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耻奸之安吉的故事】(9 真正的对决开始了)

  • 【再见耻奸之安吉的故事】(9 真正的对决开始了)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激情都市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官网-EV扑克-GGpoker亚洲旗舰站——EV德州扑克(www.evp66.com)

【再见耻奸之安吉的故事】(9 真正的对决开始了)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Art_dino
发表于:SIS
发表日期:2022-02-12

            (9)真正的对决开始了

  第二次性欲擂台如期开赛,来的人比上一次更多。三天来高强度的性欲折磨
已经让我们三个的精神几近崩溃。我的脑海中恢复了御女泉中的跟赵文的一段记
忆,让我重新燃起了希望之光。

  但是直到再次被赤裸裸的拉进八角笼,我都没有等到来就我们的人。看着八
角笼外面摆放的截肢工具,而我的高潮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更可恨的时候上场
之前,依然还是被注射了高浓度的性药。同时在我们三个阴道里塞入了一颗马力
强劲的跳蛋。韩玲更是被塞了两颗,一颗细小的跳蛋塞入了她极度敏感的尿道中。
然后我们被穿上了金属贞操带。」这一场比赛规则临时做了调整,本场比赛为三
对三无限制格斗,比赛时长5分钟。三个赤裸的女拳手的阴道里都被塞入了电力
充沛的跳蛋,其中一个的尿道里还多加了一颗。

  因为她的尿道更加敏感,在接下来的比赛中,现场任何一个观众只要交一万
元,就可以亲手启动一个跳蛋。跳蛋将在她们敏感的骚逼里疯狂震动15秒。5
分钟后比赛结束,躺在地上无法起来的人,将被截肢。本场比赛将不以高潮来判
定输赢。

  现在我宣布!性欲擂台比赛开始!「随着主持人吴鹏宣布完比赛规则同时宣
布比赛开始,全场瞬间进入了兴奋的状态。

  提前得到通知的观众们,这些不差钱的变态。早就以一万块钱一个游戏币的
价格,换了大量的游戏币,他们冲到控制台前,争前恐后的投币去启动我们身体
里的跳蛋,每一个游戏币会启动一个跳蛋15秒,但是跳蛋从启动后就没有再停止
过。因为他们在疯狂的不断投币。

  期盼已久的高潮,可以说是一瞬间就席卷了我们三个被欲火炙烤的极限的身
体。周小雨也只是勉强坚持了几个回合就被对面的人妖战士打倒在地,她在地上
一边被暴力的围殴一边不断的被逼上高潮,阴精和潮吹从金属贞操带的边缘大量
的泄出。

  我和韩玲没有被打,因为我们俩从第一次高潮开始,就瘫软在地上一次次的
高潮根本站不起来,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只能被动的在高潮下不断的抽搐,痉挛。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五分钟后,我和韩玲过渡高潮早就处于精神恍惚
的失神状态。而周小雨更是被打的完全站不起来,但这也没有阻止她不断的高潮。
她的身下湿了一大片,淫水、尿水和血水混合在一起,早已奄奄一息。

  伴随着观众的欢呼和兴奋的喊叫,我知道他们这次不是奔着春光无限的性欲
擂台对打来的,因为根本没有对打的过程,一直是周小雨被三个战斗力爆棚的人
妖战士殴打,我和韩玲被跳蛋折磨到失神。

  这些变态的观众是来看我们截肢的……

  「这真是一场淫水横流的比赛啊,现在结果很明显,这三个女人在比赛结束
后完全站不起来,那么下一个节目就是对这三个女人截肢!认购她们大腿的人等
下可以带着这些美腿回家了!」吴鹏兴奋的宣布道,周围的观众又是一阵欢呼。

  很快浑身无力的我们三个被固定在了截肢的架子上,孔雀笑嘻嘻的走过来,
对着我说道:「我把你的双腿卖了个好价钱哦~还有,感谢你给我的那一笔巨款,
现在整个组织的女人都已经成为了我的性奴,虽然她们还没有彻底臣服,但她们
的身子已经屈服了,精神上的屈服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今天她们将集体观看她们
的领袖被截肢,希望这是打垮她们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孔雀说完,一群赤身
裸体,脖子上套着金属项圈的女人被陆续带了上来,在我面前站了好几排。「她
们三个不会死,没有了大腿,以后操她们就更容易了,过些日子等她们伤口长好
了,我会截去她们的手臂,然后装在行李箱里,卖给喜欢这个调调的人!这就是
不屈服的下场!你们好好观摩吧。」孔雀对着这些女人说道。没有人说话,但明
显可以感觉到她们的恐惧和绝望。

