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与爱】(23)

  • 【家与爱】(23)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摘要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家与爱】(23)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 天慕容
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7,221 字

  张君瑶听着子轩讲解数学习题,看着他的手指在虚空中比划着,只觉头昏眼
花,脑袋都快爆炸了,只得叫道:「好了,好了,停,休息一下吧!」

  子轩停了动作,看着张君瑶,浅笑着问道:「你听明白了?」

  「我连题目是什么都已经忘了。」张君瑶苦着脸取下眼镜,她只是一百度的
轻度近视,不戴眼镜也能看清东西。她的圆形荔枝眼在摘掉眼镜后显得更大更漂
亮,黑白分明,宛如星辰。「我感觉你好厉害哦,数学在我看来就跟天书一样,
但对于你来说好像一点难度都没有。」

  子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还好吧,三角函数还是挺简单的,套用公式就
行了。」

  张君瑶撅了撅嘴唇道:「那是对你而言,光是图形分析我的脑袋就快炸了。」

  子轩看她一眼,浅笑着打趣道:「我以为你学过画画,对图形分析应该挺在
行的呢。」

  「我画的是油画,又不是做设计,跟数学好不好有什么关系。」张君瑶想争
辨几句,转眼看到子轩笑吟吟的样子,才知道他不过是在开玩笑,不由哼了一声
道:「没想到李子轩你还会取笑人。」

  子轩抿着嘴轻声笑。

  旁边有卖小饰品的摊子,张君瑶走到小摊前面,拿起两朵发圈头饰在她的双
马尾上比划着,问道:「好看吗?」

  黑色的弹力发圈上缀着多彩的水晶串珠和深蓝的丝质缎带,子轩赞美道:
「你的头发又黑又亮,跟深蓝色挺搭的,有种神秘感,很漂亮。」

  张君瑶又拿起缀着绒球的发圈问道:「这个呢?」

  蓬松的浅粉色绒球看起来很可爱,子轩浅笑道:「毛绒绒的,软绵绵的像只
小兔子,也挺适合你的。」

  张君瑶拿着两个发圈期待的看着子轩,问道:「那你觉得我戴哪个更好看?」

  她的睫毛细密纤长,眼睛扑闪扑闪的眨动着,像小鹿般可爱。

  这似乎是个女为悦已者容的问题,子轩左右看着两个都很漂亮的小饰品犯了
难,迟疑着说道:「两个都挺好看的,我觉得还是你自已选吧,毕竟是你要戴,
还是选自已喜欢的最好。」

  张君瑶闻言,撅着嘴唇嗔道:「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嘛!」

  她的声音又软又萌,撒起娇来带着微微的鼻音,非常娇媚。

  子轩咬了咬嘴唇,无辜回看着张君瑶,犹豫着一时无言。

  张君瑶看他为难的样子,皱着鼻子哼了一声,把发饰丢回了摊位上。

  子轩问道:「你不买了吗?」

  张君瑶摇了摇头,没回答,视线在琳琅满目的摊子上看了一圈,嘻嘻笑着拿
了一个男生的免钉磁性耳饰,凑到子轩的耳边比划着欣赏了一下,黑色的钛钢耳
夹上坠着一个小小的十字,在子轩白细的耳部肌肤反衬下,帅气又漂亮。

  张君瑶欣喜的赞叹道:「子轩你戴上肯定非常好看的,你试试嘛。」

  被称赞的子轩脸上泛起粉色的羞红,摇头说道:「不用了,你选自已喜欢的
就好,我就不需要了。」

  张君瑶不放弃的继续劝说道:「真的超级适合你的,你戴上试试,我送给你
呗。」

  「真的不用了。」虽然只是几块钱的地摊货,但听到张君瑶要送给他,子轩
反而拒绝得更坚决:「其实我不喜欢耳朵上戴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他当然并不是真的不喜欢,只是为了拒绝张君瑶有些口不择言了。

