能想出来了!

  无事相处到了晚上。

  知道自己“尿尿就会高潮”以后我已经尽量少喝水了,可还是没能逃过另一
个鬼畜命令——排便就会高潮。

  坐在马桶上死死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那淫荡的呻吟,待腹里的压力清空后,
我清理干净下身的污秽,长呼一口气,只感觉疲惫不堪。

  冲完厕所来到客厅,我懒得理会装模作样的在那玩手机的阿伟,来到卧室里
“砰”的一声砸上门。

  自己睡客房去吧!变态色情工口伟!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