  「现在我宣布,截肢开始!」吴鹏宣布道。

  三个人妖战士拿着电锯走了过来,她们身后跟着几个人,手里拿着医疗箱和
大量的血浆。他们会在截肢后会第一时间对我们进行抢救和止血。以确保我们截
肢后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

  人妖战士站在了我们的旁边,启动了电锯,从上而下对着大腿的中断切了下
去,这样截肢后可以保留我们性感的屁股。这是孔雀特意交代的。

  韩玲被吓哭了,周小雨闭上了眼睛。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向周围看去,我多
么希望看到有人冲出来。可是没有,没有人冲出来救我,有的只是那些变态观众
的丑恶嘴里和欢呼声。

  我准备接受那钻心的疼痛,不知道这种没有麻药的截肢会不会直接疼死,我
笔直雪白的大腿,从下一刻起就不再属于我了,她们会被一个变态拿回家做防腐
处理,摆起来观赏甚至每天晚上拿出来把玩。

  「你们还在等什么?锯啊!」孔雀有些生气的喊道。

  可是三个人妖举着电锯却没有任何动作,从她们启动电锯后就双眼空洞的站
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们在等我的命令呢~」一个娇媚的声音犹如天籁一般穿入了我的耳朵,
我兴奋的睁开眼睛,观众的人群中一个一身黑色低胸礼服的修长美女拨开人群款
款而出。

  孙露!

  观众都不认识她,感到莫名其妙,不过看到这样一个大美人都停止了刚才的
喊叫,一个个不错眼珠的盯着她扭着屁股千娇百媚的走出来,他们都很奇怪为什
么一直没发现身边站着这样一个尤物?

  孔雀是认识孙露的,毕竟她曾经易容成她。

  「你……你来干嘛?安吉和周小雨的组织已经被我覆灭了,我们应该是同道
中人。」孔雀向后退了一步,说道。

  她身旁的几个人妖战士则向前了一步,她们感受到了孙露来者不善,挡在了
孔雀的身前。

  我知道我和赵文的交易达成了,孙露一定是来救我的,可是孔雀这边这么多
人,孙露要怎么才能快速催眠她们?而且这些人妖这么能打。

  「杀了她!」孔雀大喝一声。然后转身跑开,几个人妖战士接到命令后从腰
中拔出手枪,毫不犹豫的开始对着孙露射击,一时间枪声大作。观众们被这突入
起来的变故吓的四散逃窜,可是所有出口都被锁住了,只能贴着墙边儿趴在地上,
以避免被流弹所伤。

  「空炮弹?」几个人妖快速的打了一梭子子弹后才发现不对劲。

  「枪被动过手脚!」其中一个人妖说道。但是马上冷静了下来,她们扔掉手
枪,拔出匕首,向着孙露扑了过去。孙露脸上的笑容一下没有,变成了一副冷酷
的表情。她快速的从她礼服下面大腿侧面的枪袋中拔出手枪,以标准中线射击姿
势快速射击。

  这个动作我只在电影里看过,不得不说这样杀人还挺唯美的。

  几个人妖应声倒地,孙露逐一补了一枪,八角笼里的吴鹏早就缩在角落吓的
魂儿都飞了。他不是第一次见孙露,他的鸡巴就是摆这个女人所赐,生生的因为
痒而被自己磨掉了。

  这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恶魔。好像一条色彩鲜艳的毒蛇。她很美,但她的毒
牙很尖,动作更是快的来不及反应。

  孔雀从旁边跑了回来,她甩掉了自己的高跟鞋,撕开了裙子的下摆。她发现
所有的门都被锁了,所有的手下除了刚才在身边的几个,其她的都知道哪儿去。
没办法只能跑回来。

  估计孔雀可能是想擒贼擒王吧,同时她也应该认为孙露不一定就打的过她。
她以怪异的姿势呈S形快速跑向孙露,成功的躲开了孙露的子弹,孙露的枪子弹
打光了,孔雀也到了孙露的面前,她一下弹起,扑向了孙露,可是孙露却扔了枪
张开双臂,好像要不做任何抵抗的硬抗孔雀的全力一击。