  张君瑶闻言,撇了下嘴,把发饰放回摊位上,就默不作声的走开了。

  子轩有些担心的跟上去,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生气了?」

  张君瑶摇了摇头,笑道:「我哪有那么容易生气啊,只是我突然觉得它们也
不是那么好看了。」

  子轩自然听出了她语气里的勉强和口是心非,只是不明白所为何来,女孩的
心思有时太过善变,他也没有太多和女孩相处的经验,有些手足无措,一时也不
知该怎么办。安静的跟张君瑶走了几步,子轩回头看了看,才发现身后早已没了
爸爸和姐姐的踪影,不由顿住了脚

  步,有些惶惑不安的说道:「子琪和爸爸没跟上来呢。」

  「他们一会自已会过来的,我们在这等一下就行了。」张君瑶也停了下来,
向后面看了两眼,不以为意的说道。

  河道护栏边有铁艺的休息长椅,张君瑶走过去,坐在杨柳遮下的阴影里,清
冷的微风拂动柳枝,蜻蜓在叶间游动,她有些慵懒的伸直双腿,黑色平跟小皮鞋
的鞋尖在阳光下轻轻晃悠着,享受着午后闲适的时光。

  张君瑶看子轩还在不断往路上张望,她眯着眼睛,咬了咬嘴唇道:「你也坐
一下吧,他们故意落在后面,就是要让我们独处的,不会一下就过来的。」

  子轩听了,微微有些尴尬,本来这次子琪拉着他一起逃课出来,美其名曰是
看梨花,其实就是制造他与张君瑶相处的机会,现在被点破了,他的脸又红了起
来,羞怯的问道:「你……知道呀?」

  张君瑶戳破男生女生之间不可言说的小暧昧之后自已也有点害羞,但看子轩
脸红红的样子,像只小动物般可爱,她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脸红的样子好
好看。」

  子轩被她说得脸更红了。

  张君瑶看子轩拘谨的样子,也不再逗弄他,直言不讳的说道:「你和子琪可
是全校都出名的孪生姐弟哎,长得漂亮,成绩又好,走在路上都自带发光的一对,
突然和我做朋友,即使我脑袋再笨,也能猜到你们肯定是有目的的,只是我不明
白,为什么是我?我长得又不好

  看。」

  子轩听她妄自菲薄,偷偷瞄了她滚圆的胸脯一眼,脸上生晕的说道:「其实
你挺好看的……」

  张君瑶自然看到了他偷偷摸摸的眼神,心中有些窃喜,挺了挺胸脯,让那对
傲人的浑圆更显雄伟丰硕。

  随即,她又垮下身子,撅着嘴哼了一声道:「可惜,不是你喜欢的类型是吗?」

  子轩红着脸,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张君瑶叹了口气道:「唉,其实我知道的,你有个那么优秀的姐姐,相比之
下,我这么平凡渺小,哪里入得了你的眼睛。」

