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失忆姊姊

 该从何说起呢?我的名字是胡育玮,今年十九岁,我有一个大我五岁的姊姊,但是我们并不是亲姊弟,十年前,妈妈带着九岁的我嫁到这个家里,没多久后,妈妈就因为意外过世了,我成了这个家里唯一...

大伯和公公和醉酒的我

那一晚,我与大伯公公酒足饭饱后,大伯突然从背后解开我胸罩的扣子,这件半罩杯细肩带的胸罩立刻离开我的身上,我还来不及掩饰弹出的肥乳时,公公已经一口含住了我的左乳,轻咬我的乳头,不!应...

噢……哥哥

                 (一)  不知道男人是不是都喜欢用做兄妹的方法来拒绝女孩,我就是这样,在高三那年,我无缘无故地多了个哥哥。

妈咪的需求

我是一个大学生,就读台南某所学校三年级…礼拜五下午没课,我待在房里,突然间有一个女贼闯进房里,她手里拿着枪,要我把裤子脱了这女贼长得蛮漂亮的,身材高挑,身上穿着马甲,胸部像是快爆出...

我与亲妹妹乱伦妹妹直叫爽

我刚刚走到客厅里那张三人沙发上坐下来,妹妹就从厨房里急急忙忙地走出来,一边走一边问:「哥,小燕子放完没有?」

寡妇的肉体

丈夫去世已经是过了九年………………….芙美坐在和她身高相等的穿衣镜前的一张古老椅子上,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地板上铺着常绒毛地毯,电台正播放着古典音乐。

外甥媳妇佳佳的内衣内裤

我今年42岁,有一个外甥叫军军,今年22岁。但不是我的亲外甥,是我老婆干姐姐的儿子,这样一论我也就是他的干姨父了。他人长得不这麽很突出,貌相也不是很好,尤其是他的身材很小,只有1米...

当妈妈的甜蜜老公

我家在南京的一个小镇里,今年17岁。在我们这的一个高中上高二了,我家是一个普通而又不普通家庭。普通的是我家和其他家庭一样。有爸爸。妈妈是一个三口之家。爸爸是搞运输的,妈妈则是我们镇...

他的粉臀

回到外婆家中,睡个午觉,晚上和爷爷、奶奶、小妗、妈妈一起看电视,乡下人睡得早,十点央︻,她们就回房去睡了。