  但孔雀并没有碰到孙露,而是被侧面飞出来的一道黑影横着踹飞出去,重重
的砸在八角笼的铁网上!一个一身黑衣的清瘦高挑女人站在了孔雀的面前。

  「小青,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孙露恢复了笑盈盈的表情说道。

  赛场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很多黑衣女人,她们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没有人注
意到。小青看了一眼孙露,没有说话,她也往后退了一步,五个黑衣女人走向孔
雀,孔雀应该算很能打的了,按说她不比周小雨差,可是在这些女人的围攻下,
她很快就从主动攻击变为了被动防守,直至她被逼到了八角笼里,狭小的空间让
她更加无法应付这五个黑衣女人的密集进攻。

  最后只能被逼在角落里被动挨打……

  足足打了二十分钟,直到孔雀奄奄一息,这些黑衣女人才动手扒光了她,并
且把她的胳膊腿关节全部卸开,孔雀只能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疼的大喊大叫,
可是没有人回应她。

  这五个黑衣女人确保孔雀完全失去行动能力之后,才离开了八角笼,把门在
外面锁了起来,这时候一直缩在一角的吴鹏才意识到他还被关在里面。

  「放……放我出去吧……」吴鹏试探性的说道。显然对于当前的局势,吴鹏
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没鸡巴的男人也叫男人?你都不如这些人妖!过去舔她,什么时候舔的她
高潮50次,什么时候停下来!」孙露站在八角笼外说道。

  「我现在救你走,你和赵文的交易你会不会履行?」孙露回头看着我问道,
我身边的人妖还举着电锯站在哪儿,表情呆滞,电锯还在快速的转动,具体我的
大腿不到30厘米。

  「会」我简单的回答道,我能说什么?我说不会?那电锯估计就下来了。我
最喜欢我这双大长腿了!

  「骗子!」孙露看着我说了一句。

  她怎么知道我在撒谎?可能也不难猜出我现在同意交易不过是权宜之计吧,
这应该不难猜。

  「去死吧!」孙露接着说了一句,这让我心里一寒,怎么都不听我解释就要
弄死我么?那来救我干嘛?就是让我在临死前看看她多厉害么?

  鲜血喷溅在我赤裸的身体上,很烫。

  「啊!!」我不由得大叫了一声,韩玲也同时大叫了一声。但死的却是这三
个人妖,她们的电锯突然毫不犹豫的挥向了自己的脑袋……

  一个人的脑袋在面前近在咫尺的被电锯锯开,这足够我做一年噩梦了……

  「这……这跟我们可没关系,我们是花钱来看比赛的。」

  观众里一个胖男人哆哆嗦嗦的说道。

  「打电话,送钱来赎人!你们现在都被绑架了。」小青冷冷的说道……

  「孔雀这里所有长鸡巴的都杀了!所有女人都带走!」

  孙露说道。

  「她们三个呢?」孙露身边的一个黑衣女人问道。

  「这个叫安吉的杀了!我看她就不顺眼。另外两个带回去。能卖个好价钱。」
孙露平淡的说道。

  「那你救我干嘛?!」我终于忍不住大声问道。

  「救你是因为交易,杀你是因为你不想完成交易!」孙露冷冷的说道。

  「我什么时候说不完成交易了?」我说道!我开始越来越讨厌这个妩媚的女
人。

  「我管你怎么说,你就是这么想的!不过看你长这么好看,我会让你爽死。
感谢我吧!哈哈哈!」孙露笑起来,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我眼睁睁的看着韩玲和周小雨被拖走,所有的人妖都被一个个的杀掉。那些
原本已经脱离苦海的姑娘们,我忠实的手下,也被她们全部带走,我知道等待她
们的是什么。女人,尤其是这些好看的年轻女人,被性奴集团带走,结果已经是
可以想象的了。

  孙露笑嘻嘻的走到我的身旁,用她修长的手指抚弄着我发情的下体,她很有
技巧,只是轻轻的撩拨,就把我推上了高潮,我不想这么丢人,可我的身体完全
不受控制,她说要让我爽死,就是这样么?可这样只能让我感觉很丢人,很羞耻,
死?应该还远远不至于。