  子轩连忙摇头辨解道:「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还没考虑过恋爱的问题。」

  「子轩你还真是温柔,即使不喜欢,也会顾及别人的感受。」张君瑶看着子
轩,咬了咬嘴唇问道:「你并不喜欢我,但还是和我约会,是因为子琪叫你这样
做的吗?」

  子轩听了,惊讶的瞪大眼睛,期期艾艾的问道:「你……你怎么会这样想?」

  张君瑶眉眼弯弯的笑起来道:「这不是明摆着吗?除了子琪,还有谁能逼着
你做你不喜欢的事?」

  子轩抿着嘴唇思索半晌,只得无奈的说道:「对不起……」

  「倒不用道歉,我心里其实挺开心的。」张君瑶笑眯眯的说道,倒真像没受
什么打击的样子。「我就是好奇,你为什么这么听你姐姐的话啊?」

  子轩想了想,道:「我们是双胞胎,她是聪明的那个,所以我应该听她的。」

  「就这样?」张君瑶听了有些愕然:「她比你聪明,所以你就什么都听她的?」

  子轩不加思索的点了点头。

  「我不理解。」张君瑶圆圆的大眼睛眨了眨,追问道:「那如果她叫你去死
呢?」

  子轩认真的思考了一会,道:「我相信她不会这样做,但如果她真的这样说
了,我就会去的。」

  张君瑶瞪着眼睛,只觉得匪夷所思,讶然的问道:「她可是叫你去死哎!你
就这么听你姐姐的话呀?」

  子轩抿着嘴浅笑道:「姐姐做什么事都有她的理由,我相信她的判断。」

  张君瑶张口结舌的瞪着子轩,他站在耀眼的阳光中温柔的笑着,如一泓清可
见底的春水。

  有如灵光乍现般,一个念头蓦然蹦出心头,让她脱口说道:「你其实喜欢的
是子琪吧?」

  子轩瞬间瞪大了眼睛,手足无措的争辨道:「你……你乱说什么呀!」

  「哼哼,别想骗我哦。」张君瑶鼻腔里发出得意的哼声,眯着眼睛笑道:
「我可是学艺术的,一双善于观察和发现的眼睛可是成为伟大画家的必备条件。」

  子轩脸色通红的看着张君瑶,见她一脸笃定,只得认命的垂下头,低声道:
「你别到处乱说啊。」

  张君瑶嘻嘻笑道:「要我保守秘密也可以,就看你怎么表现了!」

  子轩看她一眼,气苦的瘪着嘴问道:「那你想要怎么样?」

  张君瑶瞧他垮着小猫批脸,受气小媳妇般楚楚可怜,不由咬着丰润的嘴唇,
拍了拍身边位置道:「你坐过来。」

  被抓住把柄的子轩只得言听计从的挨着张君瑶,坐到长椅上。

  清风徐来,一片柳叶飘落在张君瑶的肩上,子轩见了,自然而然的用手指拈
起,缠绕在指尖上揉弄着。

  张君瑶看得稀奇,他有时很恪守男女两性的隔阂,两人说句话都会脸红,但
偶尔的小动作又如此自然,仿佛两人是很亲密的好友。

  近距离看着比女孩还漂亮的子轩,他的脸部轮廓很柔媚,白净精致的脸蛋透
着绯色的晕红,盈盈的剪水双瞳含着粼粼的波光,清澈透亮,张君瑶看得心动,
忍不住叭一声在子轩的脸上亲了一口。

  「你……」温暖湿润的嘴唇一触即退,子轩用手捂着颊上被亲到的位置,愕
然瞪着张君瑶。

  「好啦,我会帮保守秘密的啦。」张君瑶笑嘻嘻的,丝毫不提占他便宜的事。
「其实你喜欢子琪一点都不奇怪啦,男生都会对爱护弟弟的姐姐产生爱慕,这叫
安提戈尼情结。子琪又那么漂亮,你喜欢她也正常啊!你又帅又乖,你姐姐又美
又酷,简直是完美的一对,你知

  道别的同学叫你们姐弟什么吗?」

  子轩听她说得直白,脸又红了,抿了抿嘴唇小声问道:「他们怎么说的?」

  「行走的人形扳手。」张君瑶看着脸红如苹果的子轩,发现逗他着实好玩。
「你不知道,班上的同学都可馋你们姐弟了。不管男生女生,是直是弯,看到你
们姐弟就会凌乱,取向被扳来扳去,都快拧成麻花了。」

  子轩果然变得更害羞了,垂头嘟囔道:「哪有你说得这么夸张啊。」

  「就是这么夸张哟。」张君瑶歪着头,肆无忌惮的直盯着子轩的脸瞧,笑嘻
嘻的说道:「同学们都说无论你们姐弟谁,他们都可以的,搞基还是搞姬,全都
无所谓呢。」

  子轩被她瞧得手都不知该往哪儿放,羞不可抑的瞟了张君瑶一眼道:「你别
欺负我了。」

  果然美丽是不分男女的,看着子轩一副娇羞无助的样子,让张君瑶感觉自已
反倒成了调戏良家少男的恶女。

  不过这种感觉一点也不坏。

  张君瑶用手背掩着嘴唇吃吃笑道:「好啦,不逗你啦。」

  她靠着长椅的椅背,仰面看着天上丝丝缕缕的白云,叹道:「你不知道,其
实以前我嫉妒过你和子琪,埋怨老天一点都不公平,为什么你和子琪能又漂亮又
聪明,而我又笨又丑,就算再怎么努力,也连你们的脚指甲都比不上。」

  「每个人都有自已擅长的东西,我和子琪只是刚好擅长学习而已啦,至于——」
子轩眨了眨眼睛,看着张君瑶问道:「为什么你老说自已丑呢?」

  张君瑶低头看了看身体,撅着嘴唇问道:「你不觉得我有点胖吗?好多衣服
都穿不了。」

  她拉了拉身上的灰色T恤,轻软的布料被拉扯着紧绷在起伏夸张的曲线上,肆
意展露着极致诱人的性感身段。

  子轩看得面红耳赤,视线慌忙从她胸前那两坨贲起上移开,瞧见张君瑶一脸
挫败的认真表情,不禁疑惑的说道:「你的身材很好啊,不仅男生喜欢,连女生
也会很羡慕吧?」

  张君瑶皓白的牙齿轻轻咬着嘴唇,小声问道:「你不觉得我的胸太大了吗?
天气一热就只能穿宽松的衣服,不然就感觉超级尴尬的,不像其他女生,什么衣
服都可以穿,又瘦又漂亮。」

  子轩眨巴着眼睛,茫然反问道:「你也可以随便穿衣服啊,胸大为什么会觉
得尴尬啊?」

  张君瑶皱着鼻子嗔道:「就是穿得太单薄紧身的话,那些男生偷偷看过来的
眼神,我就会觉得很讨厌,很尴尬。」

  「我还以为女生都是越多人看,就会越开心的呢。」子轩觉得自已穿漂亮裙
子时,回头率高,自已也会很高兴的。「你这么好的身材,别人看了心动也正常。」

  张君瑶翻着眼皮思考了一阵,才说道:「有时侯是挺开心的,不过大多数时
侯都感觉讨厌。」

  她晶亮的眼眸转了转,笑嘻嘻的接着说道:「比如刚才你偷偷看我,我就觉
得挺开心的。」

  子轩被她说得脸又红了起来,窘迫的争辩:「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不
小心……」

  「你真是好可爱啊。」张君瑶用肩膀拱了一下子轩,笑眯眯的说:「我又没
有生气,反而很喜欢你偷看我呢。刚刚,你心动了没有啊?」

  子轩被她说得遭不住,起身咕哝道:「爸爸他们这么久都没过来,我去找找
他们。」

  他急切的从张君瑶身边站了起来,但颊边不自觉的泛起浅浅的酒窝,他其实
还是开心的,可以跟瑶瑶像朋友一样聊天。

  张君瑶也跟着站起身,看他浅笑倩然的样子,忍不住伸手牵住子轩的手指,
装作不在意说道:「那我们一起去吧。」

  子轩看了一眼两人相握的手指,却没有说话,也没有撒开,只是点了点头。

  张君瑶嘴角也泛起开心的笑意,拉着子轩在温馨的阳光下悠闲的走着。

  「呐,现在我们是好朋友了,以后不会的功课你要多教教我哦。」

  「嗯,你不说我也会的。」

  「嘻嘻,子轩你这么可爱,有没有想过穿裙子?你穿女装一定比我还漂亮吧。」

  「……」

  「好啦,我随便说说的啦。」

           ***  ***  ***

  子轩和瑶瑶找到我们的时侯,女儿和我正在一间为叫「公主小屋」的店里,
这是间Coser为受众的化妆屋,经营的范围挺驳杂,美发美妆美甲都有涉猎,看墙
上挂着一些花花绿绿的服装,想必还兼职制作Cos服装。