  「嗯~~啊~~啊~~」我不想跟这个女人说话,但我无法遏制自己高潮的
呻吟,虽然我尽量控制,但还是不断发出羞人的呻吟声。

  孙露手指的撩拨虽然让我高潮了很多次,但强度都不是很高,可能是她累了,
停了下来。我终于得到短暂的喘息。

  这时候我感觉阴道口一凉,然后被冰冷的器物强制撑开,我知道那是金属扩
阴器。

  孙露低头在我下面鼓捣了一会儿,抬起头举着一个控制器笑着对我说:「刚
才是单纯的玩儿一会儿,现在我玩儿够了,你准备爽死吧,刚才那个没鸡巴的废
物吴鹏跟我说,你的阴道里有一个有趣的金属环。还给我了我控制器,一看就是
张晨的杰作,现在我在你的金属环上接了电线,等下我打开开关,远远不断的电
流就会通过你的金属环刺激你,你每高潮一次,电流就会大一些,高潮的越多,
电流越大,直到电死你为止。幸亏你这个金属环是张晨做的,要不我还不能这么
玩儿你。他居然用的是组织里的控制程序来控制你的金属环,这样一来我就有大
把跟这个控制程序配套的模块可以用,比如这个放电装置,只要简单的做个通信
链接就可以了。跟链接Wifi那么简单。现在你控制好自己的身体不要高潮来
的太快。不然会死的很快!哈哈哈。」孙露说完就按下了开关。

  一股微弱的电流从我的G点蔓延开来,很舒服,很快我的阴道就开始了痉挛,
我知道我的高潮要来了。我努力的控制自己,但面对持续不断的电流,又怎么控
制的住?

  「啊!!啊~~哎呀~~要来了~~来了~~」我自言自语的说道,第一个
高潮最后还是来了,很舒服,之后电流略微有所增强。

  当我第五次高潮之后,不断变大的电流已经不再让我感觉舒服,而是针刺般
的疼痛,伴随着整个身体的痉挛。这种疼痛不会让我轻易高潮。但不是不会高潮,
当我的身体渐渐习惯这种疼痛之后,取而代之的就是不断放大的快感。

  刺痛下的第六次高潮爆发了……

  第七次……

  第八次……

  第九次……

  第十次高潮来临之前,我失去了意识……

  我解脱了……

           ***  ***  ***

  「我想听你叫床。」悠舞在电话的另一端说道。

  「好……」我居然答应了,但我毫无性欲,我只是不知道怎样拒绝她。

  隔着太平洋,我抱着电话在卧室里嗯嗯啊啊的叫着,但我却没有任何淫水流
出,我也没有去自慰,因为毫无性趣。我只是在配合悠舞的要求而已。

  电话对面的悠舞没有再跟我说什么,只是偶尔说一句话,也都是叫我喊的再
骚一点儿。我听对面的声音,应该不是一个人。我想她可能是在用我的叫床声来
助兴吧?

  「好了,我听够了。」悠舞有些虚弱的说道。我想她应该是爽上去了吧?

  「等等,先别挂电话!」我突然说道。

  「嗯?」悠舞用鼻音回了一声,很慵懒的感觉。

  「为什么消失?为什么又给我打电话?」我问道。

  「因为玩儿腻了,因为许久不见。就这样。」悠舞淡淡的说道。

  「你知道我爱你么?」我说道。

  「知道」悠舞快速的回答道。

  「你爱我么?」我继续问道,有些激动。

  「我爱你啊,但你要听话我才爱你,从你拒绝在肛门上纹身的那一刻开始,
我就不爱你了。因为你不乖,你要是乖我就还爱你。」悠舞轻松的说道。

  「你是用爱情来禁锢了一个性奴!」我有些生气的说道。

  「安吉!」周围的一切变得模糊,一个声音在喊我。

  「安吉!你想听我叫床么?」韩玲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起来。

  环顾四周,我发现我躺在自己的大床上,韩玲趴在我的旁边,她的嘴对着我
的耳朵,轻轻的说道:「安吉,你想听我叫床么?」

  「好……好啊……」我不知道怎么拒绝她,就好像我不知道怎么拒绝悠舞一
样。

  「嗯~~啊~~」韩玲抱着我的一条胳膊,在我耳边轻轻的呻吟起来。

  我的心空跳了半拍,之后我发现我很快湿了。

  突然韩玲被一个黑衣女人暴力的一把拉开,我伸手去抓韩玲。

  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上被穿了很多环,上面连着细细的钢丝线,我的身体像提
线木偶一样被这些钢丝线控制着。

  我的床不见了,我被这些钢丝线吊着悬浮在卧室的半空中,我的四肢,我的
后背,都被穿了铁环,被四线控制着在房间的半空中坐着各种奇怪的动作。周围
时不时的传来淫笑声。

  我的乳房在不断的涨大,乳头开始滴滴答答的向外渗出奶水。

  悠舞走了进来,看着我笑着说道:「你是属于我的,永远都属于我。哈哈哈
……」一边笑,一边拿起巨大的针筒给我灌肠,这是她最喜欢的酸醋,腹泻的感
觉很明显。灌完肠就用藤条抽打我的屁股。

  一直打到我的屁眼憋不住喷出来。

  然后继续灌肠,继续打,每一次都比上一次灌的多,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打的
狠。我的身体好像提线布偶一样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变换着羞耻的姿势。

  当灌肠停止,她的手从后面摸上我屁眼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脱肛了,她在
摸我脱出来的一截肠子。她拿来一条毛茸茸的尾巴。这个尾巴我很熟悉,曾经无
数个夜晚悠舞都把它肛门塞的一头塞入我的屁眼,让我带着尾巴入睡。

  只见她用剪刀剪掉了尾巴上的肛门塞,然后拿出针线,不顾我无助的哭喊,
用针线把尾巴和我脱出来的肠子缝在了一起,很疼很疼。尾巴很重,坠着我的肠
道好像又出来了一截。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母狗了!永远都是!等下我要给你乳房和阴阜都
纹上我的名字,药水里还要掺性药,我喜欢你淫水流不停的样子!」悠舞开心的
说道。

  然后她离开了房间,去拿纹身的工具了。只剩下我自己被钢丝线吊在房间的
半空中。不断的变换着扭曲的姿势,周围的淫笑声一直都在,可我却看不到任何
人。

  房间渐渐变得模糊,周围变成了一片虚无的漆黑,脚下的地板也变成了深渊。
我怕黑,也怕高,可现在我被几根细细的钢丝线吊在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上。巨大
的恐惧笼罩着我,我怕极了,可我又毫无办法。

  不破不立!

  不死不生!

  不知道过了多久,漆黑的空间里,越来越恼人的淫笑声中。

  我用力舞动自己四肢,穿过皮肉的铁环一个个带着我的血肉离开了我的身体,
只有后背的铁环还在勉强支撑着我的重量,我伸手到屁股下面抓住那条毛茸茸的
尾巴,轻轻的拉扯肠道都疼的钻心。

  我一咬牙,一把将尾巴拽了下来。同时我后背的那些铁环也都逐一崩开。

  我的身体犹如万箭穿身般疼痛,同时落入了我最害怕的黑暗深渊,不过那恼
人的淫笑声却终于被我摆脱了。

           ***  ***  ***

  「以为电死了,居然还不死?」孙露的声音从模糊到清晰。

  「我要跟赵文谈谈交易。」我有气无力的说道。全身都是针刺般的疼痛。应
该是持续电击后的感觉吧?

  「……」孙露很认真的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她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也从
戏谑变成了认真的样子。

  「好」孙露淡淡的说道。

  我被从截肢台上解了下来,有人给我拿来了衣服,周围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只有孙露一个人悠闲的走入八角笼,站在中间开始打电话。原本在八角笼里的孔
雀和吴鹏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终于不用赤身裸体了。穿衣服的感觉真好,性药的药效好像也过去了,我的
身体也终于停止了那种不受控制的发情反应。

  做一个正常女孩的感觉真好。

  我觉得拯救那些成为性奴的女孩儿,已经不是出于同情和怜悯所做的一件大
好事那么简单了。仅仅是穿上衣服,就能让我产生这么强烈的幸福感。那么对于
一个保守折磨的性奴而言。

  过上正常女孩儿的生活,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正常人的生活,那简直就是天堂!