  店主是一对二十多岁的女孩,散着彩粉的俊俏脸上亮闪闪的,颇为惹人注目。

  显然她们和子琪是认识的,一进来两个女孩就热情的跟她打招呼,女儿也称
呼高一点的女孩叫安姐,稍矮一点的女孩叫心姐。

  两个女孩娇声笑着问子琪:「今天只有你一个人吗?好久不见你和小五,姐
姐可想你们了。」

  「小姨出国去了。」女儿也嘻嘻笑着答道:「今天我是和爸爸一起去湖边看
梨花的。」

  我有点醒悟过来,这两个女孩口中的小五是小妩,应该是小妹的朋友,而且
看她们有几分相似的脸形轮廓,想来应该是一对姐妹吧。

  两人听了,微怔了一下,咯咯笑着向我打招呼:「原来是姐夫啊。」

  高个大概是姐姐的安安眯着眼睛笑得热情:「常听小五提起姐夫你,今天终
于见到了,姐夫可以叫我安安哦。」

  矮个的心心也甜甜笑着,有些乖巧的说道:「姐夫你好,我叫心心。」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明妩那样跳脱性格的女孩,朋友也不出意外的有
些古灵精怪。瞧这辈份乱的,她俩在子琪面前自称姐姐,又叫我姐夫,都什么乱
七八糟的辈份关系啊。

  不过,想想我和子琪的关系,似乎……她们也没有叫错来着……

  我摸摸鼻子,笑着一一回应她们。

  尔后安安拉着子琪的手问道:「所以今天你是顺道来看我们咯?」

  「不是哟。」女儿笑嘻嘻的摇头,向安安皱了皱鼻子道:「我是带爸爸来弄
下头发和脸,他这么一本正经、老气横秋,跟他走在一起,可是会丢我的脸的哟。」

  我闻言,便啧的一声嘬个牙花子:「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

  女儿吐着舌头向我做鬼脸,惹得旁边两人咯咯直笑。

  「其实姐夫长得很帅的。」安安笑着称赞我,转头就问子琪:「那你打算怎
么弄?」

  女儿眯着眼睛看我,像个评估一头猪,说道:「把头发弄个少年感的日系卷,
再染一下,然后化个妆。」

  一听染发我就莫名想起刘星那句名言:我想把这玩意儿染成绿的,连忙说道:
「不能染头发,我把头发弄得五颜六色的,怎么上班啊。」

  当然没几个人会把头发染成绿色,不过在几十年从没染过发的我看来,无论
红的黄的紫的白的,都是不伦不类,心里难以接受。

  安安向我笑道:「姐夫你别担心,我们这做不了漂染,用的只是一次性的染
发膏,洗几次,颜色就褪干净了。」

  随后她向心心吩咐道:「你帮姐夫洗下头发,我带小子琪去挑下染发膏的颜
色。」

  我就这样被安排了,抗议毫无用处。看来我感觉得不错,这个安安跟明妩和
子琪果然是同一类人。

  相比之下,心心就更温柔和乖巧一些,安静的引着我到店里侧的洗发台。

  在她用洗发水揉搓我的头发时,我好奇的问道:「你们和明妩认识很久了吗?」

  我对这小姨子实在了解不算多,更别说她朋友了。

  心心抿嘴笑道:「认识也不算很久,大概两三年吧。」

  「哦。」我微微点头,又忍不住好奇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心心顿了一下,目光闪闪的回忆道:「在酒吧认识的,当时……小五跟我们
搭讪,后来慢慢就成为朋友了。那时侯我和安安刚毕业,在这边又人生地不熟的,
小五帮了我们很多,我们开这家店,小五也是帮了忙的。」