  能力责任是的,我有我的责任,这一刻看着八角笼里的孙露,我突然感觉自
己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八角笼聚光灯下的孙露已经打完了电话,回头看着我,
表情有些奇怪,我不像她会读心术。

  我从她的表情和眼神中看不出什么。但女人的直觉让我感觉到她有些紧张。
还有,她好像在遵从某个契约。否则她如果想杀我,完全可以不放我下来,继续
弄死我就完了。现在她放我下来了。那么接下来要发生的,应该就是她自己所无
法控制的了。

  孙露好像开始有些怕我?

  她应该怕我!最起码从这一刻开始,她应该怕我!

  杀了我,也许真的是她做的最明智的选择,可惜她选错了方法。一枪毙命多
简单。因为我奇迹般的没有死,所以某个契约生效了,她不再能杀我。真是自负
的女人。

  在我不断的猜想中,我看到赵文走了进来。

  孙露没有过来,在我和赵文的整个谈话过程中,她就一直默默的站在八角笼
的中间。

  「我不会帮助你完成天眼系统。」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我有办法胁迫你帮助我完成。」赵文看着我平静的说道。

  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赵文和孙露都有这种气场,但我相信有的时候
他们也只是虚张声势,比如现在。

  「韩玲么?周小雨么?我的父母么?还有谁?随便!你的目的也绝不是什么
天眼系统,那东西我相信你只要想弄,以你们暗瞳的实力,就算没有我弄的好也
不是弄不出来。所以,你只是为了让我活着而找一个合理的借口救我罢了。你确
定你能完全催眠我么?」我看着赵文说道。

  「哦?可事实是你就是被我催眠了。而且我还让你不被孙露催眠。这些记忆
你不是已经激活了么?」赵文笑着提醒我。

  「好啊,那你催眠我好了。」我直视着赵文的眼睛说道。

  「哈哈哈,什么时候发现的?我做的可以说滴水不漏啊。」

  赵文长出了一口气说道。

  「在御女泉相遇之前,你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甚至你可能都不认识安吉是
谁,你诈死埋名想做的大事也不是你跟我说的那些。」我说道。

  「都对。继续。越来越有意思了。」赵文说道。

  「你给我埋了一个催眠暗示,是因为你对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些。你无法真正
的催眠我,所以你用尽全力也只是给了我一个暗示。从那一刻开始,你找到了你
诈死埋名要找的人。那就是我!你认为我日后可以成为你的对手,真正的对手。
有能力彻底铲除暗瞳这样庞大组织的对手。但是我目前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不
过你相信我日后会。所以你不能让我死,你要让我活着。等我有能力铲除你的时
候,就是你称霸全球地下性奴组织的时候。你们这些组织,大小不一,自己有自
己的地盘和势力。虽然暗瞳数一数二,但也不是一家独大。只有出现了强大的敌
人,你们才能团结起来一致对外,那时候就需要一个领袖。你的目的,是成为那
个领袖,但首先你需要一个强大的敌人。御女泉的第一次见面,无意间你发现了
我的一些潜质。同时我具备了组织能力,黑客资源,最重要的,我不比你钱少!
所以你现在不用故弄玄虚了,一年后,我会全面围剿暗瞳,到时候,你就得到你
想得到的了。不过你要确定你到时候一定能战胜我!」

  我一口气把我的分析说完。

  「你在觉醒,跟我预期的一样。韩玲和周小雨已经送回你家了,孔雀和吴鹏
在你家地下室绑着,张晨我也找到了,作为你涅槃重生的贺礼,也送去你家了。
你曾经的那些属下,都是美女,我就收走了。你随时可以来救人,但我想你现在
还没那个实力,那么就一年后再说吧。你现在可以走了,我们江湖再见。希望你
足够强大,我们的交易完成了。」赵文说完,摆了摆手,孙露从八角笼走出,没
有走过来,而是走向出口。

  「不是交易完成了,是我们的对决开始了!刚才的那一出戏,也是你对我最
后的测试,我如果就那么死了,那也就死了。可我没死,说明我的精神力跟你预
期的一样。所以孙露没有继续下手,因为弄死我,从最开始就不是她的目的,她
只是完成你交代的一个测试而已。」我补充道。

  赵文没有再说话,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扔下一句话,「强大的背后是孤独。学会放弃才能不会被
掣肘,你刚才就做的很好。我想你以后会做的更好。」

  「你的读心术也不是总那么灵。」我笑了一下说道。

  赵文楞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带着孙露离开了……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EV扑克官网|EV扑克|EV德州扑克|GGpoker亚洲旗舰站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