  女人和女人之间相识,也可以用搭讪来形容的吗?我听得有趣,原来我那小
姨子还有这样乐于助人的一面,倒是我不曾想到的。

  不过我也注意到她话里的意思是和安安一起毕业的,不由问道:「你和安安
不是姐妹吗?我看你们长得还挺像的。」

  心心笑着摇了摇头道:「小五当初也问了和你一样的问题呢,安安是我姨妈
的女儿,只比我大五个月,我们是表姐妹,不过我们长得都随妈妈,所以相貌有
点像。」

  「原来如此。」我从半身镜里看着心心赞叹道:「那你们表姐妹感情真好,
不离不弃的一起创业。」

  心心闻言,抿了抿嘴唇,目光似水般柔媚的向一旁挑选着染发膏的子琪和安
安瞧去。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见女儿娇俏的背影,又问道:「明妩经常带子琪来这里玩
吗?」

  「也不经常,她带小子琪来过几次吧。」心心看了看子琪,似怕被她听到一
般压低了声音道:「小五其实很爱玩的,经常带不同的朋友到这边来玩」

  看她鬼鬼祟祟的样子,仿佛怕被子琪听到,我也附和的笑着道:「明妩确实
挺交友广阔的。」

  心心听了,目光微凝,像是有些疑惑,搞得我也有点不解。

  然后她含糊的笑了笑道:「她们快挑好了,我先帮你冲干净头发吧。」

  在冲洗着头上的泡沫时,子琪蹦蹦跳跳的凑过来问道:「心心姐,你们刚在
聊什么?没说我什么坏话吧?」

  我拿着毛巾擦着满头的水珠,截口问道:「那你做了什么坏事是怕被爸爸知
道的呢?」

  女儿皱着鼻子踢了我一下,嗔道:「臭爸爸,别瞎打听。」

  然后她向一边笑意盈盈的心心道谢道:「谢谢心心姐了,下来我来弄吧。」

  心心便笑着点点离开了。

  我看女儿手上拿着个透明的玻璃瓶,里面装着蓝乎乎的膏体,惊疑的问道:
「你不会想让我把头发染成蓝色吧?」

  女儿嘻嘻笑道:「是蓝灰色,很酷的。」

  什么蓝色灰色的,跟满头绿毛有什么差别,我连忙摇头拒绝。

  女儿就瞪起了眼睛,嗔怒道:「你在质疑我的审美吗?老实坐好。」

  我只得乖乖坐好。

  现在我身上还是穿着白色衬衫,却是修身的,胸口松垮的扎着黑色小领带,
蓝色薄夹克的拉链敞开,下身穿了条军绿的工装裤,脚上也换了双白色高帮帆布
鞋。

  显然这身穿搭我是不太感冒的,往前十多年可能我会喜欢,现在就有装嫩的
嫌疑了。不过女儿喜欢,我也拗不过她,就任她折腾了,何况这一身换下来也没
比我一件白衬衫贵上多少。

  包括被女儿拉着来改头换面,我也懒得反抗了,像个大布娃娃随她摆布。

  显然女儿对这里是熟悉的,她将手中的瓶子放在工具台上,熟练的从抽屈里
拿出夹发板慰烫我的头发时,子轩和瑶瑶也正好手拉手出现在小店门口,

  子琪不着痕迹的碰了碰我的肩膀,我便顺着她的目光从美容镜里看到了少年
男女相牵的手指。

  在镜子里与子琪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隐隐的笑意和小暧昧。

  然后子轩和瑶瑶倏尔分开了手掌。

  子琪的眼睛灵动的转悠两圈,便招手让子轩过来接手后续的工作,她则拉着
张君瑶去贴甲片。

  目送女儿嬉笑间拉着瑶瑶去和店主挑选甲片的款式,我也用手揉子轩的头发,
嘿嘿笑道:「干得不错,一会不见,你就和瑶瑶牵上手了。」

  子轩听了,害羞的红了脸,窘声说道:「我和瑶瑶只是朋友,你别误会。」

  我跟儿子暧昧的眨眨眼,道:「感情不就是从朋友开始的吗?」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